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55章

其实今天林煦来问的时候, 问得挺隐晦的,只是林煦的心思一直也没太藏着,所以尽管隐晦, 程恪也能明白他的意思。

江予夺的回答程恪是猜的,以林煦在他面前的表现, 这样的疑问肯定会先问江予夺,在江予夺那儿如果能得到答案,林煦绝对不会再来问他。

林煦之所以会来问他, 说明江予夺给了他一个含糊不清模棱两可的回答。

不过程恪是回答完“不是”之后才慢慢回过劲来,发现江予夺的答案有些让人浮想联翩想入非非。

以他之前对江予夺闻同色变做到不恶心他还是因为把他当朋友了的印象,江予夺对林煦类似的问题应该是大惊失色想也不想就直接否认,说不定还会有些不爽,比如明明不是漂亮的小可爱为什么还会觉得他是程恪男朋友之类的。

但他的回答明显不是,不仅不是, 还给林煦留出了足够的想象空间, 说得夸张点儿, 都能算是暗示了。

程恪不得不刷新了一下对江予夺的判断。

江予夺对他回答“不是”的反应也挺奇特的, 没有松一口气,也没有大骂林煦是个傻逼还真跑去问, 而是……尴尬。

程恪很多时候不是个敏感的人, 特别在江予夺面前, 他经常感觉自己是个木头人,但就这种暧昧隐晦的情绪,他却非常敏感。

毕竟从他知道自己性向的那天起, 他就在这种氛围里泡着了。

哪怕他不介意被任何人知道,也不可能所有的人都跟他一样,他总能碰到那些隐晦的试探和若即若离的接近,对于这种情绪,他虽然迟钝并且懒得费神琢磨,却也比很多人都要敏感。

起码比江予夺要敏感得多。

眼下震惊而尴尬的江予夺,大概还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又为什么要那么说。

“随便你。”江予夺瞪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说了一句。

“我已经说完了,”程恪说,“不过如果你对我的回答有什么不满意的,我可以再跟林煦修正一下。”

“修正什么?”江予夺问。

“告诉他其实你就是……”程恪看了一眼司机,压低声音,“我男朋友。”

江予夺的眼睛又瞪圆了。

“需要吗?”程恪问。

“我其实,”江予夺很艰难地挤出了三个字之后就没了声音,转头看着窗外,好半天才又转回头来在他耳边小声说,“我也没那个意思,我就是……想让林煦离你远点儿。”

“为什么?”程恪轻声问。

是啊为什么!

江予夺咬了咬嘴唇。

因为他对林煦不放心,觉得林煦有目的,觉得林煦还有疑点,但这些他都不能让程恪知道,他在程恪面前必须也只能是一个“正常人”。

他不知道什么样的回答才会显得正常,毕竟这么多年,他从来都是有话直说,不想直说的就不说。

“我就是不怎么喜欢他。”江予夺最后选了一个在他自己看来非常幼稚的答案。

“……哦。”程恪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又问了一句,“没了?”

“没了,”江予夺说,“还要有什么?我不喜欢的人我就是这个态度。”

程恪笑了笑,没有说话,这笑容也看不出来他对自己这个理由是不是满意。

江予夺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他长这么大还没有为编个借口这么紧张的,他就没碰到过需要这种经验的事。

“我就觉得他是不是想追你,”江予夺想想又补充了一下,“才认识多久啊,也没见过几次……”

“四次吧,”程恪说,“算上今天。”

“对啊,”江予夺说,“也太不靠谱了,还是让他……断了这个念头吧。”

“嗯,有道理,”程恪点了点头,“那我就这么跟他说吧,你是我男朋友。”

程恪说这句话的时候没太收着声音,前面的司机估计是听到了,有些吃惊地偏了偏头。

“看路。”江予夺沉着声音冲司机后脑勺说了一句。

司机的脑袋立马摆正了看着前方。

然后江予夺才回到了震惊的情绪里,猛地转过了头看着程恪。

但程恪已经转开了着,靠着车窗玻璃看着窗外了,他的震惊一下落了空,只好自己又收了回来。

这下好了。

牛逼了。

生生给自己弄出来一个男朋友。

而且程恪心里不定怎么想呢……程恪平时看着大大咧咧的,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但那天他问出来的那些问题,却准得很。

车在商场门口停下,江予夺先下了车,然后转过身伸出了手。

“我下得去。”程恪一边往车门边挪一边说。

江予夺没说话,直接抓着他的左手一拉,半架半拖地把他拽出了车外。

“操!”程恪被他拽得连滚带爬的有些狼狈,“你拉货呢?”

