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请柬

田园派的长老走进掌门的院子里时, 发现掌门正在看一份请柬, 表情纠结又复杂。

见到他进来,掌门把请柬放到桌上:“你也收到了?”

长老神情有些微妙, 把请柬掏出来放到掌门面前:“掌门,我们要去吗?”

两年前的春天, 浑夕山出现异象, 他们各大门派赶过去的时候, 正好遇到符离道友散去修为, 以身压阵, 最后消失在阵心的场面。

无数光点从阵中飞出,像是夏夜中的萤火,美丽极了。在黑暗的夜晚, 变成了点亮希望的星火。

他们怔怔地看着这些萤火,半晌无言。一个性格比较活泼的弟子呆呆看了很久, 喃喃道:“这是什么?”

“这是魂灵, 大概……”田园派长老低头看着地下,“大概是那些用来启阵的妖修魂魄, 被释放出来了。”

他没有告诉小辈,这些锁在阵中的妖魂,本该被阵法吞噬, 消散得无影无踪,而不是在阵法停止后, 被渡魂获得轮回新生。

符离是怎么做到的, 他想不明白, 也不愿意细想。活到他这把年纪,好奇心已经不重了。

“掌门,符离道友他……”

他沉默摇头,一饮一啄,很多事都会付出代价。符离道友……

以身抗妖,身死道消。

明明浑夕山的异像已平,可是他们却高兴不起来。

庄部长浑身是血,神情茫然。

符道友的几个长辈也呆呆站着,他们的眼神修真者们十分眼熟,就像是陡然失去了孩子的长辈,就连哭的本能都忘记了。

那天晚上,田园派长老在浑夕山上站了整整一夜,直到朝阳升起,世界重回光明,他才动了动自己有些僵硬的双腿,转头去看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庄卿部长。

看着庄卿的背影,他突然觉得,庄卿虽然还活着,可是他身上却没有一丝活气,仿佛已经死了。

在那瞬间,他甚至觉得庄卿会随符离道友而去。然而就在他出现这种想法时,庄卿的手机闹钟铃声响了。

“庄小龙最帅,庄小龙最乖,早早起床,符哥给你么么哒。”

这个声音欢乐中带着几分搞怪与欢乐,但是这份欢乐在此刻,是如此的不合时宜。

然后他就看到,庄卿这个从不在他人面前显露感情,沉默寡言的龙皇,竟然抱着手机跪在地上痛哭失声。

他没法形容这种哭究竟是何等的痛哭,只觉得山河黯淡,山风呼啸,心里凉得生疼。

朝阳照遍大地,却照不亮跪在地上的庄卿。

留在田园派掌门记忆中的,只有庄卿无声痛哭的样子,还有他身后长长的影子,还有山间灿烂的阳光。

阳光太过灿烂,那长长的影子,便格外的黑暗。

庄卿与符离的恋情,在修真界与人间界闹得轰轰烈烈,最后却以这样的方式戛然而止。很长一段时间,庄卿都没有在外界露面。过了很久很久,庄卿再次出现的时候,似乎又是那个能够顶起半边天的庄部长。

然而再也没有人敢提起符离这个妖修,也没有谁看到庄卿露出过苦恼、愤怒或是高兴的表情。

仿佛活着的,不过是行尸走肉,看似完美无缺,实际上留在外面的只是一个空壳,内里早就消失不见。

然而时隔两年,当所有人都以为,庄卿再也不会爱上谁的时候,他却发出了请帖,火红为底,烫金的喜字,耀眼得让人觉得不太真实。

翻开帖子,上面的内容更是让人心惊胆颤。

新郎庄卿与符离?

可是符离道友不是死了吗?

【我们跨越时光与山河终于相遇,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请柬上这句话,田园派掌门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最后不得不承认,庄卿疯了。符离身死道消,连一缕魂魄都找不到,又如何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而且婚礼的日期还订在这个月的十八号,也就是八天后。两年前,庄卿与符离原定好的结婚日期,也是这一天。

缺了一个新郎的婚礼,又怎么能完美,庄卿……竟是以这样的方式,决定与符离道友在一起吗?

“掌门,庄部长会不会……”田园派长老想说,庄卿是不是疯了,可是这话说不出口。不仅他说不出口,其他收到请柬的妖修人修也都说不出口。

两年前的那场浩劫,符离道友付出了性命的代价,庄卿与他情深似海。现在修真界与人间界能如此安宁,几乎是站在符离道友的尸骨上,他们说不出这种话。

“去吧,准备厚礼。”田园派掌门合上请柬,“去的时候,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大家心里都要有数。”

结阴婚就阴婚,反正修真界恋爱自由。

接到庄卿请柬的龙族们心情比人修更复杂,以庄卿与龙族的关系,他的结道大典能够邀请龙族去参加,龙族已经是喜出望外。但是当他们看到另外一个新郎是符离后,这份喜就变成了惊与无奈。

龙皇就算要与一个普通人类结为道侣,他们都不敢说什么,可是符离不是死了吗?

