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小小意外

就因为女鬼小姐的慷慨, 家里却是突然多出了两只野人来。不光是陆清酒, 连站在旁边啥话也没有说的尹寻也未曾幸免。白月狐回家前, 两人花了好一会儿的时间才把其他的毛发处理干净,就留下那一头毛躁的像原始人一样的黑发。

午饭时间, 陆清酒和尹寻都有点坐立难安,好像屁股底下有针扎似的,白月狐问道:“你们怎么不把头发也剪了”

“这么长就这么剪了好像有点可惜。”陆清酒说, “正好下午要去镇上一趟, 我想着干脆卖给理发店算了。”

白月狐闻言却是微微皱眉:“卖给理发店?什么卖给理发店?”

陆清酒这才想起白月狐不知道头发也是可以卖钱的, 于是给白月狐解释了一遍,说到膝盖的头发最起码可以卖好几百块钱,如果发质特别好的话甚至还能上千。他说完之后, 白月狐的神情却变得十分微妙,惊讶里带着失落,失落里又夹杂着遗憾,好一会儿才来了句:“头发还能卖钱啊?”

陆清酒这才想起白月狐似乎剪过很多次长发了, 并且每次变成真身之后头发都会变长, 之前他怕剪发剪的太频繁引起理发店的怀疑,所以也没有和白月狐说这个,现在白月狐突然知道了,估计他家这只贫穷的假狐狸精内心全是波动, 甚至怀疑自己错过了一个亿。

“原来头发能卖钱。”白月狐道,“我以前都不知道。”

陆清酒连忙安慰了白月狐几句,说也不能经常卖, 不然理发店的人发现卖头发的总是同一个人一定会怀疑的。白月狐随口嗯了一声,明显就是没把陆清酒的话听进去,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几百块钱这个关键词上面了。陆清酒见状有点无奈,只能想着下个月给尹寻和白月狐加点零用钱算了。看来目前的零用钱还不能满足家里成员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

下午,陆清酒和尹寻悄咪咪的去了镇上,非常小心的找了家没去过的理发店,把自己那像野人一样的长发给卖掉了。

虽然发质一般,但好歹足够的长,理发店老板给了他们两个人一人五百,给钱的时候白月狐也在场,陆清酒清楚的看到他那眼睛几乎都要黏在钱上了,表情里还带着点不太明显的委屈,显然是想起了自己之前随手就剪了的头发。啊,那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啊,自己居然就这么随手丢掉了,白月狐落寞的想着。

花了点时间换了个清爽的发型后,拿着卖头发换来的钱,陆清酒赶紧请白月狐去吃了顿丰盛的大餐,好安慰一下白月狐。

白月狐第一次吃东西吃得食不知味,还是陆清酒在饭桌上反复的保证等到下次白月狐变身以后,一定带他来卖头发,他才勉强展露了笑颜。

陆清酒:“……”唉,加零用钱,明天就加!家里的孩子真得富养,看把孩子憋成啥样了……

虽然脑袋换成了清爽的短发,但其他部位还需要恢复一段时间。这夏天天气热,柔软部位的毛发变成了短短的茬,简直痒的令人发指,最惨的是,很多部位都还是关键部位,也不太好意思挠,只能忍着等到晚上洗澡的时候。

陆清酒简直被折磨的意识模糊,心里想着下次可千万离女鬼小姐远一点,他是真的受不了这折腾了。

七月的天气越来越炎热,为了让不能用空调的陆清酒凉快一点,白月狐的下半身变回了原型。当然,不是狐狸的原型而是龙的,那黑色的鳞片冰冰凉凉,缠在身上非常解热,陆清酒恨不得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不过尹寻有些害怕这个模样的白月狐,看见他几乎都是绕着道走,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被迫和白月狐面对面。

陆清酒倒是觉得白月狐的尾巴其实非常的漂亮,黑色的鳞片每一片都反射着冷色的光芒,伸手摸上去会感觉到坚硬的质地和光滑的触感,腹部的鳞片更加细密柔软,还带着一点体温,手感非常的好,陆清酒简直是摸的爱不释手。只是每次他摸的时候白月狐的表情都有点说不出的微妙,他开始还问怎么回事,后来见白月狐不说,干脆也不问了,厚着脸皮摸就是了。

天气热了,陆清酒的食欲也在下降,特别是在炎热的厨房做了几个小时的饭之后更是什么都不想吃。但为了不让白月狐和尹寻担心,他还是会给自己随便塞点什么,假装吃的很香的样子。

