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74章

给许丁发了消息之后, 程恪就又睡着了,这两天以来他的心情一直起起落落,脑子里全是事儿, 这会就好像是把什么重要的工作完成了,通过了什么艰难的关卡, 整个人感觉都松下去了。

哪怕江予夺身上仍然有他无法回避心神不宁的问题,他还是一闭眼就睡着了。

也许是因为无论还有多大多复杂的问题,江予夺现在就在他面前, 在他身边,顶着男朋友这个称号,想到这些,他就会放松下来。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如此迫切地想要跟谁之间建立这样的关系, 也没有因为这样的关系而无比满足。

这一觉睡得挺实在, 醒过来的时候窗帘外面透进来的阳光都刺眼了, 程恪看了一眼时间, 已经三点了。

他举着石膏胳膊慢慢坐了起来,猛地想起早上站在窗帘后面的江予夺, 他顿时又有些紧张, 喊了一声:“江予夺!”

“这儿。”江予夺的声音从卧室窗户外面传了进来, “我在院子里。”

程恪下床走过去,掀开了窗帘,看到之前挂在晾衣杆上的灯被放在了地上, 江予夺拿了一把刷子正往上刷着。

“原来的颜色不是挺好的吗,还上色?”程恪推开窗户。

“桐油,没有颜色的,”江予夺说,“能保护一下木头吧,不知道有没有用。”

“哦。”程恪看着他,“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江予夺放下刷子,走到窗户边儿上。

“靠,”程恪愣了愣,“你不等我一块儿吃,也不叫我起来吃?”

“你睡得跟晕倒了一样,”江予夺说,“我又饿了,就吃了个牛腩土豆饭。”

“……我的呢!”程恪本来没觉得饿,一听牛腩土豆四个字,顿时就感觉饿得两眼发直。

“保温盒里,”江予夺往屋里走,“不知道凉了没,我给你热一下吧。”

“哦。”程恪应了一声。

江予夺看上去一切如常,情绪也不错,他洗漱的时候,江予夺一直站在旁边跟他说话。

“一会儿陈庆过来接我,我就跟他去转转然后吃饭了。”江予夺说。

“嗯,”程恪点点头,“我跟许丁大概四点吧。”

“你们……去哪儿?”江予夺问。

“他过来这边儿,”程恪觉得自己可能有些敏感,江予夺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心里一紧,眼前晃过那天在酒吧里,抵在林煦脖子上的那个碎酒杯,“还不知道要去哪儿呢,定了地方我告诉你?”

“不用,”江予夺笑笑,“在我地盘上,你们去了哪儿我找人问问就知道了。”

“嗯。”程恪也笑了笑。

程恪吃着饭的时候,陈庆的车到了,在窗口外面按了声喇叭,没有像平时那样过来敲进屋。

陈庆非常贴心,也非常懂事,让明明什么也没干的程恪有些尴尬,好像他跟江予夺这会儿正在干点儿什么似的。

江予夺大概也跟他差不多,像是要证明眼下他俩什么也没干,听到喇叭声立马就蹦了起来,抓过外套就往外走,边走边交待:“我跟陈庆就在这片,你要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好。”程恪点点头。

江予夺飞一样地出了门。

程恪跟喵面对面地坐着,在喵的注视下吃完了饭。

“给你点儿罐头吧,”程恪往喵的食盆子里舀了两勺罐头,“别跟你三哥说啊,他说你最近嘴挑,吃了罐头就不吃猫粮了。”

喵没理他,脑袋埋在食盆里。

手机上有许丁回过来的消息。

-号给我吧,只查通话记录是吗?

程恪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下,给许丁回了消息。

-现在出来吧,我起床了,闲着没事

跟许丁约好了四点,程恪坐到了沙发上,打开电视听着。

查江予夺通话记录这事儿,让他有些心虚的不安,他没干过这种事儿,一向也非常不屑干这种事儿。

可现在他却纠结而急切的,想要找到江予夺说的那个心理医生。

江予夺轻易不会再跟他说什么,他要想知道,就得自己想办法,他没有程怿那么大的本事去查江予夺,如果不找这个罗医生,他总不能去问程怿。

程怿查到了多少关于江予夺的事,没有人知道,程恪祈祷他只查到了精神问题这一项,江予夺的童年经历,无论再被谁知道,哪听只是听到,他都会觉得这是一种伤害。

而自己现在要做的事,程恪不敢细想,江予夺知道了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许丁本来想叫他去一家新开的餐厅,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参考的地方,但程恪没同意,还是选择了就在江予夺地盘上的一家西餐厅。

坐下之后许丁也没有绕圈子,直接笑着先问了一句:“钱到账了吗?”

