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第 127 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顾白骑着他的小电驴, 恋恋不舍的走了。

司逸明把宠物袋拎起来,面无表情的看着里边还在呜呜叫着吸引注意力的柯基。

“闭嘴。”司先生无情的说道。

小奶狗瞬间噤声。

司逸明啧了一声,晃了晃手里的袋子:“想清楚你是来干嘛的, 别想做多余的事情。”

小柯基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司逸明看着那对几乎要哭出来的狗狗眼, 把宠物袋放下来,拎着,摸出手机来顺手订购了一大堆宠物用具。

顾白骑着小电驴到了园区, 锁好了车往里走, 心里琢磨着那只小柯基会不会是个小妖怪。

——毕竟司先生连人类都看不顺眼,怎么想都不可能给他弄来一只普通的宠物犬。

顾白一边想着, 准备买宠物用品的手顿了顿。

如果是小妖怪的话,就不能把它……不,他当成普通的宠物犬来对待了。

顾白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头问问司先生再说。

这只柯基当然不是普通的柯基, 他的确是个小妖怪。

当然了,是爹妈都是犬妖,所以他生下来就是成精的那种。

司逸明早些年外出溜达的时候,顺手给那对犬妖解决了一下小崽子被邪气侵蚀发疯的小毛病,那两个犬妖一直感恩铭记,司逸明这次一找他们,当下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像他们这样的普通妖怪没有一定的运气是进不来这种有神兽庇佑的妖怪聚居地的。

他们的崽还小, 化形都还没能掌握熟练还被邪气侵蚀过,能够得到帮助已经是万幸,如今有机会能够进入到九州山海苑简直是求都求不来的运气。

至于说是当宠物犬这种事, 那夫妇两个一点都不在意。

别说他们崽还没熟练化形这事儿,成天就是顶着一副小奶狗的样子漫山遍野的撒欢了,就算是能化形了,为了报恩变成柯基被揉一揉又是多大的事儿了!

崽能够进九州山海苑待着他们再高兴不过。

更何况貔貅说等这小妖怪化形熟练过了幼年期了,再看情况是不是把他留在里边。

这是什么意思!

这意思就是他们压根不用担心崽在幼年期夭折了!

貔貅对小妖怪比较容忍这事儿果然是真的。

犬妖夫妇千恩万谢的,恨不得把儿子连带着自己夫妻两个也倒贴进来。

当然,倒贴的想法被司先生严肃的丑拒了。

顾白想到自己回家以后就有狗狗撸了,整个人高兴得不行,走路连蹦带跳。

工作进展得也很顺利,因为是一年一次的大展的缘故,最近陆陆续续的已经有了大量展品送过来了,除此之外,展品的表单和资料也都已经发了过来。

经过筛选之后,按照从上到下的顺序,园区主楼的第三层已经开始准备动工了。

而结合3d模型配合好灯光的设计出来之后,顾白他们也已经可以开始作画了。

这画当然不是直接上墙的画,而是在那些用以装饰、强调作品,提升展览设计感和艺术气息的小装饰和道具上作画。

这都是属于顾白他们的工作。

相对应的,这一次的报酬相当的丰厚。

顾白对于赚钱一事向来是认真得不得了的。

这一次主体设计已经讨论定好了,顾白对于这方面了解不多,所以就干干脆脆的跟几个不太擅长设计的师兄一起当了壁花。

“顾小白,这些是你的。”大师兄走过来,把手里的三张设计稿交给了顾白。

顾白探头看了一眼,发觉这三张设计稿的难度并不高。

一天画完一张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就这三张吗?”顾白接过了设计稿。

“目前能动的地方也不多啊,虽然说整体三个楼层都已经设计好了……”大师兄说着,带着顾白去取材料。

设计毕竟是设计,等到展品真正运送到了,他们还是要进行一定的调整的。

按照策划案,六七月份是正儿八经动工的时候,八月到九月初这一个月,就是给他们做上墙的部分和最终调整的时间。

“这些东西画完之后就得等施工完成加上散味了。”大师兄拍了拍工作台上那一小叠设计稿。

他们团队是不接喷绘的,全都是纯手绘,价格不低。

这叠设计稿也不厚,即便是纯手绘,分成九人的工作量的话,几乎连一周都用不到。

“画完这些之后大约一个月都会比较闲,监工的话用不着你,你要是还想参展的话,这一个月……或者一个半月都可以请假,回头等正儿八经开始上墙的时候再回来也是可以的。”

顾白怀里抱着材料,手里还拎着一袋子颜料,抬头看了看大师兄,有些疑惑。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师兄,你们好像都想我参展呀?”

大师兄抿了抿唇,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顾白问:“为什么呀?”

