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重生

在那头猛兽扑上来的时候, 尹寻以为自己会死, 他手上的折叠刀甚至没办法破开那猛兽的身体, 但他还是鼓起最后的勇气,死死的抱住了猛兽的前爪, 让它不能绕开自己去追陆清酒。

那猛兽面对阻拦自己的小虫自然没有什么怜惜,张口就对着尹寻咬了下来。尹寻惊恐的闭上眼,随即感觉到自己的头和身体分离开来, 唯一值得庆幸的事就是尹寻的痛感并不明显, 而且即便被咬下了脑袋, 也可以利用山神的能力看到周围的情况。

自己大概是要死了吧,躺在地上被咬上第二口的时候尹寻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寻常人面对死亡,通常都会恐惧愤怒, 但奇怪的是,他此时的心情格外平静,平静的甚至可以分神思考,陆清酒有没有爬到山顶见到白月狐, 有没有完成他最后的心愿。

猛兽低了头, 又撕咬了一口,尹寻浑身一颤,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只剩下两条腿了,他虽然可以重生, 可却从未尝试过被完全吃掉的感觉,也不知道彻底被吃完了之后能不能像之前那样恢复身体。

但就在这时,面前的猛兽对着尹寻龇着白森森的牙, 本来低头撕咬的动作却忽的顿住,尹寻见状莫名的有些担忧,心里正在想着难道这野兽吃腻了自己的口味,想搞点什么新鲜的花样?就看见猛兽缓缓的后退了一步,离开了他的身体。

接着,猛兽的脸上出现了一些微妙的表情。

尹寻起初还以为自己是看错了,毕竟只是一头野兽,脸上还能有神采变化?可他很快就发现他的确没有看错,猛兽的模样变得有些扭曲,它低低的咆哮了一声,用前爪挠了挠地面,看上去是觉得哪里不太舒服。

下一刻,猛兽就转身扑进了道旁的丛林,将尹寻抛在了脑后。

尹寻见状心中一喜,随后有些奇怪,心想难道是这猛兽大发慈悲,突然对自己生了怜悯之心?结果却听到了林子里传来的微妙响动,这响动他很熟悉,每次他吃了自己做的饭,和陆清酒抢厕所的时候,都能听到。

尹寻:“……”他没想到,自己的药效这么强,猛兽这么庞大的身躯,也受不了。

都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尹寻这辈子也没有想到过,自己这孱弱的**,居然还能以这样的方式抵御其他物种的伤害。

猛兽在林子里拉了好一会儿的肚子,尹寻本来想跑的,可惜他最后只剩下两条腿了,站起来非常的困难,好不容易挣扎着爬了起来。却看见猛兽已经解决了问题,缓缓的走到了尹寻的面前。

尹寻已经不存在的眼角滑落了一滴泪水,心想自己应该会马上被吃完,可谁知道,它那张狰狞恐怖的脸上,竟是对着尹寻残破的身躯露出了嫌弃之色,随后毫不犹豫的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等等,等等啊——”尹寻用自己的精神大喊,“大哥,你就这么走了??不吃完啊?”

那猛兽回头,竟是说了话:“不吃。”

尹寻:“真不吃啊?”

猛兽道:“呵,要吃你自己吃去,别想骗我再吃了。”它才刚来到人类的世界,异界都说人类鲜嫩柔软,是最好吃的食物,它看到了人自然也想要尝尝,可是就两口下去,差点没把自己给拉死,最后它甚至都以为自己的肠子都要出来了,这可恶的人类还想骗自己继续吃,这要是继续吃,它不得当场死在这里啊,可见人类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也不是什么好食物!刚想到这儿,它肚子就又是一阵咕噜,被迫再次躲进了旁边的草丛。

躺在地上的尹寻,此时才意识到自己惨遭嫌弃了,眼前这只凶猛的猛兽,就这样无情的弃他而去,只留下了他残破的身躯。

“呜呜呜。”尹寻委屈的哭了起来,“大家都好嫌弃我啊。”

