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道的裂隙很浩瀚。

前来赴死的卫得道也很迷茫。

当一个人活到五百岁, 其实早年的很多记忆都会变得不那么清晰, 你很难再记得自己十八岁生辰那天吃到了什么, 也不太容易铭记自己最开始踏入长生道时青涩浅显的目标。

但很突然的, 卫得道想起了许多自己原以为早就遗忘的东西。

入世前平凡慈祥的父母、踩上太仓宗宗门石梯的第一阶、被早已陨落的师父收入门中后得到的提点、曾与他有过来往的诸多同门。

他的朋友、亲人, 数以千计的后辈弟子。

修行界是一度鼎盛过的时代,可这些人,都早已经湮灭进了历史的长河里。

他想起自己率领修行界怀着安定天下的心思成功布好洪荒封印阵的那一刻,再就是天道崩裂的那一天遍布了整个太仓宗的惊惶哭声。失去了淬体修行的灵力,年纪悠长的同辈和长辈们相继陨落,山外滚滚不歇的天雷平息过后,太仓宗里除了他之外, 只存活下一百六十五名的后辈。

这一百六十五名后辈, 成为了卫得道离开太仓宗前最后的弟子。

这些早已失去凡俗眷恋天涯沦落修行者, 本都想在末法时代再拼命修行多活上一段的, 可现在也全死了。

修行啊……修行……

卫得道睁开眼。

没有飞升, 他到底还是个普通人,试图参与凡间进程的反噬之后,他已经瞎了很久很久。

但这一次,他看见了自己所处的大阵, 和大阵之外,被整片金光照亮的裂隙。

金光里, 浮动着些许散碎的其他光亮,光亮下方,则堆集了无数黯淡陨落的星辰。

天道就站在眼前, 残破得让人想象不出它完整时该是什么样子。

卫得道听到他的声音,与亟待消散的外表不同,仍然威严有力——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功德圆满的新天道,我消散之前,终究是等来了你。”

*******

卫西其实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他趴在混沌的头顶,抬头看去,这里荒芜得厉害,空荡荡的,一眼望去,什么都没有,却又大得看不到边。

仿佛一座可以任意徜徉的囚笼。

卫西以为自己又在做梦,想起黑暗降临前看见的疑似自家阙儿的影子,开始试图让自己快点醒来。

直到耳畔听到混沌的讥笑声:“我劝你别做无用功。连我都得花费上万年的时间才能找到裂隙离开。换成你?少在那不自量力。”

卫西一愣,皱眉问:“……这竟然不是梦?我们在哪里?”

混沌冷哼:“这里是天道深处的大阵。”

卫西迷茫:“我们吃得好好的,怎么到阵里来了?”

谁跟你吃得好好的!混沌气得要死,被卫西啃掉半拉的脑门非常缓慢地吸纳着混沌之气艰难愈合,看上去简直惨不忍睹,趁着卫西在发呆,他一把扯住始终死死叼着自己的卫西一把甩了开来,定睛一看,却猛然发觉:“你竟然觉醒了?!”

卫西跌落在地,迷茫抬手,入目却看到一只奇怪的小爪子,尖锐锋利的指甲闪烁着淡淡的寒光。

身体里涌动着一股陌生而强大的力量,他对此毫无概念,却本能地知道,自己这一爪子下去,造成的威力恐怕会大到难以想象。

混沌立即意识到了什么,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嘲讽:“我说呢,天道本来都已经被我吞噬得精疲力竭了,怎么还会突然不顾一切地动手,原来是你这蠢货让它感觉到了危险。”

随即冷笑:“看到了吗?这就是我说的,凶兽永远是凶兽。天道无情,你费尽心机去讨好又怎么样,一旦觉醒,它照样不可能放过你。”

只可怜混沌这么真情实感,卫西却还沉浸在自己其实是个凶兽的喜悦中,同时并不觉得自己讨好过天道,被这样嘲讽,只是哦了一声。

混沌见他这个反应,多少有点失望,但很快却又再次露出兴奋的表情:“不过那又怎么样!它这么做更代表了它已经支撑不下去了,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那些神佛瑞兽自以为可以将它修补好,却不知道它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注定了会是这个结局,谁都阻挡不了!我努力吞噬了它那么久,那么久,才终于让它等来了今天,它彻底塌陷的那一刻,就是我混沌重归天地的时候!”

