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8

天和把车开到银泰大厦地下车库,今天车库里停了四大排跑车,就像开超跑车展一般。

天和扫了一眼,不见关越的车,普罗说“关越大概率会迟到。”

天和说“习惯了,反正我的人生十次里有八次都在等他。”

天和按了下耳机,正要上g层,财务长却走过车库,朝天和打了个招呼,说“关总还在飞机上,也许会迟到将近一个小时。”

天和礼貌点头,马里奥又道“我知道有些话说了不中听,不过闻天和,来公司入职时,最好不要开这辆车,太豪华了。而且我建议你不要开两百万以上的车,你开这么贵的车,那关总应该开什么对不对”

天和心道那我就只好走路了,不过他没有告诉马里奥,你们关总的车也是我送的,以后可以争取送他一辆好点的,别再让他开那辆破奥迪。

普罗道“不要顶撞他,理论上,他现在是你的直属上级。”

“谢谢您的提醒。”天和礼貌地说。

“啧啧啧,”马里奥打量天和,说,“你该不会上班也穿这身吧。”

“当然不了,”天和答道,“我还是有休闲服的,管家给我做了十来套。”

今天方姨为他准备了深棕色的董事套装,顺便弄了下头发,非常合身,按照在伦敦时的习惯认真收拾过,奈何条件有限,风格还不能太浮夸,只能做到这样。

青松资本投了ee,按公司的规矩,财务长的行政等级比分公司ceo还要高了半级。马里奥出席这种场合,穿得也很精神,但与天和一比,就像天和带的助理。

马里奥道“青松和你们科技公司不一样,也不比你们伦敦,闻天和,我看你平时也不怎么和人打交道,入职以后,你还是得注意下规矩。”

“我们技术出身的,情商都不高,”天和谦虚地朝马里奥说,“许多地方,需要您指点。入职以后要怎么称呼您”

马里奥“你叫我老大就行。”

天和道“老大好。”

马里奥莫测高深地笑了笑,抖了下袖子,露出他腕上四舍五入后四十万的百达翡丽,上前按了下电梯,这个举动纯属自发。电梯到了,马里奥按着门,让天和先走进去,自己进去后,站在天和身后。

忽然两人都有点小尴尬,天和还没入职就被“老大”教训了一顿,结果老大既帮他按电梯,又替他挡门。马里奥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鬼使神差地,突然就自动自觉,变成了天和的助理。

“老大,关越什么时候能到”天和侧头朝马里奥说。

马里奥保持了规矩的站姿,答道“还是不要叫老大了,可能还要一个小时。”

天和“嗯”了声,不再交谈。马里奥扣上西服外套,从电梯门的镜子里看着天和,终于忍不住问“这衣服什么牌子的”

天和笑道“这家不对外销售,喜欢的话,给老大也订一身”

马里奥“哦算了,应该不便不你们年轻人的风格,不适合我。”

“您也很年轻。”天和礼貌地恭维道。

马里奥“我两个小孩,都读初中了。”

电梯到,招待过来登记,马里奥便带天和走进宴会厅里,本地大大小小数十个金融从业者的俱乐部与沙龙,这是最大的一个。青松作为业界龙头,关越自然频繁地受到邀请,但他平时不太喜欢与机构老板以及太太们高谈阔论,何况来了也没什么话说,回去还要被当八卦谈资。

宴会厅里摆满了从欧洲空运过来的鲜花,侍者托着香槟来来去去,环形会场中央,一个知名乐队正在渥金的神像下唱着蓝调。银泰大厦顶层只有一根柱子支撑天花板,四面全是环形的落地大玻璃窗,四个巨大露台沐浴着黄昏的夕阳光辉,面朝这座欣欣向荣的城市。

天和总觉得这种模仿所谓英伦的派对很尴尬,中不中洋不洋的,银行家们既不像伦敦的艺术宴席般闲聊,也不像曼哈顿纯为了沟通与传递消息而设,而是把业界聚会与豪华沙龙强行融合在了一起。设宴时间是下午四点到晚上八点,穿什么都不对。风格似乎严肃而正式,宴会上却既聊政局,又聊八卦,还请了歌手来献唱乱糟糟的,就像走进了一群房地产售楼经理的年会主场。

