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35章

“找我什么事儿?”程恪问。

“就……你喜欢小动物吗?”江予夺问。

“不喜欢。”程恪回答得很干脆, “怎么了?”

“……你先去洗澡吧,”江予夺说,“一会儿吃饭再说。”

“行吧, 你在休闲区坐会儿,”程恪转身走了两步又停下了, 也许是习惯了江予夺身上有伤,从江予夺进来到现在,他才突然看到了江予夺右手上缠着绷带, “你手伤了?”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

“怎么弄的?”他又问。

“我身上有伤不是很正常么?”江予夺往休闲区那边走过去,笑着说,“要能连着几个月没有伤才奇怪呢。”

程恪盯了他一会儿,总觉得从这个伤,到江予夺的态度,都有些奇怪, 不过他没再追问, 江予夺一看就不打算跟他说。

如果是街头打个架, 江予夺肯定会说, 那天他小弟被抢了,他带着人去找, 电话很自然就说了, 现在这样的态度, 大概是跟“他们”有关。

现在江予夺对“他们”已经完全避而不谈了。

在浴室洗澡洗到一半,程恪伸手去拿洗发水,手指摸到洗发水瓶子的时候, 瓶子被碰倒,从架子上翻了下来,他顺手往下一抄接住了瓶子。

还好伸的是右手,比较灵活,公共浴室里任何东西掉了地他都不想再去捡。

往头上挤洗发水的时候他突然停下了。

江予夺是个左撇子,起码打架的时候,他的习惯就是左手,这也让他在进击的时候能占点儿便宜,很多人对左手的进攻防不住。

虽然在左手被占用的时候,用了右手并且受了伤也不奇怪……但程恪现在非常清楚江予夺的武力值,能让他不得不用右手的人,真的太少了。

连刀都是放在左侧的江予夺伤在了右手。

程恪怎么想都觉得有点儿不对劲。

洗完澡收拾好东西出来的时候他也没想明白,没有一个完全能说服自己的理由,无论是怀疑还是相信,都没有。

江予夺坐在桌子旁边,拿着杯果茶,目光有些游离,旁边是正在说话的小杨。

程恪从浴室出来穿过走廊,穿过两排跑步机,最后再穿过器械区,小杨一直在说话,江予夺也始终就那么拿着杯子,一脸放空的表情。

“如果江先生有兴趣的话,”小杨看到程恪过来,站了起来,“可以跟程哥一块儿过来,一起健身比较有意思。”

“他估计没时间,”程恪帮江予夺接了一句,“他忙得很。”

“所以才需要锻炼嘛,”小杨笑笑,“那你们先忙。”

江予夺听到了程恪的声音之后才像睡醒了似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身就往健身房门口走。

“今天谢谢你了。”程恪说。

“别这么客气啊程哥,”小杨说,“我送送你们。”

“不不不不,”程恪赶紧拦住了他,“你忙你的去,不用送。”

“那好,”小杨点点头,“后天见啊程哥。”

程恪走出门的时候没看到江予夺,下了楼走到街上了才看到江予夺站在路边,叼着根烟,一脸不耐烦。

“是不是让你办卡呢?”程恪没走两步就觉得脑袋像是被人砸了个冰桶,瞬间就僵了。

“你头发湿的?”江予夺伸手在他头上抓了一把,把他推进了旁边的一个商店里,“你有病啊?健身房没有吹风筒吗?”

“我忘了,”程恪冻得连头皮带眼皮都有些发麻,“我就说有个事儿忘了。”

“在这儿呆会儿吧,”江予夺拿出手机,“我叫个车过来。”

“我叫吧,”程恪也拿出了手机,“我好像还有优惠劵没用呢。”

江予夺没说话,看着他。

“怎么了?”程恪问。

“你还用优惠劵?”江予夺说,“你居然会用?”

“屁话,”程恪说,“这玩意老提醒我,送你优惠劵了,你优惠劵还没用呢,你还有叉张优惠劵。”

“……叉张是多少张啊?”江予夺问。

“不知道,不记得了,”程恪点开软件,戳了两下,看了一眼江予夺,“操。”

江予夺靠着货架笑了起来:“过期了吧。”

“嗯,应该是吧,”程恪拧着眉,“反正没有了。”

江予夺笑了半天:“那是你叫车还是我叫车啊?”

