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26章

江予夺转身就扑回了门边, 抓着门把晃了几下,门纹丝不动,一看就是质量非常好的那种门。

“锁上了。”江予夺回头看着他。

“废话, ”程恪说,“你劲儿再大点儿它不光能锁上, 它还能把玻璃震碎了呢。”

“操,”江予夺有些郁闷地继续抓着门把疯狂晃动着,晃了一会儿又猛地转头, “你关燃气灶了没!”

“关了。”程恪说。

江予夺松了口气,抓着门把再次开始疯狂晃动。

“你过电呢?”程恪看到他手上有些渗血的纱布,实在无语了,总觉得江予夺是不是没有痛觉,“锁晃坏了我不赔啊。”

江予夺停了手,转身靠在了门上叹了口气。

程恪这会儿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情绪是什么了, 暴躁得想抓着谁打一顿, 但又郁闷得全身都没劲手都抬不起来。

一动也不想动, 就这么盯着电梯门, 感觉这个姿势能保持到明天早上。

电梯门打开了。

“你回去吧。”程恪说。

“我去给你拿钥匙。”江予夺说。

程恪没说话,他这会儿什么都不愿意多想。

江予夺走进了电梯, 看着他。

电梯门关上了, 两秒之后又打开了, 江予夺又走了出来。

“你穿我衣服。”他把外套脱了下来。

程恪这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就穿了件薄羊毛衫,里头是空的了。

不过之前没什么感觉,一直到江予夺说了这句话, 他才猛的感觉到了冷。

真他妈冷啊。

然后他就仿佛过电了似的开始哆嗦,怎么也控制不住。

其实平时真要这么冷,他也不至于哆嗦成这样,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气着了,这会儿就感觉自己抖得跟个傻子似的。

“我操,”江予夺赶紧把衣服披到他身上,“你也太不扛冻了,这都打摆子了?”

“滚~~~~”程恪牙齿一通敲,一个滚字碎成了十多片儿。

但在江予夺要进电梯的时候,他又回过神来,拉住了江予夺的胳膊。

江予夺永远都是里头一件长袖t恤,外面一件羽绒服,现在外套一脱,就这一件长袖t恤,再扛冻也不可能扛得住现在这种气温。

“叫陈庆开车过来吧,送件衣服。”程恪说。

“嗯。”江予夺点点头,拿出手机拨了号。

跟陈庆打完电话,楼道里就没有了一点声音。

程恪往江予夺外套口袋里摸了摸,拿出了烟和打火机,走进了消防通道,在窗边点了根烟叼着。

外面天已经黑透,灯光下能看到细小的飞舞着的黑影。

居然下雪了。

程恪吐出一口烟,烟雾和哈气混合着,在窗口疯狂地扭动了一瞬间之后就消失了。

他再吐出一口,消失。

再吐,再消失。

“给我根儿烟。”江予夺从防火门里探出脑袋。

“别在楼道里抽。”程恪把烟盒和打火机递给他。

“嗯。”江予夺点了烟,也没走进防火通道,就把脑袋伸了过来,“我就这么抽。”

“……脖子给你卡断了才好,”程恪说,“你非得这样吗?”

“废话,”江予夺说,“楼道里还暖和点儿,这儿风刮得嗖嗖的,我就穿个t恤……”

程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么舒坦地站在窗口是因为江予夺的衣服在他身上,他赶紧脱了下来:“你穿着,我楼道里呆着去。”

江予夺犹豫了一下,接过衣服:“一会儿去楼下吧,保安室有暖气。”

“有吗?”程恪问。

“没暖气保安怎么值班?”江予夺看着他。

“哦。”程恪点点头。

保安室的确有暖气,不过不是特别足,但保安还点了个炉子,这就非常暖和了。

程恪进去的时候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保安正在炉子上煮茶,很香,要不是那个茶缸看上去实在太惊悚,程恪还挺想喝一口的。

江予夺明显就没他那么讲究了,保安把缸子递给他,他接过去就喝了两口,还很愉快地抹了抹嘴:“你这茶还放糖了?”

“放了,英国红茶,都放糖,我放的是桂花糖,”保安说,“特别香吧?”

