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简直就是世纪碰面

第519章:简直就是世纪碰面

第519章:简直就是世纪碰面

记者会现场,人群骚动,记者纷纷抢着提问,“那你为什么选择今天公开?”

“因为我决定正式争取双胞胎的抚养权。”

时小念对着镜头坚定地说道。

全场一片哗然。

“和宫欧、宫家争抚养权?你能争到吗?”记者们都认为这是天方夜谭。

“双胞胎出生以来,我从未和宫家争过什么。我知道在很多人的眼中孩子在宫家是更好的选择,但物质并非衡量一切的标杆,双胞胎过完年就算是六虚岁了,他们有权利选择和谁一起生活。”

时小念说道,有条有理,不卑不亢。

原来,她是在用媒体和舆论向他宣战。

宫欧看出时小念的意图,脸色差到极点,踩下油门飞驰离去,手指用力地握住方向盘,耳边传来时小念不急不缓的声音,她的声音干净清澈,吐字清晰。

分手、争抚养权是两个人的私事,但她搬到媒体面前,因为她自知凭自己的能力还不等抢,她就输得什么都不剩。

她故意在媒体面前含沙射影,指自己如果出了什么意外,就是他、就是宫家下的手。

聪明的席小念。

可她的这份聪明为什么要用到他的身上。

宫欧在市区开着快车,一路狂行至曼思塔酒店,一个帅气的甩尾,宫欧直接将车停到酒店大门前。

记者会正好结束。

宫欧从车上走下来的时候,时小念正从酒店大门里走出来,两人迎面遇上。

两个人穿的都是偏深蓝色系的颜色,看上去竟有一点情侣装的味道。

宫欧站在跑车前,黑眸直直地盯着她。

她比镜头上漂亮。

时小念站在酒店门口,抬眸看向宫欧,他身上还是穿着昨天的那件大衣,看来是刚刚从华天大酒店赶来的。

一夜温存。

如果不是发现她召开了记者会,这会儿他应该还在莫娜身旁吧。

风轻轻地吹过,白雪飘落下来,带动了一阵香水味。

他身上有莫娜的香水味。

她闻到了,那种味道像是毒一般随着她的呼吸渗进她的身体,渗进四肢百骸。

她看着宫欧,犹如看着一个陌生的人。

她真想知道他是怎么带着这一身香水味镇定如常地出现在她面前的,心理太强大了。

四目相对。

宫欧冷冷地注视着她。

记者们得到大曝料心满意足地往外走,还没出门就望见外面宫欧和时小念面对面站着。

简直就是世纪碰面。

闪光灯立刻咔嚓咔嚓地响起来,摄影师们疯狂地对着他们拍照,记者们连忙举起话筒就冲过去。

宫欧冷漠地看了那些记者一眼,上前攥住时小念的手就把她拉到自己的跑车前,把她往跑车里塞,动作带着几分粗鲁。

“我自己来,别碰我。”

时小念眼神冰冷地看着他,用力地挣开自己的手。

用碰了别人一整夜的手来碰她,她恶心。

“……”

宫欧被她这种眼神刺了下,他关上车门,在记者们的围攻下坐上车,开车离去。

一路两个人都没有声音。

宫欧将车开出市区,时小念发现这车越开越偏,不禁道,“要去哪里?一会你不是还有个记者会么。”

他回来的时候就告诉过媒体,今天要开记者会,为这四年的失踪做一次解释。

沿路的雪花飘落,轻落在跑车上。

“你已经打乱了我的计划。”

宫欧有些不悦地说道,面色阴沉,拿起蓝牙耳机戴上耳朵,对着手机架上的手机道,“给我打王秘书的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

宫欧冷静地吩咐道,“暂时取消今天的记者会,今天的会议全部延后,催促下面,将全息时代的策划案今天下班前必须放到我的办公桌上。”

时小念坐在副驾驶座上,转过脸看向宫欧。

他的侧脸英俊,轮廓深邃,双眼深邃而性感,他长着一张她最爱的脸,却换了一个灵魂。

如果是以前,她说要分手,他早就跳脚了,可现在,他却是那么冷静地在处理他的公事。

以前的宫欧太专注,在意的太少,从来顾及不到那么多,现在的宫欧什么都在他的掌握中,他一个人能做很多很多的事,并且做得很好。

他的精力比以前多了,所以才会和莫娜勾搭到一起。

挂掉电话,宫欧继续在雪中开着车,他将车停在湖边。

这边是一条小路,宁静得没有车辆,也没人经过,最适合谈话。

“你为什么要和记者说那些,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宫欧松开安全带,转身严厉地看向时小念,“你知不知道你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我本来准备在今天的记者会宣布我们的婚期,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

