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第一百零三章

风伯水师一瞬间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眼睛瞪得老大, 见鬼似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人:“???”

下方的夏守仁也被眼前璀璨的光芒震惊了:“!!!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功德?!!”

团结义在下方听得挺迷茫的:“你们在说什么?这人是谁?功德是什么?”

他身边的夏守仁被问得怔了怔怔了怔。

功德此物, 说法比较多, 但古往今来天道的本质都没有变化过。

从广义上讲, 功德,就是国内如今活跃的道佛两教最为推崇的行善积德。天道笼罩世间,为了维持世间秩序,从智慧诞生之日起,便寄望通灵智者能心存对天地的善念。功乃福利之功,德,则为扬善行之德。古往今来, 不论地位高低, 莫不如是。

道观佛堂超度亡者生灵算吗?当然算。

普通人搀扶老奶奶过马路,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也算。

但功德与功德之间也是有区别的, 古时便有个与此相关的小故事,说有个修行的凡人大慈悲者,渴望飞升,为此一生行善积德无数, 帮扶老幼,散尽家财, 终日为助人奔波,却始终未能成圣。到了临终时分,冥差前来接他的魂魄, 他询问冥差自己是否可以位列仙班,冥差却告诉他,他的功德还不够,顶多只够来世衣食无忧幸福美满。攒够功德被点化成圣的是他所在国土的君王。

这位大慈悲者分外不甘,跟冥差辩论,说本国这位君王残酷严苛,平生不做任何善事。不光为了自己享受,召集天下美女选秀,还好大喜功,强令天下劳力为自己修建城墙,开挖河道,导致境内的国民不堪其扰,民不聊生。凭什么这样的恶人能成圣,自己这种救助了无数百姓的善人却不行。

那冥差就笑着告诉他:“你确实救助了很多人,这位君王也确实不如你仁慈,可你知不知道,这位严苛的君王,他修建的那堵城墙在他过世的二十年后会在爆发的战争里从敌寇的手中救下十二万百姓的性命。他挖掘的那条河道,在未来的几次干旱下也会成为数百万人民不至于颗粒无收饿死的水源。他留下了那么多条人命,你奔波一生却只拯救了几千个人。你的功德和他的功德相比,究竟哪一个更大呢?”

这故事流传至今,连夏守仁都不能确定究竟是真是假,但故事里天道的规则是不错的。

天道没有感情,也不懂感情,它只是天地掌控世间的约束,判断和给予功德的标准,从来不是获得者个人,它只看生灵做一件事本身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比如如今凡界的一些搞科研的人士,他们成果斐然,或是研究食物,解决上亿人的饥寒问题,或是研究药品,挽回几万万条垂危的生命。这样的存在,即便分毫不懂修行且深信科学,身具的功德金光都一点也不会少,甚至比大部分潜心修行一心悟道的修行者们还要多。

这正是宁天集团从上古时起俯视人间的神兽们到了二十一世纪各个卯足了劲儿为国家解决自然灾害的主因,他们抓肥遗,逮长右,全年无休地各处出差,没有信众已经够凄惨了,倘若连功德都失去,那神灵还叫什么神灵?

更有不少神兽不顾自己的千岁高龄,腆着老脸积极投身进了现代文明知识的海洋里,它们终日混迹在一群年纪还没有自己零头大的人类教授麾下学习各种晦涩到令兽头大的数据,并促成了如今宁天震慑社会各界的无数科研项目。航天、制药、网络科技等等等等,他们这是图什么?

还不是因为玄学救不了现代人吗?

夏守仁身为上古异兽,又博古通今,身具一双慧眼,自然看得出卫得道身上那浑厚得让人不敢逼视的功德。他存活的时间甚至比风伯雨师更加悠久,但同样从未见过这样令人震撼的功德金光。这哪里还是个人啊,分明就是个移动功德箱。

要说夏守仁自己,其实对功德金光并不陌生,他中古时期信徒遍地那会儿热衷参与庇佑粉丝的活动,就当过一段时间先进分子,是跟天道支取功德最频繁的员工之一。到如今天道虽崩了大半,功德金光其实也不少见,上两个月宁天医药研发中心的青牛研究多年的抗结核药物现世并获奖那会儿就得过一次功德,由于这份最新的抗结核药物疗效非常显著,当时功德加身的数量还尤其得多,多到了让公司里其他神兽们都艳羡的地步。

可青牛那会儿得到的功德跟眼前这位比较,简直都可以说不值一提了。

这么多的功德,简直不可思议,他到底做了什么?这他妈得是获得了七八百次诺贝尔奖才能得到的待遇吧?

