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战斗力

张楚阳的想法似乎是改变不了了,直到离开时, 他看向陆清酒的眼神都十分的微妙。陆清酒也放弃了为自己辩解, 随他去了。

吃完早饭后, 陆清酒开着小货车把张楚阳和朱淼淼都送到了镇上, 三人依依惜别——准确的说是张楚阳和朱淼淼对陆清酒依依惜别。

“陆先生,如果有其他的人有这方面的麻烦我还能来找您吗?”张楚阳那一头长发扎在脑后,活像个流浪的艺术家, 此时他用手紧紧的握住了陆清酒的手,迟迟不肯放开, “可以吗陆先生?”

陆清酒被抓的手都红了, 无奈道:“可以的。”

张楚阳这才恋恋不舍的放了手。

朱淼淼在旁也劝说了陆清酒几句,不过她是想让陆清酒回到原来的公司。陆清酒知道她是好意,担心自己, 也就笑眯眯的听着,但并没有一点要改变主意的意思。

朱淼淼见状也知道自己是劝不动陆清酒了, 于是只能叹了口气, 道:“好吧,随时欢迎你回来。”

“谢谢。”陆清酒很感激这些年在公司里朱淼淼对自己的照顾。

看着两人上了火车, 陆清酒才转身离开了车站。

他出了车站之后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先到镇上买了点家里需要的日用品还有食物, 家里有白月狐这个大胃口的, 每顿的肉肯定是少不了,为了方便,每次陆清酒都是买个几十斤回去冻着。

他买好了东西, 手机上来了短信提示,他的银行卡里多了二十万。陆清酒数了两遍,确认自己没看错后给朱淼淼打了个电话,问这是怎么回事儿,是张楚阳打错了吗?

“没,我拦不住他,他非要给你打二十万。”朱淼淼语气也挺无奈的,她也不知道怎么过了一晚上,张楚阳对陆清酒的态度变化这么大。

陆清酒道:“你把电话给他。”

结果朱淼淼刚把电话递到张楚阳手上,那边就来了句:“陆先生,这是您应得的!”

陆清酒:“等等……”

张楚阳飞快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事,我睡一晚上,居然就真的长出了一头茂密的头发,我的天哪,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这点钱只能表达我不足万分之一的谢意!!请您一定要收下这笔钱!”话语落下,电话就挂了,留下陆清酒张着嘴巴半晌都发不出声来。

是啊,对于一个三十多岁就秃顶的壮年男人来说,能让他生出这样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简直是他的再生父母,再加上那晚神秘的气氛,陆清酒已经成了张楚阳心里面那个不能得罪的高人。

而高人陆清酒则彻底放弃了和张楚阳辩论,提着几十斤猪肉甩到货车上面,开着小货车回家做饭去了。

最近几天都在下雨,山路也格外的湿滑,但小货车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平时什么速度现在还是什么速度,除了慢点之外非常的稳,完全不用陆清酒操心。

到家门口后,陆清酒照例把它停好,顺手摸了摸它的车灯脑壳夸了两句。

陆清酒提着肉进了院子,却没看见往日都躺在院子里的白月狐,也不见尹寻的踪影。

“白月狐?尹寻?他们两个去哪儿了?”陆清酒转遍了整个院子,都没有看见他们两个,既然两人都不在,那肯定是做什么事去了,陆清酒也不再继续找他们,而是走到厨房准备做饭。

今天买的排骨又新鲜又好,陆清酒打算中午就吃这个。做个糖醋小排,再弄个排骨干锅,煮盆冬瓜排骨汤。白月狐一点都不挑食的,几乎是什么都吃,唯一的爱好就是相比较蔬菜而言他更喜欢吃肉。

陆清酒把排骨砍成小块去了血水,正在切排骨干锅辅料的时候却见尹寻和白月狐回来了。两人手里都拖着个大袋子,那袋子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水渍,似乎是因为袋子里的东西是湿润的。袋子还时不时的扭动一下,显然里面装着的是活物。

陆清酒本来还拿着锅铲准备做饭,看见这袋子眼睛立马直了,他脑补了一万个凶杀案的恐怖画面,小声道:“尹寻,袋子里面这是什么啊?”

