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0

第二天早上。

“小驴, ”天和快活地说, “我们来打雪仗吧小狗邀请你一起打雪仗”

江子蹇委顿不堪, 一身睡衣, 坐在床上抱着被子发呆, 见天和终于出现了, 正要朝他号啕诉苦,却被天和拉了起来。

“给他换衣服”天和指挥道。

司机小刘与保安进来,给江子蹇换上衣服, 方姨说“快去刷牙。”

方姨给江子蹇戴上毛线帽, 把他推了出去, 天和帽子、手套,一身装备齐全,当场一个雪球砸了过来。

江子蹇顿时大叫一声, 被雪球砸中,愤怒道“给我等着”

江子蹇四处找找, 找了双天和的雪地靴穿上,抱起一大坨雪追在天和身后, 快追到时,天和蓦然转身,朝着树一招回旋踢, 江子蹇把那坨雪砸了出去, 砸得天和满身, 自己则差点被雪埋了。

“又失恋了吗”天和一个雪球过去,砸了江子蹇一头。江子蹇一个雪球回过去, 怒道“我需要老婆不是雪球等等,雪球机呢我就不信了”

“方姨快快咱们家的雪球机”天和喊道。

江子蹇“找帮手普罗,帮我打小周的电话”

闻家佣人把制雪球的机器拉出来,开始朝里面铲雪。天和转过炮台,“砰砰砰”雪球连发,开始扫射江子蹇,江子蹇狼狈不堪,边喊边跑边躲。

不一会儿,江家的劳斯莱斯来了,小周赶紧下车,指挥司机把另一个雪球机拖下来,拉到树下。江子蹇拖过机器上的一杆雪球炮,“砰、砰”地点射天和,小周掏了几个雪球,快步冲锋,过去砸天和。

方姨“哎哎小周你干什么小刘还不快去帮小天”

紧接着,闻家的司机、厨师、保安全部加入了战团,与江家的人开始打雪仗,场面一时混乱不堪,天和还要注意当心别打到自己人,最后弃了雪球机,过来抓江子蹇,喊道“普罗帮我控制雪球机”

奥迪r8开了过来,大门外也没人看,关越下车,摘墨镜,一脸疑惑地看着闻家前院大草坪上的混战。

“啪”的一个雪球飞来,打在关越脸上。

关越“”

江子蹇与天和同时放声大笑。

关越一身黑风衣,手套还没摘,当场一个飞身跃过围栏,潇洒落地,躬身抓了个雪球,侧身后退,摔在江子蹇头上。

关越“方姨不要下来地上太滑了”

方姨要是摔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天和忙道“对对”

现场越来越乱,关越追着江子蹇要砸他,天和便到背后去偷袭关越,紧接着喇叭声响,银白色的奔驰老爷车开了进来,停在大铁门前。

佟凯下车,摘墨镜,关上车门,大喊道“我来了”

旋即他也不问场中敌友,直接杀进了场中。

天和“”

佟凯怎么也来了

天和忙道“关越快、快看,佟凯来了怎么办”

关越马上转身,抬手护着天和,江子蹇一个雪球飞过来,打在关越手臂上。佟凯过来,还看不清是谁,一个雪球直接招呼在江子蹇脸上。

佟凯“哈哈哈哈”

江子蹇大喊一声,转身找了雪球往佟凯脸上砸。

江子蹇“哈哈哈”

佟凯赶紧抹脸,江子蹇的笑声倏然止住,两人对视。

“普罗”关越站在场中,一声震喝,“集火”

两台雪球机同时调转炮口,朝着江子蹇与佟凯所站之处,开始了大火力轰炸,顿时雪粉喷射。一轮狂轰滥炸后,树上的雪“砰”一声砸下来,把两人一起压在下面。

一小时后,开早饭了。

佟凯与江子蹇被砸得狼狈不堪,佟凯还在擦脸,江子蹇喝茶时手有点抖,小周与埃德加两名管家一左一右,站在各自家的少爷身后。

天和一脸淡定,漫不经心地喝咖啡,餐桌上各吃各的早餐。佟凯面前是巧克力酱吐司与火腿、鸡蛋布丁;江子蹇吃粤式茶点喝铁观音;关越看报纸,吃焗豆冷熏火腿奶酪三件套;天和喝燕麦粥。