“直接给的卡,”程恪笑笑,“这回他没跟那帮人说吗。”

“跟天成他们说了吧,”许丁喝了口咖啡,“没跟我说。”

“没跟你说?”程恪有些意外,虽说许丁跟刘天成那帮人走得不是太近,但之前的事儿,他多少都会知道。

“大概觉得我没给面子,”许丁说,“不过你带着人大闹公司把他打进医院的事儿……大家都知道。”

程恪笑了笑。

“会影响你跟刘天成的那些生意吗?”程恪问。

“不会,他是很实际的人,”许丁说,“再说现在合作也不多。”

“其实我一直想问,”程恪想了想,“你为什么……”

“这么帮你?”许丁笑了。

“嗯。”程恪点点头。

“我也是个很实际的人,”许丁说,“我跟小怿不太有机会能合作,但如果有一天你回家,我跟你合作就会容易得多,机会也大得多。”

“我……”程恪笑笑,许丁的坦诚让他心里舒坦了不少,但又觉得许丁也许押错了,“应该不太有可能再回去了,更不要说参与生意上的事,你是不是亏了?”

“不亏,就算只是交下一个朋友,”许丁说,“你也比小怿强很多。”

程恪笑着喝了口咖啡。

“你是想查通话记录吗?”许丁问。

程恪顿了顿,盯着杯子看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我只有证件号和手机号,能查到吗?”

“大概要多长时间的?”许丁问。

“两个月之内。”程恪说。

“那应该可以,不过只有去电来电,”许丁说,“别的不一定能查到了,我没有小怿那么多关系。”

程恪看了他一眼:“这事儿他也说了?”

“怎么可能不说。”许丁皱了皱眉,看得出来他对程怿做的这件事有些反感。

程恪轻轻叹了口气。

“是不是已经好了?”许丁问,“平时看不出来老三有什么不对劲的。”

“我不知道,”程恪拧着眉,“其实我就是想……”

“你查的这个通话记录是老三的吧?”许丁看着他。

“嗯,”程恪看了他一眼,“但这事儿不能让他知道。”

“他不会从我这儿知道,”许丁说,“你把号码给我吧,我尽快帮你查。”

“好。”程恪拿出手机,在相册里翻着,他之前拍过合同上江予夺的身份|证。

许丁还是很有分寸,没有问他是想查到江予夺跟谁的通话记录。

“发给你吗?”程恪问。

“我记下来就行,”许丁在手机上记下了江予夺的证件号,“电话是他给过我的那个号码吗?”

“不知道,应该是吧,你对一下。”程恪点电话本,把江予夺的号码点了出来。

江予夺的名字他第一次存了之后就没再改过,现在都还是“江脑子不正常”,许丁看到的时候笑了笑:“是这个。”

程恪看着这个名字,犹豫着要不要给改一下。

当初他给江予夺存这么个名字的时候,真没想过有一天,这个名字会变成现实。

手指在屏幕上悬了好一会儿,他还是决定不改,把手机放回了兜里。

“我现在就让朋友帮查,这个好查,”许丁说,“估计吃完晚就差不多了。”

“嗯。”程恪点点头。

“你刚说……你不知道老三好没好?”许丁问。

“嗯,不知道。”程恪说。

“他吃药吗?”许丁又问。

程恪想了想:“没见他吃药。”

“这种……一般不是都得吃药控制吗?”许丁犹豫了一下,低声问。

“应该是吧,”程恪皱了皱眉,“但我的确是没见过他吃药,不过我俩也没住一块儿,可能吃了我也不知道。”

“哦,”许丁停了一会儿,“我可能不该问,但是不问又不太放心。”

“问吧。”程恪笑笑。

“他现在的情况,你跟他在一起……”许丁放轻声音,“会有危险吗?”