何况以国内的体制,大部分经济趋势,包括地皮与汇率的涨跌,根本就轮不到资本家们来发表意见。于是这群天子骄子们在派对上先是讨论一番怎么割韭菜,散会后又各回各家,自己等着被央行割韭菜,便显得尤其滑稽。

马里奥跟在天和身后,低声说“关总的本意,是让你今天先来刷个脸,毕竟接下来产品研发、针对的用户群体、需要拍板的人,有一大半都是俱乐部的成员。”

“哟”一名老外笑道,“hers我认得你”

天和端了一杯香槟,朝他举杯,笑了笑。

马里奥“那是克罗基金的副总jonny,你这身是爱马仕”

天和“当然不是,这真是我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马里奥怀疑道“为什么他叫你爱马仕”

天和“他叫我海尔梅斯,意思说我是预言家,不是那个做皮包的”说着朝那老外走去,笑道“幸好不是诺查丹玛斯。”

那五十来岁的老外挺着个啤酒肚,正与两个漂亮女孩聊天,闻言便放声大笑,饶有趣味道“今晚的纳斯达克开盘价多少”

普罗说“克罗公司有大概率开盘领涨。”

天和笑着端详那老外,说“我想今天的走势应该不会差。”

又有几人端着酒杯过来,与天和闲聊,笑着寒暄几句,马里奥说“ee已经接受了青松的融资。”

“那我想接下来,整个股市都是关越的了。”又一名中年人揶揄道。

天和笑道“整个不至于,我会努力培养他为国接盘的主人翁意识的。”

众人又是大笑起来,聊了一会儿后,乐队换了首歌,天和便被吸引了注意力,眼里带着笑意。老外递给天和一张名片,天和一手接了,心想这规矩果然乱七八糟的,居然在这种宴会上还能换名片,却也入乡随俗道“待我和关总商量好我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后,一定将名片送到府上。”

“那我想你一定会是他的宝贝了。”又有人道。

笑声里这群人暂时分开,马里奥又说“那是洛尔曼的少爷,他家曾经投过ee,但是不多,我不知道你还记得不”

“当然。”天和侧头说,“我这就去为哥哥的冒昧与无礼道个歉。”

天和与马里奥耐心地等在另一场谈话旁,一名年轻人正在聊不久前的科技产业峰会,天和拈着香槟杯在旁听着,等待闲聊的机会,普罗说“关越应该已经抵达本市了。对方注意到了你,他们都在观察你。”

“平心而论,我不太愿意看见,”对方说,“否则分析师都要失业了。”

数人听着年轻人的谈论,不时带着笑意打量天和,天和眼里也带着笑,直到年轻人转向他。

“啊,预言家。”那年轻人笑道。

“神棍而已。”天和笑笑,朝他举杯,在笑声里喝了点酒,众人便把话题转了开去,开始闲聊最近的一场拍卖。

马里奥不得不承认,天和非常适合这种场合,从礼仪到谈吐,都几乎无懈可击。起初马里奥还跟着天和,不时提点几句,但天和却把握得比他想象中的更好。马里奥开始不管他了,从侍应的盘子里拿了块巧克力吃,走到一旁给关越打电话。

当然天和在某些时候,话里话外也没饶过带有嘲讽暗示的客人,老板们相信分析系统能改变产业结构,完成金融业的新一轮升级,但分析师们却认为计算机永远不可能凌驾于人类智慧之上。

“这么说来,新金融的分析师榜单,以后就全是程序名字了。”有人开始对天和发出了嘲讽,“到时候可以培养一下我家的软件,让它学会看杂志。”

普罗提醒道“新金融是本地杂志,每年会有一次分析师排名,根据投票来确定排位。”

天和淡定地说“程序没有脸,拉不了票,我想要上榜也许不太可能。”

