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奶牛

朱淼淼向来就是个行动派,说要去做马上就动了手, 把陆清酒井里的水打出来灌进瓶子里给自己的同事发快递寄了回去, 告诉那同事先用这水洗头, 如果效果不明显的话再饮用。同事应声说好。

陆清酒问朱淼淼什么时候回去, 朱淼淼回答说不着急,等同事那边给消息了她再回公司也不迟。

大概过了两天,收到快递的同事给朱淼淼来了电话。

当时朱淼淼正在帮陆清酒喂猪, 不得不说,连陆清酒家里的猪都比好多人吃的健康多了, 全是新鲜的蔬菜还有肉一起炖出来的饲料, 朱淼淼嗅着这味儿,要不是自己已经吃饱了还真想尝两口。

那同事来电话,朱淼淼便直接按下了免提, 她还没说话呢,就听到电话那头的人激动的吼了起来:“淼淼, 淼淼, 你简直是我的再生父母啊!”

朱淼淼道:“啥?”

同事说:“我长头发啦,我长头发了!!!”他大吼起来, 那颤抖的声线让人即便是隔着遥远的电话也能听出他激动的情绪。

陆清酒本来在给小花他们喂食的,听见这声音动作也顿住了。

“你冷静点, 慢慢说。”朱淼淼被他吼的脑门儿疼。

那同事道:“你要看看现在的我吗!”

朱淼淼道:“视频?行啊。”

然后同事就发过来一个视频邀请, 朱淼淼接了下来,她一接就愣住了,只见原本地中海发型的同事此时顶着个马尾辫, 一脸兴奋的扑在手机摄像头面前,骄傲的展现着自己的秀发:“我美不美,好不好看?”

陆清酒:“……”一个挺着啤酒肚的男人问出这个问题还真有点刺激人。

朱淼淼反应和陆清酒差不多,表情扭曲了一刹那,不过她和这个同事关系好,所以干脆利落的骂了出来:“美个屁,你怎么留这么个发型,就不能先去理发店剪一下吗?”

同事怒道:“开玩笑,我好不容易长出来的头发你让我剪了??你是要我的命啊。”

朱淼淼:“……”她居然无法反驳。

同事在视频面前走了一圈,又详细的描述了一下他长头发的具体过程。其实也挺简单的,大约就是收到了朱淼淼寄给他的那瓶水,然后按照朱淼淼说的,沐浴更衣之后,将那瓶水抹在了自己的头上,抹上之后当时没什么效果,但是当他一觉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的头上,竟是多了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

朱淼淼听着同事的描述,若有所思:“那你把剩下的水给其他人也试试吧,我想看看其他人身上也有没有效果。”

“好啊。”那同事道,“我明天就给小黄试试,哎,你现在在哪儿呢?”

朱淼淼说:“我在外面玩呢,过两天再回去。”

同事点点头,朱淼淼又让他把水给其他同事用了之后的效果给她一个反馈,然后才挂断了电话。

“太好了,没想到井水的效果这么好。”朱淼淼惊喜无比,在陆清酒面前摩拳擦掌,“我已经看到一条赚钱之路在朝着你招手了。”

陆清酒笑道:“不如这样吧,你帮我弄淘宝店,我给你分成。”

朱淼淼懂陆清酒的意思,无非就是想带着她一起赚钱,不过她还是拒绝了,毕竟这事起初她想出来就是想让陆清酒的日子过的宽裕点,陆清酒家里那么多张嘴等着吃饭呢,她说:“不了,还是你自己弄吧,这水和其他东西不一样,不需要什么运输,你找个快递公司合作就行,不过你记得一定要把水给包装一下啊。”

陆清酒道:“包装成什么样?”

朱淼淼道:“越高档越好,而且每瓶水不能放多了,最好只能一个人使用,我想想啊,干脆我给你设计个包装瓶好了?”

