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三章合一

陆清酒很久以前是不相信这些东西的,后来见的多了, 观念才渐渐改变。而直到遇到白月狐, 他才算是正式和这些东西有了接触。

从尹寻和白月狐那里知道了法子, 陆清酒自然是想去试试, 看能不能解开心中那个深藏的谜团。

蜘蛛网是从山上弄来的,陆清酒找了根竹条,然后将竹条弯成圆形, 再把蜘蛛网黏上去,最后用木棍作为支撑物, 一个网便做好了, 虽然看起来很简陋,但反正也不用真的去网住什么实物。

白月狐说的话,陆清酒记在了心里, 因而第二天早晨他早早的起了床,把昨天从镇上买来的鸡给炖上了, 炖好之后又炒了几个菜, 把午饭提前准备好。等待尹寻过来的时候,他随便找了个借口说自己要出门一趟, 尹寻也没有多问,和白月狐两人坐在桌子边上美滋滋的喝着鸡汤。

陆清酒则一个人出了村子, 去了村子附近的墓地。

水府村的村子和墓地是挨着的, 村子小,婚丧嫁娶规模都不大。陆清酒对墓地也算挺熟悉了,以前没有回来定居的时候之所以还要回水府村, 就是因为他姥姥的墓在这儿,需要每到忌日亦或者清明时分进行祭拜。

今天的天气很好,天空中万里无云,碧蓝的天际隐没在环绕的群山中,葱郁的树林遮住了小路,在狭窄的路上投射出斑驳的阴影。

陆清酒背着包,顺着小道走到了墓地。

因为是墓地,所以附近也没什么人,树木也格外的茂盛,狭窄的道路两边,是散乱分布着的墓碑,有的墓碑看起来很荒凉,有却清理的很干净,前面还放着贡食的瓜果亦或者烧掉的纸钱。

陆清酒姥姥在的时候,就叮嘱他一定要生个孩子,要是不生孩子,以后连个祭拜他的人都没有。陆清酒对这种说法并不同意,他更倾向于人死如灯灭,就算有魂魄,那也不过是生前残留的执念,并不存在意识或者说是理智。

当然,死后的世界到底如何,生者永远也不会知道答案。

陆清酒的脚步在一方墓碑前停住了,墓碑上写着一个女人的名字:芳如慧,正是他姥姥的大名。

此时太阳当空,正是中午十二点,灿烂的阳光祛除了墓地里冰凉的气息,让人并不感到恐惧。

陆清酒从背包里拿出他准备好的网,然后对着坟头的位置来回网动。很快,他便感觉到了一丝奇怪的触感,原本可以快速滑动的手却好像有些凝滞,空气里好像多了点什么看不见的东西。但蜘蛛网上却看不出一丝端倪,它们仿佛网住的并不是实物,而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物质……

陆清酒手上的动作逐渐慢了下来,他感觉蜘蛛网重了许多,最后不得不停下了动作。

就在陆清酒停下片刻后,原本好好的蜘蛛网却突然破掉了,林中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风里夹杂的沙粒让陆清酒眼睛刺痛,不由自主的流出了泪水,等到风停的时候,陆清酒的脑袋里却浮起一层浓郁的倦意,他打了个哈欠,把网放回了背包里,转身顺着小路朝着家中走去。

到家后,他和白月狐尹寻随便打了个招呼,便进自己的卧室睡觉去了。

见到此景,尹寻和白月狐对视一眼,却什么都没说。

往家里走时陆清酒已经困极了,好不容易到了家里,一沾床他便倒头就睡。接着,陆清酒便进入了一个奇妙的梦境。

梦境里依旧是居住的老宅,周围本应全是熟悉的景象,可却莫名的让人觉得陌生。

陆清酒思考片刻,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觉得陌生。因为一切都是反的,本来应该在左边的床,却变到了右边,门锁也换了一个方向。陆清酒很清醒的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他正打算往外走,却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酒儿,酒儿……”老人的声音沙哑且微弱,却让陆清酒瞬间打起了精神,他顺着声音一路往前,很快便在院子里看到了喊出这个名字的人——他的姥姥,芳如慧。

