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汤谷

带着香料和种子回了家,陆清酒把这事儿当做谈资和尹寻随口说了, 尹寻听后也有点不舒服, 说你这描述的也太吓人了, 这才过几天啊, 那女人就把下巴搭在了庞子琪的肩膀上,要是再过些日子……她岂不是要和庞子琪融为一体了?

陆清酒道:“这我哪儿知道呢。”他把牛肉和鸡爪放进卤料里,开火之后细细的炖煮, “不过那东西看起来是挺让人觉得不舒服的。”

尹寻对庞子琪的事情兴趣也不大,倒是对锅里的鸡爪和牛肉更感兴趣, 两人聊了一会儿, 很快就就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将重点转到了今天的晚饭上。

陆清酒让尹寻去地里摘点新鲜的葱,待会儿卤牛肉好了切成片, 再撒上陆清酒特制的辣椒蘸料,味道会更好一些。

吃过晚饭后, 晚上陆清酒把卤好的牛肉和鸡爪端到了院中, 还倒了几杯自己之前做好的葡萄酒。这自酿的葡萄酒度数不高,味道倒是挺不错的, 用来当做消遣的饮料是再好不过。

鸡爪软糯,根本不用费力啃咬, 舌头一抿肉就下来了。卤牛肉也很入味, 肉质结实弹牙,在嘴里越嚼越香,沾点特制的辣椒面之后牛肉就带上了辣味, 不过这辣椒面不仅仅是辣,里面还放了炒的焦香的花生碎和芝麻,沾一点之后,辣中带着香,让人欲罢不能。

三人喝着小酒,吃的十分尽兴,白月狐把最后一块牛肉解决掉后,差不多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多,尹寻打着哈欠说要回家睡觉,陆清酒让他回家的时候注意安全,目送他消失在了村中的小道上后才转身回屋清洗了一下身体,把空调打开,躺上床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陆清酒神清气爽的起床,做饭前先打开了电视机给小花小黑和小狐狸看着。自从之前出过事故之后,陆清酒就有了看本地新闻的习惯,特别是每天早晨七点左右的地方早间新闻最有意思。

这种小地方的频道和大台不一样,多数都是讲的些家长里短的琐事,什么李家大婶偷偷把程家大婶家的鸡蛋给偷了,什么住在上层的住户喜欢往楼下扔垃圾和楼下产生了矛盾,什么刘女士花了很多钱整容结果却整毁了一定要找美容院讨个说法……陆清酒把声音开大,一边听一边做早饭。

今天吃的是自己家做的米粉,米是从隔壁家邻居那儿买来的新米,炒香之后拿到镇上打成粉末,然后加上土豆淀粉进行揉搓,揉成团状之后再压平切成一条一条的,这米粉就算是做好了。自己做的米粉比外面买来的好吃很多,没有加食用胶,更不会出现那种咬不断的情况,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粗细可能没有那么均匀,不过只要能入味,都没所谓。

米粉煮了几大碗,陆清酒在每碗里面舀了一勺之前特意留下的炖牛肉,再撒上翠绿的葱花,一碗美味的牛肉米粉就算做好了。

他把碗从厨房里端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电视上在播送一条本地新闻,说是今天凌晨市里的大桥上出了一场严重的车祸,虽然没有波及路人,但司机受伤严重,已经被送往医院急救。

尹寻走过来帮陆清酒接住了手里的碗,看见这新闻来了句:“咦,这出事的是警车啊。”

“警车?”陆清酒一愣,马上想起了什么,“难道是……”

他和尹寻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神里看到了同样的猜测。

“我打个电话问问。”陆清酒立马掏出手机,拨通了胡恕的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后,胡恕道:“清酒,什么事儿啊?”

陆清酒道:“胡恕,是你们警察局的警车出事了吗?”

胡恕道:“对啊……”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清酒,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他记得之前陆清酒和他说话的时候,就提过什么奇怪的东西在跟着庞子琪,当时他没当回事儿,和庞子琪说了之后庞子琪也没在意,现在想来陆清酒可能真的看到了什么东西。

陆清酒稍作犹豫,还是把这事仔仔细细的和胡恕说了,虽然庞子琪这人性格不好,但到底是个警察,应该也没做过什么坏事:“没错,那天我看见他身后有个穿青色衣服的女人一直跟着他。”

胡恕呆滞道:“女人?”

