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

以前从来不关注娱乐新闻的丁小伟,闲着没事儿的时候也看看电视和报纸,虽然周家的消息不多,但是能逮到一点儿,也够他琢磨很久。

什么当家的病情恶化可能熬不过年了,什么娱乐记者造谣要被告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丁小伟觉得自己的心越来越平静了,看着这些就真的如同在看一出豪门狗血剧,他除了看个乐呵,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詹及雨经常往他家跑,他也愿意他来,他知道小詹一个人寂寞,他和玲玲也很寂寞。孩子再也没胡乱说过什么话,但是有什么好吃的好玩儿的,总是先想到他们,没事儿就过来帮他做顿饭,他忙的时候帮他接玲玲,那股单纯地对他好的劲头,让丁小伟既感动,又觉得惶恐。

他其实并不是没想过跟小詹的可能,可是一想到他还这么小,自己跟人家一比,那就是鲜龙眼和桂圆干儿的区别,他实在不忍心让自己这一身老树皮去摧残一朵娇花。

小詹却是热情不减,似乎也并不急着让丁小伟给他什么答复,只要经常跟他们吃吃饭出去玩玩儿,就成天乐呵呵的,看得丁小伟羡慕不已。小詹身上那种开朗不知疲倦的活力,是真的只属于他那个年纪的。

这天丁小伟接了玲玲回家,一上楼他就傻眼了。

他他家门户大开,门口围着几个邻居,正往里边儿看。

丁小伟疾步走过去,“怎么了怎么了。”

“小丁啊,你家遭贼了。”

丁小伟愣了一下,赶紧冲了进去。

他家果然是一片狼藉,就跟台风过境似的,所有东西都被翻得乱七八糟,每个房间,包括浴室都没能幸免。

丁小伟气得狠狠踢了下门板。

玲玲直接给吓哭了,站在门口不知所措地抽泣着。

丁小伟脑子一团乱。他觉得自己这一年都他妈倒霉透了。过几天十一放假,他还要带玲玲回趟老家呢,这就是一笔开销,他家虽说没什么值钱东西,但是丢了什么都够他闹心的。这贼也是真不长眼睛,偷谁不好偷他这个穷光蛋。

他把自己的闺女抱起来,轻轻拍着她的背,“玲玲不哭啊,没事儿啊,不哭不哭,乖啊爸爸在呢。”

隔壁邻居道:“小丁啊,你赶紧看看少什么东西了,然后就叫警察来吧。”

“哎,行,吴婶,你帮我看会儿孩子,我去看看少什么东西没。”

“行,你不要太着急啊,回头我帮你收拾收拾。”

“谢谢吴婶。”

丁小伟把玲玲交给她后,自己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

这房子他住了这么多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真要检查下少什么了,一时还不知道从何下手。索性几件大件儿的家具都还在,他也没有在家放大钱的习惯,损失应该不大。

丁小伟进自己的卧室一看,床头柜里放得些零钱居然都还在,怎么说也有个一两百块钱呢,难道贼还看不上?

丁小伟一头雾水,他又仔细转了好几圈,真没看出来自己家里到底少了什么东西,似乎除了所有东西都被翻乱了之外,什么都还在。

丁小伟坐在沙发上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自己丢了什么。

那贼翻得这么彻底,会看不到床头柜里的钱吗,除非他不是冲钱来的。

可不是冲钱来的,那是冲什么?

丁小伟几乎立刻就想到了周谨行。

没办法,电影看多了,又碰上个那个戏剧性的人物,他很难阻止自己不往扯淡的情节里联想,而且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他一个平头小老百姓,要是有什么人想在他家找什么东西,唯一的可能就是因为周谨行在家住过。

坐沙发上想了半天,丁小伟突然想抽自己。

世界上每天发生那么多事,每件事有那么多可能,他为什么偏偏什么事儿都要往周谨行身上扯呢。

说不定那贼就是个睁眼瞎,就是看不着钱呢。

都说了要把周谨行忘了,还想他做什么?

丁小伟甩了甩脑袋。既然没丢什么东西,他也懒得报警了,他起身去隔壁接玲玲。

玲玲已经在吴婶家吃完了饭,也不哭了。

丁小伟把她领回家后,她问,“爸爸,这么乱,怎么睡觉?”

