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九十九章

接到电话的毕方表现得挺惊讶:“送到朔宗先生家?他不是最讨厌这些厄兽的吗?怎么忽然对肥遗感兴趣了?他要肥遗干嘛?”

夏守仁:“……吃。”

毕方:“……?”

毕方一派茫然。

团结义趁着这个时间已经搜索出来了肥遗的资料, 看着手机上充满传奇色彩的介绍, 不禁瞠目结舌:“等……等一下, 这东西居然真的存在吗?不是, 这东西居然真的可以吃吗?”

“有什么不能吃的。”朔宗瞥了眼一旁得知有吃的眼神都变亮了许多的卫西, 语气平静地回答,“你以为肥遗是什么东西,不过是天地混沌浊气幻化出的蠢物而已,不生灵智,只会作恶,要是不能吃,你以为你查的资料是怎么来的?”

夏守仁:“……”

这么一听真是好有道理啊。

确实在洪荒那会儿, 天地灵气充沛, 类似肥遗这样的东西随处可见, 由于没有灵智, 实力一般, 还本能作恶,它们向来处于上古群体的食物链最低端。别说他们这些维护天地正道的瑞兽碰上了会动手处理干净,就连普通人类为了风调雨顺,都会组织起力量来对抗斩杀。

而且人类杀了还不算完, 悠远的历史长河中,硬是编了一本书出来, 清清楚楚地介绍了这些玩意儿的口味。从这一点看,人类虽然孱弱,但当真是无愧于天道宠儿这一名头了。

夏守仁至今仍然记得自己第一次翻开《山海经》时那毛骨悚然的感觉, 好在介绍他的那一段里除了彩虹屁之外,并没有描述他的口感。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落下了十分深重的心理阴影,见团结义还想把肥遗那篇的文章片段拿来跟自己分享,忙不迭地躲开:“我不看我不看。”

朔宗没有理会他的纠结,交接完工作后自顾自地从抽屉里挑了一把车钥匙:“走。”

卫西没动:“去哪?”

朔宗对上他的眼睛,理所当然道:“我家。”

卫西愣了愣,他刚才还想早点回宗门呢。

但朔宗并不催促,语气不紧不慢:“毕方应该已经把肥遗准备好了。”

卫西:“……”

朔宗:“走不走?”

卫西毫不犹豫地跟上:“走。”

******

朔宗目的达成,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开车的时候不住用余光打量坐在一旁满心都是食物的卫西,这么好骗可真是………

但一并上了车的毕方却有些激动:“我也一起去朔宗先生家吗?久闻大名,可我之前一次都没拜访过。”

瑞兽们,尤其上古时期过来的这批老牌瑞兽们,各自的领地意识都很强。即便性格最好的夏守仁,办公室和住处也是外人不经允许绝对无法踏足的存在,更别提作风冷硬的朔宗了,朔宗回家,向来是连公司的司机都不肯用的。

夏守仁撇了撇嘴:“这个守财奴,一屋子宝贝,生怕被人惦记呢。别说你,我都没去过几次。”

毕方闻言越发的受宠若惊了。

要说他好歹是堂堂一届神鸟,洪荒时期叱咤风云过的存在,本不该那么具有阶级意识的,然而架不住对方是公司上下的人类非人类都忌惮有加的朔宗啊。

人类当然是出于财富原因,怕老板乃人之常情,神兽们原因就复杂多了,毕竟公司里除了他这种普通瑞兽,也有不少上古时期和朔宗齐名的存在,比如旁边这位夏守仁先生。

可惜世事无常,天道崩裂后,天地灵气骤减,依靠此修行的修行界顷刻间覆灭,导致整个人间社会的信仰也霎时间土崩瓦解,发生巨变。

绝大多数的上古神兽过去都不屑于出入凡尘,即便要跟人类打交道,来往的也多是修行人士,因此他们几乎都在一夜之间失去了自己的信徒,元气大伤。

但这还算是好的了,毕竟他们元气大伤后,天道也对他们的存在网开了一面,十二道雷劈完就走,死活不论。

比他们更惨的,则是那些以往在凡俗里高调发展的后辈们,比如组合出道在凡间声名赫赫的那四大神兽,信徒遍布五洲四海。那么多信徒,可不就坏了?天道当时劈他们,当真是往死里劈啊,尤其成名后最嚣张的龙族,整片海域大大小小,最后愣是一条都没活下来。天道无情,连正在孵化的龙蛋都没有放过。

