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番外1

自酿高粱酒的方法。

程恪坐在餐厅二楼露台角落的椅子上, 认真地低头看着手机,旁边有一桌客人正在玩沙画。

“程哥,”一个女孩儿冲这边转过头, “能不能帮我修一下这幅的细节啊,我想拍个照片。”

“好。”程恪放下手机站了起来, 走过去看了看沙画台上的画。

画的是个猫,确切地说,他猜出来这是个猫, 毕竟家里有只猫,每天以各种形态趴在各种它想趴的地方。

“眼睛这儿,”程恪捏了沙,在猫眼睛的位置抹了一下,重新补了两小点沙,“这样就亮了……耳朵的边缘……这么带一下就更好……”

“啊, ”几个人小声惊叹, 一直点头, “高手随便两下就能看出样子来了, 厉害。”

“差不多就这样吧,”程恪把这只猫修了一下, 又随意在四周撒了点儿沙, “这么拍出来也挺能蒙人了。”

几个人拿手机拍照的时候, 程恪又坐回了椅子上,继续查看自酿高粱酒的方法。

离江予夺的生日还有大半年,但对于他来说时间很紧迫了, 他得在几个方案里先挑出一个最简单的,最有可能成功的。

高粱泡24小时,每隔六七小时换一次水?

上锅蒸至开花……上什么锅?怎么蒸?开花?开什么花?

晾凉,拌曲。

这个还能明白,跟做草莓酒的时候要放酵母一样吧。

发酵。放进桶里,什么桶?蒙鲜膜,再蒙塑料布……静置两三个月?这么久?

程恪迅速又计算了一下时间。

应该差不多。

然后是……蒸馏。

蒸馏器?什么鬼?还要用这东西?

程恪又赶紧查了一下蒸馏器,看到由n根管子连接起来的几个巨大的不锈钢桶的时候,他退出了制作教程。

就这套东西买回来能把江予夺家那个小后院全占满。

放弃。

还是从猫毛围巾下手吧。

新店这边开业没多久,事儿还挺多,他一直到晚餐差不多结束了出了餐厅,也不知道是饿还是不饿。

从这儿去江予夺那里,距离不太远,地铁四站,程恪给江予夺发了条消息问他吃饭了没,江予夺没回他。

自打喵的生意走上正轨之后,江予夺就一直挺忙,小孙和陈庆休息的时候,他就得顶上。

程恪眼睁睁看他几个月瘦了一圈,他倒是没什么感觉,每天都兴致勃勃去店里,仿佛春游。

程恪快走到喵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了江予夺站在街边的垃圾桶旁边,叼着根烟,看着斜对面的一个丁字路口出神。

程恪往那边看了一眼,没看到什么特别的。

不过江予夺并不是在发呆,他离着还有四五米距离的时候,江予夺就转过了脸,冲他笑了笑,喊了一嗓子:“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这么厉害,怎么感知到我过来的?”程恪笑着走了过去。

“闻到味儿了。”江予夺说。

“什么味儿?”程恪扯着衣服闻了闻,“天儿都冷了,应该没什么味儿吧。”

“香水,”江予夺说,“你最近不是换了个香水喷柜子么。”

程恪笑了笑,又看了一眼正一个人在店里忙着的陈庆:“怎么没给他帮忙?”

“刚一直是我,他吃了饭才进去换我出来吃的,”江予夺说,“你吃饭了吗?”

“……没呢,想叫你一块儿,你没回我消息。”程恪叹了口气。

江予夺赶紧摸出手机来看了看:“我没听见,那会儿正吃呢……我给你买点儿吃的,现在隔壁的卤肉面超级好吃,就是给得太抠了,拳头那么大点儿。”

“嗯。”程恪点点头。

“进去吧,里头有位置,外头冷。”江予夺说。

“不占客人的地盘了,”程恪笑着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就这儿吧。”

江予夺跑到隔壁店里给他买了三个拳头的卤肉面,放在了一个碗里端了过来。

程恪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挺香。

“你还吃点儿吗?”他挑了一筷子面问江予夺。

“我吃撑了,”江予夺摸了摸肚子,“现在看着你吃我都顶得慌。”

