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烤全羊

谁会不喜欢一只嫩得出水的小狐狸崽子呢——如果把这句话放在白月狐的身上,那么喜欢后面可能会加上一个吃字。

本来可以一口吞掉的食物, 却因为有了陆清酒的庇护, 白月狐在经过认真的思量之后决定还是放它一马, 但是不吃它, 却不代表白月狐可以容忍他天天在家里和自己抢吃的——即便只是一两块不够塞牙缝的。

陆清酒为了安抚白月狐,周六找个时间带着尹寻和小狐狸去了趟镇上,准备买只羊回来烤。尹寻是为了方便陆清酒拿东西特意跟去的, 而小狐狸则是因为害怕和白月狐独处,缩在陆清酒的上衣口袋里拎都拎不出来。陆清酒和它折腾了半天, 最后只能由它去了。

自从知道自家小货车的真实身份之后, 陆清酒对它的感观变得有些微妙,它的原型的确有些不讨人喜欢,但现在的小货车的模样还是挺可爱, 特别是那两个橙黄色的车灯一闪一闪的模样,为了迎合他偶尔响两声喇叭的时候, 最重要的是, 小货车曾经还救过陆清酒,虽然……救的方法陆清酒至今不愿意去细想。

尹寻还不知道自己身下到底坐着什么东西, 只是抱怨这货车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有时候坐在里面总是觉得后背痒嗖嗖的。陆清酒想了想, 还是没把真相告诉尹寻, 而是随口糊弄了过去。

到了镇上,两人挑了只肥美的羊,让老板杀了之后送到小货车上去。陆清酒又去附近的市场买了烤全羊需要用的各种香料, 还顺带买了几斤土豆洋葱之类的配菜准备和烤全羊一起烤。

“这么大只羊白月狐能吃完吗?”虽然知道白月狐的胃口大,但尹寻觉得把整只羊给吃掉未免也太夸张了一点。

“应该能吃完吧?”陆清酒倒是对白月狐有着莫名的信心,反正从白月狐到他家来开始,他就从来没有说过一次自己吃饱了,顶多就是一句差不多了。至于这个差不多到底是多少,谁也不知道,白月狐的胃简直像连着没有尽头的深渊。

“噢,我就想着别烤太多吃不完浪费了。”尹寻道,“行吧。”这烤全羊也就吃刚烤出来的时候,第二顿肯定没有那么好吃。

两人买好东西回到车上,看见小狐狸在驾驶室里像是被什么东西逗弄一样,跳来跳去,尹寻在车窗外面观察了一会儿,悚然道:“它这是在和什么东西玩啊?”这简直像是小狐狸能看到什么他们看不到的东西似的。

陆清酒心里有谱,不过他没说话,而是直接拉开车门,把小狐狸拎起来塞进自己口袋里,轻轻拍了拍它的脑袋示意它安分一点。

小狐狸倒是很通人性,被陆清酒一拍就不动了,乖乖的在他口袋里缩成一团。

几个小时后,三人回到了老宅。

陆清酒把车停好,尹寻帮忙把活物从货车里卸下来。这次他们不止买了食物,还买了烤全羊专门用的炭火,铁架是陆清酒在镇子上租的,过几天得还回去。其实最正宗的烤全羊做法是放进火炉里面闷烤,这样烤出来的羊肉是最好吃的,但这里没这个条件,只能将就一下。

陆清酒进厨房开始处理羊肉,让尹寻把小狐狸崽子带出去玩。

这几天相处下来虽然小狐狸稍微有点安全感没有天天跟着陆清酒了,但在白月狐在的时候还是不怎么敢去院子里面,除非有人陪着它。

烤全羊里面使用的羊肉需要先经过一段时间的腌制,陆清酒准备这会儿弄了晚上烤,吃饭可能要到□□点去了。

除了烤羊肉之外,他还准备了一些其他的菜,这天气热,羊肉又是温补的东西,最好能再配点拍黄瓜之类的凉菜消消暑。

陆清酒正低着头做饭呢,尹寻却摸过来了,嘴里道:“清酒,你家来客人啦。”

陆清酒道:“客人?”

