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番外二

除夕。

春运的步伐进入尾声, 不论城市乡村, 都同时陷入了奇妙的热闹和寂静。

街道上车流稀少, 除了还需要值班的岗位, 已经看不到几个在外行走的人了, 千门万户里倒是喧嚣得厉害。

卫家。

周管家和其他人只是在这里工作而已,不论平时怎样辛勤,春节也都是要回老家的,因此以往每到过年,卫家人大多都选择去外头的饭店吃年夜饭。

不过大家通常没什么话说,因此即便是这样的节庆时分,家人之间的关系也依旧显得僵硬寂寥。

不过今年有些不同, 卫家整栋房子灯火通明, 全家人看起来也似乎没有要出门的意思。

舒婉容从楼上下来, 她画了个精致的妆, 还穿了比较正式的衣服, 一边走一边朝下扒拉着发卷,目光看向正坐在客厅里的父子俩。

卫天颐和卫承殊穿着家居服,各坐在客厅沙发的两端玩手机,父子俩也不说话, 仿佛已经全身心地沉浸在了手机屏幕里,假如忽略掉他俩时不时转落到大门方向的目光的话, 那比起她来确实要显得要随意许多。

外头闹哄哄的,似乎还放了烟花,三个人却都没心情去凑热闹。沉默笼罩在这座面积不小的房子里, 大家似乎都对即将到来的春节没什么期待,直到卫西带着自己求婚成功的道侣踏进家门,气氛才似乎出现了一点点变化。

当然,那变化跟朔宗那张商业场上无人不知的脸蛋没关系,也跟他左手上映着室内灯光辉煌发亮的鸽子蛋没关系。

卫天颐和卫承殊都从沙发上站起,十分严肃地盯着卫西,舒婉容见这俩没出息的半天不吭声,只得无奈开口:“卫掌门,他……他回来了吗?”

卫西刚开始还没搞懂:“谁?”

卫天颐和卫承殊脸色不由微变,就见卫西转头看向身边某个黑西装男人右侧:“好不容易回宗门一趟,你躲那干嘛?”

卫家人齐齐地朝着那块空地看去,舒婉容悚然一惊:“……您在跟谁说话?”

卫西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这才恍然回答:“我忘了,这里不是城隍司衙门,你们应该看不到他。”

说罢喊了声结义。

团结义屁颠屁颠地上前,挨个给卫家人贴上一道符咒。舒婉容只觉得自己的眼眶骤然一紧,随即神奇的一幕就出现了,前方那黑西装男人身边本该空空荡荡的位置,竟赫然多出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不是继子又是哪个?

黑无常笑眯眯地朝卫西邀功:“卫处长,本来这个时间点是阴曹司最忙的时候,各地方的城隍土地司都有年会要筹备。他今年刚入职,说什么也不可能让请假缺席的,也就是您面子大了。”

太仓宗得道天尊成为天道的消息早早传遍了阴曹司,这可怕又突如其来的人事变动简直让镇守酆都的一把手都感觉到了椅子烫屁股。大领导都这个表现,下头的基层那根本就不用说,小倒霉蛋作为卫西亲口承认过的太仓宗第一名门人,在下头的待遇只能用水涨船高来形容。除夕想请假回阳间家里吃顿年夜饭,那叫事儿吗?根本不是事儿!

黑无常和卫西对现状都十分满意,卫家人比起他们气氛就诡异多了。

小倒霉蛋看到家人,脸上并没有露出欣喜的神色,看起来倒是更情愿挨在卫西身边。

有了开眼符,卫天颐等人自然也能看见他,不过也不知道是出于正常人类忽然见到鬼魂的无措,亦或者还有别的原因,他们也没有第一时间出口打招呼。

卫西没有理会到自家门人之间古怪的往来,黑无常赶着要去酆都年会抽奖离开后,他就非常自然地牵着自家道侣回头朝外招呼:“时候不早,要留下一起过年吗?”

外头一波是团结义带出魔界的魔罗,另一波是夏守仁这群来自宁天的瑞兽。

卫西是不太擅长跟别人分享东西的。

魔界的魔罗现在都是自家员工,夏守仁他们嘛,虽然不太熟,也都是阙儿的帮手。

阙儿跟自己现在是道侣了。

那四舍五入一下,阙儿的帮手=自己的帮手=太仓宗的帮手。

留下吃顿年夜饭,还是很够格的。

夏守仁从没想过自己这辈子居然能有被卫西邀请吃饭的一天,一时间竟连刚才在求婚现场上受到的来自笨蛋情侣的冲击都忘记了,受宠若惊地将目光转向自家哥们:“我们真能留下?”

朔宗牵着卫西的手,指腹划过戒指上那颗硕大的钻石,脑子到现在还半晕着,此时余光扫了夏守仁等人一眼,也拿出了大肚能容的主人家阔气:“听卫西的。”

瑞兽们闻言,都集体欢呼了起来,奔跑着涌进房间。丝毫不知道自己从这一刻起已经被卫西划分进了可以指挥的劳动力里。

天真的夏守仁甚至还有种天上掉馅饼的不真实感:“我的妈呀!貔貅和饕餮请吃年夜饭,这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吧!吃完这一顿我就要发财了!”