“是。”江予夺点点头。

程恪倒是没喝过这样的“英国红茶”,实在没忍住,在保安要喝的时候抢先说了一句:“我尝尝。”

“给。”保安很大方地把杯子递给了他。

桂花甜普洱。

这是程恪长这么大喝到过的味道最奇特的茶了。

“怎么样,我这英国红茶不错吧?”保安问。

程恪竖了竖拇指。

陈庆也不知道在哪儿上班,江予夺打完电话差不多一小时,才看到一辆车停在了楼面前。

他往电梯跑过去的时候程恪都没看到人,就看到了一大团衣服。

“这儿!”江予夺喊了一声。

一大团衣服又转头往保安室跑了过来。

“来,赶紧的,穿上。”陈庆一进保安室,本来就没多大的小屋子瞬间就没了空隙。

“你拿了个什么玩意儿?”江予夺拧着眉。

“我爸的皮猴儿,”陈庆说,“我的衣服你俩也穿不上啊,我都是修身款,跟你俩差了两三个号吧?”

程恪看着他拿来的这件皮猴儿,货真价实,质量上乘,外头的皮看着不错,里面的毛也又厚又软……这衣服看着比人还强壮。

江予夺看了他一眼,他迅速拿过江予夺的羽绒服穿上了:“我这件就够了。”

“你爸冬天的外套就这一件吗?这他妈是他进山打猎穿的吧?”江予夺无奈地穿上了皮猴儿,“就没有别的了?”

“这件最暖和。”陈庆的回答很体贴,无懈可击。

江予夺穿上外套走出了保安室。

程恪跟出去,看了看,这件衣服穿在江予夺身上居然非常……合适,换个背景就是个土匪头子。

“走吧,”江予夺说,“去卢茜那儿拿钥匙。”

“不用了,”陈庆从兜里掏出了一串钥匙,“我刚去茜姐那儿拿了钥匙了。”

程恪愣了愣。

看到钥匙的这一秒,他突然有些不爽。

是的,就是非常不爽。

之前他都没有觉察,看到钥匙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望。

“我操,”江予夺劈手拿过钥匙,瞪着陈庆,“你他妈拿了钥匙还拿什么衣服啊!直接把钥匙送过来不就行了吗!”

“你让我拿衣服的啊。”陈庆说。

“我让你拿衣服是因为要过去拿钥匙!”江予夺说。

“反正钥匙拿来了,”陈庆看了看手机,“衣服你穿着吧明天给我,我这会儿要回店里交车,衣服没地儿放了。”

“滚吧。”江予夺说。

陈庆转身跑了。

“给。”江予夺把钥匙递了过来。

程恪接过了钥匙,犹豫了一下,外套拉链拉开了。

“先上去再脱吧。”江予夺往电梯走过去。

程恪跟着他走进了电梯,打开了房门。

“赶紧换个指纹锁吧。”江予夺说。

“嗯。”程恪脱下了外套,“你还吃方便面吗?”

“……吃。”江予夺按了按肚子,“我能吃两碗吗?”

程恪看了他一眼:“行。”

进了厨房,程恪看了看案台上放着的两个拆开的方便面,顿时又一阵烦躁。

老妈刚在屋里转悠过,没进卧室和另一间房,但厨房门口肯定经过了,也肯定能看到这儿放着两个方便面。

他和跟他口径不统一的房东正要共进晚餐,而且是方便面这种比较熟的人才会一块儿凑合的晚餐,这一看就会让老妈有诸多联想,回去会不会再跟老爸报怨就不知道了。

虽然老爸对他的性向无所谓也不屑一顾,但老妈要是说了这些,老爸心里关于他是个废物的判断又会多加一笔。

程恪从十岁之后就不再希望得到任何人的肯定了,老爸怎么判断都不会影响他的心情,唯一会戳痛他的,是某些基于误会的判断,没有人在意他的辩解。

程怿在这一点上跟老爸很像,认定了的东西,很难再改变。

“我来弄吧?”江予夺进了厨房。

“出去。”程恪说。

“你愣这儿好几分钟了,”江予夺说,“你不饿我还饿呢,我眼睛都快饿绿了。”

程恪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出了厨房。

一直到江予夺拿着两个大碗走出来,他都窝在沙发上没动过。

“行了,可以吃了。”江予夺说。

程恪起身坐到餐桌旁边:“谢谢。”

江予夺没理他,坐下低头就开始吃。

“怎么还把面倒出来了,”程恪皱了皱眉,莫名其妙的烦躁一直都没消失过,一不小心就会爆发一次,“一会儿还得多洗两个碗。”

江予夺看了他一眼,把手里的筷子拍到了桌上。

啪的一声,挺响。

程恪看着他。

“还有两双筷子呢,”江予夺说,“洗完就他妈累死你了吧?”

