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杰西啊,得了。”李敬拍了拍齐涉江的肩膀,“你就当另一个是白送的。”

齐涉江头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看脸的世界,他竟无言以对。

倒是夏一苇若有所思地道:“你这个口音,算是彻底被带歪了……”

李敬:“……”

夏一苇不说他都没发现,因为合作的事最近跟孟老师他们打交道多,那个京腔实在是太洗脑了。

齐涉江则把李敬的手机借来,看了一下热搜榜,和关键词里的微博,看得他是一头雾水。

新闻和报纸他好歹能连蒙带猜读懂,这个网络评论真是天书一般,更吓人的是还有贴他照片喊老公的。

往前八、九十年也有捧角儿的啊,他在京戏班子长大,看得更多了。但一掷千金的有,喊老公的真没见过,真是时代不一样了。

“对了,杰西啊。”李敬算是放弃治疗了,一口一个杰西,“要准备给你接新节目,可以吧?”

齐涉江点了点头,通过消化脑袋里的记忆,还有各种渠道学到的知识,这次又在电视台有了经验,小心一点,参加活动应该不会露馅。

他和夏一苇聊得很明白了,夏一苇会支持他说相声,但是他也要一定程度上听他们的建议,去参加一些节目维持自己的曝光度。

而且,齐涉江早已了解到,现在这个行业不景气了,不是像以前那样世道不好,艺人地位低,是观众没那么多了。

他没有来到相声最兴盛的年代,但无论如何,他不会就此撂手,这是他和这个时空的联系。

……

再说另一边,大众对于齐涉江的大褂热搜排名更高,也是暗笑。

本来想感叹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你偏偏要去说相声,大家都以为反转、打脸来了,结果那个节目更大的影响居然还是齐涉江当天的造型……这上哪说理去啊!

当然,到底也是对齐涉江改观不少,就是觉得奇怪,他之前怎么就愿意拿个花瓶台本,还是真的属于剪辑的锅?

有媒体去采访了相声门的专业人士,对方都表示这段说得挺好的,尤其是对于“外行”来说,难怪能够请到孟静远合作。

大众不觉得奇怪,在他们心目中,齐涉江就是跨界去说相声的没错啊。

表演得是很成功,是一洗花瓶的耻辱没错,但是,这人长这样,谁信他要一直吃相声这碗饭?想都没想过!

孟静远和曾文看到这采访却是苦笑,此前孟静远就试探过一些同行的反应,他们对齐涉江这么个没门户的海青并不感兴趣,这个采访就更说明了相声门普遍的观点。

——就算齐涉江表现得再好,只要没有门户、师承,他就是个“业余选手”。

……

晚会一事余波未尽,又有内部消息流传出来。

之前有爆料称齐涉江怼张约那段是即兴的,很多人不太信,觉得应该是台本,只能说齐涉江的演技也进步了。

但是这回又有后续爆料,表示齐涉江和张约上台前曾经在后台有过争吵,差点打起来,激化了两人之间的矛盾。这,可能就是齐涉江选择即兴怼人的□□。

这个原因倒真说得过去,很多人都取信了。

还有沙雕网友认真讨论起来,要是张约和齐涉江打架,谁会赢。

有人表示张约有队友,基本等于四个打一个,赢肯定能赢,但不公平。

也有人呵呵一笑,你非要这么说,齐涉江当天也是带着搭档和亲妈去的,怎么的,嫌孟老师战斗力不够啊?

这又要涉及到乐队可以用鼓槌、吉他等当武器,而相声这边只要折扇、帕子、醒木等物,比较吃亏……

娱乐新闻也兴致勃勃地报道了这条爆料,非常不嫌事大地去向张约求证,问他感想,问他现在还觉不觉得齐涉江好看?问他是自己好看还是齐涉江好看?等一大堆奇葩问题。

张约心理阴影面积本来就够大了,哪里肯接受采访,闷头就走。

于是记者回来大写张约一听齐涉江的名字便黑脸,云云。

畅想一下,齐涉江的合约是在菠萝传媒那里,张约和他虽然不同门,但和菠萝合作非常多,否则也不会和齐涉江在菠萝的大楼遇到。

接下来,大家估计是抬头不见低头见,是不是迟早有开打的一天?难道真的要上演互丢吉他、醒木吗?