“酒儿啊。”姥姥站在院子里叫着陆清酒的名字,却并没有扭头看他。

陆清酒见到此景两眼一热,情不自禁的喊出了一声姥姥。

但老人没有理会陆清酒的叫声,她抬起头,看向了院子外面的天空,从陆清酒的角度正好能看见她的眼睛,陆清酒清楚的看见,老人那双眸子里充满恐惧和痛苦,这是一种他无法理解的表情,因为在陆清酒的记忆里,他的姥姥几乎从未在他面前表露过负面的情绪……

此时院子里的天空是黑色的,布满了黑厚的乌云,阴沉的模样仿佛下一刻就要垮下来。陆清酒抬起脚步,正欲朝着院中的老人走去,却感到天旋地转,整个人瞬间从梦境中醒来了,而在醒来的前一刻,他却好似听到了一声野兽震天响地的咆哮。

“啊!”猛地从床上坐起,陆清酒满头大汗,喘了好几口气才缓过来。他缓过来后环顾四周,看见房间的摆设后才确定自己从梦里醒来了。

“清酒,清酒。”尹寻的声音在卧室外面响起,“你吃不吃晚饭啊?”

“吃啊。”陆清酒回了句。

“快出来吧!”尹寻说,“我!亲手做了烤大饼!”

陆清酒拉开门,看见尹寻在门外自豪的挺起了胸膛,说:“你快来尝一尝!”

“你还会烤大饼啊。”陆清酒道,“我尝尝。”

尹寻高兴的去厨房拿饼了,陆清酒则去了饭厅,看见白月狐已经坐在桌子旁边了。陆清酒打了个哈欠,他也有点饿了,他并不明白那个奇怪的梦境到底意味着什么,如果说尹寻说的是真的,那么岂不是代表那个画面是他姥姥最深刻的记忆,可是这么一段平平无奇的画面,为什么会是最深刻的记忆呢?还有最后那一声野兽的咆哮,也是梦境的一部分吗?

还没想出个结果,陆清酒的思考就被端着餐盘出来的尹寻打断了,只见他把一个餐盘放到了桌子上,餐盘里面,是黑乎乎看不出原材料的东西。

陆清酒和白月狐两人的目光落在盘子上,表情都有一瞬间的凝固。

“你这是。”陆清酒说,“做的什么?”

“大饼啊。”尹寻说,“可香了,就要焦焦的菜香。”他眨着眼睛,一脸无辜,“清酒啊,这是我第一次做饭,好歹鼓励一下吧?”

陆清酒:“……”

白月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都不看一眼尹寻,很是无情的离开了。

陆清酒很想拉着他说大哥你别急着走啊,你走了我怎么办,难道我要一个人把这些黑色的东西全部吃下去?

尹寻见白月狐很不给面子的走了,一把抓住了陆清酒的手臂,幽幽道:“清酒,你不会和他一样无情吧?”

陆清酒吞了口口水,面对尹寻怨妇般的目光,他只能跺跺脚,咬咬牙,拿起一块饼吃了口,他本来以为卖相如此难看的饼会很难吃,没想到味道居然……还行,就是卖相实在是太招人嫌弃。

“怎么样,怎么样?”尹寻要是狗狗那身后的尾巴肯定已经摇起来了。

“味道不错。”陆清酒道,“就是不太好看。”

“是吧?!”尹寻得意道,“我就说了我是天才。”

浪费食物是可耻的,于是两人你一口我一口把饼给吃完了,吃完后陆清酒去洗了碗,然后进厨房重新给白月狐下了碗面。

面条是白天炖的鸡汤做的,味道放的有点重,但白月狐很喜欢,连汤带面全给吃了。

“那饼其实味道挺好的。”陆清酒在白月狐吃面的时候在他旁边表示,“我和尹寻吃完了。”

白月狐懒懒道:“长得丑,不想吃。”

陆清酒:“你吃东西还要挑样子啊?”

