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他只是偏执上你

她从来没见过比莫娜更虚伪的人。

“我这不是虚伪,我这是努力,我要追到宫欧。”莫娜说道,脸上有着绝对的骄傲和自信。

“我想,你的如意计划要被推翻了,你努力5年怎么样,努力50年又怎么样?宫欧不会爱上你,兰开斯特的大小姐。”

时小念用同样轻蔑的语气回敬着她。

时小念手中唯一的筹码就是宫欧对她的感情。

闻言,莫娜的脸色又难堪了几份,但很快就调整过来,冷笑着看向她,“小念,你能炫耀的不就是宫欧的感情么?”

“那就足够了,不是么?”

时小念淡淡地说道。

“时小念,你真的是很可怜,到现在肚子大了还不清楚宫欧到底为什么会爱上你。”莫娜站在阳光最强的地方,挡住她的阳光,一双蓝色的瞳眸中有着同情的味道。

“要开始危言耸听了么?”时小念反问。

“我是一个心理医生,我用我最专业的知识告诉你,宫欧根本不是爱上你,而是偏执上你而已。”

“你觉得我会信你的话?”

时小念冷笑一声。

“你会信的,因为你知道我说得是对的。”

莫娜转眸面向窗口的阳光,将双手比成一个相机的模样,控制住一格阳光,她缓缓说道,“恐怕连宫欧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爱你,他就是看顺眼了,像看这一格阳光,像看一只狗,像看一条笔直的钱,像看一个布偶……芸芸世界中,看到了,他觉得舒服,觉得喜欢,觉得带在身边才安心,仅此而已。”

“……”

闻言,时小念的脸上没有什么神情,被子下的手已经被被子攥破,抠出一个洞来。

她居然被自己的情敌——心理医生在这里头头是道地分析宫欧为什么爱她。

错。

是为什么会偏执上她。

只因为看顺眼了,就像看到一只顺眼的狗……一只狗。

“偏执狂的世界就是这样,对某一件事物偏执的时候会很疯狂,要彻底地拥有才算满足,否则怎么都不甘心。”

莫娜放下自己的手,转身望向时小念,“所以,宫欧要24小时带着你,只吃你做的饭,担心你的安全,他对你有强烈的占有欲……这些不过是他的病犯了而已。”

时小念坐在床上,忽然一句话都听不下去。

“请你出去,我累了。”

时小念冷冷地道。

“我还没说完。”

莫娜不肯放过她,走到她的床边慢慢俯下身,双手按在床上,一双海水蓝的眼睛凝视着她,“时小念,你应该清楚吧,这样的你凭什么让全世界人都为之尖叫的一个男人看上。”

时小念是什么人?

宫欧是什么人?

这世界上没有童话。

“你说够了么?”时小念冷漠地说道,看向莫娜,“好,就算你说的都是对的吧,他是偏执上我了,那又如何,他只偏执我一个人,我也认为那就是爱。”

“……”

莫娜看着她,怔了下。

时小念看着柔柔弱弱的,没想到还是个不肯服输的女人,有点意思。

时小念继续说道,“偏执狂的感情就是病,不是爱么?”

“那失忆者的感情就是病,不是爱么?”莫娜忽然说道。

“……”

时小念愣住。

“我考试都是从来做足功课的。”莫娜笑着说道,“你们家的那点事我了解得清清楚楚,慕千初失忆和你妹妹在一起的时候,你不是长达六年都在纠缠么?”

时小念没想到莫娜将这些事都查得清清楚楚。

果然是有准备而来的。

“看来你的资料查得也并不是特别清楚,我只是想让千初恢复记忆。”时小念淡淡地说道。

“那又如何,你不就想看慕千初恢复了记忆,还会不会爱你妹妹么?”

“……”

“答案就是他们散了,他们是一死一走。”莫娜冷笑一声,“所以现在,你有什么资格说偏执狂的感情是爱?”

