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江予夺经历过无数失眠的夜晚,基本都是自己一个人睁着眼在黑暗里或坐或躺,偶尔也会叫上几个人,陪他找个地儿喝酒。

不过这样的时候很少,失眠并不是简单的睡不着觉,还会有各种痛苦,困,头疼,莫名其妙地浑身发麻发疼,所以度过失眠之夜更好的方式是独处。

他还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样的经历,跟人这么坐在家里,在一个失眠的深夜里聊天。

而且这还是个跟他完全不在一条路上的人,一个来路不明的,他一会儿觉得可以相信,一会儿又疑点重重的,废物大少爷。

有什么可聊的呢?

实在想不出来什么话题。

“有酒吗?”程恪问。

“你要喝什么酒?”江予夺问。

“……你连杯子都只有一个,”程恪说,“这种情况下,酒还能有得挑吗?”

江予夺没说话,叼着烟走到窗边的柜子跟前儿,拉开了柜门,回头看着他:“过来挑吧。”

程恪愣了愣,起身走到了柜子前,看着满满排列着的快能有一面墙了的各种酒,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我喝什么都用那一个杯子,”江予夺靠着墙,“喝酒又不是喝杯子。”

“哦。”程恪点点头。

“不过没什么特别好的酒,”江予夺说,“都是逢年过节我那些小兄弟拿来的。”

“我对酒没研究,是不是好酒我也喝不出来,”程恪借着窗帘透进来的微弱光线,看到一个白色的瓷瓶,瓶身上没有贴任何东西,看上去有点儿年头了,他有些好奇地拿了下来,“这是什么?能开一下灯吗?”

“你哭完了?”江予夺问。

程恪没说话,特别想反手一瓶子把江予夺砸个三长两短失忆什么的。

江予夺过去把灯打开了,屋里一下亮了起来。

程恪看清了手里拿的这个瓶子的确就是个普通的白瓷瓶,封口的地方捆着一小块棉布,都有些发灰了。

他闻了闻,转头看着江予夺:“就这个吧,闻着很……”

之前一直没什么感觉,现在猛地一转头看到在明亮的灯光下只穿着一条内裤的江予夺,他顿时有些不知道该看哪儿了。

“还是……关掉灯吧。”他说。

“遛我呢?”江予夺看着他。

“你穿上点儿衣服也行,”程恪说,“你不冷吗?”

“不冷,”江予夺又慢吞吞地过去把灯关掉了,“这天儿我洗凉水都没问题。”

灯关掉之后,程恪一下放松了,把酒放到桌上:“这个酒,是自己酿的吗?”

“陈庆拿来的,”江予夺去了趟厨房,拿了两个碗出来,“他妈怀孕的时候,他爸想要个闺女,认定怀的就是个闺女,就埋了坛酒,说他18岁的时候挖出来喝,女儿红。”

程恪笑了:“那也不错,埋了十几年的酒。”

“没,生出来一看是这么个玩意儿,当天就给挖出来了,”江予夺又从冰箱里拿了一个密封盒出来,“放厨房里,跟咸菜坛子搁一块儿,不过也放了十几年了。”

“你喝过吗?”程恪问。

“喝过,上月拿过来我俩就喝了。”江予夺打开酒瓶子,把两个碗倒满了,推了一个碗到程恪面前。

“怎么样?”程恪凑过去闻了闻,很香。

“放了十几年,”江予夺说,“一瓶子马尿估计都香了吧。”

程恪看了他一眼,感觉自己这会儿脾气是真的很好,居然没有不爽。

江予夺把密封盒打开,也推到了他面前:“再闻闻这个。”

程恪闻了闻:“风干牛肉?”

“嗯,”江予夺点点头,“怎么样?”

“很好。”程恪想也没想,抓了一块直接放进了嘴里,狠狠嚼了两下。

从中午到现在,就吃了一块小蛋糕,本来以为自己已经饿过劲了,嚼到牛肉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睡不着大概是饿疯了。

肚子都跟着发出了带泪的呐喊。

正把另一碗酒往自己面前拿的江予夺突然停下了动作。

“怎么了?”程恪有点儿尴尬。

“我听到声音。”江予夺轻声说。

黑暗里也看不清他什么表情,但是程恪听他说话的这语气都能感觉到他脸上的警惕。

“我。”程恪清了清嗓子,“我的肚子,叫了一……”

话还没说完,肚子仿佛是为了佐证他的话,又叫了一声,他顿时尴尬得想往桌子上趴了。

“你……”江予夺先像是松了口气,接着又有些吃惊,“就算是坏了,也不能刚吃下去就闹肚子吧?”