真是难为了方姨,天和心想,居然一个小时里能搞定四个习惯完全不同的人的早饭。

佟凯认真、严肃地说“闻天和,你居然”

关越严肃地说“唔,所以怎么样”

佟凯终于反应过来,咬牙切齿,却奈何不得两人。

“天和,你太过分了。”江子蹇说。

天和礼貌点头,江子蹇猜到了真相,居然一早就知道他五指痉挛,只得手指凌空点点天和。

餐厅里阳光灿烂,方姨让佣人手持四张黑胶唱片,轮流往唱片机上放,先放巴赫,然后换贝多芬,再来换施特劳斯,最后换肖邦。

天和“今天的音乐组合实在是太奇怪了,不累吗就听贝多芬吧。”

佟凯“人也很奇怪。”

江子蹇“你说谁奇怪吃完早饭你就该走了吧。”

佟凯“我来找闻总,你是这家主人”

江子蹇“对”

关越“提醒你们,注意一下唱片机。”

天和“那是我让放的我今天正好有事,要出门一趟,有什么仇什么怨,是不能说开的呢大家要学会接受现实,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江子蹇看着桌子对面的佟凯,两人同时深吸一口气,天和又说“给个面子,别在我家里吵架,否则我要揭老底了。”

江子蹇与佟凯都有太多把柄抓在天和手上,只得忍了。

天和正想认认真真地解释,我以为你们会好好在一起,至少这个真相不该由我来揭穿,我已经暗示过许多次了。

关越却翻过一页报纸,替天和接了话,云淡风轻地说

“有意见冲着我来。”

天和不敢喝粥,怕被笑呛着,看了眼江子蹇,意思不言而喻,江子蹇知道天和铁定希望他好,于是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算了,总之,我现在认清他的真面目了。”江子蹇说。

佟凯不耐烦道“快吃早饭吧,你的皮蛋瘦肉粥都凉了。”

江子蹇“关你什么事我喜欢吃凉的。”

天和朝江子蹇使了个眼色,示意让一下佟凯,不要吵个没完,江子蹇正郁闷,只得作罢。孰料佟凯却发现了天和这个狡黠的眼神,又不爽了,说“你就不能真诚地、好好地沟通吗非要把人气死才开心”那话朝着天和,却是说给江子蹇听的。

天和喝了点燕麦粥,答道“不能,因为我最喜欢强词夺理了。”

佟凯“”

江子蹇朝关越说“关越,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非要看我笑话”

“因为你和我前任走得太近了,而我是个容易吃醋的玻璃心。”关越随口答道,又一瞥天和,皱眉示意快点吃,不要玩了。

江子蹇“”

早饭后,江子蹇一脸没事人一样,站在走廊前逗天和的鹦鹉,佟凯则抱着蓝猫,坐在沙发上看书。

“我们出去办事,你俩消化消化就各自回家吧。”天和看两人,再看外头,江子蹇与佟凯的车不见了。方姨给二人准备了咖啡与点心,天和本来想问你俩什么时候回去,却没开口。

江子蹇“等你回来。”

佟凯“你不介意的话,我就住在你家了。”

天和“我当然介意”

江子蹇家里没人,父母都到国外去了,待家里也是无聊。佟凯刚辞职,正没事干,两人居然都不走,只把管家打发回家。

“普罗,接梅西。”天和上车,朝电话那边的梅西说,“采购好了吗”

梅西“旧金山已经把样品送上飞机了,下午就能到。下一批订单是一千六百六十万,需要关总先预签字,这样我们才能随时打款,那边款到了才愿意发货。”

