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丁小伟最后是没舍得让周谨行出去看人脸色。

他本来就猜想周谨行以前是做少爷的,有些好吃懒做,不思进取,也是很正常的。

丁小伟一直坚信,优秀的老爷们儿就该一肩扛起家庭的重担,让老婆孩子无忧无虑。别管这媳妇儿是男是女吧,反正自己都跟人家好上了。周谨行愿意在家呆着,那就在家呆着吧,他一个人再辛苦,养老婆孩子,那也是天经地义的。

这么想着,他就感觉自己的形象特别地高大伟岸,并且胸中顿时豪气万丈,脑子里开始不停地琢磨着有什么路子能多挣点儿钱。

晚上快下班儿的时候,老板把他叫住了,说晚上要请他吃饭。

丁小伟一听就知道有事儿。果然,老板的老婆最近刚花钱办了个驾照,还不会开车呢,想让他星期六星期天,或者平时下班之后抽时间给带带,一小时按三十算。

丁小伟一合计,外边儿驾驶陪练的教练一小时都是至少都四十五十的,他就给三十,不禁在心里骂了句“抠门儿”,可是表面上还是装得挺乐呵地答应了下来。

老板的要求他左右是拒绝不了,能赚点儿外快就多少赚点儿吧。

丁小伟跟老板娘商量的是一星期三天,开始几次都是丁小伟开到海边儿空旷地地方让她练,后来她就嫌跑那么远费油,就非要在小区里练。

丁小伟争不过她,只能让她在小区里练,慢慢地她胆子大了,就非要上路。

丁小伟不愿意她这么快上路。其实开车不是什么难事儿,他还在旁边儿盯着,是个手脚协调能力正常的人,一般都出不了什么事儿,但是丁小伟还是害怕出点事儿他得担责任,再加上她要这么快学会了,自己上哪儿赚钱去。

但是人家老板娘坚持自己技术可以了,非要上路。

丁小伟没办法,只能让她开出去,结果也是倒霉,车刚开出大门儿去,就出事儿了。

她外这车往外拐的时候,没注意旁边儿骑过来一辆电动车,等到看到的时候踩刹车也晚了,直接就把对方连人带车放倒在地。

老板娘顿时吓傻了。

丁小伟也是急得冷汗都下来了,赶紧下车去看。

骑车的是个男的,正爬在地上哎呦直叫,车子压在他脚上。

丁小伟跑过去把电动车挪开,然后小心翼翼地要把那人扶起来,“哥们儿,你没事儿吧。”

那人呲牙咧嘴地叫唤:“没事儿?没事儿你试试,我脚趾头给砸着了,疼死我了。”

那声音听着清汪汪地,特别脆,丁小伟一听头都大了,这好像还是个小孩儿。

这时候他老板娘也跑下了车,跟着丁小伟一起把人扶起来,她紧张地直问,“怎么样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

倒霉鬼转过头来,光线暗,他的脸也看不清楚,就见着哭丧着的一张脸,“有你们这么开车的吗,从小区里出来也不停下看看,还好车速不快,要不我今天得交待了,我多冤枉啊我。”

看上去问题不大,两人同时松了口气。

老板娘连连道歉,“对不起啊真对不起,来,你能起来吗,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那人直摇头,“不用,我最烦去医院了,我就是砸着脚了,找个诊所就行,不过我这车不知道碰什么样儿了呢,你得赔我!”

老板娘点头道:“你放心,一定赔。”这无照驾驶还出事儿,要是被逮着她就倒大霉,能赔钱了事,她都要烧高香了。

丁小伟也是落下了心头一块大石,这小孩儿可能涉世不深,不是什么刁钻的人,要是诚心讹他们,可有他们受的。

他和老板娘一商量,老板娘回家拿钱,丁小伟开车送人去诊所。

丁小伟让保安给看着电动车,然后扶着那人上了车。

上车后丁小伟把顶灯打开了,俩人这才算打了个照面。

两人脸上都浮现出些微疑惑的表情,似乎都觉得对方在哪儿见过……

“啊!!你!!”那小青年大叫了一声,指着他鼻子说不出话来。

丁小伟一阵脑仁发疼。

眼前这小青年正是那天他和周谨行在公园里那啥的时候碰上的那个小城管。

小城管顿时脸都憋红了,扑上来就要掐他脖子,“你这个混蛋玩意儿,我跟你命里犯冲!”