尹寻说:“我不认识,好像是白月狐的老乡。”

陆清酒闻言动作一顿,白月狐的老乡?白月狐的老乡岂不是就是狐狸了?毛茸茸的狐狸……陆清酒想到什么后马上眼睛一亮,道:“在哪儿?”

尹寻道:“你那么激动干什么?在院子里呢。”

陆清酒道:“我去看看。”

他把手上的东西洗干净,也去院子凑了热闹。果然如尹寻所说,院子里来了个陌生人,那是个长得非常漂亮的男人,虽然表情十分严肃,但眼角眉梢都是风情,特别是那双桃花眼,微微垂着显露出几分哀伤,让旁人看了都觉得不舍得让他为难。

但是显然,只对食物感兴趣的白月狐完全不吃这一套。面对美人垂泪哀求的攻势,他依旧躺在自己的摇摇椅上,连眼睛都不曾睁开。

“白先生。”男人音调清悦,带着哀求的意味,“求求您帮帮我吧,只要您答应我,我什么都愿意替您做。”

尹寻站在陆清酒后面,支了个脑袋过来和陆清酒一起激情围观八卦,他小声道:“唷,这是情况啊,这人可真漂亮,清酒,你不出去啊?狐狸精要勾引白月狐啦。”

陆清酒瞥了尹寻一眼,心想白月狐自己就是个狐狸精,还怕被勾引啊。

男人说完这话,竟是准备直接跪下,但白月狐张开眼,不咸不淡的看了他一眼,他的动作则瞬间僵住。

白月狐说:“好好说话,别在我面前装。”

男人表情一愣:“什么?”

白月狐语气有些冷:“还要我说第二遍?”

他这话一出,躲在旁边看热闹的陆清酒便看见男人脸上那种魅惑的笑容不见了,气质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男人叹气后开了口,这一开口,把尹寻和陆清酒都给呛到了,他说:“白先生,今儿,俺们就求您办个事儿,您看成不成得嘞?”——这一口山东话的糙汉子口音,让陆清酒有了种被雷劈了的感觉。尹寻显然也受到了严重的刺激,抓着陆清酒的手臂半天没松开。

“不行。”白月狐道,“家里小,住不下了。”

男人道:“俺娃胆子小,家那边老是被欺负,您要是答应俺,俺可以……”他说到这里,凑到了白月狐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白月狐懒散半闭着的眼睛睁开了,他看了男人一眼,还是没有应好。

男人眼神转了转,却忽的偏过头看向了站在门边上偷看的陆清酒和尹寻。围观八卦被人发现,陆清酒和尹寻都有点尴尬,于是对着男人露出一个拘束的笑容。

男人直接朝着陆清酒走了过来,他的脚步停在陆清酒的面前,说的是普通话:“陆先生。”

被点名的陆清酒道:“啊,您好。”

“我叫苏焰。”男人对着陆清酒露出笑容,“久仰。”

两人离得近了,陆清酒才注意到男人的眼角边有一颗小小的泪痣,这泪痣倒是给他平添了几分惹人怜爱的气质——如果他不用那种口音说山东话的话。

“久仰?”陆清酒道,“你知道我?”

“啊……”苏焰似乎发现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妥,马上改变了说法,笑道,“有听人提起过。”

陆清酒道:“噢,好吧。”

苏焰说话的时候,他上衣口袋里冒出一个白乎乎的小脑袋,正是那只陆清酒从路边捡回来的小狐狸崽子,只是这狐狸崽子的毛被剪短之后着实有点向贵宾发展了,小狐狸叽叽叫了几声,扭头看向苏焰,

苏焰道:“叫你乱跑,身上的毛都成这样了……”他显然不知道这毛是被陆清酒剪出来的,还以为它是被谁欺负了,“谁把你毛弄成这样了,待会儿和我说说,我回去就教训它。”

陆清酒干咳一声,表情有点尴尬。

苏焰没注意到陆清酒的不自在,把小狐狸崽子从自己手里拎了出来,道:“陆先生,我想把苏息寄养在您这一段时间。”

陆清酒道:“唔……你不是来接它回家的吗?”