陆清酒笑道:“那我可得给你发工资。”

朱淼淼哈哈大笑。

在公司里,两人干的不是同一块,陆清酒负责的是运营,朱淼淼则是设计,当然,虽然工作内容不同,但还是一样的掉头发,毕竟只要对接方不满意,那他们就得返工重做,加班加到十一二点已是常态。

说干就干,朱淼淼拿出了自己的ipad,开始设计图纸,还计划明天就和陆清酒去市里面的玻璃厂谈制作瓶子的事。

陆清酒为了犒劳朱淼淼,则做了一顿大餐,他让白月狐宰了一只院子里的战斗鸡,又将冰箱里的牛肉拿出来解冻了。

战斗鸡里面一只公鸡九只母鸡,母鸡每天下一个蛋,蛋比平时陆清酒见到的鸡蛋大了许多,而且最重要的是,几乎里面都是双黄蛋。这蛋黄的颜色特别好,是漂亮的鲜黄色,用这种蛋做的炒蛋或者番茄鸡蛋汤也十分鲜美,是普通鸡蛋完全不能比的。

当然,蛋的味道好,鸡的味道也肯定差不到哪里去。

陆清酒把之前山上摘下来晒干的蘑菇和鸡炖了起来,还没熟,满屋子就散发着鸡汤那浓郁诱人的香气。

狐狸都是最喜欢吃鸡的,小狐狸被香味勾的流着口水蹲在厨房门口眼巴巴的看着灶台,陆清酒看的好笑,但是最好笑的却是狐狸颈项上骑着的雨师妾,她现在已经把狐狸的毛当做自己的窝了,缩在里面向着外头探头探脑,陆清酒知道她这样子应该是饿了,于是去拿了颗糖塞到了她的怀里,她接过来之后小心翼翼的抱着又消失在了小狐狸的绒毛里。

给小狐狸喂了块鸡肉解馋,陆清酒又做了牛肉炖土豆和泡椒牛肉丝,心里还盘算着明天去镇上的时候记得买两个泡菜坛子,这天凉快了,正是适合做泡菜的季节,不然如果天太热,坛子容易生花。

鸡汤果然如陆清酒想象中的那般好吃,只是这次炖的有点少了,大家都没吃过瘾,不过陆清酒打算拿出几个鸡蛋来让他们孵出小鸡,然后再宰两只吃掉。

“太残忍了。”朱淼淼听完之后表示,“到时候宰完能给我寄一只过来吗?”

陆清酒:“……”你可真是善变。

晚上的时候,白月狐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问陆清酒想不想喝牛奶。

陆清酒听的莫名其妙:“怎么突然提到牛奶?”不过白月狐这一说倒是给陆清酒提了个醒,他们家里的确可以买头母牛回来挤牛奶了。虽然镇上也能买到盒装的牛奶,但哪有刚挤出来的新鲜呢。

“我朋友送了我一头牛。”白月狐语出惊人,“你要的话我就领回来。”

陆清酒闻言狐疑的看着白月狐:“真的是牛不是其他的动物啊?”

白月狐沉默片刻:“反正奶和牛奶差不多,凑合一下还行。”

陆清酒被白月狐这话给逗乐了,他点点头说:“行啊,家里正好缺头奶牛,养着也没事,就是那东西和奶牛一样也吃草?”

白月狐说:“给它吃草就行。”这话的意思显然是那东西吃草也能凑合着过,让陆清酒不用太费心。

第二天,白月狐就如他所说那般从门外领了头模样很奇怪的牛回来,那牛通体是黑色,可脸上只有一只巨大的眼睛,睫毛长长的样子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可爱。

朱淼淼正巧也在屋子里,看见这牛愣了:“这牛怎么只有一只眼睛啊?”

白月狐在旁边说:“它残疾。”

牛:“……”

朱淼淼:“残疾?还有这种残疾?”

