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停电

第一次出现在这种场合, 符离一下车, 就听到四处喀嚓声不断,若不是妖类天赋异禀, 他可能会被镁光灯闪得睁不开眼。

庄卿回头看了符离一眼, 侧身帮符离遮去一半的灯光,等他适应了现场氛围, 才与他并肩走在红地毯上。这条红地毯很长很宽,两边警戒线外,挤满了国内外媒体记者,再远一点是买了观赏票的粉丝,他们举着灯牌,为自己心爱的偶像造势, 态度比几百年前信神佛的信众还要虔诚。

尽管符离与庄卿并不是娱乐圈人物,但是他们的出现,仍旧引起了不少女孩子惊艳友好的尖叫, 原因无他, 因为两人身材比例实在太好,就像是按照黄金比例长出来的一般,相貌也各有千秋,尤其是庄卿那张脸,对于女人而言, 简直就是通杀。

“现在向我们走来的两位贵宾,是长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庄卿先生,与他的特别助理符离先生。”主持人以高昂的情绪, 介绍着长隆这次捐献的车队与善款,现场的拍照声更多了。

有钱长得帅还年轻的成功人士,实在是难得的珍宝,对信息比较敏感的记者,靠着几张帅照,就可以写出几十篇跌宕起伏的稿子,这个难得的机会,谁愿错过呢?

重点是,这位年轻俊美的董事长还不走寻常路,不仅没有带女伴,还带自己的特别助理来一起走红地毯,这里面可以做的文章实在太多太多了。

符离听着四周的尖叫声,维持着笑容小声对庄卿道:“这些人类真讲礼貌,怕我们尴尬,还特意暖场。”

看着他润泽的唇角,庄卿觉得,自己不该让一只兔子的审美点与人类相似。想明白这一点,他微笑着点头:“嗯,这些人类都很友好。”

符离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两分。

“董事长,请您与助理先生停下合拍一张。”有胆子大的记者吼了一嗓子。

庄卿脚下一顿,十分自然地揽过符离肩头,停下脚步让这边记者一阵猛拍。

记者们也没想到高高在上的长隆董事长如此配合,拍照的时候手都在抖,靠着强大的职业素养,才抓拍到几张有意思的照片。

比如庄董与符助理对视的画面,再比如庄董伸手替符助理挡强光的动作,实在太有文章可做了。

现场的记者很激动,看网络直播的网友们,早就翻了天。

网友1:我去去去去去去去,这竟然是长隆的董事长!看起来有三十岁吗?姐姐我今年三十,吃土喝风就为了买一套长隆的护肤品,结果人家的老板比我还年轻,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网友2:这完全就是言情霸道总裁的完美人设,帅、多金、年轻,对着这张脸,我每天可以多吃三碗饭,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帅的富豪,这不科学。

网友3:楼上的不要激动,在下火眼金睛,看出了这位高富帅与他的助理之间,必有不可说的基情。所以他不是言情霸总人设,是纯爱霸总人设。

网友4:助理也很帅好吗,那腰那腿那脸,想睡。

网友5: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这两人走的是红地毯,我却看出了入洞房的热闹感,我有罪,我去舔屏思过。

几十米长的红地毯,庄卿与符离走得并不慢,但是记者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两人身上,恨不得两人再慢一点,再慢一点,让他们多拍一点细节照片。

衣服、首饰、手表、鞋子全都拍了个遍,然后发回自家公司,让他们查清品牌,若董事长与助理全都用的同一个牌子,那就更有话题了。

佘未隆在路上堵了一会儿,好不容易赶到场外,听到里面尖叫连连,佘未隆的经纪人脸色不太好看,难道是哪个大腕在前面?他心里有些后悔,早知道该早点来,他们不敢抢压轴,但也不想走在大腕后面,媒体的注意力都被大腕抢光了,走在后面的自然会黯然失色一点。

见前面负责现场调控的工作人员在打手势,示意他们的车入场,经纪人小声提醒道:“未隆,等下千万不要紧张,记住一定要优雅,你的气质很好,服装也是大牌赞助,不要怯场。”

佘未隆郑重地点头。

然而当他走下车,看到走在红地毯前半段的两个人时,差点膝盖一软,直接跪了下去。

我的三清爷爷,为什么妖界的大佬会在这里?刚才现场的轰动,就是他们两个造成的?想到庄卿与符离的人类长相,佘未隆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怂。幸好这两个人不吃娱乐圈这碗饭,不然要遭多少恨。

