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第95章

做完笔录可以回家的时候, 程恪觉得自己脑袋都已经开始有些发晕了,绷了好几个小时的劲猛地一松下来,他走路都有些飘。

江予夺看着状态还行, 毕竟他是可以几天不睡觉连眼圈都不黑的人,这会儿拖着两只不同款也不同色的拖鞋跟认识他的那个警察叔叔在前面走着。

“你赶紧让门口那帮人走, ”警察说,“要不我一会儿就出去把他们叫进来一个一个问话了。”

“马上走。”江予夺说。

出了门口程恪发现街对面的花坛边或站或坐的有二三十个人,一看他俩出来, 立马都站了起来,往这边迎了过来。

“这怎么回事儿?你叫来的?”程恪问。

“那么大动静,最多半小时,这片儿我的兄弟就全都知道了,”江予夺说,“肯定得过来守着。”

陈庆走在最前头, 大概是直接从床上跑出来的, 身上只穿了件背心, 脚上穿的也是拖鞋。

“怎么回事儿?”陈庆这回没有大喊大叫, 看了江予夺的手一眼,低声问, “我听说屋里进人了?”

“嗯, ”江予夺说, “跟他们说,进了个贼,亡命徒, 带着家伙,差点儿打不过。”

陈庆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转身挥了挥手:“没事儿,进贼打起来了,流窜犯,不是我们这片儿的人,没事儿,先散了吧,回去睡觉。”

江予夺站在原地,一直等所有的小兄弟都走了之后,才看又看了看陈庆:“你是要去我那儿睡吗?”

“我等你跟我说怎么回事儿呢。”陈庆说。

“已经说了。”江予夺说。

“跟我就别这样了吧三哥,”陈庆说,“‘跟他们说’,这意思就是官方通报。”

江予夺犹豫了一下,转头看了看程恪:“你饿吗?”

“去吃点儿东西吧,”程恪低头看看手机,“吃慢点儿能把早点省下了。”

“走。”江予夺一挥手。

陈庆多少知道些江予夺小时候的事儿,只是并不清楚那些事给江予夺带来了多严重的后果。

“我操,”陈庆咬着一个鸡翅,皱着眉,“这他妈也太危险了。”

“还好程恪在,”江予夺说,“要不我一个人可能真有点儿麻烦了。”

陈庆看了程恪一眼:“你俩……”

这话没说完,他啧了一声,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酒,又叹了口气,叹完了又摇摇头:“我这辈子大概都没法去三哥那儿过夜了。”

程恪一时之间居然没找到可以说的话,只能尴尬地咬了一口羊肉串。

“去,今天就去,”江予夺说,“你一会儿要不去,我抽死你。”

“我不去,”陈庆说,“你抽死我吧。”

江予夺没理他,拿起杯子喝了口酒:“你跟店里说了辞职了吗?”

“说了,”陈庆点点头,“就等你一句话,我就过来跟你干了。”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

“就今天这人,”陈庆吃了几口又停下了,“还有同伙吗?”

“没了。”江予夺说。

“真没有了吗?要不要找几个人转转,”陈庆有些不放心,“就今天这事儿,要能提前哪怕几分钟知道有人在,也……”

“不,”江予夺马上打断了他的话,“不用,你们不要掺和这个事儿,千万不要。”

陈庆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拿起杯子一口把酒喝光了:“知道了,听三哥的。”

“也就只有他了,不会再有别的人。”江予夺轻轻叹了口气,“这事儿过了,也就真的过去了。”

“积家,来喝一个,”陈庆冲程恪举了举杯子,“今儿要没有你……你没受伤吧?”