“鱼。”尹寻的回答让陆清酒松了口气,他注意到了陆清酒的眼神,立马哈哈大笑起来,“你以为是什么,是路过游客不幸溺亡的尸体吗?”

陆清酒:“……”不能否认这种可能性。

尹寻伸手解开了袋子,露出了袋子里的东西。那果然是一条巨大的黑色的鱼,只是这鱼长得有些奇怪,身上带着苍色的斑纹,嘴唇却是红色的,整体看起来像是鲤鱼,但在细节上却有些不同。鱼的背上有两道伤口,正在潺潺流出红色的血液,然而鱼并没有因为这两道伤口而变得虚弱,反而非常的活泼,在袋子里蹦跶个不停。

“这什么鱼?”陆清酒看见鱼的样子愣了,“我怎么没见过啊。”说是鲤鱼,可却有些特征和鲤鱼对不上,难道是变异的观赏鲤鱼?

“鲤鱼。”站在尹寻后面的白月狐回答了陆清酒的提问。

真是鲤鱼?不过鲤鱼类的观赏鱼的确是挺多的,陆清酒道:“那……咱们明天吃?”

“今天晚上吃。”白月狐道,“鱼身上有伤,养不活的。”

陆清酒道:“也行吧……那你帮我把鱼杀了,我先把排骨弄好,鱼的话……就做个酸菜鱼吧?”

白月狐满意的点头。

这鱼大,肉应该不是很嫩,还有可能有点腥,做酸菜鱼挺合适的。陆清酒弄着排骨,白月狐则在旁边杀鱼,顺便按照陆清酒的吩咐把鱼给片成鱼片。

白月狐的刀工非常好,把鱼内脏掏干净之后从肚子劈开,再顺着纹理干净利落的切成鱼片。陆清酒在旁边看着,发现这鱼肉比他想象中的嫩很多,而且似乎除了一根脊梁骨之外,没有其他小刺。

陆清酒一看这鱼的构造,就知道白月狐肯定撒了谎,这鱼绝对不会是鲤鱼,鲤鱼身上刺可多的很,这会儿尹寻正好去菜地里,他就没什么遮掩的问了出来:“这不是鲤鱼吧?到底是什么鱼啊?”

白月狐冲着陆清酒眨眨眼睛,嘴里吐出两个字:“文鳐。”

陆清酒:“……”没听过。

“没毒,好吃。”白月狐道,“和酸菜很合适。”他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陆清酒的表情,似乎很是担心陆清酒会不会嫌弃这种听都没听过的鱼。

陆清酒心想算了算了,管他听过没听过呢,能吃就行了,而且这鱼的肉质看起来的确很不错,早知道就不用来做酸菜鱼,清蒸算了……

两人在沉默中达成了某种共识,白月狐高高兴兴的把鱼片成了鱼片,然后看着陆清酒煮一大锅酸菜鱼。

酸菜是陆清酒自己泡的,日子还没有太久,酸味不是很够,所以多放了一点。鱼肉在酸菜中翻滚,浓郁的香气充斥着整个厨房。

陆清酒在厨房里做菜,尹寻和白月狐站在外面随时准备进来端菜开饭。

“好了。”把锅里的鱼倒进特意买的不锈钢盆,陆清酒像个幼儿园的阿姨似的宣布开餐,“吃饭吧。”

白月狐和尹寻进了厨房就开始端东西,陆清酒则在旁边把围裙给解开,喘口气又喝了杯水,然后才坐到了桌子面前。

因为突如其来的鱼,陆清酒就只做了个干锅排骨,其他的排骨放进冰箱里想着晚上再吃。白月狐和尹寻都没有动,等着陆清酒动第一筷,这算是他们家默认的规矩了,因为每次都是陆清酒做饭做的最辛苦,所以两人都要等到他动筷子了才开始吃。陆清酒因为这说过他们几次,但见他们都不放在心上,于是只能作罢。

