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一句话把老票友们镇住,玩儿命叫好,这就够了吗?

显然是不够的。

台下叫好连连,台上二人却是一派自然。

刘卿对了一句:“是这么念。可问题在哪?”

齐涉江说道:“四郎这引子,单一句是没问题的,但是您琢磨内容,金井锁梧桐啊,按照这词儿推断,当时是秋天。”

刘卿点头:“没错啊。”

齐涉江:“可您再听后头,铁镜公主唱那四句西皮摇板,就砸啦。”

他扬声便唱了起来,铁镜公主这一角色本就要求唱功,摇板对演唱者的要求也颇高。摇板节奏是自由的,要根据唱词情绪来发挥,也就更要演员理解深刻了,还不能自由到没了板眼。

铁镜公主是旦角,齐涉江刚刚才唱过老生,立刻又改用小嗓,唱起了台词:“芍药开牡丹放花红一片,艳阳天春光好百鸟声喧。”

这一开口,现场叫好声又是此起彼伏!

老票友一听就知道,虽然刚才齐涉江没说,但这分明就是在学莫赣最经典那版《四郎探母》里的搭档,也是一位著名的旦角女演员。

那音色圆润流畅,清亮悠扬,非但是唱得好,更是学得像啊!

叫那些不懂京戏的观众来听,听不懂学得谁,却明白这是反串的,还反串的特别好,这热闹劲儿就足够他们也叫好了。

齐涉江三两句唱词,赢得了满堂彩。

连着直播中的网友,也都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之前相声门那一场争论,让好多人心底都觉得,齐涉江的柳活儿应该不怎么样,可这一番表现,真是完全颠覆了他们的想法。

【我靠靠靠靠,到底怎么传出来齐涉江功底不行的!】

【后一句学的是叶青青老师啊!!太像了吧!!!】

【我的老天鹅,齐Jesse有这本事不早拿出来,我仿佛看到某些前辈的脸肿了起来……】

【真的震惊了,抱着听张约笑话想法来的,谁知道……】

【前面听张约笑话来的,你是魔鬼吗?】

【不服气不行,一开嗓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鸡皮疙瘩加一,我不懂京戏,但这个真是有耳朵都能听出好吧。】

【呜呜呜呜呜我们Jesse太棒了,我现在负担更大了,只想简简单单喜欢一个人的脸,万万没想到啊】

【刚刚我姐姐问我,你爱豆这么厉害的?我说,我也不知道……】

各路吃瓜群众迅速截图录像,呼朋唤友前来观看这一场惊人的大反转。

【看到就是赚到,Jesse在线装逼在线飞!!】

【卧槽,想知道那些相声前辈怎么说!】

……

而舞台上,齐涉江的表演还在继续。

八十年前,齐涉江从小在京戏班子长大,最开始学的就是京戏,只不过后来倒仓,改学相声去了。

换了这个身体呢,嗓子却是很好的,加上他的功底与天赋,演出前练习了许久,这才学了个十成十。

“您听听,同一天,四郎过秋天,公主过春天?”

“哟,还真是。”

“《刺王僚》也不对啊,你听:满江撒下金丝网,哪怕鱼儿不上钩!”

“这句我也听出来不对了。”

“就是,这到底用的是网还是钩?”

又是老生,这回模仿的另一个流派的名家!

……

“还有呢,《珠帘寨》,问题更大了。”

“听那李克用唱流水:哗啦啦,打罢了头通鼓,圣贤提刀跨雕鞍。哗啦啦,打罢了二通鼓,人有精神马又欢乐。哗啦啦,打罢了三通鼓,蔡阳人头落在马前!”

这是老唱法,花脸。

用的本嗓,骄骜之气扑面而来!

……

待到抖响最后一个包袱,齐涉江刘卿一起鞠躬,走下台去。

台下,掌声久久都未平息。

相声本就有文有武,有温有闹。齐涉江今天这出是文哏,内容书卷气浓,表演得也比较文雅,没有特别火爆的包袱。不像之前的《扒马褂》,被他使得都动手了。

可是这场被齐涉江使来,现场气氛却是达到了一个高.潮!

