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伤口和尾巴

因为白月狐还在等着,陆清酒也没敢做太复杂的菜, 而是选择了最简单的菜式。他用高压锅炖了一大锅红烧牛肉, 做好之后便端进了卧室里。

牛肉的香气在屋内弥漫, 刚刚昏睡过去的白月狐却是睁开了眼, 他醒来后也没说话,拿起筷子飞快的把陆清酒给他准备的食物吃光了。

“还要吗?”陆清酒觉得他肯定没吃饱。

白月狐摇摇头,示意自己想要再睡一会儿, 明天早晨再补充食物。

陆清酒看着他身上的血迹有些担心:“你睡吧,我用热毛巾帮你清理一下身体。”

白月狐点点头, 眼睛一闭便再次陷入了沉睡中。他身上还穿着那件黑色的袍子, 袍子上凝固的血液,在散发着浓郁的血腥气。

陆清酒轻手轻脚的把白月狐黑袍子脱了下来,看见了白月狐身上因为打斗而出现的伤口。和上次的伤口相比, 这次似乎更严重了,伤口几乎布满了白月狐的身体, 但万幸的是似乎没有伤到要害, 且血已经止住。

陆清酒去拿了热水和毛巾,帮白月狐清理了一下伤口, 并且用纱布简单的包扎了起来。但陆清酒没敢在白月狐身上用太多药,怕破坏了他本身的自愈能力。

看着白月狐漂亮的身体上横七竖八的伤口, 陆清酒格外的心疼, 手上的动作也是尽量放轻,怕把白月狐给弄醒了。处理好伤口后,陆清酒把白月狐放到了柔软的床上, 为他盖好了被褥又关了灯,这才出去了。

“陆哥,白先生怎么样了?”江不焕站在门口有些不安的询问,虽然没有看到白月狐身上的伤,但他也能猜到白月狐肯定伤得不轻,毕竟是那样两个庞然大物在打斗,随便一爪子下去都是天崩地裂。他当时以为自己是睡着了,后来仔细想想,那分明是被震晕了过去。

“睡了。”陆清酒道,“身上有些伤,但应该没什么大碍,你看到最后是谁赢了吗?”

“没有。”江不焕老老实实的说,“我看到一半就晕了过去。”

陆清酒道:“晕了过去?”

“嗯。”江不焕道,“他们打架的阵仗太大了,我没坚持住。”他刚才才把自己脸上的血清理干净。

“哦,你去休息吧。”陆清酒说,“我来守着就行。”

江不焕点点头,这才回去睡觉了。

尹寻得回家,江不焕他不放心,最后陆清酒决定自己一晚上都守着白月狐,免得万一白月狐晚上醒了想吃东西也没人做。白月狐还在睡熟之中,但眉头微微蹙起的模样,可以看出他睡的并不安稳。

陆清酒坐在他的旁边,开着一盏小灯静静的看书。白月狐虽然已经当了快一年的房客了,但屋子里依旧空空荡荡的,除了几件日常穿的衣服之外,就只有最简单的生活用品,除此之外,看不到任何生活的痕迹。即便是消失不见,也似乎不过是一个转身的时间。

陆清酒手里的书叫《子不语》,写的是一些民间的奇闻异事,自从了解到了这个世界非科学的一面后,他的阅读对象便成了这些灵神异怪的古籍,读得越多,倒是越对另一个世界感兴趣。

夜深了,月亮升起后,窗口吹过的风是凉的,陆清酒心头生起了一些倦意,但他压抑住了翻滚的睡意,端起面前已经快要凉掉的茶喝了一口。身后的白月狐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陆清酒听后以为白月狐醒了,急忙扭头看去,却是借着月光看见白月狐依旧闭着眼,还在睡梦中。这一声轻吟却似乎是因为他翻身碰到了伤口,陆清酒见状缓步上前,伸手轻轻的帮白月狐调整了一下姿势,白月狐紧皱着的眉头,才微微松开。