苏焰道:“我倒是想,但看它的样子,不太愿意和我回家。”

陆清酒一愣。

苏焰苦笑了一下,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当然,因为尹寻这个外人在场,他也说的比较委婉,用宠物来指代了苏息的存在,陆清酒听的很明白,原来是苏焰家里有很多孩子,苏息是老幺,从小体弱多病,本来到了化形的年龄也没办法变成人。他们精怪信奉的本来就是弱肉强食,即便是兄弟姐妹,但苏息依旧很容易被欺负。之前大家都是狐狸崽子,再怎么欺负也不会做的太过分,只是在兄弟姐妹纷纷化形变成人类后,苏息就被折腾的更惨了。

这些小狐狸虽然变成了人但性子还是少年心性,下起手来也没个轻重,这一次就是他们把可怜的小苏息扔到了水府村——因为他们内部传说水府村有个吃狐狸的大怪物,想让苏息把怪物引出来。

“哦,我知道了。”陆清酒道,“月狐同意了吗?”

“这屋子是您的,自然要您先同意。”苏焰很上道,“当然,苏息到底是我家的小狐狸,我们每个月会为他支付他的抚养费用。”

陆清酒见白月狐没有反对的意思,便点头同意了:“好吧。”他也没问抚养费用到底是多少,反正一只狐狸崽子也吃不了多少东西。

苏焰见到陆清酒答应,松了好大一口气,他道:“太谢谢您了,陆先生。”

“客气了。”陆清酒本来想要不要请苏焰吃个晚饭的,但他又担心白月狐不高兴,所以最后还是没把嘴里的话说出口。

苏焰把苏息交到陆清酒手上之后就走了,陆清酒则回屋子里继续做自己的烤全羊,只有尹寻还沉浸在苏焰那一口山东话里不能自拔,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无论美人长得再美,只要配上一口方言,那都能让人产生一种灵魂错位的感觉。

晚上,白月狐和尹寻把铁架子在院子里摆好,烧好炭之后陆清酒便把腌制了几个小时的羊肉放了上去。

羊肉是新鲜的,里面放了各种香料和调味料,油脂在火焰的烘烤下发出滋滋的声音,一滴滴的油顺着肉滴落在炭火里,发出噗嗤的声音。浓郁的香气在整个小院萦绕,家里所有人都坐在院子里看着陆清酒烤肉。

小黑和小花也眼巴巴的看着,时不时吸吸嘴里的口水,小狐狸坐在尹寻的腿上,蓝色的漂亮眼睛就没有从羊肉上移开过。陆清酒怕他们饿了,于是先弄了点炒饭让他们垫垫肚子,但是盯着羊肉的几人都没怎么动的,除了白月狐这个胃口大的从来不担心自己吃饱的人端着碗在一口口的往嘴巴里塞。

大约烤了两个多小时,陆清酒确认羊肉熟了,便拿出铁盘把羊肉放在了上面,然后撒上准备好的葱花孜然辣椒面,道:“是我切好还是你们直接下手啊?”

用刀切比较好吃,但会破坏羊肉的肌理,用手撕的话吃着没那么方便,但撕出来的羊肉全是一条条的,完全可以品尝出原有的口感。

“撕。”白月狐说。

陆清酒道:“行吧。”他放下刀叉,然后几人一起去洗了个手,便开吃了。

这羊肉虽然是陆清酒第一次弄,但却非常的成功,外面的一层皮酥脆,里面的肉柔嫩劲道,因为腌制的料已经把肉腌透,再加上是新鲜的羊肉,所以膻味一点都不重,大家都吃的很开心。

陆清酒一边吃还得一边照顾自家三只动物,小狐狸不说了,小黑小花也是要吃肉的,不过他们自理能力也强,陆清酒扔一块肉下去三只就分着吃了。

这只羊身上的肉应该有三四十斤的样子,陆清酒到底是个普通人,吃一会儿就饱了,尹寻随后也退出战斗,于是就剩下白月狐一个人继续吃。羊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陆清酒看了看白月狐的肚子,那里还是平坦一片,不见增长。

尹寻这货很是不怕死的在旁边悄悄说了句:“你看看白月狐这不争气的肚子……”

