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 61 章

第六十一章

司逸明目送着顾白浑身灰暗的回了屋, 想了想,跟了上去,堵住了顾白准备关上的门。

顾白疑惑的看向他:“司先生?”

司逸明也不知道自己干嘛来了。

他虽然觉得本体这种东西其实怎么样都好, 反正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保持人形的, 但是看顾白这副样子,司逸明总觉得他得做点什么才行。

至少……转移一下顾白的注意力?

司逸明垂眼看着顾白,满脸严肃, 满脑子都在想怎么转移顾白的注意力。

顾白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忍不住往后怂了怂,抬眼瞅瞅司逸明, 对上了视线之后呆了一瞬又迅速挪开。

“司先生?”

司逸明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嗯。”

顾白愣了愣:“还有事吗?”

司逸明思来想去,然后低头看了看表,发现这才下午一点半。

很好,来等晚饭的借口不成立了。

司逸明再一次陷入了沉思之中, 眼睛还瞅着顾白一眨不眨,脑子却都快被他翻烂了。

顾白懵逼的看着堵在他家门口的镇楼神兽,像是想到了什么,主动开口说道:“我新买了辆小电驴,停在您车旁边充电了。”

“小电驴?”司逸明回忆了好一会儿那是什么,然后才点了点头。

这一点头,还想问顾白为什么买小电驴不买台车。

实在舍不得, 几万块的二手车也有啊。

哦对,顾白舍不得。

司先生一下子就抓住了点,开口问顾白:“你攒多少钱了?”

顾白一愣:“啊?”

“我第一次找你画画的报酬, 不是一支股票吗?”司逸明提醒道,“你不要再继续攒本金了,攒不完的,直接把现在的本金给我好了,我帮你做。”

顾白算了算自己的钱,想到接下来会挣到的钱,有点犹豫。

本金越多挣得越多这一点他是很清楚的,一直就想着多攒点本金再去赚大钱。

但是最近他工作几乎没有空窗期,钱也是大笔大笔的赚。

说本金攒不完,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顾白想到自己挂在卧室里那副貔貅图,想了想敛财神兽司先生,于是干脆的从兜里掏出了银.行.卡,交给了司逸明。

但司逸明没接,他直接推着顾白进了门:“等我一下。”

顾白点了点头,然后就看着司先生拎着他的笔记本电脑过来。

顾白拿起地上的包裹进了屋,一边拆着包裹,一边目送着司先生进了书房。

他低头看了看包裹里的家用打印机,想到已经快变成司先生办公室的书房,干脆就把打印机搬进了书房里。

然后乖乖把银.行.卡和密码以及身份信息一股脑给了司逸明。

“行了,做你自己的事情去,然后等着发财就好。”司先生说道。

顾白一听,先前的阴霾瞬间一扫而空,两眼发亮:“躺着看钱飞过来吗?”

司逸明抬眼看看他,答道:“站着坐着躺着都行。”

顾白激动的蹦了两蹦,趿拉着拖鞋去给司逸明泡了杯茶。

司逸明看了一眼茶水,又说道:“翟良俊那边那个纪录片在筹备了,已经准备开始拍了。”

“好快啊。”顾白惊叹。

司逸明点了点头:“资金到位自然是快的。”

顾白想了想,还是问道:“第一集是准备做的什么内容啊?”

“翟良俊说,主题是水彩。”

顾白“哇哦”了一声,脸上显出了几分高兴来。

水彩对于外行来说也属于很直观的美,不像素描之类的基础功一样,对不懂画画的人来说,后者就是“哇好**”,而前者画好了,是一种非常直观的、谁看了都会赞叹一句的类型。

同时,它又不像其他方面一样艰涩,对于人文纪录片的第一集来说,的确是个非常好的选择。

不过纪录片这种东西,除了专业的顾问团队、优秀的导演和摄影之外,文案也尤其的重要。

但这一点并不是顾白需要担心的,知道那边很顺利,顾白就很开心。

能够让自己喜欢的东西更加大众化的推广出去,为什么不开心呢?

能够让那些在艺术这一条道上顽强奋斗了一辈子却并不为众人所知的老艺术家在荧幕上留下些痕迹,为什么不开心呢?