他的脑袋被卫西咬掉大半,还没彻底恢复好,说话就有点漏风,跟刚看完牙医似的,王霸之气锐减。

混沌自己也能感觉到,不免觉得生气,阴沉地看向罪魁祸首卫西。天道崩裂后,他自然会成为万物主宰,他已经能看到这个冒犯了自己的家伙会是什么下场了。

混沌缓缓扯开了自己剩余的半边嘴角,但还不等开心多久,双眼就在再次猛然大睁。

原本已经虚弱无力的天道规则忽然被一股势不可挡的功德金光牢牢地扶持了起来!

裂隙里,本该所剩无几的灵力也顷刻变得浓郁!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混沌抬起手,捕捉到了一道想从身边游走的灵气,手指颤抖地端详片刻,在勃然生出的怒火中狠狠地一把捏碎它,仰头大喝——

“新的天道!竟然是新的天道!这阴魂不散的天道!!又来了!!”

卫西:“??”

卫西看着混沌一个人在那发疯,相当的不能共情。他抖了抖自己被混沌啃掉了大半的左腿,想要扑上去接着啃食混沌,但周围的灵气很多,浸得他舒服极了,还一道接着一道非常自觉地往他嘴边凑。

一边是需要打斗一番才能吃到嘴的对手,一边是毫不费力送上门的美味。

被咬掉的腿挺疼的,而且卫西其实也有一点累,他想了想,还是趴在原地,张开嘴选了毫不费力的后者吃起来。

*******

另一边,天道已经精疲力竭,卫得道大概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竟也没有生出什么太多的情绪。

或者说,经历过了过往的一切后,他已经很难因为外物的得失去悲伤喜悦了。

他站在大阵中无喜无悲,天道似乎十分满意:“不错,看来你已经悟得了真正的大道。大道无仁,万物皆为等同。世间一切功名利禄,爱恨嗔痴,也与大道无关。大道无需感情,也无需牵挂。”

卫得道眯着眼漫不经心地微笑:“有理。”

天道转向一旁的囚笼,囚笼里,卫西跟混沌正在一个吃一个暴走。

他双眼慈悲而冷漠,一道灵力打去,将已经开始试图找弱点吞噬新缺口的混沌打得翻了个跟头,然后镇着混沌,徐徐开口:“我即将消散,你初做天道,只怕掌控不了一只觉醒的凶兽。我将力量示范给你,你学会了么?”

********

囚笼中,混沌被天道最后的力量打趴在地,苦苦挣扎。卫西……仍旧是吃。

他吃到最后,甚至不用动手,张开嘴灵力就自己涌进嘴中,导致他甚至没有太多的功夫去嚼——

太多了太多了太多了!慢一点!慢一点!吃不过来了!

混沌看他居然这么自在,气不打一处来,杀气弥漫:“你这蠢货!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新的天道出现了!!!”

卫西一点惊慌都没有:“这不是好事儿吗?”

新天道出现=天不会塌=太仓宗以后又可以照常营业。

好事儿啊。

混沌原本还特别恨他,想要将他杀之而后快,可到了现在,又颇觉得他可悲,脸上嘲讽的讥笑一览无遗:“是吗?只怕一会儿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卫西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

趴在地上的混沌动弹不得,却已经清晰地感受到了一股陌生的力量在囚笼外飞速地成型。

他感受着那股强大的力量,哈哈大笑起来:“看吧!看吧!天道无情,即便你做了它的走狗,凶兽也永远是凶兽。新天道出现,马上就来对付你了!”

卫西也隐隐察觉到了威胁,眯起眼睛看向虚空中的某一处,想要爬起来却因为后腿被吃动作十分艰难,只能警戒地趴在地上:“对付我?怎么对付?”