不过他这模样也就骗骗傻乎乎什么都信的尹寻,还是被白月狐看了出来,所以白月狐这段时间都在给家里带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食物,有飞禽有走兽,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味道很好,吃着很让人开胃。

今天白月狐带回来了一条有六个身体的大鱼,刚带回来的时候那鱼还活着,在水缸里直扑腾。

尹寻伸手戳了戳,说:“这鱼居然有六个身体,那岂不是有六份鱼腩了……”

陆清酒拿了把扇子在旁边慢慢的摇:“想怎么吃?红烧还是糖醋,还是清蒸?“”

白月狐道:“看你怎么做方便吧。”

陆清酒想了想:“这么多肉,那就做个全鱼宴吧。”

一部分红烧,一部分清蒸,一部分糖醋,剩下的打成鱼丸煮汤,午饭就这么解决了。

这鱼的肉质很好,既没有什么腥味也没有小刺,陆清酒做鱼的时候随口和尹寻说起了后天市里要举行一个特产博览会,问他想不想一起去。

“特产博览会是什么?”尹寻正在把鱼肉剁成泥状,待会儿加一些淀粉就可以包成鱼丸了。

“就是各地的特产。”陆清酒道,“你们可以去看看有什么没吃过,到时候买点回来吃。”

“行吧。”尹寻道,“我还真没去过呢。”

白月狐肯定是要跟着去的,自从上次出现了汪如盟那事儿,每次陆清酒去市里白月狐都要跟在陆清酒身边,就是害怕他再次出现什么意外。

特产博览会其实挺有意思的,市里面每年都会举办几次,只是每次展览的特产类型都不一样,大部分都是农作物,偶尔是零食和干货。

这次的博览会还是少昊随口提起的,陆清酒听后却是上了心,打算带着家里很少参加这类活动的两只去凑凑热闹。

这次博览会上的是各种食物,有生的也有熟的,各地厂商在巨大的餐馆里申请好了摊位后便将自己的货物摆放出来,陆清酒他们一进去就闻到了一股子浓郁的香气。这香气并不是同一类食物,而是各种食物夹杂在一起的味道,闻着非常的诱人,连陆清酒都有点馋,更不用说白月狐和尹寻了。

白月狐和尹寻两人从来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从门口一进来,眼睛里就全变成了星星,闪闪发亮的模样简直可爱极了。尹寻就不用说了,嘴边两枚可爱的虎牙早就露了出来,白月狐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陆清酒敢保证,如果他的尾巴露出来了,那一定是在欢快的摇着——虽然那是一条龙尾巴。

陆清酒大方的掏出了几百块,放到了两人手上,表示整个展览会请自由发挥,如果不够再找他要,他就在门口坐着。白月狐和尹寻都有些迟疑,最后在陆清酒的催促下才进去了。

陆清酒在门口买了一袋子的小麻花,坐在门口的休息位上一边吃一边玩手机,他对食物的兴趣没有白月狐和尹寻那么大,也吃不了太多东西,所以干脆就在门口等着算了。

这小麻花的味道倒是很不错,甜度适中,酥酥脆脆的,陆清酒想着要是有空就回去自己做点,还有其他零食也可以自己试试。

他正在这么想着,却听到外面传来了嘈杂的人声和惊恐的呼叫,似乎是有人看到了什么可怖的场景。陆清酒疑惑的起身,他刚走出去,便看到了不远处那滚滚浓烟和冲天的火光。

“着火啦!!快打报警电话!!”

“怎么会突然着火——那儿是什么地方啊——”

人们在激烈的讨论着,门口聚集的人越来越多。陆清酒朝着那地方看去,却是愕然的发现那着火的竟是之前去过的银建楼,刺目的火光从靠近楼顶的位置窜出,伴随着火焰的是带着浓重焦臭气息的黑烟。

陆清酒感到自己的手臂被一只手抓住,他扭头,看见了表情凝重的白月狐。

“着火的是银建楼吗?”陆清酒道,“祝融他们出什么事儿了?”

白月狐道:“不知道。”他停顿片刻,“但是我感觉到了烛龙的气息。”

“烛龙?!”陆清酒心中一惊,“这把火是他放的?”

