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Chapter 68

将军办公室。

郑协放下照片, 虽然衰老轮廓却仍旧十分刚硬的面孔毫无表情:“没见过。”

随着他的动作, 照片被平放在办公桌面上,一个身高中等、体型劲瘦, 穿灰白色城市迷彩服,戴着飞行员太阳镜的亚裔年轻人, 正背着手静静凝视天花板。

他那张被镜片遮挡只露出小半的脸上, 嘴唇被烈日暴晒得有些起皮,但形状非常优美;两端嘴角自然落下,完全没有一丝弧度,像是这辈子都没翘起来过似的。

因此郑协也不算说谎。他确实没见过周上校的那Omega这个样子。

一名深金色头发、蔚蓝瞳孔的白人男子坐在对面, 十指交叉搁在办公桌上, 闻言露出一丝嘲意:“哦,是吗?那么看来我弟弟应该已经凶多吉少了。”

郑协说:“是的。我个人感到非常遗憾, 希望家属节哀顺变。”

“没关系。我已经向你坦承他的危险性了, 像他这种人在末世里估计也没那么容易死吧,给身边的人带来灾难倒更有可能。”

郑协一时没想出话来回答, 白人男子已拿回了照片,收拾收拾向外走去。

“等等!”郑协霍然起身:“罗缪尔上校!”

罗缪尔站定脚步,只听郑老将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这是要去哪里?”

“回国。”

郑协下意识追问:“怎么回?”

罗缪尔偏过头:“那就是我的本事了。”

郑中将眼底映出这个A国人棱角分明的脸, 只见那分明是含蓄的冷笑:“我国部分军方人员已深入佛罗里达实验室, 重新开启了疫苗试验。既然贵国政府分不出人手来帮助搜索我弟弟,那我只能回国去申请协助——至于我们会如何进行搜救, 以贵国现在的状态, 怕是也鞭长莫及。”

明明是自己的地盘, 郑协却隐隐感觉自己被这名高大的白种军人的气势压过了一头。

对方太过笃定,必定有不为人知的底牌。

郑协眼睛眯了起来,脑中迅速思索着,只见罗缪尔再次走向办公室门口。

“留步!”郑协脱口而出,顿了顿又道:“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上校。但你也必须告诉我,为什么贵**方到处搜索这个人?是不是跟疫苗有关?”

出乎他意料的是,罗缪尔竟然完全没有迂回,转身直截了当:“是的。”

他这直球倒打得郑协一愣。

罗缪尔解开衬衣第三粒纽扣,露出结实的胸肌,三道长长的紫褐色伤疤横贯其上:

“两天前。”他冷冷道,“我的手下紧急帮我打了最后一支二级血清抗体,伤口愈合后我们才被贵**方搜救部队发现。这支血清抗体,就是我弟弟叛逃前留在佛罗里达实验室的。”

郑协极其意外:“二级……抗体?”

·

楼下天井。

阿巴斯点了根烟,坐在台阶上,看了看手表。

三点一刻。

罗缪尔已经上去四十分钟,而跟他一起等在下面的女Alpha简,也已经不耐烦地走开溜达好一会了。

阿巴斯袖口卷起,露出粗壮的胳膊。原本就异于常人的虬结筋肉上露出紫黑色齿痕,纵横交错,格外可怖。他深深吐出一口烟,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类似落叶擦过地面的,极其轻微的动静。

阿巴斯骤然回头,身后是空旷的长廊。

“……”

听错了?