主要是原先期待压得极低,甚至是不抱希望,打算睡觉的观众,乍然迎来这样的反转,心情起伏之大可想而知,怎么能不心思激荡。

可以这么说,就算是齐涉江模仿的那些名家本尊唱一段,现场反应可能都没有那么大。

实在是反转太大了,戏剧性地叫人难以忘怀,直到许久后,提起这日来,仍是津津乐道。

此刻,网络上,齐涉江唱京戏的词条搜索量不断上涨,直播网站的流量也激增,全都是听说了这一出赶来看下半场的。

还有人跑去那些曾经对齐涉江指指点点的相声门前辈那里报信,问他们这算怎么回事。

那些人一看也是变脸啊,心说这混血小崽子,居然藏得这么深!

年纪轻轻,还挺有定力。就是苦了他们,当时拿这个出来说说事,增加可信度而已,网友们赞同时,他们还得意呢。

谁能想到,还没多久,就被一巴掌抽脸上了,这上哪儿叫苦呢!

齐涉江要是自己唱也就罢了,还可以挑挑毛病,他是学唱的名家,还学得八九不离十。你批判他,不就是间接批判名家么。

……那还能怎么办,装死吧,等网友忘记这茬就过去了!

于是,任网友怎么艾特评论,他们也只做自己浑然不知此事,然后悄悄把以前发的言论改了,只留下齐涉江没师承之类的内容。

.

同一时间,京城某老四合院中。

“我不信,我非唱成咚咚咚。”

“好,您试试。”

“咚咚咚,打罢了头通鼓,圣贤提刀跨雕鞍,咚呀咚个咚,打罢了二通鼓,人有精神马又欢,咚咚咚……”

“怎么啦?”

“掉沟里一个。”

……

“好啊,杰西这是还打了京戏底子么,唱得这样地道?”柳泉海拿着个大屏幕手机,上头正是齐涉江的相声直播。

孟静远在一旁赞同地点头,“您不知道,会的多着呢,上回都没展示全。”

他们今日没有去现场,今儿是孟老爷子的寿辰,因为缠绵病榻,连弟子也不叫上门祝寿,唯有柳泉海得老爷子同意,来陪他说几句话。

柳泉海和孟老爷子说了几句旧事,老爷子就说要躺下了。

其实柳泉海还有很多话想和老爷子说,但也只能叹口气,和孟静远在旁守着老爷子,一面想起杰西也不知怎样了,就打开直播看了看。

“杰西是谁?”

孟老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哎,您老又醒了?是不是我这声音开太大了,这手机我也玩得不灵……”柳泉海摆动了一下手机,不知怎么直接关机了。

“没事……”孟老爷子说道,“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说相声,就精神了。”

柳泉海和孟静远都是一乐,“是么,杰西是个晚辈,今儿给思禾垫场,这孩子虽然是海青腿儿,但功底扎实啊。我听着,很有您台上的风采。”

孟老爷子回想起自己半梦半醒之间听到的一小段,喃喃道:“是像……”

尘封了几十年的记忆又浮现起来,孟老爷子在心底晃神,与其说像自己,不如说是像回忆中意气风发的师哥齐梦舟呢。好多活儿,都是师哥一句一句给他说的。

一旁的柳泉海浑没注意,还高兴地道:“您看,我是说像!”

孟静远也点了点头。

可惜只听了一段,孟老爷子吐了口气,说道:“是好孩子,什么时候有精神了,我也见一见。”

柳泉海和孟静远都惊了,老爷子可是多少年不理事了,打生病前就不乐意见那些晚辈。就现在说杰西如何如何的那些人,想上孟家装孙子,都难得进门。

他们想再说什么,可老爷子已经发出了微微鼾声,再次睡着了。

只是看上去,睡得似乎比平日安稳。

两人对视一眼,轻声道:“等老爷子大好了,就去指点一下年轻人。”

.