“当然是杀你!!”混沌颇觉解恨。

卫西顿了顿,果然感觉到身旁的空气在一阵紧绷过后骤然动荡起来,夹带着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冲向自己。他下意识地想要躲避,却收效收微,只能在一旁混沌的幸灾乐祸中被一击即中。

那是一股跟天雷同出本源的力量,强大到令人战栗,卫西被打趴在地,听着混沌的声音,也觉得自己可能有危险,口中不甘地咆哮了起来——

不行!不行!阙儿还在外头等着我呢!!!

混沌的笑声已经近乎癫狂:“哈哈哈哈!别再徒劳了,被天道盯上,你以为自己跟我一样是不死之身吗?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笑声出口,混沌定睛看去,就是长久的:”……………………“

卫西还在地上挣扎呢,那却力量强大到他根本无法抵御,将卫西压得跟混沌一样动弹不得。卫西心想着这下只怕真的要糟,还庆幸自己此前聪明地把私产交给了二徒弟,结果等了好半天,抬眼一看,屁事没有!

唉不对!

卫西蹬蹬腿,刚才被混沌咬掉的腿长回来了!!!

他迫不及待地爬起来溜达了两圈,发现自己果然状态不错,想到自己刚才被混沌吓唬得信以为真的心情,立刻上前给了混沌一脚:“你竟敢欺骗我!”

混沌:“……”

混沌很迷茫,咋回事啊这个,自己都被压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凭啥卫西活蹦乱跳,还能被疗好伤?!

紧接着下一股强悍的力量再次出现,径直朝着卫西而来,混沌恍然大悟——哦,新天道估计是刚上岗没经验,搞错了!

他脑子被卫西踹了一脚,但想到这个理由,也不生气了,颇为怜悯地看着卫西:“可怜你脑子不好,死期将至,还一无所知,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卫西心说你脑子才不好呢,感受到那股熟悉的力量出现,这次直接没当回事,抬手一接。

混沌看得暗爽,忍不住笑出声来,心说这下你总该死了吧?!结果亢奋过后,再次定睛一看——

卫西完好无事地站在原地,手上多出了个丝绒的小盒子,里头赫然是对光芒万丈的大钻戒!

不对!

不是钻戒!

那戒指上的钻石完全是用灵气凝聚而成的!戒身上还篆刻了隐约浮动的阵法,分明是对无比珍贵罕见的法器!

混沌:“??????”

等等!这个新天道怎么回事?!失手没能成功下杀手我能理解,你咋还送上东西了?!

我还被压在地上动不了呢!

凭啥啊!凭啥!

********

囚笼外,天道:“……………………你在拿法力做什么?”

卫得道被他提醒,慢吞吞地拢起袖子解释:“西儿看上这款式很久了,可惜人间这些配饰卖得实在昂贵,我虽然有心帮他,可偏偏一穷二白,也实在没钱……”

天道:“……我不是在跟你说这个。”

天道:“你为什么不杀他?”

卫得道微笑起来:“他是我徒儿。”

天道:“可他也是会为祸天地的凶兽!”

卫得道声音温吞:“凶与瑞,哪有那么清除的界限呢?不过是天地诞生时赋予他的能力。”

天道很不赞同地看着他:“你在感情用事。”

卫得道不以为忤地点头:“他还小呢,又聪明乖巧,我当然是要感情用事的。”

天道难以置信:“你已经悟了大道,在他之前,更亲手带着百余名徒弟入世赴死,这分明是断绝了七情的表现,怎么会到现在还留有牵挂?!”

卫得道知道天道说的是什么。

他缓缓摇头:“大道就是无情吗?”

天道:“当然。”

卫得道:“你没有牵挂吗?”

天道:“当然。”

卫得道笑了起来:“不,你有。”

天道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没有。”

“你有。”卫得道望着囚笼里端详戒指的自家徒儿,眉目温和,“你倘若真的没有牵挂,为什么明明支撑不住,却还要用尽最后的力量将西儿和混沌收进裂隙?一百多年前崩裂时,又为什么让上天庭覆灭,为什么落下雷劫,把原本受你倚重的龙族和神佛都赶尽杀绝?”