白月狐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陆清酒还想夸那饼两句给自己的朋友平一下反,却感觉自己的腹部发出一阵很是微妙的疼痛,不由得脸色一变,站起来朝着厕所去了。

白月狐看着他的背影,表情似笑非笑。

二十分钟后。

“我他妈的被你害惨了!!”蹲在厕所里的陆清酒捏着手机辱骂某个罪魁祸首,“我都进来五六次了!”

“我也是啊!”电话那头的人和陆清酒一样痛不欲生,“我比你还多一次呢!”

“你说,你是不是恨我,故意给我下毒呢。”陆清酒绝望道。

“下毒还你一口我一口啊?”尹寻悲戚的反驳,“我也吃了不少好吧……”

陆清酒:“这要不你一口我一口我能吃那么多吗?”

尹寻放弃了为自己辩驳,开始假哭。

陆清酒愤怒的挂了电话。

这天晚上,陆清酒就没睡着,他上上下下折腾了大半夜,等到天都快亮了,才仿佛身体被榨干了似的从厕所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抖着手发了个微信朋友圈:好像身体被掏空。

三秒后,尹寻这王八蛋给他点了个赞。

这天晚上,陆清酒都没有睡得太好。一是因为尹寻那要人命的黑饼子,二是因为他下午睡觉时做的那个梦。

梦境很短,只不过几个画面,可陆清酒却始终无法理解,这些画面为什么会是姥姥最深刻的记忆,他躺在床上,看着洁白的天花板,耳边是嘈杂的虫鸣。村子里入夜后,并非是绝对的寂静。特别是最近天气逐渐热了起来,虫子也越来越多,再加上房间的隔音效果一般,就算是躺在卧室里,也能听到虫鸣。只是这虫鸣声并不让人讨厌,反而让陆清酒想起了小时候。

他从小就跟着姥姥,后来父母在城里打拼出来了,才把他接到城里去。只是这样的日子并不长,家里发生了重大事故,那时的陆清酒为了上学,也没能回到村子里,等到他有时间回来的时候,姥姥也因病离世。

陆清酒翻了个身,脑子里又将白天那个画面过了一遍,却始终无法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看见这样一幕。

夜渐渐深了,陆清酒闭上了眼,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早晨,阳光大好,陆清酒身体不太舒服,便起来的晚了些,他走到院子里,看见尹寻和白月狐两人都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旁边蹲着一地的小鸡仔和两只胖乎乎的小黑猪,一时间气氛倒是融洽的很。

“你们干嘛呢?”陆清酒问。

“清酒,你醒了。”尹寻说,“昨天晚上睡的怎么样啊?”

这不提还好,一提陆清酒就一肚子的气,他没好气道:“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样,我他妈差点没死在厕所里。”

尹寻悻悻的笑了:“好巧,我也是。”

陆清酒:“……”巧个屁,他挽起袖子,道,“我去做饭,想吃什么早点说。”

“咱们中午吃饺子吧。”尹寻昨天拉肚子拉了一晚上,早晨喝了点粥才算缓过来了,小声道,“我特别想吃饺子。”

“行吧。”陆清酒同意了。

他姥姥在的时候,他最喜欢吃的也是他姥姥包的饺子,那饺子和外面的不一样,皮薄馅大,个个圆鼓鼓,一咬里面就是肉汁充盈的馅料,再加上他姥姥特制的蘸料,他一口气能吃二三十个。

陆清酒去地里摘了几颗白菜,又让尹寻把肉馅给剁了,尹寻剁肉馅的时候道:“对了,你知不知道你家隔壁那小孩天天往猪圈跑啊?”

“猪圈?”陆清酒洗白菜的动作一顿,“他睡里面了?”