修真者的真名不能随便签出去,因为带着某种契约的效果,所以修真者在很多场合签名的时候,都会有意无意少一横或是少一点。

符离的简体字写得不太好看,但是自己的名字却练得很漂亮,他接过笔洋洋洒洒写下自己的名字,庄卿看了眼他的名字,用金色珠光笔在他名字左边,签上了自己的名。

两个名字紧紧地并排在一起,好似天生就该这样放在一起般。

摄像师在此刻仿佛打通了八卦的任督八脉,给两人的签名来了大特写。再度引起看直播的网友们惊声尖叫,这种无时无刻不在的暧昧,简直太浪漫了。

取走符离手里的笔,庄卿把笔放进托盘中,转身把手搭在符离背上,与他一起走下了台阶。

感受到背上多了一只温热的手掌,符离转头对庄卿笑了笑。庄小龙总是这么嘴硬心软,刚刚还在车里说,让他不要露怯丢了长隆的脸,现在又担心他不适应陌生环境,处处护着他。

世上怎么有这么别扭的龙,倒是挺可爱的。

网友1:啊啊啊啊!我的少女心要活过来了,庄董事长真是处处宠着小助理,给他拿笔,下台阶还要揽着他,真是萌死了萌死了。

网友2:小助理也笑得好甜,他扭头对庄董事露出的那个笑,简直苏得让人不能呼吸。我如果是庄董事长,肯定也要这么宠着他,什么金山银海,只要我有的,全都给他。

网友3:完了完了,我一条单身狗,看着别人的互动,竟然觉得甜滋滋,我脑子大约是不太好了。

网友4:所以长隆董事长这次特意亲自来参加晚会,就是为了给大家喂狗粮吗?

网友5:有钱人秀恩爱的方式,就是这么霸气。庄董事长看小助理的眼神,简直温柔得成了一滩春水,满满都是爱。

进了内场,庄卿与符离的座位原本不在一起,不过可能两人走红地毯时的气氛让主办方改变了想法,当下决定把两人座位安排在了一起。

这可是长隆董事长第一次亲自参加晚会,说不定这位助理还是他的恋人,他们不求尽善尽美,至少不能让这位大人物觉得被怠慢了。

庄卿与符离来得比较晚,所以他们两人在位置上坐下后,这张桌子就坐满了。一桌八人,都是社会名流,他们纷纷主动与庄卿打招呼。

这些人符离虽然不认识,但庄卿应该与他们打过交道,所以桌上的气氛虽不够热络,但好歹不算太尴尬。在座其他人,没有料到庄卿会亲自来参加这个活动,并且带来了一个好看的助理,见庄卿对符离尊重的态度,他们心里便有了数。

难怪这位庄董从没有跟任何男人女人传出什么恋情,原来人家早就有主了。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会在这种场合拿私事做话题,最多聊一聊生意经。

慈善晚会开场后,就有艺人表演热场,然后就是物品拍卖。一开始拍卖的东西大多是什么名牌包、名牌首饰,这都是女艺人的主战场。

这些物品拍卖所得的钱,全都用于慈善,所以哪个艺人花多少钱拍了什么东西,也是值得宣传的慈善行为。

每拍卖几样东西,就会有艺人上台表演节目,符离单手托着下巴喝饮料,努力让自己无聊的表情不那么明显。庄卿见他已经连喝了几杯饮料,低头在他耳边小声道:“无聊了?”

小幅度地点头,符离用传音术道:“有点。”

“拍卖环节结束以后,我就带你去宵夜。”庄卿眉梢微动,在符离耳边道,“作为你今天陪我来参加这个无聊活动的谢礼。”

“好啊。”符离点头,趁庄卿不注意时,偷偷摸了一下有些发痒的耳朵。

庄卿坐直身体时,看到了不远处对着自己的镜头,他收回搭在符离椅背上的手,扭头看台上。

网友:嘻嘻嘻,庄董故作掩饰的模样,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太萌了!

担心老大抠门毛病发作,在拍卖环节不愿意举牌的管理处众人,看着直播屏幕上的一幕幕,心情有些复杂。理智告诉他们,老大跟符哥之间是清白的,但是情感却又告诉他们,这两个妖之间绝对不清白。

所以今晚的拍卖环节,老大究竟会不会举牌?

拍卖进行了一轮又一轮,与符离庄卿同桌的几位富商,都意思意思地拍了一样东西,唯有庄卿从头到尾都没有举过牌。

“这是本次慈善拍卖的倒数第二样拍品,这是著名雕刻大师刘先生的作品,龙兔双像。”拍卖师揭开红绸,玻璃罩子里是一尊栩栩如生的雕像,兔子与龙蹲在一起,明明是差异很大的物种,但是却奇异的和谐温馨。

“这座雕像刘先生花了一年时间才完成,完成时正好是兔年结束龙年来临的春节,所以这座雕像的名字叫做祝福,具有十分吉祥的寓意。”拍卖师看了眼台下,笑着道,“作品的起拍价为五万,现在拍卖开始。”

“二十万。”一个人举起了牌子,符离扭头看去,竟是那个被蜃植入虚假记忆的人类,叫什么来着,傅司?