他们会因为一顿年夜饭如此兴奋也不是没有原因。

要说瑞兽们的生命确实很悠长,可在另一个层面看来,活得又确实挺苦。

首先大家的领地意识都很强,虽然平时会因为工作来往,看起来关系也都还不错,可就像朔宗很少让人去自己家一样,大家私人的地盘通常都神圣不可侵犯,很少会随意串门。

其次,能在悠长的岁月中找到相携一生的道侣的瑞兽也是少之又少。尤其天道崩裂以后,大家的择偶范围更加被压缩到了更加严苛的程度。

也正是因此,宁天的瑞兽们虽然口中说着讨厌工作,实际上比起下班后孤零零地呆在家里,绝大部分还是更愿意选择留在公司加班,至少在公司的时候大家有话说,不至于像待在家里那么孤独。

这种孤独感,在除夕春节这种风靡人间家家户户欢庆团圆的节日里,尤其鲜明显著。

朔宗的个性本来就独,跟大家平常的来往就不算紧密,一起过新年更加是天方夜谭,毕竟瑞兽本来就不过新年。

因此现在大家都激动得不得了,跑进卫家后就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站在客厅里发呆。

夏守仁也不敢打搅自家哥们,生怕太烦了会被赶出去,只好问旁边的团结义:“那是,魔王,过年应该干什么?”

团结义跟着一起呆:“我怎么知道?”

夏守仁震惊地问:“你以前不是做过人吗?少说过了二十多次新年了!”

团结义跺脚:“我那时候在讨饭啊!我也是第一次在有暖气的房子里过年好不好!”

一旁忽然传来低沉的咳嗽声,两人一起朝着声源看去,就见卫天颐沉着脸拿起了茶几上的遥控器,完全看不出对他们刚才话里的信息量有难以接受的意思:“嚷嚷什么!过年不就是看春晚和吃饭!”

电视啪嗒一声打开,短暂的启动等待后,屏幕一片大红大绿,歌舞表演的音乐声从音响里温柔地流淌出来。

卫天颐放下遥控器,终于找回了自己的气势,转向站在远处不愿靠近的大儿子,沉默一阵,开口说出了双方碰面的第一声问候——

“愣在那干嘛!”

**********

这一年的卫家确实很有些不同。

屋里被灯光和暖气熏得暖融融,并不像以往那样静谧,瑞兽和魔罗们挤在客厅看春晚,放在几千年前,这场面只怕会惊掉东西方两座天庭所有神佛的下巴。

只不过如今的他们却相处得挺和谐,毕竟都是头一回过新年嘛。

大家都很没经验,以至于到后头卫西都跟着一起凑到了电视机跟前,评判起里头没什么趣味性的环节来。

某个根本让人笑不出来的小品结束过后,卫西皱着眉头朝朔宗道:“这就是人间过新年人人要看的节目?人类究竟觉得它哪里好看?”

客厅里其他观众也很不解地传达了同样的疑惑。

朔宗站在卫西身后,身为非人类,同样觉得这晚会看起来一般。

此时就听一旁的小倒霉蛋开口轻轻为人类辩解:“其实人类也不都觉得春晚有多好看。”

卫西问:“可我听结义说,这节目很受人类欢迎。”

“人类欢迎的不是春晚的节目吧。”小倒霉蛋解释,“是那种感觉。”

卫西和其余观众都听不懂:“什么感觉?”

“就是……”小倒霉蛋思索一阵,声音变得很怅惘温柔,“就是那种阖家团圆,有人一起陪伴的感觉?其实对人类来说,重要的不是节目,而是一起看节目,渡过除夕迎接新年的人。”

卫西似懂非懂地点头,下意识抓住了身后自家二徒弟的胳膊,其他的瑞兽魔罗更觉得意识流,不由感慨:“人类可真复杂。”

“很复杂吗?”朔宗抬手按在卫西的肩膀上,手指上硕大的鸽子蛋熠熠生辉,“我反正听懂了。”

瑞兽们:“……”

夏守仁咬牙恨恨地转开头,总觉得自己好像已经看到了未来等候在前方的诸多苦难。

远处忽然传来刺啦一声,大家回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是舒婉容把面粉袋子给割开了。

卫家的大餐桌上铺开了面板擀面杖还有一堆盆盆罐罐,舒婉容似乎想亲自下厨做年夜饭,只可惜她明显不常干活儿,做得不太好,餐厅已经一团乱了。

她这样身段娇美的贵妇人,本身就跟厨房很不搭调,不过在场的其他人跟她也都半斤八两,卫西毫不在意被挥得满地都是的面粉,依然十分欣慰:“婉容,你真乃我太仓宗栋梁。”

