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75

三天后, 巴西, 里约热内卢, 市区, 圣劳尔多路。

直升机的引擎轰鸣声掠过, 一群光着脚在小巷里踢易拉罐的小孩子纷纷抬头, 直升机飞向科科瓦多山脚下,一座商场四楼的停机平台。

关越与天和下了直升机,地接向导正等在平台上, 顶着风过来迎接。关越背挎天和的电脑包, 天和突然停下脚步, 望向远处的基督山。

救世基督像张开双臂,俯瞰人间。

向导朝关越解释了几句,又用葡萄牙语与平台上的保安交谈, 直升机飞走,南半球的秋风, 吹起天和的衬衣。

关越“走。”

天和随着关越下楼,上了停在商城外的豪车, 一群小孩子追出来,跟在豪车后大笑、奔跑,天和问“有零食么”

向导摇下车窗, 探头出去, 驱赶跟车跑来的小孩子们, 关越拍拍向导的背,让他回来。吩咐司机开慢点, 天和拿了车上的一盒巧克力,摇下车窗递出去。

小孩子们一拥而上,开始分巧克力,天和笑着朝他们挥手,车加速,转过十字路口。

科科瓦多山一侧,车驰进老旧的建筑城区里,停车,巷子里满是泥泞,两侧拥挤的楼房中不少人倚在窗前,好奇地朝下张望。

向导辨认小巷,内里满是泥泞,本地人或在巷中抽烟,或用公共水龙头洗着衣服,这里是巴西的社会中下层聚集之地,关越与天和下得车来,踩在泥水横流的小巷中。天和侧头看了眼,关越拉着天和的手,沿着小巷走进去。

有人走过来,朝向导做手势,向导不耐烦地赶走了他。

“他说什么”天和问。

向导“他看见关先生的包,以为两位是来做交易的,想问问能不能折价购买一点特殊药物。”

向导说得比较隐晦,天和却知道了,电脑包的外形像个小巧的、装美金的手提包。

“请进。”向导对照地址,示意两人上楼。

昏暗的楼梯间里,甚至连两人并肩上去也显得十分拥挤,关越与天和一前一后,快步登上台阶。四楼,走廊里几家人开着门,无所事事的少年坐在门外小板凳上说话,听到脚步声,停下交谈,疑惑地望向天和与关越。

两人衣着光鲜,在昏暗的楼道里,显得如此的格格不入。

向导一路小跑,为两人带路,来到一户门前,对照门牌,示意到了。

关越看了眼防盗铁门,转头看天和,意思是由他按门铃。

天和抬起手,按门铃的一刹那,竟是迟迟按不下去。

“我以为他”天和说,“是不是搞错了关叔叔就住在这里”

向导说“根据您给的地址,确实是这里没有错。”

内里一片寂静,关越左右看看,走廊里挨家挨户出来了不少人,都充满疑惑地看着他们,并小声讨论,显然是在议论这两个中国人的来历。

又有人的目光落在了关越的表上。

关越“想见他么”

临到见面时,天和忽然没来由地担心起来,生怕按下门铃后,出现在面前的陌生人,将再次无情地斩断那过往时光与他生命的某种联系。

他有太多的话想问他,但在这一刻,却开始犹豫,跨越大半个地球来到此地,是否将是个错误的选择

忽然门内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

两人顿时色变,天和自言自语道“关叔叔”

“叔叔”关越听到那声音,顿觉不妙,马上按门铃,却没有任何声音。

天和拍门,喊道“关叔叔”

关越“unce开门”

门里传来痛苦而沙哑的大喊声,伴随着一个浑厚的声音。

“谁”

“我”天和喊道,“闻天和关越”

内里又有什么东西翻倒了,响起杯盘打碎的声音,里门瞬间打开,关越与天和同时退了一步,防盗门的缝隙里现出一个男人的脸关正平

关正平几乎没有多大变化,十来年里,依旧就像与天和分别的那一天。

“叔叔”关越看着那熟悉的脸,难以置信道。

关正平猛地推开防盗门,喊道“进来以后把门关上”紧接着又转身冲进了屋子里。两人快步进来,只见关正平家中一片狼藉,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正在大哭大闹,发出的却是男性的沙哑声音,关正平转身抱住了她,喊道“快帮忙”