“那你别看。”程恪低头继续吃。

“看还是得看的,一天到晚也看不着几眼,”江予夺盯着他,“你要不过来陪我,也就晚上那几小时。”

“再请一个人就行了,”程恪说,“这样你们都不用这么累。”

“不行,”江予夺说,“陈庆不让。”

“为什么不让?”程恪愣了愣。

“说成本太高了,”江予夺笑笑,“三个人也差不多了,就是吃饭的时间人会多一点儿,别的时间就是做点儿奶茶什么的。”

“你一会儿去称个体重吧,”程恪说,“瘦了好多。”

“瘦了怕什么,”江予夺往椅子上一靠,掀开衣服,在肚子上啪啪甩了两巴掌,脆响的,“看到没。”

这两巴掌拍得有点儿太响,旁边路过的人都看了过来。

“哎,”程恪赶紧把他衣服拽下来,“我看什么,我天天看,我不光看还摸。”

“还咬了,还舔。”江予夺说。

“闭嘴啊!”程恪压着声音吼了一嗓子。

江予夺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又趴到桌上,凑到他旁边:“我挺喜欢这样的。”

“……哪样?”程恪狠狠吃了一口面。

“你咬我肚子。”江予夺说。

程恪一口面差点儿呛到鼻子里,他把筷子往桌上一拍:“江老三,上回李大夫给你换的药里是不是有什么春天的成分啊?”

江予夺很愉快地笑得停不下来。

程恪吃完了面,趁着江予夺看起来心情很放松,他才问了一句:“你刚站那儿,看什么呢?”

“你来的时候吗?”江予夺问。

“嗯。”程恪点点头。

江予夺又往那边看了一眼:“我最近可能太忙了,压力有点儿大……”

“你看到他们了?”程恪问。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皱了皱眉,“不过跟以前不太一样,就是……我看到的是小蚂蚁。”

程恪愣了愣:“跟李大夫说了吗?”

“说了,”江予夺说,“李大夫说小蚂蚁没有出来,还关在之前转过去的那个医院里……其实我当然知道他没出来,也出不来。”

“他那次出现,对你不可能一点儿刺激都没有,”程恪摸摸他的脸,“别说你了,我有时候听到窗户响还会一激灵。”

“废物,”江予夺说,“我听到窗户响就知道是喵或者风。”

“……哦。”程恪啧了一声。

“我看到小蚂蚁的时候,”江予夺抓过他的手,低头在他指尖上咬着,“就马上告诉自己,不是真的,是幻觉,对我不会有威胁,程恪也不会有危险……但是还是会害怕。”

“嗯。”程恪轻轻应着,“要不要再去跟李大夫好好聊一聊?”

“等年后吧,你生日过完,我现在还好,闻到你味道的时候小蚂蚁就走了,”江予夺说,“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大多数时间是看不到他的。”

“那我请一段时间假吧,天天陪着你。”程恪说。

“用不着,”江予夺笑了起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这一辈子可能都会这样,吃药,看医生,偶尔看到小蚂蚁或者别的谁,然后会紧张害怕,但是这就跟吃饭睡觉耍流氓一样,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吧,想明白这一点,就好很多了。”

“三哥,”程恪看着他很长时间,“我发现你突然成熟了很多啊。”

“本来就挺成熟的,”江予夺一挑眉毛,“特别是跟你比。”

“哦。”程恪看了一眼还被江予夺在嘴里的自己的手指,“是比我成熟。”

“你今天出来没洗手吧?”江予夺松开他的手指,偏过头呸了一声。

“……没洗,”程恪说,“怎么,咸吗?”

“不是,我咬到沙子了,”江予夺说,“你玩沙子了吧?”