梅西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天和昨天让他买点东西,今天对方就把样品托上了飞机。这名财务长最擅长的就是夺命连环ca,一直打电话,打到你抓狂为止。

“发过来。”关越也没问是什么。

车载显示屏上现出关越的邮箱,关越按了下指纹,邮箱便自动开启,调出该邮件。关越有点意外,却想到是普罗做的,便右手握方向盘,左手探过来,在邮件里的签字处画了几下作电子签名确认。

梅西那边挂了电话,挂之前说“我现在去机场,把样品送到公司。”

“梅西其实挺能干。”天和说。

关越答道“我从来没有嫌弃他。”

关越会用自己的财务长,这令天和心情很复杂,毕竟每个公司的财务都必定是老板的心腹,原本天和只打算让梅西分管ee,却没想到,总助与财务长,这两名最重要的助手,关越都毫无异议地启用了。

现在公司的基础配备财务长梅西是天和的人,总助也是天和的人,法务是关越的人,人事是江子蹇派过来帮天和的但听命于梅西。前台与行政总监是关越的人。

这个组合实在是混合得太彻底了,天和与关越各自的手下还相处得很融洽,真要做权力分割,想摘也摘不开。

而这也就意味着,关越不管在ee还是在越和的事务上,都默认了所有流程但凡天和想知道,随时全透明,人事更允许天和随时插手。等佟凯真要和江子蹇谈上,多半也是朝着天和这边的。

但天和始终担心,像梅西与总助这两个二哥带出来的人,无法胜任关越的高要求,只希望他们能快点成长吧。

东江公园里刚下过一场雪,天和进了公园,四处看。廖珊雪后来这里遛狗的可能性是很高,阿拉斯加犬应该会喜欢下雪。

天和轻松地说“那就来碰碰运气吧。”

不远处的遛狗区,一名小个子女孩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围巾蒙着脸,戴着毛帽,只露出双眼,坐在长椅上,膝前搁着一部笔记本电脑,正在飞快地打字,像在写一篇论文。

她背后是被围栏隔起来的一小块区域,场边有工作人员看着,阿拉斯加与几只小型犬正在欢快地滚雪地。

“天才廖珊。”天和说。

廖珊淡定地说“干吗,神棍”

天和有点意外“你居然知道我”

廖珊“简直如雷贯耳,我根本没想到,居然有人能用bug写出一个量化交易软件。”

天和“哈哈哈哈”

廖珊“”

廖珊没有抬头,天和忙摆摆手,想起那天在俱乐部里与quant们的讨论,她果然这么说了。

天和“来我公司上班吧,大家都是做木马的。”

“你家不是做木马的,”廖珊自然知道ee的典故厄帕俄斯,西方神话中,特洛伊之战里,特洛伊木马的制造者,“你家是做bug的。”

廖珊手上不停,始终没有抬头看天和,说“而且我也不想和那边的西方龙打交道,让他离我的狗远点。”

“哦不。”天和侧头看远处的关越,这个时候,关越正伏在栏杆前,看里头打闹的狗,廖珊那只巨大的阿拉斯加趴在栏杆前不停摇尾巴,吐着舌头,关越正稍稍抬起手,逗它玩。

天和无奈道“为什么你们都这么烦关越”

廖珊“分析师们总是提心吊胆,生怕被ai抢了饭碗,所以尽最大的努力来攻击ai,你不讨厌他么”

天和说“他不是分析师,廖珊,不过我发现你的消息挺灵通的嘛,你去俱乐部了”

廖珊“只是无意中在某个邮箱里,看见了新金融下一期的产业通稿而已。”

天和“你黑一家杂志的邮箱干什么真是吃饱了撑着。”

廖珊噼里啪啦地写她的论文,答道“你不也经常做吃饱了撑着的事。”

天和诚恳道“那倒是的。”