“嗯,一个打着伞的女人。”陆清酒说,“我问了我朋友,他说那女人是个很不妙的东西,但是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胡恕陷入了沉默,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陆清酒道:“怎么样,你想起了什么吗?”

胡恕道:“唔……其实我也不好说,他本来工作就特殊嘛,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惹上的,不过听说他来这里之前好像去过一趟什么古墓,我也就随便听的啊,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陆清酒也就听着,他对这些东西其实也不是很了解,和胡恕说这些也不过是出于善意提醒一下而已。

挂断电话后,陆清酒和尹寻继续嗦粉。

“那个庞子琪会死吗?”尹寻把最后一口汤喝光了问了句。

“我哪儿知道。”陆清酒无奈道,“你才是山神,按理说这种问题应该是我问你吧?”

尹寻摇着头:“不知道不知道,那东西凶的很,我也不想沾染,毕竟我是水做的。”

陆清酒:“……”他想起了尹寻之前被啃掉此时已经恢复如初的手掌,发现尹寻还真是水做的……

吃完饭,白月狐又去了地里面,陆清酒则和尹寻想把院子收拾一下。

小鸡仔们已经完全长大了,整个院子就是他们的领地,除了对熟识的人态度比较好之外,对其他入侵的生物都充满了敌意,之前还差点把邻居家的狗给揍了。还好陆清酒及时拦下,不然估计那狗可能会被他家的战斗鸡打的性命堪忧。

陆清酒打扫完了后,正打算去厨房里做饭,尹寻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眼神中带着点惊恐,他叫道:“酒……酒啊。”

陆清酒茫然的回头:“嗯?”

尹寻说:“你背上是什么东西……”

陆清酒莫名其妙:“背上?”他伸手在自己的背上摸了摸,却什么都没有摸到,“你什么意思?”

尹寻赶紧把陆清酒拉到了厕所里有镜子的地方,让他看自己的后背。

陆清酒一看瞬间惊到了,只见他的后背上出现了一片黑色的阴影,这阴影看起来是个打着伞的女人的形状,虽然模糊不清,但看见这片阴影的时候,陆清酒的确马上想起了把下巴搭在庞子琪肩膀上的那个东西,还有那东西看向自己那怨毒的眼神……

“卧槽。”陆清酒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为什么这东西会在你背上啊?”尹寻也惊呆了,他尝试性的伸手触摸了一下那黑色的阴影,但却直接从里面穿了过去,“酒儿,你干啥了?”

陆清酒:“……我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

尹寻唱了出来:“她再也没有忘掉你容颜?”

陆清酒:“……”

陆清酒和庞子琪就见过两面,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为那东西盯上的目标,难道是那东西发现了他是这个家庭的支柱……没了他家里两个孩子都得再次过上连小笼包都吃不上的贫困生活?

不,作为父亲存在的陆清酒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酒儿,你想什么呢?”尹寻看陆清酒表情变幻莫测,疑惑的问了句。

“我想……”陆清酒回了神,“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庞子琪吧。”

尹寻:“……为啥?”

陆清酒摸了摸自己的后背:“我有种感觉,要是他没了,估计下一个就是我了……”他也没想到这东西居然还能传染。

尹寻:“……”

去医院看庞子琪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去之前陆清酒还是咨询了一下他家狐狸精的意见。

毕竟和这个不太靠谱的山神好友比起来,白月狐显然知道的更多。

白月狐穿着靴子戴着帽子提着水桶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家里两个人坐在院子里眼巴巴的看着他,他动作一顿,问道:“怎么了?”

陆清酒站起来,转身露出了自己的后背:“月狐,我后背上好像多了点东西……”

白月狐看了眼陆清酒的后背,也看到了那片黑色的阴影。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啊?”陆清酒把庞子琪出车祸的事情一起说了,“还会传染的?”

白月狐走到陆清酒的身边,微微低头用鼻子嗅了嗅:“有点麻烦。”

麻烦?陆清酒一听这话就紧张了起来,白月狐的实力他可是见过了,连他都说麻烦,那这事情肯定不一般,他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弄掉吗?”