丁小伟看着那一屋子的狼藉,实在觉得头疼,现在让他收拾,他觉得从身到心都累,手指头都懒得动。

丁小伟抱着玲玲坐在沙发上,玲玲乖巧地趴在他身上,眼皮直打架。

丁小伟摸着她的脑袋,“玲玲困了就先睡一会儿,爸爸休息休息。”

小姑娘也是累了,没一会儿就趴她爸爸身上睡着了。

丁小伟连灯也没开,借着月光看着屋子里的凌乱,脑中一片空白。

玲玲睡着后,丁小伟把她放在沙发上,盖了被子,自己熬夜先把她的小房间给收拾了出来。

第二天他上班的时候,整个人都直打瞌睡。老板见他这样就埋怨他,说你一个司机不休息好,对别人的生命也不负责之类的。

丁小伟本来情绪就不太好,这时候就特别委屈地说自己家遭贼了,一晚上没睡。

办公室的同事都挺同情他的,连连安慰他。

他的工作时间比较弹性,公司也不只他一个司机,没事儿的时候他爱在哪儿逛荡都没人管。今天也是正好没什么事儿,老板见他这样,也不好意思说什么,直接让他回家休息去了。

丁小伟如获大赦,直接回了家蒙头大睡。

一觉睡到傍晚,他听到一阵铃声。迷迷糊糊还以为自己设得闹钟响了该去接孩子了,拿过来一看才发现是詹及雨的电话。

“喂,丁叔啊。”

“嗯……”

“哎?你怎么在睡觉啊?上班偷懒了吧。”

“……怎么了?”

“我接上玲玲了。我舅老爷给我拿了个好大的鱼头,有三斤多,可新鲜了,咱们今晚吃鱼头火锅吧。”

“哦,行啊……”

挂了电话丁小伟就后悔了,他屋子还没收拾完,这时候真不想让小詹看到。

他赶紧跳下床,洗了把脸。刚从浴室出来,电话又响了,这回是他妈。

“哎,妈。”

“小伟啊,下班了?”

“嗯,下了。”

“十一火车票不好买啊,要趁早啊。”

“我知道,你放心吧。”

“小伟,妈给你说个事儿……”

“怎么了?”

“那个……”老太太有些别扭,“江露给我汇钱了。”

“啊?”丁小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江露是他前妻的名字。他心中不免觉得讽刺,曾经同床共枕四五年的人,现在听到这个名字,居然感觉如此陌生。

什么情啊爱啊也不过如此,时间久了,烟消云散。

“她给你汇钱?好事儿啊。”

老太太“哼”了一声,“谁知道她想什么呢,谁要她的钱。”

“她给你汇钱你就收着呗,江露现在是阔太太,她每年也给玲玲不少钱呢,不要白不要。”

老太太道:“反正我不要她的钱,她给玲玲那是天经地义的,她欠玲玲的。给我我才不要,现在装什么好人,哼。我把钱给你汇过去了,给我宝贝孙女攒着吧。”

“也行吧。妈,不过说句心里话,江露她从小没有妈妈,她心里还是真的把你当妈的。”

老太太有些火了,“放屁,丢下两岁多的女儿跟有钱男人跑了,她就是这么把我当妈的!”

丁小伟叹了口气,“行了妈,咱们不说这个了,我也不爱说。”

老太太也跟着叹气,“不说就不说了,说了也是生气……我就是跟你知会一声。还有啊,回家别买东西,什么也别带,家里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你那点儿工资就别折腾了,我和你爸就想看看人,把人带回来就行了,啊。”

“哎,我知道了,妈。”

詹及雨一进门,就开始吱哇叫开了,“哇,丁叔,你家这是怎么了,遭贼了啊乱成这样。”

丁小伟无奈道:“可不就是遭贼了。”

小詹瞪大眼睛,“真的?”

“真的啊。昨天一回来就这样了,闹心死了。”

“报警了没有啊?”

“没,没丢什么东西。”

“啊?”

“呃……家里没什么现金,总之损失不大,就不想费那个事了。”

小詹一脸同情的样子,“丁叔,你怎么这么倒霉,锁换了吗?”