“司机老看我们。”江予夺皱着眉。

“他看就看呗,”程恪说,“你还能不让人家看了啊。”

“不舒服。”江予夺说。

程恪叹了口气:“我那句话是说得有点儿大声了,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他认为你是同性恋,又怎么样,到顶了回去跟朋友说今天拉了俩同性恋,转头你长什么样他都不记得了。”

“是么。”江予夺看着他。

“你看,”程恪随手往商场里出来的人群里指了一下,“那个男的,拎个提袋的,他是同性恋。”

江予夺往那边扫了一眼。

程恪抬手扳着他下巴把他的脸转了回来:“好了,数十个数。”

“一二三四五六七□□十,”江予夺一脸莫名其妙地从一数到了十,“数数干嘛?”

“现在我问你,”程恪说,“那人长什么样?”

江予夺没说话。

“是不是不记得了?”程恪说。

江予夺看着他,过了几秒钟之后才说了一句:“记得。”

“……放屁!”程恪有些无语,“就看一眼你记得个屁。”

“我看过半眼的人就能记得。”江予夺说。

“吹吧。”程恪对于自己的心灵机汤现场教学被江予夺搅黄了非常不爽。

江予夺突然抓着他胳膊就往回走。

“去哪儿?”程恪看着离自己一步步远去的商场大门。

江予夺没回答他,拉着他直接过了街,然后又往前走了一段,再往前一指:“就是他。”

“什么?”程恪没明白。

“刚你说同性恋的那个人就是他,”江予夺指着前面一个男的,“他鼻子有点儿歪,往左歪,可能小时候摔过……”

“你他妈……”程恪瞪着前面的那个男人的背影,“你就看一个后脑勺你知道他鼻子是歪……”

“哎!”江予夺突然吼了一声。

程恪被他吓得一激灵,没等回过神,四周的人都看了过来,前面的那个男人也转过了头。

你大爷!

鼻子真的有点儿往左歪!

操了!

程恪吃惊完了之后才猛地想起自己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在大街上因为莫名其妙地吼叫被人围观的。

“走走走走走!”他压低声音,“我他妈服了你了!”

江予夺这才心满意足地转身往回走。

走了两步之后,程恪突然顿了一下:“那人手里没有手提袋!不是那个人!”

“有,”江予夺说,“他们有四个人,手提袋给了另一个男的,那人拿着往旁边……”

江予夺一边说一边往旁边的一条路看过去:“那边是停车场,你跟我过去……”

“不了!不不!不用了!不了!”程恪赶紧拉住他往商场那边拽,“谢谢你的表演,非常精彩,我现在完全相信了,一点儿都不怀疑。”

“我还知道袋子是什么牌子。”江予夺说。

“闭嘴!”程恪说。

江予夺马上闭了嘴,不再说话。

程恪满脑子都塞满了晕菜,一直走回了商场门口,他才找到了他让江予夺看那个男人的原因。

每次江予夺都能用各种神奇的脑回路让话题离题千里马难追……

“我刚跟你说那个人的意思,”程恪叹了口气,“不是在考验你的观察能力。”

“我知道。”江予夺说。

“你知道什么?”程恪斜了他一眼。

“你是想证明那个司机过一会儿就不会记得我们了。”江予夺说。

“对,”程恪松了口气,“很多事都是这样,好事,坏事,痛苦的事,难堪的事,所有的事,其实能记得的只有自己,别人记不住的,无论多大的事,大多数人都不会再记得。”

江予夺停了下来,转头看着他:“是么。”

“差不多吧,”程恪说,“你每天手机看新闻,那么多的新闻,爆炸的新奇的,你能记多久,上星期我还给一个新闻里说生病的孩子捐了钱,但现在我已经不记得那个孩子叫什么了。”

“像你这样的人很多,对吗?”江予夺说。

“挺多的吧。”程恪说。

“是啊,”江予夺往四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看了一圈,“这么多人,是好是坏,以前有过什么痛,现在碰到什么事,以后会不会好起来,除了自己,不会再有别人知道,是吧?”