说来奇怪,听说朔宗先生当初受完雷劫,也是奄奄一息,差点就陨落了的。

当时他的伤势跟不少与他齐名但同样受过雷劫的瑞兽难成正比,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毕方都以为对方上古时期留下的赫赫威名里估计存有水分。

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着,这位先生消失了一段时间,就再次以势不可挡的阵仗回归视野,并召集了所有劫后余生东躲西藏的瑞兽,浩浩荡荡来到了人间。

毕方自己,也是从那时起才意识到对方的强悍。时至今日,此人已经将自己化为了凡俗界里最具有代表性的财富象征之一,人间信徒无数,这就是公司里其他瑞兽拍马都及不上的成就了。

神灵这种存在就是这样,看似高高在上,俯瞰人间,实则每一分的力量都来自于这“人间”信仰的给予。信众越多,实力就越强,这种“信”,并非局限于庙宇道观里那香火缭绕的方式。

图腾、首饰、漫画、文字、塑像,哪怕只是个最简单的小茶宝呢,非以玩乐形式的供养,哪怕只存有半点真心,“相信”二字,就是最好的心香了。

毕方想到这里,不禁叹了口气,他如今的信徒跟朔宗先生比起来,岂止稀少二字,根本就是寥寥无几。

当代大部分的人群,只怕连他毕方是谁都不知道了,还是多亏朔宗先生前些年投资的一部大型网络游戏,将公司里业绩名列前茅的瑞兽们设置成了ssr卡牌,才让他们所得的信仰提高了不少。这部游戏很快就要出第二代了,就为这个,公司里也没瑞兽敢不长眼地跟老大过不去,一个个为了能成ssr,几乎恨不能全年无休的卖命干活。毕方自己,更是直接扎根在那款网络游戏的运营部门,日流水下降一丁点,就拍桌暴走地召集团队开会找原因,急得好几次差点喷火。

导致如今公司游戏部门都将他视作洪水猛兽。运营部的老大一见他就两腿哆嗦。

可这些凡人根本就不懂,改革开放,二十一世纪,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上古瑞兽想发展点信徒太难了,又不是喝杯茶都能被广大中年老板惦记着先喂一口的朔宗先生,他们上下都指着这点游戏流量在活呢。

毕方回过神来,不禁越发好奇自己的特殊待遇了,小心翼翼地问神色愤愤的夏守仁道:“那夏先生,今天朔宗先生为什么会让我来呢?”

这是要提拔自己的意思么?

夏守仁心想这位又在做美梦了,无情地戳破,并冷笑了一声:“你不是控火的么?叫你过来能干嘛,当然是烧肥遗啊。我们这里哪个像是能下厨房的人?”

毕方:“???”

他一个负责公司网游部门,并身兼拯救世界重任,上古时期更是常伴黄帝身侧的堂堂神鸟,被放下工作,叫来烧一只肥遗?

前方的朔宗打了圈方向盘,平稳地将车开进一处隐蔽的车库入口,语气波澜不惊:“《洪荒战神》ii筹备得差不多了,这次要新增五张sssr卡牌,推向玩家,给他们作为最高级别的主线隐藏任务。”

毕方:“……”

毕方:“要红烧的还是要清炖的?这只肥遗有点大,不如再分出一部分椒盐吧?”