这是很值得开心的事呀。

顾白早就忘记了拍这个纪录片的起因,就单纯的为此而感到万分的欣悦。

司逸明看着顾白高高兴兴的跑上了二楼,喝了口茶水,浅浅的叹了口气。

太好忽悠了,太健忘了,也太天真了。

不过也挺好,司先生放下了手里的杯子,嘴角挑起了一丝愉快的弧度。

他就是喜欢这种天真。

顾白跑上二楼,正如司逸明所说的,他该干自己的事情了。

比如他该开始动手画博物展览馆那个项目的设计图了。

对于要提交给师兄那边的设计稿,顾白胸有成竹,下起笔来一点都没带停。

顾白很执着,他说想画玄武,交上去给审核的稿子就是玄武。

那样令人震撼的轮回之景,只是默默的不为人所知实在是太可惜了,哪怕人们只当这是传说或者单纯的谈资呢。

又或者只是单纯的欣赏这么一幅画作也好。

顾白就是希望更多的人知道,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有那么多厉害的家伙在默默努力的维持着世间的一切。

即便不被选中放到墙上去,顾白他肯定也是要自己画下来的。

顾白有点小固执的想着,下笔没有一点犹豫。

直接用水彩上纸的草稿在他手中逐渐成型。

那是一片黑白分明的世界,天是黑的,幽冥也是黑的。

白色的荒原与幽冥界限分明,也拢上了一层暗色。

然后一片黑暗的幽冥上被画笔勾勒出了一只玄龟,它背上龟甲斑驳,漆黑的水流从它背上如瀑流般倾泻,而他脚下的幽冥也沸腾翻涌起来。

它昂首,嘴张开,耳边仿佛能听到源自亘古的长鸣。

顾白看着画面,然后低头开始混起合适的绿色。

水彩的晕染效果画起极光来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顾白细心的涂抹着,在底部便不再使用晕染的手法,而是勾出了一条蜿蜒的浅绿色洪流,这绿色温柔轻软,洪流之外还有不少落单的成群簇拥着的小光团。

在这条光的洪流最前方,一条花纹艳丽的灵蛇正带领着它们,向着幽冥的尽头一头扎下去。

这是顾白从灵蛇夫人哪里所得知的,她的引渡方式。

跟玄龟先生不同,她是直接飞上去牵引着那些亡魂回归幽冥尽头的。

于是顾白将他们都放到了画上。

绿色的光成了这片天地唯一的光源。

顾白熟练的给画面添加着环境色,然后又在幽冥的尽头用比光的洪流更浅淡的绿,晕染出了一条水与天的分界线。

顾白把画刷放进旁边的水桶里,看着这幅他几乎没有动脑、完全就是按照当时所见而落于纸上的画作。

这画看起来冷冰冰的十分昏暗,但又莫名汹涌,一眼看去满心都是沉郁和死寂。

但在那绿色覆盖于上的时候,画面顿时又奇异的生出了一丝温柔的向往来。

顾白长舒口气,无比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进步了。

怪不得都说要画自己所了解的、亲眼见过的、给予过极大冲击的场景和物品。

顾白想。

作画者画出那些被自己的记忆和精神赋予了特殊印记的画面时,画面之中的感情会尤为丰富灵动。

就比方说顾白如今画好的这个稿子。

绿色光亮的温柔与热闹几乎要透出画来,恍惚之时耳边仿佛能听见玄龟的长鸣。

一声又一声的,悠长而古老。

顾白简直要舍不得把这幅画交上去了。

他坐在画架前边,犹豫了好一阵,最终还是一咬牙,决定上交。

没关系,以后一定还能画出更好的画面来,顾白想。

他的目标可是以天地为画布,构建一个蜃景。

区区纸上作画而已,他一点都不心疼!