天和第一眼以为是入户抢劫,书架被掀倒了下来,水果刀扔在一旁。关越二话不说,上前协助关正平制住了那女人,关正平喊道“按着她”紧接着放手,去拿了围巾,向导倒是动作利落,牢牢锁住她的手腕,关正平飞快地绑住她的双手,再绑她的双脚。

那女人满脸涕泪,几下猛力挣扎,力气大得出奇,险些将关越踹开,关正平绑住她的双脚,把她横抱起来,抱进卧室里去。

关越进去帮忙,天和站在卧室门口看,只见关正平将那女人绑在了床头,女人挣扎失败,把头埋在枕头上,不断抽搐。

关正平吁了口气,低头,抱了她一会儿,转头望向两人。

“关越,你长这么高了啊。”关正平说。

五分钟后,向导先告辞离开了。

关越把书架放好,天和把书一本本地放上去,关正平清理了家中垃圾。直到现在,天和才得以认真看一眼关正平的家不到四十平方的蜗居,一室一厅。

地面铺了马赛克,开放式厨房,与客厅连在一起,做饭的油烟熏得油烟机污黄。客厅里只有两张单人沙发,上面满是被捅破、抓破的痕迹,茶几断过两截,被透明胶带重新粘过一次。窗帘被晒得发黄,地面脏兮兮的,看样子已有好几天没拖过了,厨房水槽里放着吃完还没来得及洗的碗。

书架旁有一个电脑,显示屏上几条大裂痕,一旁插着移动硬盘。

关正平比起天和记忆中,体型仿佛健壮了些许,也晒黑了不少,但不知为何,天和总觉得至少从气质上看来,他是唯一一个从过去到现在,灵魂都未有过丝毫变化的人。

卧室里的痛苦呻吟渐低下去,关正平拿起杯子,倒了点凉开水,进去喂那女人喝。天和简单地收拾完,走到窗前,望向远方的科科瓦多山,从这个角度望去,外头是一条污水沟,远方的救世基督像展臂,背朝他们,面向远方。

“天衡没来”关正平回到客厅里坐下。

关越坐在沙发上,注视关正平,天和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基督像,谁也没有说话。

关正平“吃午饭了没有”

“吃过了。”关越说。

关正平“晚上留下来一起吃饭”

关越点了点头。

天和回身,望向叔侄二人,关正平冲了两杯本地咖啡给他们。

“你在这里做什么”关越不解道。

天和搬了张餐桌前的椅子,反过来,面朝椅背坐下。

“生活。”关正平说,“工作,吃饭,做爱,睡觉。你们不是么”

天和“我以为你在环游世界以后”

关正平“离开中国以后,我只去了几个地方就找到了小昆,于是我们在巴西住了下来。”

关越与天和对视,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关越“叔叔,回国吧,我们可以一起生活。”

关越一时实在无法接受,关正平居然会生活在这么一个地方。想象之中,他原本以为关正平会受聘于某家信息产业,抑或是带着电脑,浪迹天涯,在马尔代夫享受夏天的阳光,或是在某一艘破冰船上,驰骋于南极洲的海域上。

抑或开着越野车,副驾驶上坐着他的爱人,驰骋于非洲的茫茫大草原,追逐着野兽,展开一场轰轰烈烈的冒险。

关正平放弃了他的所有股份,转到天和名下时,天和丝毫不担心他会在未来有穷困潦倒的一天,只因他知道,关正平这样的人,不可能活得落魄。

但眼前的现实,彻底让他失去了思考的力气。

关越看了眼卧室的方向,说“小昆”

“唔。”关正平靠在沙发背上,想了想,点头,意思很明显,猜对了,爱人。

数秒后,关正平朝天和补充了一句“transnder”

这个词的意思是变性人,天和沉默点头。

关越“什么时候认识的”

关正平“你见过他,只是忘了。”

天和瞬间猜到了前因后果,说“离开中国以前,你们就在一起了”

关正平说“确切地说,中间分开了短暂的几年,故事非常简单,只有几句话。”

多年前,关正平交了一个男朋友,在那个同性恋尚未去病化的年代,他与恋人小昆秘密相恋了一段时间。为了与关正平在一起,某一天,小昆不告而别,一年后,做了变性手术,回到关正平的身边,希望两人能光明正大地生活、结婚。

