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女娲计划唯一的受益人

第二星系。

临时医务兵艾丽莎看了一眼身边的战友, 攥紧了脖子上的吊坠。

那还是她在理工大学做宿管时随手买的装饰品, 不贵重、也没什么特殊的意义,可是这种时候, 她还是忍不住想在手心里攥个什么东西, 好像万物有灵, 它们都能保佑她一样。

士兵们像飞蛾一样,一批一批地冲上前线, 随身带着鸦片芯片, 奔赴一场几乎是有去无回的战斗。

每个士兵开一架小机甲,由于医疗设备已经不够, 每个人随身配备一个接受过简单医疗训练的队友, 他们将利用自己身上的芯片, 以毒攻毒地避开被芯片人干扰意识,实施偷袭成功后,再由队友立刻将生物芯片取出,以防被对方反过来控制。

如果来不及, 那么这名配备的队友负责朝他注射了芯片的颈子开一枪, 或是引燃机甲武器库自爆。

能顺利取出芯片的, 只是极少数的幸运儿,大部分人最终都与芯片玉石俱焚。

随着芯片人开始被反抗军弄得焦头烂额,收缩地盘,经验丰富的中央军正规军人也越来越少,渐渐的,连原本部队里的文职人员……甚至是只接受过简单训练的志愿军们也开始仓促上阵了。

艾丽莎的同伴就是个“志愿军”, 和她一样,他以前也只是个普通人,芯片人占领整个星系之后,自愿加入反抗军,机甲还开不太利索就被赶鸭子上架。他整个人被结结实实地捆着,只有大脑连着精神网活动。因为芯片人力大无穷,如果不这样,结束后无论战友是想按住他取出芯片还是杀死他,都是不可能的。

“我以前是个园艺设计师,你呢?”

“宿舍管理员。”艾丽莎轻声回答。

“这个姿势让我觉得自己是一头待宰的猪,”开机甲的设计师说,目光落在她腰间的激光枪上,“你会杀死我吗?”

艾丽莎抿抿嘴:“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取出你身上的芯片。”

“出发前都这么说的,”开机甲的设计师惨淡地朝她一笑,“但是大多都来不及。”

艾丽莎干巴巴地安慰道:“我们会有好运的。”

“我有一个儿子,六岁,留在避难所里了。”设计师说,“电影里总是说,‘想想你的孩子,想想你为谁而战’,然后主角就会充满勇气,可是到我这怎么就不灵了呢?”

机甲里传来他们指挥官的声音:“所有人做好准备,我们马上抵达战场,新兵,回顾一下导弹瞄准流程——为了自由宣言!”

艾丽莎死死地攥住自己的手腕,想停下不由自主的颤抖。

“可我还是很恐惧,”设计师用一种让人刻骨铭心的惊惶目光看着她,“我后悔来这里了,或许我该……”

就在这时,机甲里响起警报声和指挥官的咆哮:“开火!”

那一秒好像有一生那么长,艾丽莎急剧上升的肾上腺素把她的大脑冲撞得一片空白,紧接着有什么撞在了机甲的防护罩上,重力系统失灵,她飘了起来,军用记录仪上已经是一片混乱,恍惚间似乎听见有谁说:“我们被半路伏击了!”

行军路线是高度保密的,艾丽莎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怎么会被敌人伏击?

下一刻,她猛地意识到,是有叛徒出卖了他们!

那些注射了芯片的士兵,理想情况下是一击即走,如果有风险,立刻殉难,可是哪里有那么多“理想情况”呢?

有些是队友下不了手,有些是自己不想死,最后被俘,被俘的士兵由于已经注射了芯片,立刻会被敌人控制住,知无不言。

“指挥舰被击落了!”

艾丽莎心里涌起难以言说的不甘。

他们这些人,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走上这个战场?怎么能徒劳无功,甚至还没有抵达战场,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成了炮灰呢?

开机甲的设计师睁大了眼睛,慌张地冲她喊着什么,不等艾丽莎辨别出他的口型,设计师的眼神忽然一变,乱窜的机甲陡然减速,艾丽莎脑子里“嗡”一声,意识到他的芯片已经被敌军发现并控制了。

她狠狠地一咬舌尖,抽出激光枪,准备完成自己的使命。

可是哪有那么容易?

