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从周谨行住的地方到他家,丁小伟足足走了三个多小时。

他需要些时间消化他的一肚子火,他不想把这些带进他家里。

事到如今,丁小伟除了后悔还是后悔。他要后悔的事情太多了,比如从一开始,就不该把周谨行弄回家。

如果没有周谨行,他能少受多少罪,或许他就是平平静静地度过那半年,然后经人介绍认识容华,实现他一直以来要给玲玲找个后妈的愿望,然后安安乐乐地生活下去。

他就是一普通小老百姓,跟人家财大势大的玩儿不起,以后哪怕在电视上看着周谨行,他都绕路走,坚决不再给自己添堵了。

回到家已经直接晚饭时间了,他顺着楼梯往上爬,经过容嘉住的屋子,就听见里边儿传来容华一边哭一边骂的声音。

丁小伟惊了一下,赶紧拿钥匙开门进去,就见容华手里拿着个扫把,在打容嘉。

“哎,这怎么了怎么了。”丁小伟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容嘉做错事儿了,孩子黑着个脸硬邦邦地站在他妈面前,不闪躲,也不服软,一脸地叛逆。

容华一看到他,就不打了,把扫把扔到了地上,扭过脸去抹眼泪。

丁小伟朝容嘉使了个眼色,让他进屋,容嘉看了他一眼,转身跑屋里,咔嚓锁上了门。

容华尖利地骂道:“谁让你进屋的!给我滚出来!我怎么生养出你这样的儿子!滚出来!”

丁小伟赶紧揽着她的肩膀,轻声安慰着,“怎么了这是,别激动,你冷静点儿,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容华吸了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让你看笑话了……”

“这说的什么话,咱们不是一家人吗。”

这个一直给他温顺形象的女人,通红地眼圈把她的神色衬得有几分疯狂,她抽出纸巾擦了擦眼睛,似乎平静了一些,“小伟,咱们回去说吧。”

俩人从容嘉哪儿出来,上楼回自己住的地方。

丁小伟这才知道,原来容嘉偷了容华的钱去打游戏。以前偷得数额不大,容华都没发觉,这次一下子拿了四百多,容华才觉得不对劲儿。

容华一说到这个就哭,“你说他怎么就这么不懂事,都十多岁了,一点都不体谅我,我一个人把他养这么大容易吗,他怎么就这么没心呢。”

丁小伟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容嘉就跟他小时候周围的一些男同学一样,青春期精力过剩,无处发泄,到处捣蛋惹祸,谁劝都不听,越教育越逆反,这种小孩子最让大人头疼了。如果现在管不好,也不过两种结果,一个就是长大了自己懂事了,在一个就是走上歪路了。

虽然他有时候挺看不惯容嘉的一些行为举止,但是那毕竟不是他的孩子,有时候他真是不好。

现在他也只能尽力安慰容华,说一些叛逆期要正确引导之类的屁话,其实他跟容华一样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教育他。

丁小伟就此多留了个心眼儿,把自己的钱看好了。

表面上虽说是一家人,大人心里也都明白,他们是搭伙过日子,你的还是你的,我的还是我的。

事情没办成,丁小伟对詹及雨有些愧疚,但是其实这事儿也不该他愧疚,他只是为詹及雨难过。

为了避免尴尬,他之后没有再主动联系詹及雨。

没想到今天之后,孩子自己给他打电话了。

丁小伟一接电话,那头上来就问,“丁叔,你去找姓周的了?”

丁小伟愣了愣,“嗯”了一声。

詹及雨沉默了半晌,声音突然有些哽咽,“丁叔,对不起,我老给你添麻烦,什么都要你帮我。你看不上我是对的,我不能让你高兴,反而净给你惹事。”

丁小伟心里无限悲凉地说“你也知道啊”,表面上却还是得安慰他,“你别这么说,咱俩怎么说也是那个忘年交不是,有困难肯定要互相帮忙……哎,你怎么知道的?”

“……他……他跟我说的……”詹及雨声音里透着不自在。

丁小伟知道他指的“他”是谁,“那他……以后不会再去找你了吧。”

“嗯,应该,不会了……”

丁小伟颇有些意外。看那天周谨行的态度,一点儿要管闲事的意思都没有,怎么自己也没答应陪他睡觉啊,他怎么就突然善心大发了呢?