白月狐说:“有倒是有。”

陆清酒说:“怎么弄?”

白月狐道:“上个被附身的人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吧,让他把那东西处理一下应该就没事了。”

说到不该碰的东西,陆清酒立马想起了胡恕告诉他庞子琪下过墓的事情,也不知道和这女人的出现有没有关系。

“如果找不到那东西呢?”陆清酒还是没忘记给自己找个后路。

“找不到?”白月狐道,“实在找不到就算了吧,我来解决,总不会让你死的。”他说这话的时候,轻声叹了口气,陆清酒看的心头一紧,知道这事情或许真的有些麻烦

可他遇到这事也实在是无妄之灾,只是多看了那东西一眼而已,就被这么缠上了。

“那我明天去医院看看他吧。”陆清酒做了决定,“看看他知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尹寻说:“我和你一起吧。”

陆清酒道:“算了,你别一起了,万一你也被染上了,岂不是更麻烦。”

白月狐坐在了他们旁边,脸上倒是没有紧张的神色,他道:“去吧,若是处理不好,就回来,我帮你解决。”

陆清酒点点头,心中升起了对自家狐狸精浓浓的感激之情,虽然白月狐说着很麻烦,但也没有退缩,可真是只人美心善的好狐狸。

因为事情紧急,陆清酒也不知道庞子琪什么时候会出事,所以第二天就赶紧去了市里面的医院。

尹寻坚持要和陆清酒一起来,陆清酒本想拒绝他,他却表示自己好歹是个山神,要是真的出了事……

陆清酒道:“要是真的出了事?”

尹寻道:“我至少能帮你给白月狐打个电话。”

陆清酒:“……”真是谢谢你了我的废材朋友。

说着打电话,可实际上在家里住了这么久的白月狐从来不用手机,陆清酒想着这事情结束之后还是给白月狐买个手机吧,免得真有个什么事连他人都联系不到,毕竟他又不会千里传音。以前他以为白月狐不用手机是看不上这种世俗的玩意儿,现在仔细想想,他不用手机可能单纯是因为买不起……

有了目标的两人坐着货车到了市医院,联系上在医院守着的胡恕之后在病房里见到了刚从昏迷中醒来的庞子琪。

说实话,陆清酒在来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看到庞子琪的时候,心脏还是抖了抖。只见庞子琪躺在床上,那女人就趴在他的身上,伞盖在二人的头顶,那张可怕的脸扭过来,眼神阴郁的盯着前来探望的陆清酒和尹寻。

陆清酒和尹寻只能当做看不见,庞子琪这会儿已经醒了,意识也已经恢复,虽然躺在床上不能动,但也能说话了。

“你看到了什么?”庞子琪艰难的开口,“你……你和胡恕说了,你看到了什么?”

陆清酒道:“我看到了一个女人,一直跟在你的身后。”

“什么样的女人?”庞子琪继续发问。

“穿着青色的裙子,拿着一把伞,耳朵上挂着红绿色的蛇。”当着人家的面,陆清酒也不好意思说的太过分,“她眼睛没有瞳孔,不过除去这个,长得还是挺漂亮的。”

众人:“……”陆清酒你求生欲很强啊。

陆清酒看了女人一眼,补充道:“我没有说你不好的意思啊。”

女人:“……”

庞子琪听了陆清酒的描述,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他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陆清酒道:“那个,我听我朋友说,这东西不处理掉,你很快就会被她害死的,你不快点的话就真的没命了。”

庞子琪哑声道:“这个我恐怕快不了。”

陆清酒惊了:“怎么说?”

庞子琪道:“你知道雨师妾吗?”

“雨师妾?”陆清酒说,“那不是山海经里的怪物吗?”他忽的想起了山海经里关于雨师妾的描写:其为人黑,两手各操一蛇,左耳有青蛇,右耳有赤蛇,和眼前趴在庞子琪身上的女人的确有相似之处。

雨师妾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据说是因为她是雨师屏翳的妾侍,只是和雨师不同的是,她掌管的,却是太阳的力量。

“对。”庞子琪说,“三个月前,山东那边发现了一个墓地。”

陆清酒道:“山东?难道你们找到了汤谷?”