陆清酒夹起一块鱼肉,放进嘴里,接着眼里便露出惊艳之色,道:“这鱼真好吃。”鱼肉无比滑嫩,带着一丝奇异的回甘,在酸菜里煮过之后更是融合了酸菜的酸味,变得十分开胃。

“唔唔唔。”尹寻重重的点着头,筷子根本停不下来。

最让人觉得舒服的,是这鱼一点刺都没有,无论哪一块肉都十分肥美,甚至可以说根本尝不到一点鱼类的腥味。即便是陆清酒这个对鱼肉兴趣不大的人,也吃的停不下来筷子。

鱼肉受到了大家热烈的欢迎,但白月狐也没有放过旁边的干锅排骨,他对肉类显然是来者不拒。

陆清酒做饭的时候本来还想着两条鱼一起做了会不会太多了,但看尹寻和白月狐两人这架势是一点也不多。原本用来洗脸的盆里装满的鱼竟是不知不觉见了底,最后尹寻先倒下了,摸着自己滚圆的肚子说他要生了,让陆清酒对他负责。

陆清酒道:“你的肚子是鱼搞大的,我负什么责?”

尹寻:“……”

白月狐的战斗力和尹寻从来都不是一个级别的,尹寻肚子大了,他还在战斗,鱼肉进了他嘴里后好像进了个无底洞似的,一点不见饱。陆清酒看了他的腹部,感觉没有任何的变化。

于是就变成了陆清酒和尹寻坐在旁边,看着白月狐一口气把酸菜鱼包括汤也全部吃光了,旁边的干锅排骨就剩下了一些洋葱之类的辅料,他吃完之后自觉地站起来,准备洗碗。

陆清酒道:“月狐,你饱了吗?”

白月狐道:“差不多了。”

陆清酒:“……”仔细想来好像白月狐在吃饭的时候从来没有说过自己饱了,即便是自己问了他,他也就是一句:差不多了。

差不多了的意思其实就是没饱吧?陆清酒想,他到底有没有一天能见到白月狐吃饱的时候呢……

吃完饭,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陆清酒冲了个澡,坐在电脑前玩了会儿游戏,他玩着玩着,却是忽的想到了什么,打开搜索栏输入了文鳐两个字。接着他便看到了这种鱼在《山海经》里面的记载:是多文鳐鱼,状如鲤鱼,鱼身而鸟翼,苍文而白首,赤喙,常行西海,其音如鸾鸡,其味酸甘,食之已狂,见则大稔。

大概意思就是这鸟和鲤鱼长得差不多,叫声和鸾鸡差不多,味道是酸甜的,吃了可以治疗疯癫的疾病。

陆清酒看着这一段文字陷入了沉默,然后回忆了一下今天晚上酸菜鱼的味道,感觉这《山海经》还是挺靠谱的。

说到山海经,陆清酒隐约记得里面似乎记载了许多有趣的生物,他思考片刻,干脆在网上买了一部,打算找时间看看。

晚上吃的太饱,倦意也很快生了出来,陆清酒自从到了水府村之后就不知道失眠两个字怎么写的,每天都是沾枕头就着。

今晚上也不例外,陆清酒躺上床,给自己肚子上搭了张小毛毯。这天气越来越热,过两天就能把席子给铺上了,他闭上眼,在虫鸣声中沉沉的睡去。

然而到了半夜,原本还在熟睡中的陆清酒,却听到了人凄厉的叫声,他迷迷糊糊的从梦中醒来,第一个反应是张楚阳不已经长出头发了吗?怎么又开始叫了?!

但清醒过来后,仔细一听,却发现这叫声根本不是张楚阳的,而是非常陌生的声音。

“谁啊?谁在外面?!”陆清酒穿着睡衣就冲到了院子里。

天空中的月亮被厚厚的云层遮住,陆清酒只能勉强看清楚他家的院子里似乎躺着两个人,而院子的大门则大开着,似乎是被什么人从外面破坏了。陆清酒心中一惊,马上反应过来估计是家里进贼了,他顺手抓起院子里放在墙边用来搭葡萄架剩下的一根木棍,呵斥道:“谁在那儿!”