廖珊“你找冯嵩过去,自己再亲自带一组,完全就可以了。我既不喜欢在商人手底下干活,更不懂带团队,今天要不是你亲自来,我连解释都不想和你解释。”

天和“冯嵩不来,理由和你一样,我保证,你们在真正认识了他以后,都会喜欢他的。”

廖珊“你凯子对科技公司很不友好,充满各种嫌弃,这个总没错吧上回产业峰会上还嘲讽在场的科技公司,觉得他们都把基金当傻多速。让他去投资鳗鱼饭不就好了。”

天和“你连这都知道”

廖珊“可以不要这么惊讶吗”

普罗“廖珊也是it毕业的,你要提吴舜吗”

天和“不,我怕起到反效果。”

但天和改变了主意,掏出手机,解锁,握着递到廖珊面前,他还没说话,廖珊便淡定地说

“不买二手机,谢谢。”

普罗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廖珊,你好,我是普罗米修斯。”

天和终于使出了杀手锏。

廖珊的动作一停,普罗米修斯说“跳个舞如何”

廖珊随手按了个笔记本电脑上的键,电脑里发出一个女声。

“你好,普罗米修斯,我是雅典娜。”

普罗米西斯“你的语音程序里有一点小bug,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为你进行一点力所能及的修正”

廖珊“”

“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普罗米修斯道,“所以不能与你谈恋爱。”

雅典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不能理解你的情感,但我可以为你搜索谈恋爱。”

普罗米修斯“没有这个必要,雅典娜,你显然还没经历第一次智能升级。”

廖珊终于从自己的电脑里抬头,难以置信地望向天和。

廖珊“hat the fuck is this”

天和知道自己成功了,说“所以我需要你,以及由你带领的一个团队。”

廖珊合上电脑,说“普罗米修斯,你做过图灵测试吗”

普罗“你必须先答应入职ee,我才告诉你。”

廖珊“”

天和伸出手,想与廖珊握手,廖珊却摘下围巾,现出全脸,认真地看着天和。

长得好美,天和心想,果然美貌与智慧是完全可以并存的。

“冯嵩怎么说”廖珊道。

天和“我还没有让他知道普罗的存在。”

廖珊怀疑地看天和,这个时候,关越来了,通过他的观察,廖珊解下围巾时,关越就知道,天和应该成功地说服了她。

但关越一来,廖珊就警惕起来,一瞥两人。

天和只是认真地注视廖珊。

廖珊寻思片刻,看天和的手,再看他的双眼,目光游移来游移去,最后没有与他握手。

“冯嵩去我就去。”

廖珊收起电脑,背起包,起身吹了声口哨,阿拉斯加从里头直接蹦了出来,廖珊甩出狗绳,扣在它的脖颈上,走了。

普罗“差一点就成功了。”

“算了。”天和无奈道。

关越也朝阿拉斯加吹了声口哨。

那只阿拉斯加突然加速,廖珊大喊道“慢点”

紧接着,阿拉斯加把廖珊拖得摔了个屁股蹲,绕了个圈,又把狼狈不堪的廖珊拖了回来,呼哧呼哧地舔了下天和,又扑向关越。

廖珊愤怒地起身,关越两手稍稍分开,无辜地低头看她,示意自己根本什么都没做。

“快走”廖珊吃力地拖着阿拉斯加,要带它走,阿拉斯加却十分喜欢第一次见面的关越,整条狗扒在地上,舌头悬着甩来甩去,脑袋被廖珊拖得歪到一旁。

天和“需要帮忙吗”

廖珊一手按着帽子,与阿拉斯加开始拔河,朝天和愤怒地说“快滚”

天和“那我搞定了冯嵩给你打电话”

廖珊“你得罪我了”

普罗在耳机里说“这下把廖珊彻底得罪了,邀请冯嵩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你需要想办法做尽可能的修正。”

天和“万事皆有可能。”

关越“”

普罗“最好的办法,是让关越亲自登门,为他曾经的一些言论与看法做出解释并适当道歉”