她只是个鸡都没杀过的前任宿舍管理员,走在路上看见别人吵架都要绕开的普通中年人,她加入志愿军,是想力所能及地帮助那些在反抗芯片人的战斗中受伤的同伴,而不是亲手打死一个六岁孩子的父亲。

艾丽莎大叫一声,声音淹没在机甲的警报声里,第一枪打偏,眼泪却下来了,她只好飞快地抹了一把眼睛,让激光枪自动瞄准,嘴里颠三倒四地道着歉:“对不起……对不起……啊!”

就在这时,原本被捆得结结实实的设计师突然挣脱了捆绑绳,跳了起来。

艾丽莎惊愕地睁大了眼睛,捆绑绳上有一道烧得焦糊的裂口,是生生用激光刀磨出来的,那绝不是一时半会能完成的——设计师偷偷带了一把激光刀,一路上都在磨那结实的捆绑绳!

他作为一个战士,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接受了高危任务,可是登上机甲的一瞬间大概又后悔了,他拼命压抑住自己的恐慌,依然踏上征途,又忍不住作了个小弊——前辈们告诉他这样做的,不止一个人带了激光刀。

他想,如果来不及成功取出芯片,他也不想死。

机甲里的重力系统恢复正常,艾丽莎顺着墙壁摔了下去,芯片人根本不给她再一次抬起枪口的时间,像拂过一层灰尘那样轻描淡写地打晕了她。

这支遭到伏击的小机甲队停止了反抗,一半被炸毁,苟活的一半成了芯片的奴隶,脑子里再也不会有任何反抗的念头,乖顺地被芯片人带走了。

这一场小战役仿佛是六个星系的缩影。

就在女教师艾丽莎被俘后三个小时,位于第三星系的临时芯片研究所位置暴露,被芯片人袭击,为了对抗芯片聚集在这里的几十位顶尖生物电子学家全部罹难,方才有一点思路的芯片干扰技术被付之一炬。

人们苦苦挣扎,慷慨赴死。

人们苟且偷生,背信弃义。

而本该保护他们的精英部队,此时仍被困在第一星系与第八星系交界的人类禁区。

“闪开!”泊松杨脑子里好像有一根筋炸了。

天然虫洞区两侧,都有负责技术支援的技术舰,两头都带够了干扰器,随时可以封闭虫洞区。

而他们思虑周全的友军,不但毁了玫瑰之心这一头的技术舰,为了防止第八星系从那一边封闭虫洞,干脆斩断了双方联系。

这意味着,一旦玫瑰之心一侧出现任何意外,白银一和白银九那边完全得不到任何预警!

“你们知不知道第八星系有多少天然行星,有多少人?你知不知道第八星系才刚从内战中缓过来几年?你难道看不出来这些电脑的本意就是为了无限扩张?”泊松杨暴怒之下,口舌如刀,“请问第八星系这是当了一回东郭先生吗,诸位友军?”

“可是杨将军,”来自第四星系中央军的一位上校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虫洞通道里有联军主力,有我们的战友,也有上亿的非武装人员啊!被自己人放弃,在时空乱流里搅成碎片,他们是什么心情!”

“和一整个星系比呢?”

“难道人数少就活该被牺牲吗!这种选择是哪个原始部落的逻辑?”

“那你的意思是选择牺牲多数人吗?”

“我们为什么要做这种见鬼的选择题!”

泊松杨怒极反笑:“你以为这是学校考试,不想做就交白卷,最多被请家长吗!”

“那么杨将军,联军主力如果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折在虫洞通道里,其他星系呢?那些在芯片肆虐下水深火热的人怎么办?这辈子他们还能等到救援吗!六大星系加起来,比第八星系人口多还是少,这又该怎么算!”

托马斯杨一把按住泊松胸口,把他推开:“都别吵了!白银三侧翼增援,拦住承影!”