舒婉容:“……”

舒婉容顶着一张被面粉糊得看不出原样的脸,情绪复杂地对上他的视线,想了想还是说了句:“谢谢。”

她也很搞不清楚自己到底为什么会留在这做年夜饭。

然而明明已经知道了真相,包括她在内的卫家人却都始终没有提到过“搬走”这个话题,即便继子的身体前段时间已经被卫西带回来,还规划好了下葬日期。

可至今再面对卫西,她内心的感慨不管有多复杂,却偏偏都找不到恐惧和愤恨。

丈夫和儿子的态度她不清楚,但大概也是能看出点端倪的——房子对卫家而言并不是多大的问题,除了这幢别墅之外,卫天颐在京城少说还有三套公寓,父子俩却总归没表现出想要离开的意思。

不过变化还是有的。

卫承殊比以往更沉默了,好在很少再去外头找那帮飙车的朋友,最近还忙的厉害,似乎准备跟几个老同学合伙儿开公司。舒婉容得知消息后去问过一次,儿子那天神色阴沉而笃定地告诉她自己哪怕累死也绝不会去继承卫天颐的公司。

卫天颐嘛……看起来还是那个老样子,得知这件事情后也对小儿子的决心表现得不屑一顾。最近父子俩每逢碰面,都冷场无言,仿佛要把冷战进行到天荒地老。

舒婉容却知道他俩私下有空都在满京城物色合适的墓园,似乎想挑个环境最优越的。

京城环境最好的墓园不就是迅驰集团开发的那座鹤园咯。依山傍水,坐拥整城南大片山脉,风水别提多出色了,多少达官显贵都埋骨在那里。只可惜鹤园开发得太早,当初迅驰集团还只是迅驰地产的时候就落成,现在十几年过去,早不是曾经有钱就能进去的地方了,如今想在里头占据一席之地,这父子俩且有得头疼。

算了,不想这些了。

舒婉容悄悄用余光扫了自家依旧宁愿跟客人待在一块也不肯站得近些的继子,内心万般感慨,竟没有一句合适的话可以概括出来。

好在有个卫西心疼她,婉容可是太仓宗最勤奋先进的门人之一,哪能独自干活儿呢?卫西便开口催促正站在门口抽烟的自家宗门最懒散的落后员工:“天颐,你还愣在那干嘛?”

卫天颐叼着烟回头,暴躁的眉眼中还有些许未曾褪去的沧桑:“????”

卫西瞥了一眼舒婉容,示意他:“还不快去帮帮忙。”

卫天颐:“…………………………”

舒婉容也有点傻眼:“不不不不不用。”

卫天颐哪是干活儿的人!别说做饭了,他平常连油瓶倒了都不会扶的!

卫西旁边的小倒霉蛋瞥见自家父亲自门口露出的不善表情,不免有些瑟缩,朝瑞兽群里退了一步。

此时忽然感觉到一束如有实质的目光,他下意识看去,就见弟弟卫承殊正皱眉沉着脸站在楼梯口看着自己。

这目光令他更加如坐针毡,好在对方没看多久就收回了视线,只是还不等他感到轻松,又忽然听到对方开口问:“你要吃什么馅儿的?”

小倒霉蛋:“啊?你问我吗?”

卫承殊看起来有点不耐烦,回答得却很快:“不然呢?”

小倒霉蛋声音呐呐:“……什么什么馅儿的?”

就听自家弟弟拔高了声音:“饺子!”

听有饺子吃,团结义第一个插嘴:“有香菇猪肉的吗!要香菇猪肉的!”

卫承殊:“……”

谁问你了。

可没眼色的人相当多,紧接着其他瑞兽也激动地嚷嚷了起来。

夏守仁:“吃什么香菇猪肉,肯定是芹菜牛肉啊!”

毕方:“不不不!要大葱的!大葱的!肥肉多一点!”

卫西转向自家二徒弟:“阙儿,你想吃什么的?”

他家阙儿平静地注视着他:“你呢?”

卫西想了想:“我都想吃。”

他家阙儿就大手一挥:“那就都吃!”

卫承殊:“……”

卫承殊翻了个白眼,最后看向自家大哥,小倒霉蛋在他催促的眼神里试探着回答:“香……香菇猪肉的吧?”

在场的瑞兽们还在为吃哪个口味的饺子嚷嚷,卫承殊已经理也不理地转向了厨房,边挽袖子边开口:“妈,香菇放哪儿了?”

自家儿子从小到大都跟他爹一样没下过厨房,舒婉容见状也有些怔楞:“冰……冰箱……”

小倒霉蛋更加摸不着头脑,自家弟弟这是转性了吗!

但不等他惊讶完毕,一阵脚步声突兀地响起,他转头看去,就见父亲卫天颐已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掐灭了烟,同样跨步走到了餐桌边。

*******

卫家全家都在干活儿,客人们终于也都坐不住了,加上今年的春晚不是特别好看,一群瑞兽也主动站了起来:“来来来一起帮忙去!”