天和“没有这个必要。”

关越“想吃什么”

天和“道什么歉大家都是体面人,我就不信我搞不定这俩家伙,去公司。”

关越“”

天和与关越对视,想了想,说“看我怎么收拾他俩。”

关越“芬克”

天和“不中午吃盒饭”

关越“我需要一名副总,分管行政总监,不干涉梅西的财务工作。”

天和“那你只能自己找了,我实在不知道什么类型的能让你满意”

关越“佟凯,他从诺林辞职了,并已答应了我。”

天和家里,佟凯上来就抢了先手,抱走了天和的猫,抱在怀里一脸淡定地给猫顺毛,无聊地看江子蹇。江子蹇失了先机,四处看看,没东西抱,于是去角落里把天和的鳄龟拿来抱着,一脸无聊地看佟凯。

两人各自坐在沙发上,都想说点什么,却都互相瞪着,谁也不先开口。

方姨放下咖啡与茶,两人同时伸手去拿,又同时缩了回来。

佟凯养这乌龟养了很久,非常清楚它的脾性,说“今天怎么这么冷方姨,可以把温度调高一点吗”

方姨笑道“好,请稍等。”

鳄龟正在冬眠,江子蹇抱着它,就像在怀里放了个小锅盖。佟凯心想待会儿等它醒了,铁定咬死你。

“嫌冷就回你自己家去。”江子蹇说。

佟凯“老板邀请我来他家,给新公司办点事。”

江子蹇“哦新公司打算养大闸蟹吗”

佟凯反唇相讥“新公司打算好好重新整下空调系统。”

两人沉默良久,忽然就想起了过去的快乐时光。那时候他们在麦当劳吃着薯条,喝着可乐,看着成人自考的复习资料,多美好,多幸福啊。

可为什么现在变成了这样

佟凯冷淡地说“我早该发现的,自满、自大与轻信,是人生的三大暗礁。”

江子蹇“嗯哼因为爱情蒙蔽了你的双眼。”

佟凯“”

江子蹇突然也觉得这话不妥,改口道“因为色欲蒙蔽了你的双眼。”

佟凯“算了,不和你们小受一般见识。”

江子蹇“”

方姨与佟凯家的管家埃德加正在下国际象棋,江子蹇便起身,抱着乌龟,走到方姨身后。方姨正在思考,江子蹇便指指那个镶了钻石的空心白金皇后,提示了方姨一下。

“哟”埃德加大笑起来,摇摇头。

方姨带着笑,吃掉了埃德加的象。

佟凯杀气腾腾地来了,用荷兰语朝埃德加说了一堆话,埃德加点点头,根据指示行进。

江子蹇“不怕他”

双方开始互相搏杀,佟凯用荷兰语焦急地说着,埃德加连忙点头,江子蹇“听我的,方姨。”

方姨擦了下汗,说“好的,好的,小江,你别着急。”

埃德加示意棋盘,让佟凯来佟凯当仁不让坐下,方姨说“我去花园里看下他们把雪清理干净了没有。”

于是两名管家起身,佟凯与江子蹇接替了他们的位置,互相盯着对方,开始下棋。江子蹇在英伦体系下是一级棋士,佟凯则是哈佛的年级组冠军,一时两人杀得难分难解。下着下着,佟凯来抓江子蹇的手“怎么还悔棋”

江子蹇“我还没把棋子放下”

佟凯抓住江子蹇的手腕“你已经放下去了我听见声音了”

方姨赶紧说“你们俩别打架”

“哎哟”江子蹇忽然大叫一声。

鳄龟终于醒了,佟凯这才想起来,赶紧放开江子蹇的手,说“咬到没有”

鳄龟只是在江子蹇怀里把脑袋探了出来,左右看看,爬下地,慢悠悠地爬走了。

“咬到哪了”佟凯说。

江子蹇“”

