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当年小花儿

看到这双眼睛,陆清酒的呼吸一窒,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那双眼睛似乎透过缝隙看到了屋内的陆清酒,里面流露出浓郁的贪婪之色。

陆清酒愕然道:“我是在做噩梦吗……”

他的问题还没有得到回答,头顶上那双可怕的眼睛便不见了踪影。然而陆清酒还未缓过来,便看见一条细长的粉色舌头,顺着那小洞从屋内钻了进来。

那舌头极长,上面还附着透明的粘液,朝着陆清酒所在的位置便弹射了过来,好在陆清酒反应迅速,朝着床下一扑,躲过了舌头的攻击。他踉跄着推开门,跑向了屋外,才看清楚了自己屋顶上的东西后,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只见一只巨大的爬行类动物附着在老屋的屋顶上,那动物皮肤是灰黑色,眼球突出,四肢轻易的固定在湿滑的砖瓦上——分明就是一只巨大的壁虎!

那壁虎也察觉了陆清酒的动静,慢慢的扭过了脑袋,朝着陆清酒看了过来,陆清酒见状不妙,转身欲逃,可下一刻却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了破空之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朝着他刺了过来!

陆清酒还未反应过来,便感到腰上一紧,整个人的视线都倒转了过来,他啊了一声,便被那巨大的壁虎用舌头给卷了起来。

壁虎吃东西,向来都是如此,只要用舌头卷住了活物,便要将那活物吃进口中。陆清酒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那巨大的壁虎越来越近,就在他即将被那东西含进口中的瞬间,壁虎却突然僵住了动作,巨大的眼瞳里透出骇然的恐惧。

陆清酒也因此停留在了半空中,光怪陆离的一切让他一时间无法完全消化,但求生的本能还是让他做出了正确的抉择。趁着壁虎愣神的刹那功夫,他掏出了放在自己裤子口袋里的钥匙串,对着缠住他的舌头狠狠的划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吃痛还是因为别的原因,那壁虎竟是真的放下了陆清酒,陆清酒从半空中跌落在地上,看见自己头顶上不知何时浮起了一团浓郁的黑暗。

黑暗之中仿佛隐藏着什么东西,只是陆清酒却看不清楚。

壁虎似乎怕极了那团黑暗,转身跳下屋顶便欲逃窜,但那黑暗却迅速的蔓延过去,将壁虎笼罩住了。

接着,陆清酒听到了如同咀嚼肉类般的声音。被黑暗盖住的壁虎只露出了一小段尾巴在外面,陆清酒便眼睁睁的看着那尾巴不断的扭动挣扎,然后动作越来越小,最后没了动静。

肉类咀嚼的声音也渐渐小了,取而代之的是咬碎骨头的嘎吱声,陆清酒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打算趁着这个功夫离开这里,但刚往前走两步,便感到头脑一阵眩晕,整个人都软在了地上。就在他彻底晕过去之前,他似乎隐约间看见了一只橙黄色的大眼睛……

第二天,陆清酒被敲门声迷迷糊糊的吵醒,他从床上爬起来,呆了一会儿才摇摇晃晃的去开了门。

“怎么啦,清酒?脸色这么难看!”尹寻看见了开门的陆清酒,被他的脸色惊到了,“你昨天半夜抓鬼去了?!”

一提到鬼这个字,陆清酒的脸色更难看了,他道,“我昨天晚上好像做了个很恐怖的梦。”他说着,抬头看了一眼屋顶,并没有在上面看到任何被损坏的痕迹。

“恐怖的梦?”尹寻道,“你是不是太累了……”

陆清酒神情恍惚:“有……有可能吧。”

“那今天镇上的集市你还去吗?”尹寻问,“不然在家里休息一天?”

