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八十年前3

小徐不住地打量齐涉江,心里琢磨这位和二少到底什么关系。

小徐才十八岁啊,说是人很稳当,但他小脑袋想了老半天,也没能理清楚。看着是很不简单,都让他带枪护卫了,还要他警惕一切靠近这人的男男女女。

但是他没见过一见钟情,也没见过包说相声的。他又没娶亲又没相好,这个问题对他来说有点复杂了。

齐涉江上芳禄街卖艺,这是他干惯了的,你得说得好听,嘴甜,把那些管事、鸨母哄得开心了,才能进他们的地方说。

像那些窑子,很多都有猫儿戏班,供客人娱乐。他们这样的江湖艺人当然也能进去,说一个或者唱一个,一样是逗乐,也有人爱听。

小徐跟着他呢,旁人也看不出是一道的,以为是两拨,这小当兵的来找乐子。

齐涉江去卖艺,小徐就自个儿叫一壶茶,也不让姑娘陪,干喝,看看戏。他身上揣着张约给的活动经费,刨去茶钱剩下都是他的辛苦费。

齐涉江到这儿主要是唱,这个时间,青楼多在打茶围、吃花酒,他就到里间去表演。小徐让他遇到什么事,喊两声,自己就进去。

齐涉江觉得他和张约都想太多了。

和这里的管事打了招呼,齐涉江先在外头等,那边去看看有没有要点说、唱表演的了。

正是这时候,一间屋子打开,一个梳着分头的男人轰出来一抱着琵琶的女孩,“唱的这叫什么玩意儿!”

老鸨子立刻上前去,揪了一下那女孩,“你是不是又鬼搭墙了?你这没出息的家伙!”

齐涉江心里了然,鬼搭墙,那就是词儿记不住,来回倒腾了,可不得被人哄出来。

“得了,你们家姑娘还有没有会唱的了。”分头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正好看到了拿着三弦的齐涉江,一指他,“那个,你,你来,给弹一个三弦算了。”

老鸨子一看齐涉江,赶紧招手,“过来,小子快过来。”

她也不认识齐涉江,就胡乱喊了,反正看样子也是来卖艺的。

齐涉江跟着进去,发现里头坐了三五个客人,身旁都有姑娘作伴,其中还有个金头发绿眼睛的洋人。

他也不多看,老老实实抱着三弦问:“贵客听个什么?”

“先唱个时调。”分头随口吩咐,就坐了回去,他们几人正在打牌。

齐涉江坐下来,一边弹一边唱时兴的小曲小调。

分头常玩乐,有点品鉴能力,抽空看他一眼,心说随便叫进来的,没想到唱得还不错,待会儿可以多打赏一点。

他们中的那洋人也不大会中文,估计是刚来华夏,彼此交流还要靠一个翻译。

齐涉江倒是听得出来,这是个X国人――他在现代走过一遭,脑子里多了很多记忆,后来慢慢都恢复了,其中也包括原来那个齐涉江学的语言,原来选修过X国语言,不是母语,但也学了有三四年,且身旁有X国籍的老师、同学,还算不错。

搁在如今,X国前些年才打了战,是战败国,但是这也不妨碍他们的商人做生意,听上去这个X国人就是来华夏做生意的。

他那位翻译的X语其实说的挺一般的,但是均城会X语的确实没多少,这年头会洋文的原比后来少。

齐涉江唱了几段,那些人已暂停下来,有去上厕所的,有吃东西的。

翻译也去方便了,那洋人和女伴牛头不对马嘴地调戏了几句,女伴只管娇笑,他也挺开心,就是忽然想起什么,回头和分头说了句话。

分头只会Y国语啊,X国语才会几个单词,一脸懵逼,用Y语和他对话。

这洋人的Y国语比分头还不如,卷着舌头交流了几句,都带上比划了,还是没懂彼此的意思。

翻译也不知是不是吐了还是拉肚子,久久没回来,齐涉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开口用X国语搭话:“losiento(抱歉)……”

