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心事

见酸与吓成这样,符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 蚣蝮大人是个讲理的瑞兽, 就算看到你这只凶兽,也不会上来就打。”

“会说几句话再打?”酸与一脸的委屈巴巴。

“你脑子里除了挨打, 就没有别的了?”符离无言以对。

“还有被杀。”酸与最大的缺点是怂,最大的优点也是怂,胆子小的妖怪修为不一定高, 但命一般会比较长。他生来便是能给人类带来恐惧的凶兽, 从没有与人类以及其他妖修真正好好相处过, 直到他进了管理处,才终于体会到什么叫群聚生活。

“胆子这么小, 你也好意思出去说自己是凶兽?”符离叹气,“如果蚣蝮大人要收拾你,我帮你拦着, 这样总行了?”

“多谢老大!”酸与顿时喜笑颜开, 他等的就是这句话。符离老大跟蚣蝮大人的关系肯定不错, 不然蚣蝮也不会对外说,他是符离老大的堂哥。连在人间界的性命代称都取为符箜。

“原来说这么多, 就为了我说这句话。”符离恍然大悟, 跟着管理处这些人在一起混久了, 连酸与都变得狡猾起来。

“老大, 你今天不是休假?”酸与往楼上望,“把蚣蝮与鲲鹏两位大人单独留在楼上,他们两个会不会打起来, 最后连房子都拆了?”

“他们两个现在没心情打架。”

全围在他屋子里吃零食呢,年纪一大把,还要抢小辈的零食吃,真是一点长辈的样子都没有。符离心中高洁伟岸的蚣蝮大人,已经化为了烟云。

距离产生美,这是蚣蝮在符离心中最好的写照。

“你如果害怕,就去跟张柯他们一起去处理校园笔仙事件,别整天就待在管理处里面,你又不是生小孩坐月子。”符离早就发现,酸与平时待在管理处,没有大事是绝对不会出门的,靠着在网上直播吃东西,倒是赚了些钱。

“这些小案子又用不着我,我去干什么呀。”酸与连连摇头,“还是不去了。”

符离盯着他看了几秒,酸与伸手揉着衣角,眼神飘忽躲闪。

“其实你不用担心会给人类带来噩梦或是恐惧,你加入管理处后,给谁带来恐惧了吗?”

酸与认真回想,然后摇头。

“给那些看你直播的网友,带来了恐惧吗?”

酸与想到网友们的留言,大多都是播主吃得好开心,看到播主吃饭就好满足之类。他昨天还收到了一笔很巨大的打赏,因为以为网友有轻微的厌食症,但是看过他的直播后,竟对食物有了兴趣,厌食症不药而愈。

他不仅没有给人类带来恐惧,还因为能吃,给人类带来了欢乐。

不过现在的人类也挺莫名其妙的,看别人吃饭,都能看得津津有味,也不知道是他们无聊,还是自己见识太少。

“当你不想给别人带来恐惧的时候,你的身体就会遵从你的内心。”符离笑眯眯地看着酸与,“你还不明白吗?”

酸与怔怔地看着符离,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仿佛不明白。

以前的他,靠着这份天生带来的技能,让小妖与人类害怕,借此得到供奉,所以从未想过,不让这些妖或者人产生恐惧心理。现在他来了管理处,虽然嘴上嫌弃这些后辈修为不行,但是平时大家在一起八卦玩乐的时候,他总是会乐颠颠的凑热闹。

这就是典型的嘴上不承认,身体却很诚实。

“你慢慢想,我去找你的顶头上司了。”

他的顶头上司不就是庄卿吗?

看着符离匆匆离去的背影,酸与的表情有些微妙。

网上那些传闻……难不成都是真的?酸与觉得自己的妖生观好像得到了挑战。

去楼下让三头人兄弟们给他摘了两个果子,符离才慢条斯理去庄卿办公室。

看到他来,庄卿抬了一下头:“有事?”

“无聊,找你聊会天。”符离扔给他一个珠玉果,往椅子一坐,“心里有点事,怎么都想不通,不知道跟谁说。”

伸手接住符离扔过来的珠玉果,单手在工作网络群里敲下一行“我这边有事,这项工作等到会议上再谈。”退出聊天软件,庄卿抬了抬下巴:“什么事?说吧。”

“就是蚣蝮大人的事情。”符离偷偷看了眼庄卿的表情,“我觉得这事有点蹊跷。”

“嗯?”庄卿放下珠玉果,双手交握放在桌上,欣慰地看着符离:“继续说。”

终于知道动脑子了。

“蚣蝮大人救的那些百姓,只是没有见识的普通人,他们怎么会遇到高人,而且高人还特意给他们献计?”符离神情严肃道,“这是与天道作对的事情,出主意的人,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你的结论是什么?”庄卿问。

“你说这个人,会不会是蚣蝮大人的朋友,故意让新的万灵之首来做这件事?”符离想了很久,都觉得这不是巧合,而是一场有预谋的事情。蚣蝮大人是真的活过来了,但是代价却是两百多个人类的生命。

这种猜测他只敢藏在心里,不敢在其他人面前提,怕这些后辈藏不住话,传到蚣蝮耳中后,会让他更加难过。

庄卿叹口气:“若是朋友,又怎么可能出这种主意?”