“嗯,”程恪抽回手站了起来往店里走过去,“我去洗个手你再接着啃。”

“晚上也啃啃吧,”江予夺跟在他后头小声说,“给我压压惊。”

“这个理由真棒啊?”程恪转过头。

“是不是很充分?”江予夺问。

“……是。”程恪很无奈。

压惊这个理由自从被江予夺开发出来之后,利用率就很高,平时忙也就算了,过年休息的那几天,程恪觉得自己根本就没休息,基本都在给江予夺压惊。

你帮我压压惊,我帮你压压惊,bgm是鞭炮和烟花的炸响。

“明天开始又要忙了,”程恪靠在床头,看了一眼自己肚皮上被咬出来的一个牙印,“今天晚上睡觉就是睡觉,没有别的活动啊,我明天上午要开会。”

“我也要开会,”江予夺趴在他旁边,“陈庆说要开个碰头会,讨论一下年后的经营计划。”

程恪没忍住笑了半天:“他很有干劲啊。”

“那肯定有干劲,”江予夺说,“给他算了股份呢,也是拿年终分红的人了。”

“你们年后有什么计划?”程恪问。

“我们要吞并楼上那家鱼丸店,”江予夺说,“他们在二楼,在商场转角那里,一般人逛街都看不到那一块儿,生意不太好,可能有点儿想转手了,要是我们接过来,面积扩大了,还能卖点儿别的。”

“不错。”程恪点点头。

“转让费估计不低。”江予夺叹了口气。

“我出。”程恪说。

“不要,”江予夺很干脆地拒绝了,“我还差那点儿转让费么。”

程恪笑着在他脸上搓了搓。

年一过完马上就是程恪生日,江予夺除了忙着商讨吞并鱼丸店的大业之外,晚上有时间都趴在旁边那屋的桌子上拆手表。

程恪挺无奈的,这屋子就这么点儿大,江予夺要给他的生日惊喜,基本上他想看不到都很难,特别是江予夺也没有什么保密意识,做到一半要休息了也不收拾,他就余光里扫了一眼就已经看出来江予夺要做的是什么了。

表已经被全拆掉了,一个个零件整齐地排列在桌面上,中间放着个上了漆的黑色方茶盘,旁边还有胶水镊子什么的。

这一看就知道,大概是要做一幅画。

“你别偷看啊!”江予夺在门口喊了一声,“偷看完了又说惊喜没了!”

“我他妈不想看,你就差杵我脸上来了,我能看不到吗,”程恪非常无奈,“我去晾个衣服都得从这儿过吧!”

江予夺拿了一张报纸,过来打开了盖在了那一堆东西上面:“这样行了吧?”

“……行。”程恪叹了口气。

“我的生日礼物呢?”江予夺问。

“保密。”程恪说。

“保什么密,都是我点的,”江予夺说,“你是不是做不出来?”

“你生日到了吗?”程恪瞪着他,“到了吗?”

“没有。”江予夺说。

“那你怎么知道我做不出来?”程恪问。

江予夺啧了一声走开了。

还真是有可能做不出来,程恪放弃高粱酒之后,就转向了喵毛围巾,但是查了很久,光把猫毛织成线,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他已经把围巾改成了毛球。

他打算就用猫毛戳几个喵头,给江予夺做个钥匙扣什么的。

但这玩意儿难度也非常高,喵的毛攒了几个团子,他的计划是按着江予夺他们奶茶店招牌上的那个喵来做,一个脑袋,俩耳朵,后面再粘个尾巴,他还画了个分解图,买了点儿羊毛,没事儿就在餐厅里练习,毕竟喵的毛不敢浪费,但练习了这么久,做得最好的也就只是一个球,还不怎么圆。

倒是江予夺做的礼物似乎是已经完工了,零件都已经消失,桌上放了一个黑色的盒子,上面还扎了个红色的蝴蝶结。

江予夺把没有惊喜的惊喜贯彻得非常彻底,程恪甚至看到了他用金色漆笔在盒子上写的告白。

程恪你好。

生日快乐。

这是给你的第二个生日礼物。

是一个画。

拆了不止一块表,我还去买了好几块来拆,要不零件不够用。

希望你每天都像那些花一样快乐。

我爱你。

大概是拆了一堆表,做了一幅很多花的画。

程恪对于惊喜消失并没太在意,江予夺让他着迷的理由之一,就是这种无语的直白。

何况这些话,笨拙而真诚得让人心都快化了。

这个生日只有他俩自己过,没叫朋友,也没出门。

饭菜也都没叫外卖,是江予夺自己做的火锅。

程恪吃的时候想起很多以前的事儿,味蕾仿佛是跟记忆联系在一起的。

吃完了饭,江予夺站了起来:“我有一个惊喜给你。”

“嗯。”程恪笑笑,等着他进屋去把那个黑色的礼盒拿过来。

但是江予夺却走进了厨房,接着捧出来了一个蛋糕盒子。

“还买了蛋糕啊?”程恪愣了愣,这个可以算惊喜了,毕竟他并没有吃蛋糕的打算。

“不是买的,”江予夺把蛋糕放到桌上,打开了盖子,“当当当当!看!”