程恪没说话,低头开始吃面。

“我不知道你们家那些破事儿,反正你再冲我发一次邪火,”江予夺瞪着他,“我保证你这个月都站不起来!”

程恪从方便面里挑了一点儿肉丁出来看了看,放进了嘴里慢慢嚼着。

不知道为什么,方便面里的肉丁一丝肉味儿都没有,吃着特别没意思。

“你脾气有点儿好过头了,”江予夺边吃边说,“就你弟那样的,换我十年前就抽得他见了我就跪着走。”

“我从两岁的时候开始,”程恪说,“就一直听我爸我妈说,这是你弟弟,你要让着他,他比你小,你让着他点儿,你比他大,为什么不能懂事一点儿……我特别不爱听这些,特别反感,我就大他两岁,又不是大他二十岁……不过小时候想不了这么多,就是烦。”

“嗯。”江予夺应着。

“但是时间长了,就会发现,一边很反感,一边还是照着做了,不知道为什么,”程恪说,“就跟洗脑了一样,你懂我的意思么?”

“洗脑么?”江予夺看着他。

“对。”程恪点点头。

“我懂,”江予夺低下头夹了一筷子面,像是想说什么,但最后也没说,只是又重复了一遍,“我懂。”

“程怿比我聪明,”程恪叹了口气,“大家看到的永远都是我在欺负他。”

“那个叫有心眼儿,”江予夺说,“这个你的确比不了他,”

“其实从家里出来,”程恪看着碗里的面,“我还觉得挺愉快的,我就想着,以后也不见面了,各走各的路,我帮不了家里什么,也不需要家里再帮我什么。”

“嗯。”江予夺应着,端起碗仰头把碗里的汤喝光了。

程恪看着他放回桌上的空碗,有些震惊:“你吃完了?两份?”

“我刚说了我快饿疯了,”江予夺说,“你妈他们还在这儿的时候我都想进厨房自己先吃了。”

程恪看着他,突然笑了起来。

“怎么了?”江予夺啧了一声。

“你刚太没礼貌了,”程恪笑着说,“见了长辈居然站都不站起来。”

“要只是你妈一个人,我肯定站起来,”江予夺摆摆手,“关键不是还有你弟么,我看着他特别来气,我才不站,我没躺着就不错了。”

程恪没说话,看着他一通乐。

“你没事儿吧?”江予夺皱了皱眉,“刚还气得跟个傻逼一样,这会儿又笑个没完了。”

“没,”程恪揉了揉鼻子,“就是想笑。”

吃了两口面之后他放下了筷子,叹了口气:“没什么胃口,吃不下了。”

“……你一共就吃了三筷子,”江予夺说,“你这胃口也太娘炮了,我什么时候都能吃得下。”

程恪看着他。

“不吃了?”江予夺问。

“娘炮真吃不下了。”程恪说。

“给我,”江予夺伸手把碗拿了过去,“我刚都没好意思说我其实还没吃饱……”

“你倒是不讲究。”程恪愣了愣。

“你也讲究不到哪儿去,”江予夺笑了笑,“那么嫌弃保安的杯子不也喝了人家的茶么?”

“靠。”程恪又想起了那个桂花糖味儿的普洱茶。

江予夺很快把他那半碗方便面也吃光了,靠在椅子上舒了口气:“饱了。”

程恪起身拿了碗去厨房。

“你要不想洗就放着,我来洗,”江予夺说,“别又找个借口冲我发火。”

程恪没理他,把碗洗了。

走出厨房的时候,江予夺已经站了起来,正要去拿外套。

“我走了啊,”他看着程恪,“卢茜的钥匙给我。”

程恪把钥匙扔给了他。

看着江予夺穿上外套往门口走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有些慌。

说不上来为什么,他不愿意一个人待着。

这会儿哪怕是陈庆坐在这儿,也能让他踏实些。

“老三。”程恪叫了江予夺一声。

“嗯?”江予夺回头。

“今儿晚上在我这儿呆着吧。”程恪说。

“怎么了?”江予夺愣了。

“我不想一个人,”程恪说,“太空了。”

江予夺看着他,好半天才点了点头。

“你睡床吧,”程恪马上说,“我睡沙发。”

“嗯。”江予夺脱掉了外套,走到卧室门口,推开门往里看了看。

这个动作要搁以前,程恪绝对会直接开口制止,不给一点儿面子,但这会儿看着江予夺推开他卧室的门,他竟然没有什么感觉。

人在脆弱的时候居然能有这么强的忍耐力。

“其实我睡沙……”江予夺看着里头,说到一半又回头看了他一眼,“少爷,这样的床你也好意思让人睡?”