餐桌边上霎时间围满了人,厨房里也钻进几个魔罗帮忙剁馅,小倒霉蛋怔怔地看着前方挽起袖子揉面的父亲和被挤出厨房端着盆搅拌馅料的弟弟发愣。他从没见过这些家人干活儿,有记忆以来,这更是卫家第一次集体包饺子。

魔幻得简直就像一场梦境,还是那种全无逻辑的梦境。

梦境里的父亲浑身却忽然爆发出他无比熟悉的暴躁,让他下意识瑟缩了下。

紧接着就听对方开口骂道:“这鬼东西怎么回事!还越揉越多了!”

一旁的瑞兽们都凑过去看热闹,团结义研究了半天,出声猜测:“你水多了放面,面多了又放水,不变多才奇怪吧。”

小倒霉蛋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家父亲跟前那个面盆早已经塞得满满当当,足有刚开始揉时的两倍多。

卫天颐满头满身的面粉,在这样糟糕的造型下,原本应该叫人害怕的喝骂都显得没那么吓人了。

卫天颐还臭着脸,此时厨房里忽然一声巨响,吓得所有人都悚然看去,卫承殊离得最近,狂奔进厨房,不多久又走出来,神情刻薄地端着馅料盆吐槽团结义:“你的手下剁馅儿把家里厨房的料理台剁塌了。”

舒婉容大惊:“那可是大理石的啊!”

魔罗们自觉犯了错误,抱着抢救下来的砧板垂头丧气地出来:“我们去门口剁好了。”

卫承殊用讥讽的眼神看着他们,手上搅拌馅料的动作不带丝毫停顿。

此时忽然听到客厅里传来一道细微的笑声,他瞬间捕捉并看了过去,就见自家打重逢以来始终表现得苦闷畏惧的自家大哥望着那群魔罗,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可以称之为愉快的情绪。

卫承殊愣了愣,随即闷不吭声地低下头,搅拌得更加用力。

*******

楼下在咕嘟咕嘟地煮饺子,暖气开大了,屋里热的厉害,然而衣柜里全是冬装,小倒霉蛋作为房间的主人,倒很清楚自己轻薄的衣服都放在哪里,就自告奋勇带卫西去找。

卫西最近出入二徒弟的房间,已经很少会回自己刚到卫家住的地方,找到衣服并更换完后,走出浴室,就见小倒霉蛋正站在房间的书柜前翻看一本书籍。

阴魂原本不该轻易触碰到凡间的物品的,不过阴曹司的正式公务员当然可以例外,卫西也不觉得惊讶,靠近一看,才发现对方翻看的正是那本自己第一次来卫家后看到的画册。

画册上的少女笔触细腻柔和,一旁记录的字体也清隽有力,卫西这会儿已经能看懂数字了,终于也彻底看明白了上面记录的东西,出声问道:“这是你画的?”

小倒霉蛋刚才好像在出神,听到他的声音后吓了一跳,随即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是的。”

卫西想起城隍司的那名鬼差跟自己夸奖过的对方精通外语,此时再看这画,真实度简直跟拍照差不多,不由满意于自家门人的才艺出众:“你画得很好。”

小倒霉蛋愣了愣,露出点被夸奖的羞涩,但很快神情有又怅惘起来:“我……我其实不太会画画,能画成这样,可能还是因为当初……比较用心吧。”

卫西接过那本画册,觉得面孔有些熟悉:“……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这人是谁?”

他已经想不起来那天在会场外的偶遇了,同一天碰上的人,倘若换成谭富的脸,他印象可能还会更深刻些。毕竟中了请替的谭富作为自家太仓宗会员,可让他赚到了不小的一笔钱。

小倒霉蛋沉默片刻才回答:“……是我未婚妻。”

卫西:“什么?”

他心中一喜,宗门的单身问题又解决了一个!谁知就听对方紧接着开口:“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了。”

卫西:“……”

宗门又多了个单身汉……

卫西作为老板,十分发愁,见小倒霉蛋一副低落的样子,到底想争取争取,下楼之后看到卫天颐,就开口提议:“我们不如把小卫的那个未婚妻一起请来?”

他话一出声,卫家全家就安静了片刻,卫天颐有点没反应过来似的,卫承殊也一下黑了脸瞪向自家大哥——

“你还在想她?!”

小倒霉蛋对上他的眼神,安静片刻,叹了口气:“我没有……是掌门他误会了。”

卫承殊却好像不太相信,蹬蹬蹬上前一把向他拽去,手却径直从自家大哥瘦削的身体里穿过。

他愣了愣,随即低下头,长长的额发盖住了大半张脸,声音喜怒难辨:“没想到你能这么蠢……上次在下头你说你跟那个姓阮的真的没关系,后来回来之后,我特地找人去查过,你知道——”

“是悦悦吧?”小倒霉蛋出声打断他,笑容不变,“悦悦跟邢凯他们,对不对?”