天道说:“因为我是天道,大道无情。”

“我以前也这么以为,但现在悟了。”卫得道平静地朝他说,“龙族神佛不死,占领世间为祸天地,其实并不碍着你什么。你会这么做,是因为天地才是你的牵挂。”

天道怔怔的。

卫得道朝他笑道:“你大可放心,我也会为了我的牵挂,好生善待这片天地的。”

天道顶着自己残破到已经看不出原样的身体看着卫得道,许久之后,缓缓回首,目光扫过广袤无垠的天地。

许久之后,他始终无悲无喜的面孔上终于缓缓出现了一抹笑容。

天道消散的光芒中,卫得道脑海里忽然又想起了一桩久远之前的事情。

天道说他带着百余名徒弟赴死,这本该是断绝了七情的表现。

其实天道不知道,他并非是“带领”那些徒弟赴死,正确说来,应该是“陪伴”才对。

卫得道记得,自己陪着他们下山的那天,天空似乎是带着血色的昏黄,有点像快要下雨的样子。

这抹昏黄之下,是凡间不停歇的枪炮声,太仓宗外,不仅仅太仓宗门徒,最终沉默凝聚的,是整个修行界最后遗存的力量——

道修、佛修、散修……踏上漫漫修行途,这些曾经都立过誓不再沾染凡尘的修行者们,终究还是入了世。

卫得道踏出大阵,踩进了满地陨落的星宿里。

刹那间,世间规则骤然一荡。

人类肉眼无法看见的每一处细枝末节——天空、地面、触手可及的空气里,正有无数残破的规则在飞快改写。

********

人间,在街上提着抢购来的物资惶恐奔跑的许多人都愣了愣。

猎猎作响的暴风忽然平息了。

天空中缠绵的乌云缓慢地散开,露出那之后被遮挡了好几天的太阳。强烈的阳光从云层之后洒落到地上,映得天地一片辉煌。

很久很久之后,才有人惊愕地拿开挡在头顶的雨伞,拎着大包小包的米面粮油怔怔出声——

“雨停了?”

********

华茂山,酒店天台上,神佛瑞兽们精疲力竭地感受着裂隙里涌动蔓延开的灵力,一旁的人间领导对他们的工作进度一无所知,只能惶惶不安地等待,直到接起了他到这之后的第一个电话。

喜悦的情绪如同喷涌的瀑布那样从他眼中迸射出来。

他挂断电话,匆匆告知瑞兽们——

-“外头的暴雨停下了!”

-“大风也在减弱!”

-“海上侦测到的气流数据开始趋向正常!”

朔宗平静地嗯了一声,脸上并没有显露太多喜色,他是在大阵里出力最多的人,受了一道凝聚了天道最后力量的雷劫,后来又强行逼出来一滴心头血,情况比在场所有同伴都要糟糕。重明和夏守仁神情凝重地在他身边为他疗伤,他目光却只是看向天空的那道裂隙。

新旧天道交接,按理说为求顺利,结界里的其他存在应该被排斥出来的。

卫西呢?他还好么?

他专注而凝重的等待中,裂隙里,终于出现了两道身影。

朔宗浑身一震,随即再度又惊又喜地发现,卫西居然是原型状态!

从重逢以来,卫西就始终生活在凡人的躯体里,后来听他的一些描述,朔宗也能猜测到他这一百多年间似乎都在以魂体状态生活,也正是因此,才会在此前那么坚定地认为自己是个孤魂野鬼。

没有肉身,变不成原型,就等于无法恢复力量,且想要正常生活,就终其一生都无法摆脱寻找驱壳的宿命。

人类的身体最多也就只能用个几十年,且还不是每一具都能那么契合卫西强大的魂魄的,朔宗曾经也想过卫西的这具身体腐朽之后该怎么办,但一直以来也没能想到特别完美的办法。

没想到在这之前,卫西居然自己觉醒了!

朔宗想要起身迎接对方,但身上有伤,动弹不得,只能捂着伤口示意重明前去接应对方。

他浑然不惧,人间领导却被吓了个够呛,战战兢兢地看着天空:“朔宗先生,那!那是什么?!”

朔宗眯着眼看向天空:“饕餮。”

人间领导吓得声音都变了调:“饕饕饕——饕餮?!”

这他妈在他的知识范围里可是个无恶不作的大凶兽啊!

朔宗点头:“漂亮吗?”