然而那两人却躺在院子里一动不动,陆清酒也不敢靠过去,转身去了旁边的走廊打开了院子里的灯。

灯泡发出光芒,照亮了整个院子,陆清酒这才看清楚了院子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只见两个年轻人倒在他家院子的地上,脸上沾满了血迹,嘴里发出微弱的呻.吟,而他们身边不远处的地方竟是丢着两把沾了鲜血的匕首,应该是随身带着的。

陆清酒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第一个反应还是打个电话报了警,警察在电话里面问了情况之后表示马上会赶过来,让陆清酒先看看这两个人的情况,如果需要的话帮他们提前叫个救护车。

陆清酒道了声好。他打完电话,抓着木棍小心翼翼的走到了这两个人身边,发现这两个人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洞,像是被什么东西啄出来的,两人已经疼得意识模糊,倒在地上呻/吟不止。

陆清酒的目光在院子里扫了一圈,在地上发现了一些血迹,他顺着血迹往前,脚步最后停在了他家的鸡圈门口。

因为平时鸡仔们都很听话,下雨了天黑了,根本不用人赶,自己就乖乖的跑进鸡圈里面,所以院子里的鸡圈都从来不锁门,就这么开着让小鸡仔们自己行动。

陆清酒打开鸡圈,看见鸡圈里到处都是血迹,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几乎每只鸡的身上,都沾满了鲜血。起初陆清酒以为是它们受了伤,但抓过来一一检查之后才发现,这些鸡仔个个精神抖擞,一点没有受伤的样子。那么它们身上的血迹是那两个小贼伤口上的?陆清酒想通了这一切,慢慢扭头看向还在躺着痛叫的两人。

白月狐不知什么时候也被吵醒了,懒懒散散的靠在门框上,看着院子里的场景。

陆清酒道:“晚上好呀。”

“晚上好。”白月狐轻声回了句。

陆清酒知道他肯定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慢吞吞的走到白月狐身边,指着那两个倒地不起的人道:“我已经报警了,这两个人没生命危险吧?”

白月狐摇摇头。

陆清酒道:“他们不会是……”

他迟疑的话只说了一半,白月狐便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就是你想的那样。”

陆清酒:“……”卧槽,还真是被鸡啄的?!

“所以那些根本不是□□?”陆清酒道,“是什么呢?”

白月狐道:“能吃的东西。”

陆清酒:“……”

是啊,在白月狐眼里,世界上可能就分成两种东西,一种能吃,一种不能吃……

陆清酒想了想,问了句:“那好吃吗?”

白月狐道:“好吃。”他说到好吃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睛弯起了一个细微的弧度,显然是心情很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起了那些鸡的味道。

既然院子里的人没有生命危险,陆清酒也就懒得帮他们叫救护车了,他拿了条湿毛巾,走到鸡圈旁边,开始擦拭鸡仔身上的血迹,顺口问了白月狐一句:“它们不会啄我吧?”

“不会。”白月狐说,“它们认主的。”

陆清酒道:“有神志吗?”

白月狐果断的回答:“没有。”

陆清酒:“……”

白月狐道:“真的没有,他们除了好吃,一无是处。”

陆清酒登时有些哭笑不得,不过鸡仔在他手里的确是乖乖的,没有要啄他的意思,他边擦边问道:“我打得过这些鸡仔吗?”

白月狐道:“唔……”

陆清酒回头看了他一眼:“你唔是什么意思?”

白月狐道:“我在计算你和鸡仔的战斗力。”他又安静了一会儿,才道,“十比一吧。”

陆清酒惊喜道:“我能打十只?”

白月狐:“十个你能打一只。”

陆清酒:“……”

白月狐见陆清酒表情不对,又补充了一句:“没关系,吃的时候我来宰。”

那真是辛苦你了,围观全程的陆先生表示自己真的很受伤。但是看看院子里那两个痛的不得了,又没什么致命伤的小贼,他决定还是不要去挑战自家鸡仔的战斗力了。

大概凌晨四点的时候,警察过来了,看见两个已经快要疼晕过去的小贼和坐在院子里打瞌睡的陆清酒。

“嘿,陆清酒。”来的警察还是个熟人,就是上次调查陆清酒后院里女尸的那个胡恕,他道,“怎么又是你啊。”