霎时间,张约和齐涉江完全被描绘成了对立面上的两个人,□□味十足,仿佛是什么冤家对头。别说,搞得吃瓜群众还真有点期待了。

……

……

张约被记者烦透了,齐涉江却是轻松不少,同样是话题中心人物,夏一苇在娱乐圈这么多年,团队非常给力,齐涉江完全可以脱身,去曾文的相声园子。

一则是他来这里,在曾文等人的协助下,把子弟书的曲本整理出来,留存这一项传统曲艺的资料。

二则是齐涉江想寻摸一个搭档,这个李敬他们也帮不上忙,他要找的是相声搭档。

一个相声艺人,能够有个合适、优秀的固定搭档,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有句老话,找个好老婆容易,找个好搭档难。

像曾文和孟静远,他们就是一档,不但是一档,还是火档,有名气的一档。配合默契,彼此成就,这才扬名立万。这是实力,也是运气。

齐涉江自从师父去了后单着许久了,他也挺想在这里找个固定搭档的,否则不能老说单口,或者临时凑吧。

借孟静远用了一次,还得还给曾文,自己找一个才是最妥当的。

有句话叫近水楼台先得月,齐涉江要找搭档,就是从曾文园子里的演员、还有孟家的门人开始找起。

于是,曾文的相声园子,齐涉江也就常来常往了,和各个演员也会聊聊怎么使活儿,毕竟这么些年,相声和其他事物一样,也在更新。

像之前晚会听到那个“yoooo”,他就不知道什么意思。只是怕露馅一时不敢随便问。

这来去得多了,大伙儿也就熟悉了。

有些个年轻演员,尤其之前被齐涉江打过脸的——虽然齐涉江本人不知道——更是别提多乖巧了,自觉非常尊重,一口一个齐师哥。虽说不知道齐涉江在相声门的具体辈分,看年纪差不多,且喊着呗。

齐涉江也不和人计较辈分,毕竟真要计较起来,柳泉海都比他辈分矮……师哥就师哥呗。

“又是失传的子弟书,又是失传的单口,您肚里全是孤品啊?”曾文一个徒弟问道,“师哥,您还会其他什么绝招不?”

大家都期待地看着齐涉江,这些天下来他们也算看出来的,齐涉江艺高但年纪不大,跟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架子,挺好相处的。

齐涉江仰天想了想,“既然你都问了,我这里有段太平歌词,本也失传了,现在可以教给你们,要不要学?”

演员一听,嚯,有没学过的太平歌词?那肯定要学啊!

太平歌词这个曲种,归在相声里,是相声艺人的基本功之一,从莲花落演变而来,属于“说学逗唱”里的“唱”字。

以往相声艺人撂地卖艺时,就拿竹板伴奏,唱太平歌词招揽观众,唱词一般都是以传统故事为主。等吸引的人多了,再开始说相声。

如今流下来的新老曲目,大大小小也有上百段。

不过调式比较单一,就那么四句一个反复,只是词儿不一样。

他们孟师叔这一脉,就挺擅长唱太平歌词,当初孟老爷子常在广播里唱,还灌过唱片,自己也编过一些新的小段。

只见齐涉江拿了两块竹板作为伴奏,清清嗓子,起范儿了。

——围坐在旁边的演员们都有点羡慕,大家都一般年纪,怎么齐涉江就这么有气势,难道这也是遗传的?

齐涉江一扣竹板,击节而歌,“闲游五岳戏四海,烟霞深处有灵境。跨青鸾,骑白鹤,昆仑散客独为醒。三界神仙皆让他,生来得道离火精……”

他唱什么都气韵十足,何况这是本门唱。最开始太平歌词是说四个字,唱三个字,这么连说带唱,后来经过几代相声艺人的创新,才成了委婉跌宕的唱法。

开头用甩腔,后面或是托腔,或是流水板,所以调式简单倒也不失韵味。齐涉江自己因为有京戏底子,所以他唱起来韵味还要更浓一些。

再说这段太平歌词,词儿原是齐涉江的师父编的,说的是《封神榜》里头的故事,就是陆压道君降服赵公明那一段,起名叫《绝公明》。

这也算是独门的唱段吧,但齐涉江没提这一点,只说明是失传的。

只是唱着唱着,齐涉江就发现其他演员嘴一张,居然也跟着他唱了起来!

“蛟剪两分克群英,陆压到此绝公明。”

“先战余元破烈阵,飞刀斩仙无虚名。”

就这么和了四句,越来越响亮,都成大合唱了。

齐涉江忍不住停了下来,有些愕然地道:“你们怎么都会啊?”

