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第八十四章

贩卖黑工的工头被警察齐心协力押上了警车, 妖怪们倒是好端端的。

画面肥肠的魔幻, 令新南本地的道长们都很不知所措, 京城来的有几个道长看他们实在可怜, 给解释了几句, 大意就是自己一行人本来想抓到修生教的眼线没想到意外破获了这起犯罪事件。

新南道长们:“哦哦哦!”

原来是这样,那这群妖怪还真是受害妖了。

哦完之后脑子回过味儿来继续沉默:“……”

即便得知真相,这个故事发展的剧情还是让他们觉得怪怪的,不管是被黑中介欺骗到工地干活的妖怪还是将它们救出黑工地的道友们……

京城道长满脸沧桑地拍打他们的肩膀,朋友们,其实我们都一样,除了太仓宗之外没人会觉得这事儿正常。

双方正沉默着, 现场的那只傻白甜小野狗精表情却忽然严肃了起来, 倏地转头看向了路旁驶过的一辆面包车, 然后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 口中就发出了低低的咆哮, 随即拔腿朝那辆车狂奔而去。

前面说过了脱缰野狗的速度,那绝对是让人类瞠目结舌的程度,原地的道长和警察都是一愣,道长们还隐约听到警察们惊叹的声音:“……卧槽高手在民间啊, 这速度去参加奥运会都够格了吧?”

道长们:“……”

团结义一副打开了新大门的表情:“对啊师父!您说咱们让狗蛋儿去参加奥运会算作弊吗?”

卫西听到这话,居然还认真思考了起来。

日了狗了你们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长的?!道长们无语极了, 但与此同时又很紧张,妖怪们性情捉摸不透,那头野狗忽然跑出去, 看起来明显是要伤人的样子!

紧接着那辆面包车还真给狗蛋追上了,道长们见势不妙赶忙掏出符篆冲向现场,不明所以的警察们也茫然地跟着跑过来看情况,道长们焦灼地围住跟面包车上下来的人类们打成一团的野狗精,正要大喊妖孽不许放肆!

谁知身后便忽然传来了警察们的惊呼:“抓住他们!!”

说着又一窝蜂上来掏出手铐把跟野狗精打架的那群人类给拷住了。道长们:“????”

有警察越过他们上前扶起野狗精,激动地夸奖道:“多谢你!这伙人可能就是最近流窜到我们新南非法偷狗的盗窃团伙!”

道长们朝着车窗内一看,发现面包车里果然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偷狗工具,后备箱还躺了两条狗事不知的金毛:“……”

警察按着那群开始跟包工头一样鬼哭狼嚎的偷狗贼:“本市市民已经跟我们报案了好几十起了,涉案金额巨大,我们市局一直在严密布控,可惜他们作案迅速隐蔽,一直没被我们抓住线索,小伙子你是怎么发现的?”

狗蛋上前查看那两只金毛的情况,发现它们似乎只是被麻醉得晕倒之后露出了放心的笑容:“我闻到了他们的味道。”

它从前流浪的时候接触过类似的团伙,老远一闻就知道这辆车里有什么。

警察们惊叹的夸奖它:“真的假的?刚才这辆车里离咱们十好几米远,你居然也能闻到?鼻子太好使了吧?”

狗蛋:“嘿嘿。”

道长们:“……”

狗鼻子能不好使么?

警察又开玩笑:“小兄弟,你这样的天赋,恐怕比我们队里的缉私犬都要强。”

说完又觉得不太对,哪有把人跟狗比的?也太没礼貌了点。反应过来之后就要跟这位热心市民道歉。

谁知这位热心市民闻言竟然一点没有生气的样子,还惶恐地摆起手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人家缉私犬都是有品种的,我怎么能跟它们比,你们也太抬举我了!”

警察们:“……???”

****

市局里专门接触宗教事宜,之前为道协登记打击邪教活动的警察见他们短短时间又回来一次,表情还挺惊讶:“年道长,你们怎么来了?”

这是打击修生教的行动有进展了?

道长齐齐一脸:= =

一旁便有匆匆路过的同事抓紧跟他解释:“不是的,这群道长见义勇为,协助我们抓获了非法使用黑工的工地老板,还逮住了一群在新南流窜偷狗的犯罪分子,我们是特地邀请他们回来做笔录的。”

原先那位警官:“????”

新南道协什么时候开始走见义勇为路线了?

新南的道长们也不知道,只能默默地看向京城来的道友们,京城道协的成员百口莫辩,只能又默默地看向太仓宗。

然而罪魁祸首太仓宗却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团结义还招呼大家:“师父,道长们,我们一起来拍个合照啊!两地道协联手打击不法偷狗份子,发到微博上,多正面的宣传!说不定能吸好大一波粉呢!”