关正平为小昆办理了移民手续,将他带回家去,但关家很快就打听出了小昆的真正身份,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离开关家后,小昆又走了。

关正平四处寻找他的下落,一无所获,直到那一天,终于定位了小昆在马来西亚,便转让了所有股份,放弃他的事业,与天和告别,前往马来西亚,寻找他的爱人。

两人短暂地度过了几年相依相伴的日子,最后琐碎的生活引发了争吵,小昆再次出走,关正平继续追寻,在巴西找到他时,小昆染上了毒瘾。

关正平把他带来里约热内卢,送到戒毒所去,并找了一份工作。多年里相安无事,却在去年,小昆复吸了,关正平决定,让他在家里戒毒,于是便有了关越与天和看见的一幕。

“就这样。”关正平起身说,“晚上包个饺子吃我记得冰箱里还有几瓶啤酒让我看看嗯,有的。”

天和与关越交换眼神,关越一时有点犹豫,知道天和的意思是带他回去

关正平却一眼就看穿了两人的想法,笑着说“你们还小,如果来的人里有天衡,我觉得他一定能理解我。”

天和“”

关越“我不理解。”

关正平从橱柜里拿出一个搅拌机,切肉馅,打肉馅。

关越也站了起来,说“你既然爱他,为什么不给他更好的生活”

“关越。”天和说。

关正平按搅拌机,噪音淹没了关越的声音,关越只得住口,搅拌机只持续了十来秒就停了下来。

“先前我找了份工作,存下来的钱足够养活我俩了,因为小昆的原因,我得辞职陪伴他,准备再过两个月,就去法国。”关正平转头,朝关越说,“我是你叔叔,你不相信我的能力”

关越摊手,示意关正平看看自己活成了什么鬼样子,正要开口时,关正平又按下了搅拌机。

关越无奈了,他与关正平名为叔侄,却情同父子,如果没有这个叔叔对他的培养,也许他一辈子都将活在家族为他画下的牢房中,不得挣离。

天和却再次走到窗边,望向远方的基督背影。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了大哥闻天衡回到家里的那一天,蓦然转身,怔怔看着关正平,关正平抬头,朝天和笑了笑。

搅拌机停下,关正平用一把勺子将肉馅倒在一个不锈钢的大碗里,取出鸡蛋、蘑菇与香料,开始拌馅。

“你们看来过得很好。”关正平说,“不聊聊自己吗现在ee应该发展得很不错吧”

关越沉默地注视叔叔,天和却道“我来说吧。”

天和看着远方夕阳照耀下的救世基督像背影,没有转身,将这些年里发生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次。

关正平说“真是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恭喜你们。”

关越沉默地坐回沙发上,关正平准备好馅料,开始和面。和到一半,卧室里的小昆轻轻地喊了声,那声音里带着愧疚与不安,关正平便放下手头的活儿,进去,解开围巾,将小昆带出来。

“没关系,都是自己人。”关正平说,“这是关越,你见过的。闻天和,关越的爱人。”

关越说“婶婶好。”

“婶婶好。”天和笑道。

小昆没有回答,关正平说“他有点害羞。”

天和只是打过招呼,便礼貌地不再说话,他知道这个时候,对方一定觉得自己毒瘾发作的丑态被看在眼里,令他非常地难堪。

小昆也已年近四十,而关正平则将近五十岁了,较之关正平头发里夹杂着的少许白丝,小昆明显看上去要显得更衰老一些,变性后服用了一段时间的激素,以及吸毒对他的身体产生了不可逆转的伤害,脸上带着暗斑与法令纹。

天和摸出手机,给关越发了条消息不要当着你婶婶的面劝正平叔回去。

关越看完没说话,小昆从茶几下摸出烟,关越找到打火机,为他点了烟。客厅里再次陷入沉默。

“天岳为什么也没来”关正平笑道。

天和说“你在电话里说,有什么疑问,才来找你,大哥和二哥,都说他们没有任何疑问,不想打扰你的生活,所以都不来了。让我们给你问声好。”

“嗯。”关正平点点头,和了面,递给小昆一杯冰水,顺手给他点上第二根烟。

小昆手指挟着烟,拈着冰水杯,开始喝水,苍老的容颜映在玻璃杯里,眼睛一瞥关越,含糊不清地朝关正平说了句葡萄牙语。关正平道“他说,关越长得像我爸爸。小昆普通话不太会说了,只会说家乡话和葡萄牙语。”