卫承殊怔了怔:“……你?你怎么知道?”

就见对方垂着眼苦笑一声:“出了那件事情之后,我去找悦悦解释,她不肯见我,也不愿意接我电话。她虽然一直比较任性,可从来都不是这个任性法。我又不是傻子……”

卫西一句没听懂,转向自家二徒弟:“阙儿——”

阙儿平静地抓住他的胳膊,牵着手将他从卫家堆里拉出来,朝厨房方向带去:“过来尝一下饺子熟了没。”

卫西立刻被转移了重点。

厨房里,卫西专心致志地尝饺子,吃了好几个都说没尝出味道。他吃得太快,好像不怕烫似的,朔宗只得在旁边拿着个碗替他吹凉。

夏守仁满手面粉地蹲在旁边看得眼馋,莫名觉得自家哥们现在心情好像不错,忍不住试探:“老畜生,给我也吹一个呗。”

朔宗平静地看着他,用眼神无声地问候他的智商。

一旁的几个瑞兽也窃窃私语——

“夏守仁又在找虐了。”

“他是不是有受虐情节啊?”

“我觉得可能还是脑子的问题。”

夏守仁再遭重创,内心饮泣,同时百思不得其解:“老畜生,你到底看上卫西啥了!”

卫西听到这话,含着饺子看向二徒弟:“嗯?”

朔宗看着卫西被塞得鼓鼓的脸颊,伸出手指揩了下他的嘴角:“好吃吗?”

卫西终于尝出了味道,咽下嘴里的饺子后催促徒弟:“好吃。你也吃。”

朔宗问:“你不吃了?”

“剩下的分给你。”锅里的饺子已经不剩几个了,卫西咬咬牙没再去碰,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保鲜盒打开一条缝隙,咬了口混沌来解馋。

混沌:“……”

艹你妈的。

夏守仁在后头目瞪口呆,朔宗回头看着他:“明白了吗?”

夏守仁:“……okok,知道你看上他什么了,你俩根本就是来报复社会的。”

朔宗不置可否,但咬着饺子,看着卫西,记忆还是回到了很久很久之前的某一刻。

为什么会看上卫西?

其实他也不明白。

甚至他连自己是什么时候生出的这个心思都不清楚。

可能是有一天感觉到大阵被触,回到洞府,忽然见一只被阵法搞得灰扑扑的小饕餮惊慌失措地从山里窜出去的时候。

可能是追上去阻拦,把对方逮住后,这小饕餮一脸任打地抬着脸,嘴上还不忘迅速咀嚼路边咬到的树皮的时候。

可能是跟在对方身后发现这个被传言性格凶恶的家伙偷吃东西总是小心翼翼的时候。

亦或者,是有一天出去寻找,发现对方忽然不见了的时候。

朔宗咽下饺子,抬手摸了把卫西的头,卫西转头看着他:“好吃吗?”

明明馋到眼睛都亮了,却始终没有上来抢。

朔宗提了个吹凉的饺子塞进他嘴里:“还行,不过我不喜欢,你吃吧。”

卫西听到这话,立刻啊呜一口把饺子给叼住了,一边嚼一边含糊开口:“你不喜欢这个馅儿,那叫夏守仁给你包韭菜鸡蛋的好了。”

朔宗:“好。”

夏守仁:“……我不。”

哼!

老畜生找到对象可真不是一件好事儿。

朔宗平静地看了他一眼,开口道:“明年开年后所有人的月奖金上涨百分之五……三十。”

夏守仁刺溜一下跳起:“韭菜鸡蛋是吗?好der!”

他边跑边想,是什么让堂堂一只瑞兽如此忍辱负重

是友情吗?

不。

是钱。

老畜生能找到对象可真是太好啦!

*******

厨房外,卫承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接起一听,脸色就变得漆黑:“你打我电话干嘛?”

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表情越发难看,二话不说挂断将手机放回兜里。

卫西出来后看自家门人似乎深受困扰,贴心询问:“怎么了?”

卫承殊摇摇头,似乎不想多说,此时却听门铃电话忽然响起,他也快步上前切掉了。

卫西正疑惑,就听外头传来一声带着哭腔的:“卫西!!”

听起来似乎是个女孩子。

卫西:“叫我的?”

起身就要出去,却被自家阙儿一把拉住,示意他看小倒霉蛋。

卫西一看才发现小倒霉蛋竟然满脸的恍惚:“是……是悦悦?她怎么会来找我们?”

卫承殊的脸色已经极其难看了,卫天颐也是一副眉头深锁的样子,此时他的手机似乎也来了电话,接起一听,熟悉的暴躁气息立马沸腾:“行了!老王,当初是你家悦悦哭着喊着要解除婚约的,现在我们同意,你再带着她来找我们干嘛?!”

外头的女声拔高了一些:“卫西!”

卫西张了张嘴,赶紧朝自家二徒弟解释:“我跟她没有关系,她叫的不是我!”