丁小伟有些糊涂,一时想不明白。

他随口嘱咐着詹及雨,“小詹啊,你以后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知道吗。你看看这些个鸡巴有钱人,有俩糟钱儿不知道怎么得瑟了,就是不干人事儿。你要好好读书,以后也赚大钱,然后拿人民币抽他们,知道吗。”

詹及雨“噗哧”笑了一下,声音有些微地颤抖,“知道了丁叔,我一定好好读书,等我赚钱了,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丁小伟笑了一下,“行,等丁叔老了你一天给我打二两酒加点儿鸭脖子,我就知足了。”

挂了电话后,丁小伟脑子里就不能克制地去想周谨行,想到最后他想抽自己。明明说好了不想他,为什么老管不住自己那几斤脑子呢。

可他心里就是觉得有点儿欠了周谨行的人情。

其实说起来也是周谨行对不起他,可他不愿意这么想,弄得好像自己是个怨妇似的,计较着谁负了谁,谁占了谁便宜,越那么想越显得自己窝囊。

既然他不愿意觉得周谨行对不起他,既然他觉得俩人两清了,那现在周谨行好歹帮了他个忙,他也难免觉得有了份人情债。

他才不愿意欠周谨行人情呢。

周谨行这人表面上别提多大度多胸襟宽广了,可是按他长期以来对他的了解,其实这个人相当计较得失,只有他欠别人的,没有别人欠他的,你觉得你占了他便宜,指不定那一天他加倍讨回来。

丁小伟苦思冥想,觉得自己肯定不愿意为了个人情陪他睡觉,那不然发个短信说句“谢谢”总可以吧,也显示一下自己宽广的胸襟。

丁小伟就琢磨着措辞,结果最后除了“谢谢”俩字儿外,再想不出半句了。就是这么两个字儿的短信,他也纠结了半个来小时,在发与不发之间拼命地徘徊。

最后狠狠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

去他妈的吧!老子也当一回白眼狼儿,按照周谨行的处事原则,他给自己办事儿那是他乐意,那是他自找的,那是他上赶着的,关自己屌事。

丁小伟这么一想,心里那叫个一个畅快淋漓啊,几天的阴翳心情一扫而光,乐得都哼上小曲儿了。

几天之后,丁小伟在电视上看到了周太安坐着轮椅出院的新闻。上边儿说周太安日前健康状况稳定,已经可以回家了。太安集团目前由他的长子掌权。

丁小伟哼了一声。

他没记错的话,这老头的长子就是周谨行他爹,这么说这俩父子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周宗贤那小子和他爹现在应该灰头土脸了吧。

丁小伟特别淡然地换了台,他终于能把周家的新闻纯当与己无关的新闻看了。

晚上一家人正吃饭呢,门铃响了。

玲玲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下来,自告奋勇要去开门。

丁小伟笑看着她打开门,然后她的表情一愣,接着就发出了一声低低地嘶叫,然后整个人都飞扑了出去。

丁小伟吓了一大跳,紧张地站起身往门口走。

下一秒他就看着玲玲被人抱着走了进来。

那人一身英伦格子风衣,笔挺地西裤和锃亮的皮鞋,就跟个模特一样站在门口,笑得风度翩翩。玲玲亲热地搂着他的脖子,拼命往他身上蹭。

丁小伟大脑有些断弦儿。他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还会在自己家的门口看到周谨行。

周谨行就像一个跟他熟稔的朋友一样,温和微笑着,“丁哥,好久不见。”然后他的目光扫进了屋里,停在了容华身上,依然维持着那个微笑,“这是嫂子吧,你好。”

容华突然紧张了起来,脸都有些红。

不能怪她没见过世面,实在是周谨行长得太好看,好看的有些不真实,即使是到了她这个年纪,见到周谨行这样魅力四射的男人,也难免要有些局促。

容华连忙道:“你,你好,你好,小伟,快请人进来啊,门口怪冷的。”

一阵冷风适时地灌了进来,把穿着家居服地丁小伟冷地打了个哆嗦。

他现在只想飞起一脚把周谨行踹出去,哪会愿意让他进屋。

可是人家太自觉了,立刻进了屋,还把门给关上了,并且笑道:“光顾着说话,都忘了关门了,希望大家别感冒了。”

丁小伟觉得眼前有些发花,他悄悄把手放进了兜里,紧紧握着拳头,尽量平静道:“你怎么来了。”

周谨行摸着玲玲的小嫩脸蛋儿,“很久没来看看你们了,我也想玲玲了。丁哥你在老家结的婚,我也没机会到场祝福一下,现在当然要来看看嫂子。”说着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冲容华道:“嫂子,一点心意,希望你笑纳。”

