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接下来这两三天,芷嫣每天白天帮我去烧纸钱,晚上回来后,我借着她的身体瞬行去鬼市查查阴间账户余额,看着增长太慢的数额,我有点发愁。

我去鬼市酒店问了子游,还阳丹大概多少钱一粒,子游的答案则让我愁上加愁。

“按普通人的标准来说,十万钱大概能买一个时辰。”说完,子游就直勾勾的盯着我。

他的眼神我懂,他是在同情我,觉得我买还阳丹是没什么希望了。因为按我的标准,普通人要十万买还阳丹,那对我来说就是要一百万钱。

因为我买东西的价格是普通人的九倍,末了他们鬼市还给个四舍五入,九十万直接入成一百万。

呵,你们这些套路,我都已经看明白了。

我账上的钱,扣掉之前花了的,加上这几天芷嫣拼了老命找人给我烧的,现在前前后后算起来,拢共两万八千钱。

按子游的说法,我这个入账标准的恶人鬼,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收到这么多钱已是很不容易了。寻常的鬼,逢年过节,祭祀拜祖的时候才有活人给他们烧一次钱,一年能平均入账个三五万已是很不容易了。

可我不是寻常的鬼啊!

用这么慢的速度存钱,等能买还阳丹的时候,那得多少年去了。

我咂摸着,既然墨青喜欢我,那我要不要勾引他给他吹吹耳边风,让他动用一下门主的权威,在尘稷山给我搞个祭祀大会,将这几万几万的魔修拖来挨个给我烧纸。

一个一百,十个一千,凑到一万个,手拉手围着尘稷山烧,一天就能烧个一百万!再妥妥的给我烧个一年半载的!那我说不定还能买颗永久效果的还阳丹,就此复活了呢!

不过好像还阳丹没有永久的……那一个月一个月的吃,也是可以的。

我摩拳擦掌,穿了芷嫣的身体回了顾晗光的山头。

这几天墨青忙得不见踪影,连晚上也没像之前那样抽空来看我,我也就打着养伤的借口在顾晗光的院子里住着,乐得轻松。

我确实不太想见他……毕竟忽然知道这世上有个人喜欢我,对我来说冲击还是挺大的,我有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这样的人……所幸就躲着不见,乐得轻松。

我落在顾晗光院子里的时候,正巧见了芷嫣半个身子伸进了囚着沈千锦的那个小屋里,屁股撅在墙壁外面扭啊扭。不知是在看什么戏。

我默不作声的将她的身体脱进了她屋里,然后离魂出了院子,飘到她身边,也陷了半个身子进屋子里:“看什么呢?”

芷嫣满眼的兴致勃勃:“南山主和沈楼主好搭哦!”

我:“……”

往屋里一看,只见墨青塑起来的牢笼之中,顾晗光正在与沈千锦对弈。也不知两人哪来的闲情,这么大半夜的也下棋下得如此精神。不过芷嫣说得倒没错,这两人,一人外表虽是小孩,一人气质清冷,可往棋盘前一坐,博弈之间,却又有一种莫名的合适。

最后沈千锦落下白棋,顾晗光输了半个子。沈千锦一笑:“南山主谦让了。”

顾晗光一脸冷漠:“不算谦让,本该你赢。”他站起身来,转身正欲离开,沈千锦却忽然道:“今晚失了睡眠,有劳南山主相陪对弈,多谢了。”

“无妨。”

顾晗光拉开了门,沈千锦斟酌了一番,又唤住了他:“许是我多心,可否冒昧相问,南山主在先前,可否有见过我?”

我一挑眉梢,望向顾晗光,但见得背对着沈千锦的顾晗光嘴唇微微一动,最后却是头也没回的冷淡答了句:“我入万戮门后,从未出山,不曾见过楼主。”

“入万戮门……之前呢?”

“那么远的事,记不得了。”

沈千锦点了点头:“哦……”仿似有几分失落的垂头,她唇角似有些自嘲的一勾:“是我冒昧了。”

而回应她的,却只是顾晗光关上房门的声音。

我将身子从墙里飘出来,望了一眼屋外的顾晗光,只见他那双属于孩童的眼睛里一片迷雾朦胧。芷嫣在我身旁弱弱的问我:“他在哭吗?”

“他哭过了。”

在当初将沈千锦身上的情毒渡到他身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变成小孩,然后在沈千锦的哀求下,一针针的扎在她脑袋上,将属于他的记忆抹去时……顾晗光就哭过了。

无助的抱着没了记忆昏睡过去的沈千锦,嚎啕大哭。

从此再不踏出尘稷山,如遁入空门一般生活,不再待见所有的情人,只因为害怕在他们身上,看见自己与前人的似曾相识。

“走吧。”我拽了芷嫣,“这小孩的破事没什么好看的。我来和你商量个事儿,保证比这个有趣。”

我带芷嫣回了房间,倚在床上,笑眯眯的将她上下一打量:“芷嫣妹妹,这么多天瞎跑乱窜的找人烧纸钱累坏了吧。”

芷嫣却似浑身上下都发了一下麻似的,抖了抖,退后两步,警戒的盯着我:“有话你直说。”

“瞧你,姐姐只是心疼你呢。我这儿有一个一劳永逸,让你以后再也不用为了纸钱而奔波的办法,你要不要听?”

“你说……”

“就是让厉尘澜帮我烧纸啊,你平时就歇着,打坐,提高自己的功力,我给你指导。你呀,就答应我一件事就好了。”

“你先说什么事。”

我正色道:“以后在我要去爱抚他,亲吻他的时候,你站着别动。”

芷嫣大惊:“你说什么!”