“……”

对这个完全了解自己一点一滴的人,时小念无从辩驳。

她坐在那里,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要是宫欧的病治好了,他还会爱你么?”莫娜问道,海水蓝的眼中泛着某种光彩。

“……”

“一个最纯粹的宫欧真得会爱你这种人人弃的养女?”莫娜说道,冷笑一声,“别欺骗自己了,时小念。”

人人弃的养女。

一个最纯粹的宫欧。

“莫娜,我得承认你是个很会说话的女人,但现在,你可以离开这里了。”

时小念冷冷地说道,再一次赶她离开。

“在心理学上,你这样一而再地赶我,是你对我站在你的地域里感到深深不安。”莫娜站直身体,随意耸耸肩,单手放在自己性感纤瘦的腰侧,充满自信。

“……”

时小念冷漠地看向她,扬声喊道,“封……”

“ok,我走。”莫娜打断她的话,“其实小念,我根本没把你当成我的对手,而你,也不必拿我当对手,你的对手是宫欧。”

“……”

时小念已经不想再理她。

莫娜往外走去,伸手要打开房门,忽然又回头望向时小念,“你当然可以把今天的对话告诉宫欧,但我也有办法让他继续留着我。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只要我不伤害你,像宫欧那样一个骄傲自负的男人,留一个爱慕他的女人在身边做医生,他不会觉得有什么。”

“……”

时小念沉默地垂下眼,不去看她。

说完,莫娜打开门离开。

留时小念一个人坐在床上,她坐在那里,一只手有些用力地攥紧被子,一张脸慢慢变得苍白。

夜很深,很宁静。

医院的花园里,保镖们分散四处而站,封德站在长亭中。

白色长亭的尽头,时小念一个人坐在亭子里,靠着柱子,望着灯光下的繁花紧簇,白色的病号服在她身上显得宽大,让她的身体显得格外纤瘦,不像是个孕妇该有的样子。

时小念望着前方,眼里一片迷茫。

可笑么?

一个男人爱她,是因为生病,是因为有精神方面的偏执。

所以今天即使她是一只小狗,即使她长得怪模怪样,即使她性格乱七八糟……只要宫欧看得上,一切都无所谓。

时小念回忆起和宫欧从识一直到现在的种种。

从一开始,宫欧就好像对她有了兴趣,其实她猜过,宫欧那么杰出的一个人物怎么就看上了她。

后来,她得不到答案,慢慢也就不去猜度,反正爱就是爱,不是么?

现在,这个问题又重新摆在她面前。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要是宫欧的病治好了,他还会爱你么?”

“一个最纯粹的宫欧真得会爱你这种人人弃的养女?”

莫娜的话又在她耳边回响。

无法否认,时小念是想要知道这个答案的,可这个答案,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得起……

“喂!”

一个声音突然在她耳边炸起,霸道无理。

时小念错愕地转过头,就见宫欧站在亭子外面,单手撑在柱子上,臂弯上搭着西装,一张英俊的脸落在灯光中,低着头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

乍然看到宫欧的脸,时小念突然觉得有些陌生。

她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不是真正的宫欧。

“一脸呆滞干什么?”宫欧伸手就捏上她脸上柔软的肉,黑眸定定地盯着她,“趁我不在乱想什么?”

“没有啊。”

时小念强打起精神,轻声说道。

“是不是在想其他男人?”

宫欧问道,忽然觉得有这个可能性,一张英俊的脸立刻阴沉下来,黑眸死死地盯着她,“时小念你敢给我想其他男人?”

“我哪有,我整天能有几个男人见到啊还想。”

她想的只有他。

“有好多好多个!”宫欧站在亭子外,低眸瞪着她,“有封德!有管家!还有医生!全是男的!”

“是啊,我都想了一遍。”

时小念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你还敢全想?”宫欧一把丢了西装,伸出双手就掐住她的脖子,俯下身,一双黑眸直直地瞪着她,“时小念!你是我一个人的,你敢想别人我就弄死你!”

“……”

时小念靠在柱子坐在那里,有些愕然地看着近在眼前的俊庞。

她分明感觉到,宫欧的手指是真用了劲的,一双黑眸隐隐浮动着怒色。

换作以前,她可能只觉得宫欧的独占欲太重,不会想太多,可现在,她才发觉,连这一点都算得上是偏执的一种。

女人就是这样,明知道情敌是在故意刺激自己,可还是会被刺激到。

“喂!说,你有没有想别人?”

宫欧掐住她的脖子吼道。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