明天早上做什么给他吃呢,受了这么多的伤,肯定流了很多血吧,陆清酒在心里盘算着明天早晨多给白月狐煮几个鸡蛋,好好补一下身体。

陆清酒就这么坐在床边,熬到了天边泛起晨光,后半夜他为了驱逐倦意,又去倒了几杯浓茶,这么边喝边等,到天亮的时候倒已经困过头,感觉不到困了。

陆清酒猜测白月狐也快醒了,便去厨房烧了水准备做饭,他知道白月狐喜欢吃肉,干脆又炖了一锅鸡汤,虽然早晨喝鸡汤怪怪的,但白月狐应该会喜欢。

白月狐睡眠向来很浅,这一觉却睡的很沉,他知道陆清酒陪在自己的身边,就坐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这让白月狐放下了警惕,让身体陷入了柔软的床垫里,他嗅到了清淡的茶香,香味一直萦绕在屋子里,让他充满了安全感。

之后的事,白月狐也不太记得了,因为他真的睡着了。

陆清酒做好了早饭,再次回到白月狐的卧室时,白月狐已经醒了过来,靠坐在床上闭目养神,陆清酒忙道:“月狐,饿了吗?我给你准备了早饭。”

白月狐点点头。

陆清酒忙把厨房里做好的食物端了过来,是一大锅炖好的鸡和一大碗鸡汤面,味道都很清淡,很适合白月狐这样刚受伤的身体。

白月狐端起食物,却没有直接吃,而是道:“江不焕呢?”

陆清酒还以为他是在担心江不焕的安危:“他受了点小伤,好像没什么大碍,正在睡觉呢,要我把他叫过来吗?”

白月狐蹙眉:“他怎么还没走。”

陆清酒差点没被这话给呛到,哭笑不得道:“他可以走了?”

“自然是可以走了,不然我费那么大的功夫做什么。”一想到江不焕还要蹭家里一顿早饭,白月狐就有点不高兴,“让他走吧,赶紧的。”

陆清酒笑着说好。

说完这话,白月狐才慢慢的吃起了面前的食物。

陆清酒在旁边温柔的看着白月狐吃面,尹寻也过来了,他嗅着鸡汤味走到了白月狐卧室的门口,不过他没敢进来,就支着个脑袋朝里面看,正好看见陆清酒那慈父一般的眼神和微笑。

尹寻:“……”行吧,家里又多了个儿子,正好响应国家二胎政策。

白月狐吃完饭,又继续睡觉了,陆清酒把东西收拾好了之后也感觉有点困,出了卧室门就看见贼头贼脑的尹寻。

“你看什么呢?”陆清酒伸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

“我这不是在看你们父子情深……啊呸,看你们两个友谊长存么。”尹寻道,“你守了一晚上了?”

陆清酒说:“嗯,吃早饭吗,我做个鸡汤泡饭。”

尹寻说:“吃啊,吃完你去睡会儿吧。”

陆清酒道:“你来守着?”

尹寻挠挠头:“守着也行,就是你得和白月狐先打个招呼,让他不要对我鲜嫩的**下手……”不然一嘴下去,他估计连再生的机会都没了。

陆清酒面露无奈,道了声好。

陆清酒去抓了点咸菜,又用香油把咸菜拌好,然后就着咸菜和尹寻两人吃了碗热乎乎的鸡汤泡饭,刚吃完就看见江不焕也起床了,他昨天晚上可能没睡太好,眼睛下面青了一圈。

“早上好。”他冲着陆清酒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陆清酒说,“一起来吃个早饭吧。”

江不焕高兴的点点头,他在这里最快乐的时光就是一日三餐了。米饭被鸡汤泡的软软的,上面还撒了葱花,咸菜清爽可口,放了香油和辣子,嚼在嘴里完美的解掉了鸡汤的油腻感。江不焕吃的正开心呢,就听到陆清酒来了句:“白月狐说想杀你的东西已经被解决了,你可以离开水府村了。”

“就解决了?”江不焕听到这话,内心居然冒出了一丝失落。

“嗯。”陆清酒道,“他这么说,应该是没事了。”

江不焕道:“那……那好吧。”

陆清酒道:“你买下午的火车票吧,我睡一会儿,起来就送你去镇里。”他觉得江不焕这个小孩儿应该是挺想走的,毕竟水府村这么偏远又很落后,基本上只适合养老心态的人待在这里。

“好。”事情处理好了,江不焕也没有了继续待在这里的借口,他食不知味的吃着面前的鸡汤饭,小声的问了句,“那……我以后还能来吗?”