猛兽走了,山林之间再次只剩下了尹寻一个人,他不由的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想着想着,却发现天空中出现了异样。只见原本黑暗的天穹,竟是裂出了一道道金色的缝隙,缝隙那头,窜出了一道道刺目的红光,那些红光乍看像是火焰,但仔细观察后,才会发现那竟是一条条火红的烛龙。尹寻见状心中立马紧张了起来,甚至忘记了自己身体此时凄惨的状况,他努力了好一会儿,才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的往前走着,想要爬到山顶上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这会儿有人在山上,看见尹寻的模样一定会被吓到,因为没了身体的尹寻此时就剩下了两条腿,正在一前一后很不协调的往前跑着,时不时跌倒后,还得花大量时间爬起来,这情形在黑夜里看着是格外的可怖。

尹寻努力了好久,可却只爬到了半山腰上,天空便再次出现了别的变化,他听到了龙族凄厉的龙吟,看到一道白色的光芒,升到了黑暗的夜空里。那光芒如同明亮的太阳,却没有太阳那般刺眼,反而无比柔和,带着包容万物的气息。

尹寻茫然的看着那一团光,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光芒逐渐上升,到达了穹顶,接着蔓延开来,白光所到之处,金色的光芒全都开始退散,天空就这样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尹寻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的预感向来没有缘由却分外的准确,他再次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朝着山顶上走去。当白色光芒消散之后,黑色的夜空再次出现在了尹寻的头顶上,这夜空中布满星辰,还有一轮明亮的月,和往日别无二致。周围是寂静的,没有人声,没有虫鸣,甚至也没有风。

尹寻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他开始变得有些慌张,用精神力不住的叫着陆清酒的名字。

自然也不会有人回应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尹寻终于到达了山顶,只是山顶上的景色却让他感到恐惧,之前笼罩山间的雾气消散了,他站在山顶之上,便能够借着月色,将周遭的景物一览无余。他看到了深渊,和深渊之中,已经碎裂了一半的山峰。

然而最让他感到害怕的,是山顶上并没有陆清酒的踪迹,这山顶并不大,也躲不了什么人,上山下山只有一条路,陆清酒如果半途回来,一定会遇到他,只是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看见陆清酒的身影,他的好友……不见了。

尹寻呆立在原地,忽的感到自己的脸颊上一凉,他伸手摸了摸,才发现是天上下雨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簌簌落下,随后天边也泛起了久违的晨光。这是今年的第一场春雨,陆清酒却没有等到。

簌簌的雨声里,悬崖边上却传来了碎石的响动,尹寻捕捉到这声音后心中一喜,连忙朝着悬崖边跑去,嘴里欢快的叫着陆清酒的名字。可当他到了悬崖边上时,看到的却不是陆清酒,而是狼狈到了极点的白月狐。

白月狐浑身上下都是伤口,连眼睛都被鲜血糊上了,他用手抓着石壁,一点点的爬到了山顶上。当他刚爬上山顶,在看到山顶上两条光秃秃的大腿时,整个人的表情凝滞了几秒。

尹寻有点尴尬,但这也不能怪他,毕竟他连屁股都被吃了,就只剩下了膝盖稍微往上的部位,这总不能要求他还穿着裤子吧,没屁股怎么穿裤子?

白月狐沉默了好一会儿,沙哑着嗓子道:“尹寻?”

尹寻弯了弯膝盖,示意白月狐猜对了。

白月狐:“你直接用精神力说话,我能听到。”

尹寻连忙开口,说:“白月狐,你怎么样?你看到陆清酒了吗?他跑到山顶上来找你了。”

白月狐闭了闭眼,神色之间露出浓郁的疲惫,他道:“我知道。”

尹寻:“他人呢?”

白月狐说:“他不该来的。”

尹寻眼睛微微瞪大,他有种可怕的猜想,但很快,他就又将这种猜想压抑住了,因为如果陆清酒真的出了事,白月狐不会这么淡定。

果不其然,白月狐伸出了手,他的手心血肉模糊,但是在手心里,那枚散发着微光的水滴状晶体,吸引了尹寻所有的目光。

“肉身没了。”白月狐说,“但好在灵魂还在。”他露出温柔的表情,低头吻了一下自己手心中的东西。

尹寻松了口气,他是非人类,他也知道,**没了不是什么大事,但如果灵魂消散,那就糟糕了,既然陆清酒的精神力还在,那就说明还有复生的机会。只是到底发生了什么,让陆清酒的**消失了?