白月狐:“我说它残疾,它就残疾。”

面对白月狐不善的眼神,朱淼淼的求生欲让她放弃了追根究底,道:“好吧。”

陆清酒在旁边笑道:“你管它长什么样,奶好喝就行了嘛。”

朱淼淼道:“也对……”

把牛领回家后,陆清酒叮嘱尹寻给它喂点吃的,然后自己和朱淼淼去了市里的玻璃厂,准备去订一批玻璃瓶回来。

订玻璃瓶的过程还算顺利,把图纸给老板之后又说了一些自己的需求,下了订金后被告之下个月就能来领货。

订好玻璃瓶,朱淼淼又让陆清酒记得在网上选几款比较高档的包装盒,最好是找厂家定制。初期准备做好后,两人讨论了一下定价,陆清酒还是比较亲民的,说三百一瓶怎么样,谁知朱淼淼一把拍在了他的肩膀上,道:“咱们要做就做精品,三百一瓶利润太低了,这种独一无二的东西就该拥有它该有的价格。”她用手指比了个五。

“五百?”陆清酒问。

“五千!”朱淼淼说,“你在卖的时候说清楚,不长头发全额退款!而且每个月就卖一百瓶,每个账号限购一瓶。”

陆清酒道:“五千也太黑了吧。”

朱淼淼摇摇头:“哪里黑了,你不去问问植发手术要多少钱,而且这植发手术还不保证百分之百成功,五千给秃顶的人一头茂密的头发,大家抢都来不及。”

朱淼淼说的的确也有道理,而且陆清酒并不想花太多的精力在淘宝店上,他回到水府村就是想让自己的生活节奏慢一点,如果搞的特别忙就是得不偿失了。所以最后陆清酒还是同意了朱淼淼的提议,决定将价格定成4999,差一块钱到五千。

在朱淼淼的协助下,陆清酒的淘宝店就这样顺利的开张了。

而朱淼淼的假期也已结束,得回到公司继续上班,陆清酒问她国庆有什么安排没有,朱淼淼苦笑着说她国庆肯定得加班,下次再来估计是元旦的时候了。

陆清酒把她送上火车后才回了家,回家后却看见尹寻坐在院子里生闷气。他不像白月狐,有什么心情从来都是摆在脸上的,听见陆清酒回家的声音,委委屈屈的叫着:“酒儿啊,我怕是伺候不动那头牛了。”

陆清酒说:“怎么啦?”

尹寻道:“我喂他什么他都不吃。”

陆清酒道:“不吃?”他想起了白月狐似乎是说过那东西喂草就行,“月狐呢?”

“不知道。”尹寻揉揉鼻子,“他刚才好像被什么人叫出去了。”

陆清酒道:“既然它不吃草,那喂点别的?”

尹寻说:“喂什么?”

陆清酒想了想:“我记得牛什么的都挺喜欢吃水果的,家里不是有买来的苹果吗,拿去试试?”

尹寻道:“卧槽,喂它苹果,这么奢侈的啊?”

陆清酒道:“那苹果那么酸,你不是不乐意吃吗。”苹果是前几天从镇子上买来的,和家里自己种的不一样,这苹果看着倒是红彤彤的,只是吃在嘴里寡淡无味,不说尹寻了,连向来不挑嘴的白月狐都没什么兴趣,本来陆清酒打算用来喂小黑小花的,现在给牛牛吃也没什么关系。

尹寻和陆清酒拿着苹果到了牛棚里,牛棚就在猪棚旁边,还好这会儿小黑小花都睡着了,不然看见陆清酒用他们的苹果去喂牛肯定要闹小情绪。

陆清酒把苹果喂到了牛牛的嘴边,牛牛瞅了眼苹果,果然张嘴咬住了苹果,咔嚓咔嚓两口就把苹果给嚼碎吞了,吃完之后咂咂嘴,脸上那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又盯上了陆清酒手里其他的苹果,显然是还想吃。

陆清酒干脆全都给它放到了面前的地上,看着它开心的啃了起来,脸上唯一的大眼睛弯起一个弯弯的弧度,再配上那长长的睫毛,看着还真挺可爱的。

尹寻站在旁边看着牛牛啃苹果,沧桑的感叹:“这人真不能单身久了,单身久了看头牛都眉清目秀的。”

陆清酒:“……”还是头奶牛。

小牛牛吃饱了,打了个嗝儿,便趴在了牛圈里,看起来是累了想要休息了。

陆清酒便也扭头对着尹寻道:“走吧,咱们也回去休息吧。”

尹寻点点头。

白月狐不知道做什么去了,一晚上都没有回来,第二天早晨陆清酒六点多才看见他从院子外面推门而入。

陆清酒手里正在包今天早晨要吃的饺子,和他打了个招呼:“回来啦。”

“嗯。”白月狐说,“有吃的吗?”