庞子琪苦笑:“或许吧。”

汤谷就是传说中太阳升起的地方,据说也是上古羲和族人祭拜太阳神的地方,羲和便是日神,神话中是她生出了十个太阳。

这故事越牵扯越多,陆清酒干脆找了个凳子坐在了庞子琪旁边:“你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那墓地一开就出事了。”庞子琪道,“死了三四个人吧,之后就开始下大雨,连着下了一周,上面发现不对劲,就把我们派到那边去了。”

陆清酒没答话,仔细的听着。

“起初上面以为那只是一个历史比较久远的古墓,但是考察之后发现古墓的年岁对不上,而且怪事频发。”庞子琪道,“我们调查后,在墓葬里找到了一些壁画,一些陪葬品,和一口巨大的棺材。”

陆清酒道:“你们不会开棺了吧?”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庞子琪说:“我当时不想开,结果我上司说,来都来了……”

陆清酒:“……”兄弟,你以为是去旅游的吗,神他妈的来都来了。

接下来的事庞子琪不说陆清酒都能猜到。庞子琪他们打开了棺材,看到了棺椁之中被保存的非常好的尸体,只是棺椁一开,便启动了机关,棺材里的尸体直接被水给淹没了,并且整个墓室出现了巨大的改变,好在他们及时逃了出来。离开墓地后,庞子琪便以为这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却没有想到,这只是个开始。

庞子琪说的时候脸色阴沉,尹寻和陆清酒在旁边听的津津有味。

“哇,你们是不是经常下墓啊。”尹寻说,“真刺激。”

庞子琪:“……”

陆清酒道:“你这种因为被诅咒了受的伤算工伤吗,医疗费用能报销多少啊?”

庞子琪:“……”

胡恕无奈道:“你们是不是偏题了?”

陆清酒干咳一声,察觉自己好像想偏了,把话题拉了回来:“那你有没有触碰什么奇怪的东西?你要活下去,就得先把那个东西找到啊。”

庞子琪说:“奇怪的东西我实在是碰了不少,但是如果要说最奇怪的……”他叹了口气,“就要数雨师妾的尸体了。”

陆清酒道:“你碰了?”

庞子琪点点头:“棺材进水之后我们想要把尸体捞出来,但是却发现那尸体特别的沉,我们根本捞不动。”

陆清酒道:“所以现在尸体也不见了?”

庞子琪无奈道:“就算还在也不可能让我毁掉的,这么珍贵的研究材料,我要是把尸体给毁了,恐怕那些做研究的人能把我活活给撕了。”

陆清酒觉得这话倒是没错。

“那就只有等死了?”尹寻在旁边插嘴问。

“呼,死倒应该不止于。”庞子琪说,“我已经给我部门发了消息,他们马上就会派人过来,我只要再坚持几天……”他话语落下,原本好好的窗户便发出一声脆响,玻璃竟是像被什么东西砸碎了一样噼里啪啦的落了一地。

胡恕见状赶紧到窗边看了看,却什么东西都没有找到,只有陆清酒注意到,窗户碎的时候,趴在庞子琪身上的女人伸出手搂住了庞子琪的颈项——像是要和他的身体融合在一起似的。

“下雨了。”胡恕被窗户外灌进来的风吹的打了个哆嗦。

原本是三十六七的温度,可病房里的气氛却冷的吓人,窗外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的,伴随着风灌进了屋子里。

听到声音的护士进来查看情况,发现玻璃碎掉后皱着眉头问他们到底出了什么事,胡恕只能说是风把窗户给吹碎了。

护士虽然不太信,但看在胡恕是警察的份上也没有深究,转身去给庞子琪另外安排了一个房间。

庞子琪苦笑道:“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撑到上面来人的时候。”

陆清酒道:“你这事很严重啊,碰了尸体的不止你一个吧?”

庞子琪点点头:“但是他们都比我厉害,所以先出问题的也是我。”

陆清酒道:“那……你知道你这东西会传染吗?”

庞子琪:“传染?”

陆清酒转过身,让庞子琪看向他的身后:“你能看到吗?”

庞子琪皱着眉盯了一会儿,摇摇头:“看不到,你说的是什么?”