关越点点头。

“关越你来包”关正平说,“我去把衣服晾了。”

关越便走过去包饺子,天和过去帮忙,看了下,也不知道能帮什么,只得站在一旁看关越自己擀皮自己包,小昆抽完第三根烟,走到浴室去洗澡。

天和抬头,望向天花板上那斑驳的渗水痕迹,说“我完全理解他的选择。”

关越“我只是认为,他完全可以活得更好。”

天和“他现在就很好。”

关越转头,望向在阳台上晾衣服的关正平,再看天和。

“是我错了”关越忽然说。

天和“你觉得我们的生活相比之下,就真的更好么”

关越停下动作,与天和对视。

“在商量怎么把我拐回家么”关正平把衣服收进来,拿了干净衣服放在浴室门外,说,“我在这里过得很平静。”

关越沉默。

关正平“我知道你想救赎我,不过我觉得我不需要救赎,需要救赎的人,是你。”

关越“我觉得你才是需要救赎的那个。”

天和“喂。”

关正平说“你还是活得这么累,这么喜欢钻牛角尖么物质生活的充盈,是给了你幸福,还是给了你负累”说着又出去晾衣服了。

关越“放下金钱,一无所有地重新开始,就能让你平静”

“你觉得你拥有了财产吗”关正平抖了几下衣服,挂在衣架上,说,“我看是财产拥有你,你正在日以继夜地为它们打着工。”

关越“我确定我拥有它们,因为金钱是保持自由的一种工具。”

关正平看了关越一眼,说“真的自由如果我通过分析软件预测到明天上午将开始新的金融海啸,我打赌这顿饭你一定不会有心情再吃下去了。你只会说抱歉,叔叔,我必须马上回去,我会马上回来接着,你就抽身而退了。”

关越“”

天和心想也许自己与关正平,是世上唯二能堵死关越的人。自己与关越争论时,关越只是让他,但在关正平面前,关越是彻底地辩不过他,只因启蒙时期,关越的价值观与人生观,几乎全受关正平的影响而成长。

“金钱从来就不能让人感觉到真正的快乐。”

关正平晾上衣服,朝关越与天和说“真正让我们感觉到快乐的,是与人的联系、与世界的联系,以及感受到自我存在的那一刻。人生的快乐,无非源自于这三个刹那。”

关越停下了动作,看着天和。

夕阳西下,将基督的身影投向里约热内卢尽头,这喧哗而贫穷的一方小世界里,巨大的阴影掠过,基督的背脊仿佛会在下一刻便转过身来,也仿佛直到地球毁灭的那一天,都永不会转身。

但就在那黑暗里,又有一丝光,透过了基督的指缝,裂开了这无边无际的黑暗。

彼时尚未有人类与自然,亦无金钱与物质,只有无边无际的光。短短数秒内,救世基督像巨手之影转过科科瓦多的山峦与海水翻涌的峡湾,天地间再一次亮了起来。时间的河流从天和与关越身上呼啸着冲刷而过。欲望随着基督之手抹过天地而无情地破碎,金钱堆叠的潮水退散后,世界终于现出它本源的面目。

天和没有说话,看关越包饺子,关越将手里饺子捏出一个心,递给天和,天和笑了起来,亲了他一下。

小昆洗过澡出来,吹了头发,关正平过去给他点了根烟,开抽油烟机,烧水煮饺子。

关越站在一旁,看着饺子浮浮沉沉。

“回忆一下你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光吧,”关正平朝关越说,“是在爷爷膝前跑过去,在院子外头放风筝,还是看着春天里,你躺在沙发上的小爱人”

关越舀了冷水,加进锅里,关正平盖上盖子。

“是的。”关越终于道。

小昆示意天和,递给他一根烟,天和笑着摆手,说“不会。”

小昆又从茶几下拿出零食给天和吃,天和于是吃了点。

“吃饭了,”关正平说,“少吃点零食。”

