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 49 章

第四十九章

顾白看了那张照片好一会儿, 抬头看向翟良俊:“这是分开的吗?”

顾白指的是画像上的蛇和龟。

这张照片拍得并不好,倾斜得厉害,还有点走形, 细节根本看不清楚。

“分开的, 分别是灵蛇和玄龟,你看过心里有个数就好了,回头到了玄武那里, 有画像的。”翟良俊解释道。

顾白拿着那张照片, 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这个画像跟司先生那张是一样的吗?”

翟良俊点了点头:“都是白泽画的。”

顾白一愣, 对于今天新听到的这个名字生出了一丝好奇。

他拿着照片,想了想,还是没能按捺住:“白泽,是那个传说里的白泽吗?就是通晓天地万物的那个。”

“是啊。”翟良俊点了点头, “这些都是他们当年偷偷从白泽画的那一堆精怪灵物的画卷里摸出来的,后来流传在外边的都是摹本。”

顾白惊叹的“哇”了一声,看着手里的照片觉得真不得了。

之前他看到司逸明给他的那张貔貅图,就觉得绝对是顶尖大家画的,顾白也学过一点水墨画的皮毛,很清楚要画出那种扑面而来的锋锐感有多难。

水墨不同于其他色彩丰富的绘画流派,它无法利用利落的线条和明艳的色彩差来凸显对比, 从而达到对观者视觉冲击的目的,水墨画讲究形意,做不到像油画那样几近真实的表现, 而是更加的注重动态抓拍一些。

以形达意,又以意来塑形,要达到这样的境界,没个几十年的刻苦练习是达不到的,另外还得对这方面有一定的天赋。

反正顾白对于水墨画是放弃治疗了,比起水墨画,他对那些颜料油泥混合而成的色彩有着天生的敏锐,自然是不会绕个大圈子去学水墨的。

白泽一定画画一定非常厉害,顾白想。

“之前司先生不告诉我画是白泽画的。”顾白小声嘟哝。

翟良俊倒是理解:“怕你去找白泽吧,白泽之前应了黄帝的话,画完精怪图之后元气大伤,记性就不太好了。”

顾白愣了愣:“元气大伤?”

“灵画不是谁都能画的。”翟良俊站在顾白身边,说道,“白泽画完之后就说再画就变成白泽干了,说完就沉睡了几千年,醒来之后……”

翟先生指了指自己的脑子:“之后这里就不太好了,经常是前脚说完的话后脚就忘。有妖怪偷偷摸摸找他画灵画,白泽也忘记自己不能画了,后来要不是我们发现及时,白泽就真的被榨成白泽干了。”

后来司逸明押着白泽让他自己写了一幅墨宝挂在了墙上,写的是:拒绝画灵画,不当白泽干。

每次白泽看到挂墙上的书法就会想起这件事,这才勉勉强前的把这只失智神兽给稳了下来,虽然偶尔还会出些意外,但也算是保住白泽一条兽命了。

“所以啊顾小白,你真的很重要。”翟良俊苦口婆心。

全华国的妖怪都眼巴巴的看着蓬莱的蜃景馋得要命,现在有个能够画灵画还没后遗症的,那些妖怪一个个眼红得都要滴血了。

翟良俊说着,看了一眼外边再一次打起来,这次却连原型都没有变回去的两个,在发觉他们在照着彼此的脸捶的时候,忍不住嘶了一声,摸了摸自己英俊的脸。

翟先生想了想,还是过去把门给关上了。

顾白拿着照片,视线被翟先生挡住,倒是没有看清楚外边是个什么战况,但没像之前一样看到两头巨兽相互撕咬,一会儿龙吟一会儿兽咆的,顾白是大大的松了口气。

“那爸爸之前说,带着我两百多年了?”顾白仰头看着端着茶杯坐到他身边来的翟良俊,“可我不记得有那么久啊。”

“我也不记得我成精之前的事情,不管是妖怪还是灵物都这样的。”翟良俊喝了口茶水,“成精呢,就是渐渐生出了灵智,这期间是会有一段转变期的,意味着你已经从低层次的物种飞跃到了另一个阶层,讲白了就是换了个物种了,你总得有个适应的时间。”

这期间也挺危险的,那颗老参就是在成精路上被顾朗这个半路杀出来的拦路虎给弄死了。

他们这种动物草木成精,撑死了也就花个几十年,但像顾白这种天生地养的灵物,那是以十年为单位来算的。

这期间,绝大部分精怪都会选择沉睡,将自己的活动水平降到最低,保持最普通最平凡的存在感,免得被逮住变成那些已经成精的妖怪们的大餐。

而这个转变期间,被称作蒙昧。

相当于人类的婴儿阶段。

人类会记得婴儿阶段的事情吗?