“不知道。”尹寻说,“反正我早晨喂猪的时候总是看见他。”尹寻家里没事儿,就经常跑过来帮陆清酒喂鸡喂猪,如果说白月狐包了陆清酒家里的两亩田,那尹寻就是包了院子里的事儿。

陆清酒叹气:“他太喜欢那两头猪崽子了,我之前也见过他跑到猪圈里去睡觉。”

尹寻说:“这样不好吧?关系太好了,吃起来也不好意思下手啊。”他一刀下去,把五花肉分成了两半。

陆清酒道:“你还真下得去口啊?那两只那么聪明,等养大点把他们放了算了。”

尹寻叹气:“要是当年我爸像你这样通情达理就好了。”他动作很利索,咚咚咚便把肉剁成了肉馅。

陆清酒对此嗤之以鼻:“你爸要是像我这样你就没红烧肉吃了。”

尹寻咂咂嘴。

馅料弄好,又揉了面,陆清酒和尹寻包了一大盘子饺子。只是两人的技术差别有点大,尹寻包的饺子歪七倒八,陆清酒包的则圆润饱满,像一个个可爱的元宝。

好在尹寻有自知之明,没有包太多,浪费馅料和饺子皮。

两人包完之后也差不多十二点了,陆清酒把饺子煮了,然后又给隔壁端了两碗过去。

李叔客气了两句便收下了,陆清酒则借此机会问了他关于李小鱼的事。

“不管他了。”李叔道,“考试能考上市里的学校就上,不能上就算了。”

陆清酒道:“可是初中不是不需要考吗?”

李叔道:“就算不用考试,镇上的初中上了也没什么用的,而且离家又远。”他说,“倒不如回家来帮着家里做点农活。”

陆清酒说:“这小孩子还太小了,能做什么呢,不如让他多上上学……”

李叔闻言叹气:“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这上不出个名堂来就是在浪费时间,而且镇里的那个初中你又不是不知道,名声差的很,离家里还远,本来乖的小孩儿去那儿都变得不乖了,总之我是不会同意他去那里上课的。”他说完这话,就摆摆手,转身走了,显然不愿再多谈。

陆清酒见状也只好叹了口气。他也知道镇上的教学质量不太好,而且学习风气也差……但也不能就因为这个就不让李小鱼上学了吧,这小孩看起来挺乖的,又很听话,就这么耽误了实在太可惜了。

但这到底是别人家的事,陆清酒一个外人,也不好插手太多,他回了家里,看见白月狐和尹寻已经坐在桌子前等着他了。

煮的白白的饺子堆在碗里诱惑着人的食欲,见到陆清酒回来,尹寻道:“开吃开吃!”他夹了一个,一口吞了一半,被里面溢出的汁水烫得嘶嘶直叫。白月狐在吃东西方面的天赋无人能及,一口一个饺子,一点不怕烫,看的尹寻直吐舌头。

陆清酒夹着饺子沾了蘸料,尝了口点点头,道:“不错。”咸淡合适,味美多汁,白菜的鲜甜猪肉的肉香都包在筋道的饺子皮里,一口咬下去,让人很是满足。

尹寻一边吃饺子,一边含糊道:“你手机刚才响了,好像是朱淼淼打来的。”

“哦。”陆清酒出去的时候没带手机,拿过来一看,果然看见了个未接电话,他拨过去,片刻后那头便传来了朱淼淼的声音。

“清酒,你在吃饭呢?”朱淼淼似乎听到了咀嚼的声音。

陆清酒道:“对啊,什么时候过来?”

朱淼淼道:“明天傍晚就到。”

“好,我到时候来接你。”陆清酒说。

“不用,我直接打车过来吧。”朱淼淼道,“你再跑一趟太麻烦了。”

“不麻烦,白月狐买了辆小货车在家里。”陆清酒道,“到时候开着去接你。”

朱淼淼闻言也没在这事儿上多做纠结,道:“行吧,那就麻烦你了。”

陆清酒挂了电话。

“对了。”白月狐在听完陆清酒的电话后,忽的道,“最好不要在货车上放盐。”

陆清酒闻言一愣:“盐?”