程恪瞬间就想起了昨天晚上江予夺把他的手按到沙发靠背上的那一幕,还有他回避的眼神。

“目前没有。”程恪说。

“嗯,”许丁点点头,“聊聊开业的事儿?程老板?”

“这可不是我的店。”程恪笑了起来。

“平时管理你肯定得多费心,”许丁说,“叫一声老板也应该。”

“到现在为止,活差不多都是你干的,”程恪说,“我也就帮个忙。”

“开业以后就都是你了,”许丁说,“我今年给自己安排了不少事儿,这边我可能没有太多时间,你看着办吧。”

“三哥,”陈庆一边利索地剥着小龙虾,一边皱着眉说,“真的,你他妈也太不把我当朋友了。”

“我怎么不把你当朋友了?我要没把你当朋友,”江予夺拿起一个小龙虾放进嘴里咔咔咬着,“就你这脑子我能忍这么多年么。”

“你跟积家这事儿,要不是程怿那逼说出来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陈庆看着他。

江予夺没说话。

“无言以对了吧!”陈庆很不爽地把剥好的小龙虾放到碗里,顿了顿之后猛一抬头,“操,不会是假的吧?你俩假装是一对儿,气死程怿?”

“我俩装一对儿然后气死程怿的逻辑在哪儿呢?”江予夺看着他。

“……那就是真的了?”陈庆叹了口气,又继续剥小龙虾。

陈庆剥小龙虾可以说是出神入化,速度和质量在同类操作中名列前茅,就说话这会儿,他已经剥出了七八个。

“嗯。”江予夺眼疾手快,一把抄过了他面前的碗,把碗里的小龙虾肉一口都吃进了嘴里。

把碗放回陈庆面前的时候,他还捏着个小龙虾一脸震惊地愣着。

“要说还是这家味道好。”江予夺说。

“我……”陈庆瞪着他,半天才说了一句,“我也就是真拿你当朋友了,要不这一锅辣油能他妈都扣你脑袋上去。”

“就没见过你这么吃的,磨磨叽叽,行了别气了,我帮你剥,”江予夺拿起一个来慢慢剥着,“还一锅辣油扣我脑袋上,你给自己的定位也太不准确了。”

“那可不一定,”陈庆不服,“我打架不行,但我脑子还是好用的。”

江予夺把剥好的小龙虾放到他碗里:“这话你是用哪款脸皮说出来的啊?”

“给你看个东西,”陈庆往后一靠,“你就知道我用的哪款脸皮了,最薄的那款。”

江予夺没说话,手里忙活着,扫了他一眼。

陈庆从兜里拿出了一个u盘,放到了桌上:“知道这里头有什么吗?”

“小黄片儿。”江予夺说。

“小黄片儿我就直接搁手机里了,谁还拿个u盘放啊,”陈庆一边吃一边说,“再说了,你现在都跟积家搞到一块儿去了,我看的小黄片儿已经不合适你了。”

江予夺一听这话,顿时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

尴尬,不适,别扭,又隐隐还有些别的什么感觉。

“闭嘴。”江予夺说。

“让你听听,我手机里也有,”陈庆拿出了耳机插到手机上,自己塞上了一只耳塞,把另一只递给了江予夺,“你听了就知道了。”

江予夺叹了口气,接过那只耳塞,塞到了耳朵里:“放吧。”

陈庆在手机上戳着,然后抬眼看着他。

两秒种之后,耳机里突然传出了一个人嘶吼着的声音:“我不想再听见你的名字!我不想再在这个家里看到你的痕迹!”

江予夺猛地抬起头,有些吃惊地看着陈庆:“你录音了?”

“录了三段,”陈庆扯下了耳塞,“差不多都录全了。”

“操,”江予夺听完了这一段,扯下耳塞,“你录这个干嘛?”

“万一有用呢,这王八蛋平时装得跟人似的,精英范儿,”陈庆说,“背地里一件人事儿也不干,我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反正录了,你拿着,以后他再来找麻烦,把这东西扔他爸面前,你说能不能整死他?”