新南道协恍惚地看他打开美颜相机:“…………微博宣传……吸粉……原来京城的道友们是这样经营的,果真很与众不同。”

京城道协成员:“………………”

我们不是,我们没有,我们也是正正经经的出家人,我们巨冤。

解救出来的被偷狗们大多带着项圈铭牌,警察局就照着上头的电话挨家挨户让主人过来认领,没一会儿外头就赶来了大批铲屎官,一个个抱着自家失而复得的宠物落下了喜极而泣的泪水。

野狗精站在一边看着那些被主人毫不嫌弃拥在怀里抚摸的同类,眼中闪烁着羡慕的水光:“我也好想我的主人啊,我后来偷偷去看过他们,他们又养了一只柯基,对那只柯基可好了。”

虽然被遗弃过,可它依旧想念那个温暖的家,只可惜那个家里已经不再有它的角落了。

野狗精难过擦了下眼角,闷闷不乐地说:“我要是也有品种就好了,那样说不定就不会被丢掉。”

“这怎么是你的错呢!田园犬怎么了?”团结义一把揽住它,“狗蛋!相信哥,只要进了太仓宗,田园犬也会有春天的!”

*****

以狗蛋为首的新南妖精换了老板,在新老板的要求下,自然也不会给修生教报信了,非但如此,它们还给道协方面提供了一个意料之外的消息——

修生教的教主最近几天都住在山上一处隐秘的宅子里,还经常邀请信徒出入那个对外的道观,山里不少飞禽走兽都碰到过他。

这下犯罪嫌疑人的活动范围也被轻松锁定了,道协里的道长们原本还打算大费周章地联合警方一处一处排查那位教主的房产呢。

这一切的起因都来自于温泉酒店老鼠精偷窥被发现,团结义不禁跟同行的道长们感叹:“权道长别看年纪大了,可老当益壮,这波卖肉卖得值啊!”

权道长:“……”

有道长看到他的表情,尴尬地转开话题:“你们说小小的一个新南,怎么会出现那么多的妖怪?野生动物还好说,怎么连黄牛螃蟹流浪狗精都出来了?”

团结义听得挺不高兴的:“流浪狗怎么了?都是现代人了,道长你不爱吃大闸蟹啊?还搞什么品种歧视?”

道长们:“……”

众人只得跟他解释,从古至今的各种小说里记载了各式各样的妖魔,给人一种动物成精似乎非常常见的假象,但他们作为业内人,却深知成精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别的不说,各家有祖辈传承的道观留下的先辈文集里,就至少有一百多年没有提到过跟妖精相关的内容了。

然而也有人说:“不过这几年妖物作乱的消息倒是多了不少,我前几个月接的一单法事就和这个有关。”

众人商讨一番,商讨不出个所以然,问那几只小妖怪,它们就更不清楚了,只说自己也是稀里糊涂地就通了灵智。

然后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骗着打起了黑工。

一伙人带着野狗精们们回到酒店,已经是精疲力竭,既有身体上的,也有精神上的。

团结义还邀请大家一起去泡温泉呢,权老道长想到他刚才说自己卖肉,不由余怒未消地盯着他身边的老鼠精:“泡什么泡?被他偷看得还不够么!”

一旁路过的酒店客人都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着他,看完他又去打量老鼠精清秀精致的脸蛋,双眼里写满了这个老头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权道长话音落地,就看到了旁人的脸色,一张老脸立刻涨得通红,掉头就走。

老鼠精想到刚才自己偷看的事情,这会儿被招了安,也怪不好意思的,见他还在生气,赶忙追上去道歉——“权道长,你别生气了,我不是故意偷看你的脱衣服的……”

路人们:“!!!!!”

还留在大堂的道协成员们便听见许多人议论纷纷地从那个方向走了过来——

“……你刚才听到了吗?”

“听到了……老少配……还有一个是道士……真的好震撼啊……”

“……跟年龄一比性别好像都不是问题了。”

大堂的道长们:“……”

******

权道长肯定不可能去泡温泉了,老鼠精跟着他离开后也不见踪影。

卫西把员工们交给了大徒弟,就带着二徒弟重新回到房间,房门关闭的那瞬间,屋外的喧闹才彻底被隔绝开来。

还是同样的房间,他这次进来后却下意识回头看了徒弟一眼,内心深处隐隐有些微妙的知觉。

徒弟刚才一路都在拿着手机,现在抬手打开灯,停留在他身上的视线似乎若有所思。卫西看了眼他的手机:“阙儿,你在看什么?”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目光从他的双眼缓缓下滑到嘴唇,片刻后转开了头,语气漫不经心地把屏幕给锁了:“没什么,还要去泡澡吗?”