顾白一边想着,忍着心痛,从画架前站起了身。

这次跟以往不大一样,除了稿子之外,顾白还得附带上一些解说资料和设计思路。

顾白酝酿了一番,盘腿坐在放着笔记本电脑的小矮桌前,用一指禅艰难的打好画作介绍的草稿,又对这百来字反复修改润色,最后搜了一圈玄武的资料挑选筛减了一番,才满足的拿着u盘跑下去准备打印资料。

他下了楼,发现司先生坐在了客厅里。

而除了司先生之外,还有一只瘦了一圈的狐狸精。

狐狸精敏锐的捕捉到了属于顾白的脚步声。

他一翻身爬起来,在顾白还没来得及打招呼的时候,一个猛扑过去,看都没看就开始干嚎:“顾小白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

顾白看着一个箭步挡在他面前的司逸明,听着翟良俊的干嚎,愣了好一会儿,点了点头,意识到翟先生看不到之后,赶忙开口说道:“我可以帮忙的,但是翟先生,您先放开司先生吧……?”

狐狸精的干嚎戛然而止。

他惊恐的看了一眼自己抱着的人,一抬头就对上了司逸明的死亡视线。

翟良俊感觉自己浑身毛都齐刷刷的竖了起来,一蹦三尺高,秒速退到了玄关。

这真不能怪翟良俊。

因为不管是司逸明还是顾白,都是一身貔貅气味,对于十分信任自己嗅觉和听觉的狐狸精来说,他怎么都不会扑错人的。

谁知道司逸明会突然挡在顾白前边!

占有欲太过头了吧!

翟良俊在司逸明的注视下打了个哆嗦,整只狐狸都怂成了一坨,贴在门边边上,隔着一个客厅喊话:“顾小白我想找你画画啊!”

顾白看了看司逸明,又看了看翟良俊,觉得这两人之间食物链箭头恐怕是永远都改不了的。

于是他没说别的,而是干脆的点了点头:“没问题啊翟先生,您想要什么样的画?”

顾白说完又很高兴的分享道:“我画画又进步啦,一定能比之前画得更好!”

翟先生忍不住也跟着高兴了一小会儿,然后继续怂在门边,小声道:“就……就画个貔貅,要物业中心那么大的,我回头挂物流公司总部去。”

“很急吗?”顾白问。

翟良俊猛摇头:“不急不急!”

顾白点了点头:“那可能得等一段时间,我手上有别的工作。”

“没问题!”翟良俊满口答应。

顾白对于自己又接了个单子这事儿感到美滋滋的,完全忘记了交易应该提报酬,转头拿着u盘,一步三蹦跶的去书房打印资料去了。

然后司逸明开口了,他说:“报酬。”

翟良俊一听是司逸明开口,心口登时一痛。

但他还是坚强的挺住了,一拍胸脯:“随便开!”

司逸明眼里的杀气顿时消下去不少,然后他教训道:“别乱扑人,你又不是狗,成天抱着别人,黄亦凝看到了会怎么想!”

翟良俊震惊的看向了司逸明。

我以前扑谁都没见你逼逼过,扑顾小白咋了!

做妖不能这么双标的司逸明!

翟先生心中怒斥着这只貔貅,然后看着浑身财气四溢的镇楼神兽,怂唧唧的点了点头。

分享到:
赞(146)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顾小白很天真,司先生喜欢天真的人
    所以司先生喜欢顾小白!

    余秋秋2019/08/11 17:37:19回复 举报
  2. 啊,又看到秋秋了,,,,,

    啦啦啦啦啦啦2019/08/14 10:15:37回复 举报
  3. 一楼说的很对!

    匿名2019/08/18 09:33:10回复 举报
  4. 有人眼熟我吗?

    振翅·高三党·飞过星港2019/09/14 06:34:00回复 举报
  5. 有的啊!高三加油喔!

    金凌的舅妈2019/09/21 16:22:05回复 举报
  6. ⊙∀⊙!!!!

    临汐2019/10/05 10:11:43回复 举报
  7. 翟良俊:脸上笑嘻嘻,心里……

    绾绾2019/10/10 12:50:39回复 举报
  8. 逸明泡了杯茶。
    ——看成了透明
    做妖不能这么双标的司逸明!
    ——看成了做狗
    我是不是快瞎了(害怕)

    小妖怪2019/11/06 13:18:38回复 举报
  9. 楼上别担心,没得救了,啊还有的救~

    江湖道长2020/01/03 11:02:43回复 举报
    • ???我啊后面的呸被吞了???输入法!给我解释一下!!

      江湖道长2020/01/03 11:03:42回复 举报
  10. 水彩真的难搞啊各位6眼泪了

    快乐水饺饺2020/05/12 18:33:27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