第四十三章

丁小伟恨不得在周宗贤身上瞪俩窟窿出来了,他眼看走不掉,干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他倒要看看,这群人能把他怎么样。

正跟这群保镖干瞪眼儿呢,丁小伟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周谨行的,他按了通话键低喊道:“你他妈赶紧回来,只要跟你一扯上关系,我准得倒霉!”

周谨行苦笑道:“丁哥,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你想不到的事儿多了,你就不能离我远点儿,让我清静清静?”

周谨行沉声道:“我现在在机场呢,今天晚上你就会见到我。你别着急,他们不管问什么,你别乱说话。丁哥,你放心吧,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丁小伟咬牙道:“我等你回来咱们好好算算账。”

周谨行轻轻一笑,“丁哥,你现在把电话给我大姑吧。”

“你自己不会给她打?”

“通过你的手机,比较有说服力。”

丁小伟弄不懂他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把电话给了那个大姑。

大姑皱着眉头接起电话,“喂,谨行。”

“……你这是强词夺理,我们答应让你暂时带着熠熠,可没同意让你把熠熠交给陌生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大姑脸色变得相当难看,“你,你先回来,我要当面跟你谈。”

挂上电话后,大姑深深地看了丁小伟一眼。

丁小伟也挑着眉毛看她。

大姑道:“丁先生,现在麻烦你带下路,我要把熠熠先接回来。”

丁小伟皱起眉头,有些犹豫。

“熠熠是我们周家的人,不管谨行把他托付给谁了,我都有权利接管吧。”

丁小伟觉得人家说得在理,这里边儿有他什么事儿啊。

丁小伟站起身,“走吧。”

他带着大姑和几个保镖又回到了小詹家,把他闺女和熠熠小叔都接了出来。

小詹装着不在意地问丁小伟:“那孙子怎么样儿了?”

丁小伟也没打算告诉他周宗贤把事儿赖到他头上了,他要是有心赖,谁都解释不清,他道:“没啥大事儿,就是脑袋上围了好几圈儿纱布。你也真是,你这性子能改改吗。”

詹及雨把脸扭到一边儿去,“谁叫他打你。”

丁小伟除了叹气,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了。他有时候觉得这小詹跟容嘉挺像的,始终都是小孩子。

容嘉把他同学推下楼,也不过是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儿,纯粹是为了讲什么哥们儿义气,非得帮别人出头,结果闯了大祸。

他在容嘉和詹及雨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是大大小小的错事儿干了一堆,偷了教室的扫把跟人打架,就觉得自己威风无比。还好老天厚爱,他没闯过什么不可挽回地祸。他的年纪比小詹和容嘉加起来都大,容嘉他没能帮得上,他心里难受。小詹呢,只要在他力所能及只能,他真的想帮。尽管他觉得小詹为人处世太让人闹心,可他还是忍不住跟着操这个心。

丁小伟和俩孩子一条狗被带上了车。熠熠对谁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对这个大姑——按辈分应该算是他大姐——也是一样。在车上的时候就把脸埋在狗肚子上,一声不吭。

丁小伟觉得这小孩儿又可笑又可怜。

眼看着车子把他们带到了一个酒店,丁小伟有些担心,这回该不会又把他关起来吧。

还好这位大姐看起来比周宗贤这种小屁孩子靠谱多了,对他挺客气,把他往客房一扔,就去忙自己的事儿了。说等周谨行回来,再详谈,让他随意。

丁小伟不知道他们要详谈什么,总之他有种特别不好的感觉。

丁小伟在屋里转了一圈儿后,找不到事情做,干脆往沙发上一躺,闭目养神。

刚合上眼睛,他就感觉有人拽他裤腿儿。

睁眼一看,熠熠眼巴巴地看着他。

“怎么了?”这孩子能主动搭理他真是新鲜事儿啊。

熠熠指着他的狗,“小白还没洗澡。”

丁小伟忘了还有这茬,看了看狗,再看了看孩子,一撸袖子,“行,给小白洗澡。”

熠熠惊讶地看着他往浴缸里放水,“你给他洗?”