阿巴斯感官敏锐——白鹰部队是特种兵中的兵王,其地位与C国的118绝密部队相似,每个成员都经过无数次生死淬炼,超出常人的敏锐感官是正常的;但他却不是个心思特别周密狡猾的人,甚至因为过分沉默的原因,往往给人一种迟钝的印象。

这种印象在Noah Chong担任基地教官那段时间里,让阿巴斯少吃了很多苦头。

Noah Chong具有和秀美外表极不相称的残忍性格,他似乎格外喜欢对优秀、张扬、惹人注目的Alpha学员动手,没什么存在感的阿巴斯经常被幸运地忽略。他的同僚简则没那么好运,这个女Alpha以骄纵跋扈的个性闻名,在白鹰基地受训的几年里被Noah Chong下过几次死手,她刻骨的仇恨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阿巴斯夹着烟,抬头向二楼望了望。

周围空无一人,远处巡逻兵经过,传来整齐划一的正步声。

听错了吧,他想。

二楼走廊拐角,司南侧身隐没在黑暗中,斜挑的眼梢闪烁着微微寒光。

巡逻兵渐渐远去,阿巴斯重新坐回台阶上,从护栏向下望去,只见香烟的白雾从他身前缓缓上升。

同一瞬间,司南纵身而下。

呼——

劲风拂来的那一刻阿巴斯下意识回头,但已经慢了半拍。一只冰冷的手按住他后颈骨,阿巴斯只来得及暴吼挣扎,身高近两米的雄性Alpha扭动发出巨力,带得两人同时摔倒!

“什么人?!”

楼道口的盆栽哗啦翻倒,从台阶上轰然滚了下去。司南在惊天动地的巨响中打滚起身,飓风般一踢,阿巴斯手中军匕呼呼打旋飞出,当啷落地!

阿巴斯脱口而出:“是你……!”

话音未落,他胸膛如遭重击,血气哗地涌上喉头。司南借力拧身,那一瞬间阿巴斯抓住了他的脚踝,闪电般的交锋一触即分。

——砰!

阿巴斯徒手捏碎砖石的惊人掌力,瞬间内将司南脚腕骨捏出了危险的咯吱声。但紧接着司南鬼魅般的第二踢破空而至,结结实实抽在了阿巴斯脸颊上!

身高近两米的Alpha被抽得横飞出去,轰然倒地,剧烈眩晕险些吞没了他的意识。

“罗缪尔在哪里?”

阿巴斯咽喉一紧,上半身被司南几乎掐得提了起来:

“告诉我!”司南喝道:“罗缪尔在哪里!”

·

“血清的直接治愈率在3%到6%之间,利用血清完成的二级抗体被T细胞识别的速度则加快数倍,不仅作用强力,还能让接受者短暂地拥有急速愈合功能,效果大概能持续三四天。”

罗缪尔从口袋里摸出瑞士军刀,在自己掌心狠狠一划。

鲜血几乎喷涌而出,浓厚的Alpha雄性气息瞬间充盈整间办公室。

郑老中将眉毛一跳。他虽然也是Alpha,但毕竟已经年迈,罗缪尔这种成熟强壮、咄咄逼人的Alpha信息素会让他从生理上反射性地感觉到威胁。

但罗缪尔是故意的,他张开掌心,笑着向郑老中将一摊。

——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愈合,鲜血干涸,皮肤黏连,很快只剩下浅浅的肉痕。

郑协久久说不出话来。

“看,”他说,“这就是我为何一定要找到我那危险的弟弟的原因。”

“……知道了。”半晌郑协似乎斟酌完毕,缓缓道:“既然贵国的丢失人员如此重要,我**方也可以……”

谁料罗缪尔就像知道他会说出什么敷衍之词般,干净利落地打断了他:“不用,郑中将,来做个交易吧。”

郑协眉头一皱:“什么?”

罗缪尔刚开口,突然巨大哗响从窗外传进办公室,两人同时变色。

郑协霍然起身,匆匆推门而出,站在三楼走廊上往下一看,登时表情剧变:“——住手!”

司南猛地抬眼,正撞上高处罗缪尔的目光。

那一刻罗缪尔止不住地瞳孔紧缩,眼珠由蔚蓝急剧转灰,犹如重重阴霾从灵魂深处升起,缓慢嘶哑道:“Noah……”

电光石火的刹那间,阿巴斯憋住最后的气,一拳从下而上,将司南狠狠顶了出去。

司南踉跄连退数步,阿巴斯就像被完全激怒了的公牛,裹挟腥风猛扑了上来!

