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绝处的转机

魏谦本不想因为自己,弄得家里愁云惨淡,所以他虽然依然惦记着这事,却照旧是没事人一样每天去工厂上班——他跟着乐晓东那几年,心事重重的时候太多了,久而久之,就这么养出了一副稚嫩的城府来。

可有人偏偏不让他消停。

首当其冲的就是魏之远,魏之远原来是多好的一孩子啊,撒娇不捣蛋,听话又会看人脸色,可他眼下已经活生生地变成了一只碎嘴鸭子,每天晨昏定省地要眼巴巴地问他一次,弄得魏谦烦不胜烦。

其次是宋老太,宋老太不用变,本身就是个车轱辘话的碎嘴子,一个人能顶五百只鸭子,魏之远那点啰嗦和她比起来就弱成了渣。魏谦简直怕了她,有一天他回家一推门,宋老太正好从厨房里走出来,见了他,脚步一顿,张开了嘴,魏谦就好像看到了一张可怕的血盆大口,二话不说转身往门外走……

当然,结果其实人家老太太只是想打个喷嚏。

还有三胖。

三胖贱得绝代无双,有一天趁他不在家,用刷子沾着红油漆,在他家门口刷出了一行大字——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那阴惨惨的楼道,那血红血红的大字……

对门恶老太起得早,凌晨四点多出门遛弯,天还没亮,就受到了这种惊吓,她在门口呆愣了三秒,短促地尖叫一声,拎起裤子就摔门狂奔回自己屋……差点没尿裤子。

在这种十面埋伏的情况下,魏谦从宋小宝身上找到了唯一一丝安宁。

宋小宝私下里严肃地对他说:“哥,你要是不想去,就别去了吧。”

魏谦诧异地抬头看了她一眼。

宋小宝叼着一块西瓜,诚恳地说:“你是不想上学吗?”

魏谦迟疑了一下,违心地点了点头。

宋小宝摇头晃脑地唉声叹气了一番,故作老成地说:“唉,没办法啊,你的难处我都懂。”

魏谦吃了一惊,心说她不知不觉间居然已经这么懂事了,有点窝心,于是问:“你都……懂什么了?”

宋小宝“呸”一口,准确地把西瓜子吐到了烟灰缸里,同病相怜地说:“跟你说句实话吧哥,其实我也不想上学。”

魏谦:“……”

宋小宝当天晚上被勒令把语文书上最长的课文抄了两遍。

但是说起来很神奇,有的时候真有这种巧合,一个人对某事念念不忘的时候,真的会发生一些绝处的转机——尽管可能并不是什么好的转机。

这一天魏谦换下工作服,推着他的自行车刚要骑上走,突然,有一个男人叫住了他。

那人一身价格不菲的衣装,人模狗样的,带着一副墨镜,魏谦不认识,但这人身上有股熟悉的气息。

魏谦心里当时就有了种预感,果然,那男人见了他,大步向他走过来。

魏谦早已经金盆洗手,不想理会,登上车就想走,那男人却一抬手攥住他的车把,伸脚踩住了车轮:“这是小魏哥吧,我想和你说几句话。”

魏谦按在车把上的手捏紧了,青筋暴了出来,压低声音警告说:“松手。”

男人摘下墨镜,只见他鼻子有些歪,眼皮上面有一道疤,显得一眼大一眼小,面相凶恶狡诈,他从兜里摸出一张名片,在魏谦面前晃了晃:“胡四爷,他老人家魏哥总该记得吧?”

魏谦第一次一人单挑了一堆找碴的,打出名来的那次,确实有一个自称胡四爷的人,给过他一张名片,很有招揽的意思,胡四爷是乐哥的vip客人,魏谦虽然当时拒绝了,但是对此人印象非常深刻,因为他看人的眼神怪怪的,就像他眼里,人都不是人,都是能牵到市场叫卖的猪马牛羊。

后来魏谦听人提起过,那个叫胡四爷的老头是个黄赌毒雨露均沾的家伙,坏得十项全能,他名下有三四个著名的地下黑拳场,四处招揽看得上的打手和运动员,尤其喜欢魏谦这种打架不要命的职业精神。

魏谦当时眼皮一跳,知道这人不能得罪,于是伸脚踩在地上停住车,客客气气地问:“大哥怎么称呼?”