“有啊。”陆清酒说,“你先拿水果垫垫肚子,饺子还要等一会儿。”

白月狐说好。

陆清酒把饺子煮好之后,又提着盆去了牛圈,准备挤点奶喝,这牛牛倒是挺乖的,站在原地让陆清酒挤奶。现在市面上的奶看起来都比较稀,是因为经过打碎和消毒处理,不过自家的奶就不存在这种问题了。陆清酒记得小时候喝的牛奶都是最新鲜的那种,这种牛奶煮沸之后有一层厚厚的奶皮子,吃在嘴里全是奶味,香的很。

到城里去之后,陆清酒再也没有喝过这种牛奶,现在再次见到,倒是有些怀念起来。

只是在挤牛奶的时候,陆清酒却觉得这牛奶有股不同于普通牛奶的芳香,他仔细闻了闻,竟是发现这牛奶居然有股子苹果清淡的香气。起初陆清酒还以为是自己闻错了,等到拿着牛奶回到屋子里时,刚来的尹寻来了句:“这牛奶好香啊,怎么有股苹果味。”

“真的有啊?我还以为是我闻错了呢。”陆清酒也有点惊讶。

白月狐倒是没什么反应,问了句:“你们昨天喂他吃苹果了?”

“是啊。”尹寻道,“他不肯吃草,我们就喂他吃了点苹果。”

白月狐道:“那就是正常的。”

陆清酒听到这话也回过味来了,感情这牛牛还真是与众不同啊,吃什么就下什么味道的奶,尹寻这货也明白了,摩拳擦掌的想喂牛牛吃点巧克力,被陆清酒无情的拦住。

毕竟巧克力对于很多动物来说都是有毒的,就这么去喂了,万一出事了怎么办,陆清酒决定先查一查奶牛的习性,再决定喝什么味的奶。

牛奶煮过之后,一点腥味都没了,全是浓郁的奶香。有的人喝不惯牛奶就是不习惯牛奶那股子奶腥味,但从牛牛身上挤下来的奶却味道醇厚却又不腻,反而带着一股子苹果的芬芳,好喝的不得了。

于是今天家里所有人的生活都得到了改善,虽然不多,但每人和每只动物都获得了一杯苹果味道的牛奶。

陆清酒趁着空隙则查看了一下养奶牛要注意的地方,只是越查越觉得怪怪的,他抬抬头询问尹寻:“等……等一下,咱们家的奶牛到底是公的还是母的啊。”

尹寻回答:“公的啊。”

陆清酒:“……真是公的?”

尹寻对牛奶的滋味念念不忘,倒是没注意到陆清酒脸上的异样:“当然是公的,我看见他的xx了,贼长。”

陆清酒:“……”你他妈的一天到晚在看什么,不怕长针眼吗。

尹寻虽然也见过牛,但村子里的牛全是耕地的,几乎很少专门用来产奶,他也没怎么见过,见陆清酒一脸不忍睹卒的表情,茫然的发问:“怎么啦?酒儿?”

陆清酒说:“……”他盯着手机里的搜出来的资料半天没说话。

尹寻不明白怎么回事儿,凑过来一看,越看嘴巴张得越大,最后一副下巴都要掉下来的样子:“卧槽,卧槽,这什么玩意儿啊。”

只见资料上十分详细的解释了根本不存在公奶牛这种东西,能产奶的都是在哺乳期的母奶牛,所以只要是公牛就不可能是奶牛——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他们家那头牛牛到底是公的还是母的,他要是公的为什么可以产奶,要是母的,胯下的某个器官又是怎么回事。

陆清酒和尹寻对视一眼,都觉得自己嘴巴里牛奶的滋味变得微妙了起来。陆清酒没有再自己纠结,而是默默的走到了院子,在正在休憩的白月狐身边坐下,道:“月狐啊。”

白月狐睁眼看着陆清酒:“嗯?”