夏守仁:“……”

夏守仁沉默一阵,终于认清现实,并放弃了思索吃肥遗这件事的奇葩之处:“要不我也给你打打下手吧。”

团结义:“???师父他们在说什么???”

《洪荒战神》不就是那个让他死了情缘的游戏吗?第二部要出了?

******

但很快这疑问就被他抛到了脑后。

团结义:“……”

团结义震惊地站在电梯出口,迟疑了很久,还是忍不住语带质疑:“……朔宗先生,我知道你是国民高富帅,非常有钱,但把家里搞成这样,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放眼望去,电梯以内,这几乎不像是一个用来居住的家,分明是一处博物馆才对。

屋里不知打造了多少用来放置东西的架子,一排叠着一排,排列得跟图书馆一样紧促。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这些架子上摆放的并不是书籍了。瓷器、古玩、青铜器、各种摆件和玉饰,无数带有浓郁时光色彩即便让不懂行的人来都能看出价值不菲的古董就跟不要钱似的一摞一摞堆在上头。

团结义看得发懵,毕方张着嘴,夏守仁作为领路人且不像朔宗那样沉默寡语,见他俩这样不禁摇了摇头:“知道他为什么小气吧啦地不让人进门了吗?”

团结义猛点头,这让人进来摸走一个半个的还了得?

团结义怔怔地问:“可是……可是也不用把这么多东西放在家里啊,存在银行里不行么?”

夏守仁啧啧两声:“他能信得过银行?一看你就是对他了解得不够。”

毕方:“这,这些玩意儿难不成都是真的么?”

夏守仁:“你说呢?”

团结义倒是没那么识货,非常好奇地开始参观,也不敢多瞧那些流光溢彩的宝贝,指着前方一个其貌不扬的铜鼎:“……这个青铜鼎是……?”

夏守仁:“越王勾践剑听说过么?这是跟那把剑同一个陵墓出土的文物。”

团结义:“……我操。”

他赶忙躲远了些,生怕碰到这个价值连城的玩意儿,又看到另一个架子摆着块灰扑扑的白玉。这白玉不光脏,还仿佛破了个角,在周围各个通体清透质地有祖母绿之嫌的同伴里显得分外突兀:“这玩意又是什么?”

夏守仁:“和氏璧你都不知道啊?”

团结义:“……我操。”

团结义双腿开始打起了摆子,恨不能把自己硕大的身躯缩成鹌鹑大小,太没道德了吧,这种宝贝居然随便地摆在架子上?这他妈要是打破了一个,命估计都得赔进去了!

毕方身为瑞兽,不看凡俗之物,但天生受灵气吸引,立刻注意到了另一个架子上似乎存有灵气的物件:“这……这难道就是……”

一旁的夏守仁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黄帝头冠上的紫金宝链。”

黄帝陨落已久,从未听说留下过什么东西,毕方着实难以置信:“这……这怎么可能?这些东西在天道崩落前都是相当罕见的奇珍了,到当代更加是……朔宗先生怎么能把它们齐聚到这的?”

天道崩裂的那一刻,大家的洞府都同时遭遇重创,仙山名川被打开了阻拦凡人的结界,他们珍藏的宝物也大多化为虚有,每家能留下来的不过很少的一部分而已。毕方属于比较惨的,从那时起就一路穷到了改革开放,如今工作稳定了,也只是拿着公司的死工资过活,连买个凡间的奢侈品都得咬牙再三,他哪里见到过这样的场面?

一旁因为来过几次始终镇定的夏守仁听到这话,也终于崩不住了,眼中露出悲伤的情绪来:“你以为呢!这条紫金链原本是我存来娶老婆的!和氏璧最开始也是我屋里的!”

这个老畜生,还能用什么手段齐聚!

毕方怔怔的,不知不觉朝着那条链子走了过去,哪知正换鞋的朔宗目光立刻就冷冷地扫了过来。

毕方浑身一僵,忐忑问:“这是什么意思?”