白月狐道:“不清楚,但应该和他有关系。”

“祝融他们不会有事吧……”陆清酒有点担心。

白月狐道:“我们过去看看。”

陆清酒点点头。

这火势非常的大,蔓延速度也很快,且因为着火的地方是在高层,即便是消防车来了恐怕也无能为力。对于这种高层的火灾,只能疏散人群等着高层烧的差不多了自行熄灭,其他能做的事非常少。

陆清酒他们三人逆着人流朝着银建楼的位置赶去。

陆清酒本来以为这楼会烧很久,却没想到等到他们到那儿的时候,原本很大的火势居然已经熄灭了,至少从外面已经看不到明火的痕迹。

“灭了?”陆清酒有些惊讶。

白月狐表情很是严肃,他道:“你和尹寻在外面等着,我进去看看。”

陆清酒点点头,让白月狐注意安全。

大约是因为害怕火势蔓延,这会儿周围已经没有什么人了,陆清酒和尹寻躲在角落里,看着滚滚浓烟从燃烧的建筑中不断的升腾而起。

“你说这是谁放的火啊?”尹寻小声道,“是烛龙吗?”

陆清酒道:“不知道……但是应该和他们有些关系吧。”

尹寻似乎有点不安,他道:“他们来人类世界做什么呢,难道是……”他突然停住了话语,呆呆的低下了头,只见胸口的位置,竟是伸出了一把尖锐的刀,锋利的刀刃直接穿透了他的胸膛。

“尹寻!!!!”陆清酒惊恐的叫了起来。

“快跑……”尹寻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身体无力的滑落到了地上。陆清酒看到了站在尹寻身后的人,那是一个长相秀美的少年,只是和常人不同,他的眼睛呈现出一种火焰般的红色,脸上带着残暴的笑容:“啊,你就是陆清酒吧?”

陆清酒转身就跑。

那少年收了刀,马上打算追击过来,身旁的高楼里,却扑出了一个身影,将那少年直接扑倒在了地上,却正是之前进入高楼查看的白月狐。那少年的身体却好似没有固定的形态,被白月狐一扑,居然如烟尘一般直接消散了。

陆清酒见状连忙上前扶起了尹寻,道:“尹寻,尹寻,你没事吧?!”

他伸手在尹寻的鼻间探了探,却发现那儿居然已经没了气息,陆清酒登时吓的魂飞魄散:“月狐,月狐,不好了,尹寻没气了——”

白月狐脸上一直沉着,缓步走到了尹寻旁边,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尹寻的状态后,道:“没事,回去拿水泡一泡就能接着用了。”

陆清酒:“哈?”

白月狐道:“假死机制而已。”

陆清酒:“……”

经过白月狐的讲解,陆清酒终于接受了尹寻没有事的事实,白月狐说山神这类生物啊,没什么能力身体又很脆弱,所以进化出了很多防御机制,比如什么吃了会让吃的人拉肚子啊,比如伤到要害就直接假死啊之类的被动防御机制,让垂涎他**的食肉动物失去兴趣,毕竟大部分的食肉动物都是只吃活物的。

陆清酒简直听的心情复杂,高兴尹寻没事儿的同时又在思考到底经历多少悲惨的往事他们才能进化出这样的能力……

“那条烛龙呢,跑掉了吗?”陆清酒把尹寻从地上扶起,问白月狐自己担心的事,“还有祝融他们……”

白月狐蹙眉说:“我怀疑他们的目标不是银建楼。”

“不是银建楼?”陆清酒道,“那是哪儿?”

白月狐摇摇头,示意目前自己也不知道,不过既然烛龙的目标不是银建楼,祝融和那群小妖怪们应该也没什么危险,而且根据白月狐的说法是火势已经熄灭了,他上去了一趟确定几乎没有什么伤亡。陆清酒这才放了心,打算把尹寻背到背上。

白月狐见状拦住了陆清酒的动作,手一伸便将尹寻像提麻袋似的提了起来,说:“走吧,回家。”

“嗯。”陆清酒也没有心思继续逛了。

三人找到了小货车,坐着货车回家去了,这一路上陆清酒都在想烛龙的事,他有点搞不懂烛龙想要做什么了,他在银建楼放了把火,难道只是想挑衅一下祝融?可是现在细细想来,祝融不但是主夏之神,也是司火之神,火焰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可怖之物……

“有被吓到吗?”白月狐见陆清酒不说话,似乎有些担心。

陆清酒闻言赶紧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没有。”

白月狐道:“我不该离开你身边的。”

陆清酒面露无奈:“这事怎么能怪你呢,你难道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守在我身边么,况且我也是成年人,有些事总该要自己对自己负责。”他和白月狐虽然是恋人,但也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就算白月狐将他保护的密不透风,也终究会有疏漏之处。可就算是疏漏了,也不是白月狐的错,应该是他对自己负责。