陆清酒道:“那个……就是那个……咱们家的牛,到底是公的还是母的啊。”

白月狐:“公的啊。”他语气坦然,仿佛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

陆清酒艰涩道:“那公的,还能产奶啊?”

白月狐眨眨眼睛,仿佛不明白陆清酒的话是什么意思。

陆清酒只能道:“那产奶不都是母牛干的事儿吗?”

白月狐说:“不一定啊。”

陆清酒:“……”

白月狐道:“谁说产奶都是要母的干了,你要是愿意,我也能让你产奶。”

陆清酒闻言表情扭曲了一下,赶紧摆手说不用不用,他就随便问问。

白月狐道:“那牛是公的,但是他们一族都能产奶,奶质还很好,挺受欢迎的,怎么,你不喜欢吗?”

陆清酒还在自己也能产奶的打击里没缓过来。

白月狐似乎有些误解了陆清酒的意思,眨眨眼睛道:“你要是不喜欢,咱们就杀了吃肉嘛,虽然肉质比较普通,但也不用放在家里占地方。”

陆清酒道:“不不不,他牛奶挺好喝的,我和尹寻也挺喜欢,不用杀了吃肉了。”

白月狐道:“行吧,你喜欢就好。”他显然是对陆清酒的震惊不是很理解,对于他而言,雄性产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所以从头到尾他都没能明白陆清酒在震惊什么。

陆清酒失魂落魄的去了牛圈,看见尹寻这货撅着屁股一脸开心的在喂牛牛吃巧克力,牛牛也吃的津津有味,短短的尾巴还像狗狗那样欢快的摇晃。

尹寻听见陆清酒的脚步声,开心道:“酒儿,我们可以喝巧克力奶了!”

陆清酒:“……”

尹寻道:“怎么,问清楚了吗?他到底是公牛还是母牛?”

陆清酒道:“公牛。”

尹寻说:“哦。”

陆清酒以为他还会说点什么,但尹寻哦了声之后便把注意力又放回了他心爱的牛牛身上,陆清酒终于没忍住,道:“你就不想问问为什么公牛也能产奶吗?”

尹寻道:“不是很想啊。”

陆清酒好奇了:“为什么不想?”

尹寻道:“因为自从我死而复生之后,就发现有些事情没法用科学的逻辑去解释,而且和我这身体比起来,能产奶的公牛好像也没啥特别的吧……”

被尹寻这么一说,陆清酒哑然失笑,发现自己是有些反应过度了,他道:“也对。”

尹寻说:“而且管他公牛母牛,能产奶的就是好牛。”

陆清酒撸起袖子:“行吧,让我挤点奶,咱们下午茶就吃脆皮鲜奶好了。”

尹寻闻言高兴的露出了他那瓣可爱的虎牙,道:“你去做饭吧,我来挤奶,而且这巧克力刚吃下去,估计还要等一会儿才下奶呢。”

陆清酒道:“好啊,不过你记得轻点,太用力了牛会疼的。”

尹寻:“放心,我一定轻轻的。”

陆清酒听着尹寻这话,莫名的觉得,他们的对话内容似乎有点……微妙。

算了,还是去做饭吧,陆清酒在自己产生更奇怪的想法前赶紧转身走了。

分享到:
赞(363)

评论51

  • 您的称呼
  1. 我也能让你产奶

    我还是白的(ಡωಡ)

    匿名2019/07/23 15:56:13回复 举报
  2. 然后同事就发过来一个视频邀请, 朱淼淼接了下来,她一接就愣住了,只见原本地中海发型的同事此时顶着个马尾辫, 一脸兴奋的扑在手机摄像头面前,骄傲的展现着自己的秀发:“我美不美,好不好看?”