惊喜。

这绝对是惊喜了。

“我靠,”程恪一下跳了起来,“你做的?”

“嗯,”江予夺点头,但是又有点儿惊讶,“你怎么看出来是我做的?”

“这不是废话么,哪个蛋糕店会卖这么丑的蛋糕啊。”程恪说。

“你大爷,”江予夺一下乐了,“很丑吗?”

“丑,”程恪看着这个蛋糕,笑了一会儿又有点儿想哭,他拿出手机给蛋糕拍了几张照片,“太丑了。”

“喜欢吗?”江予夺问。

“喜欢得不得了。”程恪走到他跟前儿搂紧了,在江予夺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太喜欢了。”

“这个是惊喜了吧?”江予夺一边抽气一边抬手在脖子上狠狠搓了几下,“操!你他妈嘴里有没有点儿数了!”

程恪笑着又亲了他一下,转过身看着蛋糕。

蛋糕是方形的,非常简洁,全白,中间有两颗挨着的红心。

奶油糊得非常不平整,上面的奶油花也是忽左忽右忽大忽小,不过中间的两颗心,画得很好。

“里面有水果,我放了特别多的水果,”江予夺胳膊从他身后绕过来,拿出了蜡烛,只拿了一根“3”点着了,插在了蛋糕中间,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三岁了少爷。”

“嗯。”程恪点点头。

“许个愿吹蜡烛。”江予夺搂住他的腰,低头把下巴搁他肩膀上,看着蛋糕。

程恪闭上了眼睛。

其实他并不知道想要许什么样的愿。

想要的生活,想要的人,就在他眼前。

还要许个什么愿呢?

程恪往后靠到江予夺身上,闭着眼想了想。

那就,许个长久吧。

分享到:
赞(529)

评论105

  • 您的称呼
  1. 压惊这个理由自从被江予夺开发出来之后,利用率就很高,平时忙也就算了,过年休息的那几天,程恪觉得自己根本就没休息,基本都在给江予夺压惊。

    你帮我压压惊,我帮你压压惊,bgm是鞭炮和烟花的炸响。

    “不要,”江予夺很干脆地拒绝了,“我还差那点儿转让费么。”

    程恪笑着在他脸上搓了搓。

    “许个愿吹蜡烛。”江予夺搂住他的腰,低头把下巴搁他肩膀上,看着蛋糕。

    那就,许个长久吧。

    哇哈!有快乐的xing福生活 还有钱钱 成功的生意 再长长久久 完美!
    看到最后真的是超级姨母的笑容啊~
    好开心啊看着他们越来越好

    2022/01/05 02:48:38回复 举报
  2. 圣诞新年,选了二刷这本书来渡过假期。很喜欢这一对,非常喜欢,三哥,恪哥,喜欢看他们的相遇,相处,相爱…也喜欢陈庆,和他那一口改不了的积家…巫哲的人物有魔力,看了就想找到他们,想认识他们,想接近他们的生活,想跟他们做朋友…所以每次读完心中总是有点惆怅,舍不得别离。

    嗯嗯2022/01/06 08:12:55回复 举报
  3. 同意楼上,假期一定再刷一边巫哲的小说

    气泡糖2022/01/07 10:08:08回复 举报
  4. 巫哲的文都给人一种细水长流的感觉,像一个旁观者看着他们生活,文完了,但是人走不出来

    黎晓2022/01/19 10:48:11回复 举报
  5. 芜湖芜湖 上个评论不了 祝三哥开业大吉
    祝三哥和恪哥长长久久 恩恩爱爱

    南笺北笙(死系统 再说吾快 吾就是你爸爸)2022/01/23 10:22:40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