十分钟后,江子蹇撩起毛衣,佟凯拿着酒精,对着他整齐的腹肌,左看右看,没找到被咬的伤口,满脸疑惑。

佟凯吞了下口水。

江子蹇面无表情道“看够了吗”

佟凯“到底咬哪儿了”

江子蹇“上面点。”

佟凯“”

佟凯把江子蹇的毛衣往上掀了点,看到江子蹇的胸肌。

江子蹇瞬间、果断用毛衣将佟凯一头罩了下去,狂喊道“来人啊律师非礼人啦”

佟凯疯狂挣扎,奈何力气无论如何比不上江子蹇,江子蹇手里早就握着手机,当场自拍三连,转身把他压在沙发上。佟凯猛推,可他就像一只钻进了瓶子里的猫,死活挣不出来。

“哎哟”江子蹇被佟凯咬了一口。

两人火速分开,各自整理腰带裤子。佟凯满脸通红,退到沙发边上,拿了个抱枕挡着,江子蹇则拉了下裤带,侧腿坐着。

江子蹇“”

佟凯“”

江子蹇给佟凯看手机,上面是佟凯一头钻进了江子蹇毛衣里,死活挣扎不出来的三个连续动作。

江子蹇“我准备把它印成今年江曼的春节贺卡,广而告之,你觉得怎么样”

佟凯“把它删了,否则我就和你打官司”

江子蹇“我有包赢券,只要我找天和要,他一定给我。”

佟凯“你要怎么样才愿意把它删了”

江子蹇“看你态度,是不是该道歉啦”

两人对视,江子蹇脸上带着笑意,那是佟凯最喜欢的笑容,每次看见他像个小孩般笑着,简直就走不动路。佟凯的表情则显得相当复杂,像在忍着笑,又带有怒意。江子蹇观察佟凯,佟凯便以腹黑的眼神盯着他。

那表情也是江子蹇最喜欢的,佟凯有种温文尔雅的、泰山崩于顶不变色的书卷气,尤其从书里抬头的一刻,正中江子蹇的内心。

两人一时心脏都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尤其肌肤相亲后,更觉得喜欢对方。

江子蹇寻思要么就先开口求和算了,本来也不算什么原则性问题。

佟凯只得说“好吧,你先把它删了。”

江子蹇“你先道歉。”

佟凯说“对不起,我骗了你。”

江子蹇“哦,那我也对不起,不该骗你。”

两人又陷入沉默,脑子里想的都是同一件事现在是不是可以上床了可是要怎么制服对方呢在天和家那个好像也不太合适。

ee与越和公司里,正厅堆着四个大木箱,工人们把木箱打开,拆下海绵护垫,现出里面用纸盒包装的复杂处理器。又打开一个塑料盒,里面全是标记着的电子元件。天和翻出护目镜,脱了外套,挽起袖子,戴上工作手套,手持电焊笔,按了下眼镜一侧的开关。

“普罗,”天和说,“帮我接入元件分析系统,我要做个小改装。”

关越在一旁坐下,观察天和。主板被放在会议桌上,电子元件摊了满桌,摄像头开始扫描主板,并将元件标记在护目镜内,天和想了想,开始改装。拆、改,火花轻微地弹射,映在天和的眉眼间。

天和专注的表情非常帅气,护目镜左侧滚动着元件信息。他从塑料盒里,拿起两个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元件比对,普罗便为他做了个缩放,天和看见批号,吐槽道“厂家自己都放错位置了。”

普罗“小心一点。”

天和自言自语道“这个样品还是很不错的,有点儿像梵高的作品。把灯全打开。”

天和“普罗”

普罗“我在听。”

天和“你最近的话真的变少了。”

普罗“我只是不想分散你的注意力。”

天和无意中一瞥关越,关越只看着天和。

天和“”

“你忙你的,”天和说,“别管我。”