    陆清酒:“……”一个挺着啤酒肚的男人问出这个问题还真有点刺激人。

    哇哈哈哈哈哈哈

    季减2019/07/29 16:56:46回复 举报
  3. 白月狐道:“谁说产奶都是要母的干了,你要是愿意,我也能让你产奶。”
    不行,我要笑死了

    2019/07/29 19:24:42回复 举报
  4. 我突然想到快穿之完美命运里原始社会那个世界,狼擎让知水吃鱼(鲤鱼还是鲫鱼来着),然后狼擎就吸了知水一整个冬天的奶……ಠ_ರೃ

    巫女 为什么又说我已经发过评论了。哼!2019/08/08 11:49:33回复 举报
    • 同楼上,想到一起了

      幻师2019/11/17 09:10:32回复 举报
  5. 哈哈哈哈哈哈嗝,楼上的我想到了

    匿名2019/08/15 21:43:52回复 举报
  6. 楼上上你不是一个人

    川下穷河2019/08/18 11:37:33回复 举报
  7. 陆清酒道:“好啊,不过你记得轻点,太用力了牛会疼的。”
    尹寻:“放心,我一定轻轻的。”

    牛:???

    苏沐晚2019/09/03 22:59:39回复 举报
  8. 西大的风总是这么别出心裁咦嘻嘻嘻

    费嘟嘟的小可爱2019/09/15 20:32:23回复 举报
  9. 阿白想玩什么重口味play

    晴哥2019/10/17 23:08:53回复 举报
  10. 我也能让你产奶!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匿名2019/11/14 09:54:56回复 举报
  11. “我也能让你产奶”
    嗯…大家懂了就好

    匿名2020/01/11 13:52:30回复 举报
  12.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鱼柳2020/01/13 18:43:28回复 举报
  13. 在这样下去山海经都吃没了

    匿名2020/02/09 16:33:04回复 举报
  14. 根据你这大胆的想法,我国有一套完整的刑法[手动滑稽]

    灯白子2020/02/26 14:28:24回复 举报
  15. 我艹我艹我艹…我思想怎么这么龌龊…艹这么刺激!!嘻嘻嘻

    夏翊小朋友(江殇逸)2020/03/15 21:08:37回复 举报
  16. 本来挺正常的话,突然就鬼畜了起来

    匿名2020/04/07 02:43:25回复 举报
  17. 诶嘿嘿 我能想象他们以后的性福生活的~产奶诶嘿嘿嘿嘿嘿

    扁毛2020/05/09 20:09:34回复 举报
  18. 我说残疾它就残疾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叭

    四爷2020/05/27 18:29:27回复 举报
  19. “我也能让你产奶”
    别犹豫,大胆去做吧!

    我就是那个匿名的小姐姐2020/05/28 05:38:33回复 举报
  20. 陆清酒干脆全都给它放到了面前的地上,看着它开心的啃了起来,脸上唯一的大眼睛弯起一个弯弯的弧度,再配上那长长的睫毛,看着还真挺可爱的。
    尹寻站在旁边看着牛牛啃苹果,沧桑的感叹:“这人真不能单身久了,单身久了看头牛都眉清目秀的。”
    哈哈哈哈楼上那个说地中海的,我想到了dzh美少年是肿么回事哈哈哈哈

    白银六卫十分想吐槽为什么评论一直发不出去2020/06/10 23:16:59回复 举报
  21. 淦!这一章的车速秃然就快了起来

    秦川说闻劭不行2020/06/16 09:51:20回复 举报
  22. 按爪~(~ ̄▽ ̄)~

    墨白白白白白2020/06/16 15:22:22回复 举报
  23. 轻点,不然会疼哈哈哈蛤蛤哈哈哈蛤蛤哈哈哈这什么虎狼之词

    还没想好叫什么2020/06/25 10:33:56回复 举报
  24. 噫~这章评论也是污污的!

