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第89章

士别三日, 当刮目相看。

江予夺觉得程恪这个士别了都不知道多少个三日了,居然还是个流氓,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不, 也不是没有长进,按流氓的程度来说, 他长进还是不小的。

不过自己的长进也不小,如果是以前,程恪说出这样的话, 他可能多少有点儿不习惯,冲击力有点儿太强了。

但现在程恪说出这俩字儿的时候他除了老流氓这个总结之外,居然没有什么别的感觉了,没有不习惯,也没有不自在。

也许是因为他现在很想亲程恪一下。

只是环境条件不允许,旁边就是病房, 还有医生办公室, 所有的窗户都对着这个院子。

“李大夫说再观察一阵儿你就可以先出院了。”程恪说。

“我现在就可以出院。”江予夺看着他。

“还是要配合, ”程恪说, 停了停又有些犹豫地小声问,“你现在还能……看到他们吗?”

“很少, ”江予夺说, “吃着药呢, 偶尔看到了,或者听到了什么,我都还行, 不去看也不会注意去听。”

“嗯。”程恪在他旁边坐下。

“李大夫说我比很多别的病人症状还轻一些,不过……”江予夺咬了咬嘴唇,转过头看着程恪,“控制稳定和好了,是两回事。”

“我知道。”程恪笑笑。

“我这辈子可能都好不了,有可能会复发,”江予夺说,“还得吃一些药。”

“我知道,”程恪转过头也看着他,“你不用担心这些,我真要跑,你第一次跟我动手的时候我就已经跑了。”

“李大夫说我还有很多认知上的问题,得慢慢来。”江予夺抱起喵,把喵的肚子捂在自己脸上。

喵的肚子很软,有很多绒绒的细毛,捂在脸上很舒服。

而且大概是刚洗了澡,喵闻起来就像一个香粉团子。

就是拿下来的时候,沾了一脸毛。

“又到了它掉毛的季节了,”程恪拿了张湿纸巾给江予夺,“不过它冬天也掉,一年四季都掉,它为什么总掉毛?”

“你掉头发也不分季节啊,”江予夺一边擦脸一边说,“只是你头发没他毛多而已……这问题你都纠结大半年了。”

“我纠结过吗?”程恪问。

“你都纠结得说梦话了……”江予夺笑了笑。

“……是么?”程恪愣了愣,想想也笑了,“你偷听我说梦话。”

“有机会给你录下来。”江予夺说。

“你……”程恪突然想起来,“你现在手机用着吗?是不是换号了?你是怎么跟罗姐联系的?”

“罗姐直接过来看我,或者打电话到李大夫办公室,”江予夺揉了揉鼻子,“我手机放家里了,你都没找到吗?”

“放家里了?”程恪非常震惊,“放哪儿了?”

“你都没找吧,”江予夺一脸不满意的样子,“你慢慢找吧,找不着就给我买一个。”

“你藏起来我找不着我还得赔你一个?”程恪瞪着他。

“我没藏!特别好找!”江予夺也瞪着他,“你就没找才找不着呢!”

“放你的屁,”程恪说,“我回去找找吧,我压根儿就没想着你还能藏东西。”

“没藏,”江予夺说完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你……什么时候回去?”

程恪马上明白了江予夺的意思:“我请了一星期的假,如果你想要我来看你,我就每天过来,你要是……”

“好。”江予夺没等他说完就迅速回答了。

医院的探视时间有限制,程恪陪着江予夺在小院子里呆了一阵儿就得走了,约好了明天再来的时间。

“给我带点儿吃的,”江予夺说,“零食奶茶什么的。”

“……是不是不让你吃这些?”程恪看着他,“你让我偷偷带?”

“我又不是在减肥中心,我一直想吃,就是没好意思老让罗姐给我带,”江予夺说,“你现在来了,我不得好好支使一下么,我一个病人。”

程恪笑了起来:“我看你现在挺好的。”

“比以前好点儿吧,”江予夺想想又叹了口气,“不知道能好多久。”

“太远的不去想,现在稳定着就行,”程恪说,“没什么解决不了的。”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又笑了起来,“你真的来看我了。”

“废话,我不仅来看你了,我还想来打你,”程恪啧了一声,“也就是现在这个环境不方便动手。”

“你是知道打不过我。”江予夺说。

“滚,你可以试试,”程恪想了想,“你以为我陈庆呢?”