承影走了非航道区域,直接进入玫瑰之心腹地,第二星系中央军首当其冲,差点被打散,随着托马斯杨一声令下,白银三的技术人员紧急介入,入侵了承影与周围护卫舰的通讯,趁着人工智能军团短暂的混乱,乱七八糟的联军仓皇堵上了缺口。

“杨将军,”直到这时,一直没顾上说话的第二星系中央军才终于发出了一点自己的声音,“白银三……曾经为第二星系战斗过十几年啊,理工大学的老校长还给你们写信吗?”

泊松杨铁铸的心像是落进了一碗盐酸里,坚硬的外壳顷刻就被腐蚀得千疮百孔,露出血肉模糊的内里。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会逼迫自己硬下心,做一个杀人的选择?

好在他们现在也别无选择了。

托马斯杨按住他的肩膀:“技术舰也炸了,通讯也断了,还能怎么办?既然已经没的选了,就都住口吧,万一我们走运,联军主力像阿纳金一样,能在最后一刻及时从虫洞里出来呢?”

泊松杨哑声问:“那万一他们迟迟不到呢?”

“死守,杨将军。”不知是来自哪支部队的声音在通讯频道里响起,“我们不做选择,我们战斗到最后一刻。”

泊松杨惨淡地勾了一下嘴角。

短暂内讧的人类联军被十大名剑的炮火压得喘不过气来,被迫重新全神贯注地投入战斗,连芥蒂也没地方放了。

可是这一次,虫洞通道没有惊喜,联军也并不走运。

人工智能查杀漏洞的能力远远不是人类比得上的,他们内部通讯被白银三几次攻破之后,一边维持着凶猛的火力,一边迅速补丁升级,白银三越来越举步维艰,突然,前线一部分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从联军内部通讯频道上消失了。

“杨将军,对方反向干扰了我们的通讯频道!”

“精神网攻击,当心!”

超级重甲近乎辽阔的精神网席卷过来,又是一大波精神网攻击,白银三指挥舰上不知道第几个备用驾驶员一声不吭地就栽下去了。

泊松杨正要去接精神网,被托马斯杨抢先了一步,差点跟护卫舰撞上的指挥舰堪堪稳住,托马斯杨:“你负责调动,我来开。”

说完,他伸手要舒缓剂,好一会没等到,一抬头,发现指挥舰的舒缓剂库存竟已经空了!

托马斯杨陡然一激灵,惊觉联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方才那一波精神网攻击后,联军近三成的机甲已经失控!

机甲上的驾驶员团队全军覆没。

“通讯频道正在修复——修复失败——”

“后撤!”

通过精神网,托马斯杨已经能看见逼至眼前的承影机身:“收缩!快撤!”

机甲里响起提示,表明他们已经进入了天然虫洞区,受到了虫洞区特殊能量的辐射,身后已经没有路了。

就在这时,联军内部通讯频道突然一片漆黑。寂静的机甲上,战友的声音再也听不见了。

托马斯杨只觉得太阳穴像是被一根钢锥戳了个对穿,精神网距离震荡,人机对接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对方蚕食鲸吞,他像一只试图用双手撑住倒伏大树的小蚂蚁,无力而无可奈何的……眼前黑了下去。

白银三的指挥舰立即失控,重力系统停止运行,所有人和物被摔了出去,在黑暗里划出了一道微弱的光,不知跟谁撞在了一起。

联军最后一道防线破了,失控的机甲像被海浪掀开的水草,身不由己地甩向两侧。

超级重甲承影和龙渊一前一后,带着不知疲惫的人工智能军团,以摧枯拉朽之势从中间穿过,闯进了天然虫洞区。

而想象中的联军主力仍然没有出来。

第八星系,银河城碧空如洗。

通讯已断,他们没有收到任何厄运将至的提示。

此时,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连着网,听一份来自银河城指挥中心的“危机公关”,每一个广场的屏幕上都是陆必行。

“关于近日在网上传播的一些消息,经工程部和安全部确认,是第一星系的人工智能入侵民用网络后故意放出的。”屏幕上,年轻总长依然用熟悉的节奏说,他嘴角天生上扬,眼睛很亮,即使不笑,随着说话时面部肌肉运动,眼睛下面的一对卧蚕也会跟着时隐时现,这让他看起来总是带着几分轻松愉悦。