不会。

所以妖怪也基本都不记得蒙昧时候的事情。

“不过我挺好奇你本体到底是什么的。”翟良俊咂咂嘴,“应该只有等白泽回来了,他虽然记性不好,但是什么都知道,问他他就能想起来回答。”

顾白瞅着照片,摸摸衣兜里拿出了一只铅笔,却没有找到能够打底稿的画纸。

他顿了顿,只好继续跟翟良俊扯淡:“白泽去哪了?”

“亚马逊雨林吧,这么久还没回来,估计是每天都蹲在林子里思考他是谁他在哪他为什么要去那里。”翟良俊随口答道。

他们倒是一点都不担心白泽在外边出问题。

因为神州大地之外的那些妖怪没一个能打的。

就算是不擅长打架的白泽,出去了也是横着走,何况白泽天生自带亲和buff,去外边可比在本国呆着安全得多了。

而且神州大地真要发生什么大事,他白泽回来得比谁都快。

顾白欲言又止:“……”

你们神兽是不是除了司先生没一个靠谱的。

翟良俊觉得这个问题他没法回答,于是假装四处看风景,却看到了顾白手里的铅笔。

缺了画纸。

“你画纸在车里?”翟良俊问道。

顾白点了点头。

他本来只是准备随意逛逛这个妖怪集市开开眼,就跟着司先生去深山里找他爸的,所以压根没准备动车里的东西。

结果没想到直接就撞上他爸了。

“我给你去拿。”翟先生说着,慢吞吞的走了出去。

这个厅堂里没人了。

顾白轻轻眨了眨眼,将照片放到了一边,深吸口气,低头看着单反里这两天拍的照片,看着他拍的饕餮和貔貅打架的照片,使劲儿拍了拍自己的脸。

感觉到疼痛之后,他又低头看了看照片,发现并没有变化之后,露出了恍惚的神情。

好吧,看来这真的不是能以梦境来解释的事情。

顾白把单反里的照片挨张删掉,重重的叹了口气,抬头看向翟先生留下来的门缝。

顾朗和司逸明已经没有在打了。

他们在对峙着,好像是在谈什么条件。

顾白尊重他爸,也尊重司逸明,这俩看起来是有不可调和的矛盾,而顾白本身对妖怪是怎么处理矛盾的也并不了解,翟先生说他们打架是常态,根本不用管,顾白也就尝试着去适应这个常态。

虽然还是会担心,但只要不会出事,顾白还是勉强能够接受。

可能这就是妖怪吧,顾白想,不过看起来对他的影响不大。

——至少在真正看到自己变成非人类的模样之前,顾白并不觉得自己的生活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顾白很清楚,他自己对于周边环境的适应性是相当强悍的。

当年一觉睡醒发现老父亲不见了,他慌了没一会儿就镇定了,现在只不过发现老父亲不是人而已……

哦,他自己也不是人。

……这个事情好像比当年他爸神秘失踪还要刺激一点。

这么想来,他适应性和动手能力这么厉害,好像还真不是普通小孩子能干得出来的。

发现他爸不见那会儿他干了什么来着?

也没哭,而是感觉到饿了,就跑去厨房给自己煮了个面。

吃饱了之后打了个110,跟着警察叔叔去所里走了一圈。

那会儿那个老警察说是特殊情况,但不用担心,然后就被送回家了。

顾白把手里的相机放到旁边的茶几上,慢吞吞的揉着之前被自己拍痛的脸,回忆着以前。

他小时候脑子好像的确是比同龄孩子机灵聪敏一些。

打小成绩好,还有画画天赋,没有一点小孩子的浮躁,整个人都特别沉得下来。

顾白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自己这二十多年,把他并非普通人类的身份带进去之后,竟然发现很多都被他自己用天赋之类的蹩脚解释给敷衍过去的事情,都变得合情合理了。

顾白摸了摸自己“嘭嘭”跳得飞快的心口,觉得自己现在非常需要睡一觉冷静一下。

等到翟良俊揣着顾白的速写本过来的时候,发现顾小白已经靠着椅背,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盹了。

翟先生精明,知道顾白其实从看到司逸明变回原形起就紧绷着神经,而这两天看着顾朗跟司逸明打架的时候,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的了。

