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六十三章

卫西进门之后才发现自家二徒弟好像是生气了, 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脸色黑的跟锅底似的。

他猜测徒弟可能是身上太难受的关系, 毕竟之前在山上那酒店里时, 他也难受得浑身都像是要爆炸过。

卫西问:“身上很难受么?”

二徒弟没回答, 砰地一声关上门,回头看了他一眼,目光像两道测不见底的深渊,随后靠近两步,贴了过来。

他个头略高一些,明明是很年轻漂亮的面孔,没有表情的时候浑身却莫名充满了压迫。卫西被他这么盯着, 心跳不知怎么的就变快了些许, 也下意识退了两步, 后背贴上了房门。

炽热的阳气从对方身上散发过来, 带着同样熟悉的气味。

卫西微微仰头, 他看着徒弟的眼睛。屋里的灯光并不明亮,使得空气里的温度格外温暖,这和刚才在室外的时候很不一样,室外的空气是寒冷的, 凛冽的,唯一散发出热量的……

卫西目光下垂, 落在徒弟形状漂亮的薄唇上。

那张嘴唇也被灯光照出了十分美味的色泽……

或许是他的视线太具有存在感,下一秒,徒弟缓缓地抬起胳膊——耳边一声轻微的声响, 灯光随即消失,整个房间陷入了黑暗。

没能全部拉拢的窗帘之外有月光照进来,卫西看着眼前一只手撑到自己耳边按掉了开关的徒弟,对方的眼睛似乎在黑暗里变得越发明显了,深黑的瞳孔里倒映进了自己的轮廓。

卫西不确定他想干嘛,但依旧提不起戒备,只是下意识放轻声音喊了一声:“陆阙?”

徒弟没有回答,但垂首盯着自己的面更近了些许。

从一步的距离,缩短到一个拳头,然后慢慢的。

卫西想说我现在不是很饿,但嘴唇被覆住的那瞬间,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打开了。

脑海在混沌下来的前一瞬,闪过卫西脑海里最后的念头变成了——

徒弟最近对自己的喂食似乎真的比以前要主动啊。

唇齿纠缠,空寂的房间似乎瞬间就灼烧起了高温,卫西环着徒弟修长而有力的颈项,只觉得对方吮吸自己的力度里似乎带着说不出的怒意,啃咬的力气比以往大上许多。

这种轻微的疼痛并不难以忍受,反倒叫人头皮止不住地发麻。卫西莫名于自己身体的变化,沉沦在无法抵抗的亲密的同时,另一个地方难受的感觉好像比刚才更加明显了。

后脊似乎燃起了一把火焰,烧得他浑身难受,他忍不住收紧胳膊,发出长长的闷哼声。

紧接着身体忽然一轻,双脚离地,再落下的时候,后背已经陷进了柔软的枕被里。

******纯洁的灯******

耳畔响彻着沉重的呼吸,如同在山里时一样的颤抖,卫西睁开眼睛,头脑有点空茫,但难受的感觉果然好多了

他懒洋洋地舒了下腰,看向全程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的徒弟,对方支着胳膊撑在上方,依旧沉默地看着自己。

这是结束了吧?

卫西正这么想着,忽然双腿一轻,被曲扣了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卫西下意识回神,不过依然没做抵抗,只是询问了一声:“陆阙?”

徒弟果然停下了动作,维持着原本的姿势看着他。卫西发现自己似乎总是读不懂他的眼神,他和什么东西都挂在嘴边的大徒弟很不一样,那两颗深黑的眼眸里时刻充盈着无数的情绪。就像现在一样,卫西甚至觉得他看起来有点悲伤。

卫西问他:“你要做什么?”

对方没有立刻回答,半晌,才终于开口,声音格外的低哑:“卫西,你到底有心吗?”

卫西咦了一声,这怎么能没有呢?他过去虽是个孤魂野鬼,可现在没心不就死了吗?

他觉得有点不对劲,支着身子爬起来想要看看徒弟到底怎么了,肩膀却又重新被按住倒了回去。

“陆阙。”卫西抓住徒弟瘦削却格外有力的胳膊,他自己力气也很大,其实是可以挣扎的,但又担心太用力会伤到对方,只能用声音借着询问,“你还在不舒服?”

徒弟的身体压低了,一声不吭地盖回上方,盯下来的双眼好像篝火那样滚烫。

卫西被他盯得无所适从:“陆阙?”

但徒弟并不回答。

卫西一时想深了,二徒弟身体本来就不好,上次踢了个头盔腿都连痛了好些天,他记到这里,终于彻底坐不住。

这么固执可不行。可自己又没有大徒弟那么能言善辩,明显劝不住他。

卫西想到这里,当即换了个思路:“你等等,我去找你师兄来——”劝劝你。

但不等他这话说完,徒弟就忽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了似的,手上的力道变得凶狠了很多:“你还要找他?!”