他一开口,分头和洋人都住嘴了,转头看着他。

显然,他们都没料到一个弹三弦卖唱的,怎么能开口冒洋文了,即使只是一句。

齐涉江硬着头皮用X国语给洋人转述了一下分头的话,再用中文和分头也说了洋人的意思。刚开口说时还有点滞涩,毕竟很久没说,还是这具身体,但很快就找到了感觉。

那洋人一愣一愣的,有点惊喜地问他叫什么名字。他们找的翻译,大舌音都发不出来,虽然也不影响理解,但相比之下,齐涉江的X国语就要流利多了。

X国语的语速太快了,翻译都经常磕磕巴巴,而齐涉江唯一的缺点就是带了一点口音,措辞上也略显独特,但和流畅沟通比起来,口音真不是什么事儿。

“soyJesse。”齐涉江报出这个名字,自己都有点恍惚。

“你上哪学的X国语,小子不错啊。”分头欣赏地看着他。

“和朋友的朋友。”齐涉江没打算细聊,含糊说道。

好在人家也没打算关心他的生平,转头其他人都回来了,说今天就到这儿,该回家的回家,想留下来过夜的过夜。

那分头就拿了一张十元的钞票,两指夹着递给齐涉江。

在这样的场所拿到的打赏一般是比较多的,分头这个出手也算是很大方了,估计是看在齐涉江给他解了围。

齐涉江开了门,正要出去,那洋人跑上来拉着他的手,跟他说自己要去省城了,问他愿不愿意一起去,想聘请他做翻译,每个月发二百块。

这就不少了,在均城绝对算中高收入。

但齐涉江还是礼貌地拒绝了,他师父、师弟和爱人都在均城,不可能跟着人出去工作,用他在现代学到的话来形容,就是十动然拒。

这洋人还挺不甘心,他喝了些酒,鼻子都红了,大着舌头劝齐涉江。就算国情不一样,也该知道卖唱的不如做翻译的。

他这边拉拉扯扯,外头小徐看到了,腾一下就站起来了。

好嘛,这不就是少爷说要提防的事情。

还是个洋人,那就更不能弱了气势。小徐一下把枪拿出来了,指着洋人道:“干嘛呢你,干嘛啊!动手动脚的,你当这是哪儿啊!”

其实这句话挺滑稽的,这里不就是青楼楚馆?

但小徐那枪把整间房的人包括那洋人都吓到了,他放开齐涉江的手,连退几步,摊开手嘴里不住道歉。

可小徐也听不懂啊,挡在齐涉江面前,虎视眈眈地道:“怎么的,死洋鬼子想乱来啊?”

门是开着的,外面也是一阵骚乱,老鸨子看到有枪,根本不敢露面。

分头心里更是猛跳,如今的形势,一般人看到洋人,都先软了几分,但是这当兵的反而愈发嚣张,也不像愣头青,那就是根本不怕。

齐涉江赶紧道:“误会了,这位先生没找我麻烦。”

小徐狐疑地道:“可他看起来要吃人。”

“我们是正经生意人。”分头听翻译转述了几句,总算明白怎么回事了,鼓起勇气道,“这位小兄弟,我和你们好几位长官都认识,这里头有什么误会,还请……”

话没说完,小徐板着脸收了枪,也没理分头,对齐涉江道:“先生,我送您回去吧。”

齐涉江也有点尴尬,对他们点了点头表示歉意,快步和小徐离开了。

人走了后,分头喘了喘气,有点惊奇又有点气恼。惊奇的是一个江湖艺人,怎么还有当兵的护着,气恼的是,他都没探出来底细,人就走了,丢了好大一个脸。

洋人还嘀咕着,为什么Jesse不肯答应,还要拿枪对着他,两百块的待遇不够好吗?

分头心不在焉地听着翻译转告洋人的抱怨,扒着窗子往外看,竟让他看到那当兵的带着齐涉江一起上了一辆小车。

嚯,能坐得起车,看来的确不是装逼。

分头再细看,更不得了了,心底一震,这他妈是张府的车啊。

什么鬼,这人和张家有交情?什么时候说相声的也有这么大面子了!都有这面儿了,怎么还来串窑街?

洋人还在叨逼叨,分头一抹脸,虚弱地道:“行了让他别逼逼了,还两百块,人家傍上的那家是印钞票的。”

.

.

小徐把齐涉江送到离家还有点距离的地方,然后他步行回去的。

师父也刚回来,看到他便一脸喜色,“我听说,你今日可响了蔓儿了。我徒弟有本事!”

齐涉江脸微红,“也是赶巧了,遇到贵人。”

“你师哥都和我说了,我晚上还遇到位茶客,说听了你使活儿,夸你呢。”师父欣慰地道,“你天赋好,又肯努力,现在还有贵人捧。如此下去,以后肯定能成大器。”

“来,坐下。那贵人是张府的少爷?”师父又问道。

齐涉江早就憋着了,赶紧和师父大夸特夸了一番张约,又把钱钞拿出来,一共二十块,十块钱分头给的,十块钱张约给的,其余零钱都留在师哥那里了。

按理说学徒期间,这钱都该给师父,但师父这人脾气不一样,他收徒弟不指着别的,都是凭眼缘发善心,徒弟在他这儿的时候,要是挣了钱,他也只留一部分。

这次也是一样,只是这数额大一些,师父毫不犹豫地道:“这些都拿来给你师哥们治病,你是同意不同意?”

