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周谨行很少碰到连他都觉得难以应付的场面。

即使是被一屋子董事集体弹劾,他都能脸不红心不跳淡定自若,却觉得眼前这个状况实在太过尴尬。

打从住进来那天起,他就知道丁小伟是个完全直的,而自己除了打算借住在这里避避风头之外,对他没有任何的想法。他又不是没有正事,不可能一天到晚老想那些个没用的。

只是丁小伟这个人,实在太无所顾忌了。

丁小伟可能把他当成了一个跟他一样的男人,却没想过,他是个天生能对着男人硬起来的男人。

他再怎么有自制力,毕竟年轻力壮发育健全,架不住丁小伟成天这么光着身子在自己面前晃悠。

周谨行一时之间对丁小伟甚至是有些不满的。

如果这个人能有些基本的礼仪概念,就不会让他陷入如此难堪的境地。

丁小伟见他半天都没反应,就不耐烦了,甩着膀子就过去了,要站莲蓬头底下。

周谨行遮都没办法遮,斗志昂扬的小兄弟就那么暴露在丁小伟的视线下。

丁小伟愣了一下,第一反应居然是:操,怎么能这么大。

周谨行虽然挺尴尬的,其实丁小伟比人家脸上更挂不住。早知道一进来就要比鸟玩儿,他打死都不进来,伤自尊啊。

他不仅有些后悔平时在周谨行面前经常光着身子晃悠了。他以前住寝室的时候,也喜欢跟人家比个尺寸啥的,这都不用他进入准备状态,一看就败下阵来了,让他脸往哪儿搁。

丁小伟讪讪的来了一句,“哟,挺精神呀。”说完下意识的拿毛巾遮住了自己的小兄弟。

周谨行扭过头,拽过毛巾开始擦身子,“你洗吧,我洗完了。”

丁小伟酸溜溜地说,“有洋血统就是不一样哈,你这玩意儿哪个女的受得了。”

他见周谨行不搭理他,有心让他出出糗,就调笑道:“我说这段日子也难为你了,你以前肯定有一票女的倒贴,现在都落魄到自产自销了,嘿,大家都是男人,哥理解你哈。”

他真心的以为周谨行是憋了太久,躲浴室DIY来着,他这么想倒让周谨行松了口气。

丁小伟一边搓着自己板寸一边说,“你没事儿多出去走走,兴许就能跟哪个女的看对眼儿了呢,不过别带回家来啊,给孩子看着不好……”

还没说完,已经听着周谨行砰的一声关上了浴室的门。

丁小伟哈哈笑了起来。

丁小伟洗完澡出来,就见周谨行背对着他躺着,一动不动地。

丁小伟觉得挺有意思的,就躺他旁边儿,推了他一下,“哎,闹别扭了?你不好意思什么呀。”

周谨行闷声道:“睡觉吧。”

丁小伟咧嘴笑了一下,年轻小伙子脸皮薄了点儿,自己不小心刺激着人家了。

丁小伟拍着他的肩,“小周,哥给你看点儿好东西啊。”说着就突然把半个身子压到了周谨行身上,然后探出胳膊想去够床底下的盒子。

周谨行的神经一直还绷着,丁小伟这么毫无预兆地往他身上一压,更是火上添油。他条件反射地推了丁小伟一把,下意识地就要跳起来,丁小伟此时大半个身体都在床外边,腰正好横在他身上,被他这么一动,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往床下翻去。他往下摔的时候自然不能落下周谨行,拽着他的胳膊就把他也从床上带了下去。

一阵噼里噗通的乱响,伴随着丁小伟“嗷”的一声痛叫,俩人一前一后地滚到了床下。

丁小伟脑袋正好撞床头柜上了,一下子给撞懵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意识到周谨行正压他身上,自己大腿根那儿被什么又硬又热的东西顶着……

丁小伟脸都绿了。

周谨行也脸色发黑,咬牙看着他。

丁小伟这时候也不知道脑袋抽了还是怎么地,顺手就拿出了床底下的东西,举到周谨行面前,想解释什么一样,喃喃道:“我就想给你拿这个。”

周谨行一看,苍井空老师甜美微笑着的爆乳诱惑照就近在咫尺。

丁小伟大概也意识到自己这样太二了,把碟往地上一扔,骂道:“操,你倒是起来呀,你那玩意儿顶着我呢。”

被另一个男人的玩意儿顶着的感觉,真是太膈应人了,丁小伟心里只剩下别扭,也就没仔细往深了想,其实也不敢往深里想。

周谨行皱了皱眉头,努力想撑着身子起来,结果也只是在丁小伟身上动了动,却没下去。

丁小伟能感觉那大家伙磨蹭着自己的胯部,只要再往那边儿偏个一两寸,俩小兄弟就碰头了。

他叫道:“你别动了,你今天太他妈精神了,在我身上蹭什么!”