“我这是饿的。”程恪说。

“我操,饿成这样了你说啊,”江予夺拿过手机,“想吃什么,我叫人送过来,不过你要想吃高级少爷款宵夜估计有点儿难,这会儿只有烧烤了。”

程恪没说话,这种黑暗之中突然亮起一张人脸的情形,本来应该有点儿惊悚,但不知道为什么,江予夺平时算不上有多么惊人帅气的脸,居然能抗得住这种自下而上惨白的光线。

江予夺开始拨号了,他才回过神,赶紧伸手往屏幕上晃了晃:“不用!有牛肉干就行!”

“不用?”江予夺看着他。

“真不用,等你叫人送来,我吃牛肉干都吃饱了。”程恪非常庆幸自己这会儿不是临时客套,而是有充分的理由。

“那行吧。”江予夺把手机放到一边,拿起碗往他面前的碗上磕了一下,喝了一口酒。

程恪也顾不上形象了,连嚼了四块牛肉干才停了下来,喝了口酒。

这酒的确是不错,顺顺当当热热乎乎地就滑进了胃口里,他往后靠到了椅背上,轻轻舒了口气。

江予夺坐在他对面,拿着一块牛肉干一点点慢慢撕着。

因为看不清表情,也接触不到目光,更看不清江予夺只有一条内裤的身体,程恪对于就这样沉默着,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

江予夺撕完了一块牛肉干,喝掉了半碗酒之后才问了一句:“你不是要聊天儿吗?聊什么?”

是啊,聊什么?

程恪本来觉得应该有挺多想说的,跟一个不熟悉的,以前完全不可能接触到的人,无论是说什么,都会有放肆的安全感。

随便聊个天儿而已,想到什么说什么就行,江予夺突然这么一问,跟叫了个预备起似的,让他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你有什么想聊的吗?”他问。

“大半夜让聊天的是你,你问我?”江予夺说,“不过你要让我聊也行。”

“嗯。”程恪往他那边看着,只能看到鼻梁上隐隐的光,挺直的。

“我就特别想聊聊,”江予夺喝了一口酒,趴到桌上往前凑了过来,“你到底来这儿干什么?”

又是这句。

程恪连气都不想叹了:“你觉得我是来干什么的?”

“刚你看到谁了?”江予夺还是趴在桌上,压低的声音带着让人恍惚的沙哑。

说实话,江予夺的声音挺好听的,如果不是现在他的话题让人莫名其妙,程恪还挺想表扬一下的。

“刚才?”程恪问。

“你站在街对面,”江予夺说,“你看到的那个人,是谁?”

“我看到的人?”程恪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后背都猛地一阵发凉,他忍不住把手背过去在背上扒拉了两下。

“别想装,”江予夺说,“我一直在屋里看着你呢。”

“我什么也没看到,刚街上哪儿来的人?”程恪耐着性子。

江予夺没说话,过了一会儿站了起来,过去把客厅的灯打开了,又转身走到他边儿上,弯腰盯着他的脸。

这种场面实在太神奇,程恪不得不伸手推住了江予夺的肩:“我真没看到人,你这么一说我现在觉得有点儿后怕。”

“怕个屁,我要真说你是我朋友,这边儿也没几个人敢动你,”江予夺站直了,过去又把灯关掉,坐回了桌子对面,“你是不是想把你那块表拿回去?”

“……没,”程恪愣了愣,然后叹了口气,“你要不说,我都已经忘了这事儿了。”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拿不回去了,我不会给你的。”

“你拿着吧。”程恪喝了口酒。

突然有些失落。

不是因为那块积家,一块表而已,也没什么纪念意义,如果上了三十万,他估计还能想着点儿。

他的失落,来自江予夺的那句“我要真说你是我朋友”。

江予夺并没有把他当朋友。

当然,没把他当朋友也没什么可奇怪的,他自己一直也只是把江予夺定义为“房东”,一个不太熟的认识的人而已。

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会有点儿失落。

也许是他的朋友来得太容易,按以前的节奏,他跟江予夺这样的关系,就已经可以给个“朋友”的称谓了。

也或许是他的朋友去得太轻松,说走就都散了,他对于自己眼下空荡荡的生活有些不适应,想要抓住任何一个“朋友”。

“我还以为……”程恪还是没忍住把话说出了口,但开口之后立马就打住了,他什么时候沦落到了需要对这样的事郁闷的程度了?