团结义此时听完他之前的解释,对功德这个词似懂非懂,不过也了解到功德估计是挺厉害挺难得的一个东西,因此虽然看不见,还是点头赞叹道:“原来如此,没想到治脚气和便秘还有这么大的意义。”

夏守仁:“……”

脚气便秘……

团结义说到这两个病症,却忽然想起什么,脑子一忽悠,瞪大眼看向了天上:“信众?脚气?便秘?!师父!师父!这是咱们宗门里的得道天尊么!”

卫西被朔宗搂在怀里,双脚悬空,脑子也空白了。他怔怔地看着挡在自己面前这个许久不见的老头,开口喊道:“卫得道?”

卡在腰上的胳膊似乎收紧了一些。

前方的背影顿了顿才回过头来,表情笑眯眯的,带着点混不吝,失焦的目光似乎朝他后背方向扫了一下,这才抖着胡子慢吞吞地开口:“徒弟啊……”

卫西脸色变了几变,下意识地想跟以前似的说谁是你徒弟,最后开口却是:“……你不是死了吗?”

卫得道啧了一声:“你这孩子,我诓你呢,你师父好歹修行了五百多年,哪儿那么容易死,更何况你这样思念我,还叫人来供奉我,我即便真的死了,也得拼了这把老命活回来啊。”

卫西嘴角抿得紧紧的,盯着他沉默。

卫得道立刻就嘻嘻笑了起来:“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这些日子哪儿都没去,全在你身边陪着你呢。”

卫西冷声道:“谁关心这个。”

卫得道一点不把他的对自己的态度当回事,自顾自说着:“你出山以来做的那些事情我都瞧见了,将我太仓宗的第六十二代的掌门之位交给你的决定果然做的不错。”

“出山以来一个精怪都没吃吧?还放过了保护动物。”

“宗门业绩也好,这都一千多员工了?比你师父我当年强。”

“还搞了公私合营,换你其他师兄师姐来,也不能做得比你更好了。”

他絮絮叨叨的声音里,卫西冷飕飕的目光终于转开了,不过还是一副不愉快的样子。

卫得道却深知这是已经哄好了,卫西生气哪是那么安静的表现,刚才拿五行伞抽风伯那样才是真不高兴呢。

他与卫西背后的二徒弟交换了一个眼神,虽然看不到,但这一刻都默契传递了同样的信息。某些信息暂时还是不要让卫西知道的好。

身后的风伯雨师却忍不住了,好好打着架呢?突然转变成夸奖大会了?这熊家长当着他们的面夸孩子夸个没完到底想干什么?

风伯被五行伞抽到的脸还痛着,如今被这样忽视,更加愤怒,盯着前方的对手们道:“到底还打不打了!”

朔宗握紧手上的弑神鞭,鞭尾抽中风伯雨师留下的鲜血混着雨水滑落,他一只胳膊搂住卫西,声音依旧是冷的:“法器都丢了,你还要负隅顽抗?”

风伯的衣袍被狂风吹起,虽然没了法扇,却依然自信地冷笑了一声:“负隅顽抗?天禄神,你未免太自信了,不妨看看那是什么。”

朔宗分毫不动。

空中霹雳的闪电再次雷霆万钧地划破夜空,那闪电自刚才他们打斗起,就随着乌云一道一道地接近他们所处的位置,风伯见他不回答,仰天狂笑了起来:“天罚来了,你也不怕吗?!”

朔宗挑眉:“为什么要怕?”

风伯:“???”

朔宗:“你脑子坏了么?刚才且不说,现在天罚怎么可能劈得中我。”

风伯笑声在他的声音里骤然一顿,这才想起什么,目光落在挡在自己最前方的卫得道身上。

风伯:“……”

确实,这么大的功德金光,天道保护还来不及,不可能会去劈的。

风伯咬牙朝卫得道道:“你要护着他吗?”

卫得道听得愣了一下:“啊?怎么可能。”

风伯知道他不管,放下心来,立刻协同雨师攻向朔宗,结果朔宗都还没还手,卫西就第一个生气了,将火气全发泄到了他们两人身上,夺过徒弟手上的弑神鞭目露凶光地就朝他俩抽了过去:“想死!”

