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岁月静好

很多年后, 陆清酒依旧会想起那个白月狐将他注入肉身的下午。当时的他虽然又回忆起了一些记忆, 但却无法将这些记忆碎片串联在一起, 就这样懵懵懂懂的被白月狐骗进了肉身之中。

而当陆清酒从肉身里醒来,见周围的景物都小了一圈, 特别是面前这个对他笑容温柔的漂亮媳妇。

“月狐?”陆清酒茫然的叫着他的名字。

白月狐伸出手摸了摸陆清酒的脸颊,随后低头,在他的额头上落上温柔的一吻。尹寻也站在旁边, 眼中含着泪水, 终于对着陆清酒, 说出了那一句,他等了好久的话:“欢迎回来。”

陆清酒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尹寻的那一句欢迎回来,便被白月狐牵着手带进了卧室, 那一刻的他并未意识到被牵进卧室意味着什么,直到三天后,他的记忆彻底恢复,他甚至以为自己会死在床上。

白月狐这只假狐狸精憋了整整三年, 这终于又尝了荤腥的味儿, 怎么肯轻易罢手。再加上陆清酒现在已经不是人类的身体,素质好到三天不饮不食也不会出事,所以这再次给白月狐创造了完美的条件。

陆清酒的记忆起初是散乱的,后来在白月狐的刺激下, 硬是将过去的事全都一点点的想起来了,只是越想起来他就越是生气,白月狐这个王八蛋, 居然骗了他好几个月,直到把他骗上床,他才明白,自己才是那个可怜的漂亮媳妇。

三天后,从卧室里出来的白月狐神清气爽,而陆清酒则是躺在床上,随时一副可能要断气的样子,尹寻进去给他喂了一口水,发现陆清酒连手指尖上都是牙印子。

“我要死了……”陆清酒有气无力的说,“你让白月狐别进来。”

尹寻说:“哥,我做不到啊。”

陆清酒:“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兄弟,就帮帮我!”他再做下去就真死了。

尹寻想了想,出去之后对白月狐说陆清酒生气了,让他可持续性发展,稍微悠着点,况且这都三天没进食了,他不想念陆清酒做的食物吗?白月狐坐在客厅里面休息,听见尹寻的话沉思片刻后,竟是表示了赞同。他们的确是很久没有尝过陆清酒做的吃的了,心中无比的怀念,况且别把陆清酒逼出逆反心理,可持续性发展这句话还是有点道理的。

于是陆清酒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他本来以为自己最起码要休息一周,那仿佛要散架的身体才会恢复,可也不知道白月狐用什么东西给他构筑的肉身,睡了一晚上,那种酸痛的感觉竟是就消失了。

于是陆清酒早早的起了床,在家里面转了一圈。

三年时间,家里居然没有太大的变化,就是后院里的蜂蜜满了也没有人取,前院的鸡和兔子都快要成灾了。厨房没有人用,却还是干干净净的没多少灰尘,想来是平日里一直有人打扫。最让陆清酒感动的是,冰箱里竟是堆满了各种食物,看得出尹寻和白月狐早就在为他的回归做准备。

陆清酒从冰箱里拿了不少东西,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什么八宝粥,烤蛋饼,凉面,耦合,总之能现做的,他都做了,等到食物上桌时已经快到上午十点,白月狐和尹寻乖乖的拿着筷子和碗,在桌子面前等着。

陆清酒把食物一盘盘的端到了桌子上,直到最后的食物上桌,大家才一起动筷。

尝到许久未曾尝的味道,尹寻的眼睛又有些湿润,但他还是伸手擦掉了,装作不经意的和陆清酒说起了这几年发生的事。

说陆清酒消失后,朱淼淼很着急,自己则去看望了她,还走遍国内大部分的地方,看到了很多从前没有见过的景色。陆清酒一边吃东西,一边细细的听着,感觉自己的确是错过了很多,不过现在还好,他回来了。

白月狐则全程都很安静,这三年间他一直和陆清酒待在一起,所以也没什么要说的。

陆清酒听完后,对着两人道了声辛苦了。

尹寻最后还是没忍住,哭的抽泣了起来,白月狐则牵住了陆清酒的手,两人十指相扣,都在对方眼神里,看到了温柔的神色。

陆清酒没有太多这三年间的记忆,但他知道白月狐将他复活,一定是花费了很多的力气。

既然如此,就好好的过接下来的生活吧。

于是陆清酒开始让生活回归正轨。首先他给朱淼淼打了个电话,通知她自己没事了。在电话里,朱淼淼一边哭一边骂,骂陆清酒没良心,这才回来,骂着骂着又笑了,说等陆清酒的干儿子出生,她就带着他一起回来。陆清酒这才得知朱淼淼去年结婚,今年已经怀上了,惊喜之余,让朱淼淼好好养胎,自己找时间过去看她,这才将她安抚下来。