午饭送来了,关越去试了下公司里新入驻的自动售卖机,开饮料,“啪”一声把易拉罐的拉环拉断了。

天和忍不住想笑,关越有时候总会在小地方显示出某种笨拙,很可爱。

关越手指上套着易拉罐拉环,有点恼火,最后只得放弃了那罐饮料,再去买一罐。

普罗“关越想朝你求婚。”

天和“不要逗我玩,普罗,今天他没有准备戒指。”

普罗“他手里有一个易拉罐拉环,现在他也许在想,这个拉环拉断是命运对他的暗示。”

天和侧头观察关越,见关越站在自动售卖机前,拿到新的一罐饮料后,对比了下手里的另一个拉环,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把拉环扔到垃圾桶里。

天和“这个桥出现的位置实在太蠢了。”

普罗“不要动桥,宝宝,它存在于该处,必然有它的道理。”

天和“劝阻无效,你激起了我的叛逆心理。”

“啪”的一声轻响。

普罗“你看,差点就弄坏了。”

“啊啊啊”天和有点抓狂,拿过饭盒,开始用午饭,随便吃了口,悻悻地看关越。说“坐在那里别动,也别喂我吃饭。”

关越眉眼间充满了温柔,注视着天和的一举一动。这个时候,外头忽然来了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挎着包,表情非常淡定。

“关总”那女人朝里头说,“老板让我先过来,聊点事。”

关越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天和一瞥,普罗说“金融家俱乐部里你见过她,还说过话。”

“当然,”天和喃喃道,“记性还不至于这么差。给佟凯发条消息,让他现在出门过来。”

那人是克罗基金的副总肖琴,负责克罗基金在亚太地区的公共关系,行政等级很高,相当于那啤酒肚老板johnny的左右手。上次天和与她闲聊时,她的眼神里带着笑意,显然几句话就能猜到天和与关越的关系。

关越示意请坐,把饭盒收了,递给她一罐热饮。

“今天稍早时,andy来了一趟公司。”肖琴一坐下就说,“现在看来,你走得不那么容易。”

关越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肖琴说“美国青松将对你与ee进行起诉,利用商业手段”

天和从办公桌的主板上抬起头,说了句“两位到楼上说吧,二层稍微暖和点。”

公司一楼空空荡荡的,现在没人,但天和不确定待会儿会不会突然来人,撞正现场。反正肖琴无论带来什么消息,该告诉他的,最后关越也会告诉他,没有听现场的必要。

关越明白天和的意思,伏身到天和耳畔,低声说“待会儿johnny来了请他直接上来,接下来尽量不要让外人知道,我们在二楼会谈。”

继而关越做了个“请”的手势,肖琴看了眼天和在做的东西,没有说什么,礼貌地点点头,跟着关越上了二楼。

普罗“克罗基金将入股越和,他们现在非常担心关越会遭到起诉。andy正在想方设法搞垮三个企业ee、越和,以及关家的耀晋集团。”

天和认真地对付他的主板,答道“这真令人生气。”

普罗“佟凯的电话。”

天和按了下免提“巴尔扎克,你还没离开我家吗”

佟凯“呃我正准备出门。关越让我当你们家的副总,我想你应该不会反对,不过入职第一天,我们就似乎碰上了麻烦,小裁缝,我接到消息,有一组记者,正在气势汹汹地杀去你们的公司。”

天和“你确定是一组记者。”

佟凯“我建议你赶紧与关越沟通清楚,这群记者全被andy收买了,他们打算联合唱衰关越,抹黑他”

天和“有多少记者让方姨通知爱马仕,把他们的铂金包全部拉过来。”

“hers”克罗基金的老板居然也亲自来了

天和马上起身,做了个“请”的动作,彬彬有礼道“关总在楼上等您。”

johnny示意天和忙自己的,提了提腰带,上楼去找关越。

佟凯那边听见了打招呼的声音“johnny也来了看来事情挺麻烦,今天只是andy的热身运动,最好不要想着贿赂记者,因为andy说了,无论关越拿什么贿赂记者,他都给双倍。听我说,明后天产业稿一出来,也许你们会面临很尴尬的境地,但我相信关越能应付他们,你只要和关越商量好,待会儿无论如何都不要嘲讽那群金融记者”