周谨行叹了口气,“我脚扭着了。”

他没撒谎,他现在脚一抽一抽地疼,要翻身起来,没有支撑点,往另一边儿翻吧,就是床底下,没空间,丁小伟直翻白眼儿了都,他一把把人从他身上推了下去,骂骂咧咧的要站起来了,“你他妈有病啊,我拿个东西你把我推床底下去,这下好了,我后脑勺都肿了,不能脑出血吧……操,你可真是的。”

周谨行也闷声道:“你拿东西为什么不下床拿,压在我身上做什么。”

“那么拿不是方便吗,多大点儿事啊,我说你到底激动个什么呀……”他又想起周谨行兴致盎然的小兄弟顶他大腿根儿的事了,忍不住就多看了周谨行一眼,这时候看他那张深邃精致的脸,突然就怎么看怎么别扭。

周谨行也正好仰着脖子看着他,还冲他伸手,“扶我起来吧。”

丁小伟真想让他在地上凑合一晚上算了。

他伸手抓着周谨行的手,一把把人从地上拽了起来。

周谨行站起来的瞬间,脸离他就几公分的距离,丁小伟感觉到他的呼吸和身体散发的热气,都直朝他面门扑了过来,就连那种他闻了多年的廉价剃须水的味道,都突然多了种说不出的风情。

丁小伟在心里真叹气。再这么找不着女人,也不能觉得男人性感啊,这么下去他要走了邪路怎么办,这一刻他突然对一个他犹豫了很久的事下定了决心,他决定去约刘秘书。

周谨行坐到床上后,皱着眉头揉着脚脖子。

丁小伟看了一眼,就从床头柜拿出瓶活络油,往手上倒了点儿,把手搓热了,就把周谨行的脚踝给握住了。

周谨行抬眼看着他。

丁小伟一边儿给他按摩一边嘟囔,“这玩意儿不能过期吧,过期也没事儿吧……这瓶还是我老婆在的时候买的。她那性子,总是着急忙慌的,一天到晚不是磕这儿了,就是碰哪儿了,腿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的。我这一手都是在她身上练出来的……其实我对她真挺好的,她就是心浮了点儿,跟了大款就能过安生日子吗,也未必吧……靠,我跟你唠叨这些干什么,真是年纪大了……”

周谨行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问道:“玲玲不想妈妈吗。”

“她走的时候,玲玲还不怎么记事儿,连她脸都没记住。这样也好,省得要妈妈,不过我还是得抓紧给她找个妈,女孩儿还是得有妈,不然长大了就成假小子了。”

周谨行听到他又在那儿谈女人,就有些烦,敷衍道:“你会找着的。”

丁小伟给他按了一会儿,眼睛忍不住就划拉到周谨行的裤裆上了,“哎,你那个下去没有,不行你去趟厕所吧。”

周谨行神色不自在的把头撇到一边,没搭理他。

丁小伟自讨了个没趣,也不再说话。

他给周谨行按完了脚,俩人就躺下睡觉了。

可惜这回两人各有心事,都睡不着了。

自从上次刘秘书送了些玩具给玲玲后,丁小伟和她渐渐熟了起来。

丁小伟这人在公司人缘不错,性格不拘小节,爱开玩笑,跟谁都能说到一起去,再加上长得带劲儿,又会哄女孩子,公司无论是扫地的大妈还是前台的小姑娘,都挺喜欢和他说话的,刘秘书现在也跟他有说有笑的。

刘秘书虽然大小毛病不少,做人做事都不招人喜欢,但是丁小伟跟她相处了几天,发现她这人也不坏。

其实丁小伟在公司的资历比她早,她刚来的时候,丁小伟觉得她前凸后翘的,还是个寡妇,就有意跟她套了套近乎,后来发现不是一路人,也就作罢了。现在两人稍微熟络了点儿,丁小伟就又有了那个心思。

也不是他愿意跟个中年老色狼一样这么着急,实在是一个带孩子的单身男人,日子过得太不容易了。自己身心寂寞就不说了吧,光是一个人担负着教育培养一个孩子的使命,就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也希望一回家就能有人给他做俩菜炖锅汤,晚上身边有个说话取暖的人,玲玲再长大点儿,有个母亲的角色教育教育她青春期的知识。

单身的时候越久,想要个伴儿的欲望就越强烈。尤其是周谨行出现后,把他已经忘却了很久的对类似妻子的角色的记忆唤醒了,只不过在家给他做饭,陪玲玲玩儿,晚上睡他旁边儿的人,不该是个男的。