人间领导:“……………………”

夏守仁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这家伙真的完蛋了。

不过想到卫西得知自己是凶兽后还义无反顾地帮助天道跟混沌缠斗,甚至还因此九死一生地被天道收进了裂隙里,他原本耿耿于怀的断尾之恨还是减轻了很多,主动朝那几位被自家哥们雷得不知所措的人间领导解释:“不用害怕,他本性还是很善良的。”

真的是在很努力地去做一只瑞兽。

更何况现在还成了……天道的徒弟。

不过话说回来,天道无情,视万物为等同,卫得道那老家伙之前护短护得简直没了边儿,现在成了天道,不会不会稍微改善一点?

很快的,夏守仁就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了。

因为重明根本没派上用场。

被排斥出天道的契机非常突然,卫西和混沌都没有反应过来,混沌还在为了卫西莫名其妙没被杀死还得了法器而愤愤不平,半空中不忘讥讽对方:“你以为你躲过去了吗!新天道只不过出了差错,现在情况紧急,来不及收拾你而已!等他腾出手来,你就完蛋了!他弄不死你,摔也会摔死你!”

俩人都来不及调动法力,飞快地降落,眼看着即将着陆,结果混沌话一出口,忽然便感觉身边有大堆灵力争先恐后地朝卫西涌去,将卫西软软地包裹了起来,然后轻飘飘缓冲到地面。

混沌则吧唧一声砸在天台上,激起了大片水花。

混沌:“…………???”

在场的所有神佛瑞兽:“……”

ok,原本还在怀疑状态,现在看来卫得道当天道这事儿应该是稳了。

混沌气急败坏地从积水里抬起头:“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我想不通!!”

没能接到人的重明在他俩身边降落,忍不住递给混沌一个同情的眼神——

你是该想不通,不过慢慢来吧,以后想不通的时候多着呢。

*******

卫西毫发无伤地落在地上,看着摔成扁扁一片的混沌还很疑惑:“我一点事没有,你怎么能摔成这样?”

混沌:“……”

我还想问你呢!

卫西却已经趁他病要他命地一把摁住了他,将他团吧团吧地揉了起来,准备一会儿放进保鲜盒里。

混沌刚才被旧天道压制,一时间没能恢复过来,被他几下抓在手里,顿时觉得侮辱极了,内心不忿,越想越气,瞥见周围的众多瑞兽神佛,忍不住出声给自己找场子:“你这个蠢货!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做天道的走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能在裂隙里逃出一劫,可现在出了裂隙,你绝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个凶兽!现在只怕外面的所有人都在想该怎么对对你!”

卫西被他这么一提醒才猛然想起自己居然忘了这件大喜事,险些笑出声来。

凶兽啊,可以为非作歹干坏事不用顾虑世人眼光的凶兽啊。

他立刻抬头想要搜寻二徒弟的踪迹,跟阙儿一起分享自己的喜悦,谁知此时便听一旁的重明愤愤开口:“你胡说八道什么,谁会想对付卫西?”

随即目光似有若无地看了天空一样,慢吞吞道:“……更何况,现在也没人把他当成凶兽,只怕现在起,他就是我们瑞兽的一员了。”

混沌:“????”

卫西:“????”

卫西抓着混沌有点惊惶,这什么意思这是?做梦都想升职的毕方已经飞快地帮腔起重明来:“不错!”

毕方也扫了天空一眼,郑重其事地朝卫西道:“卫西!你哪儿像凶兽了,根本一点都不像!在我眼里你就是瑞兽!从没变过!”

卫西:“???”

不……

没人注意到他的反应,周围的诸多神佛已经你一言我一语地“没错”“就是这样”“是的是的”起来。一方面顾虑到天道的面子,另外一方面,也是真实的感谢卫西刚才得知自己的身份后还奋不顾身地勇擒混沌。

卫西缓慢地摇头,还想挣扎一下,把自己寒光闪闪的指甲抬起来,试图威胁一下旁边的人不要随便说话:“闭嘴!我看起来不像凶兽吗!”