尹寻到底是没有问出这个问题,白月狐也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他似乎有些累了,说自己要休息一会儿,便躺在地上睡了过去,那颗代表陆清酒灵魂的晶石,被他放在了胸口的位置。

尹寻也在白月狐的身边躺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了他的身上,他虽然困,但却睡不着,于是便静静的感受着周围的气息。他奇异的发现异世界的气息消散了,水府村本就是两界之间的入口,之前他一直能感觉到一些异世界的气息,只是此时这种界限变得不再明显,好像两界最后的通道也被封死了。

尹寻有些惊奇,他不由的想到,这种变化,难道和陆清酒有什么关系?只是还未等他想明白,心头便涌起一阵睡意,他盯着头顶上暗色的天空,沉沉的睡了过去。

白月狐在山顶上睡了足足一个多月才勉强恢复精神,但或许是因为没有摄入食物,他身上的伤口并未有太多好转的痕迹。离开山顶的那一天,睡醒的白月狐直接把尹寻的两条腿提了起来,说你怎么就只剩腿了。

尹寻把他在山下遇到的事解释了一遍,白月狐听完后,陷入了沉默,也不知道是该同情尹寻,还是同情吃了尹寻的那只猛兽。

两人顺着山路,回到了家里,此时水府村冰雪消融,再临盛春。道路两旁茂密的草丛中开满了鲜艳的野花,白月狐和尹寻到了家中。

一个月没回来,家里没有变得乱七八糟,小花小黑负责起了喂食家禽和打扫卫生的工作,倒也做得有条有理。只是当他们看见白月狐提着两条人腿回来的时候,还是被吓得不轻,第一个反应就是白月狐是不是把人类加入了自己的食谱。

白月狐累的厉害,也懒得和小花小黑解释,从浴室里拖了一个盆子出来,在里面加满水后便把尹寻的腿给放了进去,依照尹寻以前的恢复速度,他想要变成一个完整的人,至少得过三个月。

白月狐又睡了一觉,之后便出去了,出去的时候带上了陆清酒的灵魂,尹寻还来不及问他去哪儿,他便已经彻底消失。

尹寻被留在了家里,小花小黑则担负起了每天给他加水的工作。

“这到底是个啥东西啊?”小花听不见尹寻的精神力,白月狐也没有和他解释,于是每天看着这两条腿就是一副愁容满面的模样,“这是在泡发食物还是怎么?”

身为妹妹的小黑自然也不知道,听着自己哥哥的问话,露出一脸茫然之色。

不过好在尹寻的身体还是长得蛮快的,小花很快就发现了这两条腿在不停的变长,而当尹寻的屁股长出来之后,他终于变成了需要被和谐的东西。

“小黑,以后浇水的工作就交给我了。”小花教育自己的妹妹,“你还没嫁人呢,不能随便看其他男人的屁股。”

小黑啃着家里的玉米棒子,完全不明白自己的哥哥在说什么,她只是一只小猪猪,什么男人女人的对她而言都太早了。

小花一边给尹寻换水,一边唾弃,说白月狐怎会带回来如此淫/乱之物。

尹寻:“……”你他妈的一天到晚在看什么呢。

白月狐出去了,就一直都没有回来,甚至于直到尹寻的身体彻底恢复,都没有看见他的影子。

经过三个月的努力,在水里都要泡脱皮了的尹寻终于长出了自己的脑袋,小花给尹寻换了个大浴缸,把他泡在里头了,正在点着脚尖给尹寻加水呢,就看见尹寻的脑袋从浴缸里支了出来,把他吓了一跳。

“卧槽,尹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小花因为比浴缸矮了一截,加上对身体的嫌弃,除了加水之外根本懒得看,所以虽然知道那东西是在变多,但却不知道它变成了尹寻。

“我不是一直在家里吗?”尹寻伸手摸了摸自己皱巴巴的皮肤,都是被水泡的。

小花瞪圆了自己的小眼睛:“你就是那两条腿啊?”

尹寻点头。

小花:“……对不起,朋友,我不是故意嫌弃你的。”

尹寻伸手在他脑袋上摸了一把,说没有关系,我一点也没有听见你嫌弃我的腿短屁股白,真的是一点都没有。

小花:“……”

在小花尴尬的眼神下,尹寻裹上浴巾出去了,他已经在浴缸里面躺了三个月,自然也想知道此时外面的情况,也不知道白月狐到底去了哪儿,陆清酒的情况怎么样了。

尹寻随便在家里找了点吃的,填饱肚子之后便掏出了手机,翻阅了一下上面的号码,给白月狐打了过去。只是让他失落的是,白月狐的手机却在关机状态,显然是联系不上他了。不过虽然联系不上白月狐,但应该可以问问其他人。尹寻思来想去,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电话那头传来了少昊的声音。

“喂,是少昊吗?”尹寻道,“你知不知道白月狐那边什么情况啊?”