夏守仁:“看不懂么?”

毕方:“不让动啊?”

夏守仁:“肯定啊,他是什么人,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毕方:“……也对哦。”

夏守仁:“别说你了,我上次拿他一幅画出去,都差点被他打死。”

毕方:“啊?这么严苛?你不说自己是朔宗先生最好的哥们么?”

夏守仁:“你什么意思?”

毕方:“没啊。”

夏守仁:“思想别那么狭隘好不,我跟他的友谊天地可鉴,可亲兄弟明算账听说过没有?涉及到钱他有多六亲不认要我跟你科普吗?别说是我,换成鸿钧老祖来都没用。也不知道存着这么多宝贝是想干嘛。”

正说着,一旁上来个人,径直朝着那枚紫金链走了过去。

卫西问:“这是什么?”

朔宗将外套丢到置衣架上,语气波澜不惊:“你喜欢?”

卫西皱着眉头在吊坠附近嗅了嗅:“有灵气。”

朔宗趿拉着拖鞋上前,长臂一伸,将那串链子从置物架上取下,摊在手心里端详起来:“想要?”

卫西:“你要给我?”

朔宗对上他的目光,片刻后哼笑一声,抬手将链子甩套进他的脑袋上,不以为意道:“又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

毕方:“……”

夏守仁:“……”

毕方迟疑了一会儿:“老夏啊,你……”

夏守仁:“能别说话吗?”

毕方顿了顿,还是尴尬地闭上了嘴,见卫西懵懂地摸着吊坠跟朔宗离开了,视线扫过周围,看到柜角放着一框卷轴,好奇地伸出了手。

前方带着卫西离开的朔宗就跟后脑勺长了眼睛似的,慢悠悠地转过了脑袋。

左眼写着“敢动一下”,右眼写着“你就死了”。

毕方:“……”

夏守仁:“……”

夏守仁:“毕方啊,你……”

毕方:“何必互相伤害呢?”

夏守仁:“……”

毕方缩回胳膊:“……咱们去做肥遗啊。”

夏守仁:“行叭。”

*****

毕方身为火兽,控火能力不是盖的,加之他挑来的这头肥遗虽然长得丑些,还招祸害,肉却又肥又嫩,赛过上等和牛,还自带凡俗动物所没有的香气。

红烧的半边肥遗肉酥脆软烂,色泽莹润,放在口中微微一抿,多汁的纤维就迫不及待地在舌尖上融化,骨头的部分也全是胶质,比龙角更加爽口。

椒盐的那半边则提前过了油,表面的蛇皮被炸出微微焦黄的酥脆感,内里的肉质却仍然柔软丰雍,一口下去,混合了椒盐粒的辛辣,外脆里嫩,口口饱满,简直奢侈至极。

卫西以往吃东西要不就茹毛饮血要不就简单粗糙,即便下山以来,也是第一次吃到这样的美味,即便再不挑剔吃穿,眼中也不禁流露出些许震撼。

团结义却吃的得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师父,我怎么觉得这个味道怪熟悉的,好像以前吃过似的。”

卫西还没说话,一旁的夏守仁反倒惊了惊,目光认真地在他身上扫视了一圈:“你以前吃过肥遗?”

还是这么精致的吃法,难不成也是个神兽?或者陨落的星宿?可怎么看也不可能啊。

夏守仁生来就通天晓地,洪荒时期又在神界里混,哪个星宿和神兽不认得?从不记得有团结义这张脸。

团结义也很迷惑:“……啊?”

肥遗这玩意儿他还是第一次见着呢,实在丑得有点过分,刚才还吓了他一跳呢。

夏守仁以往并不把他当回事,但这会儿猜疑之下,态度也不禁谨慎起来:“看不出来,你还挺有来历地位的。”

团结义:“那必须啊。”

夏守仁闻言一愣,难不成是真人不露相,自己看岔了眼?