解决了朱淼淼的事后,陆清酒又打开了自家淘宝店,差点没被旺旺上面的信息吓死。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信息,密密麻麻的看的脑袋都要炸了,随便点开两个,全是顾客悲伤的哭泣,说老板啊,我就指望着你家生发水起效果娶媳妇呢,你怎么就不开店了,你再不开店,我就当场撞死在你的面前啊。

陆清酒:“……”太可怕了。

这样的信息不胜枚举,陆清酒想了想,还是没急着上物品,而是先去了趟后院,看看那口生发井的情况。生发井上面的光圈还在,他喊了半天,才喊出了女鬼小姐,女鬼小姐见到陆清酒,连声问好,问他身体状况如何,看来也是知道了陆清酒身死的消息。

“我没事了,你现在怎么样?”陆清酒道,“信徒够多吗?我明天给你供香烛啊。”

“没事没事,挺好的。”女鬼小姐说,“就是你要是有空了,就继续把生发水卖着吧,这几年你停业我的信仰也淡了不少……”

陆清酒说行吧。

两人就此达成了一致,陆清酒决定过几天店铺就再次开业。

三年时间,对于龙族这种长寿物种而言,只是转瞬之间,但对于人类,却并不是短暂的分别。陆清酒到了镇上,打听了一下消息,才知道胡恕和庞子琪都升职了,目前是在市里面做警察。

“感觉自己周围的变化好多啊。”陆清酒买菜种的时候感叹。

卖种子的老板说:“这可不是么,镇里都要通高铁了,你这三年是去了哪儿啊,都没看见人了。”

陆清酒笑着说:“到处去走了走,最后还是发现家里好,就回来了。”

“是啊。”种子店的老板感叹,“还是家里好,这城里人都开始往郊区跑……都说咱们这儿空气和水都养人。”

陆清酒笑着说是。

自从那次结界融合后,尹寻就再也不用守着那些被污染的灵魂了,而最神奇的地方是,水府村的村民们居然没有消失,反而像是活人那样继续生活着。陆清酒问白月狐为什么会这样,白月狐说他们也算是非人类的一种,但自己并不知道自己是非人类,就好像是死了,但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死亡,于是便像活人那样继续生活。

虽然陆清酒有点担心,但见其他人也没有发现村民们的异样,便想着就这么算了,能过一天是一天吧,出事的时候再说。

小花心心念念的李小鱼终于考上了他心爱的初中,据说是市里面最好的一个初中,李小鱼还是以年级前十的成绩进去的。小花感动的涕泪满面,说自己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他第一次看到李小鱼这么争气的孩子,自己一定要督促李小鱼更加勤奋,争取考上好的高中。

因为市里面的初中离这儿挺远,李小鱼只有周末才会回来,这时候小花便会开着小货车把李小鱼接回家里,虽然每次陆清酒都挺担心小花会不会被交警抓到。

“没事儿,无证驾驶最多拘留几天,出来我又是一条好汉。”小花说。

陆清酒对于小花这种思想表示了批评,说重点是无证驾驶吗,你难道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一头猪……

小花:“……是时候化形了。”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开始纠结到底要怎么才能快点变成人。

日子恢复了平静的节奏,白月狐把他心心念念的地重新开垦了一遍,种上了许多他喜欢吃的水果和蔬菜。他们家里前几年种下的果树已经长成了,有苹果有梨,还有桃和李,总之是应有尽有,种在院子的两边和小道周围,树木成荫,等到秋天时,便会挂满各式各样的果子。

这眼见到了盛夏,陆清酒却是又想起了死去的祝融和另外两个四季神,道:“对了,我都忘记了,祝融他们复活了吗?”

听到祝融的名字,白月狐的表情微妙了起来。

陆清酒还以为是祝融没有复活,白月狐才是这个模样,正欲宽慰两句,却见白月狐点点头:“活了。”

陆清酒:“活了,怎么没看见?”

白月狐:“……你想看?”

陆清酒满脸茫然,没明白白月狐这微妙的语气和表情是什么意思,直到第二天,白月狐从门外拎进来三个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娃娃时,陆清酒都傻了。

“你去哪儿偷来的小朋友啊?”陆清酒惊恐道,“人家家长发现了怎么办。”

白月狐提着小娃娃们的后衣领,说:“没事,他们没有家长。”

陆清酒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几个娃娃显然不是人类,因为没有人类的家长会把孩子的头发染的五颜六色,还给他们戴颜色奇怪的美瞳。

陆清酒仔细的一看,才发现这几个娃娃的样子有点眼熟,他马上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道:“他们是四季神?”