一旁的小倒霉蛋怔怔说:“对,叫的应该是我。你们……同意退婚了?”

一旁的舒婉容表情有些不自然:“本来……按理说这婚事是你妈妈定下的,我们不能替你做决定。可是……你知道承殊查出那些事情,你爸这个脾气,怎么可能忍气吞声不退婚呢?立马就上王家去找了悦悦他爸,她爸那天差点被悦悦气得心脏病发,说是再没脸见我们了。”

卫承殊冷哼:“她爸之前还不肯相信,结果我们把邢凯和阮时行一起找过来对质,就王悦那个脑子,根本没扛住几下。她当时还嘴硬,说能退婚求之不得,结果这才几天就拉着她爸一起来了,还正好挑在除夕,真能选日子。”

卫西想了想,开口道:“我去把他们赶走。”

身后忽然传来小倒霉蛋的声音:“掌门,让我去吧。”

卫承殊大怒:“你他妈又要上赶着去犯贱吗?!”

小倒霉蛋罕见地没搭理他,很执拗地看着卫西:“掌门,让我去吧。”

卫西没想到这个很少在一块公事的门人竟然这样主动勤劳,愿意为自己分忧,当然没有拒绝,魂魄虽然正常情况下不能被人看见,可也不是没有方法能让对方显形,不过费力点罢了。

他看向自家二徒弟,二徒弟也没多说话就掐了诀。

卫家父子俩的脸色难看得很,可惜小倒霉蛋并不理会他们,受完咒后就平静地出了门。

卫天颐气得把手机直接砸在了地上,卫承殊更是一副想要跟上去阻拦对方的样子,但不等迈开步子就被自家母亲一把抓住。

舒婉容皱着眉头:“承殊!”

卫承殊神情疲惫地骂了句脏话。

卫西没搞懂他们在气什么,抬手开始招揽瑞兽魔罗们包饺子煮饺子,卫家人里除了舒婉容之外,其他人都阴沉沉地坐在沙发上,热闹的气氛仿佛蔓延不到他们身上。

舒婉容也不知道是想发泄什么,一边包饺子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真不知道王家这次到底想来干什么。听说邢家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倒了大霉,公司干什么什么都不顺,好几个项目都出了意外,家里人也病的病伤的伤,跟撞邪了似的,眼看着明年开年要奔着破产去。王家跟他们是表亲,听说关系还挺近的,受了不少牵连,估计因为这个才想到咱们家……那个傻孩子哦……”

客厅里的父子俩看起来更加郁卒了。

此时却听外头突然响起一道拔高的哭声——

“卫西!你这个混蛋!”

卫家人全都愣了愣。

没多久,小倒霉蛋在一家三口的注视下推门回来,神情跟刚才出去的时候如出一辙。

舒婉容包饺子的动作都停下了,呐呐地盯着继子:“你……你怎么回来了?”

小倒霉蛋一晒:“外面那么冷,我不回来还能去哪?”

卫承殊直接站了起来:“你……你没……你跟王悦……”

小倒霉蛋低下头,语气平淡地回答:“嗯。我拒绝她了。”

说完不等其他人开口,就自己笑着走向了桌子,朝卫西和一众瑞兽道:“在包饺子?我也一起吧。”

卫天颐和卫承殊对视一眼,难掩错愕,拒绝?!怎么可能?!

小倒霉蛋安静地站在卫西身边包饺子,包着包着就出了神,脑海里浮现出了刚才自己看到的,那曾经梦寐以求了很久很久的画面。

一旁的团结义小声问:“哥们,你刚才出去说什么了?”

饺子包错了一个位,小倒霉蛋回过神,笑了一声:“没什么。”

到了这个地步,对方迟来的告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团结义以为他为情所伤,安慰他道:“天涯何处无芳草,哥们!憋往心里去,你不马上要下葬了吗?到时候咱们跟我师父申请一下,葬礼那天给你开个大趴体!把你同事都请来,让你好好地嗨一嗨!”

卫西:“趴体?”

团结义:“就是聚会啦,下葬那么难的事情,不搞搞活动太可惜了叭!”

卫西:“有道理。”

小倒霉蛋:“……”

********

卫家之外,暮色中,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了街道上。

这是个风度翩翩的老头,其实也不能叫老头,毕竟老归老,长的还是挺帅的。

街上稀拉拉剩下的几个人都转头看他。

这老头走得很慢,目光到处乱转,不过奇怪的是,看起来不像是小偷,也不像是来京城旅游的游客,反倒更像是来视察的领导,在审视自己治下的城市。

路边有小警察正在执勤,被冷风吹得瑟瑟发抖,就见这老头径直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年轻人,辛苦啦,除夕也不回家。”

小警察搓搓脸,不好意思地笑道:“要执勤肯定回不去啊,您老人家大冷天的倒是快点回去吧,外头多冷啊。”

那老头咋了眨眼,笑着问他:“怎么除夕还要执勤?人间最近很乱吗? ”

那小警察觉得他问的问题用词好像怪怪的,可看他年纪大,还是耐着性子解释:“没有,您别瞎想,执勤岗位就是三百六十五天都缺不了人,跟乱不乱没关系。”

老头问:“是吗?我听说前段时间,京城闹腾得厉害。”

小警察笑道:“那不是地震跟谣言闹得嘛,过去了就好了,最近除夕,哪儿还闹腾得起来啊。闹腾着买年货还差不多。而且最近天气特别好,空气都清新不少,搞得人心情也好,小夫妻俩都不打架了,您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快点回去吧。”

对面这老头满意地点了点头,叫小警察不禁疑惑,这态度,不会真的是大领导在微服私访吧?