风伯脸上又挨了一记,鼻子都差点被抽歪,捂着伤口双眼险些瞪出血来,跟雨师交换了一记视线,朝卫西反击而去。

结果雨师的法器还未靠近卫西,眼前功德金光一闪,卫得道又挡在了前头:“星君息怒哇。”

风伯雨师:“……”

俩人生怕打中他反遭雷劈,急急忙忙地收回法力,差点气死:“你不是说不管的吗!!!!”

卫得道满脸发愁:“星君打天禄神当然不关我事,可打我徒儿怎么行。”

风伯雨师:“……”

卫得道:“我这徒儿年纪小,顽皮不懂事,不是有意冒犯,星君们大人大量,别跟他一般计较啊。”

风伯雨师:“……”

他背后的徒儿冷冷地看着他俩,捏着弑神鞭,目光里杀意涌动,几乎凝聚成形。

风伯:“……你说这不是有意冒犯?”

卫得道脸上一副“真拿这个孩子没办法”的笑容:“平常娇宠得太过,他确实天真烂漫了点。”

风伯雨师:“……………………”

哦原来在这些人间修行者的眼中,徒弟弑神的举动只是“天真烂漫”吗?看得出来你是个瞎子了。

卫得道说得理直气壮,他一身功德金光挡在前头,搞得风伯水师也无从下手,风伯气结,僵持了老半天之后便听雨师呐呐地凑到耳边:“要不咱们还是别打了吧?”

跟弑神鞭斗争一番死活不论还能说是为了尊严战斗,万一打中功德金光叫天雷给劈死,那当真是几千年的面子里子全都丢干净了。

*******

风雨渐消,被徒弟抱着落回地面,卫西还愣了愣没反应过来:“不打了么?”

徒弟抬手摸了把他的头顶:“嗯,不打了。”

卫西捏着弑神鞭,目光隐晦地扫了风伯和雨师一圈,这俩人刚才拿扇子砸自己徒弟脑袋的帐都还没算清楚呢。

风伯水师面色一凛,旁边的卫得道就温温吞吞的开了口:“星君,我徒儿还小……”

风伯水师:“……住嘴。”

受害者无可奈何又怒不可遏,夏守仁倒是终于认出了眼前这浑身功德的对象,看看他又看看卫西,脸上露出了十分诧异的表情:“咦?怎么会是……”

卫得道听到他的声音,神情一变,下意识偏头转了一秒卫西的位置,却只能感受到卫西身后朔宗递来的没有温度的目光,似乎没有要出手帮忙阻止夏守仁开口的意思。

风伯水师对卫得道的存在非常不爽,忍不住皱起眉头:“你认得他?他到底是谁?”

夏守仁虽不跟朔宗似的在上天庭有神位,可身为远古神兽,过去跟修行界来往不少,又知晓天下大事,因此虽然没打过交道,对卫得道这个修行界第一人也印象颇深,不光印象颇深,他还知道对方在修行界留下的许多赫赫有名的传说呢。不过风伯水师身份特殊,过去自持身份,轻易不下凡界,对修行界了解的就比他少多了。

因此听到风伯水师的询问,夏守仁下意识就想回答,结果开口的时候忽然接收到了好友的眼神。

夏守仁顿了顿,转了个口风:“我不认识。”

风伯水师皱盯着他皱起眉头。

一旁的团结义打量过卫得道的样子,却已经确定了自己内心的猜测,如今见过了风伯雨师,对神灵的存在已经充满了接受能力,当即纳头就拜:“天尊大人!”

又朝着师弟的方向喊:“师弟师弟!天尊大人显灵了!你还愣着干什么!”

师弟冷冷地看着他,半点也没有要过来叩拜的意思,天尊大人脾气却好得很,还伸手摸了把他的脑袋,虽然眼盲,目光里却全是笑意:“不用行这么大的礼,起来吧,你是西儿的大弟子?骨相不错,叫我师祖就好。”

团结义身为太仓宗第一脑残粉,如今见到了自家宗门的供奉,激动得面红耳赤:“师祖!”