远处的朔宗眼神变得有些心疼,就连夏守仁都忍不住叹息,卫西这是被自己的真实身份刺激大发了。

一旁的毕方颇能察言观色,赶忙安慰:“不像不像,哪里像了,你看看这爪子的光泽,这爪子的弧度,锋利无比,一看就长得非常正气!不是天地瑞兽你都长不出来这个我告诉你!”

重明:“对!对!”

混沌:“……”

卫西:“!!!!”

什么!

他赶紧把爪子收回来不敢再亮,此时一旁的人间领导也反应过来了,小心翼翼的凑近:“这,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凶兽吗?”

毕方和周围一众瑞兽:“你在说什么!”

卫西倒是赶紧点头:“没错!我就是凶兽!”

众多瑞兽:“不!你不是!”

******

卫西很焦灼:“我是!”

人间领导:“??”

领导还是有点害怕的,而且被大家的态度搞得很迷茫,总觉得这头凶兽看起来不像是很危险的样子,但惊疑之下,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凶兽……会为非作歹吗?”

卫西赶在所有人开口之前迅速回答:“当然!”

故意摆出了一副非常凶恶的模样,以求能迅速震慑到对方!

不光为非作歹,凶兽还可以为所欲为呢!想要什么都可以直接抢!就问你怕不怕!

那领导果然被吓住了,脸色发白地看着他,顿了顿朝着旁边的瑞兽们投去求助的目光。

瑞兽们反而很生气地看着这个人类,这人类会不会说话!真是白当领导了,看不出来卫西被你这么问很伤心吗?!

领导们见他们似乎根本没有收拾或者镇压卫西的意思,不禁有些绝望,难不成这是个很难对付的凶兽?!

他沉默好久,才艰难开口:“还……还请您看在天下苍生的份上……不要这么做……”

卫西想了想,非常真心地问:“天下苍生关我什么事?”

领导:“!!!!”

这话真的好凶兽啊!

领导的脸色已经煞白了,艰涩地开口道:“我……我们人间政府会给出诚意的,您没有必要去为非作歹,需要什么,我们都会尽量主动为您提供。”

卫西一愣:“真的?”

领导见他有松口的意向,立刻在自己权限范围内找出了最极限的权利:“当然!您只要愿意,我立刻可以给上头打报告,比如您的住所,我们甚至可以将茂华山方圆内的十几座山峰全都献给您,让这座山成为您私人的领地!”

在如今有限的国土范围内分让出一整片山脉,给的还是一头凶兽,这等于说是在默许卫西割地为王了,以后卫西在自己的山脉里哪怕闹出天来,也绝对是没人敢来约束的。连宁天的神兽们都从未有过这个待遇,说实话给出这个承诺的时候领导内心简直一片凄惶,他是国家的罪人啊!

谁知对面的这头凶兽听完,却一点都没有露出高兴的样子,眼睛一下眯了起来,声音冰冷地一字一顿问他:“这就是你的诚意?你在愚弄我吗?”

领导:“!!!!”

这凶兽的胃口居然比他想象中还大!

私人国土还不够,那他还想索要什么?一整个国家?或者无数人类的生命?!

那领导出了满脊背的汗,假如真是这样,那国家绝对是断断不可能跟这凶兽和平共处的,哪怕祭出举国之力,也绝对是要阻挡对方杀戮的!

就听卫西接着冷声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山头不值钱,我大徒弟都跟我说过的,承包一座山头一年最多也就几十万。”

领导:“????”

卫西:“你休想拿山头糊弄我,真的有诚意,拿出京城市中心的写字楼来吧!”

领导:“……???”

*****

卫西第一次为非作歹敲诈勒索,比较没经验,问完见对方不答话,又有点忐忑,想了想,决定给对方一点讨价还价的余地:“做不到吗?”

那领导如梦初醒,一头雾水,但还是迅速点头:“不会不会!做得到的!”

卫西有点看不懂他的态度,以为对方会错意,赶紧开口:“我说得不是一层楼,是一整栋!”

领导:“别说一栋了,两栋都可以!”

卫西张了张嘴,有些不敢置信他的大方,他想要京城的写字楼已经想了很久了,如今梦想实现的太快就像龙卷风,人类真的好有诚意啊!

就见那领导擦了擦汗,转头朝不知道谁开口:“夏先生,您没说错,他本性真的很善良!根本就不像个凶兽!”