容华也赶紧站了起来,紧张地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哎呀,太客气了,太客气了,快请坐,我们这正吃饭呢,你吃了没有……哎呀,你中文讲得真好。”

周谨行也不解释,只是笑,“还没吃呢,我来得真巧,不知道嫂子做得饭够不够。”

“够,够,容嘉,快去给这个叔叔盛饭去。”容华一看周谨行这穿衣打扮,就知道不是一般人,她还真想不到丁小伟有这么气派这么贵气的朋友。

丁小伟气得牙都直打颤,他背对着容华,狠狠地瞪着周谨行,那意思让他赶紧滚。

周谨行任丁小伟在那儿晒眼珠子,就跟没看见似的,抱着玲玲好一阵地亲昵,“小玲玲,想我了吧,叔叔给你带了好多好玩儿的。你今天要是能吃两碗饭,一会儿我就陪你玩儿,好不好?”

玲玲兴奋地嘴都合不上了,用力搂着周谨行,好像怕他下一秒跑了似的。

容华冲着丁小伟埋怨道:“小伟,你赶紧请人家坐下呀,在那儿杵着干什么呢。”

丁小伟实在是没招了,只能硬着头皮“请”周谨行坐下。

玲玲还挂在周谨行身上,怎么都不肯下来,周谨行脱个大衣实在费劲,就冲丁小伟道:“丁哥,来帮帮我吧。”

丁小伟没动。

容华过去推了他一下,“小伟?你发什么愣呢?”

丁小伟无奈,只好过去想把玲玲抱下来,小丫头却是怎么都不肯撒手,就差上嘴咬她爸爸了。

没办法,他只能帮着周谨行脱衣服,俩个人面对面的时候,彼此之间也不过两个拳头的距离,他能闻到周谨行身上清爽地剃须水的味道。周谨行目若灿星,带着深不见底地笑意,用不算低地音量说道:“丁哥,看到你这么幸福美满,我真的很羡慕。”

容华在旁边儿不好意思地直笑,丁小伟却冷得直打寒颤。

他真的想知道,这王八蛋披着身人皮跑他家来到底想干什么。

吃饭的时候玲玲也非得坐她周叔叔腿上,周谨行的耐心看上去一如既往地好。

容华问到俩人怎么认识的时候,周谨行都给非常巧妙地糊弄了过去。

他这人太会说话,一顿饭下来把容华不着痕迹地狠狠夸了一番,容华高兴地嘴都合不拢了,就连容嘉这样看谁都不顺眼的叛逆期少年,也被周谨行沉稳内敛温和有礼地气质给放倒了,对他毕恭毕敬的。

周谨行的到来让除了丁小伟以外的所有人都异常高兴,只有他这一家之主一顿饭吃得味同嚼蜡。

吃完饭周谨行就配玲玲和容嘉玩儿去了。

容华和丁小伟在厨房收拾东西的时候,容华就不停地打听周谨行的身份。

“这人看着就不简单,小伟啊,你以前怎么不请人家来坐坐,我也从来没听你提起过。这样的朋友要好好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帮你一把呢。”

丁小伟表情有些僵硬,他能理解容华的贤惠,可她要知道让她景仰非常的周先生跟她老公睡过大半年,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反应。

分享到:
赞(6)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黄鼠狼给鸡拜年

    bulabula 2024/04/13 00:53:11 回复
  2. 不安好心❤❤❤❤

    21 2024/04/13 17:59:22 回复
  3. 周谨行你这渣男,当初自己不要的,现在又舍不得啦?先去lcu 再去火葬场吧!

    小月月 2024/05/11 20:19:44 回复
  4. 再贤惠的女人知道实情也会有被欺骗的气愤吧
    反正我在知道过年聚会上老是挤兑我的女生是前男友的前女友后,把他打了一顿再分手,真忍不了。

    匿名 2024/05/13 00:57:38 回复
  5. 挺心疼小詹的出场的时候干干净净天真单纯 我也没感觉时间线过多久了…唉 明明上一秒还在说着多喜欢丁哥过后就和同学好上了 清白没了挺惨的 但还要对已经结婚的丁哥说那些话…好纠结啊这种又喜欢但过后又觉得有点…

    句号 2024/05/16 13:33:36 回复
  6. 不是丁小伟现在不挺好的吗,他最后怎么跟姓周的王八蛋好上的(真是情路坎坷)

    板鸭占领世界 2024/06/02 10:16:2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