又起身朝着风伯水师道:“唉,身为神仙,竟然连我们宗门鼎鼎有名的得道天尊都不认得,看来过去混得是真的不怎么好。”

他对星宿神位了解得比较少,从接触玄学一道以来,最熟悉的莫过于自家天尊,剩下的一些,就是从况志明啊这些同行的道观看见的三清祖师之类的。风伯水师如今在现代信众稀少,极少会有道观供奉,以至于他此前从未听说过这两尊神的名字,内心里便留下了一个根深蒂固的等式——自家天尊比这俩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神仙牛逼多了。

现场众人:“……”

卫得道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可不敢这么对星宿说话。”

团结义:“没事儿,天尊,我也没说错,他俩都下岗了,在单位里地位能高到哪去。”

风伯水师:“……”

夏守仁忍不住帮着说话:“下岗这个……其实这也不是他俩的问题,主要是整个上天庭都……”

团结义摆手:“我懂我懂,单位绩效不好解散了嘛,结果没了工作他俩出来创业搞邪教了。叫我说,搞邪教的能是什么正经神?以前好歹算是公务员,现在政府都容不下他们,真是越混越不济。”

风伯水师:“……”

说实在的,苏醒了那么久,入魔的时候他俩都没有后悔过,此时两位神仙内心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

团结义看了打量了他俩一会儿,认认真真地建议道:“我觉得你们这个心态就不行,太激进了,而且可能是休假得太久,根本不了解外头的社会知识,连法律的高压线都敢去碰,混得能不糟糕么?你俩这样的,根本就不适合自己单干,还不如来我们太仓宗打工呢,师父你说是吧?”

在场众人:“????”

卫西看着风伯和雨师冷哼了一声,出于对方刚才跟自家徒弟打过架,他眼神中带着些厌恶:“这种职工招来有什么用?还不如杀了干净。”

风伯水师:“……”

卫得道:“二位星君,我徒儿还小……”

风伯水师:“……”

团结义嗨了一声:“师父,这两位神仙虽然是野鸡神,比不上咱们天尊,可毕竟会下雨啊,还是有点厉害的吧?”

卫西眼中的厌恶这才渐渐淡去,转而若有所思地打量起面前这双对手。

风伯被他夸奖厉害,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胡说八道,我们是天道钦点的神灵,星宿位上赫赫有名,你们宗门里这个没有神骨的所谓天尊,才是真正的……野,野……伪神!”

他自持身份,愣是没法说出团结义的那句骚话,团结义哪知道神骨是什么?一如既往的胡搅蛮缠:“瞎几把扯,刚才在天上的时候还说我家天尊身上功德多呢,连打都不敢打,现在又一口一个伪神,我问你,是我们天尊身上的功德多还是你们身上的功德多?”

风伯水师:“…………”

他俩不禁看着前方这个伪神,对方身上灿烂的功德莫说他俩之间的一个了,就是过去大半个上天庭的神官们加在一起,都未必能比得过。

这……这盖世之功一般的功德……难道真的是给信众治脚气得来的么?风伯水师想到这里心态都有点崩。

团结义见他俩神情莫测地不答话,越发底气十足:“这个不提,我们天尊官方微博播完广告后已经超过一百万粉丝了,你们的信众有多少?”

风伯水师:“……”

莫说已经被世间遗忘的风伯水师,就连夏守仁都听得羡慕了起来:“居然有这么多?”

风伯和水师想到自己如今寥寥无几的香火,也心痛如绞,他们上下扫视卫得道的样子,分明就是个伪神不错啊,可为什么对方每一处地方都混得比自己好那么多?

堂堂神灵,落得这个地步,风伯面露迷茫:“这怎么可能?你们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团结义见他终于有了服气的迹象,脸上不由露出些许得意的表情,掏出手机来,调出自家宗门的广告来给风伯和水师看:“瞧见没,这就是我们正规公司跟你们邪教的区别!”

风伯和雨师不太懂得这个,但一听团结义说这广告的受众人群足有好几亿人之多,脸上也不由露出了惊骇的神情:“没想到,时代竟然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他们正经的神仙已经无人供奉,连神庙都因为太久不修葺成了危险建筑,教徒们上个香祭个祀被警察追着跑,对面这个伪神却信众万千,还获得了政府承认,天道也不制约他,还给他这样耀眼的功德。

雨师比风伯要温和,此时看到自己神力里沾染上的缕缕黑色,神情不禁悲切了起来:“我们入魔,究竟是为了什么?”

风伯也有些恍惚:“烦恼魔说,这世间人类已经笃信科学,不再需要神灵,唯有入魔才能制霸天地,重夺一席之地。”

********

团结义没太听懂他的话,一旁的夏守仁跟朔宗脸色却倏地变了。

夏守仁大声问:“烦恼魔?”