这话带来一阵哄笑,天和又无奈道“说实话,每次投票给分析师时,总感觉像在看照片盲投,很有选美大会的风格。”

众人笑得十分夸张,普罗开始介绍这个新金融杂志的拉票制度,业界有句话是“一年一度新金融,一年一度维密秀”,每到杂志发榜时,各家分析师最忙碌的,就是到处找人拉票。

“关总还在路上,他让你先认识下我们公司的高级顾问,也是关总的私人律师,诺林律师事务所的首席法务顾问。”马里奥带着天和,穿过宴会厅,说,“荷兰乳业大亨,入股联合利华集团,雀巢等等的企业太子爷,哈佛博士学位,家中与荷兰王室有姻亲关系。他和关总的私人关系非常紧密,也是我们最可靠的合作伙伴,全公司只有他有资格自由进出关总的办公室,你叫他佟总就行,接下来你们有许多打交道的机会”

普罗“关越的心腹。”

天和“嗯”

“佟总这是闻天和。”马里奥笑着面朝那背对他们、正与几名投资人闲聊的佟凯。

佟凯“嗨”

佟凯拿着香槟杯转身,彬彬有礼地与天和打了个照面。

“闻天和久仰久仰”佟凯笑着说。

“真巧,又见”天和话音截断,蒙了。

佟凯“”

天和“”

两人拿着香槟杯,动作同时凝固。

马里奥“天和是ee的程序总监佟总”

天和“”

佟凯“”

马里奥“”

佟凯“”

天和“”

这是天和此生头一次如此地茫然与无助,他稍稍抬手,指着佟凯,转头看着马里奥,已经彻底蒙了“他你”

佟凯也终于回过神,展现了优雅而帅气的笑容,说“初次见面,幸会幸会,久仰久仰,送你一张打官司包赢券。”

马里奥“”

天和却还没反应过来,佟凯深吸一口气,咬牙,努力地以眉毛、眼神示意天和,不要太惊讶千万镇定,求你了。

“那个佟总”马里奥说,“您刚才说什么”

两人都没有说话,石化般地看着对方,天和缓慢点头,怀疑地看着佟凯。

天和起初还以为是长得像,但佟凯不可能不开口,只要一开口,声音也瞒不过去,天和当即心念电转,缓缓道“嗯打官司包赢券,这个不错,不过一张似乎有点少了。”

佟凯搭着天和肩膀,说“亲爱的,借一步说话。”

佟凯牵起天和的手,拉着他,推开玻璃门,走到平台上。

天和深吸一口气,心中震惊得无以复加,表面上则努力装出淡定,一扬眉,期待佟凯的解释。

“帮我保密。”佟凯说。

普罗“那个陷阱比正文还多的合同,就是他做的。”

“噢”天和端详佟凯,今天下午被他按脚时,总觉得这人有哪里不对,现在终于明白了,于是诚恳地答道,“这可不行。”

佟凯“”

天和“我是不可能被一张打官司包赢券收买的,而且我很怀疑以你按你的专业水平,打起官司来能不能真的包赢。”

佟凯一手扶额,侧头,表情抽搐,天和则惊恐地看着佟凯的那只摸过自己脚的手,佟凯马上放下手,深吸一口气。

“开条件吧。”佟凯说,“我不怕你,闻天和,你要是出去公然宣扬,我可以告你损害我的名誉权,你没有证据。”

天和诚恳地说“当然不会出去公然宣扬,我只会私底下偷偷地出去乱说。”

佟凯“”

天和此刻的好奇心已经完全压过了佟凯的威逼利诱,但事情来得实在太离奇,竟让他一时无暇细想,佟凯与江子蹇谈恋爱,以及佟凯出现在足浴城这些事的复杂关联。

佟凯“你要怎么样才愿意不去乱说”

天和“告诉我真相,否则我一定乱说。”

从天和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佟凯的大脑就处于一个过载状态,这辈子他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般,如此地功耗全开,二十个线程同时运转,只想找到一个能让天和信服的理由,并堵上他的嘴,让他千万别往外乱说。