安抚顾白这种事,司逸明做不来,顾朗也做不来,狐狸精也做不到。

但让顾白一个人待会儿,冷静一下,却是可以的。

到底还是人类养大的,对这种事情的接受度并没有想象中的高。

不过也算接受得快了,翟先生想着,至少顾白一直在努力调节努力接受,而没有直接晕过去。

九州山海苑里那两个现在已经转修真的人类,当初知道自己的伴侣是妖怪的时候,无一例外的全都晕过去了。

顾小白不愧是天生地养的灵物,以后长大了可就是,精神强度就是比人类高。

翟良俊轻轻把手里的速写本放下,转头看向踏步走进来的顾朗和司逸明。

顾朗和司逸明看到打盹的顾白,脚步齐齐的放轻了。

司逸明面无表情的给了顾朗两个半透明的大概拇指盖大小的小圆盘给顾朗。

那玩意儿翟良俊认识,是这个时代相当难得的通讯法宝。

毕竟打从灵气大退之后,通讯法宝就不怎么顶用了,跟人类传递信号是依靠电磁波一个道理,当年的通讯法宝依赖的是随处可及的灵气。

现在灵气无比稀薄了,通讯法宝也就退出了舞台,司逸明给顾朗的,是花了老大功夫才琢磨出来的新的通讯法宝,只要是有氧气的地方就能够相互沟通,比卫星电话好用。

因为炼制难度过大,所以有市无价。

翟良俊有点眼热。

顾白似有所觉,迷迷瞪瞪的抬眼看向门口。

顾朗大步跨过来,一把把他乖崽抱起来,摸出顾白衣口袋里的手机,把其中一个小圆盘夹进了顾白的手机壳里。

然后把手腕上的黑色编织手绳给撸了下来,套到了顾白另一只没有挂貔貅手串的手腕上。

这手绳里边的东西是顾朗仅存的老本了,其中包括了他给顾白抓的那颗老参。

顾朗本身是不在意什么财产之类的东西的,交给顾白反倒更有用一些。

“乖崽,保持联系。”顾朗说道,“要是被欺负了就叫爸爸回来。”

迷迷糊糊趴在顾朗肩上蹭来蹭去的顾白一愣,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您又要走吗?”

“嗯。”顾朗点了点头。

不是所有神兽都跟司逸明一样还勉强能够交流的,顾朗的确不怕跟那些神兽死磕,但可能会牵扯到顾白。

主要是因为顾朗当年得罪过睚眦,跟他掐架的次数还不算少,这个神兽报复心太强了,万一扯到顾白,小崽崽可不是那么容易能够逃过成年神兽的报复的。

而且,凶兽之间也是打得很凶的,说全世界都是他们的敌人,就是字面意思。

挑来挑去,司逸明还是靠谱的。

而且白泽很信任司逸明,顾朗就算不爽他乖崽浑身都是貔貅气,但也清楚这样刚刚好。

顾朗还觉得他其实能揣着顾白一起跑,可惜成长期的变数实在太大了。

至少顾朗就没法在顾白灵魂出窍的时候,从邪气魍魉的浪潮里护住他。

被司逸明骂了一顿之后,顾朗虽然心里不舒服,但也知道不妥。

顾白失望的看着顾朗。

“那之后是要去哪?”顾白问。

顾朗想了想,答道:“亚马逊雨林吧,去找白泽。”

分享到:
赞(148)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哦哦哦(´-ω-`)我真的觉得白泽饕餮有可能

    匿名2019/06/29 03:27:44回复 举报
  2. 楼上加一

    余秋秋2019/08/11 15:06:22回复 举报
  3. 我也是啊楼上的楼上

    匿名2019/08/16 19:31:35回复 举报
  4. 白泽饕餮叫什么呢
    就叫顾白嘛??

    某只等七爷的z.2019/08/29 00:13:16回复 举报
  5. 嗯……朗泽?emmm

    抓住某z的七爷2019/08/29 11:07:09回复 举报
  6. 哦哦,找白泽呀~

    小妖怪2019/11/06 03:56:39回复 举报
  7. 顾朗和白泽绝对有一腿!

    2020/01/02 01:33:49回复 举报
  8. ~~~爸爸要去找你妈妈啦~~~乖崽要乖哦~

    戏精江湖道长(伪饕餮顾朗)2020/01/02 22:24:35回复 举报
  9. 怎么还不在一起呀…(*>.<*)

    匿名2020/02/15 21:35:58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