陆清酒无奈的叹气,把自己和女人对视后身后也有了黑影的事和庞子琪说了,也是,如果庞子琪也能看到黑影,那他肯定也能看到那个女人,不至于出了事之后才发现事情不对。

“会传染?”庞子琪紧张了起来,“难道说我死了之后就轮到你了?”

“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吧。”陆清酒说,“而且有可能到我死了之后,就换到了其他人身上,所以如果这个事情不解决掉,是不会结束的,你明白吗?”

庞子琪面色瞬间凝重了起来,如果只是他自己死了,那他也是活该,毕竟是自己碰了不该碰的东西,可如果他的死亡不是结束而仅仅是个开始,那这件事就没那么简单了。

陆清酒他们完全是无辜的,若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出了事,庞子琪完全无法接受。他深吸一口气,似乎下了某个决定,看向陆清酒的眼神里多了点什么,他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尽快处理掉的。”

陆清酒说:“希望如此吧,对了……”他犹豫片刻,小声道,“你想知道那女人现在在哪儿吗?”

庞子琪:“……她还在我身边啊?”

陆清酒同情的点点头:“她正在你身上趴着呢,你一侧脸就能亲到她了,你要不要和她打个招呼?”

庞子琪听到这话表情瞬间扭曲了,他憋了半天,从牙缝里硬生生的憋出了一个字,“操。”

分享到:
赞(391)

评论69

  • 您的称呼
  1. 无常 来都来了 嗯 很熟
    (k歉

    子不语2021/06/17 10:17:36回复 举报
  2. 西子绪果然对“来都来了”有种执念
    话说不看山海经都看不懂这本文……

    含光君的疯癫小逃妻2021/06/25 17:01:50回复 举报
  3. 前排!熟悉的来都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永世之梦2021/07/10 00:14:21回复 举报
  4. ˚*̥(∗*⁰͈꒨⁰͈)*̥哇哦~前排啊!

    希˙Ⱉ˙ฅ2021/07/15 16:05:19回复 举报
  5. 神tm打个招呼,哈哈哈哈哈,酒儿太可爱了8!

    洛嘤嘤怪本怪2021/08/20 12:18:59回复 举报
  6. 看着西子绪大大频繁运用的来都来了
    我时常串戏_(:з」∠)_

    192021/08/25 12:42:33回复 举报
  7. 哈哈哈哈哈哈神奇的来都来了

    郴郴子2021/08/28 19:57:12回复 举报
  8. 咦嘻嘻嘻小可怜儿www

    狼妞der金鱼脑2021/09/08 00:05:13回复 举报
  9. 这熟悉的画风,这熟悉的话

    一只不怎么快活的柠檬精(以前叫皖晗晗晗不知道有没有人眼熟我哇๛ก(ー̀ωー́ก) 是的没错我就是一直想绿贺朝江添祁醉花城陆沨周戎墨燃李玉谢绥韩越周晖沈敛光的那位[墨镜.jpg]2021/11/24 03:22:31回复 举报
  10. 来都来了……
    好熟悉的来都来了

    苏轻2021/12/02 08:45:17回复 举报
  11. 作者有話要說:

      白月狐:一定要把這個東西處理掉。

      陸清酒:我家狐狸精真好嗚嗚嗚

      白月狐:不然她這麼跟著陸清酒洗澡都得被她看光了。

      陸清酒:……

      對唔住,作者實在是太愛雞爪了,情不自禁的寫了好幾遍,自我反省一下修改修改_(:з」∠)_

    嗚嗚嗚我也想吃夜宵了(●´ϖ`●)

    嘻嘻呵呵哇哈哈2022/03/15 01:11:26回复 举报
  12. 这熟悉的话……
    来都来了,大过年的,这两句话有中国人能拒绝么!

    乌鸦2022/05/02 10:14:20回复 举报
  13. 肯定不能啊
    【老实巴交】

    啾啾我的啾啾2022/09/14 13:37:14回复 举报
  14. 出去旅游被我当地的朋友用来都来了control了一路

    这次能提交成功嘛2022/10/10 21:50:23回复 举报
  15. 哈哈哈,为什么我想笑
    来都来了

    沈鸢-九央

    匿名2022/10/22 00:27:41回复 举报
  16. 九央,你看,你来都来了,要不让我上一下?(“来都来了”的用法)

    央七白七

    ……我不快2022/10/22 00:29:50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