小昆摸了摸天和的头,两人无声交流,天和拉着他的手,轻轻地吻了一下。

关正平拿着碗,装了四碗饺子过来,四人便开始喝啤酒,吃饺子。夜幕低垂,外头传来音乐声,小昆吃过晚饭后,换了身长裙,别有一番风情,坐到电脑前,开始看电影。

关正平“好了,我想,我已经力所能及地为你们解答了问题,今晚就不留你们过夜了”

关越与天和沉默了一会儿。

“普罗米修斯,”天和说,“其实我们这次过来的真正目的,是关于他的。”

“嗯”关正平说,“他升级成功了”

关越从电脑包里拿出投影器,天和连接电脑,投出数个屏幕,甚至不用朝关正平解释,他便明白了整个经过。

“你,诞生了。”关正平喃喃道。

关正平笑了起来,说“有生之年,见证了你的诞生,真是一件奇迹。”

在这逼仄的客厅里,投影折射出的光芒照着三个人的脸庞,关正平的眼中,居然带着少许泪水。

“他在你的手里创生,”天和说,“所以我想,这世上也只有你,能告诉我该怎么办。”

关正平看完了整个升级日志报告。

关正平“他不因我而创生,是你与关越,共同创造了他。关越,你记得我曾经问过你。”

关越点头“记得,但我没想到,普罗会是一个人工智能。”

许多年前,关正平将银白色的电子表送给关越的那天,便已问过他,是否允许一个程序对他进行学习。关越只记得叔叔朝他解释过,这是一个通过搜集人类信息,对情感、理智分析后,用在经济学与社会学上的软件,也正是这一天起,他开始对经济学与社会学产生了兴趣。

“到得后面,”关正平说,“他的自主学习超出了我们的预料,他在自我成长,而成长的过程,只有一个目的学会爱,成为人。从关越到天和,你们一起带着他,走完了这条路。接下来,他将去面对所有的人类,用这个情感去理解整个世界。”

关正平点选升级日志其中的一段,放大“起初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而生,唯一能做的,就是忠诚执行唯一的创生条件,陪伴你度过人生的每一个难关,为你完成每一个心愿,天和,你看见了吗整个过程,不需要我再赘述了。”

天和与关越牵着手,坐在一起,看着关正平拖动日志。

关正平自言自语道“直到沉睡前,他认为你的愿望是见到我,于是朝我的手机上发了一条短信我还在奇怪,这条匿名短信到底是谁发的,让我与天衡联系。”

天和沉吟片刻,关越说出了他的担忧,关正平有点意外,说“不,你们为什么会这么想”

关越眉头深锁。

关正平望向两人,说“普罗的情感学习之路已经表现得非常清楚了,他沿袭了关越你对天和的爱”

天和“不,叔叔,这令我很尴尬我认为爱情是唯一的,如果普罗也像关越一样地爱我,这只会”

关正平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说“这就是你们对这个过程的解读”

关越忽然就像明白了什么。

关正平正色道“重申一次,普罗的整个过程,是从人类的样本中学习情感,并尝试着去理解人、爱人。这个人的定义,不是某一个特定的人,而是每一个他接触到的人,人类”

天和“”

关正平“关越,你对自己的爱的能力有信心吗”

关越“”

关正平坐下来,解释道“我再说得更直白一点,从今往后,无论你们让普罗去照顾谁,他都会如关越爱你一样,去陪伴他,照顾他。这就是普罗从你们身上学到的他复制的,不是你们相处的模式,也不是记忆,更不是复制你的内心、你的灵魂。而是,这种对最本源的情感的理解。爱是什么这就是普罗自己,对它的理解,而只有完美地理解了它,最终的升级,才能成功”

天和“”

关正平不解道“你们在恐惧什么恐惧他将带来毁灭”

关越“确实如此。”

关正平“关越,你会有毁灭天和的念头吗”

“那可不一定。”天和突然说。

关越顿时差点炸了,说“原来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

天和“是谁成天嚷嚷着,让我一起死的”

关越“”

关正平说“那么,我想这个结果很清楚了。”

关越马上解释道“不是天和所说的这样。”

天和“听叔叔说完”

关正平“我不能帮助你们下决定,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唯一的判别标准,在走出这个家门时,你们也许已经心里有数。”

