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不对

在充满诱惑力的八卦面前, 无论是人还是妖, 都有巨大的勇气。由此可见, 好奇心害死猫这句话,十分有说服力。作为修真界地位显赫的修真者之一, 庄卿因为修为强大,带有龙族血统,又维持了修真界的秩序, 所以很多妖修虽然害怕他的修为,但又为他的修为感到敬佩。
窥探强者的隐私,对于普通人而言, 有着强大的吸引力,这是生物的本能。
符离注意到四周好奇的目光, 叹气道:“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他看向蜘蛛妖, “但凡做过恶的妖, 身上就会带上煞气。大家可能听说过一种镜子叫照妖镜,只要被这面镜子照住, 任何妖修都无所遁形。”
“不、不可能。”蜘蛛妖表情不似刚才那般镇定, 但他仍不相信符离手里会有照妖镜那种东西。
“为什么不可能,照一照就知道了。”符离举起手中的铜镜, 快速念了一段口诀, 镜子发出一道光柱, 把蜘蛛妖整个妖都笼罩了进去。下一秒,蜘蛛妖身上就出现一层乌红色的雾气,雾气张牙舞爪, 邪气十足。
原本还站在蜘蛛妖身边的妖修们纷纷四散逃开,看向蜘蛛妖的眼神中,也带上了恐惧。他们虽然见识不够多,但是蜘蛛妖这身血气,傻子都看得出不对劲。
蜘蛛妖见势不妙,转身就想跑,然而刚刚转身,就被庄卿挥袖拍飞,撞向天井处的琅玕树上。琅玕树何等的高傲,岂会让一般的妖修近身,身上的藤蔓一甩,竟又把蜘蛛妖抽回了妖群中。
妖群中发出几声惊呼,好在管理处的人反应极快,几下便把蜘蛛妖绑了起来,然后再告诉大家,之前残害修真界同胞的恶妖,已经找到了。
大家又是高兴又是害怕,与昙花妖、锦鲤妖关系好的几个妖修,当下便哭了起来。
这个时候,谁也没心情关注符离跟庄卿的八卦了,生命最可贵。
庄卿安排了工作人员在这里安抚妖修们的情绪,扭头看了符离一眼,板着脸道:“过来。”
符离见他神情不太好,以为他在意那些妖修们的闲话,到了人少的地方,符离小声道:“抱歉,我刚才说话鲁莽了些,你不要把那些小妖们的话放到心上。”
庄卿忽然转头盯着他:“我是那么小气的人,这种没有水平的谣言,有什么值得我在意的?”
符离赶紧摇头:“你说得对,没什么可值得在意的。”
“像你这种上了年纪的妖修,对现在开放的程度可能还不太了解。”庄卿把手背在身后,下巴微扬,显得有些高傲:“现在的妖修与人类接触很多,也学到了人类喜欢乱猜乱想的毛病,如果把精力都放在他们的言论上面,我们每天可能就不用上班了。”
符离点头,点到一半后察觉到不对:“外面还真有我跟朱鹮关系暧昧的流言?”
庄卿面色更冷:“你脑子里就只装得下一只鸟?”
“我脑子里什么时候装过鸟?”符离觉得自己有些冤枉,他见庄卿神情怪异,有些不敢置信道,“难道……网上的那些流言,是我跟你有关的?”
“哼。”这次庄卿没有反驳。
“他们都说什么呢?”符离见庄卿板着脸的严肃模样,忽然有些好奇,伸手趴在庄卿肩膀上,“说我们俩是一对儿?”
庄卿硬着腰杆让符离趴着,觉得符离的呼吸离自己脸太近,伸手推了推,“反正就是这些乱七八糟的情爱小事,不太重要。”
“情爱怎么能是小事,你年纪轻轻,可不能小瞧情之一字。没看小说或是电视剧里,那些主角们为了情爱之事,恨不得连命都不要了?”
庄卿怔怔地看着符离,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们说我跟你有什么,那就太不靠谱了。”符离摇头,“我都四千多岁呢,哪能对你这头还没有完全成龙的未成年下手,那也太缺德了。”
庄卿忽然冷笑一声,伸手把符离推到一边,头也不回的去了审问室。
突然被这么一推,符离有点反应不过来,这啥意思,又生气了?
庄卿大步走进审问室,关门的动静,把正在里面询问审案的黄灿与徐媛吓了一大跳。
“老大?”徐媛见进来的是庄卿,准备起身把椅子让给庄卿,庄卿道:“不用,我坐旁边就行。”他长腿一跨,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继续。”
徐媛见庄卿脸色有点不对劲,但也知道自己不能多事,所以继续问蝙蝠妖的作案动机。然而蝙蝠妖丝毫没有作为阶下囚的认知,态度十分傲慢,非暴力不合作。
心情不好的庄卿,耐性也非常不好,见蝙蝠妖这样,直接道:“案子已经定了性,而且是当场抓住,他不愿意说犯案经过也没关系,按照规矩判刑就可以了,请法天寺的大师为昙花妖与锦鲤妖超度。”