卫西还是想去看看的,据客人说这酒店的温泉很有名气呢。

徒弟嗯了一声,就利索地进衣帽间搜罗出了两套浴袍,拎着走了过来,目光沉沉地看着他:“要我帮你换衣服吗?”

卫西愣了一下。

徒弟等了两秒,没得到回答,抬手就去捏他外套的拉链,卫西仰头看着徒弟低垂的眉眼,不知道为什么耳朵有些发热,第一次下意识拒绝了对方:“我自己来。”

徒弟居然没有坚持,顺从地收回手,态度显得比以前要冷淡一些。

外套无力地堆叠在地板,发出耳熟的碰撞,卫西脱完衣服换好浴袍一回头,才发现徒弟早已经准备完毕,正安静地靠坐在矮桌上注视自己。

酒店的浴袍比较宽松,又是平均尺码,遮不住太多的部位,而且徒弟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好好去穿这件衣服,腰带只松松垮垮地系了一圈。他坐在桌面上,一腿曲起,一腿随意地舒展着,上身微微弯曲,手上提了一厅开封的冰啤酒,袖子也都挽了上去,修长的下臂和大半胸膛都清晰地裸·露了出来。

无数狰狞的伤疤在他的皮肤上蔓延,组合错落,半遮半掩,竟然搭配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傲慢的美感。

卫西虽然觉得他衣服穿得很奇怪这个姿势也凹得好像挺累,但目光还是变深了,这一刻内心毫无来由地生出了自己被引诱的感觉,食欲甚至旺盛到想要扑上去在对方线条分明的锁·骨处咬上一口。

徒弟对上他的眼神后也不说话,只是视线从头到脚将同样换上浴袍的卫西打量了一遍,随即垂眸抬手喝了口啤酒,起身将啤酒罐搁在了一边,径直走向大门:“走吧。”

他走出两步,卫西却没动,反倒走向了徒弟刚才安坐的矮桌边,拿起了那个被放下的啤酒罐。

徒弟似乎是发现他没跟上来,回首看了他一眼。

视线交汇,卫西将啤酒罐转动了一圈,然后直直地盯着徒弟的眼睛,忽然鬼迷心窍似的,将嘴唇印在了对方刚才用过的位置,然后慢吞吞喝下一口。

双方的目光始终没有分开,啤酒大概是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带着比冬天的气温还要刺激的冰冷,前方徒弟的目光里却倏地像是燃起了一把火。

半晌之后,他才忽然有了动作,沉着脸大步流星地走过来一把按住卫西的后脑。

卫西几乎瞬间配合地环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张嘴迎接他的舌头。

卫西沉迷的同时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笑,徒弟看起来好像很生气似的,刚才还一副突然变得冷冷淡淡的样子,现在咬他嘴唇的力道却比下午时还重了。

两人动作时那台刚才被捏了一路的手机自然而然被丢到了一边,丢开前主人的大拇指不小心碰到了锁屏键,屏幕解锁后亮了起来,出现的赫然是微信朋友圈。

最新刷新的一条是夏守仁发的——

《震惊,百试不厌的泡妞奇招,想要占得先机,一定要看,第一条就是就是欲拒还迎,唯有套路得人心!》

妈的!

太仓宗二徒弟火大地想。

占得先机欲拒还迎个屁!这年头的凶兽套路真他妈比朋友圈还多!夏守仁去死吧。

*****

第二天卫西被恢复了正常的二徒弟裹紧衣服带出房间的时候还碰上了对面出来的团结义。

团结义拽着小胖子问他:“师父,昨晚说好了一起泡温泉你怎么没到啊?”

卫西舔了舔嘴唇,大腿有些胀,但脸上还是露出一个餍足的表情:“我忘了。”

团结义对上他的眉眼,不由一呆,一旁的小胖子也喃喃道:“团大哥,你师父为什么看起来很色·情的样子……”

团结义回过神啪的就给了他后脑勺一下:“你他妈小小年纪思想真的很污秽,意·淫谁呢,给我闭嘴!”

师父一直没表态,师弟看他打小胖子打得开心,反倒沉默了一下,开口道:“行了,走吧。”

道协的其他人已经提早聚集了,包括新南本地道协的道友,大家拿着从妖怪那里得到的地址,正式前往修生教的大本营玉成山。

修生教名声不小,在新南那么多年,愣是怎么打击都打击不死,玉成山脚下还徘徊着不少大清早就跑来练气功的信徒。

一群老头老太在那嘿嘿哈哈地拿着棍子朝自己胸口上拍,前头还有个带练的年轻人,看得在场的新南道协道士都面色沉重:“这就是他们传教最常用的手段,宣扬练他们教派的气功可以强身健体,长命百岁。唉,这套气功已经在新南传遍了,现在新南的各大广场的老人不跳广场舞,反而都练起了气功。偏偏他们心甘情愿相信,政府怎么取缔都取缔不掉。”

除了练气功的教徒之外,还有不少拎着香烛纸钱朝山上赶的,一个个看起来都是满脸的高兴。

道长们不明所以,拦下了一个老太太问:“阿姨,这山上发生什么事了?”

