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反应这么大?

张约单想着从齐涉江那边赁,他该叫阿姨了,却忘了夏一苇对这种事非常敏感。

他干巴巴看着夏一苇,这时齐涉江已经一推他,“哎,叫姐姐。你认你的,我认我的。”

张约:“……”

不是不可以叫,但是这样一来,以后岂不是很容易形成他们是两辈人的印象?

可是再坚持叫阿姨,夏一苇可能要吃人了……

张约折了个中,郁闷地道:“夏老师。”

齐涉江不知道还有这样的称呼,“这样叫太见外了吧。”

夏一苇瞪了张约一眼,怎么看怎么都是毛病,“得了得了,真叫弟弟我也认不起,张老师你说你来干什么?”

她也叫上张老师了,可见非常不满意了。

齐涉江憋笑,赶紧地解释了一下,“没有,我请张约一起来的,他帮了我挺多忙。刚才他也没别的意思,就是从我这儿论,关系好也不像别的人,常来常往叫岔了让人家误会。”

李敬也冲夏一苇点了点头,示意齐涉江说的是真的。

夏一苇这才缓和一些,虽说张约欠了点,但是――

“唉,小张啊,那是该谢谢你了,我刚刚比较冲动,你看你给我们Jesse提供了不少段子……”

张约:“…………”

说的是这个吗?!

齐涉江差点又笑起来,连忙捂着半边脸遮住表情。

“噗。”李敬假装自己没有笑出声来,说道,“不是帮的那个忙,是说最近Jesse弄音乐呢,张约人也是这方面的高手,给指导了。”

夏一苇:“……咦?哈哈哈哈,是这样啊,我也是没想到。那个,来来,一起吃饭,咱们吃饭……”

……

用餐也没出去,就弄个小桌子,订的外卖。

席间夏一苇给他介绍,导演姓姜,很有经验,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

这首歌吧,主题是百年前的名旦,导演主要是想拍出那种历史感,选角上也想找气质比较符合的。

一边吃大家一边就聊起来了。

“Jesse来的话,应该可以。”导演在心底想的是,夏一苇的儿子,只要不太差,可以适当降低气质上的要求,毕竟这母子合作也是一大亮点。

唱功上就不必担心了,这两天不正热闹着,连莫赣老师都夸过,那差不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李敬说道,他也不懂导演的拍摄要求或者是京戏的,单纯就是以市场眼光想,Jesse扮相应该很好看。

相声演员嘛,懂的就是杂,何况齐涉江经历丰富,那会儿年纪小,上台小子丫头都做过,后台浸着,看得多,后来是要说相声,模仿得也多,养成了习惯,观察各类人等。

夏一苇又拿手机出来给他看,“中间还有段京戏念白。”

齐涉江看了一眼,幸好不是什么八十年内的新戏,一眼认出是《望情鱼》,这出是从汴戏中移植过来的,随口就问道:“姜导是要哪派的唱腔?”

姜导一愣,有点迟钝地道:“原来选中那位,是唱的赵派。”

齐涉江不清楚,姜导管的是MV拍摄,唱腔之类的就搞得不是特别清楚了,反正也差不多,挺合适的。

齐涉江一想,说道:“赵派不够甜吧,《望情鱼》的女主角个性其实比较活泼,我学给您看看。”他放下筷子,清了清嗓子,“没开嗓,您听个味道。”

“我本是京华风月主,锦鳞行处赛真珠。惊破碧波蒙蒙雾,如绡玉鳍架荷露――”

这一段他唱了两遍,第一遍是赵派,第二遍则更圆润清亮。

齐涉江说自己没开嗓,可在座的听来却已经很好了,尤其近距离听和隔着屏幕听,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而且这么前后唱出来,对比立刻出来了。

“哎,别说,这个好像是更合适啊。你们得跟老王去说一下,到时录音用后面这一版更好啊!”姜导说道,“有个懂行的还是好。”

“嗯?不用这么急吧,我只是示范一下。旦行流派很多,还有些什么燕、于、项……身段上也得配合起来。”齐涉江数了数。

姜导听得一头雾水,再听说身段也有区别,这可是他拍摄时要注意的,不禁道:“你还会哪种?”