于是在公司的时候,丁小伟对刘秘书就愈发的热情起来。

刘秘书有个特别小女孩儿的名字,叫莎莎。丁小伟就那么开玩笑似的开始叫她莎莎。

在办公室都公然这样叫了,再加上丁小伟那个得瑟劲儿,其他人又不是瞎子,不可能看不出来他的意图,久而久之,刘秘书自己也察觉到了。

刘秘书的丈夫几年前出车祸过世后,她就一直没再有固定的伴儿,露水情缘的有那么几回,可是考虑到背景,孩子等一系列问题后,最后也没一个靠谱的。

女人到了她这个年纪,更加不可能不寂寞,对于丁小伟这么献殷勤,她是心里又窃喜,又有些厌烦的。

一方面,证明自己还有魅力,总是一件让人痛快的事,何况丁小伟长得相当爷们儿,他们公司本来就小,一时都挑不出来一个比他帅的。可是另一方面,丁小伟就是长得是天仙,他也还是一个开车的。刘秘书想问题是相当现实的,她也没求找个多么大富大贵的,至少也得比她强一点儿吧。

刘秘书就跟很多大龄女青年一样,在“凑合一个过”和“未来也许会有更好的”这两个未知的风险中,陷入了两难。

她就一边儿跟丁小伟那么暧昧着,一边儿端着不进一步。

丁小伟呢,难得有了点儿女性的滋润,一时间意气风发起来,回到家就跟周谨行念叨,说今天又跟莎莎说什么了,一起吃午饭了之类的,不过最后都会说句“不过这事儿也不一定,人家还未必看得上我”之类的话给自己留条后路。

男人到了三十来岁,哪还有资格再天真,他也知道自己条件不好,有点配不上人家,这事只能自己努努力了。

周谨行每次都笑而不语,末了不咸不淡的说一句,“那你加油吧。”

久而久之丁小伟发现他对自己说的东西不感兴趣,也就少跟他提了。

丁小伟很快就迎来了一个机会。

公司组织聚餐,老板出钱,难得大方了一回,请他们去了一家海鲜火锅店。

因为老板的老婆也去了,刘秘书就坐得离老板很远,丁小伟趁机就坐到了她旁边。

公司的同事都私下说他俩的事儿呢,这时候就有意开他们玩笑。

丁小伟也就趁机跟刘秘书多喝了几杯酒。

他酒量其实也就一般,应付个普通场合还行,但是最后大家都喝高了,在包厢里肆无忌惮的乱吼乱叫,丁小伟为了在莎莎面前撑面子,谁敬酒都来者不拒,后来喝得走路都晃悠了。

刘秘书还算清醒,就难得温柔的劝他少喝,其实是不愿意跟个唠唠叨叨的酒鬼坐一起。

丁小伟酒精上脑,什么情绪都往大了放,就觉得人家这是关心她,说话的语调都变了,周围人起哄就更厉害。

刘秘书这时候就真的烦了。

到了结束的时候,丁小伟就殷勤的要送刘秘书回家。

男人一喝上酒,实在有些烦人,刘秘书当然不愿意他送。

丁小伟就坚持,说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一个人回家多危险啊,我该不放心了什么的。

这要换他清醒的时候,绝对不说这么猥琐膈应人的话,可惜他喝多了。

刘秘书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就说了句,“坐单车后边儿太冷了,我自己回去吧。”

这话直接把丁小伟说愣了。

他们是直接做得出租车从公司过来的,他怎么会骑自行车,刘秘书不可能不知道。

丁小伟现在就是喝得再高,也不可能听不出人家什么意思了。

这句话还真如当头棒喝,把丁小伟一下子敲醒了。

刘秘书看着丁小伟的表情,也觉得自己这话说难听了,可是又不能收回来,就有些尴尬的看着他。

丁小伟还是够男人的,就道:“哦,也是,那你自己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一个人晃晃悠悠回家的时候,丁小伟就品出那么点儿伤心的味道,伤心倒还是其次,其实主要是有些伤自尊。

他上大学的时候,一个人的魅力和价值是不用他有多少钱来衡量的,那时候他长得帅,打篮球又好,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跟他偷偷赛过小纸条,他的前妻就是那时候追到手的。

可是现在呢,丁小伟自嘲的笑了笑。

到了家门口的时候,丁小伟拿钥匙比划着锁眼,半天插不进去。

捣鼓了半天,门突然从里边儿开了,周谨行皱眉看着一身酒气的他。

丁小伟一下子扑到了他身上,含糊地说着,“小周啊,陪哥喝点儿酒。”

分享到:
赞(14)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丁哥你别给那 给子玩死了

    匿名 2024/05/07 10:57:41 回复
  2. 呜呜呜这么多故事都告诉我们喝酒误事!(捂脸)

    阿氏圆圆圆 2024/06/07 21:19:07 回复
  3. 想找个老婆,能给做饭、教孩子、解决生理需求,可太美了哈,呵呵。另外能把不明不白的人收留在家这么久,还看不出来不对劲我是服了,厌蠢症要犯了

    阿巴阿巴阿巴阿巴 2024/06/13 12:18:1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