团结义紧接着嘿嘿一笑:“你这不废话,想当初我在凤阳,讨饭那是讨得又快又好,躲城管的速度也是没谁了,十里八乡的丐帮弟子看见我都得尊称一声团哥!”

夏守仁:“……”

夏守仁抹了把脸,他错了他真的错了,能跟卫西混在一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正常的呢?自己居然还把他满嘴跑的火车当了真。星宿跟神兽再怎么落魄,也不至于落魄到去讨饭的。

毕方身为一界神兽,不懂民间疾苦,听到团结义的吹嘘倒是好奇了起来:“我看你仪表堂堂,眉眼聚光,不像是会做乞丐的样子啊。”

团结义想到过去,态度倒是挺洒脱的:“没办法啊,没爹没妈,也没学上,被老乞丐带大,不当乞丐能干嘛?不过我运气还是挺好的,被我师父给带到京城来了,混到现在,啧啧,总经理,简直光宗耀祖啊。”

卫西心疼地拍了拍大徒弟的脑袋,给他夹了一筷子肥遗肉,又朝自己面前的碗里夹了两筷。

那个原本空荡荡的碗已经快被他给夹满了,他一顿饭都在这么夹,吃得就很慢,朔宗见过他往常吃东西风卷残云的样子,此时瞥了团结义一眼,目光落在对方碗里那块颤巍巍的肥遗肉上,不由皱起眉头:“你干什么?不合口味?”

卫西一边朝自己面前的碗里夹菜一边认真道:“这个好吃,我要带回去给我二徒弟也尝尝。”

朔宗愣了愣。

夏守仁吃到一半忽然震惊地捅了捅毕方:“你看!他身上怎么忽然在发光?!”

毕方塞了满嘴的食物,闻言立刻朝着夏守仁所指的方向看去,没等看清楚,就见眼前的朔宗骤然起身,冲他俩平静道:“别吃了。”

夏守仁:“?”

毕方:“?”

啥玩意?我俩忙活了一下午呢!

但朔宗明显没有照顾他俩情绪的意思,已经迅速从不知道哪儿弄来了两个大餐盒递给卫西,示意卫西可以将剩下的肥遗肉全都打包走。

夏守仁拎着筷子怔怔地看着他:“……你还是人吗你?”

毕方啃了啃自己空荡荡的筷子头:“本来就不是啊。”

夏守仁:“……”

朔宗把试图抗议的他俩赶开,转头看向桌边,想到刚才卫西吃到第一口肥遗的神情,目光微暗。

卫西似乎是真的没有吃过什么好东西。

毕方忽然听到他低沉的声音:“毕方,青牛这次掏回来的是一窝肥遗?”

毕方砸吧了下嘴:“啊,数量还挺多呢,两公两母,我把这只最大的公的给带来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他抬头看向老大,就见老大似乎正在沉吟着什么。

毕方:“?”

便听对方问道:“负十八楼是不是还空着?”

毕方:“啊?”

夏守仁窥见好友的表情,内心忽然有点不好的预感:“……空着啊,怎么了?”

便听到了一把不容置喙的声音——

“太浪费了,不如开辟出来搞养殖。”

夏守仁大大地翻了个白眼:“养什么?养肥遗啊?哥们你清醒一点好不好。”

毕方:“我也觉得不太合适……”

朔宗双手揣兜,靠到墙上,淡淡地看着他们:“《洪荒战神》ii的sssr卡牌最迟下个月月底就要敲定。”

夏守仁掏出手机点开淘宝:“我看看哈,《母猪的产后护理》多少钱一本来着?”