齐涉江失笑道:“看您了,您说喜欢哪种,我就学唱哪种啊。”

要么怎么说相声演员的肚子是杂货铺,打戏园子还红火的时候,名家林立,非但是京戏,什么评戏、汴戏名角儿的特色,哪个当红不就得模仿哪个。

当然这里头肯定有好坏之分,可还是那句话,像不像三分样。而且几句唱词,给他时间学就能挺像样了,以他的底子和模仿天赋还是比较轻松的。

姜导却是张了张嘴,半晌没说出话来:“……”

他举起杯子来,“厉害啊,我敬你一杯。”

媒体的嘴,骗人的鬼啊,在圈里混了这么久,还是难免被谣言蒙蔽。Jesse和张约不但关系不差,还铁到一起做音乐。Jesse不但不是花瓶,还会的比他想得多得多……

“保护嗓子,酒就不喝了,我以茶代酒。”齐涉江自觉是靠嗓子吃饭的,尤其子弟书,烟酒这样的当然不能碰。

有了刚才的示范,姜导也只会感叹他有这样的自制力,两人碰了个杯。

……

吃过饭后,休息一会儿齐涉江就自己动手把戏装给扮上了,《望情鱼》的主角是正值妙龄的旦角儿,脸要画得活泼秀丽一些,头一勒,眼睛就成了吊起来的凤眼。

梳妆时头发要小弯大柳,就是额头上小拱形弯了七个,大柳在脸颊边修饰脸型。

这红红白白的往脸上一涂,脸也被小弯大柳修成了鹅蛋形,得亏齐涉江身上也就四分之一的西方血统,黑发黑眼,只是轮廓相较深了点,却是柔和的,气韵更是华夏式。

要知道最开始导演还想过让夏一苇自己配像,再找找替身,但是她到底五官更西化,扮上总欠缺些什么。

张约本来坐在一旁玩手机,看到齐涉江走出来时的样子,差点认不出来了。齐涉江的骨架不大,慢腾腾走出来站那儿,几乎分不出性别。尤其本就黑白分明水润多情的眼睛,勒了头眼角吊起来之后更是……

怎么说,这可能比单纯的女装打扮还要勾人。

“咳咳咳!”张约咳嗽了几声。

其他人也探身一看,都惊了,“好看啊,这扮相真好看!”

比他们想象得都还要好!

现场有些工作人员也是刚刚才知道Jesse不是过来探班,而是来救场的,可也万万没想到效果如此之好。

“太漂亮了吧,我说张约怎么脸红了……”

也不知谁说了这么一句。

张约:“……”

他有点不自然,但现场的各位好像也无暇顾及他,脸红的也不止他一个人。

齐涉江提步,学着花旦的步伐轻盈走到张约身旁。

张约眼神略略闪躲,想说点什么一时脑袋又空白一片。

就这时,齐涉江抿抿嘴也不知要说些什么,倒是吸引了张约的目光,心想,我靠!我靠!齐杰西这模样真是不得了!突然间能理解他的粉丝了!

张约的内心一片乱码,又莫名激动。

下一刻,齐涉江已朱唇轻启,开口对他唱:“饮罢了杯――中酒换衣前往!”

张约:“………………”

……靠,是用花脸本嗓唱的!!

张约正心魂不定,差点被他这一嗓子吓死!

妈的妈的妈的……

齐涉江还乐,叉腰大笑。

扮个花旦,开口唱花脸,这像话吗??

而且这句出自《盗御马》,不但是粗放骄狂的花脸唱法,杯字还是个嘎调,也就是这个音特别拔高了,这么近的距离堪称气势磅礴。

张约一抹脸,刚才的情绪全都被打散了,蔫蔫的还琢磨呢,丫刚才那句是G调吧?

齐涉江先热了下身,然后按照姜导的要求,摆了几组动作,周围满满的工作人员,大部分是围观齐涉江的,小部分是围观张约的:没想到你们两个人前互怼,人后还一起活动!

这都是夏一苇合作多年的老班底了,也有给齐涉江拍照的,但夏一苇了解,知道他们不会在歌曲发布前往外传,所以也随他们去了,还让拍得好的发自己一份。

――直到很久以后,才有人在这天的照片里发现张约小小的身影,大呼真是被骗了。

姜导美滋滋,就这个选角,他觉得比最初定下来的演员还要好!

一则是齐涉江完全满足了他心目中的气质,非常老派!二则,齐涉江在这个基础上,扮相好,还是夏一苇的儿子,好就好在这儿了。

这么就完全定下来了,姜导给他说了一下拍摄计划,刚好这些天齐涉江都在休息,可以帮忙把MV赶完,念白也能顺道录了。

“你还有这能耐,身手不错啊。”待齐涉江卸妆的时候,张约就靠在旁边说。

静态只要扮相好就差不离,但齐涉江的动态也好,举手投足就是那么个味儿,这就厉害了。

“我……”齐涉江险些把自己打过基础功的事说出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说道,“我这个也谈不上特别厉害,只能说到位,临时练了练。”

真正练功要练到有肌肉记忆了,要让他来高难度动作,那肯定也不行了,“按理说,京戏的《望情鱼》演得最好,要踩寸子。”