“你不要责怪自己,这不是你的错。”陆清酒继续出言安慰。

白月狐不说话了,他的嘴唇抿起一条紧绷的弧度。

在煎熬的气氛中终于到了家里,陆清酒赶紧按照白月狐说的那样把尹寻放进了水里泡着。

“这得要泡多久啊?”陆清酒看着尹寻有点愁。

“至少半天吧。”白月狐回答。

陆清酒哦了声,打算去厨房做饭,却见白月狐并不如平日里那般对食物热心,而是坐在院中脸色阴郁的思考着什么。

陆清酒几乎是片刻间就明白了白月狐心中所想,显然白月狐还在为刚才离开他的事生闷气,陆清酒想了想,没有去哄,转身进屋子里去了。

聒噪的蝉声在此时变得尤其刺耳,白月狐坐在院子里,眼眸半垂,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低气压,这要是尹寻还在,肯定会绕着他走。

陆清酒进了屋子大约半个多小时才从里面出来,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碗红艳艳的冰沙,冰沙里面浇了草莓汁和山楂酱,上面还摆放了西瓜葡萄之类的水果,看起来格外诱人。

他走到白月狐的面前,把冰沙和勺子放下了,道:“吃吧。”

白月狐没动。

陆清酒笑道:“要我喂你啊?”

白月狐闷闷的嗯了声,陆清酒闻言抬手舀了一勺冰沙就要往自己的嘴里送,白月狐见状直接伸手抓住了陆清酒的手臂,蹙眉道:“你不能吃冰。”

陆清酒:“我这不是……唔!”

这是一个不算太温柔的吻,带着些许害怕失去的焦躁,直到陆清酒回应后,白月狐的动作才变得柔和了起来。

一吻结束,陆清酒的气息有些乱了,他道:“我真的不会怪你。”

白月狐道:“可是我怪自己。”

陆清酒道:“好了,不准这么说,吃了冰沙就不生气了啊,乖。”他用勺子将冰沙送进了白月狐的口中。

白月狐含住勺子,含糊道:“不想吃冰沙。”

“那想吃什么?”陆清酒问

“想吃你。”白月狐含住了陆清酒的手指。

陆清酒勾起嘴角,凑到白月狐的耳边,轻轻的道了声好。

尹寻从水盆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胸口的大洞已经完全愈合,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的异样。事实上那把刀捅进来的时候,他一点也不疼,最后的念头是想让陆清酒快点跑开,毕竟他可以重生,陆清酒可不行。

现在既然安全回了家,那说明陆清酒也没什么事,尹寻便放了心。他慢吞吞的从水盆里爬出来,找到旁边放着的衣物穿好,摸了摸自己有点饿的肚子打算进屋找点吃的,可谁知刚走到门口,他便听到屋子里传来了某种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那声音属于陆清酒,听的尹寻整张脸都烧了起来,赶紧转身回家去了。

这村子就他娘的三个能喘气的人形生物,现在另外两个人形生物凑合着在一起了,就剩下尹寻一个人……想凑都没地儿凑去。不过话说回来,后院的女鬼小姐姐还挺漂亮的,而且也没有结婚,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

被陆清酒刺激到的尹寻突然有了个不成熟的想法……

第二天,尹寻照例去陆清酒家里蹭饭吃,只是这次去的时候手里拿了一束漂亮的野花,陆清酒见着尹寻手里的花疑惑的问尹寻这是想送给谁,这家里就剩下两头猪一只狐狸,难道尹寻对小动物也产生了什么兴趣?

为此小花还对着尹寻投来了警惕的目光。

尹寻连忙解释,说自己没有那么重口味,他是绝对不会饥饿到对小动物下手的,陆清酒道:“那你手里的花送给谁?”

尹寻说:“付紫莹可真是个好名字。”

陆清酒本来在喝豆浆,差点把自己给活活呛死,咳嗽的脸都红了:“你连死鬼都不放过啊!”

尹寻理直气壮:“我不也是死鬼吗?”