白月狐点点头,把娃娃们甩到了陆清酒的面前。

三个白团子似的娃娃哭着抱成了一团,看着白月狐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大魔王。

陆清酒表情扭曲了一下:“……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白月狐道:“没事,明年就好了。”他解释说,四季神死了之后会变回幼儿的模样,不过问题不大,只要经过几年的四季洗礼,就能恢复成之前的模样了。

陆清酒说:“那他们记忆还在吗?”

白月狐:“在啊,除非像冬神那样出现了意外。”

陆清酒:“不是,我是说他们这会儿的记忆还在吗?”

白月狐道:“在。”

陆清酒:“那岂不是他们都记得你是怎么欺负人家的了?”

白月狐冷静的说:“记得又怎么样,不服来打我啊。”

陆清酒:“……”你其实也才三岁吧??

院子里小娃娃的哭声简直让人头疼欲裂,陆清酒开始后悔自己想要看四季神的这个要求了,白月狐本来想把他们三个拎起来再给扔出去,陆清酒看着他们可怜巴巴的模样,实在是没忍心,拿了棒棒糖一个人嘴里塞了一只,才勉强哄好了。看着他们胖乎乎白嫩嫩的脸颊鼓起来含着棒棒糖的模样,陆清酒还是没忍住,伸手掐了一下他们的脸颊。

祝融是胆子最大的,还小声的说了谢谢,秋神薅收被掐的有点懵,满脸的茫然,句芒则最羞涩,被掐了一下后就躲到祝融身后去了。

陆清酒说:“太可爱了。”

白月狐有点不满:“你小时候比他们可爱多了。”

陆清酒:“真的?”

白月狐:“当然是真的。”

陆清酒:“就算我抓周的时候没有抓到你的时候?”

白月狐:“……”

陆清酒见白月狐的表情不对,马上安慰说自己开玩笑呢,狐狸精哪有咱们黑龙好看,咱们黑龙鳞片闪闪亮的,比那狐狸精好看多了。

白月狐:“摸尾巴吗?”

陆清酒;“……摸。”

白月狐:“啧。”

陆清酒尴尬的笑了两声,但手还是摸到白月狐屁股后头那毛茸茸的尾巴上去了,这都快要三年没有摸到这么柔软的尾巴了,他真的是好想念啊。

水府村的牌位不用守了,尹寻也可以到处乱窜。陆清酒去市里给他买了一辆车,供尹寻可以到处转悠。买车的时候白月狐问要不要自己再弄回来一辆,被尹寻无情的拒绝了。

上次带回来的是蛞蝓,鬼知道下次带回来的是什么东西,尹寻可没有陆清酒那么一颗强大的心脏。

再说陆清酒自从换了身体后,身体素质变好了许多,平日里几乎不会感冒伤风,偶尔伤到了皮肤,也会很快愈合。只是这不是让陆清酒觉得最开心的,让他觉得最开心的是每到想吃藕的时候,他只要走到厨房撸起袖子,随便砍一截下来就行。被砍下来的部分马上就会变成藕的模样,还很新鲜,带着露珠还散发着清香。而他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并且断肢也会很快复原。

这种用来做身体的藕和市面上卖的藕不大一样,半生的时候是脆生生甜滋滋的,煮熟之后则变得绵软甘甜,连熬出来的骨头汤都带着股清香的甜味,非常好吃。陆清酒用一部分凉拌,一部分炖猪骨,一部分还可以夹着肉馅裹上面粉下锅炸成藕合,总之怎么弄都很好吃。

当然,吃着藕的尹寻表示要不是这藕是陆清酒身上下来的,可能就更香了,陆清酒闻言幽幽道:“从我身上下来的,不该更好吃吗?来,多吃点。”

尹寻:“……”

因为之前给了四季神们一人一个棒棒糖,他们却是给陆清酒发了好人卡,惦记上了他们家。但又害怕白月狐,所以每天都是趁着白月狐早晨出去下地的时候,就踮起脚尖敲敲门,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瞅着陆清酒,小声的问陆哥哥,有没有糖吃啊。

陆清酒被他们这么问,心都软成了一片,从家里摸出糖果给他们的口袋里面全都塞满了,再每个都掐了一下他们的小脸蛋,带着无比慈祥的笑容,看着他们消失在了自己的门口。

尹寻拿着扫帚站在后面,表情复杂的问陆清酒为何可以如此轻易的接受他们,就没什么心理阴影吗。

陆清酒对尹寻说的话觉得很是莫名其妙:“什么心理阴影?”