演出现场。

周思禾演过了三场,到这里,节目就都结束了。

但是演完后,观众掌声不断,演员都走到侧幕条了还不停,这就该返场了。返场就是正式节目表演得好,观众极喜爱,掌声不停,演员便回到舞台上继续给大家加演个小节目。

周思禾都走进台口了,观众还在鼓掌,他再回来,这就叫“幕后返”。

周思禾和搭档一起给观众演了个小段,心中起意,说道:“今儿垫场的,有我徒弟,也有子侄,我把他们叫上来吧。我知道,也有些他们的粉丝。”

大家都知道,主要说的其实就是齐涉江。

观众当然是愿意的,包括直播间的网友也是如此,他们都猜测返场时齐涉江会上来。

刚才齐涉江表演完节目就下去了,可大家特想听齐涉江说说话,到底怎么想的,原来不是不会柳活儿,甚至使得特别好啊。

“来,这个,杰西,青年相声演员,前偶像。”周思禾说完,大家都笑。

齐涉江又微微鞠了一躬。

“前面和我徒弟刘卿演了个《批京戏》,演得非常好。”周思禾说道,“我看大伙儿都还没听够呢,是吧?”

“对!!”

“再来一个!”

周思禾笑吟吟地道:“哎,刚刚唱的是京戏,但我知道,杰西的大鼓唱得也非常好,你唱段大鼓吧。”

现场安静了一秒,随即又响起了掌声。

大鼓?

这不都说,齐涉江的大鼓一股怪味儿么,要不大家也不会相信他柳活儿使得真的不好了。

但是因为齐涉江之前带给大家的京戏,观众还是选择了鼓掌,只是难免交头接耳起来,也不知唱出来什么味儿,可别把之前京戏带来的好感都破灭了啊。

周思禾就是知道,才故意让齐涉江唱大鼓的,他可是站在孟静远那边的,憋着要让齐涉江露脸呢。

他自己没有亲耳听到齐涉江的大鼓,但相信师兄的品鉴能力,再说他也不像那些个瞎叫唤的同行,他是有内幕消息的,知道齐涉江还是子弟书传人。

这也没约好,都是临时起意,齐涉江一听,说道:“刘卿唱得也好,我和他拆唱一个吧。”

拆唱就是一个人唱的曲子,拆开,两三个人,甚至四五个人一起演出。

这个就是投桃报李,周思禾捧齐涉江,他就把周思禾的弟子也捎带上,大家一起露脸。排演的时候互相了解过,他知道刘卿的能耐。

刘卿愣了一下,被其他师兄弟推到了台前来,台下又是一阵掌声鼓励。

之前他们俩说的那段,属于一头沉,也就是基本都是逗哏齐涉江在说,作为主要的叙述人。但刘卿捧得也相当瓷实,把观众情绪都带起来了。

也是这个时候,一些半懂不懂,此前也批评过齐涉江基本功的外行,也急忙在微博开麦了,仿佛十分睿智地道:“齐涉江想打个漂亮的翻身仗,但他太急了。他的京戏,模仿得还算是到家,但是大鼓,他唱的那不叫味儿啊!听过《何必西厢》现场版的都知道,黄调黄到天边去了。糊弄一下普通观众够了,在行家里手这里,得把前头挣的脸面又都丢了!看吧,周思禾的粉丝好这口儿的多,不给他叫倒好就算他今儿走运了。”

一时间,原本直播间近乎狂欢的气氛又黯淡了一点,尤其是齐涉江的粉丝,心都揪起来了。

谁也不乐意自己的偶像站在台上,被人叫倒好啊。

可他们偶像是个混血,在国外待了那么久,会唱国粹京戏都叫她们惊喜万分了,何况大鼓……这曲种,年轻一些的孩子都不知道G。

那些个人说得有鼻子有眼,信誓旦旦,怎能让她们不担忧。

……

“就给大家唱段儿梅花大鼓的名段《琴挑》吧。咱一人两句吧。”齐涉江正现场和刘卿拆词儿,拆好了,便有弦师来伴奏。

“这段儿说的是北宋书生潘必正进京赶考,在女贞观遇到了美貌尼姑陈妙常弹琴,二人渐生情愫,从此心心相印。”齐涉江先给观众介绍了一下剧情,他知道也有观众不听大鼓,先介绍一下剧情,好叫大家理解情绪。

介绍完毕,再一清嗓子,齐涉江扶着场面桌唱道:“暮春三月,鸟语花香,鸳鸯戏水在池塘。在那池塘后有一座庙宇叫女贞观,有一位戴发出家的陈妙常……”

现场有听惯了曲艺的老先生,惊愕道:“刚谁说这小年轻大鼓不如京戏的!”