“你不怎么关注业内不知道,如今关于你的传言都不是太好听。”大师兄微微蹙眉。

虽然顾白工作是不缺了,也并不需要面临会被人瞧不起的场面,但风评实在是不怎么好听。

主要是顾白的经历太传奇了一点。

毕业之前还是个为了金钱而奔波劳碌的穷学生,一毕业就跟开了挂一样,短短一年就一飞冲天。

一年的时间,就跟娱乐圈里那位影帝成为了朋友,公开了跟某金融大鳄的感情,还疑似跟上头有了什么联系。

这么短的时间有了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对于令人不敢相信的剧烈变化,人通常都习惯以“这人一定作弊了”的心态去揣测。

比如利用自己的身体和脸啦,比如为了往上爬不择手段啦,甚至于有个非常牛逼的代笔团队啦之类的。

而跟顾白相处过不少次的人们却并不这么觉得。

大部分从事艺术行业摸滚打爬多年,去看过顾白的画的人,也不会这么觉得。

但更多的人对于这事儿都是道听途说,自然而然的就以正常人的心态去揣测了一番。

这传言自然就好听不到哪里去。

“我的传言?”顾白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惊叹的“哇”了一声,“我也是能够有传言的人了啊。”

大师兄:“……”

重点不是这个吧。

“算了,你不知道也好。”大师兄摆了摆手,不愿多提。

顾白笑着摇了摇头:“我不在意啦,反正又影响不到我。”

第一影响不到他赚钱,第二影响不到他画画,第三影响不到他拯救世界。

换着用司先生的话说,就是人类嘴里说什么都不用在意,他们终有一天都是要化作黄土重归轮回的。

顾白多少能够猜到那些不好的传言是什么,但这并不能怪那些人呀。

平心而论,他的确是作弊了。

谁能想到他竟然不是人呢?

顾白在心中对那些普通人类道了个歉。

“所以老师和师兄都希望我这次参展,是想让那些人闭嘴吗?”顾白问。

大师兄点了点头,补充道:“你去年的那一副夕阳图也很不错,但是比不上你后来的——你懂的。”

顾白的画技进步只能用日新月异来形容,进步得实在是太快了。

如今的画作摆在他一年前的画作旁边,一年前的画作瞬间就变得黯然失色。

——哪怕这黯然失色的画放在绝大部分艺术品里,都能甩出别的作品一大截。

这样的进步简直到了怪物的程度,真的不能怪那些人怀疑顾白找了代笔。

要不是亲眼看着他画出来的,哪怕是他们几个亲近的人也要有所怀疑的。

高教授这种等级的人心里没有疑惑,那是因为他们对于绘画一道已经站在巅峰层次上了。

一个绘画者,尤其是传统绘画这一方面,哪些画作是出自同一个作者之手是非常好辨认的。

每一个技巧纯熟的画家多少都有自己的特色和技法在里边,商业作画上可能会因为某些因素有所调整,但那些自由画作上,个人风格往往都非常强烈。

顾白同样如此,他最为显著的标签,就是他那种不论是怎样的画面与色彩,都能够让人打心眼里觉得温暖向上,充满勃勃生机的个人风格。

这种风格但凡有点经验的都能够辨认出来,但架不住顾白这种近乎飞跃的大跨步实在是太过于虚幻了,让他们宁愿觉得顾白找了代笔,也不愿意承认有人能够进步得这么快。

这简直是怪物级的!

“所以我们觉得,用实力来让他们闭嘴是最合适的。”

大师兄对于这种情况多少还是感到有点不愉快——顾白可是他们超喜欢的小师弟!

人心都是偏的,他们自然是偏向于顾白。

“可是我拿画参展的话,他们也能说是代笔呀!”顾白说着,想到今天跟白泽告别之后的心思,隐隐的有点动摇。

大师兄把这个事情也考虑进去了,干脆的说道:“所以最好是把你创作的过程给拍下来。”

顾白“啊”了一声,他倒是没想到这个。

“我再考虑一下吧。”顾白说完,指了指摊开的画布,“我先把这个画完。”

大师兄见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点了点头,拍拍顾白的肩,转头走了。

顾白垂眼瞅着眼前的画布,一边刷着底胶一边琢磨着自己之前不成熟的想法。

他的想法其实非常简单。

——这次展览的主题是风暴。

白泽和司先生他们都说,天外天尽是罡风和劫雷。

罡风和劫雷,加在一起总结一下,不就是风暴了嘛。

顾白刷完了底胶,摸出手机算了算日子,惊觉去天外天采风这事儿,时间上来算竟然是允许的!

顾白收回手机,看着正在一点点渗透晾干的底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分享到:
赞(99)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这里有个沙发!我先试试!!

    破云女孩我2019/09/19 21:11:38回复 举报
  2. 给我留个椅子!

    金凌的舅妈2019/10/02 17:35:36回复 举报
  3. 不和你们抢,溜了溜了

    小妖怪2019/11/06 23:29:23回复 举报
  4. 趁着人少,我来挤挤

    读者2019/12/08 13:11:23回复 举报
  5. 懒得挤,捕块地毯就是龙椅~~(美滋滋)

    凡锦2019/12/12 19:07:00回复 举报
  6. 懒得抢,站个地板就是贵妃榻~
    (这么说我和楼上还能凑个cp。。)

    江湖道长2020/01/04 16:52:41回复 举报
  7. 所以只剩天花板了吗

    想长高2020/03/02 08:37:51回复 举报
  8. 我吊风扇上等着
    顾小白去天外天采风……

    奇迹停停2020/03/03 13:26:36回复 举报
  9. 不抢了,吊扇上系一道就是吊床
    嗝儿~

    兴郁2020/03/11 14:04:51回复 举报
  10. 我……吸天花板上!?

    小北2020/04/08 11:09:51回复 举报
  11. 就我一个关注到了“去天外天采风”?!

    陆小瑾2020/04/12 14:50:25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