陆清酒:“……”他有点想笑,努力忍住了。

白月狐吃东西向来都是速度和质量都很高,最后停手的时候羊肉只剩下了一个大大的骨架,骨架上面几乎都没有了肉。陆清酒挑了根大骨头递到小狐狸面前给它磨牙,只是这骨头看起来比小狐狸还大,它用尽全力才能勉强咬住完全舍不得松开嘴,咬住之后被扯的摇摇晃晃,尹寻很不客气的在旁边哈哈大笑起来。

吃完饭,尹寻和白月狐把剩下的残渣收拾了,陆清酒去院子里摘了点葡萄。葡萄陆陆续续已经有些开始成熟,晶莹剔透的挂在枝头看起来格外的可人,陆清酒之前就尝过了,他家的葡萄甜度很高,甜蜜之中夹着丝丝果酸,是很好的饭后甜品。

他摘了葡萄,简单的冲洗了一下,便端到了院子里。

“我就不吃了,先回去了。”尹寻说,“回见啊。”

陆清酒道:“回见。”他犹豫片刻,道,“对了,尹寻,下个月,我可能要回去一趟。”

尹寻道:“回城里?”

“嗯。”陆清酒应声。

“行吧。”尹寻说,“你去几天?你别担心,你走了我会好好做饭的。”他说完这话,坐在旁边休息的白月狐看了他一眼,尹寻赶紧缩了缩脖子。

“可能两三天吧。”家里有这几张嘴等着,陆清酒也不敢走太久,只是这件事他必须回去,所以提前和尹寻打好招呼,让他照顾着点白月狐——说是照顾白月狐,最差的情况也不过是两人凑合着吃两天泡面吧。

尹寻点点头,回去了。

陆清酒和白月狐两人把葡萄解决之后也打算去睡觉,只是陆清酒起身准备走的时候,白月狐却忽的问了句:“你回那里做什么?”

陆清酒脚步顿住:“家里有些事……”

白月狐看见了陆清酒脸上的迟疑,他淡淡道:“不想说也可以。”

陆清酒抿了抿唇,声音有些小,说出的话却让人心中一震,他说:“我得回去给我父母扫墓。”

白月狐道:“扫墓?”

“嗯。”陆清酒脸上很平静的说道,“我大学的时候父母出事了。”

白月狐安静片刻:“可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不愿意也没关系。”

陆清酒叹了口气,其实这件事当时对他打击很大,所以他一直不想提,现在听白月狐问起来,心中却已只剩下一片近乎死寂的平静,他转身,走回了白月狐的身边,重新坐下:“那时候我还在上大学吧,就是一个暑假,我爸妈回来看我姥姥,结果突然山体塌方,两人都没了。”

白月狐静静的听着。

“一起没了的还有村里其他人,搜救队也过来了,但是连尸体都没找到。”陆清酒道,“之后没过几年,我姥姥也走了。我在城里给我爸妈设了个衣冠冢……姥姥的墓倒是留在了村子里面。”

“山体塌方?”白月狐问道,“几月的事?”

“八月。”陆清酒说,“当时是降水旺季,这也是正常的事,只是没想到给我爸妈碰上了。”他语气里带着浓郁的苦涩,“我……”

白月狐道:“节哀。”

有些事情不用说太多的话,因为再多的话也没办法安抚巨大的伤痛,世上本就没有感同身受这种事。

陆清酒倒是有些感谢白月狐没有露出怜悯的表情,其实发生这件事的那段时间,他只要遇到认识的人,都会在他们眼神里看到那种让人不愉快的情绪。

“这孩子真可怜啊,才二十多岁父母就没了。”

“是啊,太可怜了,听说他家里也没什么亲戚。”

“就一个年迈的姥姥了吧?还得自己回去操办后事……”

诸如此类的言语陆清酒已经听的麻木了,起初还有些愤怒,后来却是已经没了分辩的**,当时一个人回到村里,接受父母尸骨无存这件事已经耗费了陆清酒太多力气,他也迅速的成熟了起来。

陆清酒之所以和尹寻这么亲近,还有个原因是尹寻在出事的时候帮了他不少忙,而且两人在这件事上倒是颇有默契,从陆清酒回来后,他都不曾提过一句,显然是害怕戳到陆清酒的伤心事。

“差不多情况就是这样。”陆清酒说,“所以我每年八月份都得回去上个坟,来回就一两天的时间吧,很快的。”