踩寸子就是踩跷,就是脚下绑一个木质的小脚,模仿古代缠足女子行走,整个脚尖向下,脚跟离地,可想而知困难程度,跷功可算是最难的功课之一,现在已经很少人演了。

但是在齐涉江那会儿,有演这个的名家。尤其《望情鱼》里头,花旦女主角不是人类,还有踩着跷翻爬滚打的戏份,那简直是难上加难了。

像这样的功夫,齐涉江是完不成的。

“你是个相声演员,就拿你的本职来说。”张约一听,先是为之惊叹,而后就这么说。

齐涉江迅速改口:“对对对,我太牛了。”

张约一下笑了出来。

齐涉江拿着卸妆油,说笑间,正往手上倒,身形忽然晃了一下,好在张约及时从后头扶了一把。

“怎么了?”张约问道,这样子看上去可不太健康。

“没什么,之前也有过,可能刚才用力过猛了……”齐涉江喃喃道,说是之前有过,其实就是他刚刚穿来的时候,就那么一个晃悠,脑子里就好像多了些陌生的记忆。这次也是一样。

齐涉江摸了一下自己的腿,有种莫名的感觉,难道他合该到这里来?

……

齐涉江花了三天,把素材都拍完了,又帮他们录了几句唱念道白。

姜导特别满意,是夸了又夸,包括歌曲制作人,也觉得最后定下来的念白既适合角色,又符合歌曲风格。

没几天,齐涉江正在练功,李敬又是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下来,我就在楼下!”

李敬蹦脆豆一样冒出一句话,还有些压抑不住的激动。

齐涉江听着也不像坏事,收拾一下下楼了,拉开车门坐进去。

李敬丢过来卷成圆筒的两张纸,“你把这个看一下,最好能背下来,带你去试镜。”

“试什么镜?”齐涉江才接收了新的记忆,不用看新闻他也知道试镜什么意思,就是奇怪怎么这么突然。

李敬难掩激动地说:“是唐双钦的电影!算是男三号,正在选角,带你过去试镜,这次真的是巧了,你知道么?你可是一苇的儿子!”

齐涉江:“和妈妈有什么关系?”

李敬咳嗽一声,“那时候你在国外,应该不知道,我跟你说,你可别告诉一苇。”

事情是这样的,唐双钦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导演了,特别能捧演员,各种奖项拿到手软。他选演员的要求是相对比较严格的,能拿到试镜邀请已经是一种认可了。

当年唐双钦还没那么大牌的时候,齐涉江他爸花钱把老婆塞进去做女二号长知识了,夏一苇的演技,在别的剧组还能做个完美花瓶。在唐双钦手底下就不太能看了,为了最后成片的效果,愁得唐双钦是一宿一宿睡不着。

拍完他就把夏一苇给拉黑了,从此夏一苇再红,他再穷,也坚决不和夏一苇合作。

毕竟江湖传闻,唐双钦就是在那部戏之后,开始谢顶的……

而从夏一苇的角度说,虽然观众都说她在那部电影里贡献了自己职业生涯最好的演技,但她被导演折磨得也不轻,可以说这件事也让夏一苇坚定了做花瓶的心。

齐涉江:“……”

齐涉江一边把纸打开,一边问:“那这次怎么……”

李敬解释,这也都是因为姜导。唐双钦这部电影背景在近代,几个主角要么名伶,要么名媛。其中那男三号是位汴戏名家,其他演员定了多半,就这个主要角色还没着落。

姜导因为拍了MV,饭局上遇到唐双钦,听他说起来选角还没选到,就把保存在手机里的素材拿出来给他看了。都是戏曲,看个意思嘛,因为MV里《望情鱼》的唱段他还听Jesse说,也会学汴戏呢。

唐双钦也不知纠结了多久,今天好像连面了几个演员都没过。居然扛过夏一苇儿子这个阴影,联系了李敬。

李敬本人都很吃惊,他们公司也有人去试镜,据他所知,这部戏,专业汴戏演员、有戏曲底子的演员、完全不懂但做了翔实功课的演员……各式各类,挤破头要上戏,可都没选上,难度很高的。

也正因此,既然唐双钦能顶着阴影联系过来,就算姜导再怎么吹上天,杰西也必然有点打动他的地方。

这不,李敬立刻说您跟那儿别走,我现在就带人来。

“亏得我这么说,不然他一准儿反悔。”李敬颇为得意,“你也别怕,你先试试,要是,万一,真的能拿下,找人给你开小灶,拍戏不难的……杰西,你这是怎么了?”

他从后视镜里看着,杰西的表情怎么好像有点怪,难道是怕了?他连忙安慰道:“杰西你压力不要太大,不行我去给你找相声商演,也不是一定要选上,这个也确实挺难的,好多演员都折戟了……”

“这上面没写角色的名字啊,但是我大胆猜测一下,这是说的汴戏名角儿‘小印月’?”齐涉江迟疑地道。

“哎好像是,这个是很多年前的大师了。”李敬说道,“你知道这位吧?”