正宗南板梅花调啊!

行腔华丽不失细腻,标志性的高腔流畅开阔,情绪饱满,韵味十足,堪称尽得梅花大鼓精髓!

分享到:
赞(424)

评论25

  • 您的称呼
  1. 我爱兔子

    二瑶2019/06/11 08:26:03回复 举报
  2. 今天也是没有七爷和某z的一天

    名字被我吃了个,嗝2019/09/20 20:42:49回复 举报
  3. 齐涉江齐梦舟(凑字)

    匿名2020/02/02 02:44:37回复 举报
  4. 呜呜呜,这篇文成功调起了我对相声的兴趣

    魔鬼和幽畜可以组个cp叫鬼畜诶2020/02/05 18:18:12回复 举报
  5. 不知道里面会不会再出现我看过的相声或京剧,好有意思!

    阿酥2020/02/07 01:51:47回复 举报
  6. 感觉很棒!这篇文让我有学相声的冲动!

    苏沐晚2020/02/26 09:33:06回复 举报
  7. 啊,想去听曲儿了。。。

    江湖道长2020/02/29 14:19:22回复 举报
  8. 我的天,现在的作者都全能的咩

    xiaob2020/03/28 10:48:41回复 举报
  9. 成功的引起了我想听传统相声的兴趣(不是现在那些低俗挠痒痒式的相声)

    永不改嫁的沈太太2020/06/09 06:23:10回复 举报
  10. 为齐涉江d=====( ̄▽ ̄*)b

    白银六卫2020/06/16 02:31:11回复 举报
  11. 这本有没有广播剧啊?感觉会很有意思

    墨研2020/07/21 21:04:41回复 举报
  12. 我感觉我被科普了很多相声知识,现在作者都全能的吗?

    阿凡2020/08/02 12:05:36回复 举报
  13. 孟老爷子不会就是师傅的弟弟吧!?

    呀鸦伢迓2020/08/07 08:03:14回复 举报
  14. 作者好全能……

    顾陌北(sb系统你再说老子快老子弄死你)2020/08/26 00:42:15回复 举报
  15. 糖兔太太写文之前看了多少资料啊……
    想想都可怕ಠ_ಠ

    Ms.Cat2020/11/14 04:59:12回复 举报
  16. 天哪啪啪打脸好爽!!!

    匿名2020/11/20 01:58:25回复 举报
  17. 我……想听京韵大鼓了……我想听京剧了……看完就去听一听!

    真皮小狐狸2020/12/13 14:50:12回复 举报
  18. 我要去学学大鼓了
    先吃点儿瓜子去,等会儿来提交评论

    一叶兰舟2021/01/23 14:40:32回复 举报
  19. ✿✿✿️‍️‍️‍️‍

    北京有雪.2021/02/09 19:35:07回复 举报
  20. 看的我想号兩嗓子

    飴里2021/05/25 10:50:22回复 举报
  21. 很早就想说了:杰西就是师兄吧

    早睡早起爱丞哥2021/06/12 18:31:33回复 举报
  22. 小剧场~↓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亲提到《何必西厢》,就像文里所说,歌词是根据子弟书原文半改半编的,原文全篇比较长感兴趣可以sou一下,网上有录入。但是子弟书确实失传了,同题材的《梅花梦》评弹倒是能听到。
    ——
    同意,大大啥都会啊,太厉害了……(抱拳)
    广播剧难度太高哈哈哈哈哈~
    PS:蹲个能用网站但是没法一起看文的阿堂~

    Penne2021/07/26 19:00:17回复 举报
  23. ヾ(@^▽^@)ノ

    永世之梦2021/08/03 14:00:31回复 举报
  24. 刚刚听了听珠帘寨,马先生唱的一绝!!

    是橘猪不是橘猫2021/08/23 23:50:02回复 举报
  25. 我要坚强,我是p大老婆,不能被兔子的文笔带她那去了啊啊啊

    p大老婆2021/08/29 11:27:50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