“没。”程恪拿起杯子跟他碰了一下。

“你那手可注意点儿,医生说过,再伤一次可就真麻烦了。”陈庆说。

“嗯,天天捧着呢。”程恪笑着把酒喝了。

陈庆开车把他俩送回家,江予夺下了车打开驾驶室的门就把陈庆给拽了下来。

“来来来,”江予夺拉着他胳膊往楼道里走,“反正马上要天亮了,你就在我这儿睡吧。”

“三哥!”陈庆奋力挣扎着,“你快饶了我吧,我就那么一说……”

“抽你啊。”江予夺说。

“抽吧。”陈庆继续挣扎。

江予夺放开了他,在他胳膊上甩了一巴掌:“赶紧回去。”

陈庆转身一溜烟跑回了车上。

看着他的车拐了弯,江予夺才低着头进了楼道。

程恪打开门,没有看到喵出来迎接他们。

“喵呢?”他在屋里转着。

“沙发底下吧,要不就是柜子底下,或者抽屉里,”江予夺坐到沙发上,点了根烟,“它胆儿太小了,刚那么大动静。”

程恪往喵的食盆子里舀了点儿罐头,倒了杯水坐到了江予夺身边。

陈庆的车一开始,江予夺整个人就都沉了下去,在陈庆和小兄弟们面前撑着的那股劲儿一下就没了。

程恪能看到他夹着烟的手指在发抖,飘起来的烟柱都不是直的,跟条波浪线似的,短短地波了几下就给抖散了。

小蚂蚁从出现的那天开始,就给江予夺带来了不安,一直到今天,小蚂蚁双目通红要把人置于死地的样子,程恪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对于江予夺来说,这冲击就更大了。

“喝点儿水吗?”程恪把杯子递到他手边。

江予夺接过杯子,仰头一口气把水全喝了,拉长声音叹了口气。

“睡会儿吧,”程恪说,“折腾一晚上。”

“嗯。”江予夺抽了口烟,“我现在又累又困的,很少会这样。”

“这事儿的确是……太大了。”程恪说。

“我刚想再见见小蚂蚁,他们没让,”江予夺说,“不过……我应该没有机会再见到他了。”

“不见也好,”程恪抓过他的手,放在自己腿上搓着,“你是想跟他说什么吗?”

“我想问问他,”江予夺靠在沙发上,看着头顶的灯,“他在比什么赛,想要什么样的结果?”

“知道这些会让你舒服点儿吗?”程恪问,“可以问问罗姐或者陈大夫,他们多少都接触过当初你们那几个孩子吧。”

“我觉得我能猜到,”江予夺说,“我那时就希望比赛快些结束,比赛结束了,我就能不那么害怕,但是一直都有比赛。”

“嗯。”程恪应着。

“我那时就想,”江予夺偏过头看着他,“如果别的小狗都死了,我是不是就不用再跟他们比赛了。”

程恪愣了愣,突然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我们比赛不会死,”江予夺拧着眉,轻声说,“倒了起不来了就算结束,所以对手永远都在,比赛永远都不会结束。”

“你觉得小蚂蚁……也是这么想的,对吗?”程恪问。

“嗯,”江予夺扯了扯嘴角,“我们都死了,他就没有下一个对手了。”

程恪伸手摸了摸他的脸:“也许是这样吧,不过……你的比赛已经结束了,从你决定去住院那天开始,你就没有比赛了。”

“有,”江予夺说,“我还有对手。”

“谁?”程恪有些不安。

江予夺笑了笑:“我自己。”

“……要这么说的话,也可以,”程恪想了想,“你……”

“是不是很鸡汤,”江予夺说,“很文艺,自己的对手是自己什么的。”

程恪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啧了一声:“你是不是对这个结论还挺得意的啊?”

“嗯,是不是很有哲理。”江予夺挑了挑眉毛。

程恪点点头:“是。”

“虚伪,”江予夺啧了一声,“这就跟你是你自己故事的主角一样那么俗。”

程恪笑了起来:“这也得看具体是什么事儿吧。”

“我会羸的。”江予夺说。

“嗯。”程恪凑过去在他唇角吻了一下。

江予夺似乎说得很轻松,看上去似乎也的确还算轻松,但躺到床上之后,程恪就能感觉得出他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

毕竟之前烟柱都是波浪线,没有那么快能走得出来。

他躺下之后,江予夺就立马翻了个身搂住了他,睡到第二天中午都过了也没松手。

程恪醒过来半小时了,江予夺还在睡,他不敢动,江予夺难得能睡得这么实还没有做噩梦,他想让江予夺多睡一会儿。

不过就这么一个姿势保持了快一小时之后他有些扛不住,觉得自己整个后背都是麻的,一开始是酸,后来就麻得没知觉了。

失踪了大半天的喵从衣柜下边走了出来,跳到了床脚,抬着一只手很警惕地看着他俩。

“喵,”程恪很小声地叫了它一声,“没事儿了。”