朔宗的表情也渐渐凝滞:“你遇上了他们?”

团结义被他俩的反应吓了一跳:“啥玩意,烦恼魔是什么?”

夏守仁瞥了他一眼,表情严肃地解释:“天地六道,天、人、畜、鬼、神、阿修罗,本意脱于佛界投胎去处,但在世间规则里又有所不同。天道制约万物,人道就是你们,畜和神道自然不用说,鬼道引往一切死灵,最后一个阿修罗道,在我们的修行界里就被统称为魔界,烦恼魔就是魔王手下的大将之一。”

夏守仁简短地解释完,皱眉质问风伯:“你确定你遇上了烦恼魔?自东西方天庭联手用天道斩杀魔界头领魔波旬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魔界人士的踪迹了。”

风伯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那怎么能是斩杀,充其量打碎他的魂魄镇压而已。如今东西方天庭都消亡了,天道也崩落大半,哪里还能制约得住他呢?更何况魔界隐藏了那么久,在天道崩陷时也没有露出踪迹,实力半点不受损伤,烦恼魔蛊惑我魔波旬的神识在天道松动后已经化身为人重现世间,现在整个魔界都在寻找波旬的踪迹,找到他后,魔界就会集结起来,成为天地新的主宰。”

夏守仁怔怔道:“波旬竟然重新出现了?当初东西方天庭联手都险些奈何不了他和手下的魔兵,现在神界式微,天道残缺,还有谁能克制得住魔界?”

风伯眼神也很不乐观:“是啊,好在波旬化人后,没有第一时间联系他手下的魔兵,魔界都猜测他应该是失去了记忆在世间轮回,因此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他的踪迹。”

团结义看他俩这样紧张,愣愣地问:“这个波旬,还挺厉害啊?”

风伯沉声道:“那当然,波旬是天地第一魔佛,成魔后掌控整个魔界,位高权重,思维也古怪固执得很,最爱做的就是破坏神佛修行,连真佛都被他扰乱得差点无法得道,后来还带领手下几次试图颠覆东西方天庭,说服神佛堕入魔界,能不厉害吗?”

“哎我操。”团结义对这位没听说过的魔王生出一些惺惺相惜的感觉,“原来是到你们那搞招聘,这个魔事业心有点重啊。”

众人:“……”

夏守仁面色古怪地看了团结义一眼,想了想也想明白了他这奇怪的脑回路,这人几分钟之前也在游说天庭的神灵到自己宗门入职呢,虽然游说的已经是两位下岗职工……

团结义发现自己政治立场表达得不太对,赶紧改口:“你说你俩是不是傻,知道他们这样还相信他们的话,能不上当受骗吗?这个魔界确实有点坏,连天庭的墙角都挖,太没底线了,而且魔界不就是黑社会吗?国家也不鼓励这个,我看不会有前途,你们去那真不如在我们太仓宗合适。师父你说是吧?”

卫西:“嗯。”

夏守仁:“……”

你们师徒俩说这话脸疼不疼啊。

夏守仁放弃了跟他们纠结,专注到了那个对手身上,问风伯道:“你们俩既然已经堕魔,那烦恼魔有没有告诉过你们有关波旬的线索?”

风伯摇头:“他们自己也没多少线索,只是猜测波旬进入轮回了而已。波旬这样的身份,进入轮回肯定不通过阴曹司的关系,找不到姓名,不过也不是全然无迹可寻。”

雨师接口:“魔界随心所欲,放肆无忌,全无对天地的责任感。波旬想要再次成魔,势必会给自己一个入世又断绝对世间眷恋的身份,魔界猜测他应当会让自己无父无母,贫困潦倒,受尽世间的不公和冷眼,才能在对人间和天地万物的怨恨里毫不眷恋地领悟魔道。”

太惨了,团结义心说,无父无母贫困潦倒受尽不公冷眼,这他妈不就是老子当初的人生写照吗?讨饭流浪睡桥洞的时候他受到的冷眼真的不要太多哦,有时候冬天太冷了,他蜷缩在桥洞里觉得自己快冻死的时候也有过无数对这个世界和社会的质疑。由于太有体验感,他忍不住吐槽:“这魔王什么毛病啊,好好的大王不做给自己找这破身份,就为了报复社会。我的妈呀。这要换成了他,能选择自己投胎的身份,那肯定得投进全国首富老婆的肚子里,一出生就名车豪宅私人飞机,满世界旅游,那才叫个爽。”

夏守仁翻他一个白眼:“你个傻叉,也就这境界了,波旬的目标是掌控整个魔界,想法能跟你一样吗?”