陆清酒露出讶异之色。

“我的意思是以后度假的时候来玩玩。”江不焕连忙解释,“会给住宿费的,也不会太麻烦你们……”

“行啊。”陆清酒笑了起来,他没想到江不焕居然还挺喜欢水府村,“欢迎。”不过明星向来都很忙,恐怕江不焕也没有太多时间在水府村度假。

“太好了。”江不焕道,“你们帮我解决了这么多麻烦,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不用了。”陆清酒说,“这也不是你自己的麻烦。”如果白月狐的说法是真的,那江不焕只是一个被牵连进来的可怜人而已,幕后黑手的最终目标其实还是水府村和白月狐,他想用江不焕的死亡将白月狐污染,只是却不知道这种污染到底意味着什么……

江不焕似懂非懂,但见陆清酒不打算解释,便也没好再问。

熬了一晚上,陆清酒也有点困了,吃完饭就去睡了个觉,睡到下午才从床上起来。起来之后,他去确认了一下白月狐的状态——不,准确的是确认一下尹寻还活着。

“呜呜呜,我好害怕啊。”和白月狐独处一室,紧张得把手啃了半截的尹寻道,“不然我送江不焕走吧,你守着他好不好?”

陆清酒:“他中途醒了?”

尹寻:“醒了,他半途醒来看了我一眼,问我陆清酒呢,我说在睡觉呢,他说让我离他远点,不然睡迷糊了把我吃了不负责的。”

陆清酒:“……”为什么他却觉得是白月狐在嫌弃尹寻。

尹寻悲伤道:“我只是个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山神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陆清酒最后无奈的同意了尹寻的提议,让他开着小货车把江不焕接走,毕竟尹寻的手已经因为紧张啃掉了大半,再啃下去谁知道什么时候能长出来。人家吃手手都是个卖萌的形容词,就他家的蠢儿子是真的下嘴啃。

于是尹寻高高兴兴的领了任务,去送江不焕了,换陆清酒又在屋子里守着还在睡觉的白月狐。

其他的动物都有些害怕白月狐,但奇怪的是从见到白月狐的那一刻起,陆清酒几乎就没有对他生出什么畏惧之心,在他看来,白月狐只是个最最普通的狐狸精而已,没什么可怕的。

大概睡到了下午三四点的样子,白月狐终于醒了,他一睁开眼睛,便看见陆清酒靠在窗户边上看书,暖色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脸颊上,给他的肌肤和黑色的头发都镀上了一层暧昧的金色,光线模糊了陆清酒的线条,他仿佛就要这样随着光点消失了。

“陆清酒。”白月狐叫了他的名字,像是在念一句将他唤回的咒语。

陆清酒身形一动,抬头看向白月狐,见到他醒来,脸上露出平日里常见的温柔笑容:“你醒了。”

“嗯。”白月狐看着他快步走到了自己面前,逆着光凝视着自己,胸口的位置却鼓胀了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中喷涌而出,让他不由自主的微微抿唇,害怕自己泄露了情绪。

“饿了吗?”陆清酒能为白月狐做的事实在是不多,好在其中一件,便是白月狐最需要的。

白月狐点头。昨天的打斗消耗了他太多力量,需要漫长的补充和恢复。

“我去给你做。”陆清酒说,“想吃什么?”