就见对方抬手拍了拍自己,和颜悦色地道别道:“好,那我就回去了,祝你新年快乐啊。”

小警察下意识回以点头:“您也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那老头晃晃悠悠走远了,别看身板小,速度一点不慢。小警察站在夜色中看着他发了会儿呆,莫名觉得对方的背影高大极了,等回过神,才忽然发现。

唉?

怎么身上一点都不冷了?!

他抬头看向星空,京城以前老是闹雾霾,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天空竟然清澈地可以看见银河了。

无数璀璨的星光在头顶闪耀,小警察看得长长舒了口气——

新年轮到值班虽然挺倒霉的,可天下太平,还能看到这样的星空,真是好啊。

******

卫家,卫西不擅长包饺子,看到没熟的馅料都想吃,没包一会儿就被瑞兽们赶走了。

卫家电视,音量被调得很高,歌舞节目的喧哗声里,客厅的灯光暖融融的,他看着看着,忽然就有些不高兴——

“卫得道怎么不来?”

一旁的二徒弟洗干净手来陪他,平静地解释:“天道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现身的。”

团结义问:“师父,您想师祖了啊?”

卫西:“才没有。”

只不过饺子太多,想让卫得道来帮忙吃掉一些而已。

卫家人包饺子包得飞快,团结义又去撩骚:“卫总,听说您最近特别怕黑,是真的吗?”

卫天颐:“放屁!”

团结义:“原来是假的,我还以为你知道有鬼以后,会怕鬼呢。”

卫天颐冷哼,指着自己的大儿子:“你看我怕他了吗?鬼有什么可怕的!”

他本以为对方也就随口一问,谁知回答出口后,团结义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个喜出望外的表情:“真的哇!那太好了!”

卫天颐:“………………?”

卫天颐忽然有了种不妙的预感,就见对方兴高采烈地掏出手机跑到沙发旁边:“师父师父!卫总说他不怕!那咱们就把大家一起叫来过年呗!大家呆宿舍里多冷清啊!”

卫西:“他不怕吗?那也行。”

卫天颐:“……???”

十分钟后,贴了开眼符的卫天颐绿着脸浑身僵直地站在餐桌旁边,上千条阴魂将整个大厅挤得鼓鼓囊囊,以至于它们都非常自觉地飘到了空中,满屋乱窜。

有只有半颗头的……也有满身鲜血的……还有留着阴阳辫的……

飘过他身边的时候,还喜气洋洋地开口:“新年好哇!”

好你妈个头!

下一秒窗台被哐哐敲响,团结义上前打开,窗口哧溜一声钻进个老鼠来。

舒婉容:“!!!!”

紧接着又是一只野狗!等一下!还有黄鼠狼!

卫家人:“!!!!!”

卫西非常熟稔地跟这些动物打招呼:“来啦?”

紧接着就在他们的注视下,一群动物舒展肢体,转瞬膨胀出了人形!

卫家人:“!!!!!”

卫天颐已经快要晕倒了,大变活妖!居然还是那么多一起变!

结果卫西朝外头看了眼,居然问道:“其他人呢?野猪怎么不在?”

野猪!还有野猪!!!

那模样清秀的野狗变成的人变小声回答:“猪哥被邀请上春晚啦!还没到他的节目吗?”

卫家人:“!!!!”

卫家人:“………………”

卫家人:“????”

啥玩意?

他说的啥?

卫西哎呀一声,倒是立刻转向了屏幕,身后的一群瑞兽全都凑了过去,七嘴八舌地猜测——

“我靠牛逼啊,这就上春晚了?”

“比咱们混得好多了!”

“刚才没注意看,不会已经过去了吧?”

“应该不至于,我估计是排在后头了。”

几个精怪看到卫家人满脸麻木,还很有礼貌地开口:“新年好哇!”

舒婉容盯着他们一张赛一张俊俏,似乎还非常熟悉,非常疑似某个小姐妹家里女儿最近狂追的明星组合的面孔:“……好……好……”

卫天颐:“……”

好你麻痹。

卫天颐哆嗦着手悄悄把自己身上的符咒给撕了下来,丢到地上,踢到桌子底下。

结果力气用大了,不小心飞到了团结脚边。

卫天颐:“……”

团结义:“咦?!卫总你符咒掉了!”