少昊道:“你想知道?”

尹寻嗯了声。

少昊道:“可以啊,我过来接你,我们面谈吧。”

尹寻同意了。

少昊虽然曾经想吃他,但经过这次事件,尹寻表示自己已经无所畏惧,想吃就吃吧,自己三个月后又是一条好汉,而且鬼知道吃了那么多的自己要拉多久的肚子。

少昊的效率很快,下午的时候就开车来把尹寻接出去了,两人到了餐厅,他先给尹寻点了一顿大餐,笑眯眯的看着他狼吞虎咽:“饿着了吧?”

尹寻道:“唔……有一点。”没有了酒儿,小花小黑上不了灶台,只能做些最简单的食物,他这几天都是啃玉米棒子过来的。

尹寻一边吃一边含糊的问:“白月狐到底怎么了,一直都没有回家。”

少昊说:“你不知道陆清酒出事了?”

尹寻:“知道啊。”

少昊奇道:“那白月狐反常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你也不要太伤心,人类都是会转世的,白月狐估计是去找陆清酒的转世了。”

尹寻一愣,随即明白了少昊似乎并不知道陆清酒的灵魂还在,而白月狐似乎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除了他之外的其他人,他犹豫片刻,还是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而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少昊继续说着一些别的事,比如水府村现在已经不用再担心,两界入口彻底封闭了,这是两界最后融合的机会,显然烛龙们并没有抓住。而虽然还有一些裂缝可以让异界的非人类进来,但它们都不会是什么强大的妖怪了。

“那白月狐岂不是回不去了?”尹寻突然想到了这茬。

“它不一样。”少昊喝了一口酒,懒散道,“烛龙虽然多,但是应龙的数量却已经非常少了,甚至大部分人都以为它们种族已经灭绝。”

的确,在见到熬闰和白月狐之前,尹寻传承的记忆里,说的是应龙一族近乎灭绝。

尹寻和少昊交流了很多信息,最后又被少昊送回了家里。

“你现在可以离开水府村了,有没有想过去哪儿转转?”少昊问尹寻。

尹寻说自己还得想想。

少昊点点头,没有再多问什么,转身走了。

尹寻回家后,却是摸出了自己唯一办过的银行卡,这还是陆清酒帮他办的,平日里几乎没怎么用过,陆清酒每个月好像都在往里面打钱,虽然不知道到底有多少……

尹寻拿着卡去了镇子上,笨手笨脚的插进了atm机,再输入了密码,当看到显示屏上面的六位数数字后,他的眼睛一下子就湿了,之前压抑在心里的情感全都瞬间爆发,他用头抵着屏幕,低低的抽泣着,含糊的小声念着陆清酒的名字,问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自然不会有人回答他的问题,他多么希望,此时能有人伸出手,轻轻的拍拍他的肩膀,然后一回头,就看见陆清酒站在自己的身后。

尹寻哭了好一会儿,才擦干泪水,将卡取了出来。

他回家后,便开始准备行李,小花小黑问他要去哪儿,他说自己打算到处去走走,看看其他地方没有见过的风景。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呢?”小花有些担心的问。

“如果白月狐回来了,你就联系我,我马上赶回来。”尹寻摸着他的脑袋说,“我不想再待在这里了。”待在这里,他每天都会想起陆清酒,有时候还会想起白月狐,虽然知道自己一直被白月狐当成储备粮,但那的确是尹寻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日子。他忘不掉,也不想忘掉。

但只要待在这里,他就不停的想起这件事,院中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在诉说着当时的美好,和此时的冷清和凄凉。

尹寻去镇子上买了电话和电话卡,把这个手机留给小花和小黑,让他们有什么事处理不好,就给自己打电话,自己会尽快赶回来。

小花小黑见尹寻去意已决,便没有再劝,也答应他如果白月狐回来了,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他。