白月狐道:“什么都可以。”

陆清酒念叨:“那给你煮几个猪脚吧,再炒点炒饭。”

白月狐道:“都行。”

陆清酒转身去了厨房,这些东西都是现成的,之前备好就是担心白月狐醒来之后没有东西吃。他迅速的做好之后,端到了白月狐的卧室,却发现卧室里空空荡荡,没了白月狐的身影。

“月狐??”陆清酒有点慌乱的叫了一声。

“我在这儿。”白月狐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

陆清酒走到院子里,看见白月狐又坐在了摇摇椅上,他道:“想晒太阳。”

陆清酒松了口气,笑着走到了他的旁边,把食物放在石台上:“吃吧。”

白月狐抬手开始慢慢的吃东西。

春天的阳光果然是最好的,微凉的风不知从何处带来了散落的桃花瓣,有的落在院子的泥土里,有的落在了白月狐黑色的发丝上。陆清酒忽的站起,走到了白月狐的身后,垂下头将白月狐的发丝挽在脑后,简单的束在一起。

“他们还会再来吗?”陆清酒问。

“嗯。”白月狐说,“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只要光还在,影子就不会被消灭。”

陆清酒道:“你们世世代代都做的是这个?”

白月狐道:“对。”

陆清酒轻叹。

白月狐道:“对了,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陆清酒:“什么?”

他本来以为是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便看着白月狐站了起来,然后一脸严肃的将屁股对准了陆清酒,陆清酒还没反应过来,便看见九条白色毛茸茸的尾巴从白月狐的尾椎处冒了出来,白月狐的声音传了过来:“你看,长出来了。”

陆清酒:“…………”

白月狐:“我说了春天会长出来的。”

陆清酒肩膀抖动,他努力想要忍住笑,却努力失败了,笑的整个人都弯了腰,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白月狐疑惑的看着陆清酒:“你笑什么?”

“没……没什么。”陆清酒觉得自家的狐狸精真是可爱极了,他甚至没忍住,一伸手就抱住了那九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感受着尾巴在自己脸颊上磨蹭之后留下的柔滑触感,“我太喜欢你了。”

白月狐:“喜欢我?”

陆清酒狠狠的亲了尾巴一口:“当然了。”

白月狐却狐疑的看着陆清酒,回过头小声的嘟囔了一句,陆清酒站在他身后,自然是把白月狐的小抱怨听得一清二楚,白月狐说的是:你明明喜欢的是毛茸茸的东西吧。

“哪有。”陆清酒辩解,“谁告诉你我喜欢毛茸茸的东西了?”

白月狐:“人类都喜欢。”他的尾巴抖了一下,“不喜欢你抱着做什么。”

陆清酒道:“我喜欢你的尾巴,是因为他属于你,要是他是别人的我可能就不喜欢了。”

白月狐没说话,但显然不相信陆清酒的话,哼,人类撒谎向来都是信手拈来,嘴巴上这么说,等真看到他的原型的时候转身就跑了,不然叶公好龙这个词是怎么来的。

陆清酒无奈道:“你看我没觊觎苏息他爸的尾巴吧?”

白月狐无情的看透了陆清酒的灵魂:“那是因为他没有露出来。”

陆清酒:“……”他居然无法反驳。

“而且他现在只有秃尾巴。”白月狐道,“多余的毛都输给我做毛绒大衣了,暖和吗?”

陆清酒:“暖和。”

白月狐:“乖。”

陆清酒登时哭笑不得,他很想向白月狐说明自己其实没有那么看重毛茸茸,但又觉得抱着尾巴的双手好像也没什么说服力,最后只能叹了口气,又蹭了蹭毛茸茸的大尾巴,说:“就算我喜欢毛茸茸,可是我更喜欢你啊。”

白月狐挑了挑眉:“是尾巴不好抱了,还是大衣不好穿了?”

陆清酒:“……”

白月狐理不直,气也壮:“我就是毛茸茸。”

陆清酒:“……”行吧,他还是跳过这个话题比较好。

于是白月狐坐回了自己的摇摇椅上,十分骄傲的把自己的尾巴借给了陆清酒抱着。这尾巴的触感还真是跟真的一样,不但有温度,还会动,缠在陆清酒的腰上很讨人喜欢,可问题来了,尾巴到底是怎么来的呢,是白月狐赌大衣那样赌来的?还是……他吃剩下的?