众人对视一眼,噗一下笑出声来。

“多新鲜啊,这段不是《陆压绝公明》么。”最开始问他那个演员说道,“师哥,您打听一下,新华夏刚成立,孟老爷子就跟广播电台唱过这段了。不止我会,我爷爷都会。”

齐涉江:“…………”

这么有名的唱段,就算在海外,稍微关注这一行也不会不知道吧。

大伙儿都以为齐涉江在和他们开玩笑,相声演员嘛,到哪都爱皮一皮,索性也打趣几句,嬉笑着散开了。

齐涉江在原处有些愣神,这一段,按理说只有他师门的人知道,他以为自己死后,应该也失传了才对,知道这么多人都会。

细想了一下,太平歌词曲调单一,他到处卖艺,走过不少地方,难保不是被人学去了,再发扬开来。

齐涉江想通这节,不禁一笑,倒觉得有意思了。不但八十年前的段子现在人还说着,八十年前他自家的词,现在人人都会。

时间,真是奇妙。

就在这时候,齐涉江手机响了,他一看,是李敬的来电,连忙放下感慨接电话,“敬叔?”

“你在曾老师的园子吧?”李敬一边敲电脑一边说道,“是这样的,草莓台有个节目在录第三季了,我和他们接洽了一下,想给你接了,先给你说一下。

“这节目叫《归园田居》,就是找几组嘉宾去小镇、乡村过日子,没什么难处。你去勤奋地干干活,尽量塑造一个比较认真的形象。”

李敬觉得像齐涉江这样的孩子,肯定难免闹点小笑话,节目组那边也觉得这是笑点之一,既好玩,又能体现一个成长、态度。

接节目的事情李敬早就和齐涉江打过招呼了,他早有心理准备,李敬还帮他争取到了在晚会上表演相声的机会,当然要投桃报李。

只是齐涉江有点意外:“去过日子,干活就行了?”

他还以为自己了解不少新时空的娱乐圈了,哪知道还有这样的事。

李敬误会了他的意思,咳嗽一下,说道:“是吧……我也正想和你说这个问题……”

齐涉江:“怎么?”

李敬:“有熟人跟我说,如果你答应了,那边可能会去邀请关山乐队,你知道,就是为了噱头。最近你和张约的事,不是挺多人议论的。”

这事儿啊。齐涉江不甚在意地道:“我可以啊。”

……

《归园田居》确定齐涉江为邀请嘉宾之一的消息一出来,官博下就爆发了一阵议论,还大有蔓延开来的架势。

很好很好,这才是大家熟悉的明星路线啊,齐涉江一看就从小娇生惯养,跟这样的节目很有反差,还是有点看头的。

因为中秋晚会,大家对他的印象才刚有改观,《归园田居》之后,到底是更上一层楼,还是口碑扑街呢?

更重要的是,从节目前两季的案例来看,因为条件限制,有的嘉宾甚至要睡一张床的。

那么,和齐涉江一起搭档生活的会是谁!会不会还有幸睡一张床!

就连一些媒体号,也不禁遐想了起来,还有艾特夏一苇的,问她觉得儿子适合跟什么样的人一起录这种节目。

这时候,张约冒出来幽幽说了句话:

“在这儿选妃呢?”

分享到:
赞(441)

评论64

  • 您的称呼
  1. QAQ蹲penne姐姐
    最近在北京旅游基本上没时间看小说
    不过这本我也看了(汗
    从天然渣摸过来蹲QAQ

    Zenobia2021/07/20 13:07:02回复 举报
  2. 小剧场~↓
    作者有话要说:
    张约:我骂我自己。
    ——
    哈哈哈哈是你嘛~?张妃~?(张飞)
    PS:!!Zenobia!!你怎么在这!!不过好巧啊哈哈哈哈~蹲到我啦~

    Penne2021/07/26 17:52:27回复 举报
    • ……这可太巧了,张妃和张飞的梗下一章有,我说我真是一刷你们相不相信……?(捂脸)

      下一章回来的Penne2021/07/26 17:56:17回复 举报
  3. o(*≧▽≦)ツ ~ ┴┴

    永世之梦2021/08/03 13:22:12回复 举报
  4. 受蹲大狱的吴某签影响,我一看选妃就想起来他
    我的很大,你忍一下(ky致歉

    2021/08/12 09:46:12回复 举报
  5. 陆压!!!!!

    根本停不下来2021/08/25 15:33:50回复 举报
  6. 为什么我那么肯定张是攻呢,因为我看到了陆压道君的影子啊!!!!作者另一本书里的攻君啊,就这德性\(☆o☆)/

    晓星尘2021/09/03 01:13:13回复 举报
  7. 啊啊啊啊陸壓等我一個啊啊啊(這個不算ky吧QAQ)

    梁梁2021/09/13 11:38:45回复 举报
  8. 恭迎张妃~
    喵呜~

    骆二锅(这篇文太搞笑了吧)2021/09/14 06:05:0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