白月狐点点头。

陆清酒的好奇心向来不强,所以确定之后也就是嗯了声,但尹寻就不一样了,作为一个好奇宝宝,他支着脑袋疑惑道:“在货车上放盐会怎么样啊?”

白月狐瞅了他一眼:“你可以试试。”

尹寻被白月狐的眼神弄的莫名有点虚了,干笑两声道:“我就随便问问,肯定不会去试啦。”

白月狐继续吃饺子。

陆清酒则装作没看见尹寻那无比好奇的眼神。

有些事,不知道总比知道了的好,越好奇,反而越会深陷泥潭。就好像关于世界到底是什么的命题一样,陆清酒对此并不感兴趣,亦或者说,他隐约在这个问题里,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好奇心会杀死猫,也同样会杀死人。

陆清酒从来都认为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即便是窥探到了世界不普通的一面,他也没有深究的兴趣。

吃完饺子,白月狐去把碗给洗了。

陆清酒则去后院里继续弄他的葡萄藤,这葡萄架子要先架好,藤蔓才会顺着架子往上爬,葡萄藤一般要长一年,第二年才能收获。只不过陆清酒家里的菜都长得特别快,也不知道这葡萄会不会像地里的蔬菜似的猛长,如果是这样那可就太好了,陆清酒已经完全习惯了自己家里的异常,甚至还有点期待夏天吃葡萄的时候。

弄完葡萄,陆清酒本来打算再上山一趟,只是出门的时候却被白月狐叫住了。

“那个法子只能用一次。”白月狐坐在他的摇摇椅上,慵懒好看的像是一副画,“第二次会招惹来不好的东西。”

陆清酒的脚步顿住,他清楚白月狐肯定知道些人类不知道的东西,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白月狐道:“你想知道什么?”

陆清酒说:“我想知道……我亲人生前遭遇的事。”

白月狐睁开了眼,一般人的眼睛,其实不是纯粹的黑,而是深棕色,但他的眼睛却是纯粹的黑,像是失去了光源的夜空,让人莫名的畏惧,他道:“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陆清酒蹙眉:“我不知道——”

“你知道。”白月狐道,“答案就藏在你所见之物里。”他说完这话,起身,离开,留给了陆清酒一个意味不明的背影。

答案就在他所见之物里?陆清酒思忖片刻,还是将身后的背包取了下来,既然白月狐都这么说了,那他最好也听从他的意见,避免手里的网真的带来些什么不好的东西。

第二天早晨,陆清酒做完早饭后便掐好时间开车去了镇上,朱淼淼的车大概九点多到镇里的火车站台,他正好可以接到。

九点二十,车站外面的陆清酒看见朱淼淼和一个高大的男人从车站里走了出来,朱淼淼还是之前的模样,正笑着冲他招手。那男人比朱淼淼高,脑袋上戴着个黑色的棒球帽,正是陆清酒曾有一面之缘的张楚阳。张楚阳虽然和陆清酒合作过,但两人的交集也就仅限于公司,不算是熟人。

“清酒!”朱淼淼笑眯眯的带着张楚阳走了过来。

“吃早饭了吗?”陆清酒问她。

“吃了。”朱淼淼道,“我们走吧,张总,这边。”