庄卿也注意到了傅司的存在,一直没有举过牌子的他,第一次举起了拍卖牌:“三十万。”

傅司没有想到会有人跟他竞拍树雕,他偏头看向庄卿与符离,露出友好一笑,符离愣了愣,朝傅司点了一下头。

傅司笑了,再次举牌:“五十万。”

“你老盯着别人看什么?”庄卿咬牙在符离耳边轻声问。

符离回头,脸颊撞到庄卿嘴角,他擦了擦脸:“这是意外。”

庄卿眼神微变,随即冷哼道:“我当然知道这是意外。”

“五十万第三次……”

“一百万。”庄卿面无表情地继续举牌,不就是点人类货币吗,他有的是。

傅司惊讶地看了眼庄卿,他拍这个展品,是因为觉得雕像上的兔子娇憨可爱,所以有了几分兴趣。不过君子不夺人所爱,庄董明显很喜欢这个拍品,他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最终这个拍品被庄卿以一百万的高价拿下,符离小声对庄卿道:“你喜欢树雕?”

庄卿板着脸点头。

符离恍然点头,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也会雕这个,回去我雕几个给你玩。”

缺少童年的妖修真可怜,恐怕没什么有意思的玩具吧。作为好兄弟,他要多雕些有意思的小玩意儿,帮庄卿弥补童年。

拍卖会结束,庄卿带符离去后台刷卡取拍卖品。

凑近了看,符离才发现兔子与龙并不是并排坐,而是相对而坐,兔子的前爪与龙的前爪,交叠在了一起,看起来可爱极了。

符离把雕像抱在手里,摸了摸龙头胖嘟嘟的脸,忽然想到了他跟庄卿的原形,笑着道:“你说这像不像我们?”

“原来庄先生与符先生属龙跟兔。”负责交接流程的工作人员笑道,“那这件作品与二位可真是有缘。”

“那、那是挺有缘的。”符离心下想,他哪知道自己属什么。

庄卿唇角弯了弯,不过看到另一个走进来的人后,弯起来的幅度又直了回去。

“庄董。”傅司走进来,与庄卿跟符离握了握手,顾忌着庄卿与符离可能存在恋人关系,他并没有特意与符离说话,只是说了句恭喜的话。

“恭喜庄先生喜得所爱。”他看了眼符离怀里的雕像,笑容温和。

符离想,虽然他不是当年的那个宠物,但是这种温和的样子,倒是很像宠物。

庄卿看了眼符离,伸手搭在符离肩上:“多谢傅先生的祝福。”

“我去取拍品,不打扰二位。”傅司看到庄卿搭在符离肩上的手,很识趣地提出离开。

庄卿嘴角直回去的幅度,又再次往上翘了起来:“慢走。”

傅司笑着离开,刷卡的时候,他觉得世上真的存在奇迹。这位庄董,平时很少参加对外公开的活动,没想到竟然带着助理如此高调的出现在慈善晚会直播现场,简直像是为了带助理出来,才特意参加的活动。

不过这位助理给他的感觉很舒服,好像曾经见过无数次般。

他脑子一晃,随即对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荒唐,他与那个助理能有多少交集?

“傅先生,这是您的拍品。”工作人员把锦盒递给傅司,傅司刚接到手中,忽然听到头顶发出滋啦一声,整个屋子陷入一片黑暗中。

“怎么回事?”

“停电了?”

“紧急备用系统呢?”

“前面直播现场出问题没?”

“前台没有问题,后台全部停了。”

“这是怎么回事,备用系统有用吗?”

“线、线路没有问题……”

听到这些对话,傅司隐隐觉得这事有些不对劲,像这种活动现场,电力设备不说万无一失,至少做过很多相关准备,怎么可能前台没有问题,后台全部陷入黑暗,还找不出原因。

“所有人不要乱走,不要喧哗。”负责人打开手机,找到来后台领拍品的贵人们,然后安排保安把他们保护在一个很大的休息室里。从后台到前面,还有很长一段路,他们不敢冒任何险。

停电这件事传出去虽然很丢人,但是这些大人物出了什么事,就不仅仅是丢人了。

傅司刚在沙发上坐下,就听到两个保安引着两个人进来,借着微弱的手机灯光,他看清了两人是谁。

庄卿与符离。

“嗨呀,真巧,我们遇上了。”符离从包里似乎掏出了某种能发光的圆形手电筒,但很快又被庄卿按了回去。

注意到傅司的目光,庄卿道:“这种玩具灯不太/安全,用久了会有爆炸的危险。”

傅司忍不住想,庄董的这位助理真是奇葩,拳头大小的玩具灯,竟然还随身携带吗?刚才这两个人不是出去了,怎么又绕回来了?

被符助理抱在怀里的树雕呢,因为没有灯光,怕抱着摔跤所以扔掉了?

分享到:
赞(16)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神他妈玩具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为你葬花❀2019/07/07 19:33:46回复
  2. 怕不是夜明珠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10/05 22:53:23回复
  3. 只有我觉得庄小龙拍树雕是因为吃醋吗?

    阿飘2019/11/16 17:58:3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