卫西:“什么?”

徒弟那不知道哪儿来的怒气无处发散似的,憋得呼吸都粗重了几分:“还不够吗?现在你还要去找他?”

卫西本来已经好了,却又被他忽如其来的动作袭击得双腿一蹬,头皮一阵一阵地发着麻:“什么?”

徒弟声音冷冷的:“你想找他干什么?像现在这样吗?”

卫西已经说不了利索话了,抖着腰回忆了半天也搞不清他在讲什么,不过倒是突然想起了自己遗忘的要务:“对、你师兄……一会儿弄完了,我得去让他……”

徒弟盯下来的眼神里似乎已经弥漫上杀意了。

卫西眯着眼睛,摇晃着脑袋,终于断断续续地把话说完:“……让他把咱们今天收到的证书找东西挂上。”

话音落地,徒弟的动作忽然一顿,身体似乎也僵了僵。

卫西已经不做抵抗了,他现在身体很疲倦,也没多想:“刚才我就想去,被你一弄差点忘了。”

徒弟:“…………………………”

***************

徒弟忽然没了动静,卫西等了一会儿,懒散地睁开眼睛:“阙儿?”

便听床身吱呀一声,身上忽然一重。

卫西等得难受,睁开眼睛去看他怎么了。

黑暗中二徒弟结结实实地压着自己,头埋在耳侧的枕头里看不清表情,看起来似乎很疲惫的样子。

但或许是他的目光太过清晰,半晌后一只手慢吞吞抬起盖在了他的脸上:“睡觉。”

啊?这会儿睡什么觉?怎么可能睡得着?

卫西给他瞬息万变捉摸不定的态度搞得摸不着头脑:“阙儿?”

徒弟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似的,头也不抬,枕头里闷闷地传来一声:“忍着!”

卫西有点不爽了,我刚开始都已经好了,非被你弄成这样,现在又叫我忍?怎么这么任性的。

不过二徒弟任性这也不是一两天了,卫西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好歹舒坦了一回,徒弟却……

到底是有些不忍心,抬手去扒拉盖在脸上的障碍:“阙儿,你身上可还难受?”

还埋在枕头里的徒弟顺势捏住他的手,闷闷地嗯了一声。

手指慢慢地钻进指缝里,卫西被扣得停下动作,掌心相贴,热乎乎的,他忽然就不太想挣脱,轻声问:“真的不用师父帮你?”

朔宗埋在枕头里的脑袋没有动,牵着他的手,怒火像是忽然消散,转而变成了浓浓的泄气:“不用。”

看他声音那么变得没精打采,卫西试着挪了挪身体想看看他,结果刚有动作,就被隔着被子一把抱了住。徒弟看着高瘦,却很有些沉,胳膊细细长长,紧紧地钳着他的腰,他被压得动不了,又惦记对方的身体,只能歪头用脸颊磨蹭对方没能全部埋进枕头的耳朵。

朔宗闷哼了一声,牵着他的手晃了下,声音从枕头里传出来:“……别乱动。”

他声音有些低哑,卫西耳朵发痒,心里还惦记着证书的事儿:“你师兄……”

“……”二徒弟掷地有声地打断他,“死了!”

卫西本来安安静静躺着,听到这话立马挣扎,差点把好好趴着的二徒弟掀下去:“什么?!”

朔宗:“……”

朔宗沉默了大概五分钟,才用力按回这个似乎信以为真的蠢货,脸陷进枕头里看着卫西跟智商水平不成正比的面孔,更加泄气了:“……没死,我瞎说的。”

卫西被按得倒回原处,终于侧首就能看清徒弟的眼睛了,四目相对,他心里原本因为徒弟的话生出的慌张不知怎的就变成了意乱,那双仿佛有话要说的眼睛里倒映进窗外璀璨的月光,让他看得无端痴怔了半晌:“……你怎么了?”

徒弟安静地凝视着他,这次沉默了更加久,久到卫西以为他不会再说话时候,才状若平常,牵着他道——

“没事,睡吧。”

大概是气氛太自然了,卫西也没想到自己要回房间,牵着徒弟的手,躺下后也理所当然地裹着被子朝对方靠了过去。

床上的另一个人就像本能一样下意识展开双臂抱住他,然后停下动作,感受着怀里的形状和呼吸,睁眼面无表情地望着头顶漆黑的天花板。

怎么了?为什么自己今天情绪这么反常地忽上忽下?

谁知道呢?大概只有天知道吧。

分享到:
赞(268)

评论32

  • 您的称呼
  1. 啊啊啊啊啊

    其奈我何2019/05/15 22:45:00回复 举报
  2. 哎,我看着这剧情都着急,师傅啥都不懂,徒弟又不肯教!