白月狐道:“要不要自己开车回去?”一般开长途车是挺疲倦的事儿,不过他们家的情况特殊,陆清酒真想开回去,直接让小货车换个状态就行了,还不用自己驾驶。

“开车?不了吧。”陆清酒道。

“让他载你回去。”白月狐的态度却很坚决,“花不了多少时间,比火车方便。”

陆清酒说:“可是……”

白月狐道:“早去早回。”

陆清酒:“……”是啊,这要是多去几年,谁知道回来以后会看见多么凄惨的景象,尹寻这货做的东西是有毒的,白月狐肯定不会吃,白月狐不吃也就罢了反正他是狐狸精也饿不死,可家里还有其他要吃东西的啊,特别是那只巴掌大的狐狸崽子,陆清酒真怕尹寻把它给喂死了……那可怎么和人家家里人交代。

“好吧,那我先睡了。”陆清酒道,“晚安。”

“晚安。”白月狐说。

陆清酒这天晚上睡的挺好,也没做什么奇怪的梦,一觉到了第二天早晨。

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夏天吃羊肉补过了头,他起床的时候觉得自己鼻子痒痒的,一揉就看见了满手的血。

“啊!”陆清酒仰着鼻子赶紧去了前院,把手里的血清洗干净后又找两张纸把自己鼻孔塞上了。结果尹寻来的时候,鼻子里也塞着两团纸,两人同时看见对方狼狈的模样,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也流鼻血了?”尹寻的语气里带着鼻音。

陆清酒道:“是啊。”

“可能是羊肉太补了。”尹寻含糊道,“我们吃的是羊吧?”

陆清酒:“……你这话什么意思?”

尹寻道:“没,我就随便一说。”他抽了抽鼻子,岔开了这个话题,“咱们今儿个中午吃什么啊?”

“你想吃什么?”陆清酒想了想,道,“对了,你们那天去哪里抓的鱼啊?你是和白月狐一起去抓的吗?”

“不是啊。”尹寻回答,“我是半路上遇见白月狐抓着鱼回来,帮他提袋子呢。”

“哦。”陆清酒道,“这样啊。”他看了眼尹寻,见自己的好友脸上是一片坦然,便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分享到:
赞(405)

评论87

  • 您的称呼
  1. o(≧v≦)o

    我爱秦川2021/04/29 11:30:33回复 举报
  2. 这是吃了什么?流鼻血了

    匿名2021/05/30 16:46:00回复 举报
    • 作为一个从小生活在上海的纯种山东娃子(我爸妈以及所有祖上都是山东的),只会说山东方言的词,不会说句子,不过我听得懂

      加油我能看完一受封疆2022/05/10 10:53:39回复 举报
  3. 我怎么说呢,你们都没人想想甘肃嘛?有人说方言听起来不好听是音色问题,讲真我声音还算可,不是那种很软糯的声音,比较偏少御
    但是只要我张嘴没把语言系统调节好……扑面而来的黄沙气息你懂吗……(捂脸)我姐妹有天津,上海,广州的,有时候一急天津上海广州甘肃方言杂着说,急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还能蹦出来两句英,日语……啊,不要学太多语言

    萧堂2021/06/09 20:47:21回复 举报
  4. ls语言课一定很好 慕了
    我。从小在本地长大 却不会说方言 只能听懂日常的 周围长辈都说方言 这简直比出淤泥而不染还难。。。

    子不语2021/06/16 22:34:13回复 举报
  5. 孩子东北的但从来不说东北方言,有上海,湖南,四川的朋友教我说方言,然后还有人用粤语跟我说话,所以渐渐地就有各种各样的口音了,普通话为主,其他方言经常蹦出来几个词,掺着听着特别奇怪,然后,经常自己说俄语(老师还说我念得很标准)……真的就很奇妙

    含光君的疯癫小逃妻2021/06/25 14:04:03回复 举报
  6. 作为一个普通的马来西亚人我只会华语,马来语,英文和广东话……(自卑www

    贺朝家小朋友谢俞2021/07/09 14:27:17回复 举报
  7. sl,不要自卑你自卑我就可以直接送走了,就会一普通话我就直接跪

    蟹肉罐头2021/07/13 23:10:38回复 举报
  8. 我粵語半行(能听懂,半会讲),客家话OK,普通話一般,英語极差…哭死

    墨公子2021/08/27 22:50:00回复 举报
  9.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我也很少说人话,郭语和河马语我经常缠着说