喵看着他没动。

“去踩你三哥脸一下,”程恪说,“我快不行了。”

一边想让江予夺继续睡,一边实在无法继续再保持这个姿势,所以矛盾之中他决定把这个重任委托给喵。

江予夺是被喵踩醒的,不是被他吵醒的。

喵不太配合,本来就不是一只肯配合的猫,今天受了点儿惊吓,更不愿意配合了,只是坐在床脚一动不动。

就在程恪决定推开江予夺的时候,江予夺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

感谢!

感谢这位不知名的朋友的来电!

江予夺在他耳边发出了一声很不情愿很不爽的即将醒来的哼哼。

程恪猛地松了口气。

“接电话。”江予夺嘟囔了一声。

“嗯。”程恪轻轻推开他,手伸过去拿起他的手机看了一眼,“是罗姐,是不是警察知道小蚂蚁的身价联系她了?”

江予夺睁开了眼睛。

“你接吧。”程恪说。

“哦。”江予夺拿过手机,犹豫了一下接起了电话,“罗姐……嗯,是的,是……小蚂蚁……我没事儿……”

程恪起身下了床,他没打算听这个电话,江予夺想“羸”,这些事儿就尽量让他自己处理自己做决定。

他穿上衣服,抄起喵走出了卧室。

客厅里还放着昨天大斌他们送的那个大纸箱,一直都没拆。

箱子挺沉的,搬下车的时候加上陈庆他们三个人都感觉不轻松,也不知道放了个什么玩意儿在里头。

程恪洗漱完了出来,江予夺还在跟罗姐打着电话,他犹豫了一下,拿了把剪子,走到卧室门口,示意了一下江予夺他想拆那个箱子。

江予夺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应该是对他还要请求一下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程恪走到箱子旁边,用剪子把胶带划开了。

江予夺的作风的确是不讲究什么惊喜不惊喜的,拆礼物也不需要俩人一块儿……程恪倒是有点儿想一块儿拆,但这会儿他一想到江予夺正在跟罗姐通电话,可能会谈到病情,他就有些坐不踏实,得干点儿什么分散一下注意力。

而且他的确也很好奇,一帮小混混,会送给他们老大什么样的生日礼物。

三下两下划开胶带之后,程恪打开了箱子,然后就愣住了。

“是什么?”江予夺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打完电话了?”程恪回过头。

“嗯,”江予夺点点头,“他们送了我个什么玩意儿?”

“一,一个……”程恪本来想先问问他跟罗姐聊得怎么样,但箱子里这个礼物实在让他有些吃惊,“一个喵?”

“什么?”江予夺也愣了愣,走到他旁边往箱子看了一眼,“我操!”

他俩一块儿把箱子给撕开之后看清了,箱子里用木托架着的,的确是一个有半人高的大招财猫。

程恪震惊过后靠着桌子一通乐:“大斌他们是不是知道你要开店了啊?”

江予夺蹲到招财猫跟前儿看着:“一个奶茶店而已,至于吗还要放个这么大的招财猫,这哪有地儿搁啊?”

“放墙边就行啊,”程恪笑着说,“一般都那么放,只是没这么……大。”

“行吧,店面都没找好呢,”江予夺摸了摸招财猫的头,“你要不……不,还是我自己吧,我给许丁打个电话?问问他能不能有关系能进商场?我打给他……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程恪说,“他人很好,能帮肯定会帮你。”

“我有点儿紧张,”江予夺拿出手机看了看,“我……我没有找人给我帮忙过什么正经事儿。”

“那你过会儿再打,”程恪说,“想想怎么说。”

“嗯。”江予夺点了点头。

喵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在招财猫旁边小心地转圈儿看着。

“这是你姐姐,”江予夺说,“跟你姐姐打个招呼吧。”

“为什么是姐姐?”程恪问。

“就……随便说的,这屋里全是男的,多没意思啊,有个招财小姑娘猫不好么?”江予夺说。

程恪笑了起来:“挺好的。”

江予夺蹲那儿逗了一会儿喵,转过头看着他:“警察找罗姐问情况了。”

“是么,”程恪愣了愣,“这么快?”