郑协怒吼:“罗缪尔上校!让你的人住手!”

面对坦克般气势汹汹的阿巴斯,司南简直就像个发育未完全的少年,还是营养不太好的那种。但这文静秀雅的少年却有着迥异外表的冷血和残忍,郑中将根本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阿巴斯悍然撞上的瞬间,司南闪身半步,将手探向对方胸前。

“吼——”

阿巴斯发出浑不似人的咆哮,就像触电后忍痛挣脱,心口处已连血带肉被活生生撕开。

——要是稍迟片刻,此时他心脏已经被捣烂了!

那只是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只见司南猛一收手,五指染血,旋即紧追而上。郑协连出声阻止都来不及,司南已经整个人压在了疯狂挣扎的阿巴斯肩上,双手按住他头颅左右侧,就要发力一拧。

郑协:“来……”

一道黑影呼呼生风,闪电般击中司南后脑,当即把他砸得摔倒!

这变故来得措手不及,黑影叮当落地,只见那竟然是一把金属刀柄!

——顺着它飞来的方向望去,一名金发碧眼的Alpha女子将巡逻兵狠狠过肩摔晕,旋即快步而上,从地上一把拎起司南。

“简!”罗缪尔带着阻止意味地喝道。

后脑那一下重击足以将普通人置于死地,司南当场猛咳出血来,啪地抓住了拎着自己衣领的手。

尽管知道这位前教官拧断人骨连半秒都不需要,但此时此刻,简的动作却比他更快,钢铁般一拳狠狠捣进了司南腹部!

那一下竟有内脏被挤压的细微声音响起,紧接着简又抬起了拳头——

周遭人声杂乱,巡逻兵都冲了进来。郑协咬牙从怀中抽出配枪,忽觉身侧闪过疾风,只见是罗缪尔抓住护栏,纵身跃下空地:

“简!小心!”

女Alpha还没来得及反应,喉间就传来一股大力,硬生生把她勒翻了过去!

简完全没想到会被人偷袭,仓促间抓住了勒住自己咽喉的手臂,在窒息前一刻挣脱开来,身躯弓成U型,就要发力踢偷袭者面门。

这下要是踢中,腰腿的力量足以将对方天灵盖当场击碎,但千钧一发之际却踢了个空。简收腿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喝道:“谁?!”

下一刻她妩媚的眼睛眯了起来,似乎有点意外。

眼前退后半步站稳身形的,赫然是个穿迷彩短裙的小姑娘,比她矮了大半个头,巴掌大的尖削脸上带着凶狠和挑衅。

简从这小姑娘身上嗅到了相同的气息——她也是个Alpha。

罗缪尔硬生生收住脚步,一字一顿道:“周、戎。”

周戎身高与罗缪尔不相上下,气势则更加强硬,场面骤然剑拔弩张。但与罗缪尔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周戎的表情相当轻松,拇指一弹刀柄,三棱|军刺跳出,被他反手握在掌心,懒洋洋地招呼了声:

“哟!大舅子!”

“周上校!”郑老中将提枪下楼,勃然大怒:“住手!”

周遭紧绷的局势一触即发,所有人彼此僵持,都不敢率先动作。

就在那短短数秒无比难熬的安静中,司南背抵着墙慢慢起身,用拳头捂住嘴,咳了两下。

周戎说:“春草。”

春草紧盯着白人女Alpha,“是。”

周戎头也不回,简洁下令:“往死里抽。”

分享到:
赞(648)

评论111

  • 您的称呼
  1. 南南怎么了为什么会打不过……

    墨安2021/10/24 06:29:44回复 举报
  2. 哦哦哦我第一次在这文里开新页!!!!

    墨安2021/10/24 06:30:1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