符离还是被养得太天真,不知道这个世间有很多复杂的情况与原因:“若他真是蚣蝮的朋友,就不可能出这么毒的计。蚣蝮身为瑞兽,因为太过强大不被容于世,他身死道消以后,最好的办法确实是把他葬入水中,但却不是河水,而是大海,更不能用石像与铁链把他束缚住。”

“我曾在隋朝开皇年间去过皇室密库,看过秦汉时期一切鬼怪记载,其中一本野记上说过,有种召集天下所有怨气,炼成恶鬼的邪门术法。以石塑其身、借大妖之骨,可招天下万恶。”庄卿见符离神情严肃,又把语气软了下来。虽然想让他增加见识,但又不想把他吓傻了,本来就已经够傻了,再吓下去,智商恐怕就没救了。

“这只是野记,是人还是妖写的都不一定,所以没有什么真实性,只是蚣蝮遇到的事情,与野记里描述的有些相似。”

“不,还是有地方不同的。”符离摇头道,“那些百姓是真的想要蚣蝮活过来,而蚣蝮身体本能里,还留着一丝良善,所以最后活过来的是蚣蝮,而不是失去理智的恶鬼。”

他面色十分苍白,“万一醒来的是恶鬼呢?”

集天下怨气而生,当他现世后,是天道容不下它,还是它先祸害苍生?

毁天灭地伤生灵,做这种事有什么好处?

“别想这么多,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庄卿把珠玉果又递给符离,“拿去。”

“干嘛,你不吃了?”符离一头雾水的接过果子。

“拿去洗一洗。”庄卿道,“我有心理洁癖,不洗一下吃不下去。”

“我们这里不是有防尘结界?”符离无奈地看着庄卿,提醒自己这还是个未成年妖,而且还说自己的救命恩人,不能抱怨。所以只能在内心翻个白眼,起身去洗手间洗果子。

“等等,我还想喝杯咖啡,谢谢。”

吃果子喝咖啡,什么破毛病?符离心中的白眼,快要翻到天上去了。

庄卿满意地点头,这样就好了,找点事给他做,免得胡思乱想。

走到茶水间门外,符离听到朝云跟徐媛正在里面嘻嘻哈哈的笑,还带着某种难以抑制的兴奋情绪,嘴里还说着蚣蝮之类的。

符离瞬间明白,如今这种男色消费时代,女孩有欣赏男人的自由也挺好。他伸手敲了敲门,提醒两人自己的存在后,才从旁边抽屉里拿出一包速溶咖啡倒进杯子里,再扔几颗奶糖,就准备接开水。

徐媛看到他那简单粗暴的冲咖啡方法,忙叫住他:“符哥,你不是不喜欢喝咖啡?”

“嗯,我是帮庄卿泡的。”符离打开水笼头,刷拉拉就把杯子接满水。

可是老大也不爱喝咖啡啊?

徐媛刚想开口的时候,朝云拉了她一把,她又把话咽了回去。

等符离端着咖啡出去以后,朝云才小声道:“男人之间的友谊,有时候充满了迷。”

“友谊?”徐媛对这种说法充满了怀疑。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朝云斜眼看她,量她也不敢说别的出来。

“当然是世界上最纯洁最伟大的友谊。”徐媛确实不敢。

符离泡的咖啡,庄卿沾了沾唇,就放到一边了,珠玉果倒是啃得干干净净。符离眼睁睁看着他把果子啃得干干净净后,才想起自己刚才光想着去冲咖啡,珠玉果给忘记洗了。

东西都已经进肚子了,他……还是不说了吧。

“你准备一下午就坐在我办公室里?”庄卿擦干净手,见符离赖在办公室不走,“没跟鲲鹏出去玩?”

以往有假期,符离哪次不是带着鲲鹏出去吃吃喝喝?自从那个叫周倡的富二代给了他几百万感谢费以后,符离出门吃饭的频率就高了起来,加上有个贪吃的鲲鹏当同伴,庄卿真担心没过多久符离就会破产,吃穷了。

“鲲鹏跟蚣蝮两个正在吵嘴。”符离趴在沙发上,叹气道,“上了年纪的妖修吵起嘴来,一点道理都不讲,还抢我瓜子吃。”

“他们两个欺负你?”庄卿眉头皱了起来。

这两个老妖怪,吃符离的喝符离的,还欺负人他,要不要脸了?!

分享到:
赞(18)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龙哥要给兔兔撑腰了

    活在梦里2019/10/03 16:20:3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