尹寻拖着行李,上了镇上的火车,当火车发动,缓缓行驶出了市里,翻越山林后,他有生以来,终于看到了这个世界水府之外的风景。

那里春光正好,整齐的麦田被微风吹拂,荡出绿色的波纹,有燕子停在电线上,还有扛着农具的老农,缓步走在田间。

尹寻嗅到了花香,听到耳畔那温柔的风声。整个世界都是温柔的,暖暖的阳光撒在他的脸颊上,让人昏昏欲睡。

一切都刚刚好,除了自己的身边,少了一个叫陆清酒的朋友。

不过没有关系,无论多久他都愿意等待,他的灵魂中的荒草已经重新焕发了生机,孤坟之上也开满了美丽的花。乌鸦还在枝头停着,叫着陆清酒的名字,但声音之中不再哀愁,而是带着期望和渴盼。

尹寻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再次见到陆清酒的时候,对着他说出那一句,欢迎回来。想到这里,他脸上的愁容稍减,终是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

分享到:
赞(309)

评论25

  • 您的称呼
  1. 小猪蹄子用得来手机不(奸笑)

    匿名2019/07/07 18:21:28回复 举报
  2. 说真的,我也好想知道我是该同情尹寻还是猛兽

    一个常换网名的崽(狂笑当中)2019/08/18 10:31:13回复 举报
  3. 我仿佛想到了沈一穷

    逗比2019/08/20 18:26:24回复 举报
  4. 哈哈哈哈哈哈 他们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责任

    金凌的舅妈2019/08/24 13:50:12回复 举报
  5. 老爷呢老爷呢不想姥爷出事啊,而且不知道路清酒能不能恢复记忆呢

    羊驼大伦2019/09/10 02:20:45回复 举报
  6. 忽然觉得好心疼尹寻啊…

    苏沐晚2019/09/13 09:34:27回复 举报
  7. 无心,是你吗……

    1882020/01/02 12:01:45回复 举报
  8. 感觉死万五行都是大虐后分开个几年再变本加厉甜回来,这个也是吧。。。。(笑)

    醨醉2020/01/31 10:09:05回复 举报
  9. 尹寻好令人心疼

    匿名2020/03/03 18:21:43回复 举报
  10. 唉……真的难搞,难受死老母亲了

    夏翊小朋友(江殇逸)2020/03/17 13:00:42回复 举报
  11. 醨醉小可爱是的啊……加油熬过了就好了

    我就是那个匿名小姐姐2020/05/29 00:16:56回复 举报
  12. 但只要待在这里,他就不停的想起这件事,院中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在诉说着当时的美好,和此时的冷清和凄凉。
    前面我都没什么感觉,看到这一句突然就很伤心。

    白银六卫2020/06/12 06:50:17回复 举报
  13. 按爪儿~墨白白小朋友来了没有呀

    秦川说闻劭不行2020/06/17 20:41:17回复 举报
  14. 按爪~(~ ̄▽ ̄)~我来啦

    墨白白白白白2020/06/18 19:01:08回复 举报
  15. 我看前面都没哭,就是看到这哭了!
    真的好~心~疼尹小寻啊!
    我果然是他麻麻!

    花花2020/08/03 17:41:32回复 举报
  16. 西子绪家的受就是用来拯救世界的,攻受就是来虐的

    阿渊2020/08/19 20:21:20回复 举报
  17. 少昊带着尹寻赶快滚吧

    匿名2021/02/01 12:30:56回复 举报
  18. 害 真哭(系統什麼叫我太短

    匿名2021/04/28 08:20:45回复 举报
  19. 额…寻儿的肉灵芝…杀伤力这么厉害的吗……

    我爱秦川2021/05/02 20:48:01回复 举报
  20. 尹寻不是只剩俩腿了吗?他哪儿来的手擦脸上的泪水

    ???2021/10/26 07:38:12回复 举报
  21. 突然想到了沈一穷……

    苏轻2021/12/06 16:24:32回复 举报
  22. 本来我已经准备了毛巾,迎接刀的到来,但看到伊寻只剩两条腿时,我不厚道的笑了

    年糕精2022/02/03 20:16:50回复 举报
  23. 啊……这段看哭了 快回来啊清酒

    咸鱼鱼2022/05/12 06:39:33回复 举报
  24. 突然想起了一穷,为什么非要这么虐呢……

    钟晚意2022/07/28 15:45:02回复 举报
  25. 说少昊尹寻赶快滚的那位不如先滚远点

    匿名2022/11/20 19:17:08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