墨镜男见他上道,十分满意,搓了搓手,松开了他的自行车:“不敢当,我叫赵老九,你叫我老九就行了。”

魏谦笑了笑:“哦,是九哥,胡四爷不常来,可能不知道,乐……”

赵老九说:“乐晓东死了,这都半年了,早都知道啦。”

魏谦垂下眼顿了顿:“是,所以我现在已经不干这行了,其实胡四爷和九哥看得起我,我不该推三阻四,可你看,我拖家带口,什么事都走不开,也确实是……”

赵老九眼珠转了转,点着头说:“唉,我理解,谁都有难处,胡四爷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吗?现在主要是这样,他老人家新开了一个‘点’,‘场子’还没捂热乎,特别缺人暖场,急需找几个厉害的去撑撑,虽说是耽误你上班,可价格方面你要放心,胡四爷绝对不亏待自己人。”

魏谦后期跟着乐晓东出入过很多场合,很多事他都多少知道一点——他听出来了,赵老九的意思,是说胡四爷又新弄了一个黑拳场,想叫他去暖场。

两广的黑拳市场由来已久,玩命换来的暴利,一些地下拳场里会有真正的高手,这些人在九十年代中期,一场就能拿几万块钱,其他无关紧要暖场的小鱼小虾一场则是几千不等。

魏谦自嘲地笑了笑:“九哥,别逗我了,我有几斤几两自己还不清楚吗?真正的拳击散打高手,一根指头就能碾死我,我死活不要紧,给胡四爷跟你丢人就不好了。”

魏谦知道,他如果答应了,肯定就算赵老九的人,赵老九替胡四爷办事找人,中间必定是拿好处的,找来的人输了赢了的,他都有份,这些事魏谦心里都有数。

“你说得不对,不是那么回事,”赵老九摆摆手,“真正的高手又不是大白菜,哪那么容易找来?胡四爷什么眼光,他看得上你,你也不用妄自菲薄……”

说到这,九哥突然四下看看,压低了声音对魏谦说:“再说九哥跟你透个实情,在拳场里,其实你一般厉害就行,捞几场,万八千块钱,拿了就走,这钱来得容易,什么事都没有。真厉害到一定程度反而不好,顶级的拳手在高级擂台上下不来,总会有更厉害的,到最后的结局就是死在上面。”

魏谦眼角一跳。

“我不和你说虚的,”赵老九觑着他的神色,把声音压得更低,“胡四爷派我们出来,我也找过很多人了。像你这样的,入场价是两千,之后有没有奖金和提成,就看你的个人表现,那些人……就是那些最厉害的,进场三五万打不住,那才是玩命的价,你就是想和人家玩,也玩不到那个级别,懂了吗?”

魏谦沉默不语,赵老九这几句话确实有几分可信。

“唉,兄弟,我就是跟你说个普遍行情,没吓唬你,咱们这回,跟普遍的行情还不一样,咱们的任务就是暖场,就是把新拳场炒热,等于开业酬宾,你明白吧?就是个花絮,风险很小,不到玩命的地步。”赵老九亲昵地拍拍他的肩膀,塞给他一张火车票:“下礼拜一的票,背面写着我的电话号码,你要愿意,就去那边找我,不愿意就算了,我这也是找兄弟帮点小忙,买卖不成仁义还在呢,是不是?”

魏谦揣着这张火车票,躺在床上一宿的没合眼。

赵老九的出现几乎是才打瞌睡,就有人给送了枕头。

魏谦曾经想过,如果他回去上学,他该怎么维持家用?赵老九给了他答案,入场费就有两千,不用多,他只要能撑个两三场,就有五六千块钱。

五六千不算什么,可这笔钱当时在寻常人家里,已经不是小数目了,家里有一个像宋老太这样一分钱掰八瓣花的,魏谦相信,以她的勤俭持家,用这钱舒舒服服地打点一整年的生计都没有问题。

可是……

钱难挣,屎难吃——这道理谁都知道,天上没有白掉下来的馅饼,魏谦清清楚楚地明白,赵老九说的什么“开业酬宾”什么“花絮”,尽是扯淡。

为什么单单找上他?从南方到北方有这么远,能打架的不计其数。

魏谦一寻思,觉得恐怕就是乐晓东死了,胡四爷才千里迢迢地找上了他,要的就是他这种没根没底的。

他眼前是一池子水,清澈见底,池底是肉眼可见的金子,可魏谦根本不知道,自己一个猛子扎进去,到底是跳进了多深的水,他也不知道,自己跳下去了还能不能再上来。

麻子临死前,也是赚过一笔大钱的啊。

魏谦翻了个身,躺得时间长了,他的肌肉开始酸痛。他轻手轻脚地爬起来,尽量不想惊醒魏之远——天太热,小孩一脑门都是汗,睡得这么实在难得。

魏谦走到楼下,一圈一圈地围着棚户区的旧筒子楼转,驴拉磨一样,企图拉出一点禅意来。

魏谦觉得这都是自己太贪心的缘故,负担尚且沉重,他却还想让他们都过上相对松快的好日子。

他总是想着,他妈卖身都能把他拉扯大,难道他还不比一只鸡强吗?他怎么能让小宝小远他们过自己小时候的日子?