“我的幕僚认为,这件事很容易公关,只要在第八星系内扩大‘敌人即将入侵第八星系’的紧张气氛,事情的性质就变成了‘敌军舆论攻击’,政府不需要太有逻辑的反驳,给一个差不多的解释,就能用同仇敌忾的战斗氛围遮掩过去,同时散播引导性言论,把所有揪着不放的人打成人工智能的奸细,诸位很快就会选择相信我——毕竟我这些年形象良好,现在私人邮箱里还有一打牙膏生产商的广告邀约。”

“天然虫洞的另一侧,确实有心怀不轨的敌人,可是我不太想把罪名都推到它头上——顺便说,这一份发言稿也没有经过内阁审查,非法的,也许过一阵子就会被全网删除,希望大家私下保存好,以后分享给错过这次宝贵机会没听见的亲朋好友。”

“我的母亲穆勒女士被当时的联盟中央派兵追杀到第八星系,来接应她的养父没能赶上救她,我本该胎死腹中……”

银河城指挥中心里,第八星系政府办公厅炸成一锅粥,发言人团队寻死觅活地冲进总长办公室,一进门就被门口荷枪实弹的卫兵震住了,椅子上的人转过头来——却是那位鬼见愁的统帅林静恒。

林静恒在第八星系十分低调,除了公事基本不露面,话都很少说,工作之余就是宅在家里,再也没像当年在白银要塞时那么玩命地作过妖,按理说没什么好怕的,可是他们就是见了他就腿肚子抽筋,有一种和黄金蟒爆米花一样不知从何而来的畏惧。

“坐。”林静恒近乎和颜悦色地说,“你们总长不在。”

办公厅主任鼓足勇气上前:“林将军,请立即联系总长,我们要求立刻停止这份声明的播放,这将会对第八星系政府以及陆总长本人的公信力造成巨大的伤害,在这么一个外忧内患的时候……”

林静恒一抬手打断他:“主任也觉得这会是一桩丑闻吗?”

主任:“……”

就算觉得,也不敢当着林静恒的面说。

“那当然不……”

“既然不是,有什么不能详细说明的?”林静恒不紧不慢地说,“阴谋论都是从晦暗的地方长出来的,娶个老婆长得不尽如人意,难道以后就再也不开灯了?我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当然,事态紧急,可能欠了一点程序,我会提醒总长以后补上。”

主任的脸变成了猪肝色。

办公室一角的立体屏幕上,陆必行心平气和地说:“所以我整个人都是东拼西凑而成,我大概是害了无数人的‘女娲计划’唯一的受益人——”

主任心脏病快发作了。

这时,人形的湛卢走进来,把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递给他:“先生,您有一份快递寄到家里,我刚才让机器人取回来了。”

盒子里是一对一模一样的戒指。

林静恒“嗯”了一声,目光柔和下来,把小盒妥帖地贴身放好:“我还有事,少陪了,几位愿意的话,可以在这里听完。”

分享到:
赞(50)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看到!

    匿名2018/12/25 13:38:28回复
  2. 在战火里求婚吗?

    大姑2019/03/28 06:39:19回复
  3. 啊啊啊啊啊啊,戒指戒指

    阿酥2019/05/14 18:31:54回复
  4. 看了好几篇文只有这一对走程序的,戴戒指

    巍澜入坑2019/05/16 08:45:20回复
  5. 鬼见愁赵云澜,鬼见愁骆闻舟,鬼见愁林静恒~P大贼心水鬼见愁嘛~

    匿名2019/07/10 18:55:02回复
  6. 为啥赶在这时候发糖。。。

    老温的核桃2019/07/26 13:52:37回复
  7. 多美的爱情啊!可偏偏……不说了,,祝他们平安幸福!

    幻生2019/08/02 17:20:56回复
  8. 我为什么要来看这章?

    厌冷/柒陌2019/08/13 21:55:24回复
  9. 人们苦苦挣扎,慷慨赴死。

    人们苟且偷生,背信弃义。

    水评论.苏浅晴2019/08/29 14:48:09回复
  10. 呜呜呜呜呜将军要认真求婚了嘛

    白夜2019/09/14 23:49:0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