江予夺看着陈庆:“我是不是一直都小瞧你了?”

“怎么样!”陈庆得意地一拍桌子,“三哥你就说这事我干得怎么样吧!”

“牛逼。”江予夺把u盘拿起来看了看,放进了外套内兜里。

“不过我先说啊,这事儿我不是为了积家,”陈庆说,“我现在看他特别不是味儿,想骂他吧,又觉得他人其实挺好的,不骂他吧,我他一想着你俩……哎哟,我就臊得啊……”

“你他妈注意点儿用词。”江予夺指着他。

“当我没说,”陈庆挥挥手,“反正这事儿我是为你,我一想起来他那天在办公室说那些逼话,我就来气儿。”

江予夺没说话,把陈庆杯子里的酒加满了,跟他磕了一下,喝了口酒。

精神病人。

这句话现在想起来还会在他心里像针扎一样,没有多痛,但却会心悸。

跟陈庆吃完饭回到街上,陈庆拉着他去商场,最近陈庆他妈妈爱上了织毛衣,让他顺路去商场给补充几坨毛线。

往商场去的时候,江予夺一路没有回头看,只盯着自己面前的路。

但他知道,只要回头,他就能看到身后的人。

进饭店的时候是一个,在路对面停着的一辆车后面,从饭店里出来的时候,变成了两个,依旧在那辆车的后面。

在商场里时,陈庆跟他说话,他都没怎么听清,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去听陈庆说什么,他耳朵里全是声音,眼睛里都是人。

他想要忽略,却能越来越清晰地感觉到有人在盯着他。

“去我家坐会儿吗?”陈庆问。

“我回去睡觉。”江予夺说。

“行吧,”陈庆说,“等我过两天把你跟积家的事儿消化了,我再请你俩吃个饭。”

“我请你。”江予夺说。

没等陈庆再说什么,他拍了拍陈庆的肩膀,转身快步走了。

到了路口,他没有往回家的方向去,而是转向了另一边。

他要把身后的人甩掉,他不能把他们带回家,程恪在他家里,他不能让程恪发现……他们还在。

分享到:
赞(396)

评论39

  • 您的称呼
  1. 争渡晚回舟2019/04/07 19:06:11回复 举报
  2. 诶呀 我们三哥啥前能好啊?心疼了

    小年儿2019/06/03 20:56:50回复 举报
  3. 程恪就是解药!一定会好的!病了就舔舔呀

    阿酥2019/07/31 01:06:32回复 举报
    • 舔舔这个想法有点危险

      昔上长安2020/04/07 13:33:19回复 举报
  4. 就亲亲抱抱干事

    花花啊花花2019/08/27 19:29:54回复 举报
  5. 陈庆干得好!!

    弯了就别想直了2019/12/08 14:11:30回复 举报
  6. 那个录音应该有用吧……

    兔兔2020/03/01 11:49:10回复 举报
  7. 我天 陈庆干得漂亮啊 转粉转粉了

    顾顾顾顾淼2020/04/05 02:31:51回复 举报
  8. 他病后来好了吗?我需要剧透

    元慕2020/04/12 12:10:02回复 举报
  9. 我想知道那个录音未来会被物尽其用吗!!

    XY2020/04/28 05:26:02回复 举报
  10. 希望三可爱可以快快好起来。

    路过的腐女呀2020/05/27 08:19:39回复 举报
  11. 你们怎么都在说澄萚,太过分了!!!要进行骂、打等动作表示感谢,使这两位相见。。。(偷偷说句,程恪我抱走了哈,你们加油)

    六水爱吃糖2020/06/01 00:38:53回复 举报
  12. 真好啊,他们身边都有一个真正的朋友,陈庆许丁。想起了大飞哥的李炎和丞哥的孙子。。。哈哈。

    匿名2020/06/02 19:03:15回复 举报
  13. 累,看着他们累,我也累。

    喜欢2020/06/09 09:05:50回复 举报
  14. 啊啊啊。。。我感觉三哥真的是个小可怜啊,他有时候又好可爱。。。感觉程恪才是大佬!跟我在轻狂里看到的太不一样了!精彩

    小木木2020/06/28 17:17:23回复 举报
  15. 啊啊,很羡慕这种朋友啊
    我就没有,我是属于那种,跟谁都玩的起来,所有人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人……啊啊啊啊啊啊真的羡慕

    哭了2020/08/20 18:22:50回复 举报
    • 啊啊啊我也是呐

      想不好名字的学生党 系统我不快2021/03/06 15:00:14回复 举报
  16. 陈庆真的是神仙哥们

    布丁1234562020/09/22 23:48:00回复 举报
  17. 愿后面不虐吧 受不了!!