一个江予夺而已,是不是朋友有什么关系?他以前也根本不可能跟这样的人是什么朋友,连最虚伪的那种朋友都不可能。

“我不会随便觉得谁是我朋友,”江予夺说,“我们街面儿上混的,跟你们这些少爷不一样,朋友在我这儿……”

江予夺往桌面上戳了戳:“很重。”

“体会不到,”程恪说,“我没朋友。”

他喝了口酒,拿了块牛肉干慢慢啃了两口,他不得不承认,他很佩服江予夺的敏锐。

虽然这份敏锐经常用在神奇的地方。

“没朋友也没什么奇怪的,”江予夺说,“要按我的标准,这辈子能有几个朋友不容易。”

“像你跟陈庆那样的吗?”程恪问。

“他就是个傻逼,”江予夺说,“我每天都想弄死他。”

程恪笑了起来,这就是朋友吧。

“其实那天跟你一块儿吃饭的那个,许丁?”江予夺帮他把碗里的酒倒满,“算是你朋友吧?”

“我跟他以前不熟,”程恪说,“合作之外的时间我都没跟他单独吃过饭。”

“哦,”江予夺点了点头,靠着椅背轻轻晃了晃,“你的这个‘以前’,是什么样的?”

“……不知道该怎么说,”程恪喝了口酒,苦笑了一下,“你就看看我成天给你打电话为的都是什么。”

“平时不干家务就不懂,这样的人很多,”江予夺说,“也不单是你。”

“不一样。”程恪从兜里摸出被压扁了的烟盒,点了根烟叼着,“我就现在都不知道我接下去该干嘛。”

“接下去?”江予夺拿碗在他碗上磕了一下,“喝酒吃肉啊。”

“我长这么大,就是混日子,没想过该干什么或者想干什么,”程恪笑着在碗上轻轻用手指弹了一下:“我是被我爸赶出家门的。”

江予夺喝酒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喝了两口酒,往椅背上一靠:“我以为你是被你弟赶出家门的呢。”

程恪没说话,拿起碗冲江予夺举了举,仰头喝了半碗酒。

“中介说你是个艺术家,”江予夺说,“你搞什么艺术?”

“……中介的话你也信吗?”程恪笑了起来。

“一般都会夸张,但是不会太瞎编,你总还是有个能让他夸张的点吧,”江予夺说,“是什么?”

程恪叹了口气:“他问我是做什么工作的,我总不能说无业,就说了个沙画。”

“沙画是什么?”江予夺问。

“用沙子画东西,”程恪在桌上比划了一下,用江予夺比较能理解的话解释了一下,“就……撒几把沙子,用手划拉划拉。”

“哦。”江予夺叼着烟盯着他。

看了一会儿之后江予夺站了起来,转身进了厨房。

程恪掐了烟,喝了一口酒,靠着椅背仰了仰头。

这酒还挺不错的,按平时要这么连续喝两顿,他这会儿肯定不舒服了,但现在他除了有点儿晕,没有别的不适。

仰起头时,飘在空中微微晃动的感觉让人觉得放松而安宁。

江予夺从厨房里又出来了,把一袋东西扔到了桌子上。

程恪捏了捏眉心,想看清他又拿了什么吃的出来,却就着微弱的光线发现扔在桌上的是一个袋子,没开封的,看上去很像……

“画一个我看看。”江予夺说。

“画什么?”程恪愣了。

“沙画啊,”江予夺指了指那个袋子,“这个是盐。”

“……你让我用盐画沙画?”程恪伸手隔着袋子捏了捏,还真是盐,大粒的那种海盐。

“跟沙子不是一样吗?”江予夺说。

“用盐画的那种叫盐画,”程恪试着解释,“这俩是不一样的,而且你这个盐颗粒大了……”

江予夺没说话,转身又进了厨房。

程恪趴到桌上叹了口气:“江予夺……不,三哥,三哥你能不能不折腾啊?”

江予夺再次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又扔了三袋盐到桌上,正好都扔在了他鼻尖前面。

程恪伸手捏了捏,这回是细盐了。

“你买这么多盐干嘛?”他无奈地问了一句。

“等着哪天来个沙画艺术家给我画画。”江予夺坐下。

“改天吧,”程恪说,“我现在不想画,我有点儿晕。”

“不,”江予夺的回答很干脆,“就现在。”

“为什么啊?”程恪抬起头看着他,也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因为,”江予夺在桌上轻轻敲了两下,“我不信。”

“嗯?”程恪还是看着他。

“别想随便编个瞎话蒙我,你现在就画,”江予夺声音有点儿冷,“画不出来别想出这个门,不画也别想出门。”

程恪对江予夺这种时冷时热的态度已经震惊不起来了,加上这会儿他脑子有点儿晕,他就只是不爽。

不是不爽江予夺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就大半夜的强迫他画沙画,而是江予夺不相信他会画沙画。