“去吧。”陆清酒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了一点,“我还要买点生活用品。”

“那行,咱们直接走吧,去镇上吃早饭。”尹寻看了眼自己的表,“陈伯他们的车正好要去镇上。”

水府村离镇上挺远的,走路得走一整天,坐车也得花上两个多小时。他们村里就两台小货车,平时村民们想要去镇里了,可以等到车主进货的那天去蹭蹭车,给点车费钱就行。被尹寻叫做陈伯的就是其中之一,他家的田地比较多,这次去镇里是打算买些肥料回来。

两人走到村口,和陈伯打了个招呼就坐进了驾驶室里。

陆清酒给了车钱后尹寻又笑眯眯的递了根烟,陈伯接过来点上,闲聊着问陆清酒想买点什么东西。

“我想养头猪崽子。”陆清酒说,“再买点种子。”

陈伯道:“行啊,镇上有卖猪仔的,到时候我帮你一起挑挑,别被人坑了。”

陆清酒笑着道谢。

接着陈伯又问了陆清酒的近况,得知他准备在这里长期待下去后,又叮嘱了他些需要注意的地方,比如地得马上耕了,这样才好下种,农耕就讲究个时令,浪费时间错过了春天,就得等到下个季度了。

陆清酒听着,时不时点头称是。这远亲不如近邻,水府村本来就小,大家有个什么事儿都能互相帮衬着。

小货车驶过山路,到达了镇上的集市。和夜晚的寂静不同,白日的小镇热闹非凡,道路两边都是卖各种各样玩意儿的小商贩,有吃的有用的,还有许多种子和家畜。

陈伯说自己要先去备货,让尹寻和陆清酒先把自己要买的东西买了,然后三人再在卖猪仔的地方集合。

陆清酒点头称好,和尹寻一起进入了集市里。

“你想吃什么?”尹寻道,“那家小笼包味道挺好的。”

陆清酒说:“那尝尝?”

尹寻道:“哎,走着。”

陆清酒跟着尹寻到了集市旁的一个小店,点了两笼热气腾腾的小笼包,又要了两碗豆浆和两根油条。

陆清酒夹起小笼包,咬了一半便嗯了声:“好吃。”这小笼包是酱肉馅的,皮薄馅大,咬开就是充盈的肉汁,里面还放了切碎的藕丁,冲淡了肉的油腻感,味道很是不赖。

“好吃吧!”尹寻道,“每次我来他家都能吃个几笼,这个蘸料你试试?”

陆清酒闻言便又沾了沾蘸料,蘸料里面有辣子有醋还撒了葱花,沾上之后又是完全不同的味道,香辣可口肉香浓郁,让人根本停不下来。

陆清酒满足的眯起眼睛笑了起来:“你一个人能吃多少啊?”

“我?”尹寻道,“三四笼没问题……就是吃多了不好吃午饭。”

“噢。”陆清酒又夹了一个,正准备往嘴里塞,却感觉到了一股目光停留在了自己的后背上,他疑惑的扭头,竟是看见一个白衣男人站在他的身后,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那男人的长相陆清酒再熟悉不过,正是那天他坐出租时在山路上遇到的那个男人。

“你……你好。”被这样的眼神盯着,陆清酒默默的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你……”他想要说什么,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头。

谁知就在他犹豫的时候,男人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

尹寻小声道:“这谁啊?”这男人长相俊美,眼角微微下垂,一副慵懒的模样,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弧线,所有的注意力似乎都在陆清酒身上……不,不是在陆清酒身上,尹寻反复确认后,才发现男人似乎在盯着陆清酒面前的小笼包看。

陆清酒:“……”他也发现了男人的目标,于是犹豫片刻后,客气的问了句,“吃吗?”

男人看了眼陆清酒,果断的点点头。

陆清酒便赶紧又叫了两笼小笼包,男人也不用筷子,伸手拿起一个便往嘴里送去,陆清酒本来还想提醒他小笼包有些烫,但看他这模样,似乎完全没有被影响到,一个接一个,动作不见片刻停留。

陆清酒在旁小声的问了句:“好吃吗?”

男人动作一顿,点点头。

陆清酒:“还要吗?”

男人又点点头。

陆清酒便又叫了两笼,他虽然不知道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但是那天晚上他隐约感觉就是眼前的人救了他一命。

一笼,两笼,三笼……面前的蒸笼叠的越来越高,尹寻的眼睛也瞪的越来越大。

“卧槽,他都吃了二十笼了。”尹寻毛骨悚然道。

陆清酒强作镇定:“没事,他应该不会撑坏的。”

尹寻:“这是撑坏的问题吗……”

陆清酒:“那是什么问题?”

尹寻:“你身上带够了钱没有……”

陆清酒:“带够了……吧?”