丁小伟不耐烦地抓着他两条细瘦的手腕按到座位上,“行了行了,别闹了,以前的事儿咱们回头再说,我先送你去诊所。”

那小城管骂道:“你王八蛋,你上次把我甩草丛里去,我脑袋上磕了一个好大的包,两个多星期才消下去,我跟你没完!”

丁小伟有些心虚地别过脸去,“对,上次是我不对,我那时候喝多了,我给你赔不是了啊。”

小城管眼里直冒火,“你上次推我,这回撞我,我要再跟你去医院,指不定路上就得出点啥事儿。”

丁小伟辩解道:“这回不是我撞的,是刚才那老娘们儿撞得,一码事儿是一码事儿,你别乱冤枉人。”

“你们俩都跟我犯冲,我要下车!”

丁小伟不耐烦地把他按回椅子上,拉过安全带给他扣上,“你这孩子事儿怎么这么多呢,别闹!坐老实了,你要再动,我就把你塞后备箱去。”

小城管一脸愤慨,“你还威胁我!”

“对,我就威胁你,你要是下了车,可别想再上来,到时候你爱找谁赔找谁赔去。”

小城管脸都气得快扭曲了,狠狠挣扎了一番,终于气呼呼地坐回了椅子上。

丁小伟拉着人就去了最近的一个诊所。

小城管一脱鞋,丁小伟就见他几根脚趾肿得跟紫馒头似的,看着挺吓人。

医生给处理的时候他疼地嘶嘶直抽气,拿眼睛狠狠地瞪着丁小伟。

丁小伟心虚,就赶紧陪笑脸,“忍一忍啊,马上好了。”

快处理完得时候,老板娘拿着钱过来了,进来就把一个纸袋子塞到小城管手里。

小城管接过来掂了掂,有几分天真地问,“这多少啊。”

老板娘有些尴尬,以为他嫌少,“五千,你看够吗。”

小城管白白净净的脸蛋儿立刻红了,“不不,这个,太,太多了,用不了这么多,那车子是二手的,再说好像也没坏……”

丁小伟心里大骂,这他妈傻子呀,赶紧在后边儿悄悄地捅了下他的背。

老板娘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似乎心里在激烈地挣扎,最后还算有良心地说道:“你留着吧,万一车子坏了呢,再说你也受伤了。”

那小城管脸上汗都冒出来了,“不行,这个真太多了,好像我讹你似的,你给我个……给我个一千五吧,应该差不多了。”

丁小伟都快翻白眼儿了,他好久没见过这样的人了,听他口音也是外地人,年纪这么小就出来工作,境况肯定一般,天上白掉的钱都不要,这孩子真是……

老板娘更加不好意思了,两个人推推搡搡地,最后硬给留了两千。

老板娘走之前把丁小伟拉到门外,还塞了一千给他,一脸愧色地嘱咐着,“这孩子真是好孩子,你帮我照料下。”

丁小伟回到屋里,那小城管还一副不安的样子,拿着那信封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丁小伟看着这孩子,心里就特别有好感。

“你包好了?好疼吗?”

小城管抬头看着他,似乎还在纠结钱的事儿。

丁小伟咧嘴笑道:“你傻呀,我那老板娘有钱着呢,白给你你都不要。”

小城管有些哀怨地看着信封,“该我的就是我的,不该我的花着心里还难受,何苦呢,我又不缺钱。”

丁小伟摸了摸他的脑袋,“你还小,以后有的是你用钱的时候呢。来,能起来吗,我送你回家。”

小城管撑着床沿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被丁小伟扶上了车。

把他送到家门口后,丁小伟要他的电话,“在你脚好之前,我得负责不是。”

俩人之间的气氛还有些尴尬,小城管犹豫了半天,还是把电话号码给他了。

“明天我把你的车子送回来,要是坏了我给你送去修,可以吧。”

“嗯……”

丁小伟摆摆手,“那我走了啊。”