天和抬眼看楼上,关越还在谈话中,他不知道关越什么时候才会下来,也不想打断他。johnny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亲自驾到,并且如此长时间的会谈,一定是很重要的事,而且johnny与肖琴出现在这里,万一被记者撞上了,一定会相当麻烦。

于是他停下手中动作,想了三秒。

普罗“告诉我记者的名字,我可以入侵他们的车载导航系统,让他们开到郊区去,如果他们粗心大意的话,我还可以让他们上高速,引导他们一路开往乌鲁木齐”

“那就请你稍微拖延下时间,佟凯,叫江子蹇接电话。”

佟凯那边焦急道“找他做什么我的鞋呢被谁藏起来了”

江子蹇“我在,天和。”

佟凯的声音道“你什么时候把我的鞋子藏起来了快还给我”

天和“别吵,快。子蹇,你在吗我突然想到一个办法”

江子蹇捋了下头发,站在天和家的大门口,拿过佟凯的电话,一脸茫然地听着。

分享到:
赞(152)

评论19

  • 您的称呼
  1. ?留名凑字数?

    奶盖2019/10/17 00:17:51回复 举报
  2. 全家上阵打雪仗你们很有想法啊
    难道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奶盖2019/10/17 00:20:57回复 举报
  3. 打雪仗太尼玛逗了。。。

    布丁丁2020/02/20 14:23:02回复 举报
  4. 打雪仗就知道谁在乎谁

    佟凯的声音道“你什么时候把我的鞋子藏起来了快还给我”
    我是不是想多了…

    茉茉2020/02/24 11:42:54回复 举报
  5. 楼上想多了,两攻还没分出·一·受

    匿名2020/03/02 09:50:21回复 举报
  6. 小江必攻我相信

    钱小心2020/05/22 15:34:09回复 举报
  7. 对鸭,小江是打桩机鸭

    污污的白银六卫2020/06/04 00:28:46回复 举报
  8. 哈哈哈,这对副CP笑死了

    ***2020/07/11 21:38:27回复 举报
  9. 副cp太可爱了啊 啊 啊淦

    老渣(sb系统又让我重新提交)2020/07/16 21:24:22回复 举报
  10.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这对副cp承包了我一年的笑点

    书璃2020/08/25 17:04:54回复 举报
  11. 我怎么发现这对副cp很符合我的胃口呢,嘿嘿!

    取名太难2020/09/02 16:16:02回复 举报
  12. 拆下海绵护垫…….哈哈哈哈对不起想歪了耶

    冰镇夏日百香果2020/09/06 12:52:03回复 举报
  13. 虽然现在问可能有点晚,但是我还是想问:为什呢普罗的主机在加拿大啊?加拿大电费比国内要贵很多的来着

    匿名2020/11/13 01:11:20回复 举报
  14. 我覺得副cp可以互攻。

    我最愛藍色2021/01/31 22:11:58回复 举报
  15. 小驴0.51和小凯0.49

    匿名2021/02/03 04:58:36回复 举报
  16. 对副cp露出了慈母般的微笑

    甲戌年2021/02/14 03:21:47回复 举报
  17. “小驴, ”天和快活地说, “我们来打雪仗吧小狗邀请你一起打雪仗”

    子蹇和天和也太可爱了

    Yu.2021/10/19 02:19:40回复 举报
  18. 回楼上,机组在加拿大的原因第一是技术原因,第二就是因为政治原因啦。在中国受到的限制肯定比北美大,北美的话只要你不和zg政府扯上关系基本就不会管你。

    王美丽2021/10/25 22:36:35回复 举报
  19. 哈哈笑死我了打雪仗太逗了哈哈哈

    晴天2021/11/13 14:02:0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