    匿名2019/07/27 17:25:21回复 举报
  3. …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可怜啊

    乔碧萝殿下2019/08/17 12:45:19回复 举报
  4. 为什么大家都那么正经,只有我想看灯灯吗???
    哈哈哈

    我保证早睡早起2020/04/16 12:46:57回复 举报
  5. 楼上我也……

    我就是那个匿名小姐姐2020/04/16 20:58:00回复 举报
  6. 四舍五入一下,他俩都上床好几次了,怎么还不结婚。

    满脸狗粮的白银六卫2020/06/13 05:28:24回复 举报
  7. 好奇有哪儿能找到那纯洁的灯嘛?2333

    还没想好叫什么2020/06/19 03:12:41回复 举报
  8. 老子一点都不想纯洁( ͡ಠ ʖ̯ ͡ಠ)

    单身狗2020/07/06 23:30:27回复 举报
  9. 我可以把燈砸開嗎…

    ☆無限期支持羡羨反攻☆2020/08/20 07:40:25回复 举报
  10. 我看得心潮澎湃想强行开灯

    围观群众2020/10/09 01:54:06回复 举报
  11. 我有个闺蜜得了一种要开灯才能治好的病

    睡不到蓝二哥哥的人生毫无意义2020/11/17 17:05:20回复 举报
  12. 玉佩怎么还没发烫?得道天尊忙着去治信众的脚气和便秘了吗?

    离不开耽美的人儿2020/11/29 15:07:29回复 举报
  13. 哈哈哈哈楼上的问题问得好

    冰糖山楂2020/12/06 15:15:05回复 举报
  14. 有指路看灯在哪里的集美吗?

    盲鱼2021/01/15 15:33:56回复 举报
  15. 哪有灯灯啊?我朋友也好想看,帮朋友问问(不是我就纳闷了,我提交评论的速度哪里快了,一直没完了呢

    取名字真难2021/01/31 23:30:15回复 举报
  16. 这文卡的,在重点处就没有啦,郁闷

    匿名2021/03/07 02:25:55回复 举报
  17. 啥几把变态凑字数,法克

    匿名2021/03/10 17:08:20回复 举报
  18. 没有灯,网上全没有,就特么离谱,啊啊啊烦死了
    我也不知道为毛对车那么执着,好像他们做了的文字描述发出来后才安心

    水子2021/04/20 01:16:38回复 举报
  19. 恋爱的感觉真好,我醋了,我错了

    匿名2021/06/20 08:25:33回复 举报
  20. 楼楼上我也一样哈哈哈非要车看到描述出来才安心

    aaa2021/08/19 20:51:28回复 举报
  21. 楼楼上我也一样哈哈哈非要车看到描述出来才安心

    cnmb老子不快2021/08/19 20:52:15回复 举报
  22. 为什么那么清水呀害

    aaa2021/08/19 20:52:51回复 举报
  23. 卫西想说我现在不是很饿,但嘴唇被覆住的那瞬间,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打开了。
    打开了???
    啊……我污了……

    WYY2021/08/27 07:12:05回复 举报
  24. 我想知道打开的是哪里→_→

    今天二徒弟被师祖打了吗?2021/09/13 16:05:32回复 举报
  25. 啊啊啊看不到车我真的好难受啊,这可能就是看清水文和看肉文的区别吧。话说……卫西好像已经喜欢上朔宗了,但他不知道,啊啊啊好急啊!啥时候能在一起啊≥﹏≤。还有回楼上我觉得是那个部位(/ω\)害羞,我在想什么(啊不是吧,这都快)

    贪吃的橙子(我不快!)2021/10/12 00:04:04回复 举报
  26. 所以這個是真清水文嗎?那我不浪費時間找了

    水晶般2021/12/01 01:29:10回复 举报
  27. 我有个朋友她说她想看灯

    32021/12/07 11:46:34回复 举报
  28. 慘了,看見這兩人一個是真的無知一個又難言,都看得我心痛了。噢嗚嗚嗚,師傅你快開竅哇,救命心疼死我了。
    另外,我已經對燈失去希望了。找也找不到。

    为你,打遍万里江山。2021/12/13 15:13:04回复 举报
  29. 啊…我想看灯!!! 这个作者是会写灯的!!!

    阿伟的精灵双树2021/12/23 11:35:16回复 举报
  30. 我有个闺蜜得了癌症……

    危险的发际线2022/03/24 19:34:26回复 举报
  31. ∵天知道=卫得道知道(已知)
    ∴卫得道=天道(等式性质)

    渺渺2022/06/01 23:25:14回复 举报
  32. ???楼上上你闺蜜怎么了(惊恐)

    渺渺2022/06/01 23:27:4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