陆清酒有点纠结,和之前相比,尾巴上的毛更茂盛了,也更顺滑,抱着跟个大洋娃娃似得,舒服的不得了,最神奇的是它还能缠在人身上,陆清酒靠着它像靠着靠垫似得,再加上被太阳晒的暖暖的,很快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他睁开眼就看到了白月狐的侧颜,一片桃花的花瓣落在了白月狐的鼻尖上,陆清酒伸出手指,轻轻的将花瓣拿了起来。

白月狐却被惊醒了,他也睁开了眼,眸子里还带着些朦胧的睡意,侧过头,动作自然的轻哼一声,将陆清酒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

这大概是冬日一起睡觉后留下的后遗症,那时候陆清酒睡下去时两人姿势还好好的,却几乎每天早晨都是从白月狐的怀里醒来。

“唔……”陆清酒道,“起来了,还没做晚饭呢。”

白月狐道:“不吃了。”

陆清酒笑道:“好了,别闹了,你刚受伤,怎么能不吃饭。”

白月狐道:“也不是很饿。”

虽然白月狐说着不饿,但陆清酒还是挣扎着从他怀里爬了出来,他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下午六点多,可去送江不焕的尹寻居然还没有回来。

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陆清酒有点担心,连忙掏出手机给尹寻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尹寻的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他道:“酒儿,不用担心我,我要晚点才能回来啦。”

“出什么事了?”陆清酒疑惑的问。

尹寻道:“哎呀,也没什么大事,就是送走了江不焕之后我发现我屁股上一片红疹子,去诊所拿了点药,医生说我是过敏了,让我打个吊针再回去。”

陆清酒:“……”他想起来了尹寻好像是对蛞蝓过敏,只是之前不是不严重么,怎么今天突然就犯病了。

尹寻解释的很敷衍:“我也奇怪呢,医生说可能是春天了,春天嘛,都是疾病的高发期……”

陆清酒:“那行吧,你早点回来。”

尹寻默默的挂断了电话,看着手机屏幕暗自垂泪,他也想回去啊,可是今天下午某个人却给他发了条短信,说是六点之前不准出现在他面前,不然直接杀了吃肉。他也没啥好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让小货车背了这口黑锅。这还是他第一次收到白月狐发的短信,他收到信息的时候本来还在想白月狐这是转了性了居然给他发信息,谁知道信息一打开,就看见白月狐想要了他的小命。

“呜呜呜,酒儿啊,你在家里可要保重身体。”尹寻抹着泪担心自己的好友,“别我回去了,就看见白月狐把你啃的只剩下个骨头架子了……”陆清酒可不像他,吃了还能再生的,不过话说回来,到底是什么个吃法,倒是有待商榷。

分享到:
赞(376)

评论31

  • 您的称呼
  1. 的确是有、待、商、榷。
    不,我真的没想歪,我超纯洁(。)

    南清2019/03/02 21:30:37回复 举报
  2. 当然是扒光了吃啊。嘿嘿嘿

    君墨2019/04/08 03:04:45回复 举报
  3. 附议楼上

    倾玖2019/05/12 02:28:39回复 举报
  4. 我怀疑楼上在搞黄色 而且我有证据

    贺朝的迷妹2019/08/07 21:47:25回复 举报
  5. 难道要开车了?啊哈哈

    苏橙.金凌的舅妈2019/08/18 17:07:49回复 举报
  6. 疑——车——有——据——

    羊驼大伦2019/09/01 02:09:09回复 举报
  7. 嘻嘻嘻嘻嘻嘻嘻

    青柠2019/09/14 20:10:02回复 举报
  8.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好像有病。

    priast2019/10/04 22:10:40回复 举报
  9. 哈哈哈哈有病的不只你一个

    顾昀我老公2019/11/07 20:03:57回复 举报
  10. 我艹我艹我艹!!来来来搞起来!其实我很想看车…奈何西子的车都是嗯…你们懂的…

    夏翊小朋友(江殇逸)2020/03/16 01:15:45回复 举报
  11. 总比P大的好,车尾气都没

    幻师2020/03/25 13:23:09回复 举报
  12. 漫漫的六点豪车……

    背影2020/05/06 11:50:51回复 举报
  13. “陆清酒。”白月狐叫了他的名字,像是在念一句将他唤回的咒语。
    这里写的好有感觉…

    何西2020/05/07 20:25:18回复 举报
  14. 同意评论区所以人!!!