江予夺看了一眼,似乎有些犹豫。

程恪知道他想大概是想问陈庆的情况。

今天他俩聊了挺长时间,但江予夺一直没有问过陈庆和他那帮小兄弟的情况,特别是陈庆,也许是不敢。

江予夺对于朋友的定义无论有多么奇特,陈庆都是他最重要的朋友,离开这么长时间,陈庆会怎么样,他估计也都没敢想。

“我能不能给陈庆说一声有你消息了,在旅行什么的?”程恪说,“他急得眼泪儿都快哭干了,每次收完租都上卢茜那儿哭一会儿,卢茜都不让他去了。”

“屁。”江予夺笑了笑。

“真的,”程恪说,“一下成熟了很多,要不知道的得以为他失恋了。”

“那卢茜……”江予夺想了想,“卢茜应该没事儿,她特别看得开。”

“她没事儿,就说你会回去的,”程恪说,“房子还让我住着呢。”

“要不……”江予夺犹豫了一会儿,“你告诉陈庆我回老家处理以前的事儿了,最多半个月就能回去。”

老家。

以前的事。

这两个点会从江予夺嘴里说出来,程恪是有些意外的,这是江予夺一直回避,拼命想遗忘的过去。

但其实也不应该意外,江予夺想要往“好”的那一边走,首先要面对的,就是他的过去。

“嗯。”程恪点点头。

“他在哪儿?我操!他老家在哪儿啊?”陈庆在电话里扯着嗓子边哭边喊,“我他妈哪知道他老家在哪儿啊!他也没跟我说过他是哪儿人啊他说话又没有口音……”

“在哪儿都行啊,又没让你过去,他马上就回来了。”程恪叹了口气。

“哦。”陈庆愣了愣。

“不是,庆儿,我以前就觉得你打架废物,配不上你这个总护法的名号,”程恪说,“现在看看,你这个总护法其实是你跟江予夺那儿哭来的吧?”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地里怎么哭!”陈庆说。

“我怎么哭的?”程恪问。

“你怎么哭的你问我!我上哪儿知道去!”陈庆喊了一声。

“……行吧,”程恪叹了口气,“我现在出差呢,还有事儿,不跟你多说了。”

“你出个屁的差你出差,”陈庆说,“你当我真傻呢,你俩在一块儿呢!出差!出游吧你俩!”

程恪没忍住乐出了声,挂了电话之后还躺床上笑了半天。

他其实真没怎么哭,就江予夺刚走的那天他哭了一顿狠的,后来就不怎么哭得出来了,就像被盖上了盖子的一瓶水,漫长的等待之后,盖子被打开,水都已经干了。

没怎么哭,但也真的很久没有笑得这么开心了。

谈不上如释重负,心里却的确是一下开阔了很多,一马平川的,能一眼看到地平线上升起来的太阳。

喵留在了医院,李大夫特批的,第二天程恪过去的时候除了江予夺想要的零食奶茶,还拎着猫笼子,里头放了一包猫粮和几个罐头。

“昨天我给它吃的馒头,护士还给拿了点儿肉酱,它吃得还有点儿嫌弃,”江予夺蹲在地上看着正吃罐头的喵,“是不是跟你住习惯了啊,挑嘴。”

“我挑嘴?”程恪问。

“不光挑嘴还穷讲究。”江予夺说。

“我不穷。”程恪提醒他。

“哎对了有钱人,”江予夺站了起来,“你们那个店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按部就班吧,还可以,”程恪说,“你回去的时候,要不要去参观一下?”

“嗯,”江予夺点点头,“还得……想想以后怎么办了。”

“以后?”程恪看着他。

“到时候再说吧,”江予夺想想又一挥手,“我才22岁。”

程恪笑着没说话。

“你给我准备生日礼物了吗?”江予夺突然想起来,“你是不是忘了我生日了?”

“你生日想忘都难吧。”程恪说。

“那你准备了吗?”江予夺追问。

“准备了。”程恪点点头。

“是什么?”江予夺继续问。

“……现在告诉你了不是没有惊喜了么?”程恪叹了口气。

“我不要惊喜,”江予夺说,“你们这种矫情大少爷才喜欢惊喜。”

“所以我现在不会告诉你啊,”程恪说,“我们矫情大少爷都得等到送礼物的时候才揭晓。”

“哎——”江予夺又蹲下,看着喵吃东西,几秒钟之后他猛地一抬头,“程恪!”

“嗯?”程恪被他吓了一跳,“怎么?”

“你送我的生日惊喜!”江予夺压低声音,“不会是……吧!”

“吧什么吧?”程恪看着他。

“上床啊?”江予夺说,“给自己扎个蝴蝶结……”

“你他妈闭嘴!”程恪忍不住压着嗓子吼了一声,吼完又赶紧看了看四周,怕让哪个医生护士看到了以为他欺负病人。

“小说里不是经常有……”江予夺还想说,被程恪打断了。

程恪瞪着他:“江老三你跟我说,你到底看了多少小黄|文小黄片儿的啊?”