张楚阳点点头,和朱淼淼一起上了陆清酒的小货车。这货车正好能坐三个人,朱淼淼坐中间,张楚阳则靠着右边的窗户。

小镇虽然小,但也能在街道上看见来来去去的镇民们,只是一出小镇开上山路,就没了人的影子,仿佛只剩下周围茂密的丛林和荒凉的野地。

“怎么想着回到这儿来了?”张楚阳问了陆清酒一句。他比陆清酒大了快十岁,对这个长相清俊性格温和的青年印象不错,虽然没有相处太久,但也能感觉到这是个少有的做事稳妥的年轻人。陆清酒如果继续待在原来的公司,肯定还有很大升迁的空间,只是后来却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被公司辞退,就此离开。公司里有小道消息说他是惹毛了最大的那个老板,只是到底怎么惹毛的,也没人知道。

当然,这是他们上层才知道的事,像朱淼淼这个层级的员工,都以为是陆清酒自己辞职了。显然陆清酒也没有把真相告诉朋友,估计是害怕他们担心。

“想找点新鲜的事做。”陆清酒看着前面的路,道,“一辈子待在一个地方挺无趣的。”

张楚阳闻言挑挑眉,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目光落到了陆清酒的驾驶位上,疑惑道:“你这车怎么长得怪怪的?”

陆清酒道:“怪?”

张楚阳说:“……这款货车倒是挺经典的,只是我记得这是手动挡的车啊。”

陆清酒想起了什么,干笑两声:“是吗。”

“是啊。”张楚阳说,“哎,不对啊,你这怎么连个换档的地方都没有。”他仔细看了看之后眼神里全是愕然,“那你怎么控制跑多快啊?”

陆清酒说:“我都是靠的油门……”这车其实根本不需要他换档,也没有限速,他只要把手放在方向盘上做个样子就行了,加速减速都是它自己来控制,他平时已经完全习惯了这样的操作,尹寻那货则根本不会开车,一时间倒是没有发现小货车的异样。

张楚阳倒是没有往什么奇怪的方向想,说:“你是不是买到假货了?”

陆清酒冷静的表示:“不知道,能用就行了吧,这是我在我们这边买的,很便宜,又好用……”

张楚阳蹙着眉头没吭声,像是在研究这货车的内部构造。

陆清酒只能看着前面的路,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

张楚阳看了一会儿,似乎没能看出什么端倪,道:“我说你啊,买车还是别买太便宜的,这平时还好,万一出了个什么事儿那真的要人命,这车还有假货吗……奇了怪了,”他说完这话,伸手在玻璃上敲了两下,语气有些嫌弃,“我看还是早点换了吧。”

陆清酒也就笑眯眯的听着,张楚阳似乎还打算说什么,却突然一愣,随即神色有些古怪起来。陆清酒本来以为他还会说点什么,但之后张楚阳就沉默了下来,并且在车上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时不时的朝着座位上看。

“怎么了?”旁边的朱淼淼疑惑的发问。

“没……”张楚阳蹙着眉头,喉咙动了动,“感觉椅子上有什么东西。”

“东西?”朱淼淼朝着张楚阳的位置上看了眼,“什么东西?”

张楚阳不说话了。

陆清酒却是注意到了什么,张楚阳黑色的靠背上,似乎留下了两条微妙的水渍,就像是什么东西从那里爬过了似的,陆清酒马上想起了白月狐对他说过的话,再联系着略微有些眼熟的水渍,他似乎明白了这个小货车的真实身份……啊,想想它的原型,果然很容易被嫌弃啊。

陆清酒想着这事儿,却笑了起来。

朱淼淼瞅着陆清酒,道:“清酒,你突然笑什么?”

“没事啊。”陆清酒道,“我就是想笑。”

朱淼淼一脸茫然。

后半程张楚阳几乎没有怎么和陆清酒说话了,全程都在和他的座椅搏斗,一会儿说有东西钻进他裤子腿了,一会儿说有东西在摸他,一会儿说座位漏水。开始朱淼淼还帮他看看,后面她已经完全无视了这位曾经的合作伙伴,只当做他是因为看不惯乡下没事找事来了。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张楚阳几乎是踉跄着下了小货车,眼神里还带着不明显的惊恐,也不知道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陆清酒让朱淼淼先带着他进院子,自己先去停车。等到停好车后,他拍了拍小货车的脑袋,道:“以后不能这么干了啊,他可是客人。”