“床怎么了?”程恪非常震惊,江予夺这种在床上抽烟往地上弹烟灰的人,居然有脸挑剔他的床?

“你被罩不会套也就算了,”江予夺说,“你居然连枕套都套不上去吗?”

分享到:
赞(391)

评论46

  • 您的称呼
  1. 喜欢了呀

    小长2019/04/01 23:48:04回复 举报
  2. 谁是攻,还是分不清

    清华接收不到的人才2019/05/28 22:49:16回复 举报
    • 互攻哦2楼姐妹

      巫哲2020/02/13 12:38:30回复 举报
  3. 哈哈哈哈 再一次感慨一下这俩人的掐架点笑死我了

    小年242019/06/02 17:03:51回复 举报
  4. 巫哲大大的文一般都是互攻,当然啦这篇我不知道,但应该不会变吧

    没有2019/06/18 20:43:52回复 举报
    • 这篇是互攻,但是我看过的,嚣张和我就是来借个火 是分了攻受的哦

      丞丞汁儿爱黄瓜汁儿2021/03/13 17:46:17回复 举报
  5. 都是互攻

    匿名2019/06/21 17:17:41回复 举报
  6. 哈哈哈哈哈感觉每章我都在笑
    是互攻,巫哲大大的文应该都是互攻吧

    混血小甜心2019/08/21 20:08:52回复 举报
  7. 巫哲对于被罩这个东西怨念真是挺强的了!

    匿名2019/08/22 13:22:49回复 举报
  8. 晏航就不爱套被罩 每次都是让狗哥套
    春阳也是被罩放下面被子放上面

    顾昀我老公2019/09/14 19:13:00回复 举报
  9. 好想看三哥被压……

    兔兔2020/02/29 13:57:22回复 举报
  10. 这俩人的相处模式,上一秒惹火掐架,下一秒捧腹大笑

    苏轻2020/03/02 22:52:50回复 举报
  11. 这个弟弟,真的是我在巫哲小朋友所有文中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还不如李保国……

    安安2020/03/08 22:05:59回复 举报
    • 就是,李保国只是爱钱,好赌,他弟这就是不给活路!!!

      丞哥2020/11/24 10:06:29回复 举报
    • 还有林无隅的父母我也挺反感的,,,

      无尽夏.(快你大爷,,,)2021/09/25 22:59:45回复 举报
  12. “我从两岁的时候开始,”程恪说,“就一直听我爸我妈说,这是你弟弟,你要让着他,他比你小,你让着他点儿,你比他大,为什么不能懂事一点儿……我特别不爱听这些,特别反感,我就大他两岁,又不是大他二十岁……不过小时候想不了这么多,就是烦。”

    同款+1

    ldly(太快了=-=)2020/03/17 17:10:26回复 举报
    • 你快被赶出家门翻垃圾桶了

      玉米面小馒头2020/04/05 05:35:38回复 举报
      • 哈哈哈哈,楼上的集美你是要笑死我,好继承我所有未删减实体书吗?
        系统我一点都不快:)

        叫我美丽动人天真可爱的小仙女2021/10/26 19:07:07回复 举报
      • 哈哈哈哈,楼上的集美你是要笑死我,好继承我所有未删减实体书吗?

        叫我美丽动人天真可爱的小仙女2021/10/26 19:07:44回复 举报
    • 同款➕二,我無語死我弟了

      匿名2021/09/17 15:03:46回复 举报
  13. 这不就是。。。小两口么

    路过的为啥发不了评论?2020/03/30 05:56:03回复 举报
  14. 心机心机心机 这么心机的人太讨厌了 还是对自己的哥哥 真的是比所有的坏蛋还讨厌 同意楼上 李保国比他强

    顾顾顾顾淼2020/04/04 08:33:12回复 举报
  15. 嚣张不是互攻 嚣张也很好看的 吹爆爆爆 (小声bb: 不算ky吧)