“你叫。”程恪非常不爽地把手机塞回了兜里,优惠劵这种东西,用起来一点儿也没觉得有什么优惠,仨瓜俩枣的,但是好容易想用一次,确切说手机上这么用还是第一次,结果没了,这感觉就非常愤怒了,仿佛快饿死的时候被人抢了吃的。

店里暖气挺足的,车来的时候,程恪的头发已经干得差不多了。

“有什么想吃的吗?”江予夺上车的时候问他。

“你们平时跟朋友出去一般吃什么?”程恪问。

“这个天儿就是火锅了,”江予夺说,“我带你去酸汤鱼火锅吧,之前二秃在那儿那过工,挺正宗的。”

“好。”程恪不知道是因为刚健完身,听到酸汤鱼的时候,感觉口水差点儿要滴下来了。

“那师傅麻烦一直往北开吧,”江予夺给司机说了个地址,“停车场那个路口进去就行。”

程恪听到这个地址的时候猛地抬了一下头。

坐在副驾的江予夺偏过头:“怎么了?”

“没。”程恪说。

江予夺没再问他,跟司机一块儿听着收音机里的相声,时不时乐几声。

程恪一直盯着江予夺的侧脸,没说话也没看别的地方。

下车之后他站在路边愣了一会儿,住在这儿二十多年,他还从来没从这条路走过。

“少爷,”江予夺凑近他耳边轻声问,“改地方也行,他们家还有个分店,就在……”

“不用改,”程恪说,“就这家吧,我饿了。”

“这种小街小胡同里的小店,”江予夺带着他顺着路口走了进去,“不会碰上你认识的人。”

程恪看了他一眼,江予夺看上去真不像是这么细致敏锐的人。

“你家住哪儿?”江予夺笑笑。

“你猜吧。”程恪说。

江予夺转过身,退着慢慢走着,往他们进来的路口那边指了指:“只能是那边儿了,咱们这儿最早一批别墅,全是独栋前后院儿的。”

“嗯。”程恪应了一声。

“那以前你来过这儿吗?”江予夺说,“就这两条街,好些不起眼但是特别好吃的店。”

“没有,”程恪往前看了看,“我就从路口经过几次,车又开不进来。”

“家门口的地方,”江予夺说,“还得我一个外地人来给你介绍。”

“你从……哪儿来的?”程恪问。

“不记得了。”江予夺说。

拐了一个弯之后就看到了那家酸汤鱼火锅的店,相比别的店,这家的面积很大了。

程恪看着门口临时搭起来的一个大棉棚子:“这什么?”

“等位的人都在里头呢。”江予夺说,“咱们这个点儿过来还行,等一会儿就能有桌。”

“这种店还要等桌?”程恪有些吃惊,“就这么挤棚子里?”

“来吧,”江予夺抓着他胳膊一掀棉帘子,把他拽进了棚子里,“体验一下不一样的生活。”

棚子里很暖和,从店里接了电线,有空调,还放着好几个大大小小的取暖器。

江予夺去拿了个号:“差不多半小时吧。”

“嗯。”程恪点点头。

他俩找了两张椅子坐下了,江予夺指了指外面:“你要饿了的话,我给你先买点儿吃的垫垫。”

“不至于,”程恪笑笑,“主要就是下午练了三个小时有点儿饿。”

“就跟那个话痨练的?”江予夺说。

“嗯,”程恪点点头,想想又笑了,“你没让他说晕了办张卡啊?”

“我又不是你,这要是前台那个小姑娘给我这么一通说,我可能还会迷糊迷糊,”江予夺皱皱眉,眉头刚展开没一秒又拧上了,“哎少爷,你去健身……是不是,呃……”

“不是。”程恪说。

“什么不是?”江予夺看着他。

“你想说什么是不是?”程恪啧了一声。

“算了,”江予夺憋了半天,咬牙挥了挥手,“老问这些不礼貌是吧。”

“没事儿,”程恪没忍住乐了,“我不介意,我是怕你问完了恶心。”

“不,我没恶心你,我也不……我应该也不恶心别的人,我就有点儿别扭,”江予夺把椅子往他旁边拉了拉,小声说,“哎,我那天去花店,那个老板……”

“嗯?”程恪往他那边偏了偏头,也小声说,“老板怎么了?”