陆清酒道:“我也想知道我怎么那么倒霉,这两人把我家大院门锁给撬了,想进来偷东西。”

“那他们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胡恕问。

“我哪儿知道。”陆清酒道,“我一出来他们就已经倒在地上了,不信你问他们。”

那两人已经疼得意识模糊,压根没法回答警察的问话,不过胡恕在看了他们的长相之后,发现这两人居然是市里面的逃犯,一个星期前杀人抢劫,目前正在被全市通缉,却没想到居然撞到陆清酒家里来了。仔细想想,有可能是今天陆清酒在镇上豪爽买肉的时候引起了这两人的注意。

“行,我把人先带走了。”胡恕道,“你记得来警察局做个笔录啊。”

“怎么又要做笔录,我什么都不知道啊。”陆清酒无奈极了。

“那可说不好。”胡恕道,“他们身上这么多伤呢,这院子里就你一个人,不是你干的,难道还是你家鸡干的啊?”他随手指了指院子旁边的鸡圈。

陆清酒:“……”妈的,还真是他家鸡干出来的。但他又不能说,说了也没人信,于是只能对着胡恕投去了一个幽怨无比的目光。

胡恕被陆清酒的眼神弄的浑身一颤,道:“你别这么瞪我啊,虽然知道你可能是无辜的,但是程序咱们还是要走的。”

“行吧。”陆清酒妥协了。

“对了。”胡恕带着两人离开前小声的问了句,“你家后面那口井没有再出什么事儿吧?”

陆清酒道:“唔……没有……吧?”

胡恕:“你为什么说的那么迟疑?”

陆清酒道:“说不定今天晚上这事儿,就是那口井里的东西弄的呢。”

胡恕打了个哆嗦,道:“真的假的?”

陆清酒眨眨眼睛,没说真的也没有否认是假的,他觉得胡恕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又十分的犹豫,似乎是在顾忌。

两人之间沉默片刻,胡恕到底还是没忍住,他道:“你对这些事情很在行吗?”

陆清酒道:“什么事?”

胡恕道:“就是鬼神之事。”

陆清酒道:“不在行啊,我也是第一次见。”

胡恕眼里含着怀疑,道:“真的?”

陆清酒认真的点点头。

胡恕见到陆清酒没有要松口的意思,张了张嘴,但什么也没有说,转身走了。陆清酒看着他的背影,总觉得他似乎有很多想说的话,但因为某些原因却没能出来。只是这就和他没关系了,陆清酒看了眼自家的鸡圈,叹了口气,他家小鸡仔身上的血迹还没擦干净呢,还是再拿毛巾去擦一擦吧,不然明天估计整个院子里都是股血腥味。

分享到:
赞(433)

评论75

  • 您的称呼
  1. 哇买了小鸡仔来看家护院噢好叭

    娷 氵2021/09/17 17:02:06回复 举报
  2. 终于遇到前排一次~

    匿名2021/10/04 05:07:56回复 举报
  3. 赞一个,啊,一个不够,赞好多个\(^ 。^)/

    匿名2021/10/11 12:50:18回复 举报
  4. 啊哈好快乐阿,前排

    玫瑰是我的2021/10/16 00:00:21回复 举报
  5. 我已经忘记这是一本耽美文了

    一只不怎么快活的柠檬精(以前叫皖晗晗晗不知道有没有人眼熟我哇๛ก(ー̀ωー́ก) 是的没错我就是一直想绿贺朝江添祁醉花城陆沨周戎墨燃李玉谢绥韩越周晖沈敛光的那位[墨镜.jpg]2021/11/23 23:02:47回复 举报
  6. 这兼职就是舌尖上的美味,
    行走的美食普

    苏轻2021/11/30 21:24:41回复 举报
  7. 这就是传说中的战斗鸡吗

    游惑惑惑秦究2021/12/20 14:20:25回复 举报
  8. 此 ’戰鬥雞‘ 非彼戰鬥機(來開個玩笑:我跟樓上的時間差了一年)我不快!!ㄥ(:3ㄥ

    無名氏2022/01/18 17:19:19回复 举报
  9. 吼吼~战斗鸡(⁎⁍̴̛ᴗ⁍̴̛⁎)