“老大,你也在这里?”朝云推门看到庄卿在这里,便道,“正好你在,我们在人类监控系统资料中发现,蜘蛛妖与蝙蝠妖私下里曾有过联系。”
庄卿抬起好看的下巴,冷笑着看蝙蝠妖:“里应外合?”
蝙蝠妖不说话,庄卿起身走出门,来到另一个审问室里,他进门第一眼,就看到与张柯坐在一起的符离。他心头一动,双腿不听使唤般,就坐在了符离身边。
符离见是他,扭头对庄卿咧嘴笑了一下,庄卿动了动唇角,想要回一个微笑,嘴角却有些僵硬。
蜘蛛妖的定力,显然并没有蝙蝠妖的好,符离随便掏了两样不知真假的法宝,就把他骗得团团转,老老实实地把事情交代得清清楚楚。
原来蜘蛛妖前些年在人间界发了一笔小财,就去国外旅游,刚好遇到了能说朝国话的蝙蝠妖。这个蝙蝠妖在西边妖界还是个什么伯爵,对东方妖界十分好奇,当他听闻东方妖界有各种珍稀妖类后,就起了别的心思。
一个心思不纯,一个恋慕人间繁华,为了钱财自愿与外国妖里应外合,残害同胞。哪知道蜘蛛妖运气不好,刚做坏事没多久,就撞到了朱鹮手上,最后落了一个牢狱之灾。
“身为东方妖族,为了点人间界的金钱,就能让你出卖同胞,你可真是出息。”符离听完蜘蛛妖的口供,手里的笔都被折断了,他嫌恶地看了蜘蛛妖一眼,扔掉手里的笔,拉开椅子走了出去。
“符哥。”张柯也被蜘蛛妖恶心得够呛,见符离不想再管这档子事,只好忍着恶心继续问蜘蛛妖相关细节。
庄卿往门后望了好几眼,忍了几秒钟后,还是跟着走了出去。
他追出去的时候,符离已经不在楼上了,大厅下面乱糟糟一片,妖修们都在收拾铺盖卷或是睡袋,三三两两往管理处外面走。庄卿顺着旋转楼梯下去,在琅玕树前找到了符离。
琅玕树前,符离伸手从三头人手里接过珠玉果,又从兜里拿出几样人间界的零食,递给三头人。
三头人似乎对人间界的食物很感兴趣,倒挂在藤蔓上晃来晃去,三个身体九个脑袋,凑在一堆,像是扎好的蒜头。
“你还没有找到凤凰吗?”
“抱歉。”
“没关系,我们相信你。”
“对,我们相信你。”
明明只有四个人,却说出了七嘴八舌的效果,庄卿远远站在原地,突然不想上去打扰。
符离忽然回头,就在一群喧喧闹闹的妖修中,看到了长身玉立的庄卿。在这个瞬间,他忽然就明白了人类成语中玉树临风的真谛,他对庄卿笑了笑。
什么喧哗,什么妖修,什么事务,在这一笑中,都在庄卿眼中化为了烟云。他脑子嗡的一声响,心口咚咚作响,仿佛有谁在他的心间捶着大鼓,而且还特别用力,一刻都不愿停歇。
他捂住胸,害怕心会从里面跳出来,他甚至耻于让符离发现自己此刻的不对劲。
“庄卿……”符离正准备把手里的珠玉果分给庄卿,见他忽然捂住胸,连连往后退了几步,忙把果子往外套口袋里一揣,便大步跑了过去:“你怎么了?”
庄卿不敢看符离的脸,他撇开头,深吸一口气道:“没事,就是呼吸有些不畅。”
“修炼出了岔子?”符离伸手搭在庄卿手腕上,让灵气打入了他的经脉之中。
灵气运行顺畅,甚至隐隐有扩充经脉之势,这是即将突破修为的征兆,似乎并没有哪里不对。
然而庄卿盯着自己的手腕,觉得自己不仅胸口有人在捶大鼓,手腕上也有人在点火引柴了。
这,很不对劲。

分享到:
赞(17)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动情啦?

    P大的粉丝2019/05/11 18:03:21回复
  2. 我都替你俩着急。

    居家魔鬼鱼2019/07/22 05:55:29回复
    • xswl

      蓝竫深2019/07/29 16:59:25回复
  3.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发生了啥

    凉玖2019/08/26 10:34:03回复
  4. ?终于开窍了吗?

    白银十一卫2019/10/02 16:53:36回复
  5. 这时候有一句歌词可以完美的表达我的想法。
    这就是——爱!!↑↑↗→→↑

    阿准2019/10/07 14:05:48回复
  6. 诶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马鸭2019/11/03 16:57: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