虽然家里人都不屑,觉得他玩这东西也就是个玩,没什么水平,但他知道自己的水平在哪儿,否则许丁当初也不会托刘天成来请他。

这是他废物生活里唯一的亮点,让他没有最终完全沦陷为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的唯一亮点,哪怕他自己一直也都没特别当回事。

“开灯。”程恪站了起来,在桌上摸了摸,挺光滑的。

江予夺起身,过去把灯打开了。

猛地亮起的灯光让程恪有一瞬间的迷茫,这事儿要搁以前,他也就一笑了之,他活得再没用,也犯不着因为一个八八六十四杆子都打不着的人的否定而生气。

也许今天两顿酒烧的吧。

他往江予夺身上扫了一眼:“穿衣服。”

“你画你的,你管我穿没穿衣服呢?”江予夺站着没动,拧着眉。

“这是起码的尊重,”程恪胳膊撑着桌子,看他还是站着没动,提高声音又吼了一声,“你他妈穿不穿!”

“操!”江予夺被他突出其来这声吼吓了一跳,指着他瞪了半天才转身进了卧室,“我穿上了你他妈要是画不出来,我就立马脱裤子把你干了!”

“我要是画出来了呢?”程恪感觉自己借着酒劲,对于江予夺时不时就奔下三路去的习性已经无所谓了,慢条斯理地拿起一袋盐撕开了口子,捏了点儿出来,在指尖搓了搓。

“免你仨月房租。”江予夺在卧室里说。

“我不差那点儿钱。”程恪把桌上的东西都放到了茶几上,这桌子是黑色的玻璃面,还挺合适的。

“口气挺大?”江予夺说。

“废话,我画不出来你都要干我了,”程恪说,“我要画出来就免仨月房租?是不是太不对等了。”

“行吧,”江予夺穿了条运动裤慢慢走了出来,“你既然这么想干我,那就这么着吧。”

程恪笑了笑,没再说话。

他其实不需要任何赌注,特别是这种他和刘天成他们一晚上张嘴就能说出二百五十种来的傻逼赌注。

“画什么?”程恪从盐袋里抓了一把盐出来,在桌上轻轻撒了几下,黑色桌子很快就均匀地铺上了一层白色。

“我。”江予夺看到程恪撒盐的第一个动作就知道他真的没有骗人。

就程恪这种家务废材,倒个水的时候都会让人觉得是不是用错了一只手,但撒盐的这几下动作,却熟练而帅气,这种行云流水的流畅,一看就知道就算不会画沙画,起码也是有过三年以上撒尿和沙子经验的。

“你?”程恪抬眼看了看他。

“怎么,”江予夺也看着他,“画不出我复杂的英俊么?”

“先画个喵吧,我这一个多月都没碰过,”程恪低头用手指在桌上铺满的盐上点了一下,然后手指一带,划出了一条弧线,“手有点儿生。”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盯着他的指尖。

第一条弧线之后,程恪有稍许的停顿,接着就是第二条,第三条,江予夺有些吃惊地发现,就这手指几下划过,他已经能看出这是个猫了。

程恪又用手指捏了些盐,在猫头上轻轻一旋,一个圈带中间一个小圆点出现,他甚至没看清盐是怎么从程恪指尖落下的。

接下去的“过程”对于他来说也不能叫做过程了,因为他根本看不清,唯一能看清的就是程恪从盐袋里捏盐,以及指尖所及之所被抹出的空白或是掠过的一条白色线条。

喵的样子一点点地在程恪指尖之下显现出来,虽然只有黑白两种颜色,线条也简单,喵的神态却很像,他说不出哪里就像,但一眼就能认出来这是喵。

程恪画完最后一笔喵的胡子之后拍了拍手,抬头看着他:“我这算是会画吗?”

“算。”江予夺点头。

“那行,”程恪点了根烟,吐出一口烟,“我干你?”

分享到:
赞(607)

评论107

  • 您的称呼
  1. 哈哈哈woc这么迅速的嘛

    梧桐瑞雪2022/06/28 13:00:26回复 举报
  2. 人怎么这么少!(话说,我想看后续)

    陆沉的夫人2022/06/29 09:42:55回复 举报
  3. 哎呀我去,呃,然后就不知说啥了

    咸鱼2022/07/27 20:16:25回复 举报
  4. 上啊~~恪哥,别怂

    看上了涂黑色指甲油的那位2022/08/28 15:40:06回复 举报
  5. 纯路人 现在年轻人玩那么刺激的吗

    喻繁的大宝贝2022/09/05 13:17:21回复 举报
  6. 干!立马干!一刻不停的干!

    安修兮千2022/09/16 22:25:4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