团结义酸溜溜地哼了一声:“掌控魔界有个屁意思,我在我们宗门里当经理不也是个领导,每天生活充实,还热爱世界,活得比他有意思多了。”

团结义说着忍不住粘到了自家师父身边,哎妈,得亏师父把他从凤阳那破地方给带出来,才有如今积极向上的好生活,要不再那么下去,他说不定也有一天会选择报复世界。如今在他的师父的卖力经营下,宗门日渐光大,存款也越来越多,搞不好哪天真就能名车豪宅私人飞机一下,做不了富二代做富一代也不错嘛。

*************

波旬的踪迹最后还是没能讨论出什么章程,不过太仓宗的发展前景真的让风伯和雨师非常心动了,他俩最眼馋的还是卫得道身上的功德金光,身为上天庭的神官,哪个神仙没有做过自己被天道功德团团围住的美梦呢?如今他俩信众稀少,神庙也被关了个干干净净,明明是正经的神仙,混得却还不如一个伪神风光。

风伯愤愤道:“烦恼魔当时说人间不再需要神灵,我见这北荒川果真无人求雨,神庙还被尽数拆除,竟相信了他,谁知他会骗我,明明给人类治疗脚气就能获得如此大的功德。”

团结义嗨了一声:“你也是,这都多少年的老黄历了,乐和现在根本就不缺雨水,你在这能有什么发展前景啊,在这下雨,搞得市民们上班不方便,人家骂你都还来不及呢,想有功德,还得跟我们一起干。”

风伯自觉自己被骗,十分没脸,叹了口气。

几乎同一时间,地上晕倒的人们也跟着苏醒了过来,各个面露迷茫,从地面坐起。

顾先生刚才倒在雨水里,混了浑身的泥水,坐起身后脑子还在一阵一阵地发晕:“怎么回事?我怎么忽然就晕倒了?”

同时注意到了自家战队里莫名出现的两个陌生人,微微一愣:“这两位是……?”

怎么穿得那么奇怪?

团结义迟疑了一下,这咋介绍呢,风伯和水师又不是太仓宗的供神,本身还堕落了,现在虽然悬崖勒马,但到底是跟黑社会沾上了关系,拿身份出来说嘴会显得自家根红苗正的作风也显得很不正规。

于是他顿了顿,想出了一个好主意:“这是我们太仓宗新招聘到的专家。”

顾先生:“?????”

啥玩意这么莫名其妙?

风伯和水师也被自己的新身份搞得有点迷茫,此时他俩那个狂热的神使也醒过来了,一见到他俩的脸立刻虔诚地开始跪拜磕头:“神灵显灵了!!!”

顾先生震惊:“神灵????”

“卧槽。”团结义道,“他认识你俩啊?”

风伯和水师不安道:“以前要他发展新信徒,现身过,他过去在别的邪教里信教,给人洗脑很厉害,为人也比较激进,上次人祭还是他主动给提的,听说以前在其他教派里也搞过不少事情,不过很有经验,一直没被警察抓住。”

“卧槽,这不妥妥的犯罪分子吗?”团结义道,“你俩可不能跟这种犯罪分子扯上关系。”

风伯闻言,脸上露出不舍的神情,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他们好不容易发展出的教众啊。

团结义在一旁幽幽地提醒:“搞文化的领导现在在场啊……”

风伯水师:“……”

那神使一看就是非常激进狂热的份子,见到自己供奉的神灵,两眼扑簌簌闪耀着光,还不忘朝着身旁的信众们高呼:“愣着干什么!快来参拜本教的神灵啊!!!”

周围的信众们被他这个状态搞得也慎重了起来,小心翼翼地看着那双宽袍大袖确实气质不凡的陌生人。

神使估计是觉得不够表达自己的敬仰,紧接着又在地上哐哐地磕起头来,把老头老太太们的情绪也调得十分激动。神使说的必然是不会有错的,自家果然不是邪教,供奉的也是真神啊,这都显灵了!

结果还不等这帮亢奋的老人家们跪下去,前方就忽然传来了两道低沉急切的声音,果断割裂了双方的关系——

“不要瞎说啊。”

“我们从来不搞邪教的。”

准备下跪的黑袍老人们:“?”

哐哐磕头的神使顶着自己青肿的额头:“??”