卫天颐勉强保持镇定:“是吗?可能是粘性过去了,这东西那么珍贵,还是不要浪费……”

团结义:“不会不会!这是师弟……师公布置给我的功课,我画了好几百张呢!”

说着一伸手从兜里掏出一把厚厚的符咒来:“卫总您随便拿!”

卫天颐:“……………………”

屋子里闹腾极了,鬼怪到处翻飞,卫西坐在沙发背上,听着电视里不太好看的春晚的音乐声。

野猪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电视里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女主持人悠扬的嗓音清脆婉转,一字一顿地对着话筒开始喊——

十!

九!

八!

七!

……

卫西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半晌后又默默收回视线,看回电视。

下一秒,卫家紧闭的大门轰然打开。

某道清瘦佝偻的身影夹着寒风站在门槛上,笑眯眯看了屋里一眼——

“哎呀!这么热闹啊!大家新年好啊!我来吃饺子啦!”

卫西被吓得哧溜一下站了起来,直接跌进了二徒弟的怀里。

女主持仍在倒计着——

六!

五!

四!

三!

二!

一!

轰鸣的音乐声骤然拔高,似乎还带着烟花爆开的音效。

卫家之外,家家户户,围着年夜饭餐桌的普通人们都在这样的声响里笑眯眯地互相道贺新年好。

卫家,鬼怪妖魔瑞兽和天道齐聚一堂,卫西在二徒弟的怀里站稳,抬头望进对方深邃的视线中。

他顿了顿,开口道:“阙儿,新年好。”

二徒弟笑了笑,眼神也很温柔:“你也新年好。”

耳畔到处是这样互相问候的声音,卫西在这样闹腾的喧哗里感觉到了一些陌生的滋味。

他慢慢转向电视机,里头的大合唱已经开始了,野猪精的面孔在一干人类里相当抢眼。

这就是小倒霉蛋说的,迎接新年的感觉吗?

好像还挺好。

分享到:
赞(210)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我站卫承殊和小倒霉蛋

    insane2019/11/24 08:59:06回复 举报
  2. 楼上是姐妹,年下别扭攻为什么那么香,一起嗑cp啊!!!

    2019/11/27 20:05:24回复 举报
  3. 我也站,举双爪赞成

    楚子安2020/01/13 15:49:37回复 举报
  4. 加我一个!骨科啥的最棒了!

    雷公2020/02/23 00:19:22回复 举报
  5. 原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磕这对CP啊哈哈哈~

    开坦克的是舒克还是贝塔2020/03/23 10:47:30回复 举报
  6. 我也磕!!年下傲娇攻和年上文弱受什么的,简直不要太香啊,哈哈哈哈
    骨科也无妨,小骨怡情嘛,哈哈哈

    我保证早睡早起2020/04/17 23:34:21回复 举报
  7. 我也站这对啊!!!年下攻太香了!!

    我就是那个匿名小姐姐2020/04/17 23:44:06回复 举报
  8. 骨科年下什么的最香了!

    磨糖2020/05/10 20:08:34回复 举报
  9. 再加我一个!骨科最香了!٩(๑^o^๑)۶

    墨莲2020/05/22 09:24:12回复 举报
  10. 那我就也加一趴!

    白银六卫2020/06/15 09:03:18回复 举报
  11. 其实貔貅和饕餮也算骨科吧

    卫西的钻戒2020/10/31 21:12:11回复 举报
  12. 骨科我嗑爆!\\\٩(๑`^´๑)۶////

    阿月好帅2021/02/18 16:02:35回复 举报
  13. 啊啊啊啊啊骨科我磕了!!年下攻什么的たい——すき!!!

    我就静静地看你们搞基2021/04/03 11:42:20回复 举报
  14. ……雖然文章裏沒說,但好像通過卫承殊的反应及说话方式 作者好像已经暗喻了他可能是暗恋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吧……噢呜呜呜呜呜……
    正是因为说到底小倒霉蛋还是他哥啊,这是禁忌,只能埋藏心里。不过这也只是我自己个人的领悟啦,也不一定是这样。
    不过如果真的是我想的这样,这个位置作者实在是写得太好了。
    哎呀,替他们可惜了。

    为你,打遍万里江山。2021/12/17 18:26:40回复 举报
  15. 那一家人居然能洗白?!小倒霉活着的时候没见他们有多在乎他,佣人连房间都不打扫,吃食都不给准备,甚至连狗都欺负他!现在人都死了居然还能一起和和融融过年?!我知道作者是想营造轻松快乐的大团圆氛围,那当初就别把那一家人设定得那么坏。除了对这一家子没惩罚甚至还能沾上好处这一点接受不了,我是很喜欢这文的,已经刷好几遍了

    匿名2022/02/22 16:19:35回复 举报
  16. 啊哈哈哈哈骨科什么的最香了(别说腐眼看人基本人从不嗑真人[合十]

    渺渺2022/06/03 02:00:18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