陆清酒:“……”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尹寻:“大家都是死鬼,肯定不能互相嫌弃。”

陆清酒陷入沉思。

尹寻道:“你先做饭,我去后院看看她。”

陆清酒还想说什么,却见尹寻已经高高兴兴的冲去后院了,看着尹寻那高高兴兴的背影,陆清酒实在是没忍心提醒尹寻难道忘记了那些光阴似箭的日子了吗,当时尹寻哭的可比他还惨啊。

算了,孩子长大了,想谈谈恋爱也是正常的,陆清酒如此安慰自己。

结果半个小时后,尹寻哭着出现在了厨房里,陆清酒被他的模样弄的目瞪口呆:“尹寻,你眼睛上的是什么东西啊!!”尹寻眼睛上挂着一串黑色的长条状物体。

尹寻哭着说:“不是,我说腿毛什么的就算了,妈的为什么睫毛也算毛发啊。”

陆清酒:“……噗!!”

尹寻:“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陆清酒哈哈大笑起来,差点没把自己笑的直接厥过去,尹寻垂泪表示看来这个女鬼小姐自己是无福消受了。

陆清酒擦了擦泪水,拍拍尹寻的肩膀,说没事儿,缘分来了,总会找到的。

分享到:
赞(269)

评论22

  • 您的称呼
  1. 少昊先生就是个不错的选择嘛~

    匿名2019/04/11 13:50:01回复 举报
  2. 楼上说的很是有道理啊

    沫兮2019/06/01 20:27:00回复 举报
  3. 我一直看白月狐摇尾巴莫名想到托尔,啊,尾巴肉真香

    川下穷河2019/08/18 20:15:35回复 举报
  4. 一楼说的很有道理啊~要不要考虑一下~手动滑稽

    羊驼大伦2019/09/07 03:28:19回复 举报
  5. 尹寻和少昊超级好嗑的♡

    苏沐晚2019/09/11 18:41:11回复 举报
  6. 一楼说的对,少昊可以考虑一下
    我现在已经彻底放弃了花寻CP

    花花啊花花2019/10/04 17:36:27回复 举报
  7. 伊寻小可爱考虑一下少昊呗?嘻嘻嘻……啧啧啧要节制!老母亲的劝告…

    夏翊小朋友(江殇逸)2020/03/16 22:51:08回复 举报
  8. 尹寻的cp有点多啊

    为你葬花2020/04/02 13:55:50回复 举报
  9. 支持一楼啊!!真的不考虑一下?

    我就是那个匿名的小姐姐2020/05/28 22:07:21回复 举报
  10. 一楼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ಥ_ಥ)2020/06/07 01:46:44回复 举报
  11.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想象一下眼睛上挂着一串黑色的长条状物体哈哈哈哈好有画面感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白银六卫已笑死,有事烧纸2020/06/12 03:10:46回复 举报
  12. 为什么没有点赞功能,我想给一楼点赞
    ‎|•’-‘•)و✧墨白白小朋友来了吗

    秦川说闻劭不行2020/06/17 17:20:02回复 举报
  13. 我来了啦啦啦啦啦~

    墨白白白白白2020/06/17 22:10:54回复 举报
  14. 这一章我的嘴角从来就没有下来过

    星儿2020/07/18 00:57:09回复 举报
  15. 虽然脑袋换成了清爽的短发,但其他部位还需要恢复一段时间。这夏天天气热,柔软部位的毛发变成了短短的茬,简直痒的令人发指,最惨的是,很多部位都还是关键部位,也不太好意思挠,只能忍着等到晚上洗澡的时候。
    嘿嘿嘿嘿

    zqtl p2020/07/25 03:08:44回复 举报
  16. 一楼说得对!!

    花花2020/08/02 22:53:57回复 举报
  17. 伊寻,不要灰心,你还有少昊先生!!!

    哭了2020/08/03 23:54:24回复 举报
  18. ???没有人在意这一章的车吗?还是我的关注点错了?•﹏•

    子焉2021/01/02 19:27:29回复 举报
  19. 为啥一看见变成半龙的描述总是浮现了东皇太一(ky道歉!!!)的亚子?完了,月狐还怎么帅?(嘤嘤哭

    是时候想个名字了2021/04/14 13:59:59回复 举报
  20. 寻儿 毛事儿的 有少昊~(≧▽≦)/~

    我爱秦川2021/05/02 17:23:20回复 举报
  21. 啊车车,近在眼前,远在天边啊

    一脸懵2021/08/30 09:43:28回复 举报
  22. 作者有話要說:
      尹尋:我要談戀愛!!

      陸清酒:要求?

      尹尋:活的!

      白月狐:你要求怎麼那麼高。

      尹尋:……


    十分應景了(ӦvӦ。)
    (這個叫睫毛精吧

    嘻嘻呵呵哇哈哈2022/03/16 11:52:3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