顾先生:“????”

顾先生就见那两个穿着奇异古装的男人迅速地瞥了自己一眼,然后翩翩然朝着那名面露震惊的神使走去,也不知道做了些什么。

片刻后,神使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一跃而起:“手机呢?我手机呢?我要自首,谁帮我打一下110!”

无数老年教众们:“?????”

顾先生:“……………”

团结义道:“看吧,他俩跟这些邪教没有关系,就是普通的专家而已。”

顾先生一言难尽地看着他。

你是不是在把我当傻子啊?

*********

另一边,夏守仁小心翼翼地拉住自家哥们:“哎老畜生,你说,这个卫掌门身上的功德到底是怎么来的?”

朔宗看了一眼卫西,对方正在卫得道的注视下跟风伯和雨师说话。

他望着卫西不太好的脸色,淡淡回答:“你说呢?”

夏守仁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片刻后意识到了什么,张了张嘴:“……没想到居然会是……”

但与他一样知晓过去万物的人明显不多,前方的风伯和雨师就在跟卫西扯皮。

卫西十分烦躁:“进宗门以后负责什么?你们不是风神和雨神么?当然是负责降雨。”

风伯雨师犹豫了一阵,风伯被他打过,不甘开口服软,还是雨师说出了他俩的心声:“降雨自然是要的,毕竟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只不过……”

卫西摔打着手上的弑神鞭:“只不过什么?”

雨师:“再有治疗信众脚气便秘的工作,能不能也让我们接触一些?”

卫西:“??”

朔宗:“……”

夏守仁:“……”

卫得道:“……”

团结义:“哇,挺有理想啊你们,不甘心只下雨,进宗门就要抢我们天尊的业务?”

风伯哼了一声,十分的坚持,雨师面露惭愧,却又没有退让的意思。不论是人是神,总都要往高处走嘛。

分享到:
赞(202)

评论35

  • 您的称呼
  1. 团结义不会就是波旬吧

    路人2019/05/04 15:02:31回复 举报
    • 我有种西西的大徒弟团团就是那个波旬魔的转世 我评论不快啊

      羡羡的大哥2021/08/08 01:04:31回复 举报
  2. 同楼上,我也在怀疑这个,都挺能忽悠的

    小七2019/05/23 15:01:52回复 举报
  3. 风师不是女的嘛,到这怎么变成男的啦

    阿藏2019/07/14 12:43:46回复 举报
  4. 楼上请不要带上其他作品好吗?谢谢

    匿名2019/08/03 15:18:19回复 举报
    • 对不起楼楼上,经过一章的深刻反思,我觉得我说的太偏激了,诚心实意的向你道歉……( 。ớ ₃ờ)ھ我错了……˚‧º·(˚ ˃̣̣̥᷄⌓˂̣̣̥᷅ )‧º·˚(*꒦ິ⌓꒦ີ)˃̣̣̥᷄⌓˂̣̣̥᷅

      (跪求大家原谅,千万不要黑我,求管理员助删上一条评……)

      愧疚的大白菜2019/09/23 00:27:18回复 举报
  5. 楼上,楼楼上都已经说了是发错了,你还揪住不放,有污蔑之疑,怪不得墨香的路人缘差,就是你这种人在兴风作浪……我的98k(๑•ૅω•´๑)▄︻┻┳═一

    大白菜2019/09/23 00:11:11回复 举报
  6. 我懂我懂,单位绩效不好解散了嘛,结果没了工作他俩出来创业搞邪教了。叫我说,搞邪教的能是什么正经神?以前好歹算是公务员,现在政府都容不下他们,真是越混越不济。
    团结义真是魔一样的思维方式,哈哈哈

    匿名2019/11/04 01:15:55回复 举报
  7. ???所以团结义是波旬??刺……刺激

    匿名2019/11/07 17:28:23回复 举报
  8. 那卫得道的功德是不是度化“厄兽”饕餮?

    匿名2019/11/07 17:33:00回复 举报
  9. 我觉得团结义就是波旬,洗脑技能一样一样的。
    话说这明明是一个鬼怪故事,为什么主题都这么社会主义正能量?

    匿名2019/12/03 00:34:08回复 举报
  10. 天尊这么多功德应该是阻止了小西西的杀戒吧

    费嘟嘟的小可爱2020/02/07 23:28:20回复 举报
  11. 同楼上,我也那么觉得。
    话说团结义是大boss吗?