丁小伟道:“可不我给它洗,你没听见刚才那大姐让我们在这儿呆着吗。”

熠熠站在他旁边,犹豫地看着他,小声道:“你会吗,还要吹的,要香香的。”

丁小伟看了看这酒店的设备,咧嘴道:“没问题。”

不就是给条狗洗澡,能难到哪儿去。

他把空调调到了28度,屋子里热得他直冒汗。浴缸放满水后,他抱起小白直接扔进了浴缸里。

熠熠傻眼了,张着嘴看着丁小伟。

丁小伟把上身衣服都脱了,光着膀子给狗洗澡。

小白别提多欢快了,在浴缸里拼命扑腾水,给丁小伟弄了一身的水。

玲玲在旁边拿着沐浴露往小白身上倒,玩儿得不亦乐乎。

丁小伟扭头看了一眼还傻站着的小叔,叫道:“小熠熠,还不来帮忙。”

孩子就跟突然回过神儿来似的,也跑过来在小白身上揉搓起来,他渐渐露出了小白牙,咯咯笑了起来。

丁小伟七手八脚地把俩孩子都扒光了,扔进了大浴缸里,让他们跟狗玩儿,自己就在旁边儿看着,闲着没事儿拍了几张照片。

有时候他也忍不住想,要是江露没跟他拜拜,按照他们的三年计划,他俩还应该再要个孩子,最好是男孩儿,给玲玲做个伴儿什么的。

其实在玲玲出生之前,他是真的不喜欢孩子,他嫌烦。要不是他妈催得紧,他还想再拖几年的,可是自从有了玲玲之后,他就觉得,这么好玩儿的小东西,再多几个也挺好的,可惜他养不起太多。

到了晚上,周谨行终于飞回来了。

他一下了飞机就给丁小伟打了电话,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告诉他他很快就到。

丁小伟正在床上眯着呢,跟着哼唧了一声。

周谨行道:“丁哥,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就是一会儿无论我当着大姑的面说什么,你都不要反驳。”

丁小伟道:“什么意思?你不把话说清楚,我肯定不答应,给你卖了我都不知道。”

周谨行笑道:“丁哥,你别把我想得那么坏,我这么说是为你好。宗贤坚持你伤得他,如果不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二伯会找你麻烦,所以你听我这么一回,一会儿好好配合我,好吗?”

丁小伟沉默了半晌,只好同意。

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周谨行和大姑一起出现了。

丁小伟心里还抱着一线能逃跑地希望,“那什么,你们自家人的事儿,自个儿商量吧,我是不是能先回去了。”

周谨行安抚地笑道:“丁哥,你坐下来咱们聊聊,接下来的事,跟你也有关系。”

丁小伟心中警铃大作,“什么事儿跟我有关系?我告诉你啊,我跟你们周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什么事都跟我没关系。孩子我给你带了,现在原封不动还给你,我要回家了。”

周谨行用温和却不容置喙地语气道:“丁哥,你先坐下,你至少听我把话说完。”

丁小伟腮帮地肌肉鼓动着,他看了看旁边表情严肃地大姑和后边几个五大三粗地保镖,又想了想周谨行刚才在电话里说过的话,只好坐了回去。

周谨行满意地点了点头,对大姑恭敬道:“大姑,您坐。”

大姑咳嗽了一声,在丁小伟旁边坐下。

周谨行也坐了下来,一脸温和优雅地笑意,“大姑,你最近气色不错,看来身体没大碍了?我这个做侄子的觉得很欣慰。”

大姑脸色有些苍白,勉强笑道:“还行吧,还那样。”

“其实我觉得大姑的身体挺健康的,主要是心病太重,拖累了你的身体。我听说中医讲究养气血,说如果少生气,气血就会通畅,很多疾病都可以自愈。我知道姑父的事情很让你发愁,但是大姑还是要以身体为重,其实只要你说一声,我很愿意帮你分忧的。”

周谨行一席话说得及其真挚诚恳,感人至深,听得丁小伟心里直泛恶心。

他想大姑跟他想得也差不多,脸色越来越难看。

大姑道:“这个我们自己能解决,就不麻烦你了……那个,咱们说说熠熠的事儿吧。”

周谨行笑道:“哦,行,大姑,你觉得我在电话里的提议好吗?熠熠跟他相处的挺愉快的,我觉得他是个合适的人选。”说完他看了丁小伟一眼。

丁小伟如坐针毡,“什么?什么合适的人选?”