“你这么说也有点儿极端……”程恪感觉他这个话里有些消极,想再找补着讨论一下的时候,江予夺已经转身往电梯那边走过去了。

“你要买什么?”江予夺转头问。

“不知道,”程恪说,“酒啊,人参礼盒啊什么的。”

“人参?”江予夺愣了愣,“你要打算这么花钱的话,你不如打个红包给陈庆他妈了,要不你买完了她还得拎回来退了,退不掉的就找小卖部的人卖掉……”

“这是什么操作?”程恪非常吃惊。

“过年期间变现的操作啊,”江予夺说,“卢茜也收这些东西,然后转手,你要真送了这样的东西,可能陈庆他妈会找我帮忙卖了。”

程恪想想觉得挺逗的,笑了半天:“我还真没想到这样。”

“你家过年收一堆东西,用不上吃不了的怎么处理?”江予夺问。

“有些我妈会扔了吧,有些家里阿姨喜欢的就给阿姨了。”程恪说。

“阿姨也有可能就卖了。”江予夺说。

“……滚蛋。”程恪又笑了起来。

“人间好玩吧?”江予夺啧了一声,“小精灵。”

“滚滚滚。”程恪转身上了电梯。

直接打个红包其实不太礼貌,对方是从来没见过面的长辈,就算塞个红包,也不知道要塞多大的,程恪还是觉得买东西合适。

“那我给你出个主意吧,”江予夺说,“买一套那种特别可爱的什么猫啊狗啊小熊的那种帽子围巾手套。”

“什么?”程恪看着他。

“陈庆他妈妈特别喜欢,之前就想买来着,他爸不让。”江予夺说。

“不是,换谁都得不让啊,多大年纪了啊?”程恪说。

“开心就好啊,”江予夺说,“想要又得不到的东西那么多,想要又能得到的东西就买了吧。”

程恪看着他,觉得这个话说得非常有道理。

“行吧,就买个三件套的。”程恪点点头。

到陈庆家的时候,不知道谁家正在放鞭炮,从六楼一直挂到一楼,从天到地炸得一片晕头转向。

陈庆从楼道里跑出来,跑到眼前了程恪才看清了他是谁。

“走走走,”陈庆冲他们招手,“我一直在窗台上趴着看呢,一看你们下车,我就下来了。”

“这么隆重。”程恪说。

“那肯定啊,”陈庆笑着说,“再怎么说,这是三哥第一次带人上我家认门来,我特别兴奋,老觉得跟谁家媳妇儿见公婆似的……”

“你他妈!”江予夺一巴掌扇在他后背上,“想长辈儿是吧!”

程恪觉得情急之下江予夺的重点大概是抓歪了。

“不是,”陈庆搓着胳膊,“你自己也看看你俩,衣服都换着穿的,下车的时候我都看愣了,你俩要真说是小两口见家长……”

“滚!”江予夺吼了一嗓子,估计这回重点抓住了,“上楼!”

陈庆一溜烟往楼上窜着去了,江予夺回头:“他家在七楼,没有电梯,你没有问题吧?”

“……怎么,我有问题你背我上去吗?”程恪问。

“我就是问问。”江予夺转身往上走了。

程恪跟在他后头,有点儿想笑。

陈庆的父母很热情,应该是严父慈母型组合,但陈爸爸的严父明显有些严得不太是地方,进门就劈头盖脸对着陈庆一通骂,说他下楼的时候没关门,骂了能有一分钟之后,才转头看到了还站在门口的江予夺和程恪。

“哎!进来!站那儿干嘛!”陈爸爸赶紧招手。

“站那儿看你骂人啊。”陈妈妈说。

“老三就不用看了吧,看多少回了。”陈爸爸说。

“我朋友,程恪。”江予夺进了门,介绍了一下身后的程恪。

“叔叔阿姨过年好。”程恪打了个招呼。

“过年好过年好,”陈妈妈说,“老三这个朋友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啊,跟庆儿他们不是一块儿玩的吧?”

“也一块儿玩,有什么不能一块儿玩的,”陈庆非常不服气,“也没准儿我们不乐意带他玩呢?”

程恪笑了笑。

这是程恪第一次在自己家和亲戚家之外的地方过元宵,不过这一整个年他都过得很别致,今天这样也就没什么可感慨的了,应该还能算是好的,起码是在家里,有人在厨房里忙活了一桌菜,还能跟一帮人坐在桌子旁边吃饭喝酒。

哪怕陈庆家的气氛他并不是特别适应,也还是觉得挺好。

陈爸爸是个粗人,江予夺没有说错,是真的很粗俗,张嘴闭嘴都带着各种器官和露骨黄段子,陈妈妈也差不多,但是脾气要好不少,特别是收到程恪送的那套帽子围巾手套之后,一个晚上都乐呵呵的。

“陈庆说你是个大少爷,”陈爸爸把酒杯伸了过来,“我看着也像,你看我们这一片儿,你这样的特别扎眼,一看就不是我们这儿的人。”

程恪拿起杯子,笑着没说话。

“我儿子能认识你这么一个少爷,大概是踩了屎,”陈爸爸往他杯子上磕了一下,“这个屎……”

陈庆在旁边清了清嗓子。

“怎么你要吃啊?”陈爸爸转头瞪着他。

“这吃饭呢,你说这个,”陈庆说,“你让人积……恪哥还吃不吃了?”