小货车一动也不动,仿佛陆清酒根本是在自言自语。

陆清酒又拍了他一巴掌道:“不给反应我去和白月狐告状了啊。”

小货车瞬间抖了一下,黑色的车灯朝着上面抬起,一副委屈的不行的样子,蔫蔫的按了两声喇叭。

陆清酒奇迹般的明白了它想表达的想法,一时间哭笑不得,他道:“好了好了,咱们才不便宜,咱们贵着呢,都是骗他的……不会把你换了的,别委屈了。”

小货车叭叭两声,这才高兴了。

解决完了这事儿,陆清酒又抬头看看天,觉得今天估计要下雨,于是道:“马上要下雨了,趁着下雨你待会儿把自己洗一洗,咱们又是最漂亮的小货车了。”

小货车的车灯高兴的闪了闪。

陆清酒回去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像是在哄孩子似的,不由得摇摇头。

朱淼淼和张楚阳已经坐在了客房的椅子上休息,陆清酒进去后先把两人的房间安排了,然后打算去做个晚饭。

面对两个陌生的客人,白月狐则是依旧静静的坐在摇摇椅上,连个眼神都吝啬。陆清酒早就发现了,只要是和吃没关系的,白月狐通常都没什么兴趣,按照他的说法就是太麻烦。

张楚阳的目光倒是频频往白月狐的方向看去,显然是对这个长相俊美气质高冷的陌生人有些感兴趣。

不过朱淼淼知道白月狐身份不一般,轻轻的拉了拉张楚阳的衣角,小声道:“张哥,你别盯着他看了,他就是要给你生发的那个大仙,你别把他看毛了。”

张楚阳道:“他?”

朱淼淼点点头。

张楚阳道:“行吧。”显然,他还是不太相信,要不是朱淼淼这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就是最好的证据,他也不会跟着她到这穷乡僻壤来。科学救不了他的头发了,于是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开始对偏方报以希望,毕竟他才三十多岁,就秃的快见不了人了。

张楚阳和朱淼淼正在说话,却见一直躺着的白月狐突然站了起来,朝着屋子里走了过去。朱淼淼还在想他为什么突然站起来走了,就发现白月狐前脚刚进门,后脚一滴豆大的雨滴就砸在了她的脸颊上。

居然下雨了!

张楚阳和朱淼淼也进了屋子,不一会儿雨幕便笼罩了整个水府村,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夏天正式到来。

在厨房里低着头炒菜的陆清酒却听见门外传来了尹寻凄惨的叫声,这叫声他倒是有点熟悉,之前他曾经在某个早晨听过。

“陆清酒,陆清酒!!”淋着雨的尹寻从门外冲进了厨房,抓着陆清酒的肩膀就开始疯狂的摇晃,“我他妈见鬼了!!!”

陆清酒被摇的意识模糊,道:“你怎么了?!”

尹寻道:“我他妈看见你家货车站在雨里扭屁股!!!”

陆清酒:“……”

尹寻道:“还他妈是两个轮子支撑在地上!!!”

陆清酒一巴掌拍到尹寻脑袋上,道:“你冷静一点,你是不是中午没吃饱饿出幻觉了!”

尹寻:“真的是幻觉吗?”

陆清酒点点头。

尹寻:“行吧。”他居然就这样接受了。

陆清酒一时间心情十分复杂,脑子里过了一遍的借口全都没了去处,他想着那小货车是挺听话的,真的有乖乖洗澡……

分享到:
赞(489)

评论78

  • 您的称呼
  1. 笑死了哈哈哈哈

    匿名2021/06/29 22:21:18回复 举报
  2. 樓上你開新業了

    九一2021/07/03 01:56:51回复 举报
  3. 前排前排!!!