那阿姨笑道:“你们不是去喝喜酒的吗?今天教里要办喜事儿啊!”

问话那道长愣了愣:“什么喜事?”

阿姨道:“结婚!阴亲!教主要给教众家里单身的去世亲人找对象哇!只要带着家人的生辰八字和骨灰去,他们就能配算出最合适的,我一听到这消息,立刻带着我家人的骨灰来了!”

那阿姨说完,生怕误了时间,匆匆跑开了。

在场的众多道长都是面色大变,他们哪里能不知道修生教这是要做什么?

召集大量教众去世亲人的骨灰,明显是要请魂的意思,只怕结阴婚是次要,召集阴魂对付前来围剿的他们才是真正目的吧!

众位道长对视一眼,都是心惊肉跳。

此时却听见人群里传来了太仓宗那位卫道长的声音,似乎也大受触动:“结义,你听到了吗?”

团结义:“师父,我听到了。”

卫道长:“结阴婚,想必有不少女鬼。”

团结义:“是啊,现在男多女少,咱们公司里性别比例失衡,不少光棍都单着呢。”

新南道长们:“?????”

京城道长们:“……………………”

分享到:
赞(227)

评论21

  • 您的称呼
  1. 这特么是睡了还是没睡

    为你葬花❀2019/09/28 09:36:32回复 举报
  2. 大腿有些胀……可能还没深入,只腿交了?也可能睡了吧……睡了吧……吧……

    相遇就是有缘2019/11/04 14:32:11回复 举报
  3. 捡破烂的,走到哪捡到哪

    匿名2019/11/21 20:28:12回复 举报
  4. 大腿有些胀…这是用腿缝那啥了吗(⑉• •⑉)‥♡

    我就静静地看着你们搞基2020/03/31 09:44:09回复 举报
  5. 回二楼和楼上,我也那么觉得,不然西西第二天估计起不来了

    我保证早睡早起2020/04/16 20:37:59回复 举报
  6. 嗯嗯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我就是那个匿名小姐姐2020/04/17 02:06:30回复 举报
  7. 。。。楼上我怀疑你们在搞颜色,只是我没有证据。

    笑疯了的白银六卫2020/06/14 09:10:45回复 举报
  8. 所以到底哪个菜场能买肉啊,哭泣

    饿了2020/06/21 16:39:30回复 举报
  9. 哇噢 无意识诱受!我可以!
    (徒弟:不你不可以[核善]

    山牙子今天不想打字2020/07/25 13:20:36回复 举报
  10. 我感觉有点懵,鬼道还能这样╮(╯_╰)╭

    匿名2020/11/02 13:06:17回复 举报
  11. 卫西虽然觉得他衣服穿得很奇怪这个姿势也凹得好像挺累
    哈哈哈啊哈哈你徒弟这是在引诱你啊小西西!

    竹竹竹2020/11/14 05:25:08回复 举报
  12. 西西也算是诱受吧,诱而不自知

    睡不到蓝二哥哥的人生毫无意义2020/11/18 11:07:07回复 举报
  13. 没有肉就算了,至少得给我们明确一下到底睡了没吧

    离不开耽美的人儿2020/11/30 13:28:10回复 举报
  14. 高手过招啊蛤铪蝦鉿鉿奤铪蛤

    向念秋2021/02/16 21:30:23回复 举报
  15. 夏还有尾巴,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猫耳启动音应该是剧透了陆阙是貔貅,夏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匿名2021/03/22 10:32:15回复 举报
  16. 真的是,我现在难道只能天天到处捡垃圾了吗?

    呼呼2021/05/22 21:10:06回复 举报
  17. 撿破爛真是笑不活了

    水晶般2021/12/08 07:05:48回复 举报
  18. 大腿有肿胀,是我理解的那种吗?

    2022/03/14 23:06:57回复 举报
  19. 哦~~~只是腿有点儿胀啊,这么看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提交评论几十遍,真的好累啊啊啊……这系统分辨提交快慢的原理到底是什么!!!)

    我的顾飞啊2022/03/29 20:39:45回复 举报
  20. 我觉得没有
    因为真的的话会直接说腰……
    (小脸通黄)

    *★,°*:.☆( ̄▽ ̄)/$:*.°★*2022/05/10 12:54:23回复 举报
  21. 凶兽没那么容易累叭[单纯可爱不谙世事.jpg]

    渺渺2022/06/02 09:52:1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