“这都吃完了!这叫结束酒!懂么!”陈爸爸继续瞪着他。

“叔叔阿姨身体健康。”程恪笑着往他杯子上轻轻磕了一下,仰头把酒喝了。

陈爸爸也一仰头把酒喝了。

吃完饭,江予夺也没在陈庆家多呆,他家晚上要招待麻友,饭桌一收拾走,陈妈妈就把麻将桌给摆上了。

“我们走了,”江予夺说,“去看灯。”

“我也去。”陈庆马上站了起来。

“你帮着打打下手,”陈妈妈说,“跑个腿儿什么的,你看什么灯,从小到大你也没看过两回,那儿有个台灯你抱着看吧。”

“操。”陈庆很郁闷地又坐下了。

“你看我朋友圈,”程恪说,“我一会儿拍了灯就发。”

“行吧,你们开车去吧,这会儿肯定打不着车了,”陈庆扔了钥匙过来,“录点儿小视频,听说今年规模比往年大呢。”

“好。”程恪点头。

从陈庆家出来,回到炮声震天烟雾缭绕的大街上,程恪松了口气,看了看手里的钥匙:“今天这什么车啊?”

“陈庆自己的车。”江予夺说。

“陈庆自己还有车?”程恪顿时震惊了,赶紧又看了看手里的车钥匙,“不会是个电瓶车吧?”

“就那种两门小车,油电两用的,”江予夺说,“不到四万块吧,他妈给他买的。”

“哦。”程恪试着按了一下遥控,离他们五米的地方有个车叫了一下,他走过去看清车子之后一下乐了,“这车咱俩能塞得下吗?”

“能啊,里头挺大的,”江予夺说,“陈庆要跟着去,还能塞后备厢里。”

“还有后备厢?”程恪立刻转到车后头,试着开了一下,居然打开了,两个座椅后头有大约二十厘米的空隙,“这个就是后备厢?”

“对。”江予夺点点头,把外套脱下来卷了卷,放到了空隙里,“你看,还能放衣服。”

程恪看了看衣服,没忍住乐了,靠在车后头一通笑:“哎,还真是……来,帮我脱一下衣服,我也放……”

这话说出来之后就觉得有点儿别扭,不过一般来说也只有他自己会别扭,他看了一眼江予夺。

江予夺没说话,帮他把外套脱了下来,卷好了放进了后备厢里。

这状态程恪一看就知道不只是他自己一个人觉得不对劲了。

江予夺的直男思维大概已经因为那句男朋友而有了一些变化,平时完全不会在意的一句话,现在居然也能让他跟着尴尬了。

程恪叹了口气,打开车门钻了进去,坐在了副驾上。

今天晚上广场那边有个灯会,开场是焰火表演,他们开着有后备厢的双门小车赶到的时候,焰火表演已经开始了,远远地能看到高楼那边有冲天而起炸开的一朵朵金色的花。

“在这儿先看一会儿?前面这会儿得堵车了吧,”程恪说,“现在这个角度好像还不错。”

“往前面一个路口能看得清楚点儿,”江予夺开着车继续往前,过了这条街之后停了下来,“就这儿。”

“嗯。”程恪从车窗看出去,这个角度能看得挺全了,下面的小焰火也都能看清。

陈庆的小车在这种时候就体现出了绝对的优势,江予夺硬是把车挤进了路边两辆车的中间。

“怎么样。”他愉快地点了根烟叼着,把车窗打开了一半,再往椅背上一靠。

“舒服。”程恪也点了根烟。

“你喜欢看焰火吗?”江予夺问。

“挺喜欢的,”程恪说,“不过我喜欢看纯色的,银的,金色的,特别有质感。”

“我什么样的都喜欢,”江予夺说,“第一次看到的时候都惊呆了,有这么漂亮的东西,特别亮,亮得都看不清黑天了。”

“你第一次看到焰火是什么时候啊?”程恪笑着问。

“从我爸爸妈妈房子里出来,”江予夺说,“有人带我们去比赛,正好路过,有一个大楼顶上,有人在放焰火,就几颗。”

程恪的笑容僵住了,抽了口烟之后才问了一句:“什么比赛?”