尹寻无奈道:“你就没有想过,万一以后他们恢复了记忆,想起自己天天到咱们家里来讨糖吃……那岂不是很恐怖?”他一想起祝融那硬汉的长相和严肃的表情就不由的打了个哆嗦。

陆清酒倒是没觉得哪里有问题,很坦然的说:“这有什么,那我以后就是他们的长辈了,可是看着他们长大的。”

尹寻:“……”他竟是无法反驳。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一切都回到了正轨,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丰收的秋季一过,便又是雪白的冬,因为那一年的经历,让陆清酒对这个季节微微有些担忧。他如同往年那般,把自家地窖里面囤了好多好多吃的,同时也备齐了所有的生活用品,等待着严寒的冬天降临。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今年的冬天并不严酷,和前几年比起来,可以说是温和了许多了。

第一场雪落下后,气温开始缓慢的下降,直到第二场雪,水府村才封了路。

陆清酒换了个身体后,发现自己完全不再畏惧寒冷了,他甚至可以像尹寻那样穿着单衣在雪地里面打滚,虽然会感到有点冷,但是完全不会感冒生病。于是整个冬天,反而变得有趣了起来。

直挺挺的倒进柔软的雪堆里,在上面留下第一个人形的痕迹,抓起雪团塞进朋友的衣领,一家人加上两只猪,笑的像一群几岁的傻子。

玩够了,洗个热水澡,穿上厚厚的毛衣,就可以躲进温暖的被窝了,如果闲得无聊,还可以拿出毛衣针,努力织毛衣。

今年陆清酒的目标非常远大,他打算给白月狐织一件黑色的毛衣,再织一条围巾,虽然版型不好看,但这可是真正的羊毛,很保暖了。想到这里,陆清酒忍不住笑了起来。

白月狐这会儿去地里挖红薯了,尹寻还没有过来,他听到窗户上传来了咚的一声,以为是谁家调皮的孩子在用雪团砸自家窗户,陆清酒披了件衣服,走到床边,推开了窗户,却是没有看见小孩的身影。

今年水府村的冬天很热闹,村民们没有再消失,而是像正常人类那样继续生活,小花小黑在村子里挺有小孩缘,不少孩子都会跑到他家来找两只小猪猪玩。

陆清酒正在四处观察,却听到头顶上传来了一声轻笑,他抬头,竟是看到冬神坐在他家的苹果树梢上,低着头正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

“玄冥?”陆清酒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儿。”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玄冥说,“好久不见啊,陆清酒。”

“好久不见。”陆清酒说。

在那场战斗里,冬神给他的感觉是冰冷且无情的,但奇怪的是,他从眼前这个冬神的表情里,竟是看出了玄玉的那种温润的感觉,他弯着眼角,对陆清酒笑着:“最近怎么样?”

陆清酒迟疑道:“还不错,你是玄冥,还是玄玉……?”

冬神说:“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是冬神便好。”

陆清酒道:“那你有什么事吗?”

冬神抬手,将一个东西扔到了窗边,他说:“这是你姥爷留给你的。”

陆清酒接过东西一看,才发现是一副耳套。

“他说他很爱你,但是他也没办法,因为他最爱的人是你的姥姥。”冬神温声道,“只有两界融合,他才有复活你姥姥的机会,所以……你也不要太怪他了。”

陆清酒握紧了耳套:“我不怪他。”

冬神笑着:“那便好,我走了。”

陆清酒道:“等等。”

冬神说:“嗯?”

陆清酒道:“你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想和我说吗?”

冬神道:“其他的事?”他歪歪头,“没有了,其实知道的多了,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啊,况且,谁没有几个秘密呢。”

陆清酒愣住,随即便看见冬神化蝶而去,和春不同,他化作的蝶晶莹剔透,呈现出美丽的蔚蓝,乘着风,便消失在了雪幕之中。

陆清酒听到了自己身后响起的推门声,大概是白月狐回来了,这一刻,他竟是觉得冬神说的很对,谁没有几个秘密呢,但这些秘密无论是否解开,都无关紧要了,至少现在的他,是幸福的。

他有温暖的屋子,美味的食物,还有好友和恋人相伴,陆清酒抬手关了窗户,将耳套小心的放进了抽屉和姥姥的日记锁在了一起,仿佛是将一段历史尘封。

身体被人从身后抱住,陆清酒笑着对他说:“欢迎回来。”

他回来了,并且,再也不想离开。

分享到:
赞(365)

评论201

  • 您的称呼
  1. 完结撒花花꒰๑•⌓︎•๑꒱ᵎᵎᵎ

    映月2022/12/07 22:14:25回复 举报
1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