“白日里我也说呢,我挣钱给师……师哥养伤。”齐涉江毫不犹豫地道。

师父大为欢喜,又狠狠夸了一下那位未曾谋面的张二公子。

……

不消几天,张家二少在捧人的消息也传遍了大半个均城。

不过二少捧的不是什么戏园子里的角儿,而是一个撂地说相声的,这可叫人大跌眼镜。

也不能说爱听相声有什么错,这年头请到家里去说的也不是没有,可像张二少这么风雨无阻到街上去捧场的,那可就少之又少了。

张二少还特上心,人家那场地是布棚,他还去和地主商量,让把布棚换成铁的,这样下雨也能演。大不了,你多收些租金。

地主哪里敢提涨租金的事,老老实实自己掏钱把棚子给换了。开玩笑,他可不想吃枪子儿。

再加上那天在芳禄街的事情,也隐隐约约传扬了出去,洋文的什么大家也不懂,单听着那个带枪保护,可是了不得。

这张二少还真是有意思啊,这么捧人的!要不是到现在,他也没说把人安置起来,甚至都没带回家玩儿,真有人要猜他是想包齐涉江了。

但不管怎么说,齐涉江可真算是响蔓儿(有名气)了,每天上地,面前都围得满满的,座位不够就坐地上,唯独中间那个位置,都知道空出来留给张约。

齐涉江自己也立得住,冲着名气来的,听完都没有失望。

他时不时也说长篇单口相声,搞得大家传得更神乎,觉得张二少就是被他的故事给扣在这儿,怕他出事了没人说故事,才特意派人保护他。

赚的多了,齐涉江就每天买点白面的馒头当主食,偶尔给家里开个荤。看师弟们在家里不安,还买了些小说回来。

不过这可不单是拿来看,打发时间。而是把合适的书改成单口相声,他自个儿抽空把梁子整理出来,说给师弟们听,他们再去丰富整套故事,回头再把整本反过来传给齐涉江。

总之师弟们有了事情做,心情是好了许多了。

齐涉江自己呢,除了挣钱,要是遇到天气太恶劣,没法上地,就和张约一同出去约会。看个戏,看个电影之类的。

……

再说另一边,张约的哥哥张纯一去一个月,押车到了省城,又和父亲待了一段时间,这才回来。

一回均城,张纯就听说了,自己不在的这一个月,弟弟也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只是爱上了听相声,刮风下雨也阻拦不了出去的脚步。

而且爱到什么地步了,他晚上都要把小徐派出去,保护那个说相声的上外头卖艺。

张纯一听就觉得不对,他不像外人啊,他知道自己弟弟,平时压根就不爱听相声,也不爱听戏,怎么可能痴迷到如此地步。

他料想不对劲,叫来小徐一问。

小徐不懂儿女之情,他还能不懂么,再听说小弟冒着雨出去和齐涉江玩儿了,当下让小徐带自己去找人。

――小弟这样不行啊,这个痴迷程度,谁知道撒出去多少钱了。那些说相声的嘴皮子厉害地很,指不定怎么忽悠小弟了。

小徐试图帮忙解释一下,“二少每次也就给个几块钱。”

张纯哪里相信,他见多了捧戏子的,台上一砸都是金条,他弟弟都这么迷了,把小徐都派出去保护,能只给几块钱么?几块钱够干什么的啊?

凡是约会,小徐只管送不管接的,这会儿老老实实带着张纯就去找人了。

好在齐涉江和张约也没挪地儿,齐涉江买了两张电影票,离着开映还有时间,他就和张约一起吃点街头小吃。

张约对这时空也不熟悉,所以一般都是齐涉江来打点,反正他现在每天挣的不少,大部分拿去家里,零头约会时花销也够了。而且他们两个,哪分那么清楚。

然而赶来抓人的张纯却是呆了,他隔着老远,就清清楚楚看到,那个所谓傍上了小弟的相声艺人,自个儿从兜里掏钱,买双人份的电影票、吃的、喝的。

而且你一看就知道,那钱绝不是小弟给的,他小弟身上从来带的都是票子,可那说相声的掏的都是自己挣来的零钱,一会账还要数一数凑一凑呢。

张约这孩子,就站在旁边愣头愣脑地看,一点要掏钱的意思也没有,甚至盯着吃的催人快点数好钱付账!

和小徐说的对上了,张约没有砸过大钱。看起来不但没有砸过大钱,还让人家掏钱!

张纯:“…………”

他掉头就往回走。

小徐问:“大少,咱不过去了吗?”

张纯一捂脸:“去什么去,太他妈丢人了!”