    精神小伙李保国2021/07/07 16:58:43回复 举报
  4. 不行了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贺朝家小朋友谢俞2021/07/09 11:44:25回复 举报
  5.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永世之梦2021/07/09 22:06:06回复 举报
  6. 六楼诶!!啊哈哈哈哈小货车笑死我了。我想忍住别笑,但还是没忍住。。。我妈用弱智的眼神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屏幕(还好我换屏换得快,换到了我写的论文)。最后只好解释说我被自己写的东西逗笑了。然后又没忍住哈哈哈哈哈。(我笑点忒低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水行渊2021/07/25 07:16:46回复 举报
  7. 小货车好可爱!!!啊啊啊啊啊

    匿名2021/08/22 12:24:29回复 举报
  8. 笑死我了!!脑洞开到太空了!我不快啊!

    不会游泳的翻车鱼2021/08/25 23:08:29回复 举报
  9. 会扭屁股的小货车!太可爱啦!

    郴郴子2021/08/26 01:34:38回复 举报
  10. 墨公子来了吗~~(啊啊啊这系统 真不快了好吧

    蘑菇2021/08/27 23:44:04回复 举报
  11. 车好可爱哈哈哈哈哈

    染袖2021/09/04 13:44:48回复 举报
  12. 哈哈(^0^)扭扭屁股动动手脚洗干净又是一条好车

    娷 氵2021/09/17 16:41:04回复 举报
  13. 哈哈哈这车也太萌了

    脑子不灵通2021/09/18 23:05:53回复 举报
  14. 噗笑死哈哈哈哈哈哈我一口水差点从嘴里喷出来233333

    一只不怎么快活的柠檬精(以前叫皖晗晗晗不知道有没有人眼熟我哇๛ก(ー̀ωー́ก) 是的没错我就是一直想绿贺朝江添祁醉花城陆沨周戎墨燃李玉谢绥韩越周晖沈敛光的那位[墨镜.jpg]2021/11/23 22:50:12回复 举报
  15. 俺怎么觉得是尹寻小可爱为了保护清酒不让他做梦然后才故意了难吃的东西呢(doge)
    奶奶梦里那个兽啸是不是就是月狐啊?(一刷大胆猜测)
    大家眼熟我嗷~

    橘砸2021/11/29 01:33:01回复 举报
  16. 要笑死人啊……

    苏轻2021/11/30 19:58:01回复 举报
  17. 哈哈哈这个小货车好可爱啊啊啊啊

    匿名2021/12/28 22:22:21回复 举报
  18. 所以小货车的原型是啥……

    今天一定早睡2022/01/06 12:49:40回复 举报
    • 回楼上,应该是蛞蝓吧?_?
      昵称:锦

      匿名2022/02/07 20:28:34回复 举报
  19. wc大中午笑死了哈哈哈哈

    南筏微光2022/02/03 11:14:11回复 举报
  20. 一瞬间感觉小车车好可爱

    撼.2022/04/16 07:52:30回复 举报
  21. 啊。。。大家可能没有吃过焦到黑的食物。其实,只要一盘里有一点“黑”,整盘菜都会是那种焦了的苦味。所以,那个饼其实不可能好吃。亲生经历,真的很苦TAT

    小一2022/06/04 03:10:37回复 举报
  22. 小货车太可爱了,哈哈哈

    世界第一的初恋2022/06/08 10:33:03回复 举报
  23. 我在这笑得跟个傻掰一样,哈哈哈xswl

    miu2022/10/17 19:20:35回复 举报
  24. 哈哈哈 哈 哈 哈 哈 哈,扭屁股,太可爱了。你要我在网课上怎么憋笑!

    沈鸢-九央

    匿名2022/10/21 10:55:52回复 举报
  25. 逮到了,九央……

    央七白七2022/10/21 10:56:30回复 举报
  26. ٩(๑^o^๑)۶好可爱呀,小货车好好玩(系狗,我真不快↓

    特奈仑2023/01/16 12:09:07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