呵。

他已经给她很大的惊喜了。

时小念沉默地坐在那里,低眸看着自己的裙子。

“你今天给我闹了一个很大的事故,现在必须做危机公关。我现在带你回n.e,让公关部拟一段通稿,你背下来,向媒体说明这只是你的一时意气。”宫欧说道,黑眸深深地盯着她,“我们一同现身,向大众宣布我们的婚期,婚期就定在n.e全息时代正式发布的那天,我们的公众影响力会达到有史以来最高。”

“你是要结婚还是要公众影响力?”

时小念觉得匪夷所思。

“这叫双赢,我们结婚了,影响力到手,利益也到手,三全齐美,有什么不好?”宫欧看着她,语气凝重,抬起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好了,别再胡闹,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公关部,让他们写通稿。”

媒体不是傻子,这通稿一定要写得好。

说着,宫欧拿起手机要拨打电话,电话还没接通,时小念冰冷如雪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宫欧,你还不明白么?没有婚礼,没有婚期,什么都没有了。”

“……”

宫欧的面色僵住,目光凝着,手机里传来公关部人员的声音,他忘了该说什么。

时小念推开车门下车。

宫欧坐在车里,眼底涌起一抹怒意,伸手就想将手机砸了。

几秒后,他克制下来,将手机扔到一旁,推开车门下车。

时小念站在路边要拨打电话,雪花飘落在她的身上,冷得她身体发颤。

宫欧走到她面前,目光阴沉地看向她,“席小念,你到底在闹什么别扭?”

好好的说分手就分手。

时小念抬眸看向他,迎向他责怪的视线,说道,“宫欧,我不小了,已经过了闹别扭的年纪。”

她等了四年,盼了四年,但凡这份感情能够维持下去,她都不会说分手。

“那为什么要分手?”宫欧凝视着她,“你为什么这么不懂珍惜,我们走到今天花了多少年,现在父亲母亲已经不阻止我们在一起,只要我们结婚,双胞胎就能在你身边,你还有什么不知足?”

时小念觉得好笑,定定地看着他。

他今天问她,她还有什么不知足。

“宫欧,我知道你现在注重名誉,所以我对媒体说是我的原因才分手,你不用担心你的声誉受损。”时小念说道,他在乎的不就是这个么。

宫欧的脸色越来越沉,他目光沉沉地盯着她,“我不同意分手。”

闻言,时小念苦笑一声,“好在这不是婚姻,恋爱是无须你同意的。”

恋爱就是这样,没有婚姻的坚固。

他想劈腿就劈了,她想分手就分了,就这么简单。

雪落在她的眉梢,凉得她难受。

她最怕冷了。

“席小念,我不知道你究竟在闹些什么,你想要什么?只要你办得到,我就去做。”宫欧说道,嗓音低沉,这已经是他的妥协了。、

“我要双胞胎的抚养权。”时小念干脆利落。

“和我结婚就有。”

“不可能。”时小念说道,眼睛干涩,她的瞳仁中映着他的俊庞,也映着昨晚的一切。

她就站在酒店前等着。

站在雪中等着,等到裙子都湿了,冷得发抖,她又坐回车里等,等到裙子慢慢干了,他都没有出来,他都没有从酒店里出来。

他昨晚过得有多疯狂,她能想象。

“你为什么非要做这种糊涂的决定?”

宫欧质问道,脸色沉得很难看。

抚养权近在眼前,非要用困难的办法去争取,权衡利弊她不懂么?

听到这话,时小念站在雪中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眼睛弯起,美丽得晃眼。

“我很清醒。”她看着他道,“宫欧,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醒过。”

这四年来,她每一天都像是在活在梦幻中,梦幻地等着他回来。

他一回来,就把她从幻想中拉了出来。

她该清醒了。

“……”

宫欧阴沉地看她,胸口被她的笑容狠狠地刺痛。

“回去处理你的公事吧。”时小念淡淡地道,准备离开。

转身的一瞬间,宫欧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分手原因。”

时小念停住步子。

“你说这么多还没说分手原因,你不是那种会轻易提分手的女人。”宫欧说道,嗓音和他的脸色一样阴沉。

他还是了解她的。

分手原因,他还没有意识到么。

“你昨晚在哪里?”时小念转过身,干涩的眼看向他,问道,“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在哪里?”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