“老板是个,”江予夺清了清嗓子,飞快地说了一句,“漂亮的小可爱。”

“……你没完了是吧?”程恪呛了一下,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这个漂亮的小可爱,你不给我找一个来是不是得算你未了的心愿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操!”江予夺瞪着他,“我就说,那个老板我以为是个男的,结果一看是个女的,后来又发现他真是个男的,妆化得还挺好,漂亮。”

“然后呢?”程恪问。

要换个人,他没这么好耐性,但江予夺就不一样,江予夺在没完没了打听这些事儿的时候,表现出来的不是猎奇和鄙视,而仅仅就是迷茫和不解。

非常可爱。

让人可以忽略很多别的问题。

比如被突然回避的“他们”,比如他右手上的伤,比如江予夺到底有没有精神问题,比如跟他在一起会不会有危险。

“什么然后?”江予夺又把椅子拖过来了一些,基本就跟他挨着了,“我就想吧,你是不是喜欢那样的啊?”

“我说过吗?”程恪问,“漂亮的小可爱。”

江予夺盯着他,似乎是在飞速回忆。

程恪靠在椅背上没出声,看着他的眼睛。

江予夺长得挺不客气的,配上脸上那条疤就更不客气了,一句话不合适就会上手抽你的感觉,但眼神却很不一样。

特别在这种时候,非常简单,简单到你什么也看不到。

也无法想象有着这样眼神的人,会有着什么不堪回首的童年。

“没说过,”江予夺一巴掌拍在他腿上,“是他妈你弟说的!”

“啊,”程恪搓了搓腿,“所以下次别问我了,你问程怿去。”

“那我就懂了,”江予夺指了指他,“你不喜欢什么漂亮的小可爱,你应该还是比较喜欢杨教练那种的。”

程恪看着他能有十秒钟,才拉长了声音叹了口气:“滚蛋。”

“我说对了吧?”江予夺说,“一般挑私教嘛,就得是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我要去健身,我就找个火辣身材的美女私教,练起来也比较愉快对吧,卢茜之前去健身,就为私教里没有她喜欢的那种长相,换了三家健身房。”

程恪看着他这一通分析,突然有点儿想上手往他脸上摸一把。

为了控制住自己这种丧心病狂的冲动,程恪把手塞进了兜里。

“不过那个杨吧,”江予夺叹了口气,“不说话还行,一说话能把人烦死,嘚嘚嘚嘚……我也就给你面子,要不早让他闭嘴了。”

“别替我操心了,”程恪也叹了口气,“我就随便找了个私教,正好他以前认识我,上哪儿你就能想这么多啊。”

“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江予夺啧了一声,“我问你好多回了,这种事儿有什么不好说的。”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程恪笑了笑。

这个问题让江予夺愣了愣,想了半天才说了一句:“漂亮的,胸大腰细的。”

“小孩儿。”程恪笑着说。

这种只看身材脸蛋儿的回答,基本就能知道,江予夺没谈过恋爱。

挺神奇的,一个响亮亮的老大,21岁了没谈过恋爱。

“你不是小孩儿,”江予夺看着他,“那像你们这种三岁半的中年人,喜欢什么样的?”

程恪看着他没说话。

江予夺也没说话,也看着他等着他回答。

对瞪了一会儿之后,江予夺突然一下坐直了:“我操?”

分享到:
赞(400)

评论39

  • 您的称呼
  1. 叉指导,请问叉张优惠券到底有多少张?

    小长2019/04/02 23:22:50回复 举报
    • 这位选手有亿点眼熟。。(≖ᴗ≖)✧

      大年初三。。2020/04/12 15:30:13回复 举报
    • 再次看到小长选手

      凋落2020/04/30 18:45:04回复 举报
  2. 小长选手,叉张优惠券已经过期了

    争渡晚回舟2019/04/07 08:24:25回复 举报
  3. 是的就是你我们的好盆友三哥

    小年2019/06/02 18:15:29回复 举报
  4. 窝,窝有一种感觉,感觉程恪先动心的

    匿名2019/06/22 15:17:44回复 举报
  5. 楼上正解~ 三哥是不是觉得程恪喜欢他了?

    居劳斯的大宝贝2019/07/04 15:21:31回复 举报
  6. 单相思真苦啊

    不想说名字2019/07/12 16:06:23回复 举报
  7. 喜欢你这样的!!!!