    我次元壁破了2022/01/21 16:58:25回复 举报
  10. 文鳐鱼,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鱼,又名燕鳐鱼、飞鱼。
    文鳐鱼形状像鲤鱼,长有鱼的身体,鸟的翅膀,白头红嘴,身上有苍色斑纹,常在夜间飞翔。叫声像鸾鸡,肉的味道酸中带甜,据说吃了可以治疗癫狂,见到它天下丰收,是立毅叠登之兆。

    Killg2022/01/26 11:52:21回复 举报
  11. 文鳐,体略呈长椭圆形,背部及腹部颇宽,两侧较平,至尾部渐细.体长约30厘米左右。头颇短,背部平坦,两侧向下方倾斜,腹面狭窄。吻短。眼大,侧位而高。鼻孔每侧2个.口小。上下颌约等长,具圆锥状细齿.鳞圆形,甚大,其后缘呈波状。侧线位甚低,近腹缘,其后端不达尾鳍基部。背鳍12~14。臀鳍9~10,起点约在背鳍第6鳍条下方,其后端与背鳍最末鳍条相对。胸鳍15~16,宽大而特长,平置时可达臀鳍最末鳍条,可借此滑翔于水面。腹鳍大,平置时可达臀鳍底末端。尾鳍分叉,下叶长于上叶。体背面青黑色,侧下方及腹部银白色,背鳍及臀鳍灰色,胸鳍及尾鳍浅黑色。

    Killg2022/01/26 11:53:21回复 举报
  12. 不得不说白月狐是真牛批~

    Killg2022/01/26 11:54:08回复 举报
  13. 到底是什么鸡还能护院?战斗鸡?哈哈哈哈

    我没有很快啊2022/02/04 08:39:48回复 举报
  14. 哈哈哈哈哈肚子是鱼搞大的,清酒真的不考虑去说相声吗⊙ω⊙

    耽不返2022/02/08 21:13:55回复 举报
  15. 以后他们吃会山海经里的动物

    诸葛大铁锤2022/02/15 23:24:20回复 举报
  16. 作者有話要說:

      陸清酒:我甚至還打不過我家的雞,難道我是屋子裏戰鬥力最低的麼……

      白月狐道:沒事,雖然你是戰鬥力最低的,但是你是最好吃。

      陸清酒:???這是在安慰我還是在罵我?

    ls是認真的嗎。。。Σ(・□・;)

    嘻嘻呵呵哇哈哈(。ì _ í。)2022/03/14 19:30:29回复 举报
  17. 真有趣,家里这么多动物,,每天做饭吃美食,这不长胖都说不过去O(∩_∩)O

    火鷄蛋﹙我不快﹚2022/03/18 10:20:10回复 举报
  18. 人工科普机:文鳐鱼,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鱼,又名燕鳐鱼、飞鱼。文鳐鱼形状像鲤鱼,长有鱼的身体,鸟的翅膀,白头红嘴,身上有苍色斑纹,常在夜间飞翔。叫声像鸾鸡,肉的味道酸中带甜,据说吃了可以治疗癫狂,见到它天下丰收,是立毅叠登之兆
    千年一遇的神话鱼就这么……被三人合伙杀了吃了
    阿巴阿巴
    是我不配(咕噜噜)

    汐悦2022/05/25 20:32:14回复 举报
  19. 我最近连看的这几本都没有一本好好走感情线的,以至于我都忘记我一直在看耽美文呢,害,真香!
    原来发小自己住啊,怪不得天天过来打扰小两口。
    这战斗力我知道攻受了!

    世界第一的初恋2022/06/08 11:13:27回复 举报
  20. 搞大……鱼……(●—●)我天好厉害的鱼……

    沈鸢-九央

    匿名2022/10/21 11:07:52回复 举报
  21. 我也可以把你的肚子搞大啊九央?

    央七白七2022/10/21 11:08:54回复 举报
  22. 最爱这种带点玄幻色彩的种田文

    你俞2022/12/03 11:02:2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