“小蚂蚁有前科,一查就查到了。”江予夺说。

“有前科?”程恪有些吃惊,走到他身边蹲下,“什么前科?”

“持刀伤人,”江予夺说,“伤的是谁,跟小狗有没有关系,罗姐都没有跟我细说,只是问了一下他在我这里的情况,感觉她是想看看我状态怎么样。”

“你状态怎么样?”程恪问。

“挺好的,”江予夺说,“心里有点儿乱,但是……还行。”

程恪放松了一些,在他脑袋上摸了摸。

“我其实……有点儿害怕,”江予夺皱着眉,“不过,你在我旁边,我就踏实些。”

“我会一直在你旁边的。”程恪马上说。

“那……”江予夺有些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我也不想总提,但是……就……高粱酒……”

“什么?”程恪看着他。

“你答应了的,是吧?”江予夺说。

“答应了,”程恪叹了口气,“你说吧,你还有什么要求,你先提个五年的,咱拿个本儿记下来,一样一样打勾。”

“高粱酒,喵毛围巾……”江予立马开始数。

“等等!”程恪喊了一声,“什么围巾?”

江予夺抓过喵,手指往喵的毛里一戳一带,抓下来一大把毛,然后搓了搓:“就这个,织围巾。”

程恪感觉自己像是给自己刨了个坑,好半天才硬着头皮应了一声:“哦。”

分享到:
赞(392)

评论43

  • 您的称呼
  1. 喵好可怜

    匿名2019/06/04 07:36:53回复 举报
    • 那程恪要去找大飞学学织毛线了

      2021/02/20 14:39:37回复 举报
  2. 哈哈哈哈积家更可怜

    匿名2019/07/03 15:35:47回复 举报
  3. 突然想到了无毛猫……这得咋织……

    阿酥2019/07/31 01:20:56回复 举报
  4. 哈哈哈哈哈好惨一猫

    混血小甜心2019/08/22 16:14:45回复 举报
  5. 猫毛能织围巾嘛(关注点错),现在真的甜,老夫老妻

    rr2019/08/23 02:25:16回复 举报
  6. 喵毛围巾 绕口令呢这

    拌蒜大王2019/12/01 09:38:32回复 举报
  7. 喵毛,以程恪的手艺真的太为难了,大飞都不一定能行23333

    淼淼2019/12/04 22:45:33回复 举报
  8. 喵:我是不是要秃了

    游玺2019/12/07 19:33:46回复 举报
  9. 喵:你们要对我做什么QAQ

    2019/12/10 17:02:57回复 举报
  10. “我就是想知道!喵为什么会掉毛!”
    因为!要给你织围巾啊!啊!

    江上2020/01/01 01:05:28回复 举报
  11. 哈哈,自己的媳妇自己宠

    匿名2020/03/01 11:03:37回复 举报
  12. 我第一反应居然是把喵毛拔了??

    旺仔2020/03/01 22:18:48回复 举报
  13. 喵:我在现场我很害怕

    滴滴2020/03/03 19:41:14回复 举报
  14. 喵:我太难了,长点猫毛容易吗?

    苏轻2020/03/05 12:38:54回复 举报
  15. 喵也太难了,不仅全程直播观看两个人互相干对方,还要被薅秃

    九九归一2020/04/16 15:42:31回复 举报
  16. 喵毛围巾哈哈哈哈喵是不是要秃了哈哈哈哈。

    沁沁2020/05/01 00:28:51回复 举报
  17. 喵毛围巾,光是想象一下,我不存在的鼻子过敏都要发作了…

    小鱼2020/05/10 13:52:34回复 举报
  18. 猫:不用谢谢、我还要找女朋友我还不想秃

    路过的腐女表示可以提前2年收集喵毛2020/05/28 00:32:52回复 举报
  19. 猫毛收集好了用手搓出自己要的形状 然后用针扎 就会越扎越结实 后面就会有个坚固的形状啦!我做过mini版的猫模型 围巾的话估计很难搞因为毛需要很多 而且 就算被扎实了也有可能会零零散散的掉一些下来 真的要做的话三哥小心得鼻炎2333