“我”佟凯镇定情绪,说,“行,告诉你,但你你懂的,否则我一定就身败名裂了。”

佟凯从他丰富的阅人经验里,准确地抓住了打动天和的一点。

天和“这我也得考虑一下,根据你的诚实而定。”

佟凯抓狂道“这是霸王条款”

天和“选择权在你自己。”

佟凯心想你让我怎么解释我说我要装成穷人去相亲你会信于是只得硬着头皮说“事情其实是这样的我我有着难以启齿的爱、爱好。”

“噢。”天和大致明白了。

佟凯又抹了把脸,从崩溃的表情切换回严肃、认真,朝着天和诚恳道“因为这个难难以启齿的爱、爱好,我白天是诺林的首席法务,晚上我就会换一身衣服,偷偷找了一家足浴城,当服务员”

天和“于是你专挑长得年轻帅气的男生下下手吗”

佟凯“是是,我也没办法,如果我每天不给人按按那个按脚,晚上我就就睡不着觉。”

天和观察佟凯表情,点了点头。

佟凯努力擦脸,一本正经道“请你千万、千万不要说出去。”

“是这样啊。”天和拿着香槟,嘴角抽搐,说,“那今天和我吵架的”

佟凯马上说“也请你千万、千万不要难为他”

天和“哦”

佟凯“那人差一点就成为我男朋友了,感情基础还是有的,虽然不不深。”

天和“差一点”

佟凯点头,说“他是我无意中认识的客人,我的性取向,你应该知道”

“我不知道。”天和狐疑地说。

佟凯“关越没告诉过你”

天和“你觉得可能吗等等,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和关越”

佟凯忙道“我不知道,猜的,我觉得你和那家伙应该曾经走得挺近不过没关系,反正大家以后都是自己人了,我就直说吧。那小哥是我无意中认识的,他对我很好,请你务必不要找他麻烦。”

天和试探着问“你们后来怎么样了”

佟凯迟疑道“你走了以后,我就下班回家了,他也走了。”

天和面无表情道“佟总,我爸爸说,长得越好看的律师就越会骗人,你想身败名裂吗不想吧不想就给我说实话。”

佟凯“”

天和“他对我的顶撞令我很生气,如果你在这件事上撒谎的话,我就卸他一条腿。”

普罗在耳机里说“没必要真的卸他一条腿,我建议你可以和他商量后,让他通过假装残疾来实现。”

佟凯“卸啊,你铁定会后悔,我会替他出头,和你打官司。”

天和“关越也会替我出头,我想他不会让你这么做的,青松刚投了我呢,我要是坐牢,他的投资可就打水漂了。”说着说着,天和忽然灵机一动“或者,我把卸下来的那条腿,寄到你家这样你就不用每天晚上都偷偷摸摸地出门了,不是很方便吗”

佟凯“”

天和端详佟凯,佟凯完全拿天和没办法,只得摊手,说“我们分开了,没别的原因,型号不对,而且我也不喜欢他这个类型的。”

“是吗”天和心里充满了疑惑,说。

佟凯“就在你怒气冲冲地离开足浴城以后,我发现我们都是,所以唉。不过这不重要,我现在把实话都告诉你了,不要再逼我了,否则我真要从露台上跳下去了。”

天和“那人真的不是你男朋友”

佟凯“他是个酒店门童,怎么可能他一直在追我,我一旦和他在一起了,后面的事情要怎么瞒不就暴露了我是个是个是个有恋有难以启齿的爱好的人的事实吗”

“确实很难以启齿。”天和答道,“但是其实你可以找几个小男模,花钱给人按一下,我觉得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佟凯理直气壮地说“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会出去乱说,我还是会身败名裂的,只有去足浴城上班,才是最好的最好的办法,对不对”

“嗯。”天和心想,这逻辑简直无懈可击。

佟凯说“我相信你会为我保守秘密,对不对”

天和“ee的合同,是你亲自做的吧”

关越没有让青松的任何人经手这份合同,而是交代佟凯草拟,哪怕财务长这种心腹,也只是跟进相关进度,看不到具体合同。佟凯只得硬着头皮说“是的。”