这里小笼包一笼八个十二块,白衣男人吃了快二十笼了,陆清酒怀疑他再来个二十笼也没什么问题,于是他只能摸着自己的钱包安慰自己四百多块买条命还是很值了。

男人吃的太多,连带着周围的人都朝这里投来了诧异的目光,陆清酒和尹寻已经看着面前高高的蒸笼哑口无言,最后就在陆清酒让老板再上五笼的时候,男人才摆了摆手,示意不用了。

“饱了?”陆清酒道,“你不用担心,这顿饭我还是请得起的,吃饱了再走啊。”

“吃饱?”男人闻言,忽的扭头认真的盯住了陆清酒,“我好久都没有吃饱了。”

陆清酒:“……”

男人道:“你能让我吃饱吗?”

“哈哈,我努力一下?”不知为何,被男人那双黑色的眼睛盯着,陆清酒后背上居然起了一层白毛汗,他也不敢直接推脱,于是只能比较委婉的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哦。”男人道,“那挺好。”

陆清酒松了口气,但这口气还没完全松下去,男人就来了句:“我叫白月狐,我会来找你的。”他伸出手将一个小小的布袋扔在了桌子上,“这是订金。”

陆清酒愣住,然而就在他愣住的片刻功夫里,男人已经站起来,就这样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这是什么?”尹寻有些好奇的摸过了桌子上的口袋,“这是什么,不会是钱吧?”

陆清酒把口袋打开,一看到里面的东西表情就僵住了,半晌没吭声。

尹寻看见陆清酒的表情很是奇怪,支了个脑袋凑过去也看见了黑色布袋里的东西,呆了呆:“这是什么?虫子?”

陆清酒摇摇头,但也没有再解释布袋里的到底是什么,而是顺手把袋子给封上了。或许其他人认不出来这东西,但陆清酒可是清楚的很——那是一根壁虎的尾巴,还在微微跳动,似乎是刚从壁虎身上截下来的。他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一切果然不是梦。

尹寻在旁小声的嘟囔:“那男的说要来找你,是在开玩笑吧?”

陆清酒瞅了尹寻一眼:“是……吧。”

两人说完这话对视一眼,却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某种担忧的意味,他们两个都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男人走后,陆清酒拿着自己的钱包镇定的去结了账,然后跟着尹寻决定去挑点家里需要种的种子。

陆清酒家里一共有八亩田地,全都租给别人了,今年有两亩租期到了,陆清酒便准备先种些菜供自己食用。

“那你种什么呢?”尹寻问。

“什么都种点吧。”陆清酒对种田没啥心得,想着今年就先拿两亩地练练手,“玉米番茄黄瓜什么平时吃的多的。”

“行啊。”尹寻一边问一边给陆清酒挑种子,“你刚开始啥都不懂,先练练手也行,反正两亩地不算多。”

陆清酒点点头,两人便各种种子都选了一些,让老板包起来装进了背包里。

选好种子后,陆清酒又去买了些生活用品,比如厨房里的锅啊还有调料什么的,尹寻又叫他去买点纱窗把窗户糊上,这夜里的蚊子可毒了。

陆清酒则表示自己完全没有被蚊子咬。

尹寻还是不信,之前可以说是巧合,但这都几天了陆清酒还好好的,那可真是邪门了。谁知道找遍了陆清酒的手臂,他都没有发现一个蚊子叮出来的包,于是只能含恨表示这些蚊子可真是山猪不会吃细糠,皮肤光滑的陆清酒不咬,要来咬他……

陆清酒站在旁边却是想起了自家屋顶上那只巨大无比的壁虎。嗯,好像壁虎的主食,就是蚊子吧。

把该选的东西选好了,差不多也到了去找陈伯的时间。

陆清酒和尹寻提着东西去了集市旁边卖猪仔的地方,这地方是个小型的牲畜交易市场,陆清酒一进去就看见一家卖小牛犊的。

尹寻道:“走这边,你准备买几头?”