    顾顾顾顾淼2020/04/04 08:34:05回复 举报
  16. 楼上的姐妹我ye是嚣张来的

    元慕2020/04/10 11:27:54回复 举报
  17. 我刷完解药就去刷嚣张、我一直以为嚣张也是互攻?
    我也是想看三哥被压、妈呀可是三哥又好A、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

    路过的腐女呀2020/05/25 05:49:12回复 举报
  18. “我从两岁的时候开始,”程恪说,“就一直听我爸我妈说,这是你弟弟,你要让着他,他比你小,你让着他点儿,你比他大,为什么不能懂事一点儿……我特别不爱听这些,特别反感,我就大他两岁,又不是大他二十岁……不过小时候想不了这么多,就是烦。”
    “嗯。”江予夺应着。
    “但是时间长了,就会发现,一边很反感,一边还是照着做了,不知道为什么,”程恪说,“就跟洗脑了一样,你懂我的意思么?”
    我也差不多。。。好惨好惨(╥ω╥`)

    小木木2020/06/27 09:09:25回复 举报
  19. 动心了啊

    辰溪2020/07/07 07:43:05回复 举报
  20. 朋友们说实话,这章我看饿了,我现在在吃方便面。

    伊圆712020/10/05 15:19:07回复 举报
  21. “三朗。”

    “嗯?”

    “今儿晚上在我这儿呆着吧。”
    哈哈哈哈

    飞丞丞2020/11/02 22:01:27回复 举报
  22. 嚣张的学神无隅哥哥A爆了,丁小霁都没想着要反攻,自觉当受,好可爱的。整天神神叨叨,丁半仙嘿嘿
    无隅哥哥的养鸡手册:
    1.爱吃棒棒糖
    2.不许叫鸡哥
    3.得凶但是很很哭
    4.捡到,还给林无隅

    飞丞丞,忱然然,隅霁霁2020/11/02 22:12:53回复 举报
  23. 笑出了鹅叫声~

    匿名2020/11/03 08:57:00回复 举报
  24. 哈哈哈哈不会铺床的人

    匿名2020/11/29 20:43:04回复 举报
  25. 程两岁是个家务小白,心眼儿也没有江三岁多……这俩都老可爱了

    矮油2021/01/13 20:32:18回复 举报
  26. 我今天的午餐也是方便面hhh

    薄荷小清新2021/02/06 11:34:20回复 举报
  27. 啊哈哈哈哈哈,他俩这相处模式我太爱了

    魚芝哆2021/02/16 11:46:53回复 举报
  28. 乘客這章自認娘炮了

    ih2021/03/03 22:00:55回复 举报
  29. 我刚吃完方便面

    hhh2021/04/04 17:18:28回复 举报
  30. 我也懂啊 ……

    少女傅小公举~2021/04/05 22:53:25回复 举报
  31. 我就问程怿能有刘伟坏?最恶心人的在我心里还是刘伟南波湾(肯定)

    炭烤姜2021/05/11 18:13:24回复 举报
  32. 陈庆把他爸进山打猎的衣服拿出来了哈哈哈哈哈

    匿名2021/05/20 13:19:19回复 举报
  33. 刚想说三哥打电话为啥不让陈庆拿钥匙而是拿衣服,结果难得陈庆机灵一回把钥匙拿过来了,然后就被三哥训了不该拿衣服,陈庆比窦娥还冤啊~

    路人粉2021/05/30 14:44:41回复 举报
  34. 电梯门关上了, 两秒之后又打开了, 江予夺又走了出来。
    “你穿我衣服。”他把外套脱了下来。
    程恪这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就穿了件薄羊毛衫,里头是空的了。
    细节啊,老三开始关心乘客了呢!
    (!系统你给我等着!又发不出来)

    我什么都不知道2021/07/20 12:18:40回复 举报
  35. 我喜欢互攻鸭

    倾九2021/08/19 17:41:07回复 举报
  36. 一开始真的以为三哥是攻,结果??越看越奶但还是好a怎么

    慕易难相伴。2021/09/06 19:46:23回复 举报
  37. 其实三哥是攻的,二刷的我想到了三哥后面常用的理由“压压惊”嘿嘿嘿嘿嘿

    今天911来的两个急救员好帅呀2021/11/15 03:08:23回复 举报
  38. 虽然…但是……哈哈哈哈最后两句好好笑啊

    哎哎哎2021/12/16 23:40:0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