    匿名2021/09/05 10:27:52回复 举报
  10. 作为一个不健全的马来西亚人,我只会华文qwq

    狼妞der金鱼脑2021/09/07 20:55:42回复 举报
  11. 作为一个马来西亚人,我会客家、广东话、马来语、英语、中文,西班牙文会一点,日文还行

    落灰(狗系统我不快)2021/09/13 16:44:16回复 举报
  12. 楼上我和你一个国家的也只会三种,嘿嘿嘿

    小鲜2021/11/20 13:10:04回复 举报
  13. em,算四川人吧,但好像只会骂人和吆喝-_-||

    林夜宁2021/12/11 20:48:11回复 举报
  14. 作为一个马来西亚人我不会国文QAQ只会普通话和福建(还不是特别厉害的那种….)

    句号 系统你是不是嫉妒我打字快2022/01/05 22:53:32回复 举报
  15. 半夜看烤全羊饿得要死结果点开评论大家怎么都在讨论语言??

    今天一定早睡2022/01/07 02:21:51回复 举报
  16. 楼上你不是一个人呜呜呜……刚吃完饭看完了烤全羊又哭着煮了一包泡面……

    Killg2022/01/26 13:26:21回复 举报
  17. 楼上的各位都是魔鬼吗?这原来是个海外平台!麻麻我出息了!

    我是谁?我在哪?2022/02/10 12:42:14回复 举报
  18. 一个山东的娃子看着你们的马来西亚,不说话

    腐西西2022/03/22 15:24:53回复 举报
  19. 月狐这么能吃不会是饕餮吧!这么能吃肯定不是狐狸……吧。

    2022/03/31 10:37:14回复 举报
  20. 我一口粤语……普通话也不错,但是硬要我说我会特别字正腔圆,跟念新闻的一样……自卑了……

    野指针2022/05/02 13:43:11回复 举报
  21. 作为一个从小生活在上海的纯种山东娃子(我爸妈都是山东的),只会说山东方言的词,不会说句子,不过我听得懂

    加油我能看完一受封疆2022/05/10 10:52:43回复 举报
  22. 白泽吗?阿巴巴巴

    匿名2022/07/03 08:25:49回复 举报
  23. 楼上是我童霖嗷

    童霖2022/07/03 08:26:50回复 举报
  24. 苏……息?!?!!小猪佩奇?!

    硫酸2022/07/16 03:01:26回复 举报
  25. ls想象力好丰富hhh

    HuanSam.2022/09/13 13:40:28回复 举报
  26. 我会中文……日……英,之前和朋友聊天聊到激动我开始嗷嗷嗷,呜呜呜,参杂了日语英语,俄语的……狐狸叫

    沈鸢-九央

    匿名2022/10/21 20:46:48回复 举报
  27. 我还记得那一次哈哈哈哈,你跟我们一群人人聊到一半突然讲别的物种的语音哈 哈 哈哈……系统嘞,不要因为我老婆叫你宝贝你就得瑟说我快,我快不快去问九央好吗……

    央七白七

    ……2022/10/21 20:49:53回复 举报
  28. ……央七,我看到了……
    沈鸢-九央

    匿名2022/10/21 20:50:59回复 举报
  29. 怕的不是怜悯而是沉默的疏远。

    匿名2022/11/09 15:12:37回复 举报
  30. 作为一个河南人,会说东北话河南话,山西话,山东话,粤语半会,英语还行,日语会点,维语可以交流,藏语会讲不认字。

    闻墓2022/11/20 17:41:06回复 举报
  31. 我…我0国语言掌握者(泪目),普通话都说的不晓得哪里的口音,家乡话又不会说

    雾失楼2022/11/22 22:02:14回复 举报
  32. 作为一个江苏的娃子,我只会苏州话和普通话,英语会一点盐城那边的也会一点

    不想跑步2022/11/26 08:52:34回复 举报
  33. 作为一个山西娃子,长在陕西,学在内蒙古能听懂山西话但不会说,会说山西话和内蒙话qaq

    匿名2022/12/07 00:11:0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