毕方:“肥遗爱干旱,喜高温,朔宗先生,我觉得让我负责这个项目非常合适。”

分享到:
赞(191)

评论28

  • 您的称呼
  1. 老夏和毕方太可怜了,心疼3秒钟

    清茶煮酒2019/08/18 20:19:39回复 举报
    • 我恨剧透虽然只看到了四个字但是观感损耗不少……就不该手贱扒拉那么快(emo)

      Catty2022/02/05 14:00:53回复 举报
  2. 不心疼老夏和毕方,心疼卫西的大徒弟,太可怜了这个傻蛋,师弟和师父都搞一起这么久了,他还蒙在鼓里

    匿名2019/08/19 22:37:13回复 举报
  3. 楼上说的莫名很对

    匿名2019/11/04 00:34:48回复 举报
  4. 所以团结义是个什么呢?

    匿名2019/11/07 16:49:23回复 举报
  5. 夏守仁是白泽啊… 通晓世间所有鬼怪姓名和收服之法。

    Lydia2019/11/24 16:34:39回复 举报
    • 借楼,樓下有剧透樓下有剧透樓下有剧透樓下有剧透
      剧透
      剧透
      剧透







      GYM2021/11/25 19:51:48回复 举报
      • 注意一下
        楼下有剧透
        ❤️
        ❤️
        ❤️
        ❤️
        ❤️
        ❤️
        ❤️
        ❤️
        ❤️
        有剧透

        匿名2021/11/25 19:53:25回复 举报
  6. 结义是魔王,本人n刷,拿走不谢

    葛胖小2020/01/11 00:34:24回复 举报
    • 能不能不要剧透,我祝你们死全家,呵呵

      左拥一方通行右抱八重樱(我速度不快,我持久着呢)2020/11/06 00:05:13回复 举报
    • ?怎么回事? 是试卷上的题一个都做不出来,才迫不及待的知道点什么就必须显摆出来吗?

      1010片叶子2021/01/13 07:00:05回复 举报
  7. 老夏:我不要面子吗?

    匿名2020/01/20 23:32:05回复 举报
  8. 其实我一直以为团结义是个人类

    小丸子2020/03/27 16:08:25回复 举报
  9. 看了好幾個玄幻文、總說天道偏寵人族、那我們人類現在是在待寵而嬌嗎?

    過客2020/04/16 09:25:28回复 举报
  10. 楼上观点奇特啊哈哈哈
    话说老夏和毕方,你们身为上古瑞兽的骨气呢?

    我保证早睡早起2020/04/16 23:17:25回复 举报
  11. 这….实力宠妻啊

    我就是那个匿名小姐姐2020/04/17 03:36:22回复 举报
  12. 为了sssr拼了!(莫名真实T_T)

    狼犬2020/05/21 09:24:39回复 举报
  13. 实力宠妻开始了

    怜怜2020/06/08 15:37:50回复 举报
  14. 看见ssr想起我非洲人的身份呜呜呜呜இ௰இ

    白银六卫2020/06/14 23:18:57回复 举报
  15. 这是要凑齐九个龙子吗?

    矮油2020/06/28 16:10:37回复 举报
  16. 夏守仁专业打脸一千年

    看遍此网2020/08/09 12:27:55回复 举报
  17. 看这双标的,啧啧啧

    睡不到蓝二哥哥的人生毫无意义2020/11/19 05:25:21回复 举报
  18. 朔宗一直都很宠卫西,卫西还傻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

    冰糖山楂2020/12/07 22:02:33回复 举报
  19. 前面说死全家的有点过分了,不过确实透剧最好先给个预告

    25992021/07/05 23:53:31回复 举报
  20. 为什么我的评论在上面

    Catty2022/02/05 14:05:43回复 举报
  21. 大型双标现场,哈哈哈
    宠妻成瘾啊

    2022/03/15 16:19:04回复 举报
  22. 有SSSR這種東西的嗎,SSR上面不應該是UR嗎

    匿名2022/04/08 18:02:33回复 举报
  23. 哎呀剧透这种东西看人啦,有的人就喜欢有的人就不喜欢,别硝烟味那么重啦~~~

    渺渺2022/06/02 12:33:01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