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拯救她的英雄

“……”

宫欧冷着脸点头。

催眠师放起悠扬的钢琴乐,然后低眸看向时小念,微笑着道,“时小姐,那我们开始了,你放松就好,闭上眼睛,就当是在做一场梦。”

“……”

时小念听从地闭眼,躺在按摩椅上。

这按摩椅和普通的不同,力道特别柔特别柔,柔得人想睡,她的身体在催眠师的指示下渐渐放松下来……

没有太难,在那幽幽的声音中时小念慢慢进入被催眠的状态。

一切都很真实。

她来那个很大的商场里,周围的环境熟悉而陌生。

她望着周围,很多很多的人,那一双双眼睛都在看着她、盯着她,有指责、有鄙夷……

好像她犯了什么天大的过错。

她忽然很想退缩地离开,但有一个声音让她一直往前,一直走向那个卖帽子的柜台,柜台前站着一个肥胖的中年妇女,是营业员。

她很害怕,抗拒地想向退,人却在一直往前。

那营业员阿姨一下子拉住她的手,开始不断地指责她抨击她,“人家时家供吃的穿的养你到这么大,不说报答人吧,你也不用去害人吧,你怎么可以抢自己妹妹的老公?”

不。

不是这样的。

她用力地挣扎,营业员阿姨将手机扔到她的面前,然后她就看到时笛和养父母一起开的新闻发布会。

她一下子又走到那个新闻发布会现场。

现场有太多太多的镁光灯,时笛在哭,养父在痛骂,连一向疼爱她的养母也在哭诉着她如何如何不好,如何如何嫉妒自己的妹妹。

“小念她从小处处嫉妒小笛,小笛有的她都有,她有的小笛还不一定有,我们总觉得她是领养的,心里可能偏差一点,所以从来不责怪她,没想到……没想到反而助长了孩子的嫉妒心。”

“我今天不怕把家丑说得更曝露一点,就抓奸,我都抓时小念和慕千初在床上三次!时笛当时还怀着孕,被刺激得连孩子都掉了!”

“……”

没有。

她没有。

为什么他们要那么说,他们不是她的爸爸妈妈吗?

那是养育她多年的父母。

就算没有血缘关系,就可以这么诋毁她么?就可以为了亲生女儿将她将脏水中扔么?

她不是他们的女儿么?

他们怎么可以那样。

她站在新闻发布会的现场,看着自己的养父养母,看着他们字字句句将她踩到泥底下……

治疗室中。

催眠师正在暗示着时小念,“他们是在说什么,他们在诋毁你,他们把所有的脏水都泼到你的身上。你的爸妈都不要你了,他们只要亲生女儿……”

“……”

时小念躺在按摩椅上,被绑住的双手在挣扎,拼命地挣扎,一张脸渐渐变得苍白,额头冒出细汗,嘴唇颤抖。

她的情绪很激动。

宫欧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一双黑瞳直直地盯着时小念,眼中充斥着一抹红。

看着时小念试图挣扎的样子,他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打断催眠师。

但是不行,一旦打断,对时小念也是伤害。

时小念的嘴唇颤抖得不行,闭上的眼皮下,眼珠子一直在动,脸上的汗越来越多。

宫欧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前倾前,十指交叉抵在下颌上,手指用力得泛白,泄露出他此刻的紧张……

她在重复当时受过的痛苦。

时小念被引导着在新闻发布会听着养父母的话,一颗心像被放进绞肉机绞似的,疼到没有知觉。

忽然,画面一转,她又到了庞大的商场。

商场的光线很亮,做活动的彩色气球在空中飘着,很漂亮。

但越来越多的人朝她涌来,一个个围上来,将她围住,不让她出去。

她想走。

他们一张张嘴都在用莫须有的罪名骂她,指责着她。

他们的手指都恨不得戳到她的脸上来。

她做错什么了?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她错在不该让养母和时笛接受警方调查,可她们给她下药了啊,她不能那么做么?

她错在不该和慕千初认识,可从一开始,就是她在照顾慕千初,她们都没在照顾啊,为什么她会被塑造成第三者。

为什么现在所有人都要站在道德的高地指责她。

她真的错了么?

她错在哪里?

为什么没有人肯好好地听她说一句,为什么没有人肯让她解释,为什么听了一面之词就认定她。

“砰——”

有人将牛奶浇在她的身上,冰冷的牛奶沿着她的头发淌下。

不要。

她抬起头,只见那些人像野兽一样全部朝她围过来,个个目露凶光,每一张都在拼命地嚅动,她的耳边全是辱骂咒骂的声音。

不要。

不要听。

她用手用力地捂住耳朵,痛苦地往后退,但后面也有人围上来,她只能抱着头慢慢蹲下。

难受。

痛苦。

无助。

绝望。

为什么没有人愿意相信她?

救她,谁能来救救她……

渐渐的,似乎有个很模糊的声音在告诉她,所有人已经停下,所有人都不攻击她了,有人来救她了。

救她?

真的还会有人来救她么?

她蹲在那里紧紧缩成一团,很久才慢慢抬起头往前望去,只见密密麻麻的人群分开一条路来,有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朝她慢慢走来。

她想看清楚他的样子,却看不到。

光线很强,他的整张脸都在光中,模糊了五官。

可那走路的步伐,那笔直的双腿都让她眼熟……

“宫欧。宫欧……”

她喃喃地唤出他的名字。

那男人突然从光线中走出,一张英俊的脸上有着高高在上、自命不凡,黑眸深深地望着她,一直走到她面前,向她伸出手,“时小念。”

是他的声音。

是宫欧的声音。

他来救她了。

“宫欧……”

她蹲在地上呆呆地注视着他,有好多的委屈汹涌而出,眼泪刷地淌下来,哭着道,“没人信我,没人帮我……”

她成了全民公敌。

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她不知道为什么连养母都会在媒体面前撒谎,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会有这样的报应,她真的不知道……

“我信你!”

宫欧斩钉截铁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他低眸看着她,语气霸道到极点,“时小念,你听着,我会帮你!什么事都有帮你!有人动你一毫,我要他生不如死!有人伤你一分,我要他全家陪葬!”

如此张狂。

他这么不可一世,却莫名地让她心安下来。

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只要宫欧在,她就能平安,她就能安全,谁都伤不了她,谁也伤不了她……

“走,时小念,我带你回家!”

宫欧的声音很近,近得就像贴在她耳边说话一样。

在众目睽睽之下,宫欧将她抱了起来,她看向周围,周围的人都没人敢再说话了,那一张张脸全都模糊扭曲,好像正在淡化。

宫欧就是有这样的能力,他的出现会让周围的人自动臣服;不像她,她是个弱者,她只能看着别人指责她而无力反击。

她再弱,跟在他身边就不再是弱者。

一个声音诱惑着让她回家,回家……

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时小念慢慢睁开眼睛就看到催眠师微笑的脸,和她睡过去之前一模一样。

时小念有些懵懂地看着他。

“时小姐,你感觉怎么样?”

一个心理医生站出来问道。

“……”

时小念转过头,下意识地寻找宫欧的方向,只见宫欧站在她的左手边。

一见到他,她突然就心安了。

宫欧一双黑眸深深地盯着她,薄唇抿得很紧,泄露出紧张,她看向他的手,只见他的手上拿着一张白纸,白纸上写着一句话——

【走,时小念,我带你回家!】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