小城管小声说,“谢谢你啊。”

丁小伟笑了一下,“早点儿睡吧。”

丁小伟一身疲惫地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

虽然事先给周谨行打了电话,但是当时忙,只说了“出了点儿事儿”,也没仔细解释,他回到家,周谨行就一脸担忧的样子。

丁小伟一边儿脱衣服一边儿就给他说了今天发生的事儿,但是没告诉周谨行那个被撞的人就是当时堵到他们的小城管,一是觉得没必要,二是当时的情况挺尴尬的,也没什么好回忆的。

周谨行听了才放下心来。

丁小伟累得澡都懒得洗,脱了衣服直接歪床上不动了。

周谨行凑过去给他捏着肩膀,那力道拿得特别准,丁小伟舒服地直哼哼。

“丁哥。”

“嗯。”

“我想了想,我还是出去工作吧。”

丁小伟睁开眼睛,“怎么了,你还介意我那天说得话啊。”

“也不是……我天天在家呆着毕竟不是办法,我知道你挺辛苦的,我也想帮忙。”

丁小伟撑起身子,有些感动地看着他,“那个……你要不愿意就别去,我说这话是真心的。大富大贵的我不敢说,但普通日子咱们还是能过的,养着你我乐意。”

周谨行温和地笑笑,“我知道,但是我想帮帮你,看你这么辛苦,我也难受。”

丁小伟心里那个激动,扑上去抱着他就啃了两口,“老婆,你真是太好了。”

周谨行轻轻摸着他的后背,眼中的神采忽明忽暗,“丁哥,我想明天就去人才市场看看,你有西装吗?”

“西装?西装还真没有,我就一个开车的……你去人才市场,你会干什么呀?”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看电视上讲什么财经的,我都听得懂一些,也许我以前学过,我做些证件和简历,不是大公司也不会去查,应该能糊弄过去。”

丁小伟高兴道:“好啊,能糊弄过去最好,你长着就一副精英的样儿,他们不会起疑的。你这样,明天下了班儿,我带你去买西装,买套好点儿的,把场面撑起来。”

周谨行笑了起来,“谢谢丁哥。”

丁小伟豪气道:“一家人说什么谢。”

丁小伟第二天一大早就爬了起来,开车去老板家拿电动车。

把车交给老板,老板特别放了他半天假,嘱咐他把被撞的照顾好了,他自己骑着电动车就去接那小城管了。

车子没坏,丁小伟挺高兴的,省麻烦省钱。

到了那小城管哪儿,孩子还睡懒觉呢,一接电话稀里糊涂的。

丁小伟上了楼,小城管爬起来给他把门打开了。

小城管住的居民楼挺旧的,但是他屋子倒是新装修的,看着很舒服。

丁小伟随口问道:“你租的房子啊,不错啊。”

小城管揉着眼睛,“不是,我舅老爷的……你怎么这么早过来呀,我都请了假了,也不让我睡个懒觉。”

“我带你换完药还要上班儿呢,就早上有空。”

孩子一瘸一拐地进了浴室,扑扑腾腾地洗漱开了。

丁小伟喊道:“吃饭了没有?”

“当然没有啊。”

“我给你弄点儿东西吃吧。”

里边洗脸的动作顿了顿,从浴室伸出了个头发直棱八翘的脑袋,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好呀。”

丁小伟忍不住笑了一下,去冰箱里翻着东西,“哎,你几岁了?”

“……二十。”

“说实话。”

“就二十。”

“瞎说,上次你不是这么说的,说实话。”

那边儿水声渐弱,不一会儿孩子嘟囔一声,“马上就十八了。”

“靠,就你那单位还带头招童工啊。”

“你可别跟别人说啊,我靠我舅老爷的关系才进去的。”

丁小伟失笑道:“我跟谁说啊,我认识你舅老爷是谁呀。不是,你这年纪不好好上高中,跑这儿来干嘛。”

“我上学早,高中都读完了,没考上大学呗,我又不愿意复读,我妈就让我出来打工了。”