与一个死了的妖办婚礼,婚礼日期还是两年前没有成功举办婚礼的那一天,这是什么意思?

办阴婚?

且不说办阴婚本就是人间界的陋习,符离那是身死道消,连魂魄都没有留下,办阴婚有什么用,陛下这是思恋成疾,疯了?

然而龙族们凑到一块讨论很久以后,最后竟无一龙反对。

死去挚爱的日子,太苦了。

若是这样做,能让陛下开心一点,他们龙族不会有半点妄言,也没有资格妄言。

整个人间界与修真界,都欠着符离一份因果,他死了,这份因果就算作遗产,放到了庄卿这个未婚夫身上。

谁也不忍心在这件事上说出半点不妥。

水族的妖修们不仅要去参加这个结道大典,而且还按龙皇大婚最高规格来准备礼物。由于时间太短,他们来不及四处寻找宝物,干脆打开各自的龙宫仓库,开始清点贵重物品。

“青衍长老,这是我们备下的礼单,请您过目。”龟相把礼单递到青衍手上,青衍看了一遍后摇头,“太轻,再加。”

“可是这已经是我们青龙族礼仪记载上,规格最高的礼单了。”龟相有些犯愁,现在地主家也没有余粮,送出去这么多东西,青龙族也要掏空不少。

“若没有符离道君,我们也不能坐在这里讨论礼物规格的问题。”青衍神情平静,自从他因为雷劈落下残疾,庄卿成为龙皇,符离为了人间界自愿赴死后,他整个龙就变得平和不少。

以前他为自己不能成为国运龙而不甘,但是看到庄卿与符离的所作所为,他开始明白,无法为人间界付出这么多的他,是永远不可能成为国运龙的。

运,兴亡承替也,他承担不了这么大的责任,所以注定得不到这份荣誉。

“我明白了。”龟相见青衍主意已定,便知道这件事不可再商量了,他取回礼单,“我这就回去重新准备。”

还是去宝库扫一扫,看看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吧。

三月十八,宜嫁娶宜搬迁宜开市,诸事皆宜。

从没有接待过外客的飞宫正门大开,无数法器炼制的侍者穿梭其中,飞宫中百花齐开,仙乐飘飘,若是有普通人类误入,一定会以为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宫。

朝阳的光辉照耀在飞宫上,飞宫发出金色的光芒,绚烂夺目。

前来贺喜的宾客们在云头远远看到这座宫殿,忍不住在心中暗暗称奇,何等精美的宫殿,里面的防御阵法更是见所未见,真不愧是上古大妖们炼制的法器。

得知符离的长辈们,竟是凤凰、白泽、当康、朱雀这类有名的瑞兽,整个修真界都已经认定符离是瑞兽,不然怎么做出如此伟大的举动?

在正门口虽然没有看到新郎,但是宾客们一点都不介意,各个把沉甸甸的贺礼送上,还彼此交换一个眼神,他们的表情是欢乐一点,还是肃穆一点?

太欢乐不合适,太肃穆好像也不太好。

好在很快就有人满脸微笑地迎接他们进门,这个人他们都认识,是管理处的楚余队长。看着对方光着脑袋,笑得满脸灿烂,好像今天真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好日子,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这个楚余跟在庄卿身边多年,既然他都能笑得这么开心,那么他们把表情表现得欢乐一点,大概也是没关系的。

走进内门,就看到身着华丽喜服的庄卿站在那里,常年没有变化的脸上,竟然带着暖融融的笑意:“欢迎各位来庄某的结道大典,里面请。”

众人心想,庄部长这一脸的笑,怎么像是失去了理智,完全忘了符离道君已经不在世上的事实?

大家不敢在脸上露出异样,纷纷挤出笑容,恭祝庄卿结道大喜,至于“生生世世永不分离”这种话,他们实在说不出口,这不是祝福,是拿刀子往庄卿心口上扎。

就在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回廊上有人扯着嗓子在说话:“庄小龙,这么早就有宾客来了?”

嗯嗯嗯?

众人再度想,现在人间界的声音合成技术真成熟,这个声音听着,就像是符离道君本人在说话似的。

还有声音响起后,庄卿脸上那温柔缠绵的笑,让他们一阵阵心惊。

看来是真的疯了。

他们心里又是感慨,又是难过,一时间竟不知该以什么表情来面对,只好扭头往走廊上看,以免让庄卿发现他们尴尬的表情。

不过……

站在回廊上符离道君的身影,也是高科技投影技术吗?

咋弄得跟真的似的?

别说庄卿道君,就连他们都要以为这是活生生的符离道君了。

分享到:
赞(11)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