分享到:
赞(400)

评论39

  • 您的称呼
  1. 确实是丢人233333

    2019/04/06 17:43:33回复 举报
  2. hhhh

    花楹2019/04/21 18:24:19回复 举报
  3. 真是太丢人了

    嘻嘻又哈哈2019/06/30 16:24:10回复 举报
  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

    匿名2019/08/20 08:39:12回复 举报
  5. hhhhh好丢人,太他妈丢人了

    Seelaus2019/09/13 11:20:46回复 举报
  6.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让自己媳妇养有啥错emmmm

    破云女孩2019/11/04 10:36:41回复 举报
  7. 没错啊!媳妇儿就是管钱的

    匿名2019/11/07 03:19:52回复 举报
  8.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
    的确太丢人了!!

    ly2020/01/14 06:55:36回复 举报
  9. 真是丢人哈哈哈哈哈
    两千三百三十三

    苏沐晚2020/02/26 13:53:34回复 举报
  10. 哈哈哈哈,张纯:没眼看
    张约:吃软饭真舒适

    江湖道长2020/02/29 21:29:05回复 举报
  11. hhh,张约是不会数钱吧,毕竟时代不同

    白宇你个芒果2020/03/12 19:36:53回复 举报
  12. 他可能看不怎么懂

    晶莹2020/03/27 11:06:32回复 举报
  13. 哈哈哈哈,太丢人了,大哥都不想认这个弟了

    匿名2020/04/22 03:24:24回复 举报
  14. 噗哈哈哈哈哈哈

    兔兔2020/05/30 13:15:40回复 举报
  15. 太丢脸了!自己家还是印钞票的

    匿名2020/06/14 03:10:36回复 举报
  16. 哈哈哈哈太可爱了趴哈哈哈哈

    白银六卫2020/06/16 06:44:11回复 举报
  17. 哈哈哈哈哈确实很丢人哈哈哈哈

    瑛子2020/07/10 21:31:49回复 举报
  18. 哈哈哈哈让媳妇掏钱 张约愣愣的

    三颗星星2020/07/26 09:56:13回复 举报
  19. 绝美cp:是我没钱吗? 我就要这个!

    呀鸦伢迓2020/08/08 11:33:04回复 举报
  20. 我去查了一下x语是西语啊

    匿名2020/09/13 12:45:31回复 举报
  21. 哈哈哈哈太丢人了哈哈哈哈

    蜗牛慢慢爬2020/11/06 10:15:16回复 举报
  22. 哈哈哈哈哈哈太tm丢人了

    一只吃叶子的小狼2020/12/15 02:10:54回复 举报
  23. 两万三千三百三十三

    贞贞贞贞子2021/02/02 19:10:26回复 举报
  24.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头要笑掉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系统!!

    原耽是信仰2021/02/05 02:49:43回复 举报
  25. ✿✿✿️‍️‍️‍️‍

    北京有雪.2021/02/09 23:13:32回复 举报
  26. 丢人真丢人哈哈

    2021/03/10 13:29:27回复 举报
  27. 张约:买它买它买它!
    张纯:太他马丢人了

    三十九块九(系统我真的不快!正义的我要代表游惑消灭你!)2021/03/28 18:21:24回复 举报
  28. 哈哈哈哈哈太丢人了

    立青2021/04/10 21:47:24回复 举报
  29. 哈哈(ಡωಡ)hiahiahia笑死
    张约:我吃软饭我快乐

    呀咪呀咪2021/04/13 23:21:32回复 举报
  30. 张纯:无语=_=,丢人

    青墨2021/05/25 17:26:56回复 举报
  31. 哈哈哈真的是太丢人了

    keke2021/06/12 17:46:45回复 举报
  32. 哥哥好搞笑,哈哈,太丢人了

    欢欢2021/06/17 15:27:35回复 举报
  33. 哈哈哈哈哈哈,太丢人了

    总是想改名字(以前名字太多)2021/07/18 06:33:03回复 举报
  34. 哈哈哈哈太丢人了!!

    Penne2021/07/27 14:05:00回复 举报
  35. 艾玛,这是西班牙语???
    还是法语(我可能记混了,反正这俩我就没及格过)

    江添的小宝贝2021/07/28 00:19:15回复 举报
  36. 张约好呆哈哈哈哈,丢人到家了

    暮雪2021/08/01 15:57:19回复 举报
  37. 这确实太丢人了哈哈哈哈哈哈

    永世之梦2021/08/03 21:51:52回复 举报
  38. 打卡~下本见~( ̄▽ ̄)

    速食面2021/09/01 15:45:48回复 举报
  39.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了二三三三三

    2021/10/04 17:28:31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