    暮晞2019/09/09 22:22:45回复 举报
  8. 三哥什么时候才能弯啊

    顾昀我老公2019/09/14 22:05:32回复 举报
  9. 你这样的呗~哈哈

    亡涯2020/02/29 22:27:49回复 举报
  10. xswl漂亮的小可爱这个梗过不去了

    匿名2020/03/10 14:58:35回复 举报
  11. 要换个人,他没这么好耐性,但江予夺就不一样,江予夺在没完没了打听这些事儿的时候,表现出来的不是猎奇和鄙视,而仅仅就是迷茫和不解。

    非常可爱。
    三哥也是漂亮的小可爱啊

    鱼皮痒了2020/03/11 09:33:49回复 举报
  12. 所以是表白了吗?

    真爱无敌2020/03/11 23:13:29回复 举报
  13. “ 程恪看着他没说话”
    已经说了

    匿名2020/03/15 02:37:10回复 举报
  14. 漂亮的小可爱漂亮的小可爱

    你在凝视费渡的同时骆闻舟也在凝视你2020/03/30 22:05:28回复 举报
  15. 这这这是表白吗啊啊啊激动

    元慕很激动2020/04/10 14:46:48回复 举报
  16. 笑死了、三哥难道是在默默吃醋吗、恪哥喜欢你这样子的小可爱

    路过的腐女呀2020/05/26 00:15:36回复 举报
  17. 三哥现在只是单纯的好奇宝宝,只是想交朋友。

    匿名2020/06/02 01:55:05回复 举报
  18. honestly when you try to read this translated into english—-im so lost.

    so sad the anime didn’t show romance

    bob2020/06/03 04:03:21回复 举报
  19. 哈哈哈哈哈喜欢你这样儿的啊三哥

    卿酒2020/08/09 16:01:47回复 举报
  20. 乘客上!干他喵的!

    上上上!2020/08/28 09:59:08回复 举报
  21. 三哥他俩跟寇忱他俩没有鱼他俩一个城市,本来丞哥也是,结果后来跑去和顾飞一起跟边南他俩一个城市了,真爱狗蛋儿。

    老说我评论快2020/08/31 08:54:20回复 举报
  22. 大概是冬天快过去了吧。这句我懂,嘿嘿嘿
    “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江予夺啧了一声
    喜欢你这样的,这倒霉孩子,少爷看上你了

    飞丞丞2020/11/03 12:57:38回复 举报
  23. 因为程恪一直在看三哥,而三哥正在问你喜欢什么样的……然后三哥意识到了什么哈哈哈哈

    脾气暴躁的谢俞小朋友2020/12/27 16:37:54回复 举报
  24. 喜欢你呀三哥懂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2021/01/09 09:36:43回复 举报
  25. 就是你呀哈哈哈

    小小小小雷2021/01/29 15:28:28回复 举报
  26. 好家伙,我看到杨教练我立马出戏…
    我练了五年的武术教练就姓杨…
    (tmd有人组队炸系统吗?
    发最后一次,再发不出去我

    Renaissance2021/02/09 15:23:19回复 举报
  27. 这进展也太慢了

    2021/02/17 14:57:09回复 举报
  28. 当问而不答的时候就已经回答了

    啊啊啊啊2021/02/24 12:25:25回复 举报
  29. 我老觉得程哥是下面的,应为三哥他有那啥子凝血症,所以万一那啥的时候搞出血来了就不好了

    漠雩2021/02/26 01:16:31回复 举报
  30. 看到这,估计程哥先攻下一垒,虽然私心希望第一次是大寸先攻

    哎哟喂2021/03/03 22:42:40回复 举报
  31. 樓上,你說得挺對的!
    樓上上,你……挺仔細的

    IH2021/03/04 12:46:05回复 举报
  32. 来了,间接性表白!!!

    沈洛忘羡花怜都是我老公2021/03/26 23:57:50回复 举报
  33. 他喜欢你 行了吧?\(@^0^@)/♪

    灵泽2021/04/14 23:07:04回复 举报
  34. 噗,两个逗比,感觉三哥有股反差萌的感觉

    炭烤姜2021/05/12 13:07:17回复 举报
  35. 這聲臥䒑應該是意識到了對吧

    嵐楓2021/08/03 22:13:57回复 举报
  36. aaaaaa,zui jiao yi jin lie dao tian shang le,ji shi er shuo ye hao tian!!!(xi tong wo bu kuai!!)

    pin yin kuang2021/09/19 11:40:15回复 举报
  37. 程程为什么突然攻起来了 欸欸欸?!虽然之前就看评论说会逆 我也看了标签打互攻 但是还是欸欸欸?!主动就会变攻啊kkk

    2022/01/03 02:53:12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