    花花2020/08/01 14:19:13回复 举报
  25. 产 奶 P l a y
    不行不行我是白的

    江停的老同兴(淑女本淑)2020/08/03 23:47:44回复 举报
  26. 白月狐:“我说它残疾,它就残疾。”
    牛:我敢怒不敢言

    一只桃子2020/08/14 20:24:24回复 举报
  27. “我也能让你产奶”
    月狐牛叉!

    吧唧一口吃掉红丝绒蛋糕的呃好喔2020/08/17 21:34:54回复 举报
  28. 奇怪的cp产生了!!!ヽ(〃∀〃)ノ

    蜗牛慢慢爬2020/11/17 07:59:47回复 举报
  29. 白月狐产奶……事情就微妙了起来
    (〃∇〃)

    宁夏2021/01/03 17:38:36回复 举报
  30. 我 很 纯 洁【这是我最后的倔强】

    chajiu.2021/01/04 01:00:11回复 举报
  31. 白月狐道:“谁说产奶都是要母的干了,你要是愿意,我也能让你产奶。”

    我好像变黄了

    墨㞷2021/01/28 09:52:52回复 举报
  32. 楼上你为什么能发“黄”这个字

    星辞2021/03/06 09:59:52回复 举报
  33. 诶我居然也能发!

    星辞2021/03/06 10:00:25回复 举报
  34. 牛: 我哞了个哞 (´Д`)

    一只夹心小饼干2021/04/18 16:32:38回复 举报
  35. ~(⊙v⊙)~污啊

    我爱秦川2021/04/29 16:53:23回复 举报
  36. 秒懂女孩瞬间就…
    咳咳 不行 假装什么都木有发生

    子不语2021/06/17 14:22:35回复 举报
  37. 白月狐道:“谁说产奶都是要母的干了,你要是愿意,我也能让你产奶。”

    白月狐我怀疑你在耍流氓

    贺朝家小朋友谢俞2021/07/09 19:07:22回复 举报
  38. 吼吼吼,产乳play,我家墙真白

    洛嘤嘤怪本怪2021/08/21 11:58:54回复 举报
  39. 以后可以玩玩产奶play了…刺激啊

    郴郴子2021/08/29 04:06:57回复 举报
  40. 4999一瓶,给我来10瓶。亲朋好友我都发发

    镇魂女鬼2021/11/04 17:43:50回复 举报
  41. woc这不是前往幼儿园的车车!!

    小鲜2021/11/20 23:39:06回复 举报
  42. “我也可以给你产奶”
    啧啧啧
    我还是白色的嘛

    吐槽君2021/11/30 09:31:23回复 举报
  43. 岁月静好……

    这样的奶牛哪里领?

    苏轻2021/12/02 17:29:40回复 举报
  44. 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首,一目而蛇尾,其名曰蜚(fei),第一声。

    添哥的旺仔牛奶2021/12/20 17:44:29回复 举报
  45. 嘻嘻嘻_(:з」∠)_

    耽不返2022/02/09 11:12:38回复 举报
  46. 作者有話要說:

      白月狐看了看奶牛,對著陸清酒露出笑容。

      陸清酒莫名的打了個寒顫……

    本來看正文都沒有什麼奇怪的想法的,結果一來到評論區( •̀ㅁ•́;)

    嘻嘻呵呵哇哈哈2022/03/15 09:21:11回复 举报
  47. 对不起,这是第三次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就是…每次有人说“我长头发了”,我就会想到动画片《神厨小福贵》里内个
    “哀家长头发了!”循环播放…

    锦西(神啊赐我一个年下对象吧!妹妹弟弟都行啊!)2022/04/01 08:45:19回复 举报
  48. 好像公袋鼠也产奶

    晚风2022/04/13 15:46:26回复 举报
  49. 樓上上我也是,太魔性了

    匿名2022/05/26 18:39:41回复 举报
  50. 产奶嘿嘿嘿嘿,我没变色没变色( ̄y▽ ̄)~*
    我要打人了昂,二三十次还不让我过( ‘-ωก̀ )

    玄雪(爷不快!!!)2022/06/30 19:34:42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