    我就是那个匿名小姐姐2020/05/28 09:28:28回复 举报
  15. 这岁月静好的感觉真妙啊~~~

    (ಥ_ಥ)2020/06/06 16:39:36回复 举报
  16. 陆清酒最后无奈的同意了尹寻的提议,让他开着小货车把江不焕接走,毕竟尹寻的手已经因为紧张啃掉了大半,再啃下去谁知道什么时候能长出来。人家吃手手都是个卖萌的形容词,就他家的蠢儿子是真的下嘴啃。
    哈哈哈哈太可爱了趴哈哈哈哈

    白银六卫已笑死,有事烧纸2020/06/11 01:36:38回复 举报
  17. 按爪~(~ ̄▽ ̄)~

    墨白白白白白2020/06/16 21:38:57回复 举报
  18. ?开车了

    秦川说闻劭不行2020/06/17 10:49:23回复 举报
  19. 污染了是不是就像清酒姥爷那样?就是类似黑化那种

    还没想好叫什么2020/06/26 10:01:03回复 举报
  20. 大家都在讨论肉,我却在讨论污染这件事,我真是评论区一股清流
    对,楼上是我

    还没想好叫什么2020/06/26 10:01:55回复 举报
  21. 车车,不大的车车!

    花花2020/08/01 20:50:25回复 举报
  22. 咳咳咳咳咳……嗯~女少啊~【姨母笑】

    chajiu.2021/01/04 05:06:09回复 举报
  23. 呃呃,尹尋吃自己的手不會痛??

    匿名2021/04/14 11:53:27回复 举报
  24. 吃啊…(⊙v⊙)

    我爱秦川2021/04/30 14:47:21回复 举报
  25. 子不语好看!!超级推荐夏达!!长歌行也很好看,我有全套的长歌行漫画

    匿名2021/05/24 00:36:56回复 举报
  26. 妙啊~妙啊~妙啊~

    萧堂2021/06/10 20:03:16回复 举报
  27. 有待商榷" 吃法" 咳 我什么都没想到 嗯
    突然看到我马甲一脸懵 这确实是很常见的名字趴 我也乱起的

    子不语2021/06/18 08:37:10回复 举报
  28. 不过话说回来,到底是什么个吃法,倒是有待商榷。
    哦~

    苏轻2021/12/03 21:49:27回复 举报
  29. 毕竟尹寻的手已经因为紧张啃掉了大半,再啃下去谁知道什么时候能长出来。人家吃手手都是个卖萌的形容词,就他家的蠢儿子是真的下嘴啃。
    艹了,又可爱又恐怖的感觉。什么鬼啊,哈哈哈哈。真的不会疼吗?

    添哥的旺仔牛奶2021/12/21 16:36:52回复 举报
  30.   作者有話要說:
      白月狐:陸清酒你喜歡尾巴還是我?

      陸清酒:小孩子才做選擇題,大人我全都要。

      白月狐:都要?那我是你的尾巴也是你的,來,我幫你把尾巴cha上去。

      陸清酒:等……等等???

    好。。。好像解鎖了什麼神奇的play(@[email protected])

    為什麼樓上priast能連續發那麼多個哈呀?

    嘻嘻呵呵哇哈哈2022/03/15 18:22:57回复 举报
  31. 顶流是吧,月狐顶,清酒流
    (⁄ ⁄•⁄ω⁄•⁄ ⁄)
    沈鸢-九央and央七·白七

    匿名2022/10/22 18:46:17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