丁小伟动作麻利地把粥煮上,又煎了俩荷包蛋,撒上点儿酱油,一顿早饭就这么对付出来了。

周谨行没来以前,他早上经常这么做,可是吃惯了周谨行变着花样儿的粥和小菜,现在再看自己弄出来的东西,心里都觉得对不起他水灵灵地小闺女。

小城管洗干净了,就站在他旁边儿看他做饭,“你做得挺快呀。”

“嗯,习惯了,你坐着吧,站着不疼啊。”

“哪儿那么娇气,站着还是可以的。”不过他还是听话地坐了下来。

丁小伟把准备好的早餐摆上桌,“吃吧。”

小城管看了看有点儿糊的荷包蛋,露出一个有些腼腆地笑,“谢谢你呀,其实你人也不差。”

丁小伟一屁股坐在他对面,“我本来就是好人,你对我有偏见。”

“什么偏见,你跟那个在草丛里……那什么……然后你还把我……”孩子越说脸越红,最后直结巴。

孩子唇红齿白地,长相非常秀气,乍一看像小姑娘,脸一红的样子尤其好看。丁小伟觉得好玩儿,想想那时候的事儿,也不觉得尴尬了,反而看着他窘迫的样子直笑。

小城管叹了口气,白了他一眼,“其实我那时候没想真罚你们,就吓唬吓唬你们……”

丁小伟长长地“哦”了一声,“我那不是害怕嘛,再加上喝酒了,咱俩这么有缘分,恩怨就一笔勾销了吧。”

孩子也忍不住笑了一下,“嗯……我怎么称呼你呀。”

“我叫丁小伟,你叫我……叫我丁叔吧。”

“丁叔?你没那么老吧。”

“我比你大了一旬不只呢,叫丁叔吧,你呢,叫什么名字?”

“我叫詹及雨,詹天佑那个詹,及时雨的及雨。”

“哎,这名字有意思,怎么给你取的?”丁小伟忍不住逗他,“是不是你家那时候吃不上肉,正好你生下来了。”

孩子眼睛一下子瞪圆了,“去你的,是我爷爷迷水浒传。”

丁小伟哈哈笑了起来。

等詹及雨吃完饭,丁小伟用电动车驮着他去了附近的诊所。

拆纱布的时候血都黏在了肉上,孩子疼得直敲床板,丁小伟看着也怪难受的。

等都忙完了,一上午也过去了,丁小伟把人送到家后,詹及雨留他吃饭。

丁小伟看了看表,这世间回家有点儿晚,去公司太早,在这儿吃点东西正合适,说着就打算答应下来。

还没开口呢,他手机响了,一看,是周谨行。

“喂,媳妇儿呀。”

周谨行在那边儿笑了一下,“你就乱叫吧你。”

丁小伟嘿嘿直笑,“怎么了。”

“回来吃饭吧,你老板不是放了你半天假吗。”

“是啊,你做饭了?”

“做了,回来吃吧,别在外面对付,外面的东西不干净。”

丁小伟感动的快哭了,他觉得周谨行都贤惠上天了,“行,我回去吃,我半个小时就到家啊。”

丁小伟挂了手机,扭头就见詹及雨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劲儿。

楼道有点儿空旷,大中午的又没人,电话那头的声音就特别清晰,丁小伟顿时有些尴尬。

还好他脸皮厚,尤其是对着一个内心不够强大的孩子,他就更显得皮糙肉厚,于是特别坦然地笑了笑,“就上次那个……”

詹及雨有些失望地看着他,“那你不跟我吃饭了。”

丁小伟刚要张嘴,又有些不忍心。

他想着自己刚来这个城市的时候,也是两眼一抹黑,朋友亲人都不在身边,平时连个说说话,一起吃顿饭的人都没有,詹及雨比他那时候还要小多了。

“要不,你去我家吃吧,你脚这样儿也不方便做饭。”

詹及雨眼睛一亮,“真的?”

“嗯,真的,我,我那个……他做饭可好吃了。”

詹及雨笑了起来,“好呀。”

分享到:
赞(7)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他真的挺爱显摆的

    匿名 2024/05/12 23:18:39 回复
  2. 臣附议(老子就不给你打七个字你要怎样私人系统)

    匿名 2024/06/02 00:54:1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