“这种不一定得是小黄|文吧,正常小说里也有啊。”江予夺说。

程恪看着他严肃正经的样子顿时就说不下去了,叹了口气:“我没打算到你生日的时候才收拾你。”

“……收拾?”江予夺眯缝了一下眼睛,“又绕回去了吧,你打不过我。”

“那可不一定,”程恪点了根烟,“有些事儿能让我充满力量。”

程恪把一星期的考察延长了两天,没跟许丁说,只给店里打了个电话通知慧慧。

考察结束的时候,李大夫给江予夺做了一些检查和测试,同意他出院。

程恪本来琢磨着要不要跟江予夺坐大巴回去,从他出院开始就带着他体会不一样的美景。

但回忆了一下自己坐大巴过来时的感受之后,他决定暂时把这个体验之旅延期。

不仅仅是因为时间太长有些扛不住,还因为时间太长,有些憋不住。

每天去医院陪江予夺就那么一两个小时,能看不能动的。

他一直在观察江予夺的状态,但更多的时候脑子里装的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所以他最后还是直接订了机票,出院之后请罗姐吃了一顿饭,然后就打车直奔机场。

“跟陈庆说了我今天回去吗?”江予夺问。

“没有,”程恪说,“一会儿下了飞机直接打车回家,要让陈庆知道了,从他知道的那一秒开始,起码一星期除了睡觉时间,他都会出现。”

江予夺笑了起来,伸手抓住了他的手:“你手什么时候拆的石膏?”

“早拆了,我都记不清了,”程恪想了想,“一个人去医院的时候还有点儿郁闷。”

“让陈庆陪你啊。”江予夺说。

“别废话,”程恪说,“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对不起啊程恪,”江予夺凑到他耳边,“我以后不这样了。”

“不用道歉,我也没怪你。”程恪说。

虽然他的确是没怪过江予夺,但这几个月来他的郁闷也的确是真实的,现在听到江予夺的道歉,他也的确很开心。

“一会儿回去我请你吃饭。”江予夺说。

“不用,”程恪说,“到家先休息一下,也不急这一顿饭,我不是都没瘦么,少吃一顿争取瘦下去吧。”

“我没在的时候你不瘦,我回来了你就瘦了,”江予夺说,“你什么毛病。”

什么毛病。

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你回来了,运动量增加了,不瘦才怪呢。

程恪捏了捏眉心,控制了一下自己喷薄欲出的疯狂想象。

现在还在飞机上,还有半小时才降落,从机场到江予夺家,打车需要至少一小时,再算上下飞机之后还得去把喵领出来再加上找车的时间,随便耽误一下都得将近三个小时了。

这三个小时如果一直这样,到不了家里他就得从精神上先虚脱了。

他看了一眼江予夺,江予夺正偏着头看他,冲他笑了笑。

这个笑容放松而随意,只有久别重逢的喜悦,暂时看不出有什么不要脸的想法,这让程恪非常内疚。

分开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见面了,一块儿回去了,他脑子里想的却全是不健康的内容。

也许是老天也不太健康,总之程恪觉得他们还是挺幸运的,一路飞奔到家,只用了两个半小时。

一路上江予夺都抓着他的手,直到进了屋才松开了。

“都是汗了。”江予夺甩了甩手,把喵从包里放出来,把水和猫粮都放好。

“江予夺,我有个事儿跟你先说一下,”程恪站在客厅中间,在江予夺过来搂住他的时候,他开始一气儿说了下去,“从你走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想着要收拾你,每天我都想一遍,一直想到数不明白到底多少天了。”

江予夺偏头看着他。

程恪推开他,一扬手把上衣脱掉了,伸手抓着江予夺的衣领就把他拽进了卧室:“我有九九八千一百多种想法。”

江予夺被他一胳膊抡到了床上,愣了半天:“九九是八十一。”

“衣服脱了,”程恪蹬掉自己的裤子一边指了指他,“我没功夫跟你数一二三,你赶紧的。”

“你干嘛?”江予夺有些震惊,但眼神和表情里都已经能看得出来他问这句话并不需要回答。

“收拾你,”程恪跳上床,跨到他身上,吼了一声,“脱衣服!”

“操,”江予夺吓了一跳,把衣服脱了,“你他妈是不是憋疯了啊?”

“是!”程恪继续吼,“裤子!”

江予夺赶紧把裤子也脱了,往旁边地上一甩,也吼了一声:“程恪你他妈找操呢!这么嚣张!”

程恪没说话,扑上去搂着他就亲。

劈头盖脸一通亲完了之后,他抓着有些发蒙的江予夺的胳膊,狠狠地把他翻了个面儿,脸冲下按在了床上,然后伏身贴在他耳后:“你说谁找操?我找操呢,你会吗?”

江予夺喘息着没有说话,只是偏过了头。

“我现在就教你。”程恪在他肩膀上用力咬了一口。

分享到:
赞(1067)

评论206

  • 您的称呼
  1. 啊啊啊啊啊好激动开干了好激动

    槿宁 2024/01/31 01:25:14 回复
  2. wow~第一次这么靠前诶
    (狗系统我不快)

    白六的狗 2024/02/18 12:51:07 回复
  3. 顺便给楼下递面条

    白六的狗 2024/02/18 12:51:31 回复
  4. 好开心好激动!

    鱼崽崽 2024/02/26 03:29:57 回复
  5. 我的天哪!!!终于来了吗!!!终于!我看了这么久的清水,终于!!!

    芥末 2024/04/18 22:13:35 回复
  6. 开t车了!!!夺恪夺99

    晨禣 2024/06/22 21:12:23 回复
1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