“你昨天不是说这是个寄居所吗,我在里面就是我,你在里面就是你。我想勾引厉尘澜的时候,不是你,你就乖乖站着。”

“那也不能用我的身体去亲……亲亲啊!再有了,你都知道了他喜欢你,你要有什么要求,你好好与他提不就行了嘛,还谈什么勾引不勾引……”

“你懂什么?他以前喜欢我,是因为我救了他,有那些花里胡哨的头衔,还有过硬的本事,可现在我有什么,我只有你的身体呀,不拿你的身体勾引他,让他继续喜欢我,万一他哪天就不喜欢我了呢?”

芷嫣盯着我,默了很久,眼神从气愤化为不解,最后像是理解了,又变成无奈:“大魔王,你其实就是打心眼里,不觉得人家会喜欢你吧……”

我一愣:“没有啊,我知道他喜欢我,可哪有平白无故的喜欢。他喜欢我肯定是有原因的,我得让自己有个让他一直喜欢下去的东西。”

“你就没有想过,他就只是喜欢你吗?”

啧,天真。我斜眼看芷嫣:“你怎么那么多话?你就是不想让自己的身体去和别的男人亲亲我我对不对?”

芷嫣也怒了:“对啊!就是不想!你要喜欢他!怎么会舍得用我的身体去勾引他!”

“我这不是没有别的身体吗!不然你让我用什么勾引!”我静了静,眼睛更犀利的眯了起来,“谁说我喜欢他了?我还没放弃杀他呢。”

芷嫣一脸懵圈:“你说什么?人前几天不是才救了你的命吗?”

“那是救了你的命,我本来就死了的。虽然他那天确实让我挺感动,可这并不能让我放弃初衷!”

芷嫣满脸不理解:“那你还那么用力的攒钱想去买还阳丹做什么?你直接把他杀了,一起变成鬼飘就行了啊!”

我总算是理解她的思路了:“你以为我凑钱买还阳丹,是为了和厉尘澜在一起?”

“难道不是吗?”

我盯着她,满脸正色:“我是为了回来当万戮门主。”

“……”

“你们这些小姑娘,一天脑子里情情爱爱的,除了个男人就没有别的了。我这鬼生一片惨淡,以前没去鬼市买东西不知道,现在去买过东西,受过气了,感受到鬼市充满对我的歧视,我早想掀了它,可奈何掀不了,我干脆就借着鬼市的力量,重新回来做人,再次站上世界的高峰。过上看谁不顺眼就揍的生活。”我瞥了芷嫣一眼:

“下次再遇到个鉴心门这种情况的,我绝对不让任何人帅过我。我的征途是雄霸天下,可理解?”

芷嫣垂下了头:“我觉得厉尘澜好可怜……”

“总之,你就把你这身体借给我。雄霸天下之前,我要先讨一个门主令,让全万戮门的门徒给我烧钱。”

“不借。”

哟呵,翅膀硬了啊!

我瞪她。芷嫣一头钻进自己的身体里,抱着手躺在床上,努力的睁大眼睛,一副怎么也不像我妥协的模样。正适时,屋外鸡叫,正是天将明时。

我心知抢不过她,便也懒得与她争,反正到了晚上,我也能把她挤出去,到时候施一个瞬行术,我还不信她能拦住我。

可我万万没想到,到了晚上的时候,芷嫣却一直没有从山下回来。

我心道这个小丫头难道是怕我抢她身体,所以打算躲着我了?我看了看天色,正打算去山下找她的时候,是一个暗罗卫将芷嫣带了回来,芷嫣浑身发着抖,一脸苍白。

看见了我,一时她都忘记了要避开身边的暗罗卫,只直勾勾的看着我,向我面前走了两步,然后捂住脸,跪在了地上:“沧岭哥哥……”

我一愣,眉眼一肃:“你遇见柳沧岭了?”

“沧岭哥哥疯了……”她捂住脸,痛哭失声,“他一定是知道锦州城的消息,所以疯了……”

我目光一垂,看见芷嫣颈项上多了一条血痕,这伤口……与沈千锦脖子上的伤口,一模一样。

我心头登时一凛。我听见自己清晰得可怕的问芷嫣:“你怎么遇见柳沧岭的,他可有什么异常?他刺伤了你,用的什么剑?暗罗卫救了你?柳沧岭呢?去了哪儿?”

“我不知道……”芷嫣抱住头,像是十分的混乱,“他一点也不像平时的沧岭哥哥……双目无神,他一言不发,拿剑刺我,我以为……我以为是他知道了锦州城的消息,他知道是我参与的……所以要杀我。”

“芷嫣。”我冷静的唤她名字,迫使她也冷静下来,“你仔细回忆,告诉我,柳沧岭手里的剑是不是吸了你颈项的血,他想杀你的时候,与柳巍想杀你爹的时候,神情模样,相似不相似?”

芷嫣像被我这几个问题敲傻了一样,她仰头望我:“对……你怎么都知道?”

我当然知道,多年前,万戮门在锦州城外,与鉴心门短暂交手时,柳苏若的惑心术。可是让我万戮门自相残杀,死了不少人呢。

我握紧了拳头,这个女人,竟是命大,那天却还没能将她斩除。

取了芷嫣的血,她还打算拿去苏醒洛明轩吗……

分享到:
赞(30)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打破零评惨案。

    十一姑娘2021/02/12 21:42:56回复 举报
  2. 同楼主一样,打破零评论

    苹果2021/10/30 12:23:04回复 举报
  3. 我也前来添砖加瓦

    吃瓜群众2021/12/01 00:07:49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