江予夺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突然爆发的预兆,看上去很平静,像是在回忆。

过了一会儿他才转过脸,看着程恪:“你知道熬鹰吗?”

分享到:
赞(431)

评论25

  • 您的称呼
  1. 最后一句话冲破了我的激动,虽然并没有听说过这个东西,但肯定不是什么好词

    小长(啊啊啊啊江予夺弯了)2019/04/04 21:53:14回复 举报
  2. 我知道……

    匿名2019/04/11 22:29:10回复 举报
    • 后面有一点解释!

      阿酥2019/07/31 00:46:34回复 举报
  3. 就是训练鹰啊……

    唐糖糖2019/05/03 06:09:12回复 举报
  4. 嘻嘻我查了下 老北京话,也叫熬大鹰,不得已而彻夜不能睡眠。主要跟当时人喜欢玩鹰有关,因为鹰习性凶猛,刚捉回来后不让鹰睡觉,一连几天,鹰的野性被消磨。但中国的猛禽均是国家一级和二级保护动物,熬鹰是违法行为。
    后来,也把让嫌疑人一连几天不能睡觉,以达到审讯效果的刑罚,叫做熬鹰。当然,这本身也是一种违法犯罪的刑讯逼供行为,已被我国法律严令禁止。

    居老师的大宝贝2019/07/05 08:59:13回复 举报
  5. 谢谢楼上居居宝贝鸭 感觉离他俩好上不久了(笑

    仙仙鹅鹅2019/08/06 13:35:58回复 举报
  6. 评论区从未让我失望

    彭恋2019/08/19 10:40:58回复 举报
  7. 这个车让我有点跳戏撒野
    哈哈哈哈哈但我想象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样的

    混血小甜心2019/08/22 01:26:16回复 举报
  8. 那个蛋黄吗哈哈哈哈哈哈

    滴滴2019/08/24 10:08:28回复 举报
  9. 我也有的跳戏了 哈哈顾飞飞跟猫丞也经常换衣服穿,哈哈哈

    花城主的心上人2019/09/23 12:59:00回复 举报
    • 没有鱼和鸡哥也换衣服穿

      2019/12/09 01:57:54回复 举报
  10. 哈哈哈哈,你们说的我也看过!
    说到熬鹰……今天晚上看的电视剧里有这么个片段,我当时只知道是训练手段,没想到就是熬鹰啊…

    花九2020/01/10 22:27:48回复 举报
  11. 除了自己要评论之外唯一要翻评论的原因:找解释
    果然没失望啊

    旺仔2020/03/01 14:31:14回复 举报
  12. 我不熬了。。。睡觉了,晚安!明天见

    小木木2020/06/28 01:02:38回复 举报
  13. 熬鹰…呃,我想到《羞羞的铁拳》俩面的片段,还以为是搞笑的…结果,原来这么惨的吗

    娃娃娃娃2020/07/12 15:53:02回复 举报
  14. 撒野里也是这样的车,巫大很喜欢这车啊!!!!

    2020/07/27 09:46:26回复 举报
  15. 我刚熬了一晚上鹰哈哈哈哈哈,还健在!

    何初三2020/09/30 06:03:41回复 举报
  16. 撒野里的是三轮

    匿名2020/10/04 19:28:11回复 举报
  17. 哈哈哈玉米面小馒头确实是三个轮子

    宋元辞2020/10/10 18:45:50回复 举报
  18. 日常羡慕搞基,衣服一起穿

    匿名2020/10/22 08:09:24回复 举报
  19. 我不知道熬鹰,但是我知道脑残跳楼和叉指导。

    chzix_2021/02/11 14:32:11回复 举报
  20. 男生衣服换着穿应该算正常吧[捂嘴偷笑]

    灵泽2021/04/15 11:42:02回复 举报
  21. 再看几章就睡,吼吼吼。

    兵长掌中娇2021/08/02 02:38:23回复 举报
  22. 帮我脱一下衣服……
    帮脱一下衣服……
    脱一下衣服……
    脱下衣服……
    脱衣服……
    衣服……
    脱……

    少白吧。(原名 卖核弹的小女孩(叫我卖卖叭QAQ))我不快啊cao啊啊都几十遍了啊啊2021/08/29 23:50:19回复 举报
  23. 最最后一句话我为什么会串到判官那…对不起对不起这么严肃的话题我居然还能想到这

    6622022/01/22 12:27:3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