而这些尚且不够,他竟然还奢望上学。

魏谦在晨光熹微中,顶着刚落下来的露水,像个渡劫渡心魔的大妖一样,严厉地拷问着自己的内心。

他凶狠地对自己说,上学有什么用?上高中就一定能考上大学吗?上了大学就一定能读完吗?读完了一定能找到好工作吗?就算找到了好工作,能弥补他浪费的这从高中到大学的六七年的光阴吗?

魏谦在自己心里列举了他所能想到的、种种不值得上学的理由。

这时,他看见楼下的小卖部老板打着哈欠开张了。

魏谦踢飞了一颗小石子,心里对自己说:上个屁的学,你怎么不想上天呢?

他从小卖部买了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正式宣告了他在戒烟半年之后,彻底失败了。

魏谦蹲在路边抽完了这根烟,然后他就做出了和刚才想的大相径庭的决断——不就是广东吗?去!

分享到:
赞(420)

评论51

  • 您的称呼
  1. 对,又是我一个人!打个卡,签个到

    最爱P大的2018/09/08 23:55:25回复 举报
  2. 人啊!想的太明白了

    匿名2018/11/09 18:28:27回复 举报
  3. ……就是从里面看出了天大的沉重

    沈韵2018/11/19 02:58:26回复 举报
  4. 真不容易啊

    巍巍一笑2019/01/22 20:35:34回复 举报
  5. 要出门了是吧?肯定会出事,六爻里程潜出门一百多年没回来,锦瑟里施无端干脆就没回来,残次品里林静恒一出就是十五六年,回来还残了,这些事告诉我们,千万别出远门,一出准没好事!

    银铃2019/02/18 21:58:47回复 举报
    • 对对对,还有镇魂,昆仑一走,差点死了

      逸远2019/03/01 20:32:45回复 举报
  6. 默读费渡一出门就没好事
    杀破狼长庚一不在京城就有大事
    甜甜的出门定律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3/03 00:28:43回复 举报
  7. 大哥这想法转变得也太快了

    匿名2019/04/01 00:19:58回复 举报
  8. 别吓我,什么一出门就有事的,不是说不虐了吗?

    风云奈何桀骜诗2019/06/05 23:58:14回复 举报
  9. 看评论好吓人

    巍澜入坑2019/06/09 16:00:25回复 举报
  10. 完蛋,甜甜的文只要出远门准没好事

    染柒2019/06/11 01:32:47回复 举报
  11. 哈哈哈哈哈,评论好逗,虽然事实好像的确如此

    混血小甜心2019/06/19 05:25:20回复 举报
  12. “首当其冲”这个成语用错了,它是指首先受到伤害,用在魏之远这里不合适

    匿名2019/06/24 16:37:20回复 举报
    • 这位朋友 你看这么久P大的书了还没发现她用成语从来都是随心所欲吗

      流殇2020/01/30 12:00:55回复 举报
  13. 要好好读书

    振翅飞过星港2019/07/16 07:05:03回复 举报
  14. 一出远门还就真出事了

    镇魂男鬼2019/07/26 14:35:44回复 举报
  15. 本来我是没想到出门定律的……
    怎么办,我现在很慌……

    孤无疆2019/07/31 13:13:04回复 举报
  16. 感谢这个小卖部勤快的老板早早开门,卖烟给谦儿。

    镇魂男鬼2019/08/08 00:33:28回复 举报
  17. 妈的楼上几层说的出门定律我还真有点慌了。。。

    今天也要看忘羡2019/08/25 21:18:49回复 举报
  18. ………评论大佬们别吓我………昆仑那是投胎去了………

    匿名2019/12/20 09:07:56回复 举报
    • 楼上放心,这不是BE也不是重生玄幻之类!!!
      这次应该不算啥坏事儿
      貌似下次才算……
      但也不算……
      反正最后HE,啥都不坏……