    2020/05/28 21:12:47回复 举报
  20. 恪哥可以请教一下大飞哥,大飞哥会织毛衣帽子围巾手套。。。。

    西北一枝花2020/06/02 23:09:33回复 举报
  21. 其实罪名用入室抢劫杀了歹徒算正当防卫,但是大寸不能再sha人了,好不容易才走出来的

    匿名2020/06/07 10:04:04回复 举报
  22. 织围巾去请教大飞吗哈哈哈,鞍山老字号!

    小木木2020/06/28 23:31:12回复 举报
  23. 感觉喵总有一天会秃

    我也想喝草莓酒2020/12/04 09:57:48回复 举报
  24. 我想养猫,可是我爸不让
    超级想超级想lu猫,用猫的毛做小人偶……

    *★,°*:.☆( ̄▽ ̄)/$:*.°★*2020/12/09 20:46:11回复 举报
  25. 这也太宠了喵毛围巾哈哈大寸你感想

    不知道为什么2021/01/10 07:30:17回复 举报
  26. 感谢!
    感谢这位不知名的朋友的来电!

    积家:精神医生永远嘀神!

    湛无不盛是真的!2021/01/20 08:36:29回复 举报
  27. 喵毛围巾눈_눈我想这么大,第一次听…果然还是三哥厉害

    小小小小雷2021/02/01 01:04:21回复 举报
  28. 二樓跟九九歸一,我真要給你倆點個讚,xswl。

    IH2021/03/08 13:54:03回复 举报
  29. 喵这是得掉多少毛才能织围巾呀?

    灵泽2021/04/16 17:14:27回复 举报
  30. 做个毛毡喵还行,围巾就…

    流水面2021/04/19 17:26:25回复 举报
  31. hhhh大斌他们送的生日礼物还真实朴实无华接地气啊!

    匿名2021/05/24 19:01:13回复 举报
  32. 围巾?
    撒野上头了……联想大飞……

    顾淼2021/06/10 23:43:03回复 举报
  33. 喵毛织出来的围巾不会掉毛吗?

    我不快!2021/06/19 14:36:16回复 举报
  34. 喵: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还是只小猫咪。
    不过这也太为难恪哥的手艺了哈哈哈哈

    浅雨不快啊啊啊啊啊!!2021/06/23 09:44:30回复 举报
  35. 总算松口气了(。ì _ í。)

    匿名2021/08/18 21:09:08回复 举报
  36. 喵毛的话……得像羊毛毡一样才能成型叭

    少白吧。(原名 卖核弹的小女孩(叫我卖卖叭QAQ))2021/09/01 18:14:14回复 举报
  37. 喵:就,挺秃然的

    向念秋2021/09/17 10:09:10回复 举报
  38. hhh,dian de mao zan ye bu neng lang fei.(xi tong wo bu kuai!!)

    pin yin kuang2021/09/20 13:00:34回复 举报
  39. 呼叫大飞,来救救积家吧……

    ……林将军的笔心呀~2021/11/04 13:23:31回复 举报
  40. 我还以为小蚂蚁来了能帮助他恢复呢,谁知道是个祸水

    匿名2021/11/27 13:20:49回复 举报
  41. 三哥的奶茶店马上开业啦啊啊啊

    攻敬不如受命2021/12/07 14:04:10回复 举报
  42. “你答应了的,是吧?”江予夺说。

    “答应了,”程恪叹了口气,“你说吧,你还有什么要求,你先提个五年的,咱拿个本儿记下来,一样一样打勾。”

    “高粱酒,喵毛围巾……”江予立马开始数。

    “等等!”程恪喊了一声,“什么围巾?”

    江予夺抓过喵,手指往喵的毛里一戳一带,抓下来一大把毛,然后搓了搓:“就这个,织围巾。”

    哈哈笑死

    攻敬不如受命2021/12/07 14:05:55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