齐涉江张了张嘴,愣是说不出话来,有点啼笑皆非。

这何止是知道……

想当年他时而外出打探师父师弟的行踪,一年总有段时间在省城,除了打听消息,也会去演出贴补一些吃住费用。

一开始是撂地,后来被一个汴戏演员看中了,介绍到园子里演倒二,给他压轴,每次上台说段单口,或是唱段子弟书。

按照规矩,压轴演员的份儿钱是大轴戏的底角儿来出,也就是那位汴戏演员,他每次给齐涉江发钱,都要问齐涉江一次,留不留在省城。在老地方,可只有撂地的份。

齐涉江因为要等师父他们,任如何说也不愿意,每年演一阵就走,直到后来那位角儿北上京城,风生水起,仍然来信邀请过他。

――而这个角儿的艺名,就是小印月。

分享到:
赞(397)

评论26

  • 您的称呼
  1. 缘分呐

    南珏2019/05/08 02:40:22回复 举报
  2. 天哪!

    匿名2019/08/10 07:03:27回复 举报
  3. !!!∑(°Д°ノ)ノ目瞪口呆

    三界第一武神永不认输2019/08/31 11:40:46回复 举报
  4. 这可真是……。

    若雪谣2019/09/09 16:28:28回复 举报
  5. 唐导好惨的说。顶着心里阴影什么的也太搞笑了

    花九2019/10/24 15:03:39回复 举报
  6. 兔子一定很喜欢《忘情鱼》吧,另一本《大宋小吏》也出现了呢

    2019/12/21 01:57:34回复 举报
    • 打错了是《望情鱼》

      2019/12/21 01:59:01回复 举报
  7. 《盗御马》!谈这个我就想起了幼儿园表演的《说唱脸谱》里面有句: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

    阿酥/酥禾糖2020/02/07 02:17:53回复 举报
    • 关公战长沙~~

      匿名2021/06/25 08:52:05回复 举报
  8. 一下子沉重起来了 故人啊 或许只有我心情低落下来了吧 人生若只如初见

    阿淮2020/02/24 00:41:15回复 举报
  9. 莫名的伤感
    凑字数凑字数

    苏沐晚2020/02/26 09:55:40回复 举报
  10. 啊。。。。莫名悲伤

    江湖道长2020/02/29 14:35:41回复 举报
  11. 。。。。所以是故人?

    白银六卫2020/06/16 02:39:50回复 举报
  12. 莫名觉得杰西和那个病床上的老爷爷是师兄弟关系

    三颗星星2020/07/24 11:52:53回复 举报
  13. 在这 我不谈相声
    我只想说 就凭咱们齐皇帝骨架不大 这江山易主 天下要乱 翻身农奴要把歌唱啦!张妃反攻啦!!!
    齐皇帝: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曲终人不散2020/10/31 23:13:35回复 举报
  14. 突然有点儿想哭,唉,感慨

    2020/11/02 22:12:35回复 举报
  15. 这是要开后“攻”的节奏啊(bushi

    Ms.Cat2020/11/14 05:16:35回复 举报
  16. 突然感慨,害,心梗了一下
    (我评论真的不快……)

    言九笙2020/12/03 18:15:46回复 举报
  17. 有点悲伤啊……穿越了之后,故人都不同往时刻……或者年逾古稀或者离开人世……孤身一人面对这些,真是不易啊

    真皮小狐狸2020/12/13 15:25:19回复 举报
  18. ✿✿✿️‍️‍️‍️‍

    北京有雪.2021/02/09 20:06:18回复 举报
  19. !!我演我熟人哈哈哈~加油鸭涉江~超爱看事业线哈哈哈~
    PS:被超过前蹲蹲驼驼~

    Penne2021/07/26 21:17:53回复 举报
    • 哈哈哈驼驼放心~我现在虽然看完了但是我在补我以前开始但是没看完的一本,那本在晋|江可以免费看,这网站也没有~

      Penne2021/07/27 21:49:07回复 举报
      • 涉江的故人真是老的老走的走啊
        涉江会不会对张约坦白呢?

        ……呵呵……呵呵……
        阿姐你放心,我才看到这……

        手疼我妈给我贴了块膏药,不太牢,然后我把冰袖套外面。嘿嘿~我真是个机灵鬼
        系统吞我评!!!系统你大爷的!我不快!

        总是被阿姐叫驼驼的与神明看日出-(想不好名字的学生党也是我呐)2021/07/28 10:31:52回复 举报
        • 哈哈没事~你很快就能追上我的~

          Penne2021/07/28 13:40:37回复 举报
  20. ヾ(@^▽^@)ノ

    永世之梦2021/08/03 14:09:55回复 举报
  21. 我这边好好看着文呢,我妹一直在旁边放些垃圾视频,烦的我都没法好好捋一捋剧情了>:-<

    p大老婆2021/08/29 11:42:5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