      12020/05/20 21:53:50回复 举报
  19. 还有有匪,周翡一出四十八寨,就被卷入武林争端里了

    牙疼2020/01/07 08:33:14回复 举报
  20. 还有过门,徐进出门就没回来,徐西临弄了个重伤

    背影2020/02/10 17:47:57回复 举报
  21. 不是,说好的转机给我看这个????想没想过人家老师托丈夫的关系去调档办学籍,这个情只能用一次?可咋还呢?真是左右为难,上下难安。。

    匿名2020/02/19 15:38:45回复 举报
  22. p大的出门定律。。。你们别吓我啊

    叶梓2020/04/04 16:06:15回复 举报
  23. 楼上的别吓我啊,这也太虐了吧

    匿名2020/04/09 06:23:49回复 举报
  24. 突然想起来一开头说的宋小宝的名字……感觉事情有些不太妙

    匿名2020/04/13 15:34:46回复 举报
  25. 甜甜文章定理:不出门,不下山。
    否则必出事
    详情见有匪,锦瑟,六爻,过门等…我哭

    顾俞(猫丞)2020/04/20 20:42:55回复 举报
  26. 卧槽不是说到底了吗,不应该反弹了吗,甜啊,你骗我

    夏虫不语冰2020/04/22 08:25:50回复 举报
  27. 咳咳咳…真实了,甜甜的文里,只要出远门,必有难….
    楼上啊…你要记住,甜甜她总欺骗我们感情,虽然她对我们这些小粉丝也是真的好,可护着我们了~

    2020/07/06 14:49:19回复 举报
  28. 不要吓我,p大肯定还是爱我们的(理智:那娘们爱你们个屁!)

    王甜甜2020/07/30 17:18:03回复 举报
  29. 不能相信他的虐完了,你要相信还没到底呢!

    顾辰曦2020/08/10 01:20:45回复 举报
  30. 出门定律…肯定要出事

    墨白白白白白2020/09/02 11:23:28回复 举报
  31. 哎,自尊心太强,不愿意借钱或者寻求国家补助,只愿意玩命

    yy2020/09/03 19:44:00回复 举报
  32. 我不看了,cao. 山河表里我现在就来.

    怪物2020/09/11 02:30:23回复 举报
    • 山河表里?!
      (突然想到最后的几章,然后口水从眼里流了出来)

      落葉飄揚2021/10/02 14:45:18回复 举报
  33. P大所有文都能给人惊心动魄的感动,因为作者的三观至正

    匿名2020/09/26 03:42:39回复 举报
  34. 别别别啊,别啊!!!!

    1542020/10/16 11:06:24回复 举报
  35. 我被楼上们吓到了,不会吧?!

    一个普通的人2020/10/31 01:16:20回复 举报
  36. 啊这?评论给我吓一跳

    想和顾飞抢男人2020/11/27 20:58:57回复 举报
  37. 怎么办,一刷的我好慌!

    陌瑾(原名怀瑾)2020/12/02 22:04:41回复 举报
  38. 一刷的我好慌!

    陌瑾(原名怀瑾)2020/12/02 22:05:13回复 举报
  39. 我对地下拳场的恐惧完全来自于某缅甸战神,就算没有出门定律也不想谦儿去[哭唧唧]

    阿挽励志娶江停(我不短也不快谢谢)2021/02/18 23:53:56回复 举报
    • 樓上莫非是從吞海來的(如果是誤會就當沒看到吧)(ky致歉)

      abc2021/10/13 23:45:54回复 举报
  40. 看完后面感觉魏谦螚从拳场出来全靠命大

    华农兄弟2021/02/24 17:12:22回复 举报
  41. 上什麼學?自己看書自學還不行麼?有心就考個公務員賺錢吧,上學這麼貴….

    匿名2021/03/31 04:12:40回复 举报
  42. 哎……还是孩子,过得好压抑啊….

    仙人掌2021/05/07 16:11:06回复 举报
  43. 出门定律出门定律出门定律!
    别去啊别去啊别去啊!!!!
    虽然我是一刷但我直觉有事啊啊啊!!!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5/22 00:17:25回复 举报
  44. 啊啊啊啊啊吓到我啦,可是这是希望啊

    随便2021/06/06 18:38:58回复 举报
  45. 不会出事了吧!
    别吓我啊甜总

    p甜甜2021/08/29 00:07:00回复 举报
  46. 按小说背景来说,当年的帮扶可能没这么完善,但是现在真的像大哥这种情况失去双亲是可以去申请低保和补助的,很多人不了解这些政策,就算没有钱读书也可以申请助学金

    匿名2021/10/10 01:36:1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