“我觉得,也许我们可以就此稍微沟通一下。”天和说。

佟凯说“那关乎我的职业道德,闻天和,我、我、呃我没法给你网开一面,我必须站在关越这边,他才是我的雇主”

这回佟凯的底气稍稍有所不足,说到最后,他改口道“不过我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那个建议一下他,只要他点头,我也不想卡你,而且有些条款也确实没有必要太苛刻。”

天和轻松地说“那我们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佟凯伸出手,天和注视他的手,两人对视,还是勉强握了握。

“打官司包赢券呢”天和问。

“改天让人送到府上。”佟凯答道。

“很好。”天和点头,笑了笑,与佟凯碰杯。

宴会开始的一个小时后,关越总算来了,他带着明显的疲惫,对着电梯内的镜子稍微整理了下衬衣袖口,今天他的着装与天和近乎一模一样,藏青色的董事套装,正是方姨让德国加急做完送过来的其中一身,按维多利亚时期的剪裁方式,做了少许流行风格的调改。

财务长等在电梯口,见关越出来,便道“闻天和先去寒暄了一圈,已经与佟总聊上了。”

关越简单一点头,朝最近的客人抬手,打了个招呼,进来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天和的下落。

分享到:
赞(191)

评论20

  • 您的称呼
  1. 哈哈哈 副cp太有爱了 佟家是不是就是之前天和江吐槽过的农场

    小丸子2019/11/02 11:51:42回复 举报
  2. 好尴尬啊 居然和一刷的我相遇了

    小丸子2019/11/24 20:41:58回复 举报
  3. 你一个人两刷,有没有孤独

    匿名2019/12/04 10:45:15回复 举报
    • 此文不建议半夜刷,因为半夜家里传来诡异的猪嚎是会被妈妈发现的哈哈

      未染2021/01/17 17:45:50回复 举报
  4. 看到中间,我来评论区先笑为敬哈哈哈哈哈哈

    花九2020/02/27 00:24:48回复 举报
  5.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我就先哈为敬哈哈哈哈

    白银六卫已笑死,有事烧纸2020/06/03 04:15:03回复 举报
  6. 天和:他给我按过jio!!!签约提供按jio服务吗?!

    匿名2020/07/04 21:43:57回复 举报
  7. 等我笑完 ‍♂️‍

    老渣(sb系统你再让我重新提交我就弄死你))2020/07/16 09:47:09回复 举报
    • 怎么能这么好笑!!!哈哈哈哈

      匿名2020/08/26 12:30:26回复 举报
  8. 淦我都笑的半身入土了

    米唐2020/07/31 08:59:02回复 举报
  9. 笑到头掉hhhhhh

    阿渡2020/08/24 08:35:05回复 举报
  10. 半夜笑出鹅叫声

    取名太难2020/09/01 01:21:25回复 举报
  11. 噗哈哈哈,尴尬溢出了屏幕,好好笑

    温与北北北2020/10/29 13:06:45回复 举报
  12. 副CP这是暂时分手了吗?型号问题一时难以达成共识?

    匿名2020/11/26 23:47:50回复 举报
  13. 不碍事~两1相逢必有一0~~

    也不喜欢楞次定律2020/12/18 20:38:06回复 举报
  14.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关总的私人律师给我按过脚,还得替我修改不合理的合同条约…

    甲戌年2021/02/13 09:08:18回复 举报
  15. 唉~本来就0多1少~
    淦!系统我不快!!!

    小萌新2021/02/24 09:48:30回复 举报
  16. 笑死我了这什么文“我 们 都 是 1”笑死我了

    沈谳2021/04/16 09:10:17回复 举报
  17. 感谢互联网让我欣赏到如此开心的人物形象哈哈哈哈哈

    乌拉拉小萌新2021/09/25 05:51:47回复 举报
  18. 突然感觉关越经常性的在和天和有约的时候迟到 而且时间都不短…..

    匿名2021/10/24 21:27:58回复 举报