卫西:“???”

被他抓在手里的混沌已经听不下去了,破口大骂:“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明明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凶兽!”

卫西:“对啊对啊!”

瑞兽们:“你胡说什么!”

人间领导也:“哪里像了!”

混沌气得简直原地爆炸:“你们说不是就不是吗?天道都说他是!”

卫西:“对!天道都说我是!”

此时天空中忽然传来一把温和的声音:“不,天道也觉得你不是。”

卫西和混沌同时回首看去,漆黑的云层已经尽数散开,阳光洒落大地,滚滚汹涌而来的灵气里,一道缥缈的身影逐渐成形,飘散下来。

卫西怔怔地看着那具宛如星光聚集起来的身体:“……卫得道?你怎么……等等,你的眼睛?”

他上前想要碰一下卫得道,手却径直从对方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卫西大惊:“你的魂魄怎么回事?!”

卫得道站在原地,好脾气地凝视着他:“西儿,我没有魂魄了,我的魂魄就是这天地万物。”

卫西向来是没有“天地万物”这个概念的,闻言只是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卫得道笑了一声,抬手虚虚地拍了拍他的脑袋:“西儿,不要这样,这是好事儿,师父还是在你身边陪着你的。”

还能给你帮帮忙。

混沌看起来比卫西还难以接受:“你……你这被我一掌就能扫走的杂碎,竟然成了天道?!”

卫得道还没说话,卫西已经一把掐住了混沌,阴沉开口:“要我把你的嘴巴全部撕下来吗?”

卫得道欣慰地笑了笑:“西儿,师父虽然不能改变过去发生过的事情,但从今往后,在我能看到的地方,你大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一头瑞兽。”

撕下混沌嘴巴的卫西因为卫得道忽然没了魂魄的而身处的怒气骤然消散:“……”

卫西看着卫得道缓慢地摇了摇头:“可我是凶兽……”

除了混沌之外的所有人:“不!你不是!天道都说了你不是!”

卫西:“……”

卫西为所欲为的美梦破碎,不由神色恍惚地变成了人形,怔怔地端详自己拿在手上的绒布盒。

绒布盒打开,里头璀璨的两颗钻石折射阳光,辉煌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他索性不理会旁边这群自说自话的人了,亟待寻找自家阙儿获得安慰。

天台的角落里,朔宗看到卫西手上的戒指盒,浑身一震,竟然坐直了身子。

一旁在给他包扎的夏守仁:“??”

朔宗瞥了夏守仁一眼,语气平静地开口:“你看到了吗”

夏守仁:“?”

朔宗:“你的眼睛是摆设吗?”

夏守仁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妈的!

朔宗捂着伤口,在夏守仁的瞪视里眉眼温和地看向卫西,只恨不能耳提面命地告诉全场所有不在状况的人—— 那是卫西要送给我的戒指!

就在这样的激动中,卫西目光径直对准了他。

朔宗平静而沉默地报以凝视。

下一秒——

卫西的视线非常自然地转开了。

朔宗:“????”

夏守仁:“????”

一旁的人间领导过来,看到他俩的脸色,愣了愣开口问道:“朔宗先生,夏先生,你们怎么了?”

朔宗从他的称呼里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缓缓低头,看向自己被捂住的胳膊。

奥妙的图腾遍布皮肤的每一寸角落,由于刚才受了伤的缘故,还添上了几道新的。

朔宗:“……”

夏守仁:”……“

夏守仁很无语地跟他说:“都他妈这样了,你还那么小心地瞒着他啊?”

朔宗气得手指哆嗦:“我根本没有!”

他根本没有用心隐瞒过卫西!!是卫西太笨了!!

卫西没能在天台上找到自家徒弟的踪迹,双眼顷刻间一片血红,大声询问旁边的人:“阙儿呢!阙儿去了哪里!”

旁边的众人:“……”

分享到:
赞(20)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完结撒花!这个马甲捂的不要太轻松!根本不用担心被发现!哈哈哈哈哈哈卫西太耿直了

    相遇就是有缘2019/11/04 20:36:51回复
  2. 阙儿在哪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12/03 03:58:2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