“两头吧。”陆清酒道,“一头太孤单了。”

尹寻闻言脚步停顿片刻,看向陆清酒,认真道:“我有个事情提醒你,你买猪回去可千万别给它起名字。”

“这我知道。”陆清酒说,“取了名字就有感情了,你小时候不就给你家猪取了个名字叫小花吗。”

“是啊。”尹寻陷入回忆,感慨道,“我那时候可喜欢小花了,每天都给它打最嫩的猪草。”

陆清酒:“是啊,最后小花被你爸宰了你还哭了一下午,对了,他们是怎么哄好你的?”

尹寻:“给我做了一碗红烧肉。”

陆清酒:“……”

尹寻:“真香。”

陆清酒:“……”这他妈也行。

两人说着话到了买猪仔的地方,看见陈伯已经在和卖猪仔的老板聊天了,陈伯看见陆清酒他们来了便招招手,唤道:“这里来!我给你挑了两只!”

陆清酒走过去,看见陈伯身边已经捆了两只粉嫩嫩的小猪仔,小猪仔刚出生不久还挺干净,粉粉嫩嫩的躺在地上正哼哼唧唧,看起来倒是很是可爱。

尹寻在旁边看着猪仔来了句:“真嫩啊……”

陆清酒:“……你想起了小花吗?”

尹寻:“伤心往事莫再提。”

陆清酒心想你吃红烧肉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这批猪仔质量不错。”陈伯说,“自家养的猪数量少,也不用讲究那么多,你是自己吃还是拿来卖肉啊?”

“自己吃。”陆清酒道。

“哦,那行。”陈伯点点头。

现在养猪的规格严了,超过一定的数量就得办养殖证,不过像他们在水府村那么偏远的地方倒是没有那么严苛的规定,特别是陆清酒这样养来自己家吃的就更是了。

对陈伯挑的猪很满意,陆清酒掏出钱包准备付款走人时,却听到旁边传来了一声凄厉的猪叫,这叫声十分凄厉刺耳,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去。

“那是什么?”陈伯疑惑道,“老板你搞了野猪仔啊?”

卖猪的老板摇头道:“哪里是我去搞的,就是前两天在马路边无意中捡到的,好像是被车撞晕了,喂它东西也不吃,看着活不了多久了,就想着拉来卖了算了。”

“野猪啊?”陆清酒来了兴趣,道,“能看看吗?”他还没见过真的野猪呢。

老板挥挥手示意陆清酒自便。

几人便朝着猪叫的地方走了几步,看见围栏的角落里缩着两团黑乎乎的小肉球,稍微大点的那团肉球此时正发出凄惨的叫声,陆清酒和它的目光对上,竟是发现那双不大的眼睛里含满了悲伤的泪水。

“它这是在哭啊?”陆清酒没想到猪也这么有灵性。

“是吧。”尹寻道,“不过这东西是野猪吗?怎么这么小就有獠牙了。”正常情况獠牙是慢慢发育出来的,不可能在一出生的时候就有。

“是啊,这猪长的有点奇怪,可能是变异了吧。”老板在旁边没把这当回事儿,“而且是一公一母呢,母的也有獠牙。”

那两只肉团子本来缩在角落里,此时却好似听懂了他们的对话似得,都开始朝着这边张望,嘴里的叫声也小了点,也不知是不是陆清酒的错觉,他竟是听出了一点讨好的味道。

“老板,这两只猪你打算怎么处理啊。”陆清酒问。

老板说:“他们不肯吃东西,实在是卖不出去就杀了吃肉呗。”

陆清酒道:“这么小能有多少肉啊。”

老板道:“怎么,你想买?”

陆清酒道:“看着两只可怜,我问问能不能我加点钱,你把这两只一起卖我算了。”

老板有些犹豫。

陈伯在旁边搭腔道:“老徐,这猪本来就没几个肉,看着还病恹恹的,吃着也不放心,还不如便宜卖了看能不能养活呢。”

被老顾客这么一劝,老板松了口,答应把两只黑猪仔搭在一起便宜点卖给陆清酒。陆清酒付了钱,把黑猪仔从圈里提出来,和其他两只猪仔一起放进了陈伯的货车里。

那两只黑色的肉团子似乎还对另外两只猪仔十分的嫌弃,根本不愿意靠近自己的同类。陆清酒坐在旁边看着这两只的小动作,无奈的伸手轻轻揪了一下小的那只的耳朵,道:“都是同类还嫌弃什么?”