深夜,天际月亮绽放出银白色的光辉。

离开关正平的家后,关越与天和并肩站在停机坪上,望向远处月光朗照下的救世基督像。

“关越,你对天和怀抱着怎么样的爱,也就意味着,普罗将学习这种纯粹的情感,去无私地爱每一个人,爱这个地球上的所有人类。

“如果你认为自己无法通过内心的这道考验,那么你们的担忧确实很有必要。反过来说,只有当你完全而彻底地,自信将倾尽所有,予以爱人你能够付出的一切。

“于是你在他的心中,便将成为,普罗将被世人视作为的

“伟大、唯一的存在。”

分享到:
赞(89)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所以,ai与人,就是编码与爱。

    匿名2019/11/28 04:28:23回复 举报
  2. ai也会用他学到的所有来爱人

    是微笑不是秃子2019/12/23 23:05:03回复 举报
    • 普罗普罗普罗普罗……

      银子2020/04/14 14:31:19回复 举报
  3. 哇!!!图灵是谁????

    南易2020/04/16 15:22:12回复 举报
  4. 阿兰·麦席森·图灵 (Alan Mathison Turing ,1912年6月23日-1954年6月7日),英国著名的数学家和逻辑学家,被称为计算机科学之父、人工智能之父,是计算机逻辑的奠基者,提出了“图灵机”和“图灵测试”等重要概念。曾协助英国军方破解德国的著名密码系统“谜”(Enigma),帮助盟军取得了二战的胜利。人们为纪念其在计算机领域的卓越贡献而设立“图灵奖”。图灵同时还是著名的男同性恋者之一,但不幸因为其性倾向而遭到当时的英国政府迫害,最终自杀。2013年12月24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宣布赦免图灵。

    闲弦2020/05/28 15:53:53回复 举报
  5. 完结倒计时:8章

    白银六卫2020/06/05 06:12:31回复 举报
  6. 关叔叔对小昆不离不弃的爱很令人动容,还有他对于普罗之所以被创造,是为爱而存在的解释也很发人深思……

    非也2020/06/19 07:21:25回复 举报
  7. 图灵是咬了带有氰化物的苹果去世的,听说乔布斯设计的苹果的logo就是以这个为灵感的

    牙疼2020/08/29 10:36:37回复 举报
  8. 這期的評論超讚!!

    匿名2020/09/01 12:27:48回复 举报
  9. AI的能力是自我学习,学习肯定不会局限于对一个人的爱。普罗的初始样本是关越,不是关越的爱,所以他也学会了怎么攻击对手,怎么使用计谋。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开了心智的AI拥有全世界为样本,他已经无所不能并且无所不知,即既知道人类的爱情,又知道人性的弱点与黑暗面。那么选择爱人类包容人类,还是毁灭人类,甚至创造人类所不能的技术后一走了之,都取决于自身而非关越对天和的爱。作者这里的设定或者说解读,跟真正的科幻大牛站一起,就高下立现了。

    匿名2020/11/29 19:52:40回复 举报
  10. bhys但是我对关叔叔和他对象这一对挺悲观的。感觉他们注定会be 毕竟吸du这种事情开弓不可能有回头箭

    恐龙面汤2020/12/05 15:27:24回复 举报
  11. 好深刻啊。。。大大nb!!!

    也不喜欢楞次定律2021/01/01 01:10:14回复 举报
  12. 既然普罗能自主学习每一个人类的性格情感,那么就不止仅仅局限于关越的样本了,世间奸恶之人有多少,他还得自带分辨是非的能力只学好的不学坏,不太可能吧,作者也是想給普罗一个he所以有关正平这么个说法,这点可以理解。
    还有关正平对关越的质问我不同意,关越作为恋人已经做得很好唯一需要调整的就是工作与生活的时间比例。而关正平是否有确定小昆也想过一样的生活呢?若是已经很幸福又怎会染上毒瘾。其实各有各的活法,叔侄俩人不用互劝自己开心就好,没必要强加自己的观点给对方。

    路人粉2021/01/17 17:21:18回复 举报
  13. 苹果图标与图灵只是巧合,但乔布斯表示很高兴有这个巧合
    图灵的一生真的太惨了

    软喵2021/02/01 21:25:45回复 举报
  14. 小昆也好难 他不是天生transgender 是为了叔叔成为了transsexual

    匿名2021/02/06 03:37:01回复 举报
  15. 普罗这是飞升成人了吗?

    匿名2021/03/28 10:21:3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