可惜在场俩人都没搭理他。

大姑沉声道:“谨行,你不觉得你太过天真了吗。当初我们确实达成了共识,一致决定找一个非周家的人来当熠熠的临时监护人,但是这个非周家的人,应该是跟周家没有半点关系的,他甚至不应该知道熠熠的身世。你如今找了一个你的……朋友,跟你直接接管熠熠有什么区别?别说我不能同意,你问问你其他长辈和弟妹们,他们能同意吗?”

周谨行笑道:“大姑教训得是,我确实想得太天真了。我也知道他们不会同意,所以我需要大姑的帮忙啊。大姑在家族里是非常有说服力的,鉴于现在爷爷什么都不管了,你和我父亲一个是长女,一个是长子,这样算是最有威望的两票了。再加上熠熠自己本身也同意,那么就算二伯和小姑也不同意,也是三比二了,怎么样,这个事儿都有希望,您说是不是。”

大姑气息有些不稳,她颤声道:“熠熠……同意?”

周谨行笑道:“是啊。”他拍了拍熠熠地小肩膀,“熠熠,我们说过的,以后你跟着这个丁叔叔一起生活,好不好?”

小叔面无表情地看了在场的人一样,语气没有一点起伏:“好。”

丁小伟坐不住了,腾地椅子里跳了起来,“你说什么?”

周谨行抓住他的胳膊,暗暗使力捏了捏,抬头冲他眨了眨眼睛。

丁小伟脑子乱哄哄地,他不明白周谨行这脑子里都装着什么,他不会真打算白送他个便宜儿子吧,这么尊贵的小祖宗,他才养不起呢。

他重新坐回椅子,当算看看这出戏要往哪儿演。

大姑吸了口气,试图镇定下来,“就算熠熠同意,谨行,大姑为什么要帮你?你要知道这等于把其他亲戚都得罪光了。熠熠身为周家的儿子辈,他手里的那份股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在他十八岁前都由你来控制,你不觉得你这野心也太大了点儿吗。”说到最后,大姑有些激动。

周谨行诚恳道:“大姑,我并没有打那份股权的主意。我把熠熠托付给这位丁先生,只是因为他是一个合适的人选。作为朋友,我了解他,他是个非常有爱心的父亲,这个是他的小女孩儿,也是熠熠的好朋友,你不觉得这样的成长环境,对熠熠最好吗。”

大姑看上去是有气生不出来,憋得脸色发青。

周谨行续道:“我们都知道熠熠的身世有些……特殊,爷爷不希望他留在周家,他在周家也不开心,我们现在是在为他寻找一个平凡但是安稳的成长环境。我说句不太好听的,我相信在周家,只有我和我父亲是真正为熠熠着想的,毕竟熠熠是……”

大姑喝道:“别说了。”她脸色更加难看,“当着外人的面,别乱说话。”

周谨行温言道:“不好意思大姑,我说错话了。这个不该提起的。”

大姑撇过脸去,“总之你今天跟我说的事,我现在没办法答复你。你二伯应该也快到了,他会先去医院看宗贤,让他休息一天,后天我们把家里的人凑齐,共同商量这事。”

周谨行笑着点头,“这个是肯定的,要家里的长辈同意才行。不过……大姑,我和我父亲,真的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我知道你现在为了姑父的债务焦头烂额,我得到了一些对姑父非常不利的消息,一旦他被起诉,对他会是致命地打击。当然,我现在正在努力寻找消息来源,希望能销毁对姑父的不利证据,如果大姑能在熠熠的事情上帮我分忧,我就有更多的精力帮助姑父了。”

大姑脸色白得跟纸一样,肩膀都微微颤抖起来。

丁小伟有些可怜这个女人。

周谨行站起身,把大姑从椅子上扶了起来,柔声道:“大姑,你回去好好想想,我觉得这对大家都好。”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