丁小伟直叹气,“今天刚回来装了新的,屋子还没来得及收拾完。”

小詹装模作样地摸了摸丁小伟的头发,“不哭啊。没事儿,等吃完饭我帮你一起收拾。”

丁小伟给他逗得笑了出来。

丁小伟托同事买了两张火车票,空闲的时候该收拾东西收拾东西,该买东西买东西,就等着十一放假带玲玲回家。

这天接了玲玲放学,本来好好的天,不知道怎么地突然就变了,噼里啪啦地下起了雨。

丁小伟正骑着车子,无处可躲,两个人都给这场急雨淋湿了。丁小伟赶紧带着玲玲避了起来。

天上雷声轰鸣,雨越下越大。丁小伟和玲玲身上湿了,都冻得发抖,眼巴巴地看着天,希望雨快点儿停下来。

过了十多分钟,雨势才减小,丁小伟正犹豫着是现在一股气骑回家,还是再等等的时候,两辆黑色地轿车一前一后地拐到了他们面前,然后稳稳当当地停下。

丁小伟怔愣地看着车。

第一辆车上很快下来三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大步向他们走来。

丁小伟把玲玲推到他身后,皱眉看着这些人。

为首的人朝他点了点头,“丁先生,你好。”

丁小伟道:“你们是谁?”

“丁先生,我们是周先生的保镖,周先生有请。”

丁小伟虽然有了心理准备,心还是猛地一颤。他咽了口吐沫,沉声道:“干什么?”

“这个我们不清楚,我们只负责带丁小伟过去。”

丁小伟挑着眼角,“凭什么他让我去,我就得去。”

那保镖面无表情,做了个请的姿势,“丁先生,请吧。”

丁小伟看了看眼前三个彪形大汉,那西装下面估计都是鼓囊囊的肌肉,他就是再胆儿肥,也有些打怵,而且这架势,明显也不容得他拒绝。

丁小伟感觉自己那愤怒地小火苗腾腾往上冒,心里开始大骂周谨行,这个畜生,还他妈来绑架这套了。周谨行想不认识他就不认识,想见他就他就必须得配合,凭什么!

丁小伟脸色青一阵紫一阵,真想抬脚把眼前的人给踹雨里去。

那三个保镖不依不饶地看着他。

丁小伟“操”了一声,“走!”

他抱起玲玲,快速地钻进了车里。

车也不知道开了多久,丁小伟觉得自己都困了,玲玲更是直接在他怀里睡着了。

这些个保镖多一句废话都不会说,他屁都问不出来。

好不容易到了地方,丁小伟下车一看,发现他们已经被带到了一个他完全陌生地地方,周围是些独栋地别墅,占地面积都很大,一个赛着一个地气派豪华。

丁小伟抱着玲玲跟在他们后面进了屋。

屋外屋内的温差,让他一进门就狠狠地打了个喷嚏,他有点儿担心这么一场雨淋下来,会不会感冒。

他本来以为一进门就能看到周谨行,可是空荡荡地客厅一个人都没有,这屋子整个就没人气的样子,都不像有人在住。

丁小伟又心急又不耐烦,“他人呢?”

“周先生还没回来,请你随我来,先去换一套衣服吧。”

丁小伟骂道:“是他想见我还他妈是我想见他,还要我等他?”

那保镖皱了皱眉头,“丁先生,这边请。”

丁小伟忿忿地跟在他身后。

他觉得要是现在周谨行站在他面前,他会上去掐死他。

尽管再不想承认,他也知道自己是真的想见周谨行一面。

至少,有些话他要当面问个明白。

他被保镖领进了一间卧室。

“丁先生,柜子里有换洗的衣服,不过并没有合适小孩儿的,但是浴室里有浴巾,可以暂时代替一下,你们可以先洗个澡,我就不打扰了。”说完那保镖利落地退了出去。

丁小伟刚把玲玲放下,想问那保镖周谨行什么时候回来,没想到人家已经给他关上门了,而且丁小伟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咔嚓落锁的声音。

丁小伟的神经立刻炸了起来,他赶紧冲到了门前,用力拽着门把手。

门真的被反锁了!

分享到:
赞(7)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哟呵,玩囚禁?

    结果是甜就好 2024/04/17 18:39:22 回复
  2. 不会是被绑架了吧?周谨行快救你老婆!

    小月月 2024/05/11 13:23:12 回复
  3. 囚禁? 周某王八蛋
    绑架?受周牵连? 周某是个王八蛋

    匿名 2024/05/13 00:08:00 回复
  4. 哇哦~估计有好戏看了(bushi我怎么感觉我有点幸灾乐祸)

    板鸭占领世界 2024/06/02 02:10:4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