    我保证早睡早起2020/04/17 05:31:49回复 举报
  12. 我怎么觉得西西的弟弟才是波旬呢

    磨糖2020/05/10 12:34:08回复 举报
  13. 哈哈哈哈,太仓宗果然一个正常人都没有了哈哈哈哈

    笑疯了的白银六卫2020/06/14 23:53:38回复 举报
  14. 团结义: 这不就是我吗???
    我骂我自己23333

    还没想好叫什么2020/06/20 03:56:36回复 举报
  15. 师傅说“我即便真的死了,也得拼了这把老命活回来啊”,太好哭了啊。我们小西一直念着师傅,师傅也一样挂念小西啊。师傅收了西西做徒弟,所以功德非常多,那我们西西收了魔王,肯定也有很多功德吧。这个团结义肯定就是魔王波旬了。

    薄荷糖2020/06/30 16:37:25回复 举报
  16. 大徒弟就是那个魔道老大吧

    初一2020/08/08 19:58:39回复 举报
  17. 私企发展超过公企
    玄学救不了现代人
    我真是学到了好多

    32020/11/02 21:09:14回复 举报
  18. 团结义是那个魔道老大!!???
    不会吧

    睡不到蓝二哥哥的人生毫无意义2020/11/20 11:35:03回复 举报
  19. 哈哈哈哈万万没想到之前被卫老头嫌弃的治脚气便秘成了抢手工作…

    冰糖山楂2020/12/09 04:44:29回复 举报
  20. 合理怀疑我团就是那个什么什么魔了 有理有据!

    阿离瞎jb猜2020/12/25 03:57:35回复 举报
  21. 所以卫师父的功德不止来自于教化饕餮卫西免除杀戮,还有卫西收团结义(波旬)为徒避免他重回魔道吗…这真是一箭好几雕呀,没飞升也不亏

    盲鱼2021/01/15 19:51:58回复 举报
  22. 团结义:波旬竟是我自己(bushi

    2021/04/16 12:30:26回复 举报
  23. 靠!团结义就是烦恼魔吧!一样的有事业心啊!可惜被自己带偏了哈哈哈

    脑洞2021/04/21 19:56:04回复 举报
  24. 被剧透的观感极差,都懂啊都懂:)

    那就叫我世界上最细的土豆丝吧2021/06/02 20:33:49回复 举报
  25. xs 团结意原来是这来头
    我决定把称呼写这
    J

    匿名2021/06/24 08:57:53回复 举报
  26. 卫得道满脸发愁:“星君打天禄神当然不关我事,可打我徒儿怎么行。”

    风伯雨师:“……”

    卫得道:“我这徒儿年纪小,顽皮不懂事,不是有意冒犯,星君们大人大量,别跟他一般计较啊。”

    风伯雨师:“……”
    哈哈哈哈哈哈

    20242022/01/14 20:57:25回复 举报
  27. 我恨前面哪一章剧透的姐妹!一点观感都没有了!
    不过师父的功德肯定是教导我宝儿得来的

    Catty2022/02/05 20:07:09回复 举报
  28. 救命你们不要再提治脚气了……要笑死了
    我是个畜生(不是) 想磕师傅和西西 师傅好宠卫西啊 要是师傅再年轻亿点就好了嘿嘿再加上朔宗嘿嘿(我这个想法好疯狂

    啊啊啊蝉2022/02/08 23:48:41回复 举报
  29. 卫得道能有那么多功德应该是因为他先收留了卫西,没让卫西为祸世间,这是一笔功德,再加上卫西出山以后带走了团结义也就是魔王,没让魔王控制人间,这应该也是一大笔功德。(我是一刷,是个人猜测)

    泽栖2022/03/12 10:23:24回复 举报
  30. 团结义原来是大魔王呀,所以卫西收服了魔王,卫得道收服了卫西,功德就是这样滚雪球滚出来的,姜还是老的辣!不愧是修真界第一人。

    路人粉2022/03/17 05:48:32回复 举报
    • dbq 我第一反应是利滚利滚利滚利滚利滚利滚利滚利滚利滚利

      为你藏花2022/04/30 21:07:10回复 举报
  31. 一定是因为卫得道收了饕餮做徒弟,避免了他造杀孽,饕餮又收了魔王做徒弟,避免了魔王为祸人间,所以卫得道的功德才会这~么的大!连锁反应嘛

    我的顾飞啊2022/03/31 13:31:18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