    程•变态独臂色狼•恪2020/10/08 15:43:33回复 举报
  18. 哎哟。。真的心疼三哥。。

    萌崽2020/12/30 13:39:20回复 举报
  19. 总护法可以啊,我就在想刚才那段话应该录下来给他爸听听,居然护法大人给录了哈哈,

    爱谁谁2021/01/27 11:48:12回复 举报
  20. 《论 陈 庆 对 积 家 的 执 念》
    (wdnmd系统

    Renaissance2021/02/09 21:08:41回复 举报
  21. 唔后来应该好了叭 我记得轻狂里面三哥看起来就和现在明显不一样了

    瞎不乱猜的普洛酱2021/02/12 13:03:23回复 举报
  22. 陳慶這是愚者千慮必有一得

    ih2021/03/06 23:30:50回复 举报
  23. 三哥这到底真真假假啊

    匿名2021/05/12 18:12:22回复 举报
  24. 陈庆关键时刻给力啊,这U盘以后肯定能用上吧!现实生活中我是本着得饶人处且饶人,但这小说里不揭发了程开心的丑恶嘴脸真是心不甘啊!有这一百万够给三哥把病看好了吧。

    路人粉2021/06/03 07:59:47回复 举报
  25. 必须写点啥…看他弟彻底留露有多恨哥哥的那些话,真的难过。一大早运动都在想这事哈哈太入戏。还在想他说了这么多当时要是有人给他们录下来就好了,否则这哥哥太冤了。紧接着就想,哎,陈庆他们哪有这脑子啊。哈哈,结果,陈庆,小看你了,敬你~无论如何,这弟弟都想辙治治病。希望哥哥别这么废物,你可以想做废物,但不能让人都拉屎到自己头上还假装废物…不挣馒头挣口气啊哥哥

    匿名2021/07/09 00:07:53回复 举报
  26. 许丁和许天傅好像啊

    秦究游惑请来炸系统2021/07/13 10:41:15回复 举报
  27. 为啥1楼只有一个唉字但是还能发出来?难道打了空格吗?求告知。

    兵长掌中娇2021/08/03 02:09:17回复 举报
  28. 心疼三哥
    (我不懒!!!也不快!!!)

    小小2021/08/17 13:07:17回复 举报
  29. 哈哈哈庆哥终于出息一回了

    总护法六六六2021/08/23 19:45:52回复 举报
  30. 抱抱三哥小可爱

    2021/08/26 22:00:08回复 举报
  31. 三哥好可怜,我身边也有精神病患者,平时都很正常,但是我真的无法想象他们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沈逸2021/09/02 19:19:01回复 举报
  32. 我觉得那个联系电话的备注名可能会成为一个虐点

    Professor2021/10/10 17:45:40回复 举报
  33. 我好讨厌程怿,但程怿也是因为他爸爸的原因,所以我向寇忱他爸借了绞肉机,要不就像顾飞妈妈那样两个都不管,要不就像林无偶爸妈那样偏心偏到底 ,你们这样的根本没有心

    一只无聊的腐女2021/10/17 09:12:21回复 举报
  34. 后面那个录音绝对有用!!

    按头小分队队长2021/11/28 11:47:11回复 举报
  35. 我觉得那个备注可能要遭啊啊啊啊

    三哥小跟班2021/12/04 01:10:30回复 举报
  36. 这是被害妄想症吗 因为童年阴影

    匿名2021/12/16 12:59:00回复 举报
  37. 我是怎么看成把u盘放进了内裤里的?

    2021/12/17 00:14:2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