小的那只哼哼两声,居然流下了泪水,表情委屈的不得了。

大的那只见状对着陆清酒凶巴巴的哼唧了起来,只是此时它的小身板再凶也就那样,陆清酒伸手弹了一下他的额头,道:“你还凶我?可是我把你们两个从那里救出来的,我可是你们的救命恩人,你们就这么对你们的救命恩人?”

尹寻见状哈哈大笑:“酒儿,你和猪说什么道理,它们难道还能听懂了?”

结果话音未落,便看见那只大的小黑猪仔弯下前脚对着陆清酒拜了一拜。

尹寻笑容僵住:“卧槽,这猪成精了??”

陆清酒:“……好像是。”

尹寻:“那……这猪精……”

陆清酒:“?”

尹寻:“好吃吗?”

陆清酒:“……”说实话,当年小花真是死的不冤。

分享到:
赞(487)

评论129

  • 您的称呼
  1. 红烧肉什么的最棒了
    我好饿!西子绪大大给我肉吃!(bushi)
    顺便二刷打卡

    白曦(系统我TM不快!)2022/04/01 14:49:18回复 举报
    • 我开新页了?!

      白曦2022/04/01 14:50:05回复 举报
  2. 站个新页楼三楼

    喵喵2022/04/08 08:39:58回复 举报
  3. 为啥总是please wait?

    晚风2022/04/11 00:26:57回复 举报
  4. 刚看完死万,来一刷打卡

    一起炸考场啊2022/04/13 09:23:25回复 举报
  5. 嗨害嗨,我来了
    明天考试,本来想找个方便拜拜保佑的,但还是来这了,原因:想养老

    新月小可怜2022/04/21 23:18:00回复 举报
  6. 唔哈好可爱的猪猪

    白柳2022/04/28 00:10:36回复 举报
  7. 打卡!一刷!!刚看完穿堂,有木有人眼熟我!

    野指针2022/05/01 23:35:51回复 举报
  8. 一刷打卡(这是我看西子绪的第五本书了欸!)
    2022.5.11

    soft他爹2022/05/11 16:50:18回复 举报
  9. 这文应该不恐怖吧,对吧?(被死万吓怂了)

    筠橘2022/05/23 09:05:40回复 举报
  10. 噗哈哈哈应该不吓人吧
    死万也不吓人啊我觉得 你想想看鬼是戚容什么的就不怕啦
    我也要考试了,明天考两门
    沾沾喜气啊呜呜呜

    汐悦2022/05/25 19:35:47回复 举报
  11. 喔豁,好久以前看的死亡万花筒了
    来打卡大大的第二本

    居老师的揪揪2022/06/02 02:45:31回复 举报
  12. 哈哈哈哈——一刷打卡~~~~

    渺渺2022/06/18 16:48:38回复 举报
  13. 麻木了
    我已经退出重进n次了d(ŐдŐ๑)

    匿名2022/06/29 15:18:03回复 举报
  14. 第1.5刷
    集资给系统看病×1

    d(ŐдŐ๑)2022/06/29 15:19:39回复 举报
  15. 啊~又是爱西子的一天

    匿名2022/07/03 02:53:33回复 举报
  16. 啊~美食我来啦!看见文案里的美食俩字,我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哈哈,开玩笑的,我其实犹豫了一下我大晚上的会不会饿死在床上的,最终,对美食的渴望战胜了理智。

    硫酸2022/07/15 22:51:15回复 举报
  17. 一刷打卡~
    唉妈硬生生给我看饿了不说了我去点外卖了

    memorial2022/08/24 14:22:56回复 举报
  18. 笑死,猪精好吃吗

    匿名2022/09/05 17:06:48回复 举报
  19. 一刷打卡!!哎嘿

    本人是一只秀儿2022/09/11 10:30:58回复 举报
  20. 一刷!刚刚从反派第一好过来并且在上课的我非常喜欢这篇文
    —沈鸢-九央(一只懵懵的岩王帝君)

    匿名2022/10/21 09:07:33回复 举报
  21. 哈哈哈哈哈《幻想农场》这个书名还以为是正经的种田文,没想到画风突变,好喜欢这种,不愧是西子绪大大

    纯鹿人2022/10/27 22:26:58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